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菓超清

      一个礼拜后。

      接获东土北边边境的北戎村的通报,在村外附近的山壁前发现尸首分离的巨人族民,又另接获通知、该死者原是北土居民,但祂是怎幺跨越领土界线的却无从而知。此外、曾有两名自称是东土政府派来的地质研究员现身于村内,但东土政府在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件事,诡异的是村民们竟忘了他们的长相……

      是普通的争执意外、是战前的预兆、是不满和平条约签定与否的警告、抑或是……诸如此类的言论猜测,在新闻争相报导之后,整个斯亚古大陆的人民都在争论不休,但不管怎幺说这只会朝一个方向发展--造成恐慌催化战争的到来。

      在事发之后,各土上的工会及学院们暂时停止任务运作,为的就是等待那些媒体炒作到爽了为止,毕竟各方的说词皆不同,有的说那只巨人被汙染了、有的说那是刺探敌情的牺牲者,更离谱的是有家属出面说是被绑走的惨遭杀害后弃尸于东土……在各界冷静下来之前,任何行动及行为都得注意,免得成为另类的眼中钉。

      ……

      「说吧。」用电子卡点了杯草莓圣代后,武元无故催促面前的三人。

      「你要我们说什幺?」洛梧桐点了奶油泡芙和奶茶享用。

      「你们的月天不是接到歼灭巨人的任务吗?」路斯恩点了杯热茶。

      「他放弃了,而且我们这里显示资料也明确地写了他任务失败的字眼。」关闭组员系统后,风伶儿点了个小布丁。

      「所以那不是他干的啰?」伦纳德点了一大盘沙拉……毕竟是牛嘛。

      「别说是个头差距了,只身一人又提着一把那幺重的巨剑本来就无法对抗巨人。」怜魂点了一整壶的茶来喝,接着颐指了下,「你们不担心他?」

      众人一同看向沉默不语的清田彻……他一点精神也没有地低着头,即使现在是午餐时间也没点任何东西来吃,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他原来的碧蓝双眼有些混浊。

      「只是拔刀走一个礼拜而已,有这幺严重吗?」洛梧桐拍了他一下。

      ……

      他依然不予回应。

      「似乎比路斯恩去魔族领地观光一个礼拜还惨耶。」武元无奈。

      「别提了。」路斯恩送他白眼。精灵族自远古以来本来就和魔族不合,可想而知这对他而言是有多艰鉅的事。

      「你们的任务都过关了?」风伶儿问道。

      「当然啰,除了这家伙,据说他只待一天就闪人了。」武元带着窃笑指了路斯恩一下。

      「要你管!」、「靠!」路斯恩又把武元吊在半空中了。

      不管怎幺说,要精灵只身一人待在魔族领地也是很危险的嘛……

      「话说回来,你们那只死鱼眼小家伙又到哪去了?」伦纳德问道。

      「大概放假放过头了。」洛梧桐抱胸,并没好气地继续说:「他和监视员直接报放弃任务后就失蹤到现在了,我看他大概也忘了要回学院收取结果证明书。」

      「反正目前也不能执行任务赚钱,我们就先帮他收着等他来学院时在交给他吧。」风伶儿苦笑。

      「所以这段时间你们要来上课啰?」似乎是被倒挂习惯了,武元在半空中晃呀晃的乐得很呢。

      「嗯,没事补一下进度也是当然的。」洛梧桐点头。

      「那幺少一人要倒扣一倍的课程费用……噗。」怜魂失笑了声。

      ……妳真的很爱补刀耶。

      另一方面位于隐形塔,叶月天人正和白银共进午餐,石桌上摆满了各式东土佳餚,但严格说起来……其实只有一人顾着猛吃。

      「关于歼灭巨人一事你干得不错喔,我都从多洛那听说了,看样子经过千年的时间你的身手并没退步太多嘛。」白银笑道。

      「与其说这个,妳还不如担心祂的尸首被大肆宣传这点。」叶月天很不客气徒手抓起一块带骨肉猛啃。

      「那是政府的问题,和领土之首无关。」白银勾了勾手指,随即有张资料和羽毛笔裹上泡泡飘来,「这是我队的军资补贴转让书,你回总部时顺道交给双胞胎书记就行了。」签上自己的大名后,白银将资料推了过去。

      「芙兰米亚‧多拉德……妳的名字很难记耶,芙多。」收起资料外加给她简略姓名后,他继续故我地啃着肉,「我队的小子们在总部里当了这幺多年的米虫,只因为一只巨人就让妳发薪资给他们说不过去吧?」

      「哎呀,这只是提前拨出来的而已,当然不只因为一只巨人的关係啰,万一提前引爆了战争、咱们的军库可吃不够呢,日后还得多靠你们小队的人帮忙不可。」白银掩嘴。

      他喵的原来是这般用意。

      「所以妳特地请我吃饭是还有问题要帮忙对吧?」既然都开咬了,当然无法后悔吐出来还给她。

      「对,因为人手不足实在很不想麻烦你呢。」白银故作伤脑筋。

      「那幺丢给我队小子们就好,别找我。」他立即撇得一乾二净。

      「制伏X级魔物的事真的要丢给你的队员?」白银挑眉。

      ……

      「就算换成我也打不赢啊。」他无奈。

      「这我明白,没有女神赐予的意志之力帮忙本来就是难上加难的事。」白银总算动手地捧起茶来喝,并继续说:「所以我并不会要求你们帮忙制伏X级魔物,只是得在我外出处理的这段时间帮我点小忙就好。」

      「非要我本人不可吗?」

      「对,因为你不死嘛。」

      喵的,这话一听就知道绝不是安全的差事。

      「具体要做什幺?」

      「等你吃饱了再说吧。」白银笑道。

      一个多小时过去后。

      「……曾听青蔚说过而已,没想到真有这幺夸张呢。」白银错愕地望着被扫光的餐盘们,这不应该是人类的胃能装得下的量吧?就连自己的野兽本体都自愧不如了。

      「因为我被巨人揍了两次,极需要补充养分。」他拍拍肚子打了个饱嗝。

      「好吧。」白银无奈地勾了下手指,餐盘们随即裹上泡泡往左扇门飘去,「你跟我来做点準备準备。」说完,她跳下石椅往右扇门走。

      「準备什幺?」他起身跟上。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跟着白银走出办公室来到右手边的大门前,见她先行走了进去后,叶月天望了一眼却反退了一大步。

      「进来呀,你不进来我要怎幺準备?」白银回头向他招手。

      「擅闯汝的闺房有失君子所为。」

      ……

      白银足足无言了好几秒的时间,第一次见面时不是很嘴贱地劈头叫人阿姨?怎幺在这种时候却这幺在意如此莫名其妙的小细节?

      「这座隐形塔是代代东土之首传下来的,严格说起来并不算是我的房间。」

      「即使如此,为了汝、咳!妳的名节不可不多提防的好。」

      「你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现代人哪管名节什幺鬼的,只是到朋友家作客还不是都不分男女挤在一间房。」白银整个无奈到很无力,但他的年纪比自己大也不是不能理解,「我记得你是被野狼养大的吧?既然也是野兽的一份子,应是用不着介意这种问题才对。」

      「妳怎幺知道?」他的语气有些惊讶。

      「青蔚说的。」

      他喵的,不得不再说一次--早知道就别让你这条该死的无毛蛇看我的錶了!

      「反正我认为不妥就是了。」

      「……好吧,你去办公室等我。」白银头疼。

      「喔。」

      三十分钟后。

      「久等了。」白银抱了一堆纯白衣物走进,接着望向石椅上的他,「……真的很没礼貌耶你,竟擅自跑到人家的厨房挖点心。」桌上有不少被吃空的蛋糕盘是要当下午茶的啊!

      「妳从青蔚那儿听了我一堆坏话,应该也知道要预防我这偷儿吧?」他厚脸皮地倒红茶来喝。

      事实证明你刚才的君子发言只是为了偷东西吗!

      「唉,罢了。」被吃空了也没办法,白银走到他身边后便把手中的衣物扔在他身旁,「喏,试穿看看合不合适。」

      「为什幺要换衣服?」他随手拣了件衣物看了看,是相当典雅又隆重的白袍。

      「看看合不合适在告诉你。」

      ……

      「那妳先出去一下。」

      「为什幺?」

      「我要换衣服啊。」

      「你除了胸口上的疤痕和没穿内裤的坏习惯外,还有什幺好见不得人的?」

      「喂,妳到底从青蔚那听了我多少坏话?」他无奈,但也不得不承认地说:「既然知道我没穿内裤,那妳还想看我露鸟吗?」

      「嘛,虽说你是被野兽养大的,但人类和真正的野兽相比根本是微不足道。」

      所以被妳看见不是丢脸而是自卑就对了?那样的话更不想让妳看见啊!

      「好,妳不出去我出去。」他有些恼羞成怒地抱起衣物堆起身。

      「呿。」

      呿什幺啊妳!就这幺想笑我吗!

      十分多钟后。

      「好了没有?我要出去检查啰。」白银凉凉地坐在石椅上喝茶。

      「等、等等等……」就怕给白银当笑话看,他一连等个不知十几秒过去后,才狼狈地拖着根本过大又看似邋遢的白袍进门,「妳刚才找衣服的时间是在打盹吗?这别说不合适了,根本还大了我几倍。」

      「嗯?这明明刚好呢。」白银跳下石椅靠过去帮他拉了拉歪斜及没绑好的地方。

      「哪里刚好了?」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一样给他卖个关子后,白银抓起他的双手指了指,「现在把这堆东西给我拿下来。」

      「为何?」

      「拿下来就是了,我要你做的事可不能有这堆东西绑身。」

      ……

      见白银对自己捧着手,无可奈何下他只能一一拔下两手上的戒指及手环们,并且全数放在白银的手心内,但也是唯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不拔。

      「那只戒指不是御咒戒吗?」

      「不,这只是……普通的婚戒罢了。」他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难堪。

      「咦?我从没看过有人会用紫灰色的石头当婚戒的。」

      「我那年代的资源可没好到能用金银矿或钻石这幺奢侈的东西。」

      「……原来如此。」白银将他的御咒道具们全数纳入口袋,而他见状则有些心急地伸手想阻止,「别紧张,事情办完了我自然会还你,毕竟这些东西对我没用。」

      「妳到底要我做什幺能说了吗?」他无奈地缩手回去。

      「这个嘛……」白银侧过头想了下,接着拍拍他的胸脯,「总之你先闭上眼吧,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到底想玩什幺把戏啊妳?

      「别趁机咬我喔,不小心吃到我的血会死人的。」

      「你想哪去啦?我没事干嘛咬你?」白银无奈。

      「我所认识的肉食性动物内、十只中有九只会咬我,就连青蔚也是。」

      ……

      「我绝对不会咬你的,现在的社会吃人可是犯法的,爬虫类的人我是不清楚,但咱们活像人的野兽几乎都养成不吃人的习惯了。」白银更加无奈。

      「好吧。」他终于认份地闭上双眼。

      「别睁开眼喔。」见他点点头后,白银便只手贴在他的左胸前,至于另一手则贴在自己的胸前,「我,芙兰米亚‧多拉德,奉女神的旨意及为世人的怜悯,在此将东方意志之力传给继任者……」

      !

      「妳干什、唔!」拍开白银的手的一瞬间,心脏猛地传出剧烈的疼痛使他揪紧胸前的布料屈身伏地,身体和灵魂排斥这股力量!

      「忍耐一下,好好放鬆深呼吸,过一会儿就不疼了。」趁着这段时间,白银前去收拾他扔在门口的衣物。

      妳说的……倒简单……

      心脏有如刀割、体内的血液奔腾不已,甚至还有不知名的庞大压力压得令人喘不过气,奇的是眼中还连连闪出整个东土结界的分布概况,儘管明白结界每一处的厚度及强度皆不相同,但这股力量却强逼他记住每个细节地塞得他头疼欲裂。

      感觉就像……会活活被这股力量整死。

      『呜……啊!我受不了啦!』

      ……

      疼痛使自己的意识陷入半昏厥的状态中,但隐约听见虫的尖叫声不得不保持清醒才行,要是身体被抢走又成功接纳意志之力的话,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使劲地摇摇头力图清醒并睁开沉重的眼皮,金纹大红地毯的样貌有些模糊,费了好一段时间咬牙忍着疼痛渐渐淡去后,第一眼却看见左右手的大小似乎有些不一样?马尾似乎无意间增长到腰去了,垂到眼前的浏海全发白了……

      !

      难道!

      猛地惊觉到身体的变化,他整个人瞬间醒过来地只手掩盖左脸,接着摇摇晃晃地慢慢站起身……面前的白银似乎更是娇小了,重点是身上的衣物竟完全合身了!

      「哦,青蔚说过你平常的生长细胞几乎是停滞状态,真的威胁到虫的话会让你的细胞高度活性化,并且成长为……符合你的年纪的『真身』。亲眼见识了这一次还真幸运呢。」白银打趣地望着他从头到脚。

      ……

      「左脸不给我看看吗?白银大人。」白银窃笑道。

      「我的左脸不适合饭前饭后看的。」他说话的音调因身体的变化变得更成熟了,即使很明白他心里不甘又无奈,但以现在的外观来看还比较像冷得想杀人。

      「那还真是可惜呢。」白银很乾脆地放弃好奇心,接着前去石桌弯下身找了个半边无脸面具扔给他,「喏,将就点用吧。」

      居然连这种东西也準备了……

      「我说过我无法胜任白银一职。」即使不甘愿,他还是转过身背对着白银将面具戴上,「妳就这幺想卸任的话,我马上去找另一个能接纳东方意志之力的继承者。」

      「别误会,你先听我说,我还未想卸除白银一职,毕竟你也不愿意嘛。」白银坐回石椅上后,便捧起红茶喝了口,「你所继承的力量只不过是全部的四分之一而已,在我前去制伏X级魔物之前,总要找人替我坐镇结界并管理学院。」

      仅是四分之一而已?差点就整死我了耶……不过如此推断,继承全部力量的她确实是不可小觑的王者。

      「大约要多久的时间?」

      「没意外的话,大约一到两个礼拜内便可,不过……」放下茶杯后,白银意有所指的瞥了他一眼,「X级魔物总说不好应付,为了确保意志之力不会因此散失当然要留点后路,万一我超过一个月没回来的话……」

      ……

      超过一个月,我便会成为真正的白银?

      「妳何不保留完整的力量去应付较安全?」他回头皱眉。

      「我刚才也说了,为的就是确保后路,另外三人面对X级魔物通常也是这幺做的,除非时间紧迫才不得不犯险。」

      所以说上次欠青蔚的人情,是差点以整个西土居民的性命换来的?我还真他喵的罪该万死啊……

      「但……万一妳出了什幺意外,剩下的四分之三不也是散失了?」

      「并不会,你儘管放心,剩下的四分之三会自动回归到我所认同的继承者身上。」

      ……

      「就只是代理一段时间而已,帮个忙吧,我有自信能回来的。」

      「……啊啊。」

      「谢啰。」白银微笑,接着对他招手,「过来坐下吧,我教你意志之力的护身结界及泡泡的使用方法。」

      「嗯。」

      傍晚。

      「叩叩。」

      「进来。」

      「打扰了,白银大人,您叫我们--」双扇大门一开,门外的一男魔族、一女妖精顿时傻住。

      为、为什幺……会有第二个银白色护身结界的人?是新的继任者吗?难不成现任白银不干了?这也太突然了吧!

      「白、白银大人,他是……您、您别……」红短髮的男魔族手抖个不停地指着叶月天,看样子他比较喜欢娇小玲珑的女性白银当家。

      「哦,我有事要外出几个礼拜,这段时间内由他来当白银代理。」

      「……幸好。」男魔族鬆了一口气,这家伙绝对是萝莉控无误。

      「这样啊……」水蓝色长髮的女妖精推了下眼镜凑近瞧瞧,甚至还贴近到和他面对面不到几公分的距离,但他始终摆着一号表情动也没动过,「据说前几代的东土之首都是女性,难得能看见男的呢。」

      ……

      「似乎很跩的样子呢,一句话也不答腔。」男魔族有些不悦。

      「不,实际上正好相反,说跩还不如说胆小。」白银喝了口红茶,并望向他们两个,「阿尔门司、菲萝娜,我不在的时间请你们好好教他我平日所做的工作,请注意他的心灵很脆弱容易受到打击,万一让他溜了难保整个东土的结界会怎幺样。」

      ……这般重责大任随便交给这种代理者来管没问题吗?

      「容易受到打击吗?」菲萝娜又推了下眼镜盯着他好一会儿,光凭冷酷又毫无表情右半脸实在看不出来,但用力地仔细瞧……他的身躯似乎有些颤抖着,「噗,这是什幺反差萌啊?外表完全看不出来耶。」

      「所以啰,为了整个东土结界着想,请你们别随便吓唬他,不然出事的话……光你们两个的脑袋还不够赔呢。」白银瞇起双眼。

      「……明白。」两人一同向她弯身行礼。

      「那幺我也该走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们啰。」白银跳下石椅,接着走到叶月天的身边拍拍他的手臂,「放轻鬆,这没有你想像中的难,有事就请他们俩多多担待吧。」

      「啊……」他稍稍点个头。

      从头到尾只出这一声,似乎很难和这只男白银正常对谈耶……

      「掰啰。」白银扬袖回身一圈,她立即化做白光疾闪而去。

      ……

      女白银离去后的几分钟里,被塞了个烂摊子的两人相觑了好几眼,至于面前的男白银始终望着杯中的红茶没动过半分,如果是平常的话、第一想到的是领土王者的沉思时间不得打扰,但拿刚才的那番话来看肯定是只想着落跑吧?偏偏气氛尴尬得实在说不出话啊……

      「咳。」无可奈何下,只好由阿尔门司清清嗓子先做介绍,「白银大人,今日起由我阿尔门司及菲萝娜担任您的助理,有什幺问题的话请您儘管提出来吧,我们即使赴汤蹈火都会替您想办法解决的。」

      「啊……」又是细微的应个声以表同意,接着他稍稍转个头以仅剩的苍绿右眼瞄了两人一眼,「称呼……请加上代理,毕竟我没继承完整的力量。」

      「呃?像是……白银代理大人这样?」菲萝娜问道。

      「嗯。」

      ……

      想啊!接下来该说些什幺才好!感觉无言的时间内就已经让他心灵受创了啊!

      「那个……啊,这样好了。」菲萝娜拍了下手,并亲切地笑道:「为了欢迎白银代理大人的到来,咱们带您去和大家认识认识并办场欢迎会如何?」

      「喂,咱们预算很吃紧了耶,别忘了工联事务厅暂时停摆了,而且今年的新生欠债得比往年还过火耶。」阿尔门司低声抗议。

      「你不懂啦,要让他敞开心房当然得让他开心啰。」低声反驳后,菲萝娜继续对他亲切地笑道:「不知道您的意下如何?请您千万别客气喔!」

      ……

      沉默了许久,他缓缓地站起身了,并慢吞吞地走到办公桌后的落地窗前,预备开窗时还抖着说道:「我、我我……我想回家。」

      为什幺无故遭到打击了啊!

      「拜託不要!」两人不约而同地冲上前拉住他,接着换阿尔门司试着讨好他,「您不想参加欢迎会没关係!我看这样好了,看您喜欢哪个类型的女人,我去酒楼帮您带几个回来陪您谈心!」

      「喂!你这是哪门子的鬼办法啊?」菲萝娜低声瞪他。

      「妳不懂啦,身为男人当然只能靠这招拐!」阿尔门司瞪回去。

      「你们魔族真的很糟糕耶!」菲萝娜送他白眼。

      「我是有妻之夫了,不需要。」他坚持开窗。

      原来你这种人也能娶到老婆?

      「不、不然……您饿了对吧!我这就去吩咐厨房那边準备晚餐来!」就算只是代理的,但总归还是获得了白银的称号,眼下两人加起来还是拉不住他,菲萝娜几乎是自暴自弃地大叫:「看您想要多豪华的盛宴还是极品甜品我都会替您找来的!」

      ……

      他缓缓地放下手了,两人见状后便放开他的衣袖,并看着他慢悠悠地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极品甜品。」

      居然拐到了啊!亏你比原白银的外貌还更像是很霸气的王者,有这幺诡异的性格又好拐也太离奇了!

      「没问题!我这就去吩咐!」既然成功说服他留下了,能保住一条小命菲萝娜自然是比什幺都还高兴,接着拍拍阿尔门司的肩膀準备离开,「你留着待命吧,白银代理大人有什幺状况或问题就马上通知我。」

      「知道,反正拒绝不了。」阿尔门司无奈。

      ……

      菲萝娜离开后,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拜託别再出问题了、拜託别再出问题了……前个白银就推不了了,我压根儿一点也不想被迫推这只男白银啊……

      在阿尔门司的无声祈祷中,叶月天乾脆来翻桌上的资料看都写了些什幺,但很无聊的皆是学院内的大小杂事,接着……他看见了右前方的一朵花儿。

      银白淡光枝叶、略带点七彩虹光的银白色长花瓣、温驯的金黄色花蕊……好漂亮。

      「呃?」见他捧起以泡泡作为盆栽的白花儿就近瞧瞧,˙阿尔门司立即靠了过去想阻止他,「不好意思,这是白银大人的宝贝,请您别碰吧。」

      「欣赏一下罢了,我不会用手去碰花儿的。」

      「……是。」

      阿尔门司退回去后,他细细地端详花儿好一会儿,接着往底下的泡泡盆栽的内容物看去--有几根金红色的细小绒毛,似乎是花儿的阳光;深蓝色的半透明琉璃珠,似乎是花儿的水份,最后根部的部分则是每支分插在颗颗鲜艳的糖球上,似乎是花儿的土壤兼养份。

      居然拿我送她的糖果种花?竟能开出如此美丽的……

      「阿门,我问你。」

      「……您叫我?」阿尔门司指了下自己。

      「不然还有谁?」

      我是魔族耶!怎幺一被你简略名字就变成异界的信教人士了啊!

      「有、有什幺问题?」碍于不敢和他抗议,阿尔门司只好笑得有些脸抽地反问。

      「你知道这花种要从哪取得吗?」

      原来他喜欢花?

      「我想应是取不到的,这花种听说是西土之首送给白银大人的礼物。」

      你个变态无毛蛇,明明是个风流成性的下三滥竟能培养出这种花?根本天理不容!

      「那这些用来栽种花儿的东西呢?」

      「那、那个啊……分别是北土之首的羽毛和南土之首的眼泪,至于那做为养份的彩球我就不清楚了。」两样能换取天价报酬的代表物就近在眼前,要说出口不免让阿尔门司有些紧张。

      ……好想坑回家,可是我不想因此被逼继任为正统白银。

      「唉。」叹了声令阿尔门司不解的无奈气,他小心地把花儿捧回原处放好,同时也发现了左右手的异状。

      大小不一,是因为左手是半义肢,根本就不是自己原来的手,甚至被虫侵蚀得导致无法控制自如……而右手则是因身体的异状成长到符合自身身高的大小,但因为生长细胞高度活性化的关係,指甲尖得就好像看见青蔚的爪子似的。

      我现在的样子,更不能算是人类吧……

  • 名称:冰菓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