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超清

      翌日。

      「死鱼眼的是他老爸?」洛梧桐错愕地指着后花园的玻璃门,他们一人一狼和那只……东东,似乎就怕给外人听见地在外头谈论家族事。

      「不过月天昨晚很极力否认这回事呢。」风伶儿苦笑,并接下赛宾娜倒的茶分给大家,「听那孩子说什幺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我猜可能是受到月天的亲戚虐待,所以才来投靠他的,至于攻击家畜及旅人肯定是他饿了才出此下策。」

      「那我们的任务算失败了吧,毕竟总不能拿他亲戚家的孩子交给学院处理。」清田彻无奈地笑道。

      「唉,怎幺莫名其妙演变成这样啊?难得的机会说……」洛梧桐头疼,并随手指了玻璃窗问道:「赛宾娜妳不过去参加家族会议搞清楚点吗?」

      「不了喵,再怎幺说我不是他们的家人嘛,只能算是食客。」赛宾娜难为情地抓抓头。

      ……

      「总、总之先吃饭吧,有事等他们进来再说吧!」风伶儿苦笑。

      「啊啊,昨天跑了整天,感觉都吃不够呢。」清田彻无奈地捧起面前的……又是以肉为主的餐点享用。

      「看来真的得照死鱼眼说的好好练练身子不可了……」洛梧桐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又叹道:「唉,才跑了一天,居然累到没发现那孩子闯进家里打闹,而且还爆了台电视机……真是太不像样了。」

      「那待会儿吃饱后我们在一起玩吧喵!」赛宾娜笑道。

      ……饶了我们吧。

      「原来如此啊……」鬼狼呆望着那孩子一下子变蝴蝶、一下子变成小猫在花园内打滚,而且全都是白色的……不管看几次那疑似麻糬的变形过程实在很诡异,「不过说起来,当初害你成为不死之躯的虫族人能活到现在也真不可思议呢。」

      「拿他这个新实验品来看,大概是有研究出什幺成果来了,要不然就是汰换自己的脏器活下来的。」叶月天颐指那孩子一下。

      「所以你想去找他吗?」

      「……不,我可不想又被他解剖了。」

      「如果他真有研究出新成果来,说不定也有办法解决你的不死之躯呢。」

      「我单纯是个意外产物而已,当初为了查找原因白被他解剖好几次……我可不想再找罪受了。」他掩面。

      「不如问问那孩子吧。」鬼狼转头望去……到底变成什幺了啊!一堆白白的蝴蝶之中的哪只吗?而且又不知道他叫啥名字,「喂,小鬼!你老爸叫你过来!」

      「我才不是他老爸,他只是用我的血肉样本做的。」叶月天抗议。

      「爸爸!」他马上从蝴蝶中变回人形扑过来。

      「就说了我不是你老爸!」叶月天拽他脸颊。

      「先别在意这点把事情问清楚吧。」鬼狼用脚掌拍下他的手,接着问道:「小鬼,既然你也是实验品,那你是不死之躯吗?」

      「不是……」他无辜地摸摸脸颊,但还是不放弃讨新老爸的欢心地挤进怀里,「我顶多能做到抗毒及重建肉体的地步而已,伤到脑和心脏还是会死翘翘的……主人拿其他一样的人实验过好几次了。」

      「你是哪个种族的?」叶月天问道。

      「我是人类,但是……」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接着握拳再张开……竟变成刀刃的模样,「现在我不知道我是什幺了……」

      ……

      是同类呢,原本是人类,却因为意外搞得是人是妖都不像了……

      「你还记得他做了什幺才变成这样的吗?」鬼狼问道。

      「刚开始是打针……」他歪头想了想,接着淡声答道:「几乎每个人打了第一针就死翘翘了,听说那好像是最趋近不死之躯的血液样本,我也不太明白……我侥倖被打了针却没死,但他给我打第二针之后……身体发白了,也不知道为什幺能控制细胞改变外形,因为害怕我便藉此逃了出来。」

      「哦,看来那血液样本就是你的血了,难怪他会叫你老爸。」鬼狼凉凉地说道。

      「能适应我的血可不代表是我的种啊。」叶月天没好气地回道。

      「你就是我的爸爸没错呀!」他不放弃地回头叫道,并指着自己又说:「我第一次变出来的外形就是你的模样,我明明从没看过你耶!」

      「那是你接受我的血造成的,毕竟血液里留有我的细胞记忆。」叶月天又拽他脸颊。

      「说不定这小鬼真的是你的孩子呢。」鬼狼嗤笑了几声。

      「怎幺可能,我成为不死之躯是在我三十岁以内的事,如果那时候我有和哪个女人生小孩的话,照理说这小鬼应该也有一、两千岁了好吗?」他不悦地回道。

      「你、你千岁以上了?」这孩子错愕。

      「不然呢?」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总比无故多一个孩子好。

      「……所以我该叫你爷爷?」

      ……

      「噗。」鬼狼失笑。

      「不准叫我爷爷!」叶月天又拽他。

      稍晚。

      「好了。」叶月天走出拉门,并向里头叫道:「快出来啊。」

      「唔……」

      ……

      「哇!好可爱的衣服喔!原来你是女孩子呀?」风伶儿问道。

      「我……应该是男孩……吧?」他不太肯定地歪头。

      「死鱼眼的,你哪来的那套洋装?有变装癖也别动脑筋在无辜的孩子身上啊。」洛梧桐抱胸瞪他。

      「乱说,那是用赛宾娜的旧衣服以鍊金术合成的。」叶月天没好气地回道,再来拍拍这孩子的头,「我不知道我这远房亲戚的孩子是哪个种族的,似乎未成年之前没有性别象徵……暂且先这样了,总比裸体好。」

      「那为什幺要选裙子给他穿呢?」清田彻无奈。

      「因为我想要一个妹妹嘛!」赛宾娜也从拉门后跳了出来,手上还拿了些髮夹和缎带向他凑去,「你想要什幺样的髮型喵?绑跟我一样的辫子要吗?」

      原来都是妳出的主意啊……

      「髮形又不重要,先给他想个名字吧。」不知何时佔领整张沙发的鬼狼提醒。

      「小白如何?」叶月天举手。

      「不准!」洛梧桐巴他后脑。

      「你不记得你叫什幺名字吗?」清田彻摸摸这孩子的头。

      「记得是记得,可是……」

      「你不喜欢你原来的名字吗?」风伶儿问道。

      「我原来的名字是一五六九,所以……」他怯怯地抓着裙摆低下头。

      ……那是名字?根本就是某种编号吧?如此看来,他应该不只受到虐待这幺简单而已。

      「月天,他--」

      「别人的过去别问,那只会让他想起不好的回忆而已。」叶月天打断清田彻的问话。

      「也、也是,抱歉。」清田彻苦笑。

      「不过取名字这事给我们想没关係吗?还是你取一个你自己喜欢的来?」风伶儿问道。

      「我……」似乎是穿裙子的关係,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是支支吾吾的,直到肚子咕噜了声,他才难堪地开口说:「肚子好饿……」

      「那我--」

      「慢着!你这肉食动物别动!」洛梧桐前去挡住叶月天的去路,并扠腰戳他额头唸道:「正值成长期的孩子怎幺能光吃肉而已,我看还是由我们来弄就好,你去找找有什幺野菜能煮。」

      看样子她很喜欢小孩子呢,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为这孩子抱不平。

      「那妳去花园内拔吧,在左边有个小菜园,但别踩到我种的花。」叶月天指道。

      挺意外的,原来他不介意有外人去看他的花园啊?

      「你不是没事做吗?怎幺不帮忙拔来?」洛梧桐抱胸。

      「我懒,还是再吐血一次给妳看?」

      「……少唬人了,我就不信你能吐第三次!」

      「咳!」他马上咳了声,并摊手看看,「……他喵的,还真的又有了。」不得不再骂一次,去你的变态无毛蛇!他造成的伤吃他的药竟没用!到底有多唯我独尊啊?

      「月、月天,你不是说那结界是唬人的吗?」风伶儿错愕。

      「是唬人的没错,但上礼拜我说过我有私事要办,结果不小心摔伤了。」他将手上的血渍往自身上抹乾净。

      还真的是这样,完全被鬼狼骗倒了。

      「你怎幺摔的啊?怎幺会这幺严重?」清田彻担忧。

      「不告诉你。」

      「……好啦,你要懒就去懒吧,这是你家我们也不能说什幺。」洛梧桐无奈。

      「那我要顺便多请一个礼拜的假养伤。」他举手挥了挥。

      「别给我趁火打劫!」洛梧桐又巴他后脑。

      「哦……想不到种了不少嘛,还以为死鱼眼的真的只吃肉而已。」

      「偶尔也是会有吃腻的情况吧?」

      「但怎幺就是不会吃糖吃到腻呢?」洛梧桐无奈,接着看风伶儿快失去平衡地在石块走道上侧了下身子,便赶紧上前帮忙拉她一把,「小心点,死鱼眼的还在看呢。」

      「嗯,谢谢。」

      稳住脚步来到小菜园后,风伶儿回头向玻璃窗看去……真的盯着不放呢,他几乎就快把整张脸贴在窗上了,感觉有些好笑,由此可见要是踩到花的话他真的会发飙。

      而这座花园……真的很漂亮,每株未知名的花朵都无盆栽限制地自由生长,但并无杂乱的枝叶、窃取养分的杂草在……甚至还有几丛莓果树,以及长相有些怪异却不高也不小的树木,其上头也都长满了的果子,看样子他真的很用心在照料呢。

      但不知道是幻雾林的环境驱使的,还是花园主人抱着什幺样的心态来照料的……风儿轻轻吹拂而过的瞬间,竟感到有些凄凉……

      「伶儿,妳也感觉到了吧?这座花园……」

      「……嗯,好像真的是为了悼念某人种的。」

      再次回头望去,他正和清田彻交谈,似乎是为了昨天从垃圾山内挖到的东西而做确认……现在想起来里头的宝真的不少,除了第一个出现的翡翠手环外,其实还有不少适合女性佩带的珠宝首饰在。

      「那家伙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洛梧桐随手拔起几株野菜,并拍了拍上头的泥土。

      「不知道耶……我猜我们昨天挖到的东西,或许有很多都是要送给酒楼小姐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什幺就没送了。」

      「呃?」洛梧桐愣了下,并有些吃惊地问:「他才几岁而已就会去酒楼混啊?」

      「嗯,昨天为了这只手环去问的,听他的回答感觉他也挺风流的。」风伶儿苦笑。

      「真是看不出来……」洛梧桐无奈,又说:「不过他挺有心的,竟会买礼物送人……但看他没送出去的一堆,是不是爱上哪个酒楼小姐却不敢开口?」

      「应该不是……仔细想起来,他的回答好像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还是说……」洛梧桐抬头看看整座花园,并猜测道:「因为喜欢的人死了,所以才到酒楼寻慰藉的吗?」

      「……可能吧。」

      如此美丽的花园,只是为了悼念已死的爱人,感觉好……

      「看这里的花草树木,对方大概死了很久了……应该是还在当小鬼时的初恋对象吧?想不到他有这幺专情。」洛梧桐无奈。

      「或许是更久以前……我们都还没出生的事吧?」

      「呃?什幺意思?」

      「月天他谎报年龄喔,昨天和他聊天时不小心被我发现了,感觉他有点紧张呢,还赶我去看书叫我别烦他。」风伶儿笑道。

      「……那他到底几岁了?」

      「不知道,他坚持自己十九岁。」

      「蠢爆了他,坚持自己几岁根本是爷爷级的行为。」洛梧桐无奈。

      「应该没到爷爷那种程度……吧?」风伶儿苦笑。

      ……

      默默地多拔几株野菜后,「妳不觉得……在这里的他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样?」洛梧桐问道。

      「嗯,感觉比较热心、贴心又多话,而且明显为我们的安危着想……鬼狼说过在这里不用担心那种事,或许幻雾林里有什幺东西才让他放下心的吧?」

      「所以走出幻雾林后,他又会像平常一样对我们冷淡了吧。」

      「有可能耶……」

      「好多事都很莫名其妙,搞不太懂却有他的道理在……我都糊涂了。」洛梧桐呆呆地望着菜园许久,接着避开沾到泥土的部分伸手拍拍风伶儿的肩膀,「倒是妳能看出其中细节,接下来还得多靠妳带领我们了。」

      「没、没有啦……我看见的地方也不一定是对的。」她苦笑。

      「不,妳总是能以公平又合理的角度去分析,如果不是妳提醒,我大概就被死鱼眼给骗现在了。」洛梧桐无奈,又说:「只是……不晓得是不是待在澄清的神社内太久了,对他总感觉有些不安呢。」

      「什幺意思?」

      「妳也知道,我是在神像前出生的,害我不得不身兼巫女一职并修练咒符及祈祷术,真是累爆了又不能像普通小孩一样去玩耍。」洛梧桐先是抱怨,接着才回道:「但也因为如此,我对某些灾厄及临死之人有些反感,一接近这些事物总有说不上来的怪异……我在他身上也感觉到了,但因此就讨厌他对他很不公平。」

      ……

      「他藏了什幺、他对我们隐瞒了什幺……我一直有个感觉,别知道太多比较好,可是真的很令人好奇……以妳的见解,妳觉得该怎幺办?」

      「那就顺其自然吧。」风伶儿拾起所有拔下的野菜,并整齐地堆叠在一起,「不管是与否、不管选了哪条路,最后的结果都是必然的存在,如果能不避讳地见识了整个过程,就看我们会以什幺样的心态来接受谎言或事实。」

      「……如果我能像妳如此心平气和地看待每件事,我爷爷就不会老是嫌我了。」

      「那幺我会时时提醒妳的。」风伶儿笑道。

      「这个是什幺?」

      「紫水晶。」叶月天拿走那孩子手中亮晶晶的矿石扔进袋子里。

      「紫水晶?怎幺写?」

      「紫……水……晶,像这样。」帮忙清点的清田彻写在名单上给他看。

      「好难看的字喔……」他不知为何郁卒起来了。

      「写得比我漂亮了说喵。」赛宾娜在他背后忙着绑头髮。

      「哈啊……人类学写字真麻烦,直接盖个脚印不就得了?」鬼狼在一旁打呵欠。

      人又不懂狼语,一个脚印谁知道那代表什幺意思?

      「我要找漂亮的字当名字。」他又拿了颗形状怪异的石头,「这个是什幺?」

      「玛瑙。」叶月天又抢过他手上东西扔进袋子里。

      「玛……瑙,好了。」清田彻又写给他看。

      「我要这个!爸爸!」他拉了拉叶月天的袖子。

      「我不是你老爸!」叶月天拽他脸颊。

      「呜……对不起哥哥……」

      「这还像样点。」叶月天放手。

      喂,你还真的装年轻啊?到底几岁了还要别人叫哥哥?

      「你要取名叫玛瑙吗?」清田彻问道。

      「不是,这个字就好了,不然我记不起来。」他摸摸脸颊指了指后头的字。

      「简而易懂很好,从今以后你就叫瑙了。」叶月天收起所有的东西起身,并随手放在被爆掉的电视机旁边。

      这幺随便没关係吗?而且叫瑙感觉很奇怪耶……

      「名字这种东西被灵魂绑定成真名后,可不能再改了喔。」洛梧桐端着早--应该也能算是午餐,送过去给他后,风伶儿随即呈上了莓果果汁给他,「刚好梧桐是神社出生的,你可以亲手写下你的名字交给她带回去祈福喔!」

      「嗯!」他试着写了个又大又歪七扭八的瑙字后,便将其折起交给洛梧桐,「我要这个名字,谢谢姐姐!」

      「好吧。」她无奈地笑了笑并收下。

      「你不是饿坏了?快趁热吃吧。」清田彻笑道。

      「好!」

      「比我做的还漂亮耶……」叶月天凑到餐点前嗅了嗅。

      「因为梧桐平常有在学做供奉给神明吃的餐点呢。」风伶儿笑道。

      「原来如此。」他悄悄地伸手想偷捏。

      「别闹了!」洛梧桐巴他后脑,并抓着他的后领往后拖,「今后你打算怎幺办?养这孩子到大吗?」

      「我会一边照料一边找新家给他的。」叶月天无奈地摸摸后脑。

      「咦!把他留下给我当妹妹啦喵!」赛宾娜抗议。

      喂,妳只是想要一个玩伴而已吧?何况他公母不明耶!

      「我们这两头野兽的食量就够大了,他会害我们的食物减少的。」鬼狼没好气地说。

      你居然以食物来决定啊……

      「我想留在爸爸身边!」瑙也抗议。

      「我不是你爸!」叶月天又拽他。

      「别欺负小孩子!」洛梧桐拽上他的脸,见他放手后才抱胸道:「我看这样好了,先让这孩子留在你这,等到他愿意的时候,我会把他接到我们神社来住。」

      「你家的人不会说什幺吗?」清田彻问道。

      「没关係,我家空间很大,也常常收留居无定所的人帮助他们重新出发,多一个孩子不算什幺。」她回道。

      想不到她还真是好心肠呢。

      「那你待会儿直接跟她走吧。」叶月天指道。

      「我不要啦!」瑙直接扑到他怀里。

      「放手啊你!」叶月天拔他。

      「就说了别欺负小孩!」洛梧桐巴他。

      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月天,这孩子这幺喜欢你,你就先留下他吧,说不定以后你也会改变主意呢。」风伶儿苦笑。

      「凭什幺要我留他?」他不悦地回道。

      「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过人心会随着时间改变的吗?」

      「那是对事不对人好吗?」

      「我、我会乖乖听话的!我还会打扫、煮饭、洗衣服……让我留下啦!」瑙带着哭腔在他怀里蹭了蹭。

      「人类小鬼真是吵死了。」鬼狼无奈,并做为一家之主开出了摆明就是要刁难他的条件,「我看这样好了,如果你能猎到够我们一家吃的肉就让你留下吧。」

      结果又是以肉决定啊!

      「这对一个小孩来说也太--」

      「没问题的!」瑙突然打断清田彻的话,并从叶月天的怀中跳了起来,「我、我马上去抓一只来!」说完,他马上奔出大门。

      「……赛宾娜,跟上看看。」叶月天颐指了下。

      「喵?了解!」赛宾娜立即弯身以四肢追去。

      ……

      大约一个小时后。

      「我回来了喵!」奔回大门内后,赛宾娜便站直身子。

      「那孩子呢?」洛梧桐有些着急地问道。

      「哦,他正忙着拖咕喥鸟回来喔喵!」她笑道。

      「妳出手帮他的话可就不算数了喔。」鬼狼提醒。

      「我才没出手呢,等他回来你就知道了喵。」

      再静待了几分钟过去后,「爸爸!你出来看看这只可不可以!」瑙在外头喊道。

      闻声,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走出大门,接着诧异地呆愣着--他确实捉了一只咕喥鸟回来,只不过大小和鬼狼昨天抓的差了点,而瑙呢……他模仿了鬼狼的外形坐在鸟身上摇尾巴。

      难道他模仿其他人或动物的外形时,也能获得些许同样的攻击方式吗?

      「白色的……鬼狼耶……」叶月天整个傻了,眼皮还睁开了不少。

      看样子他这爱犬派的可能会因此动摇吧?

      「哼嗯……」鬼狼慢悠悠地靠过去看看,并嗅了嗅造成这只咕喥鸟死亡的致命伤,「咬法太粗糙了,猎物挣扎的时间过长可是无法保持肉的鲜度,狩猎的时候得遵从快狠準的原则,这同时也是弱肉强食之道对猎物的仁慈。」

      哇喔,原来兽灵这幺挑剔啊?

      「所、所以……不合格吗?」瑙垂下了耳朵和尾巴,本来是只纯白色的大狼竟缩成了沮丧的小白猫。

      「看在你有抓回来的份上让你通过吧,毕竟没有狼一出生就马上会狩猎的。」鬼狼看了叶月天一眼,又说:「以后你还得帮忙处理切肉,不然一个人太慢了。」

      「好耶!」他高兴地变回原形跳了起来。

      虽是可喜可贺,但……怎幺又是全裸啊!你一变形衣服就搞丢了吗!

      正午。

      「大哥哥大姊姊们要回去了吗?」瑙问道。

      「嗯,因为外头的雾散了不少,我们有事必须赶回去才行。」风伶儿苦笑,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灵兽食粮被偷吃光了,不赶回家不行。

      「不多留几天一起玩吗喵?」赛宾娜似乎感到很可惜。

      绝对会被妳玩死的啊!

      「下、下次吧,我想先回家好好洗个澡。」洛梧桐无奈。

      「要走快走吧,都是人类的臭气我快受不了了。」鬼狼举起脚掌搧了搧。

      「这两天谢谢你们的照顾了。」清田彻苦笑。

      「我送你们一程。」叶月天打开大门,并逕自先行走出,「走吧。」

      「下次再来玩喔喵!」赛宾娜挥着双手。

      「嗯,再见!」他们三人道别后跟上。

      ……

      「好。」见他们三人都走出来后,叶月天立即把家门关上,「我现在教你们一个诀窍,我保证很快就能离开幻雾林。」

      「那下次要来你家也能用同一招吗?」清田彻举手。

      「……下次再说。」看他顿了下,很明显就是不欢迎,「总之你们先转过去。」

      和身边的两人一同背对他们家大门后,「然后呢?」风伶儿问道。

      「闭上眼睛慢慢地往前走几步路,绝对不准偷看喔。」

      「你不会是想耍我们吧?」洛梧桐怀疑地回头问道。

      「先试试再说。」

      ……

      反正就只是几个简单的小动作而已,真想耍人的话马上就能回头扁他,于是三人乾脆照办先。

      但才走了三步左右而已,「掰。」他欠揍的简易道别声传出。

      「喂,你还真的耍、呃?」一个回头后,洛梧桐当场愣住。

      明明才走几步路而已,在背后的却不是他贫挤又矮小的家,而是被雾气掩盖的林间,脚底下的土地不知何时跟着变成了白石走道,接着往旁边一看……竟身在旭源镇外不远处。

      这是……哪招?是幻雾林的特点还是他动了什幺手脚?明明没感觉到元素或魔能轨迹的流动,肯定不是传送术之类的……可惜本人不在场也无从而知。

      ……

      沉默了许久后,「简直就像被他赶出来似的。」洛梧桐无奈。

      「毕竟我们没事先通知就在他家叨扰了两天嘛。」风伶儿苦笑。

      「那我们先回学院交差吗?」清田彻问道。

      「不,先各自回家休息吧,反正这任务没明确的截止时间,失败了不必急着回报。」洛梧桐疲惫地搥搥自己的肩膀。

      「你们应该全身痠痛到受不了了吧?乾脆顺月天的意休息一个礼拜好了。」风伶儿不好意思地笑道。

      「……也好,不然继续逞强跑任务也只有失败的份。」洛梧桐无奈。

      「那恭敬不如从命啰。」清田彻笑道。

      「你小子倒是很乐嘛,不疼吗?」洛梧桐用力捏了他肩膀一把。

      「痛痛痛!当然会疼啊!」清田彻连忙倒退好几步,并摸摸肩膀无奈地笑道:「难得能休息这幺久,我想趁这段时间练练身手。当时看见赛宾娜追小鸟时,有几分动作和月天的拳路很像呢,说不定我藉此能找出打赢他的办法!」

      「别在学院内切磋喔。」风伶儿无奈地提醒。

      「呃?抱、抱歉,我下次绝不会再捅这娄子来的。」他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别练过头了,我们只休这一个礼拜。」洛梧桐上前拍了他一下。

      「嗯,我会注意时间的。」

      「那幺我们回家吧。」风伶儿笑道。

  • 名称:遍地狼烟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7: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