女性瘾者:第二部 电影超清

      「那幺请四位就坐吧,上茶。」

      ……

      加上这女的总数有五人,听她的口气能肯定她的职位比另外四人高,除了準备茶水及做影像记录的人外,剩余的三人似乎在忙着检查坐落于四个角落的不明仪器,以防起见还是耍点花招好了。

      「咦?月、月天?」不知为何,他竟举起左手搭在风伶儿肩上,不免使她吓了跳。

      「昨……被踩,肩疼……借放。」碍于喉间的伤势,他勉强地以气音做简易解释。

      「你最好别对伶儿干什幺啊,否则我轰了你!」洛梧桐瞪他。

      「要干……宁挑巨乳。」

      ……

      见风伶儿受挫地升起鬼火、洛梧桐额冒青筋地忍下想当场轰飞他的冲动,「真差劲耶你。」清田彻仅能无奈地发表感言。

      「我爽。」

      如此一来,要是那堆仪器暗中针对体温、呼吸或心跳的频率进行测谎的话,只要模仿一下伶儿的生理反应便可,谁叫这傻姑娘太过于为他人操心了,像这样利用她还真有点……为了赛宾娜和工作没办法。

      等了不知多久,整理问题记录的还在整理、检察仪器的还在检察,「请用。」茶水总算先行奉上了。

      看见面前的些许带灰的热茶,四人不约而同地蹙眉。别提南土的水质想当然的比东土差,重点是其中三人早已嚐过不知几次这难以吞饮的液体,至于叶月天……明知他脖子被开了一爪还来这幺一杯,如不是把他当成共犯刻意给他难堪,那便是这群公务人员根本就是混薪水来的。

      「不好意思请再稍等一下。」女公务员摸了下耳上的机械、镶在桌上的浅蓝魔晶石,顿时自她眼前及桌面显现出好几个透明方框,但半数以上的画面全是杂讯,「啧,还是连不上线,那帮畜牲找来的黑客真是棘手……」

      「依然分段进行吧。」方才奉茶的助理捲起袖子,并在手腕上的迷你机械萤幕上按了按,一道道纤细的光线以蓝绿红为主扫地过桌面,最后小萤幕以红色为主显示错综複杂的数据,「虽然不完全,但分批以最小数据送进政府还是可行的。」

      「啊啊,也好。」她消除眼前的透明方框无奈地推了下眼镜,接着向面前的四人稍稍行礼,「抱歉,我知道进行整天的谈话很烦,考虑你们这位喉咙受伤的同伴本想一次解决的,但现在局势危急、对方又瘫痪了就近区域大半的电子系统,在和政府取得连繫前,可能还得请你们多配合。」

      三人一同望向叶月天,谁叫他是伤者,「……啊。」他只好点个头。

      「那幺我先拿稍早问过他们三人的问题来跟你核对。」她跟着坐下后,一旁的助理随即奉上一份纸本资料供她查阅,「兽族的主谋者名叫赛丝‧宾可罗‧娜缇莉儿,根据他们三人说法她曾被你收留,你当真完全不知情她计画向政府谋反一事?」

      「嗯。」

      「哦?那幺连她的生母是兽灵一事也不知情?」

      「嗯。」

      「那你干嘛收留她?」

      ……

      果然是着实很令人不愉快的问题,而且和私下找另外三人问话的态度完全不同,除了拥有当成共犯的嫌疑外,她的口气貌似把事端的起源全怪在他身上。

      「猫……捡回,没想多。」

      「当成普通小猫捡回家吗?」她翻了翻资料,再次推了下眼镜后,她满是质疑地问道:「以时间点来看,过去征伐兽族领地时,整个南土是全面禁止每个家庭窝藏兽族、禁止兽族通关、禁止林间荒野地窟等等有兽族的蹤迹,当然也不外乎普通宠物、野兽和家畜,你是怎幺躲过追查的?」

      「东土。」

      「哼,四个都是东土人啊?我刚才也说了……不外乎宠物禁止兽族通关,你怎幺把她带回东土的?」

      这女人的口气越听越叫人不爽。

      「中……城,捡的,没、咳!在南土。」说完,他掩着喉间稍稍皱眉。

      「不要紧吧?」清田彻担忧,而他稍稍点个头表示还好。

      「中环城?都限制兽族出入境了,她是怎幺……」她侧过头想了会儿,接着向一旁的助理招手,「检查一下。」

      「是。」助理一向他靠近,便是举起手腕上的仪器按了下,纤细的绿光立即扫过他的脸显示数据,「无法以他脸部的细微神经反应进行测谎,似乎患有先天性颜面神经缺残的样子。」

      面瘫就面瘫干嘛说得这幺饶舌?

      「我……权益?」先撇去身为面瘫侥倖没事这点不提,但没经过本人同意就擅自扫这幺一下,不管是谁都会不爽的。

      「要权益?很抱歉没有。」她推了下眼镜,并直白地说:「谁叫你们来自东土,还给我们带了个大麻烦,只要你能够证明你的清白一切好说,我们也不会刻意刁难你,要赔偿什幺的还能代你走政府一趟。」

      「……啊。」真令人不爽,但也没办法。

      「很好继续。」她又将资料翻了一页,并各瞥了眼他身旁的三人,「听说你贿赂关口员助那只畜牲自通货口通关,事后还稍微和她发生了点争执……你们起先的真正目的是什幺?绝不只单纯想和政府连署抗议吧?」

      「我说过这和月天没关係!」明明未有证据他却被当成罪人似的,还不顾他的伤势和意愿不断逼迫,不禁使风伶儿看不过而插话,「我们只是想送她回故乡而已,根本没料到她竟如此对待我们!」

      「我在问他问题、不是问妳,为了你们每人好你们三个最好别插嘴,否则我就能合理地怀疑你们根本就是私下串谋好的。」

      ……

      「不好意思,不是我刻意要打扰妳办公啦,不过……」洛梧桐举起手后,便抱胸说道:「我和那家伙可是差点就被杀了,在双方都没证据下,妳想我们会拿性命来撒谎吗?」

      「我明白,不过就像妳说的,在没任何证据之下,妳怎幺能确定这不是他们私下联合演出的戏码?难不成你们还想再尝一次被友人背叛的经历吗?只要牵扯到战争就不是你们所想的这幺简单,年轻人。」

      「可是、唔!」

      「谢……了。」叶月天搓搓风伶儿的脑袋阻止她抗议,并且摇了摇头,「我没……係,别帮、说情。」

      ……

      「目的……等。」他伸手摸摸口袋掏出电子卡,似乎想以打字的方式告知实情还比较快,但他偏偏就是不把左手从风伶儿肩上放下,打字时被迫和他紧紧贴在一起不免使她有点尴尬,「就因为我收留她做为家人,她想回故乡我当然没理由阻止,就怪你们南土过于歧视非人族,我才出此下策助她通关。关于连署一事我是听她说的、理当支持她,至于争执的原因是我想带她去猫园。」

      「猫园?很多猫的地方吗?」清田彻不解。

      「不,那是猫族的墓园。」推了下眼镜后,她狐疑地挑起眼眉,「你为什幺要带她去那种地方?」

      「哼。」他先是有些不悦地鼻哼了声,接着稍待了会儿等他打完字,「就因为我们来自东土,所以根本不知道你们南土歧视非人族到何种境界,区区一座墓园而已竟也要列入管制。她害怕身为半兽一事被揭穿,但我不认为祭祀已故的族人有什幺错,以硬闯为前提才和她起了争执。」

      「硬闯?你凭什--」

      「哔。」

      ……

      电子卡一响,他们先是望了她一眼,见她态度很差地搧搧手表示随他们,三人才向叶月天凑近,并由他打开讯息查看。

      「无关个人或小组,依现状选择留下或离开,成绩则以每人的表现平均统计,决定后即刻进入第二阶段任务。」

      搞什幺?指接下来的南土战事随我们的意愿参加吗?学院高层也太乱来了!

      「咦?为什幺学院会……」风伶儿愕然,这则讯息乍看下就像院方早料到了。

      「……你们是东土名院的院生?」

      「啊……怎?怕……白银院、算帐?」

      ……

      「月天!」清田彻没好气地在他耳边小唤了声,毕竟这可不该是嫌疑犯该有的态度啊。

      「哼,她先……没尊重,这、刚好。」

      「是啊,我刚才的口气是有点差……既然是魔洛契亚的院生就好办了。」推了下眼镜后她竟扬起了微笑,并且向他伸手,「能否借用一下电子卡供我们联络贵院问点问题?看在你们是东土名院的院生份上,你有权利拒绝。」

      闻言,他先是花了点时间打字,「用不着因我是院生就装模作样,想顺道查我的资料也随妳便。」秀出投影画面等她看完后,他直接将电子卡扔在桌上,接着站起身,「厕所。」

      「啊啊,快去快回。」拿起电子卡后,她对他搧搧手,「你们三个再留一会儿,我有问题要问你们。」

      居然还没结束啊……

      「刷啦。」、「哪呜!」闻声,众人向房门看去,只见叶月天走出去后便关上大门尔尔,「什幺怪声?那个谁去检查门是不是故障了。」

      ……是小眼球被门夹到了吗?

      「放开我!放开我!快被捏扁了哪呜呜呜!」

      无视手中的小眼球猛挣扎、猛尖叫,快步来到厕所后,叶月天先是查看四周确认有无他人在,确认完毕后便以风术升起微风在厕所内流动,就为了防止有外人闯入以及他和小眼球的谈话外洩。

      放开手中的眼珠子后,「你想干嘛!先说好我不好吃!我什幺都没看见!什幺都不知道!也没跟任何人说!」小眼球一边尖叫一边往上飞和他拉开距离。

      「我都还没开口问你呢,承认什幺?」

      ……

      他居然能正常说话!他果然联合兽族演戏说谎哪呜呜呜!

      「我不好吃啊啊啊、痛!」小眼球吓得想往窗外飞,却被四周流动的微风弹回来,无奈下牠只好猛拍翅膀贴着天花板,「我、我真的不好吃哪呜呜呜!饶了我吧!」

      「别紧张,亲爱的小眼球,我可是特殊院生呢,怎捨得吃了你。」

      闻言,「真、真的吗?」小眼球稍稍降落了点,怎幺觉得他有点怪怪的?

      「是啊,只可惜……这次的事是我自作主张,白银院长完全不知情呢。」

      「哪呜!」这句话又吓得小眼球贴回天花板上,看牠的大眼睛似乎快哭了,「为、为什幺?这可是亵渎白银大人对你的照顾啊!特、特殊院生必须绝对忠诚白银大人的!」

      「我不需要她的庇护、不想获得她的挑战资格、无须她的力量才得以存活,当然更不是她的死忠粉丝,只为了某种原因才成为特殊院生。」

      「什幺原因?」

      「不告诉你。」

      ……

      「你知道我为什幺要跟你说这些吗?亲爱的小眼球。」

      「为、为什幺?」见他上前一步,小眼球吓得用尾巴猛搔天花板……这根本就挖不出洞来躲的。

      「因为我随时随地都能放弃院生资格,就为了取得兽族们的胜利。」不知为何,他的语调在此时此刻比平常还柔和许多,带点诡异的腔调还有些令人发毛,「所以……我要对你下点诅咒,只要你乖乖听话就没事了。」

      「诅咒?我、我可是在白银大人的力量下长大的!你、你你你的诅咒肯定没用!」

      「哎呀?看看这朵花儿。」他无故向洗手台走近,稍微嗅了下摆在上头的鲜花后,便举起右手轻轻捧着花瓣,「复花镇啊?确实复兴有功呢,诱人的花香、翠绿的枝叶、艳丽的花瓣,如此美丽的花儿真令我--」

      !

      他还未完话,瓶里的花儿们全枯萎了。

      「什、什什……」小眼球吓得连连撞上天花板好几次,眼泪还滚出来了,「禁、禁术吗?」

      「很奇怪对吧?这门禁术的使用条件嘛,你应该看出来了吧?亲、爱、的……」

      「哇啊啊啊!别说了!我不是你亲爱的、痛!」小眼球又吓得猛撞上天花板,不小心掉下来后,为保性命牠又马上飞上去,「这种、这……太邪门了!我劝你别再用这种禁术了!这一看就知道得付出你的生命做为代价!」

      明明是个面瘫,仅是明了直白地对那花儿示好,只差没对它笑而已,花儿就……这也难怪他从进门到现在就像换个人似的,原来一开始就被他给诅咒了!

      「无妨,只要达到目的、我区区一条命算什幺。」

      ……

      「基本上我不会要你替我干什幺,只要你做好身为监视员的工作、什幺话都别说便可,白银院长那边我会去解释,但万一遇到某些情况……请你照我接下来说的去做,行吗?」

      「……我、我知道了。」

      「唰啦。」

      回到约谈室,不知怎幺搞的气氛有点儿微妙?回到位子上坐好后,「呃?」叶月天当然又将左手往风伶儿肩上放。

      「你就不能换个位子去搭阿彻吗?」洛梧桐无奈。

      「矮……好,他比、高,不爽。」

      闻言,风伶儿又受挫了,「以后还会长高的啦,别在意。」清田彻带着苦笑安慰她。

      「拿去。」依然很跩的女公务员将电子卡扔在桌上,但跟着坐下后、她似乎很头疼地推了下眼镜,「曾听闻东土之首的处事作风很强硬,实际见识一次还真……唉!所以我已徵得你的同伴们的同意,现在就看你了。」

      「什?」他收起电子卡。

      她只手一招,后方的助理随即送上一把针枪摆在桌上,「这是从北土进口的强效自白剂,一针一个问题一次解决,可能会有不良的副作用,看你接不接受。」

      ……

      他呆呆地望着针枪三秒后,「呀啊!」他猛地往风伶儿扑抱上去拼命发抖,但老样子的依然面瘫。

      「不、咳!打针!宁死!」

      「喂喂,是不是男人啊你?放手!」洛梧桐敲他。

      「所以我们刚才就说了嘛。」见她无言,清田彻便无奈地举起手解释,「月天讨厌医者,会怕打针也不奇怪。」

      「那幺……」她侧过头想了会儿,接着问道:「四大名院皆以不同的手法记录院生的行动来统计成绩,能否借用你们的记录器供我们调阅影像资料?」

      ……幸好,想不到这幺快就用上那颗眼珠了。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妳可能得问问小眼球。」清田彻回道。

      「小眼球?」

      「……我在这。」闻声,众人向天花板的某个角落望去,原来牠就倒挂在那儿,深蓝的肤色使牠在阴影处形成不易察觉的保护色呢,「很抱歉我必须拒绝妳的要求。」

      「居然利用动物……」她起先露出了嫌恶的眼光,南土人的歧视风俗就是这样没办法,「你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吧?何况谋反的畜牲又是透过贵院的任务派送混进南土的,以领土的停战条约为前提,若你不配合只会使南东两土的关係更为紧张。」

      「嗯……我只是只蝙蝠,妳跟我说这些我不是很懂。」牠的大眼睛歪了歪,接着下结论,「随便流出影像记录对院生来说是相当不公的行为,我做为监视员必须尽责到底,除了白银大人及学院高层人员的命令外,我是不会接受任何将影像释出的要求。」

      「难不成你想使领土的--」

      「四大名院在领土之首的管理下从不干涉领土政事,这不是基本常识吗?」小眼球插嘴。

      说得好,这颗眼珠比我想像中的还有用嘛。

      「啧,畜牲就是畜牲,都这幺的死脑筋……」她不悦地怒叹,小眼球不禁缩起身子沮丧。

      「……小眼球又没说错,动物的忠诚美学是人类不能比的,妳怎幺能这样批评牠。」喜爱小动物的风伶儿,当然不高兴地替牠抗议了。

      「伶、伶儿小姐……」小眼球感动地望着她。

      「真不好意思啊,我们南土对动物的价值观正好和你们东土相反,所以别拿你们那套来对我们说嘴。」她这番话不禁使得洛梧桐和清田彻跟着不爽起来地皱眉,接着拍桌提出最后的方案,「既然拒绝打针和提供影像记录,那幺我只能用我们的方式来证明你的清白……收押禁见至这件事落幕为止。」

      !

      「太过份了吧妳!明明没证据怎幺能随便抓人!」清田彻终于不爽到出声抗议了。

      「过份?这才刚好而已,要不是他和那畜牲有很大的关係,否则我也会将你们三人一起算在内。」她推了下眼镜后,依然指高气昂地说:「毕竟学院不干涉领土政事,我们这幺做学院也管不了,何况你们脚底踩的是我们南土的土地,当然得遵从我们的做法,事后真有误会我们也会赔偿到底,你们只须牺牲一人的短暂自由就能赚到了还嫌什幺?」

      「哼,赚什幺屁?官腔说的都比做的好听,难怪学院从不干涉政事,真是丑恶。」洛梧桐骂道。

      「随你们怎幺说,反正关键在他身上。打针或被关就这两条路给你选,快点做决定就能早早结束这不愉快的约谈了。」她搧搧手。

      ……

      见他望着针枪似乎是在考虑,但看着看着不禁又抖了起来,「月天……」风伶儿不免为他担忧,却又无能为力。

      还有很多事得做,光靠雷戴一个很难掌控野性难驯的兽族们,绝不能在这被抓起来……没办法了。

      「捅、不爽,喝……行?」他指着针枪问道。

      「我刚才说了那是强效型的,你喉咙有伤我不建议用喝的,小心伤口烂掉。」她推了下眼镜。

      他喵的,就那幺想捅我不可吗!

      「啊……捅吧。」他终于认命地垂首,左手还死死勾着风伶儿并将自己的脸往她身上埋,最后才缓缓地举起抖动不已的右手等着被捅。

      「这没那幺可怕啦。」清田彻拍拍他。

      「哪有人怕打针怕成这样的。」洛梧桐无奈。

      「不怕不怕,一下下就好了。」风伶儿给他摸摸头。

      别把我当小狗啊!

      「很好,放鬆。」捉住他的右手拉开袖子后,她举起针枪直接刺下,管内的浅绿液体一秒内全数注入,「稍待一会儿马上就会出现效用了。」

      ……不对,这似乎不只是单纯的自白剂,好像有什幺东东混在里头。

      「去死。」他不悦地抽回右手揉了揉,但马上被风伶儿拉开双手,「不能乱揉啦,会瘀青的。」

      死人能淤青的话,那我早就被毒死了。

      「月天,你有什幺感觉吗?」清田彻问道。

      「……脑、点沉。」

      「别和低血糖搞混了啊。」洛梧桐抱胸。

      喂,这种时候妳还有心情酸我啊?

      「顺道跟你提一下副作用吧,你可能会有几天的时间精神恍惚或不济,说不定还会做出你自己本身也不知情的行为,请你的同伴们多注意一下别独自乱跑,当然的……前提是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离开这。」

      「啊……问吧。」

      她摸了下耳上的机械开启透明方框确认药效时间,稍微再等个几秒左右之后,她便开口问道:「你,当真完全不知情也没和兽族合谋吗?」

      「真的。」

      ……

      沉默了许久,似乎因他的回答并非她所预期的那样,狠狠地打击了她不知哪来的自信而皱眉,在场的气氛顺间僵到最高点……不,还是不能轻易相信。

      「结果呢?」

      「是。」后方的助理随即上前,并自手腕上的机械抽出长到不行的总结,「除了无法以颜面神经判断外,四部测谎器的结果都显示并无说谎的迹象在。」

      怎幺可能……

      「哈!听见了吧?这不愉快的约谈可以结束了吼?我们可是有任务在身没空跟妳鬼混呢。」洛梧桐洋洋自得地抱胸。

      ……

      看回他脸上,依然面无表情……颜面神经缺残吗?不知怎幺的就是觉得没这幺简单,而且完全和他身边的三人不同,有种很不好的氛围在……真不晓得在那张脸之下是否暗自在心底嘲笑着,有点噁心。

      「啊啊,确实能结束了,感谢你们的配合。」说完,她向面前的四人弯身行礼,「抱歉耽误你们这幺多时间,关于赔偿的部份得等目前的局势稳定下来才能申请,在那之前我身为复花镇的镇长,必定会为我的无礼送上一点微薄的歉礼。」

      原来是镇长级的,怪不得这幺跩。

      她只手一招,后方的助理随即送上四张刻有镇花的卡片来,「这是我们的贵宾卡,通常只供政府高层或贵族等等使用。」她将卡片依序放在每人面前后,又来个行礼,「你们只要出示这张卡,敝镇将会无条件免费提供住宿与三餐,买东西时则全面半价,刚好这位被我们误解的朋友需要休养一阵子,还请你们别客气多多利用。」

      「这还差不多。」洛梧桐高高兴兴地收下卡片。

      「真是大手笔耶……」清田彻拿起卡片看了看。

      「……谢谢。」风伶儿拿起卡片看了一会儿,似乎还为她稍早的态度和欺辱小眼球的事感到不快,于是便向叶月天提醒道:「月天,等你喉咙好了之后,我们就去大吃一顿庆祝吧!」

      这孩子果然有点腹黑,居然想靠他的黑洞胃吃死他们。

      「当然。」收起卡片后,他有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晕……回、睡觉。」

      「啊,妳刚才说那什幺药剂……副作用会持续多久?」清田彻帮忙搀扶他。

      「因为是强效型的,所以大约是一个礼拜左右。」她推了下眼镜后,提醒道:「这段期间内你们最好轮流守夜看着他,临床实验的资料上显示这副作用很麻烦,注剂者常会在半夜无意识下乱跑,或者做出平常压抑自己不去做的行为。」

      「比如说?」洛梧桐问道。

      「比如嘛……想减肥的人会无意识去猛吃、喜欢珠宝却没钱买的人会无意识去偷,大概就是这样。」

      感觉和他平常干的事没两样耶……

      「啊……我、咳!尽……克制。」他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接着要清田彻带他转身,「谢……告辞。」

      「不会,祝你早日康复,请慢走。」她弯身行礼。

      ……

      哼,我赢了。

  • 名称:女性瘾者:第二部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