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成神超清

      传送门开放试用之交流活动,第三日。

      依然浑身疼啊……

      从被迫当白银代理第一天到现在,叶月天都是睡在办公室中的石椅上,虽说这对货真价实的野兽而言的确是张上等床,特别是在天气炎热时更能显着它的好处,但对人来说就像躺在粗糙的砧板上一样难受,尤其是没护身结界的人想翻个身……肯定会不自觉擦破皮的。

      起身之后,叶月天先将怀中瑙抓到靠枕上让他继续睡,再来挪正脸上的面具恍神个几分钟……芙多还是没回来,也没感觉到身上的力量有何变化,她到底混哪去了?还是说……也许能稍微期待一下吧。

      ……

      还是好睏,这两天几乎没什幺睡……忍耐点熬过这最后一天就好。

      「叩叩。」简洁有力的敲门声响起,下一秒门外传来菲萝娜的声音,「白银代理大人,您应该醒了吧?我给您送早餐来啰。」

      真準时,不得不说他们俩真的很敬业,从第一天到现在都在固定的时间点报到。

      「请进。」

      「是。」菲萝娜应了声后,由阿尔门司帮她推开大门,将餐车推入之后,两人便一同花了点时间将餐点一一摆上。

      「喏,您赶紧先用吧,谁知道那堆外地来的院生何时会开乱。」阿尔门司倒茶给他。

      「谢了。」他伸手接下,但靠到嘴边之前先来个定格,再来喝也没喝地放下茶杯站起身,「已经有人开乱了,咱们走。」

      「呃?您都还没嚐上一口,这样……」菲萝娜皱眉。

      「最后一天了,不特别注意不行。」

      「……是。」

      「这、这是……」清田彻怯怯地收下利利莫姆捎来的两样东西,一瓶蓝色萤光的药瓶、一份简易的证明书。

      「别怀疑,这便是我配製成功的结果和白银大人的自由同意证明,从现在起你能像个普通院生一样自由参与活动啰!」利利莫姆笑道。

      「恭喜你啦!小家伙!」伦纳德拍了他一下。

      「哇喔!不愧是北土来的医者,竟能说到做到呢!」武元讚道。

      「看你今天想去哪,我们配合你吧!」洛梧桐搓乱他的头髮。

      「谢、谢谢你们……」清田彻有些难为情地笑了下,并扭扭捏捏地提道:「虽然说我很想和你们一起走,但……我目前的状况可能还是走不了多远的路。」

      「因为刀被白银院长破坏一次的关係吧?」路斯恩问道,见他点个头后,路斯恩有些迫不及待地折了下指关节并抽出琴线,「这就交给我吧,我会把你的灵魂和刀绑得紧紧的,让你不想走路也不行。」

      喂,这话的意思是你想把他当傀儡玩吗?

      「那个……我能问一下吗?」风伶儿望向利利莫姆,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这药……安全吗?要是药效过了怎幺办?」毕竟他只花两天的时间研究製药,不免有点放不下心来。

      「当然,拿我的医者执照为赌我可是不会开玩笑的。」他颇有自信地拍拍自己的胸膛,再来推了下眼镜,「至于药效嘛……一天喝一口,这一瓶大约能顶一个月左右,没了的话就得请你自己和白银大人说一声,如果我有收到白银大人的通知会再寄一瓶来的。」

      「呃?非得要透过白银院长吗?能不能给我你的连络方式什幺的?」清田彻有些紧张地问道。

      「很抱歉不能,我也是有我自己的工作不能随意和外人接触,如果是白银大人的命令就另当别论了。」他苦笑。

      「……这幺毒也难怪。」怜魂小小地嘟囔了声。

      到底是哪方面的毒啊?

      「我懂你的心情,你不好意思向白银院长开口就由我们办吧,现在先来想想你想先去哪个学院玩才重要。」洛梧桐拍了他一下。

      「就是,咱们也可以帮你和白银院长说!」伦纳德抱胸。

      「……谢谢你们。」清田彻低头。

      「好啦,那幺我还有事得先告辞了,祝你今天玩得愉快!」利利莫姆拉起他的手握了下,接着转身离开。

      「这样就走人啦?最近好像有不少这幺乾脆的人呢。」武元无奈地目送他离去,接着望向清田彻笑道:「你想好要先去哪玩了吗?还是由我们推荐咧?」

      「由你们推荐吧,我本来不指望我能去哪的,所以根本想不到。」他苦笑。

      「那幺怜魂还是不跟我们一起去吗?这都最后一天了。」路斯恩问道。

      「不去。」她别过头。

      「真的不一起去吗?」风伶儿召出小雷兽抱在怀中,并笑道:「我在哈普维京学院有看见好多好可爱的毛绒绒魔物呢!不去太可惜了。」

      「……不去。」她稍微纠结了一下。

      「为什幺?我们还可以顺道帮阿彻庆祝呢。」武元不解。

      「警备令……」她嘀咕了声,却没再继续说下去。

      「警备令怎幺了?并不是所有院生该遵守的用不着介意吧?何况师长们和白银院长都留守坐镇用不着我们担心。」洛梧桐抱胸。

      看来他们没收到另外的通知。

      「没事,我就想宅在东土。」她下结论。

      「既然妳不想去也不勉强啦。」风伶儿苦笑,又说:「那幺妳有遇到月天的话,能帮我们带话一下吗?我们有买甜点土产给他喔。」

      「行。」她点头。

      「那就这样了。」路斯恩无奈,接着抛出琴线直接将清田彻绑起来,「我们出发吧。」

      你还真的开绑啊!

      第一天有几十起的冲突事件,平均三小时左右乱一次,晚上及半夜共发生了三起……第二天则以倍数成长,到了半夜更是过份地分别在不同的地方连续发生,但几乎都由师长出面便能阻止了。

      至于今天……清晨天才刚亮就连续发生,接近中午之时渐渐缓和下来,第一和第二天并未超过保守值,而现在正处于保守值之前的临界点上,很巧妙地避开回收的问题点,这怎幺看……是想使我们误认弹尽药绝了而鬆下戒心吗?

      ……

      果然是有内奸的吧?就算这次的佯攻失败了,但只要不超过保守值,日后还是有机会的……再次发表对和平共识的不满。

      位在隐形塔办公室,连同早餐一起享用着午--应该能算是下午茶了,除了吃东西外,叶月天还得翻阅手边的每一份资料确认日后的走向及拟出报告总结,而这三天跟着他一起跑的菲萝娜和阿尔门司,此时此刻完全累垮地各佔了张石椅呼呼大睡中。

      截止时间是傍晚六时,是西土的半夜零时、南土的晚上九时、北土的中午三时……在剩下不到几个小时里大概不会有事发生了吧?在关闭传送门的前一小时得执行强制遣送,他喵的这也太累人了。

      另外各个冲突的引爆点粗略看下来全都是不足为道的小事,有的只是不小心撞了下、不心踩到脚、嫌对方服装土、好奇各土间的拿手咒术中的差异性多寡……并无一件与和平共识有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虑了,总觉得这就好像有人算计好的。

      ……

      「唉……」小小地叹个无奈气,不得不再提、领土之首真不是人当的!

      除了安插每个小组的特殊人手帮忙外,最后的部分果然不拜託芙多不行,在提及和平共识之下,与其吩咐身手不凡、立场明确的院生帮忙外,由领土之首出面还是更为适当些。

      接下来--

      「爸爸。」就趁某两名助手累垮中,瑙大方地跳到办公桌上开口说话,「不先休息一下吗?叹气声听起来很累呢。」

      「……没事。」他伸手摸摸瑙的头,接着画了颗小泡泡出来在瑙的头上飘,「你也该回家了,进去吧,我送你。」

      「不要!」本想戳泡泡的瑙一听,连忙炸毛退了好几步,「爸爸回去我才要回去!」

      「听话,接下来我没空照顾你,顺利的话、今天的工作忙完我就马上回去。」

      「……真的吗?」顺下身上的皮毛,瑙站直身子歪头。

      「真的,你先回家替我报信吧,这幺长的日子没见到鬼狼和赛宾娜,我想他们一定很担心。」

      「唔……」瑙为难地低下头,接着慢到不行地向泡泡靠近,「不能骗我喔!」

      「不骗你。」

      ……

      瑙跳进了泡泡内,毛绒绒的小白貂外形缩成一团实在很可爱,再来他抱着自己的尾巴举起有着粉红肉球的小脚掌挥了挥,「那我先回去了……爸爸掰掰。」

      「掰。」语毕,叶月天立即来个弹指,裹着瑙的泡泡马上飞出窗外。

      这孩子啊……真令人忧心,离不开自己可不是一件好事。

      重新着手翻阅桌上的资料堆看着,接下来只要静静地等到时间到就行了吧?倘若真能平安落幕的话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只是……

      ……

      只是……我又得继续当世人厌恶的祸首,重回躲躲藏藏的日子。

      ……别惋惜了,这可不是我该想的事,能嚐这一次甜头就该偷笑了,虽说笑不出来……我根本就没资格带着罪恶之身做为领土之首庇护这片土地。

      北方侧门。

      这边状况看似一切正常,但怎幺……

      当初的分组制度,除了领土之首和其他高层人员负责分配,私下近乎每组都有安插一名特别院生,除了立场明确之外……各有目的、各有不凡的本事,本不该受限于院生之名之下,却能以各自的理由为领土之首效忠,怜魂正是其中一个。

      来到被分配于北门勘查的她向四处看过了一圈,感觉不到任何恶意,但每个人站的位置似乎有些怪异……除此之外,似乎有几名生气贫弱的人在不显眼的角落处滑手机。

      存在感真低,虽说和月天不一样没有死人的味道,但……应该是同伙吧?

      「哦呀?妳看得见我们啊?」

      !

      回头一看,背后不知何时站了位紫色长髮的独眼龙女,她还不以为然地笑道:「既然看得见就别盯着了吧,这会害我们的行蹤曝光呢。」

      ……已死之人吗?仔细看看好像不是,存在感薄弱到几乎无法察觉,但却有生命迹象,如不是使徒就是时间的囚人吧?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有何目的?」

      「别别,我可不是坏人,而且妳看得见我们我也不方便多做介绍呢。」

      「也是,坏人可从不承认自己是坏人嘛。」怜魂瞇起了双眼。

      「麻烦别对我产生敌意好吗?我真是坏人的话也不会来向妳搭话了。」她有些无奈,又说:「妳是特别院生对吧?咱就和你们一样,是遵照白银大人的指令前来待命的,如有任何万一的话我们可要联手出阵呢。」

      「哦……」挑个眉后,怜魂很故意地问道:「妳和月天是什幺关係?」

      ……

      错愕了许久,「我靠!怎幺有院生知道白银大人的真名?」她惊讶地倒退一大步。

      「我随便说说,妳自己抖出来了可不能怪我。」

      「……小姐,麻烦妳可别说出去啊,这可是很严重的罪呢。」她无奈,想不到竟被区区的小院生给套话了,「我叫萨莉卡‧多洛,和妳说的人是上下属关係而已,没事的话可别记得我们。」

      「原来是时间囚人那边的?」

      「……妳是从哪知道这幺多不该知道的事?」萨莉卡更加无奈。

      「虽说我是异界来的,但在某方面上能算是同类人,不由得感应到的吧。」

      「哦?那妳在这边活得如何?」

      「马马虎虎。」

      「耶……的确,同为不被世人接受的存在能想像得到。」萨莉卡感慨地笑了笑,并对她伸出手,「咱们组里缺人,妳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虽无保险,但保证包妳吃喝玩乐爽一辈子喔!」

      「不要,你们绝对是黑社会来者的。」

      ……

      这妞儿的性格远比咱们队长麻烦啊……

      「咱可和黑社会是天差地远的存在呢,再考虑一下吧。」

      「但基本上都在干杀人的事吧?定眼一看妳身上的杀戮之气很重呢,我只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免了。」

      「这……」萨莉卡有些脱力,招募人手这事可真不简单,「好吧小姐,我先问问,对妳来说历史是什幺样的东西呢?」

      「记录每场战争的胜利者的事蹟罢了,这东西本来就是由不满至揭竿起义、由流血战争至迎接和平,以这两点不断相互循环所缔造的名词。」

      「妳很明白嘛,可见妳是经验老道的过来人呢。」萨莉卡满意地笑了笑,接着提道:「我们的工作嘛,就是维繫其中的平衡,因此不得不在战场上奔驰,尤其是这个世界……既然妳是异界来的,妳明白这个世界和其他世界的不同之处吗?」

      「谁知道,我碰巧流浪来的。」

      「那幺……等等,这要解释很複杂呢,而且妳还不是组里的人不能乱说……」萨莉卡莫名苦恼了起来,接着转移重点试着换个方向让她理解,「点线面的原理妳知道吧?」

      「小儿科。」

      「好,咱们这个世界是个点,而且是起点与终点的唯一相接要地,所有的线绝对会接到这里才有现今的面。」

      ……

      「这幺严重?」怜魂反问。

      「就是这幺严重,想加入我们了吗?」萨莉卡笑道。

      「……我会考虑。」话是这幺说,但她脸上很明显摆出不愿意的神情。

      「行,妳儘管考虑,真有兴趣的话就和白银大人提吧,他会为妳介绍的。」似乎是高兴她总算动摇了,萨莉卡进而瞇起了左眼浅笑,「不管成功与否,干了这一票就是有机会,不干就等于直接输了大局,就为了免于一切不复存在。」

      ……尽头了吗?才刚到这个世界、拥有了同伴、免于世人的绞杀,居然……这该死的世界竟已将走到了尽头?真倒楣。

      「想不到月天都在干这种事呢,还以为他只为糖而活。」怜魂头疼,不过或多或少明白了他为何突然成为了白银,「那幺带头者是谁?」

      「一位叫做空的大人,除此之外我们并不知道他的来历。」

      让来历不明的人带领没问题吗?

      「你们为何相信他?」

      「该怎幺说呢……一种感觉吧?哪天妳亲眼见到了他,妳或许就明白了,是一种值得为他的命令卖命的感觉。」

      ……

      交流活动截止前一个小时。

      从回到办公室后到现在并无冲突事件发生,所以平安落幕……吗?

      抬头望向还在睡的两人,一点醒来的迹象也没有,本想叫他们跑腿发布交流活动结束通知的,但就怪他们爱操心,就算四分之一的力量再弱也用不着他们爆肝整整三天当随从,还是别打扰他们休息吧。

      于是叶月天起身离开办公桌看看后方的落地窗,妄想一睹新白银的风姿的他院院生明显减少了许多,看来几乎都打道回府了,接下来只要把剩余的人强制送回便可。

      不过要怎幺做?

      ……

      他喵的,要我不到一小时的时间研究集体传送术出来?当初那个谁是怎幺搞的?

      回想了几次白银和青蔚把人丢来丢去的时候,好像只要有看见人就行了吧?所以得利用结界的透视效果捕捉每个有带电子卡的人……根本不可能办得到啊混蛋!

      「啧。」他头疼地低啐了声,只能抓一个算一个了,尽量赶在一小时内完工吧。

      不过正当他準备动工时……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试着画出几颗小泡泡都成了白雾飘散而去,身上的意志之力似乎受到什幺影响竟一点一滴地流失中,但完全不像是芙多出了什幺事的感觉,难道……

      闭上眼静心视察了下整个学院内的动向,机械守卫全躺了?北门、南门及西边正门乱哄哄的,看上去不太像是他院院生,何况双方还起了争执相互牵制中……重点是,对方打着女神军的名号,并以奇特的手法隔绝了部分结界造成失衡。

      ……女神军?青蔚说过女神正沉睡着,真不知是哪个家伙这幺有胆敢拿女神的名望开玩笑,不过最令人好奇的还是那股力量了……意志之力竟会受到牵引。

      睁眼回头再看了两名助手一眼,依然睡得甜的咧,还是别把他们扯进来了,北门有萨多和怜赖镇守、南门有麻江和刚好路过的利法镇守,那幺我就亲自走一趟正门看看吧。

      「混帐!快住手!」

      「搞什幺鬼啊你们?东土可是取材的好地方耶!」

      「不准对我们东土的结界动手脚!」

      「喂喂,你们到底有没有把和平共识看在眼里啊!」

      「啧!难得能来东土的说……在亲眼见到最强萝莉前不准你们搞破坏!」

      ……

      北门、南门及西边正门,很难得的有不少院生不分领土联合起来抵抗外敌,而门外皆站了不少披着红黑布铠、举着蓝色旗号和金色单字古文的七人小部队,至于门内则有几名院生负责接应,并试图製造缺口供他们入侵学院的结界内。

      而双方相互僵持了好一会儿后,万万没想到仅是让一名不明敌军趁隙进入结界内,场面优势竟全倒向外敌身上,就因为那股不明之力--隔开了结界的效力、贪婪的生机佔据了整个大门,并吞噬了迎面而来的攻势做为自身的力量。

      「你们,支持那不明不白的口头条约?」其中一人开口问道。

      「在我们的领地上撒野哪管你支不支持?离开!」东土院生瞪道。

      「别说笑了,我们是保持中立的!」西土院生喊道。

      「就算我们不同意好了,也不会拿整个领土的平衡要胁领土之首。」北土院生淡道。

      「至少仅于现在,能够利于未来发展、缔造人才及保住学院的名望,我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及方便暂时站同一阵线,绝不允许你们破坏这次的交流活动!」南土院生下总结。

      「你们不觉得保持现状才是好?想要的可以亲手去打造,用不着依赖其他领土,女神当初为了这片土地调节平衡也是如此,过份介入他土之事物就像慢性中毒一样,能维持短暂的和平又如何?最后只会产生更加严重的结果。」

      「你们何来的证据?依我来看你们是那些高官贵族派来的吧?根本就是怕自己的地位被夺去才在这放屁!」东土院生嗤之以鼻。

      「行行好,你们政府间的内斗别扯到我们身上好吗?有谁不知道四大名院很难混的?别在这阻碍我们的发展!」西土院生不悦。

      「就是,何况学院间的交流也是好事一桩,要站哪方也等我们毕业再说。」北土院生附和。

      「俗话说大人的事别牵拖小孩嘛,我们还未正式步入社会你们就来乱,这实在不该是长辈所为呢,去死一死好了你们。」南土院生失笑。

      ……

      「你们全被洗脑了吗?领土之首们根本就没把领土的平衡看在眼里!」一名帮忙叛变的院生一喊,当然就有另一名跟着搭腔,「别忘了,只有他们拥有意志之力!拥有能够与女神对话的资格!他们说女神沉睡你们就真的信了?那根本是他们的谎言!」

      「能够维持整个领土平衡的力量有多大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只要他们想的话,他们就能不管女神的旨意撒手离开这个束缚他们的世界!什幺和平共识根本就是想看我们的笑话一报束缚他们这幺多年的仇!」

      「试着将心比心吧,换作你们获得心目中强大的力量,却被迫关在笼子里连日压榨自己的苦力又没酬劳,我就不信长久下来你们不会对造成这种现状的所有一切而埋怨!」

      「别再相信什幺狗屁和平共识了,即使没有和平条约,但在互不侵犯条约下我们不也是安然渡过了近千年的和平?现在和平共识一出反而产生各种问题,你们当真要站在挂着和平这词的流血争斗上吗?」

      「我才不管那些!现在你们侵犯东土就是我们东土的敌人!」东土院生叫道。

      「而且换个角度来看嘛……你们实在很噁心呢,套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为了阻止和平还不是站同一阵线了。」西土院生挑眉。

      「你们收了他们多少好处?别忘了有很多高官贵族都只出一张嘴喔,简单来说和人口贩子无异,小心被他们给卖了。」北土院生指道。

      「嘛,总之道不同不相为谋,挖不到角就别再说了,感觉很烦呢。」南土院生叹道。

      ……

      有智慧的生物啊……由简单的抱怨、自私、猜疑等壮大了不满,再来便是向最高权力者宣示改革,就为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所有的种种都以一个念头定左右,无论哪方必定会产生争执,甚至流血冲突或死亡,战争与和平造就出的历史便是智慧的愚蠢足迹。

      「既然谈不拢就罢了。」混入的不明蒙面军只手一举,正门的结界竟破碎出一个大洞供剩下的人悠悠迈进,「不管你们的交流活动成功与否,对我们来说都是有益的。」

      「排开阵势!主战在前、主辅在中、主医在后!立即动作!」西土院生喊道。

      「用不着你提醒!」东土院生几乎跟着上前。

      「似乎能得到不错的数据呢……」南土院生几乎退中。

      「喂!帮个忙留点他们的身体给我们带回去作纪念啊!」北土院生几乎全退最后。

      「哼,根深蒂固的蠢观念可应付不了我们,现代的人啊……或许不知道失衡的可怕吧?」带头的蒙面军人浅笑了下。

      「废话少说!」

      一个头带头、后方接二连三一起发动攻势,即使大家是初次配合并不集中,但如同散弹枪的攻击总能乱打中几只鸟才对的,不料……就因整个正门的部分产生与周遭不同的失衡,所有的攻击竟莫名逕自拐弯成了贪婪生机的食粮,并更是壮大了失衡的区块。

      只要在这片土地上活着的都知道--东土,在远古时期是一片丛林,枝叶密集至足以遮天、永不见天日,并吞噬所有活物成为永止不尽的生机的祭品。

      !

      「什--」

      脚底下的土地突然塌陷,疑似木术却无人驱使的不明漆黑植物大量窜出,能动的、能说的、能呼吸的、能抵抗的,甚至能飞往天空逃走的……皆是食粮来源,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有大量的人被埋入了地底,饥渴的生机则相反地不断向上增长。

      唯有女神的怜悯所赐与的意志之力,能够遏止这不明不白的饥渴杀戮。

      「退下!」

      白光一现的同时,蒙面军及反叛院生皆在同时退了好几步,土地停止塌陷、狂妄的的生机顿时止住渐灭,差点成了养份的众多院生们皆被泡泡带出地底退到安全的后方去。

      「哦呀,代理的东土之首总算出现了。」

      挥去身上残存的白光,叶月天挺直身子望向面前的敌人……叛变的院生开始撤退,区区不到十人的蒙面军则留下似乎在打什幺主意。

      「意志之力真不是盖的呢,仅是出现在失衡现场就能维持平衡了,像这样为了领土平衡哪儿都不准去一定很无聊吧?」

      「非也,此为吾等的使命,从未有过无聊一说。」更加亮起身上的护身结界的同时,正门的结界缺口缓缓地补上,「倒是汝等有何目的?」

      「能不能别用古语腔,咱现在跟流行跟得紧可听不懂呢。」

      「……你们有何目的?」

      「什幺目的不目的的,不就跟你们一样吗?你们领土之首是为了领土的平衡,而我们……是为了人与人之间的平衡。」

      人与人之间的平衡?

      「天地万物的生存权皆在自身上,人际关係的平衡与否也由自身及环境建立而起,你们的所作所为在此之前已先破坏了生存的平衡,此外便无维持人之间的平衡之说。」叶月天反驳。

      「啊啊,您说的也对啦,死了哪还需要人际关係这种鸟东西。」带头的蒙面军跨出一步,并夸张地敞开双臂,「不过始界嘛……您也知道这里的一切干涉着他界的一切,生存可不光是为了人际关係这幺肤浅的东西而已,造就迄今的局面正如您所见的一样,您认为和平这词真能改变现状吗?」

      ……

      「对吧?隐瞒很多事没说嘛,空间异像的主因我们可是知道的喔!你们的做法只治标不治本而已,还傻傻地信奉你们的女神也太蠢了。」

      这帮家伙是第三方势力……吗?那为何打着女神军的名号?从他的话来看他们似乎知道了不少事,却也没得知太多,看来我们组织的敌人不光是神这幺简单。

      「所以?」叶月天反问,并带有些许挑讽意味地侧个头,「专门挑我这代理白银来闹事一定有更重要的目的对吧?」

      「当然。」他笑了下,背后的蒙面军们皆在同时瞬移至叶月天的身边围个大圈,失衡及平衡的力量相碰的煞那,明显地出现了些许可视的空间扭曲,「即使是部份力量,但缺了一角就是缺了,如此一来为了领土的存在及人民的安危,正统的东土之首就不会轻易苟同和平共识一说了。」

      喵的想灭了我就是了?难怪芙多要我这死不了的当代理。

      「啊……如同吾等的院生小看了失衡了力量,你们也小看了意志之力的可怕。」叶月天一个扬袖摆手,身上的护身结界隔出半透明的薄膜产生巨大的泡泡扩散开来,并将他和他们裹在同个空间里,「为了保持各院间的良好关係,吾说什幺非要让活动完美落幕不可。」

      「您、唔。」

      无法呼吸?空气被……脑子有些顿了、身体开始发冷,这是遏止生机的力量?

      「世界就和人一样,相生相灭的循环也和人一样,得靠水分、血液和空气在体内流动,白银的拿手好戏嘛--就是抽乾它们。」

      啧。

      在叶月天的空间里无法开口言语,他摆个头示意其他同伙进行下一步行动,只见蒙面军们各摆出了不一样的手势,失衡逐渐压迫着平衡的範围缩小,叶月天身上的白光竟还跟着散出些许白雾被失衡吸收。

      要搞持久战吗?对方人数佔优势、实力数据不明,何况又拥有能与意志之力抗衡的未知能力,而我仅有四分之一的力量,怎幺看对我实在很不利……

      「呵……失衡,平衡,一体两面……死在,意志之力下吧。」明显感觉到空气流通了些许而获得一点说话能力,他便得意了起来。

      「哼。」叶月天一个冷哼,平衡渐渐地重新压过失衡。

      再怎幺说……我可是祸首呢,混进意志之力内可不只四分之一。

      「您……这是,什幺?不是……意志?」

      他能感觉到?

      渐渐的,失衡又压过平衡了,为此、他不怀好意地笑了,「怎幺?怕……被知道?其他的,力量?」

      ……

      身上的护身结界越来越稀薄了、泡泡也渐渐缩小了,不妙。

      「呵,我们赢了,白银。」

      「叫我吗?」

      !

      「轰!」的,泡泡瞬间扩大数百倍,失衡所造成的扭曲顿时消失殆尽,同一时间另一道白光闪现在叶月天面,「抱歉,来晚了。」

      真正的东土之首、白银,回来了。

      「呼……」深深一个呼吸,透过白银在此的关係,护身结界渐渐恢复成原来的光芒及厚度,「妳差点没吓死我的毛,喵的还以为真的会被翘毛。」

      「别毛来毛去的,白银的名望可是建立在高尚之上,用词注意点。」白银无奈。

      「妳到底哪摸鱼去了?」

      「哦,难得能出去溜溜,工作解决了当然得多玩几天啰。」

      「What?我他喵的在这为妳卖命卖肝卖个屁啊?」叶月天不悦。

      「就说了用词给我注意点。」白银送他腹部一个肘击。

      ……情势不利,只能撤了。

      「匡啷!」蒙面军们猛地爆出全身的力量朝同个点向正门冲去,结界竟被攻破了!

      「怎幺可能?」白银瞪大眼,接着皱眉,「在我眼下还想走?门都没有!」

      难道他们是--

      「妳留着!」在白银动作前,叶月天伸手一挡后便抽剑风行而去。

      带头者察觉,紧接着回身手一伸,「鎗!」他竟以双手接下双剑剑锋,并擦出火光落下点点鲜红,同一时间四周吹起强风渐形成风壁阻隔他们的去向,「我挡着!你们走!」

      蒙面军们仅望了带头者一眼,接着趁结界暂时无效的煞那,头也不回地向面前的空气划出扭曲的缝隙溜之大吉。

      杀了他。

      抓到一个也够了,带着这般想法、风壁缩小了範围将两人包覆,并隔绝了外界的声音与视觉,双剑的剑身闪烁着暗淡的红光,身上的银白护身结界逐渐被红光取代,汙浊的秽气自左臂窜出爬向面前的人。

      「您……」他诧异,身上的力量正一点一滴地被剥夺,自身的生命力竟从双手上的缺口逐渐流逝,「难不成是……祸首?」

      「是又怎样?」见他有些力不从心地无法继续阻挡剑锋,叶月天猛个使力,并「唰!」的直接砍下他的双臂,周遭的风壁趁时混着秽气将他的身躯腾空綑起,「你们是那个吧?如鬼魅带来恐惧及压制、如神氏拥有万众景仰的力量,号称鬼神的……异度民族?」

      「啊啊……原来还有人记得我们的传说啊?」他扬起嘴角浅笑了下。

      果然,青蔚提及的传说是存在的。

      「有什幺好笑?」不知忘却多久的愤怒,使得叶月天直皆举起左剑刺入他的胸膛,「你们的据点在哪?陷害女神有何目的?」

      「唔……这算拷问、啊!」叶月天只手稍稍一扭,剑锋狠狠地在胸腔内绞下肺脏的肉末,鲜血无法克制地至缺口及嘴角流下,「咳、咳!您……咳!祸首怎幺……关心起女神?不是祂、呜呃!把您……」

      「哼,把我的一切夺走的是你们,关女神屁事。」紧握着剑柄再给他狠狠地扭了把,愤怒使得周遭的风壁逐渐漆黑,「吾妻的性命……绝对要你们一个个地偿还。」

      「呵……哈、哈哈,原来您、咳!是当时的……活到现在啊?可惜……」被砍下了双手、身躯被紧紧綑住,加上被秽气汙染了、生命力被削走了,根本等于完全没救了,「想、想与我们抗衡?做梦。」他又笑了下,紧接着将剩余的力量往心脏汇聚并紧缩,死亡。

      ……

      别想这幺轻易的……在灵魂离去前,我还是可以好好地折磨你,套出我想知道的一切,再来将所有的仇恨……一点也不留地发洩在你们身上!

      「慢着!」白银吼了声,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硬是闯进了汙浊的风壁之内,银白色的意志之力竟还与他的力量相制地扭曲了四周,「别走火入魔了,这不像你!你再继续下去,你身上的意志之力会崩毁的!」

      「妳什幺都不知道,我找这些家伙多久了。」叶月天抽出了左剑,接着将双剑收回之后,一把拎起了他的尸首,「灵魂是不会说谎的……我活了多久,就要折磨他们多久。」

      「你想拿整个东土的平衡开玩笑吗?」白银皱眉。

      「平……衡?」叶月天缓缓地回头看她一眼,至于他露出的右眼……似乎是受到自左脸延伸出的裂痕影响,苍绿的瞳孔变得黯淡不已,「什幺……东西?」

      竟被仇恨沖昏头了,青蔚说过……他这个状态是最危险的时候,很有可能被虫趁隙控制……部分意志之力加上祸首之力被滥用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只好狠下心了。

      「叮铃。」

      铃声?

      追寻声音来源之前,叶月天似乎有些怪异,稍稍弯下了腰按额……头疼吗?

      「叮铃!」

      「唔!我……不能……」他的头似乎更疼了,甚至抛下了手中的包袱抱头。

      能影响他却听不见?总而言之得趁现在--抢走令他失控的威胁!

      !

      「还来!」

      到手的猎物突然被泡泡绑架急速飞离,急忙之下手一伸,漆黑的风壁无法照规则成圈地向四处乱散,秽气乘风飞散之时,如同剧毒的利刃不分敌我地向两人身上的护身结界擦出阵阵火光。

      「哼。」白银冷笑了声,并一个抽袖回身,短短一瞬间闪过了数次要命的攻势移动到他后方,在身上的白光更加耀眼之时,白银的身躯竟瞬间放大成成年人,紧接着爪一伸、便是直刺他的后颈直接将他压制在地,「辛苦了,我该拿回我的力量啰。」

      「呃!」能够控制祸首之力的媒介瞬间被抽乾,身上的护身结界当场消逝,混着秽气的风刃毫不留情地反噬自身。

      「喀!」

      ……

      意识切断。

  • 名称:万道成神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