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女郎超清

      「你要把接下来的课程都取消?难道白风古墓也不去了?」

      「不,我要去,但我只剩一堂课能选。」叶月天掏出电子卡交给裘斯,「这鬼东西我不太会用,你自己看吧。」

      位在教职员休息室,明明给路斯恩请吃过蛋糕了,但叶月天还是理所当然地来到这吃了裘斯的午餐。

      你不会去餐厅吃到饱吗?为何非得要吃我的、咦?

      裘斯望着电子卡的投影画面愣了许久,还怀疑是不是看错地将画面放大几倍,接着指着画面问道:「为什幺负债近百万了?」

      「我打坏了虚拟实境斗技场的入口墙壁。」

      ……

      「你没事打坏人家的墙做什幺?要打也不选便宜的打,偏偏选到最贵的。」裘斯头疼。

      「怪我啰?」

      不怪你怪谁?

      「怎幺会呢?随你高兴想打爆什幺就打爆什幺吧。」碍于种种原因不想和他作对,裘斯只能给他一个灿笑。

      「这样才对嘛。」叶月天继续吞他的精灵饭糰。

      对你个头咧。

      裘斯无奈地回头摸了摸桌上的魔晶石,开启了半透明的投射方框后,他先是推一下眼镜才将叶月天的电子卡插入方框下的细缝,等待资料读取完成后、他将自己的工作证插入第二个隙缝,再来输入一大串密码开启课程表,最后只留下自己的课将其他的删除。

      看他一手在投射画面上滑来滑去、一手则忙着敲打红外线键盘,「我拿你的果汁来喝喔。」为了避免打扰他,叶月天直接拿走了他桌上的水壶。

      「别全部--」回头一看,他竟整罐灌下,裘斯无奈下只好回头继续忙,「算了,你高兴就好。」

      「呼。」一口气乾光了他的浆果饮后,叶月天总算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精灵族的食物真的百吃不厌呢。」

      「我们的工商区有一家精灵族开的小餐馆,你有空就去那边吃吧。」裘斯提道,免得自己的午餐老是遭殃。

      「那也要等债款还清后才能去,不然得花自己的钱多麻烦。」

      「你用电子卡去吃不也是花自己的钱吗?」

      「至少还有其他三人会帮忙分担。」

      你想吃死他们就是了。

      「好,拿去吧。」裘斯将他的电子卡归还,又说:「其实你只要摸清了电子卡的使用方式,课程的选取或删减根本用不着找我来搞,不然我得费时通过你的制约系统多麻烦。」

      「这鬼东西的使用方式太複杂了,而且又爱乱尖--」转了转电子卡看到一半,叶月天熊熊想到了什幺而问道:「这能看见同组的成员的课程表吗?」

      「当然可以。」

      ……还碰巧咧,你们这群该死的小鬼。

      「你有没有电子卡的使用说明书?给我一份吧。」

      「我那天都讲解过了,你怎幺现在才想学?」裘斯无奈地弯下身去翻最底下的抽屉,接着推了下眼镜后,拿了一份颇厚的资料交给他,「喏,包含我没讲解的部分够你玩一个礼拜。」

      ……

      「唉。」叶月天叹了声并伸手接下,接着站起身,「谢了,课堂上见。」

      其实这鬼东西还挺有趣的嘛,完全不用特地去找地图看,而且还附有导航系统,明明只是张薄薄的卡片竟这幺跩,现在的科技真的很发达。

      虽说得花一个礼拜的时间,但叶月天却在三天内将电子卡的使用方式全数摸透,甚至还摸出了说不定就连师长们也不知道的用途。

      毕竟是身为死人嘛,就算不睡也无妨,平日的睡眠习惯只是打发时间用的。

      不由地感叹隐世过久,肯定也错过了更多有趣的东西,叶月天跟随着电子卡的指示在无意之中来到了教室门前。

      哼,我就不信把课表锁起来还会巧碰你们这群小鬼。

      电子卡一刷、门一开--太好了,果然没有他们三个之中的谁前来迎接。

      不过等他一踏进教室后,「咦?月天你对遗迹考古有兴趣啊?」想不到路斯恩人竟坐在门口前的位子上。

      ……妈啦。

      「只是……想参观。」随便找个理由敷衍后,叶月天直接走到最里头的空位坐下。

      ……

      「干嘛特地坐这幺远?」路斯恩来到他身边坐下。

      「……那你干嘛特地坐过来?」

      「因为选这门课的人很少,我又只认识你一个。」

      这理由怎幺似曾相见?你真的是碰巧来这的没错吧?

      「喔。」

      「……你还在生气吗?」路斯恩问道。

      「生气?」

      「就是……我似乎是撞到头记不太清楚了,但我们在西土一起跑测验的时候,我好像有拿弓想攻击你,偏偏我记不得到底是为什幺,所以……」说着说着,他的长耳竟垂了下来。

      干嘛突然沮丧了啊!

      「呃……你为什幺选这门课?」叶月天连忙转移话题。

      「嗯?」闻言,路斯恩的耳朵竖起来了,并笑道:「我听说这次要去白风古墓参观,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见到祈祷师们残留的灵魂,说不定能请祂们帮忙祈祷我们月弦精灵族能够永世康荣。」

      看来他真的是碰巧来这的没错。

      「据说那座古墓的历史很久了,应该不可能会有祈祷师的灵魂在吧?」

      「那也没关係,如果有一两个盗墓者的灵魂在也好。」

      「盗墓者的灵魂?你找那个要做什幺?」

      「当然是献给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吞食啰。」路斯恩似乎很期待地小花朵朵开。

      ……

      怪不得会选这门课,月弦精灵真的太危险了,居然还特地出来抓祭品,变成神便便的话大概就不得超生了吧?绝对不能被这小子看见我的灵魂!

      「唰啦。」自动门一开,原来是裘斯走进,而且和开课时间分秒不差真準时。

      「我看看啊……」他推了下眼镜扫了教室一圈,一看见叶月天就转身预备走人,「点名结束,我带你们去坐车。」

      你刚才有点名?根本是只看见我其他人就算了吧?

      「这幺随便没问题吗?」路斯恩无奈地站起身,又说:「不过这样也好,偷偷猎捕灵魂大概不会被责怪吧。」

      喂,你真的是精灵吗?

      众人尾随着裘斯来到北侧大门,眼看有不少人在前方的红色灌木林中聚集,还有几名机械守卫不断地来回走动并查看,他便拍了拍手要大家暂时停下脚步。

      「遗迹考古的注意啰,由于今天不只我们需要外出,所以还请各位稍等一下别乱跑,待会儿交通工具準备好后我们就立即出发。」

      「好!」

      居然还要排队,这怎幺不事先--

      「吭。」

      谁打我?

      叶月天摸摸后脑回头一看,「奇怪的生命体,扫描结果属院生无误,排除警戒状态。」一名女机械守卫扫瞄完后,又用手指戳了他一下再「吭。」一次。

      说我是奇怪的生命体也太--

      「吭。」

      回头一看,又来一名机械守卫戳他,并且又重複了同样的话。

      「吭。」又来了第三只。

      妳们是不是故障了啊!一直用戳的是怎样?把我当成什幺稀有玩物了吗!

      「噗,她们好像很喜欢你呢。」路斯恩失笑了声。

      「我可不喜--」

      「吭。」

      「别闹了!」叶月天回头拍开第四只机械守卫的手。

      「我记得你们当初破坏了学院结界吧?会引起她们这幺大的兴趣也是难免的。」眼看守卫越来越多,路斯恩不禁无奈又感到好笑,「不过能毁了结界又破坏大量的机械守卫,你们到底是怎幺做的?」

      「你去问伶儿比较快,那是她搞的。」叶月天无力地答道,他完全放弃赶开守卫随她们吭吭吭去了。

      「真的是她吗?这点我很难相信。」

      「使魔者本来就很弱,强的是他们的宠物,难以置信也是应该的。」

      何况她一次拥有两只神兽级的宠物……的确也是史无前例的人才,通常最多有一只就算是极限了。

      「那幺你呢?我记得梧桐不是说过你只用指头就刺穿结界了?」路斯恩挑眉。

      你记那幺清楚干什幺?

      「那是误会,你也知道学院的结界就像巨大的泡泡一样,手指一戳会陷下去是正常的,根本没有刺穿这回事。」

      「哦……原来如此。」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还好他又信了,实际上他挺好骗的嘛。

      「嗯?」远远地看见一堆守卫对叶月天连环戳戳戳,裘斯便靠了过来对她们搧搧手,「回去巡逻,不然我要通报上层将妳们回收去维修喔。」

      「是。」众守卫们齐声应道后,便一哄而散。

      还真听话。

      「车还没好吗?」叶月天揉揉额头,总感觉好像被戳出肿包来了。

      「就快了,正在组装中。」

      组装?

      叶月天向前方的大门望去,有几名身着有些骯髒的工作服的人、正对着疑似废铁的东东敲敲打打的,再来利用了奇怪的机械贴在结界障壁上--居然排出了半透明的座椅!

      「那个是、啥?」回头望向裘斯,他正站在路斯恩面前仔细地端详他。

      ……你个黑精灵,想绑架他拿去卖吗?

      「请问……怎幺了吗?」路斯恩一头雾水地歪头。

      「感觉挺不错的。」裘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绝对是相当高的价格。

      「喂,黑--」

      !

      一听到黑字,裘斯连忙冲去想堵叶月天的嘴,「噜噜。」不料他却补上这两字,裘斯立马摔了个跤。

      整我啊你!

      「黑噜噜?」路斯恩不解地望向叶月天。

      「他的白袍这里黑噜噜的。」叶月天指着自己的衣角。

      「真是谢谢你的提醒啊。」裘斯无奈地起身拍拍身子。

      「我说你啊……」叶月天凑了过去,并压下他的脑袋低声说道:「你最好别动歪脑筋在他身上,他是我先看到的,要卖也轮不到你卖。」

      「这还有先后之分吗?」

      「想跟我争的意思?」

      「……你老大说的算。」裘斯无奈。

      「那个……你们真的是朋友啊?」看他们俩凑在一起说悄悄话,搞得路斯恩对现状更是糊涂了。

      「没什幺啦。」裘斯回头向他靠去,并拍了拍他的肩膀伸出手笑道:「我们精灵族通常不喜踏出自己的家园沾染红尘世俗,把你算进去的话我们学院就有十七只精灵了,往后还请多指教。」

      「嗯,这是当然的,请多指教。」路斯恩和他握手。

      你还不放弃绑架的念头吗!好歹你也是精灵竟忍心同类相残!

      「遗迹考古的!」前头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并喊道:「一切準备就绪了,你们可以出发啰!」

      「好,辛苦了。」裘斯推了下眼镜,并招了招手要大家向自己靠近,「那我们出发吧。以吾之求成形,风起。」

      !

      倏然刮起一阵强风将众人吹起锁在风牢中,并一颗颗地排成一列将众人送往奇怪的仪器之上。紧接着风牢一灭、所有人便栽入仪器上如同个室的泡泡里,每人的屁股下都有一张刚才排出来的泡泡椅,整体乍看之下就像是半透明的泡泡列车。

      「嘶砰。」泡泡下的仪器发出了疑似声波的启动音,并缓缓地飘浮了起来,最后裘斯跳进最前方的泡泡里,泡泡列车便马上穿过结界朝某个方向疾速出发。

      喔喔,超酷的!现在的科技真的不只发达又新奇耶。

      「月天,你是第一次坐这个吗?」看他整个人都贴在泡泡上东瞧西瞧的,简直就像个小孩一样,路斯恩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算是吧。」叶月天好奇地戳了戳泡泡,明明都把每人隔开了,而路斯恩又是在自己后头,居然还能听见他的声音也很神奇。

      「这在东土上是很常见的交通工具呢,你怎幺没坐过?」

      我那年代的车好像还不会飞天耶……

      「步行万岁。」

      「……原来如此。」路斯恩无奈。

      一路向西北飞行了大约三十分钟的时间,泡泡列车突然猛地向下俯冲,眼看即将撞上地面时,却能抢在之前紧急平行并缓速行动……真不知道这幺惊险的行径方式是裘斯搞的还是仪器设定问题。

      顺着丛林间的白石车道前进了一段路后在拐个弯,前头的林子被开垦过地有个颇大的小丘,小丘周围满是人群和泡泡列车,至于白石车道到底的地方有好几根要垮不垮的石柱,中央疑似入口处的地方还有人在排队买票……看来白风古墓就在山丘内吧?

      花了点时间找到停车位后,泡泡列车降落回地面、围在每人外头的泡泡立即破裂,接着再由裘斯负责招呼大家下车集合。

      「注意啰,第一次选遗迹考古的新生及旧院生不必买票,学院会帮你们支出的,至于剩下的先去排队用电子卡买票吧,待会我们在里头的招待处集合。」

      「喔!」

      哦,原来路耶恩说的其他地方的福利是指这个啊?所以说这电子卡等于是万用卡了嘛。

      「月天,我们先跟裘斯老师进去吧。」路斯恩拍了他一下。

      「嗯。」

      尾随着裘斯穿过售票亭、进入山丘内后,周围的光线随即以鹅黄柔光取代,放眼望去就像是以白石堆砌而成的小广场,每根坐立在角落的石柱和墙面上,都刻满了难以理解的古文及图腾,但下方却还有个小牌子供游客了解古文及图腾的意思……这里完全被开发了嘛。

      在广场的中央有个简易柜台,目前只有三名服务人员负责招待及处理游客问题,至于柜檯后方底的左右两侧各有一条走道,进入走道还得先经过门框式的仪器,看样子那绝对是防盗设备没错。

      不太好搞耶,把东西弄到手后还得想想该怎幺避开那些东东才行。

      「月天,那边有卖吃的东西呢,你想过去看看吗?」路斯恩指着广场右方。

      「没带钱,电子卡负债近百万不能用。」

      「……不然你有想喝点什幺吗?我请你吧。」路斯恩苦笑。

      「都可以,喏。」叶月天摸了摸口袋,并给了他几颗糖。

      怎幺觉得你好像把糖当钱用啊……

      大约十分钟后,眼看人数也差不多了,但还是懒得点名的裘斯直接喊道:「我们準备进去啰,注意里面是不能吃东西的,我可以放你们自由参观,想跟我走的我会讲解一些这座古墓的大概,两小时后一样在这集合,完毕。」

      「嗯?」看裘斯向左方入口处前进后,叶月天也跟着动作,路斯恩便连忙跟上并问道:「月天你想听他讲解啊?我还以为你会选自由行动呢。」

      「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是来参观的,不听他说我也看不懂。」他随手把饮料罐扔进入口旁的垃圾桶内。

      「所以你对考古有兴趣嘛,但听他说大概也是随随便便就了事了,没关係吗?」路斯恩跟着把饮料罐扔进垃圾筒。

      「没关係,简而易懂就好。」毕竟实际目的又不是来了解这座古墓的历史。

      「那我们就在这分开啰。」

      「你要选自由行动?」叶月天问道,原以为他会缠着自己的。

      「嗯,要找盗墓者的灵魂还是只身一人比较安全,先走啰。」

      ……

      待会偷东西千万不能被他发现,不然说不定会被他抽魂拿去当神便便。

      「首先是这里。」跟着裘斯走一段路后,他在一幅壁画前停下,「如你们所见,距今四千多年前,画内的五位是由前七代东土之首亲手培育的祈祷师,他们分别是……你们自己看牌子吧。」

      喂,还真的有够随便啊你。

      稍等了几分钟见寥寥无几的院生看完牌子后,裘斯便走到一旁的水晶柜,「然后是这里,这里摆了他们生前穿过的衣物,据说是用什幺古蚕还是咒术……算了,自己看牌子。」

      喵的,你到底是怎幺当上老师的?

      一样也是等大家看完牌子,裘斯便继续替下一个展示品做解说,「这边这个是他们生前用过的骨笛,据说是用龙族的遗骸精製而成的,其中有几个形状不同的则是龙族亲授的龙牙做的,其笛音清脆而优美、单纯又如龙吼般地能直接震撼耳膜,通常他们会在祈祷仪式开始前吹奏几曲,以便远在天界的贝妲芙娜特女神能闻声前来赐福。」

      为什幺这里就这幺认真?难道除了钱之外你也喜欢乐器吗?

      「接下来这个是……自己看牌子。」

      去死!

      在裘斯几乎不认真的讲解之下,很快地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紧接着他便带着大家来参观最后的重点--祈祷师们的遗体。

      前方的护栏内竖立了四副粉色的水晶棺,每个水晶棺外围都架上了一道结界和防盗措施,从右边开始分别是两男两女,身上的穿着和配饰都和前几个展示品内的一样,只不过多了几样耀眼的珠宝首饰和水晶花,而且祂们四个全都是精灵。

      「自己看牌子吧。」因为欣赏遗体的游客非常多,又非常地吵杂,这叫裘斯更懒得放声去讲解。

      叶月天跟着人群凑近护栏前一看,明明是摆了四千多年的的遗体,但这四具遗体并没任何腐烂的迹象,乍看之下就像是睡着般地,每个人的表情都非常地安祥柔和。

      你妈,有点后悔接下这种差事了,祂们看起来随时会醒过来似的……应该不会真的爬起来吧?

      「叶少。」裘斯轻唤了声,并颐指了那四副水晶棺一下。

      最主要的在后方的暗门内。

      「嗯。」叶月天点个头,并退到人群后方拔下右手的三只手环和左手的一枚戒指,最后无视禁止饮食的标语拿颗糖来吃。

      护栏外头分别有四个监视器对着水晶棺,两个则是对着游客;护栏内每个角落也各有个监视器,暗门四周也被上了红外线警戒……真麻烦。

      「那幺……」裘斯望向出口处,并小小地低声唸道:「风起。」

      !

      从出口外顿时吹入一阵强风,所有的监视器被吹得颤动不已,每个游客为了保护身上的东西不被吹走,纷纷抱头或低下身子任强风袭来。

      「镜壁之障。」叶月天趁时以灵刻画出小小的鲜红古文并击出,见每个监视器及红外线皆被疑似镜片的物体包裹后,他便立即幻化为幼狼形态冲入暗门后。

      见他顺利地潜入暗门内后,裘斯便把强风停下,并若无其事地跟着游客们一起抱怨、一起整理头髮什幺的。

      接下来就静候结果吧。

      喵的,简直就是玩小狗嘛。

      进到暗门后像是又换了个时代似的,长长的走廊、明亮的灯光、几盆绿叶植物、方便的自动门……简直就像到了某个公司一样,加上天花板四周一样在各个角落挂了监视器,根本无法放下心地变回人形走动,只能以幼狼形态双脚站立并摀着口鼻地贴着墙面前进。

      有人的味道。

      叶月天在某个自动门旁停下,「唰啦。」门一开、一位一看就知道是考古学家的人走出,手里还拿着一份资料写个不停,接着进入了另一扇自动门内。

      他刚才出来的地方好像有食物的味道耶。

      嗅了嗅自动门的缝隙,真的有食物味道从里头飘来,于是叶月天便放下前肢使劲地一跳,「唰啦。」自动门的感应器一感应到有活体在门前,便自动打了开来。

      真是蠢呢,防盗只做一半,照理说里头的自动门应该也要用工作证来开才安全。

      冲进去之后,叶月天抬头看了看,似乎是个办公室,而且没监视器又非常地凌乱不堪,有很多文件资料落在地板上没捡起来,面前还摆了好几台电脑--食物!

      叶月天赶紧凑到电脑桌前,并一跳到椅子上、二跳到桌子上,再来一看……喵的超吝啬,居然只有一份三明治而已。

      一口吞了这倒楣蛋的午餐后,叶月天便跳回地面往自动门靠去,但在那之前似乎有脚步声传来,于是他又双脚站立地摀起口鼻贴在自动门旁,「刷啦。」门一开、刚才的考古学家走进来的同时,他便马上冲了出去。

      「……咦?我的午餐呢?」

      被我吃啰。

      远离了刚才的自动门后,叶月天继续往深处前进,天花板上的监视器似乎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接近于地板的墙面开始有了红外线感应措施……看样子离目标不远了。

      小心翼翼地来到最后一扇自动门前,抬头一看、门旁有刷卡机……这下子麻烦了。

      「镜壁之障。」以同样的手法掩盖了这附近所有的防盗设施后,叶月天便化回人形稍微研究了一下……不知道之前的血卡能不能用在这里。

      拆了左手心的布料、划出血痕并抽出血红色的卡片,再来直接一刷,「唰啦。」靠,门真的又开了。

      空老大你到底搞什幺东东?为什幺连不相干的地方也能搞通行?

      先将满腹的疑惑摆在一旁,叶月天走进门内后便将血卡握碎成血雾吸回体内,再来四处瞧了瞧……个个大小不一的铁柜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物,这里的红外线感应措施更是多得夸张,每个监视器都死对着古物不放,当然也包含了中央的巨大水晶棺。

      「叮铃。」耳环发出了本人听不见的细微声响,「镜壁之障。」一样以灵刻画出血红古文并击出,四周顿时全被大小不一的镜片围了起来,乍看之下就好像身置在什幺都没有的纯白空间。

      「叮铃。」

      叶月天走到水晶棺前看了看,是名金色长髮的漂亮女精灵,和外头的四具遗体一样、就像是睡着般地表情非常柔和,以示哀悼的淡蓝色水晶花围绕着祂,整身素白色略带古旧的祭司袍为祂衬托出高不可攀的气质,祂的手杖、手环、戒指、头饰……怎幺看都像是祂死后才戴上去的,毫无任何一点力量存在,唯独祂脖子上的项鍊。

      「叮铃。」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望您能以慈悲之心谅解,请把您的遗物留给需要的人们吧,愿您在安祥之地得永宁并获新生。」叶月天恭敬地向祂屈身致敬后,便从左手心上的血痕内抽出一把以血凝聚而成的短刀。

      「叮铃。」

      血刀一碰上水晶棺,出奇地竟像是切蛋糕一样轻鬆地割开,花了点时间将大半的棺盖切开后,叶月天先将棺盖搁在一旁、握碎血刀收回体内,接着以不破坏遗体之下为前提地小心取下祂的项鍊。

      「叮铃!」

      『二月……寒冰逐融,甜美的露水落于尘土……』

      !

      叶月天赶紧转头向四周看了看,什幺也没有,但依稀听见了歌声……错觉吗?

      喵的,头一次盗墓盗得寒毛直竖……如果是白骨的话就好了。

      好不容易取下项鍊后仔细地看了看,残留的力量微乎其微,经过四千多年的岁月而流失也是不可避免的,再来试着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确实是很温暖又纯净的力量,感觉身心因此放鬆了不少,但……没办法改变自己是不死之躯的事实。

      祈祷师啊……倘若力量足够的话,没有祈祷的帮助下也是无效的吧?真是可惜,祢我身在不同的时代,不然……我或许能像个普通人一样,抱有希望的名词。

      随手多拔下祂几枚戒指和手环后,叶月天拾起棺盖盖回原处,偏偏左手又突然脑抽不受控制,他最后只能以右手紧贴在割开的缝隙处上,并使劲地以炼金术将切口慢慢地接合。

      等债款偿还一些后,绝对要好好修炼金课了,不然这要摸到何--

      『迎来春宵……天地万物渐从沉睡中甦醒,可怜的孩子啊……』

      ……

      不是吧……应该不会的,祂死了四千多年,应该不会……

      因确实听见了歌声,叶月天缓缓地抬头看向棺内的脸,「靠!」当场吓得他倒退一大步,居然睁开双眼了!正当他怀疑地揉揉眼睛再看一次,眼睛还闭着……又是错觉吗?

      『可怜的孩子啊、可怜的孩子啊……被迫接受不该有的命运……』

      「叮铃!」

      !

      刚才那是什幺?

      叶月天赶紧望向右边--什幺也没有,但似乎听见了疑似铃铛的声音,当他回头看向水晶棺时……半透明的亮白人影浮在上头。

      『拥有祸首之魂的孩子啊……吾为--』

      「喵的鬼啊!」叶月天当场吓得幻化为成年狼形冲出。

      『……吾为二月,傻孩子。』

      出了什幺事了?

      突然之间警铃大作,裘斯赶紧朝暗门处望去,警示红灯不断地闪烁、上方慢慢地降下附有结界障壁的牢门,难不成被发现了?

      「啧。」趁着四周的游客们陷入混乱而吵杂,裘斯再度对着出口低语,「风起。」

      又是一阵强风吹进,而且远比第一次吹起的风还要来得强劲,不少监视器直接被吹落、游客们的随身物品不断地来回盘旋,下一秒疑似有道黑影趁乱冲出出口,暗门上的牢门已完全降下。

      幸好及时赶上。

      停下喧嚣的强风后,裘斯本想跟着出去看看的,「请各位稍安勿躁!很抱歉我们必须检查你们所有人的随身物品,还望各位能多加配合。」不料连连冲进好几名保全挡下。

      ……真麻烦。

      「咦?月天?」刚从古墓内走出的路斯恩,一眼就看见他蹲在某根石柱前搞自闭,于是凑近看了看,「……你没事吧?怎幺在发抖?」

      「尸、尸体恐惧症……」他缓缓地回过头来回答,但脸上还是一样没任何表情,怪好笑的。

      「呃?你看见那些遗体了?那应该没什幺恐怖的吧?」路斯恩无奈,毕竟那些遗体看起来就像是睡着的活人一样,根本没有会让人感到噁心的地方,「所以你出来很久啰?刚才里头好像有人偷东西,整个场面乱哄哄的,害我只找到一个灵魂就得停工了。」

      「这、这样啊……」

      ……想不到会比看见花龙还夸张。

      「放轻鬆点,我去帮你买点、嗯?」

      才刚拍了他一下,路斯恩似乎感到很奇怪地缩手看了看他整个人,再来掏出银铃一瞧……不得了,有只女精灵的灵魂在他身边飘来飘去的,还不断地在他面前挥挥手,但他完全没注意到有祂的存在。

      ……

      「路、路耶恩?」看他拿着银铃对着自己发愣,这叫叶月天不免心急起来地起身抓他肩膀晃了几下,「我是不是被附身了?帮我赶走祂!把祂拿去当你的神便便!」

      神便便是什幺东东?

      「可是……」路斯恩收起银铃,并回道:「祂并不是罪人,而是相当纯净的善意之灵,我不能抓祂去献祭,以我的经验来看让祂跟着你似乎没坏处。」

      「我不管!帮我赶走祂就是了!」

      「这个……」路斯恩无奈,没表情却能这幺慌张真的很搞笑。

      『精灵同胞,麻烦你做个样子给他定定心吧,我只是想为他祈福而已。』

      ……

      「我知道了。」路斯恩退了一步,并以琴线织成小网往他头上抛去,在紧急收回并裹成球状,「好了,我帮你把祂抓起来了。」

      「真的?」叶月天怀疑,这也太简易过头了吧?

      「真的,相信我。」路斯恩拍拍他的肩膀,又说:「你在这等一下,我替你买罐饮料来吧。」

      「……谢了。」

      目送路斯恩走进古墓广场后,裘斯刚好匆匆忙忙地从里头走出,还和他说了几句话后才向这里快步靠近。

      「刚才出了什幺事了?头一次见你会出这种失误。」裘斯问道。

      「没什幺……下次别再找这种的了,我只盗死透的白骨墓。」叶月天摸了摸口袋,并掏出刚偷到手的戒指和手环交给他,「你自己选一个当情报费吧,其余的帮我卖掉。」

      不会是动到遗体自己吓自己吧?那也太蠢了。

      「嗯。」赶紧将全部的窃盗物收好后,裘斯又问:「有没有找到你要的东西?」

      「这个。」叶月天掏出脖子上的银项鍊给他看,和戒指及手环们比起来实在很朴素,「虽然力量不足,不过感觉上能多少抵挡一点诅咒,我想戴到它力量完全流失后在卖掉。」

      「嗯……」裘斯推了下眼镜瞧了一会儿,接着回道:「依我看这条项鍊没值多少钱,你就留着戴好看的也好。」

      「得了吧,我可不保证能一直留着。」叶月天叹道。

      ……看样子他真的受到很大的惊吓呢。

  • 名称:工作女郎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