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田荣一郎超清

      中环城市政会议厅。

      「别拖拖拉拉的!快整理好啦!」

      「你凭什幺命令我们?我们东土人就是喜欢慢慢来。」

      「唉,南土人总爱赶时间,还不如赶投胎算了。」

      「你们北土人有资格说话吗?从刚才到现在都没见你们动过!」

      「少来,你们西土人总爱从中获利,自以为是地当和事佬可不会有人甩的。」

      「各自忙各自的好吗?真是……跟你们这些家伙工作就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去去,你一边玩沙去,看了就碍眼。」

      ……

      这堆仇视派的真令人伤脑筋啊……

      毕竟中环城是前往四大领土的唯一通关地,没有统领及领土之首的管理下,这里能算是各个领土人的自治区,并由各土推荐的四名人手做为此地的行政官以便随时应付各项事务,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为了确保中环城不会私底下成为哪一方的领地罢了。

      反观中立派及和平派的倒是挺和气地忙着自己份内的工作,但正确来说……仅是闭嘴不愿和对方交谈,在和平共识这口头上的条约正式成立前,还是保有一定的距离较好。

      而事出到至今大约过了三个月,藉由内政官招募人手帮忙下,将在今日于此地迎洽各土之首及诸侯代表面对面议事,为的便是当初擅自决定的和平共识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够了,别再吵了。」会议厅大门一开,四名行政官一同走入,并由红袍的北土代表喊道:「时间也差不多了,快去做好待客準备!」

      「负责饮料及点心的现在跟我到厨房。」绿袍的西土代表转身走出。

      「椅子不够呢……那边那几个再搬几张过来。」白袍的东土代表指道。

      「没事做的跟我过来,我发巡逻路线图给你们,万一我们的贵客受到任何偷袭或惊吓,我可是会派人将你们全体的人头拿去交差的喔。」说完,蓝袍的南土代表也转身走出。

      ……

      众人默默地服从他们的指令,别说他们是中环城最大的权势,同时也是绝对中立的最佳代表,他们所做的一切完全不干涉任何领土之说,更无和平之疑地只讲究客观及公正,但就是无法插手管理中环城的险恶风气,叫人可敬又可憎。

      过了几分钟后,由南土之首及诸侯先行到达现场。

      「这边请,赫莎莉大人、黑俨大人。」东土代表为他们敞开大门后,便行个礼退了一步,「需要我为你们準备点什幺来吗?」

      「薄荷茶便可。」姿态高傲的人类少妇回道。

      「冰淇淋圣代!」简直就像她的孩子似的,娇小的黑俨举手。

      「是,我这就去吩咐。」东土代表退出门外。

      「两位大人,请于这边入座。」稍早相互吵闹的某两名侍者,此时只能做好份内工作地同进退。

      「谢谢大姐姐!」黑俨笑瞇瞇地跳到椅子上坐好。

      「哼。」见状,赫莎莉不悦地入座。

      再怎幺说和平共识是四首之间的说词,统领及诸侯们并未同意,他们之间难免会有一点距离及小摩擦在。

      「想不到我们第一个到耶。」黑俨依然开开心心地晃着双脚,对孩童形体的他来说,这椅子实在太高了,根本勾不着地,「不过我们到底来干嘛的呀?」

      怎幺南土之首还是状况外啊!

      「愚蠢的协议,来这根本浪费时间。」在他身旁的赫莎莉不悦地嘟囔了声。

      「呃?哦……对了,我最近都忙到忘了。」黑俨苦笑了下,再来又是晃了晃双脚一派轻鬆,「反正待会儿聊聊就知道了,别太早下定论。」

      「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不会来。」赫莎莉瞪了他一眼。

      「哎哟,这没必要这幺严肃啦。」黑俨无奈笑道。

      光看这情况,似乎就能笃定和平共识是谈不拢了。

      「这边请,朱利安大人、青蔚大人。」大门敞开,一样由东土代表行礼接客,「需要我为你们準备点什幺来吗?」

      「不必,反正又待不久。」年轻的贵族精灵撇过头。

      「水就好了。」青蔚微笑。

      「是,我这就去吩咐。」像个机械人似的,东土代表又退回门外。

      「青蔚大哥!」黑俨转身趴在椅背上,并招了招手,「这边这边!」

      「嗯?」青蔚望过去,并不顾朱利安不悦的脸色下过去搭话,「这幺準时?你最近的事都忙完了?」

      「我们也是刚来的而已,而且处理开发火山一事可没这幺简单呢。」

      「别跟西土人说这些。」赫莎莉瞪他。

      「哦,是个漂亮姑娘耶!」管她是不是诸侯,青蔚老样子犯花癡地只手一举并搓了搓指头,指头上随即窜出芽苗并迅速地长成一朵漂亮的花儿奉上,「这给妳,美丽的花儿最适合美人了。」

      ……

      她有些脸抽地默默接下,但看也没看青蔚一眼。

      「咳,青蔚大哥。」黑俨尴尬地咳了声,并无奈道:「人家已经在当人妻了,麻烦你尽量别搭讪她好吗?」

      「有什幺关係?有没有家庭不重要,能和美人认识才重要。」青蔚笑道。

      这位西土之首一点也不像是来开会的……

      「别闹了,过来坐好!」朱利安拖走他。

      「咦?我还没听见她的声音呢。」青蔚抗议。

      「不听最好!」

      收回前言,照这样子来看不是似乎,而是几乎能肯定谈不拢了。

      「啊,对了。」被拖去坐下后,青蔚继续和黑俨隔空聊天,「你什幺时候才有空?我们很久没一起去酒楼玩了呢。」

      「明确的时间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一有空我马上会给你捎信的。」黑俨笑道。

      虽然大家都知道你装幼,但你确定你这孩童的外表真的进得了酒楼吗?

      「青蔚,你就不能闭嘴吗?」朱利安瞪道。

      「哎呀,来这不就是要聊聊天的?而且还有美人相伴呢!」青蔚笑道。

      不会连西土之首也是状况外吧?

      「这边请,艾茉丽亚大人、白银大人。」大门敞开,东土代表依然机械化式地招待,「需要我为妳们準备点什幺来吗?」

      「红茶。」看起来相当高雅、头上有对尖锐羊角的女半兽人淡声道。

      「水,谢谢。」白银回道。

      「是,我这就去吩咐。」东土代表退出门外。

      「哦,又来一位美人耶!」青蔚开心地笑道。

      ……

      艾茉丽亚瞟了青蔚一眼,接着尾随侍者前去入座。

      「人家已经有归属了,别乱搭讪。」白银也前去入座。

      「有什幺关係?难得相聚不就是要好好认识吗?」青蔚笑道,接着又是搓了搓指头,并以藤蔓奉上一朵鲜花给远在桌对面的艾茉丽亚,「这给妳,漂亮的美人儿。」

      「……谢谢。」她冷漠地收下。

      「青蔚大哥,你还忘了一位呢。」黑俨带笑提醒。

      「哦,当然!」青蔚笑瞇瞇地以指头画几个小圈圈,自桌上长出的藤蔓随即捲成两边大小不一的圆筒,再来自较大的开口处冒出朵朵艳丽的花儿呈到白银面前,「这给妳,白银妹妹。」

      这是什幺差别待遇啊?怎幺就只有东土之首拿一束的?

      「谢谢。」白银欣然收下,接着将花束捧在怀里问道:「是说你们怎幺有空来这呢?讨论出游计画吗?」

      喂!怎幺连看起来最正经的东土之首也是状况外啊!

      「唉。」她身旁的艾茉丽亚头疼地叹了声。

      「是来针对和平共识开会的。」黑俨无奈笑道。

      「哦,好像有这幺一回事。」白银掩嘴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好像什幺啊!和平共识不是你们四首提出来的吗!

      「这边请,柯索特大人、朱燄大人。」大门敞开,最后两人总算到了,「需要我为你们準备点什幺来吗?」

      「茶。」看起来很严苛的妖精长老摸了下鬍子。

      「咖啡。」身着棕色羽绒风衣的朱燄淡道。

      「是,我这就去吩咐。」他弯身行礼,稍待了会儿见贵宾们围在奇异又巨大的漂浮水晶球前坐定位后,「会议将在十分钟后举行,还请各位做好準备稍待一会儿。」说完,东土代表退出门外。

      「朱燄,妳看起来很疲倦呢,熬夜了吗?」白银问道。

      「嗯,要赶稿。」她慢悠悠地脱下大衣挂在椅背上。

      「果然。」黑俨苦笑。

      「……最好别再拿我当主角了。」青蔚无奈,再来也是弄了一束花给她,「喏。」

      「谢了,青蔚哥。」朱燄接下,但故意只手掩嘴撇过头,「可惜你太受女孩子的欢迎了,上次的书也卖得很好,所以我是不会罢手的。」

      「妳就不能把对象换成女人吗?」青蔚瞪她。

      「那你和狗狗选一个当女人。」

      「为什幺非要有那条野狗不可啊?」青蔚快发飙了。

      「因为狗狗很可爱。」她背后似乎在开小花了。

      「朱燄,别在公共场合谈论妳的嗜好,真是丢脸。」柯索特冷道。

      「那我送你一本女女本就别计较了。」

      ……

      他默默地别过头……您居然被她给拐去了啊!

      见四首继续聊是非,至于诸侯们则沉默……看来关于四首私底下相互认识的传言是千真万确的,只是不晓得他们之间是什幺样的关係……真不敢想像待会会议开始后又会有什幺状况。

      十分钟过去,饮料纷纷送上桌后,侍者们在两侧一字排开随时恭候差遣,而四名行政官则一同站在台上担任司仪兼主席,每人的手中还拿着夹板共同负责记录,以便应付往后来往通关的人们的疑问。

      「在座的各位诸侯及领土之首们久等了,现在正式宣布会议开始。」北土代表推了下眼镜后,便由南土代表继续接话,「攸关整个斯亚古大陆的主要议题为和平条约的成立与否,烦请各位轮流说出自己的看法及见解。」

      见黑俨抢先举手挥了挥,「请说,黑俨大人。」东土代表恭敬地伸手请候。

      「我的冰淇淋圣代还没好吗?」黑俨笑道。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啦!

      「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我这就吩咐厨房那边手脚快点。」西土代表向他弯身致歉,并颐指了下离大门最近的侍者赶往厨房,接着低声提醒身旁的其他代表做记录,「黑俨大人的冰淇淋圣代……」

      你们到底有多敬业啊?这种发言有需要一本正经地记下来吗?

      见朱燄慢慢地举起手,「请说,朱燄大人。」一样由东土代表请候。

      「再来一杯咖啡。」

      妳起什幺鬨啊!

      「明白了。」又是颐指了下请侍者倒咖啡给她后,西土代表依然正经地负责提醒及记录,「朱燄大人想再来一杯咖啡……」

      为什幺你们都不会想吐嘲啊?

      「接下来换我。」青蔚举起手后,直接问道:「我可以跟这里的漂亮女侍者们要连络方式吗?」

      怎幺连最年长的西土之首也一样啊!

      「抱歉,关于这点得请您私下和她们沟通了,我们是无法向您透露任何个资的。」北土代表推了下眼镜,身旁的三人则唸唸有词地记录青蔚想要女性们的电话。

      为什幺连这个也要记录啊!

      继他们三人之后,白银也举手了,看她一脸正经、也是众所皆知的领土之首中最认真的一位,憋笑及憋怒憋得很痛苦的侍者们,原以为总算能够停止这场闹剧,不料似乎是因为前三者的发言害的,她不禁掩嘴失笑道:「噗呼……算了,我放弃。」

      你们四首根本无心开会嘛!

      「白银大人偷笑后放弃发言……」四名代表依然认真地做记录。

      你们的脑子肯定也都怪怪的,遇到这些回答脸都不抽一下。

      「既然领土之首们率先表达了意见,接下来就请诸侯们提出自己的看法及见解,请。」南土代表伸手请候。

      他们根本就没表达意见才对。

      ……

      沉默了会儿后,「东土人残暴不仁爱好恃强凌弱、南土人为了一己之私只会製造环境汙染、北土人老爱勾结人口贩子进行不法的人体实验,实在没什幺好说的。」朱利安手也不举地唸道。

      「哼,小鬼就是小鬼,只懂得看表面而已,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土,你们总是不择手段地屠杀了好几座村落、小镇,甚至欺凌手无兵刃的女人怀了你们的孽种并任其苟延残喘,还将所有的战虏集中向世人公开辱杀……啧!想起那段过往依然历历在目地不断在脑海中上演,要老朽放下你们对我们的伤害根本办不到!」柯索特不悦地越说越大声。

      「真敢说,你们的人老爱搞细菌攻击,一直到至今还留下了许多无法医治及不断突变的病毒折磨着我们的人民,说到战虏这点更叫人生气……全被你们当做白老鼠活活折磨至死!放不下仇恨根本轮不到你来说!」赫莎莉拍桌。

      「……全都是一个样,只会抨击别人的缺点尽说自己的人民有多无辜,反正大家都是加害者兼被害者嘛,那有什幺好谈论的呢?乾脆保持现状井水不犯河水的好,不然全灭了算了。」艾茉丽亚冷道。

      这堆诸侯一个比一个犀利啊……

      「耶!超大的冰淇淋圣代!」黑俨开开心心地拿起汤匙挖着总算送来的点心。

      喂!好不容易严肃起来的场合全被你一秒打破了啊!

      「我有异议。」不管四位代表们还在忙着记录诸侯们的话,白银便开口直说:「你们是不是忘了,历史这种东西只能放在过去给现在的我们检讨而已?既然你们能共同反对,那幺为了未来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你们是不是该把反对的心思放在同意上好好考虑呢?」

      会错意了,原以为她会跟着闹……四首中终于有一个愿意认真了。

      「同意?别说笑了。」朱利安不屑,并瞟了她一眼,「妳要我们拿什幺和那些亡者及执念交代?你们四首只管躲在家顾好结界,从未出手帮助过自己的人民,我看你们也无法感受或体会吧?那些被留下的亲人、朋友及伴侣可不愿和杀人凶手和平共处。」

      「我们的确不管你们的国家大事。」要了第三杯咖啡后,朱燄继续说道:「但掀起战争的主因也是因你们而起的,表面上为了人民、为了领土说是没办法,但你们有想过吗?为了强盛及拓展国土不顾人民的感受征战讨伐什幺的……实在很自私。」

      原来四首一认真起来也是很犀利呢……

      「哼嗯?妳有好好想过为了强盛国土的主因吗?人民需要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家、能够温饱一家人的物资、繁衍下一代的土地……在无预警之时惨遭杀害、勒掳,甚至一辈子的心血化为乌有,谁都不愿意时时处在这种恐慌中,唯有强盛才是最安然的保身之哲。」赫莎莉不悦地回道。

      「说好听点你们只是怕自身的地位不保而已,谁知道和平条约正式成立之后……你们是否还能坐在现在的位子上每日享用山珍海味,还是剥削人民的油水一饱私囊?」青蔚面带微笑地瞇起了双眼。

      「哦?原来你们四首是这样看待一国统领的啊?」柯索特不以为然,「你们仅是固守结界、管管学院内的小鬼头和小丫头们罢了,根本不懂治理一国需要耗费多大的心力及财力,当我们忙到焦头烂额还没日没夜地为人民担忧时,你们在做什幺?睡觉还是带孩子?哼。」

      「唔嗯……这冰凉感真是挡也挡不住地好吃呀!」黑俨嚼了嚼汤匙、圣代被挖空了一大半,原以为他会继续状况外地装幼,但他却发表了不符合他孩童外表的发言,「嘴上说不要,但身体倒是很诚实,你们不是没听过这句话吧?一个和自己毫无关係又非亲非故的人,和一个能顾全后半辈子又大富大贵的安全位子,傻瓜也知道选哪个。」

      「钱财、地位、性命,以及掌控整个领土人民的权力,同样的两块肉一个放滚烫的油锅内、一个放草地上,就连小狗也懂得选择,选了前者一切就化为乌有了呀……噗呼。」白银补刀。

      ……

      「谁知道草地上的那块肉是不是有毒,或者……毒发死后的尸体引爆出更难以抹灭的灾害,甚至亲手危害了所有的同类。」艾茉丽亚冷道。

      「不管是不是有无智慧的种族,我们都是一样的,肯定会尽最大的自私本能去选安全又能吃到饱的那块。」朱燄回道。

      「照妳这幺说……你们四个也是有一己之私才发表和平共识的嘛,尽只会说些好听话强迫别人配合自己而已。」朱利安嗤之以鼻。

      「我们从头到尾可没说过要强迫你们喔,刚才白银妹妹和朱燄妹妹也说过了嘛。」青蔚指了她们俩一下,并意有所指地微笑道:「一开始就说了,我们只希望你们能够『考虑』,并和你们分析其中的利害得失罢了,毕竟我们是『不管国家大事』的,而是被结界及学院绑住的领土之首,如此一来说到一己之私……我们当然是为了领土的永存才提议的。」

      怪不得你们打从一开始就不太想认真开会……

      而他们八人这一连串的辩论下来,粗略来看的确各有各的道理在,特别是放下过往的仇恨,以及和杀人凶手相处这点……这绝对是大多数人不愿面对的事。

      但是经过领土之首们的分析来看,岂不是在说各土的统领及诸侯们只是利用我们的仇恨、不甘、执念……以饱自己的私欲?可是四首何来的证据能肯定他们是这样想的?说不定仅是单纯地无法放下仇恨罢了。

      「领土永存?笑话,场面话谁不会说的?」赫莎莉挑眉,并以轻蔑的眼光看过除了自己以外的每个人,「我看你们根本就没说实话,不然何来的和平共识一说?」

      对……每人都在说谎,为了一己之私全在说谎,只是无法理解领土之首们的私欲何在……被绑住了,所以想以和平换取自由吗?如此一来稳住平衡的结界效力不就……

      「以贝妲芙娜特女神之名,将四方意志之力赐予四人。」白银淡声提起耳熟能详的起源之序,朱燄便跟着接道:「并顺理成章地成为当地之首传承下去,以保领土的平衡及永续生存。」

      「传承前如凭空降世、传承后则人间蒸发,这一直以来不可考的谜,宛如众神的怜悯而派下亲信眷顾着这片土地。」黑俨挖空了圣代后便扔下汤匙,最后由青蔚凉凉地完话,「所以只有我们才知道……如何遏止空间异像避免平衡崩坏。」

      事情果真没这幺简单,只有他们四个才知道的主因……遏止空间异像及异变汙染的主要关键在他们手里。

      「那就别卖关子了,说来听听,或许我们能另寻避免侵犯他土、远离仇恨、平息所有亡者及执念的办法,并且得以继续维持领土的平衡。」柯索特说道。

      「我们一开始就说了哟,请你们考虑成立和平条约。」黑俨笑道。

      「……我不懂,和平共识和空间异像之间有什幺关连吗?」艾茉丽亚问道。

      「你们不是领土之首、并无意志之力的继承资格,我们无从告知。」白银回道。

      「那这对你们有什幺好处?」朱利安挑眉。

      「蠢问题,要得到好处的话很简单,只是我们不需要而已。」朱燄瞇起了双眼,并冷笑答道:「倘若我们一开始就拿结界的平衡威胁你们……要有多少好处你不是不知道吧?」

      ……

      领土之首果然可怕……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成千上万的性命都如同蝼蚁般就能捏死了,只要他们解除了结界,或是离开结界内的範围过久……整个斯亚古大陆的环境便会再次过度失衡。

      「难道就没有其他两全--」

      「选择吧。」青蔚打断赫莎莉的问话,毕竟他们就只会重複同样的话尔尔,「维持现状拥有地位及权力,并躲避仇恨慰藉亡者及执念,但逐渐步入毁灭;成立和平条约但失去所有,并得以换来领土的永存,以及所有不相识的人民和仇人们的性命……以上这两条路。」

      「记住,我们是不参予任何政治及利益场合的喔,当然也包括看你们要掀起战争、还是换个新统领及诸侯等等之类的。」黑俨笑道。

      这简直是……是逼迫我们发动内战的宣言啊!而且他们竟还事不关己地把自身的责任全撇清了!

      「到底为什幺!」柯索特拍桌起身,还有些咬牙切齿,「难道你们打算放弃整个斯亚古大陆了?这绝不可能会是女神的旨意!」

      「理由是什幺?即使无法告知我们这其中的关连性,但总也要给个合理的解释!」艾茉丽亚不免跟着激动起来了。

      「解释啊……好麻烦喔,我放弃。」青蔚叹道。

      「水喝完了,不想说话。」白银耍性子。

      「喝了好多咖啡还是好睏……小黑,交给你了。」朱燄趁机陷害。

      「呃?这事应该由--」

      「你是最小的。」他们三人齐声指他。

      ……

      原来四首间也会有欺负菜鸟还是晚辈的关係在啊……

      「唉,那先失礼了。」黑俨无奈地脱掉鞋子,并爬上桌站在那颗漂浮水晶球旁,「这颗远在天上的神界石的影子,应该没有人不知道有何用途吧?」

      神界石的影子……虽然只是影子而已,看起来却像是真实存在的,半透明的球体内隐约有四种不同色的光影若隐若现,而它的作用是……像是平衡器地界于四道领土结界的中心点,并避免结界相互碰撞产生冲突而溃散。

      传说它的存在就和领土之首一样悠久,就像是众神赐予世人的第二道防範措施,另外就因为它只是个影子而已,根本用不着担心哪来的恶徒佔领它以领土平衡来做任何威胁。

      「虽说是远在天界上啦……」黑俨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这神奇的影子能穿过建筑物在此显现也是个谜,「被空间异像吞噬的任何人事物,运气好会掉到哪个异界去,运气不好的话则支离破碎。我们既然看不见也去不了天界,那你们有想过吗?万一空间异像在天界内出现该怎幺办?」

      「……神界石很有可能被破坏或掉到异界去,同时领土的结界便会碰撞而溃散。」赫莎莉淡声回道。

      「难道众神无法亲自消除出现于天界内的空间异像吗?」艾茉丽亚问道。

      「不是无法消除,而是祂们不能消除。」黑俨瞇起了双眼,并凉凉地继续说:「毕竟每个神都有自己的位子,然而负责这块大陆生命永存的,正是贝妲芙娜特女神大人。如果祂不想管神界石的死活,那幺其余的众神们当然也没必要浪费力气去管,毕竟神跟人一样都是自私的。」

      「怎幺可能……女神是不可能会放弃这块土地的!」柯索特不悦。

      「当然不只是女神的问题而已,还有我们。」黑俨敞开双臂,并有些无奈地耸个肩,「四方意志之力不断地传承到至我们这代,粗略算下来足足有好几千万年的时间了,你们真以为经过这幺长的时间,意志之力还能像当初一样强大吗?现在只是我们在苦撑而已。」

      !

      「你们身为众神的亲信,难道女神没给你们任何指示以保继续维持吗?」朱利安急问。

      「……能说吗?」黑俨望向青蔚。

      「无妨,谁叫我们也无能为力。」青蔚搧搧手。

      「好吧,指示这点……完全没有。」回头望向在场的众人,黑俨垂目继续说:「其实早在好几代之前的领土之首们,都曾尝试过寻求女神的指示,但……祂正沉睡着呢,完全听不见我们的声音,如此一来神界石一事便更不可能去管。」

      ……

      不可能……吧?那慈悲无私的女神大人居然……早在不知几千年前就漠视了这块土地?

      「所以就只好由我们四人讨论对应之道,有没有用就看你们信不信啰。」白银又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和平共识啊……其关连性只有他们四人知道,有没有用是未知数,重点是还得放下仇恨……这能做到吗?

      「该说的也说完了,由在场的各位好好见证并传递吧。」青蔚站起身,各看了其他三首一眼后,他们四人一同齐声宣示,「以领土之首之名为证,意志之力将在十年内消散,斯亚古大陆将面临失衡而终结,你们好好考虑。」

      ……

  • 名称:尾田荣一郎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