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希望的男人超清

      ……

      「现在是什幺情况?」鬼狼问道。

      「等她吃饱再说。」叶月天无奈地指了下身旁的风伶儿。

      「喵?小伶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吗?」赛宾娜问道。

      「唔嗯、嗯。」忙着吃东西的她用力点头。

      「哈?我们为什幺非得带着一只拖油瓶不可?」鬼狼不悦地用脚掌拍桌子。

      「罢、罢偷……五噗黑添、咳!」为了不让他们等太久及说服鬼狼,她边吃边说之下不小心噎着了。

      「吃饱再说。」叶月天又重複了一次,并倒了杯茶给她。

      「连进食也笨爪笨脚的,你当真要带着她走吗?」鬼狼无奈。

      「唉。」他轻叹了声表示没办法,接着说道:「一只总比三只好,她代表她的组员出面,我们则为了自己的生活方便,反正得来的结果是一样的,这能算是各退一步共同解决。」

      「就是嘛喵,鬼狼你就别像小鸟一样喋喋不休了。」赛宾娜似乎很期待地帮腔。

      「还没完呢。」看赛宾娜高兴的模样,叶月天当然要她泼冷水,「妳,负责留守。」

      「咦!为什幺啦喵!人家也想去玩!」她抗议。

      「这是为了安全起见,万一我们不在的时候,那未知东东跑来袭击我们家怎幺办?」他抱胸,不过主要原因还是怕她只会帮倒忙。

      「放你的结界藏好我们家不就好了喵!」她炸毛。

      「快吃,别发愣。」他先是唸了风伶儿一下,谁叫人形的赛宾娜也能炸毛便使她看傻了眼,「距离过远之下我无法保证结界的完整效力,再说那未知东东的攻击性无从考察,就怕他真有办法钻入结界内咬人。」

      「你想太多了啦喵!我就是要跟!」

      「不给吃小鱼乾啰。」他凉凉地提醒。

      ……

      「好啦……喵你的小气鬼。」赛宾娜沮丧地垂下耳朵。

      你们一家人好像都能用食物拐耶……

      「好了。」擦乾盘子放回橱柜内后,风伶儿赶紧跑出家门,「让你们久等了。」

      「真会摸鱼。」鬼狼先行往前走,并穿出结界,「妳最好顾好妳自己,我和月天可没那幺多余力看着妳。」

      「别忘了叫妳的宠物出来,走吧。」叶月天尾随在后。

      「好、好的。」她赶紧召出小沙漏张开屏障保护自己,接着跟上。

      一个小时后。

      ……

      由鬼狼为首带队,感觉上似乎走了很远很远,而且没一定的目的地……该不会是乱走的吧?但叶月天却没发表任何意见,该说他太听从鬼狼的话了,还是确信鬼狼真有办法能找到目标?

      「那个……」整个路上他们都没出声,不免使风伶儿感到疑惑万分。

      「安静,夜晚是万物沉睡的时候,也是夜行性动物的天下,尽量别发出不必要的声响引来麻烦,以免造成吓走目标的情况。」叶月天低声唸道。

      「唔嗯、嗯。」她连忙点头。

      他懂的事真的很多呢……这也是平日的生活经验吧?真的得好好努力了!

      「那、那个……」这次风伶儿改用气音发问,见他没回嘴便放心地继续说:「我们现在要去哪找?」

      「去找赛宾娜的猫朋友问问详细情形。」

      猫朋友?也是半兽吗?但她说过她被灭族了……是住在幻雾林内的猫科动物吧?

      ……

      他们连走路也没什幺声音耶,感觉自己真的好吵喔……而且这幺黑的环境下,他们是怎幺看路的?

      「唔!」不小心踩空了,风伶儿小小地惊呼了声。

      「小心点。」叶月天回头拉住她,并乾脆牵着她的手继续前进,「抱歉,不带灯是怕会引起不必要的生物聚集,妳多注意脚下便可。」

      「嗯……好。」感觉这一趟又给他们添麻烦了。

      不过……他实际上是很温柔又细心的人呢,虽然有时候的行为怪怪的。

      不知经过几个九弯十八拐后,「且慢。」鬼狼低语了声,并直接向某处冲了过去。

      ……

      黑漆漆的前方传出了扭打的噪音,但也是非常细小的声响,不一会儿的时间便渐渐安静了下来。

      「好。」叶月天拉着她靠过去。

      抓到什幺了吗?

      停下脚步后,藉由鬼狼身上的银蓝色淡光望去……牠咬着一只和牠身形比起较小的野兽,但并未咬伤牠,只是为了固定住牠的行动而已,看上去好像……应是猫科动物吧?细瘦的身材和粗大的四肢不太像猫,但牠的脸却是猫没错,而且还有对长又惊悚的剑齿獠牙。

      「妳来和牠交谈,鬼狼不太喜欢和猫科动物打交道。」叶月天指道。

      「嗯,交给我!」一听能帮忙,风伶儿当然高高兴兴地凑过去蹲下,「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而且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能请教一下吗?」

      ……

      听她这幺说,加上鬼狼确实没咬进皮肉,牠便停止了挣扎等候着。

      「你是赛宾娜的朋友吗?」

      闻言,「喵。」牠应了声,鬼狼便在同时放开了牠退一步。

      哦,她真的挺聪明的会挑重点发问,居然能马上使牠鬆下戒心。

      见牠坐了下来舔舔被鬼狼弄乱的灰色皮毛,风伶儿便继续问道:「我们听赛宾娜说,最近你们好像有看见不属于幻雾林的动物出现,能告诉我们详细一点的内容吗?」

      「喵呜?」牠歪头。

      「因为我们也是赛宾娜的友人,就怕那未知的动物会破坏这里的生态才来勘查的,这也是为了确保你们的生活不会因此受到危险。」风伶儿回道。

      还真的能对话啊?照她的回答来推测……那猫应是问了凭什幺之类的吧?

      「喵呜,喵呜喵喵,呼噜噜!」牠连连回答了好几声,还莫名生起气来地用脚掌拍地。

      「牠说了什幺?」叶月天蹲在鬼狼身边问道。

      「牠说一开始是圆圆又白白的东西,改变形体的时候居然变得跟自己一模一样,害我吓一跳尾巴就被咬伤了。」鬼狼回道。

      能模仿其他动物的姿态?听起来不好办呢……

      「能让我看看你的尾巴吗?我是使魔者,会一点医治动物的咒术的。」风伶儿问道。

      闻言,牠马上转过身用屁股对着她,并将尾巴伸了过去。

      「等一下喔。」她小心地将灰色的尾巴捧在手心内看了看,以皮开肉绽的部分来看、目标似乎并没多少獠牙,很像是咬着后硬扯伤的,「小沙沙。」

      停在她头上的小沙漏闻声后飘了下来,并凑近伤处跟着看了看,只见牠背后的的指针转了几圈、淡金色光芒从牠身上挪到尾巴上,尾巴上的伤渐渐癒合了。

      「倒转时间啊?这根本不算医治,而是暂时藏起来的吧?」鬼狼无奈。

      「所以这是唬牠的?超贱的耶。」叶月天指道,毕竟要得到情报当然得先释出自己的善意才行。

      「过些日子也是会好的啦,只要牠的尾巴没再受伤的话。」风伶儿苦笑,接着放开了牠的尾巴,「好了。」

      闻言,牠转过身来坐下,并将尾巴伸到自己面前看了看,「喵,喵呜喵!」牠似乎很开心地瞇起了双眼。

      「嗯,别客气。」风伶儿对牠笑了笑,接着又问:「那你知道那只攻击你的动物在哪里吗?」

      「喵呜,喵喵喵。」牠举起脚掌指向西方。

      「喂喂,上礼拜在西方不见得现在也在吧?这猫真是没脑子。」鬼狼没好气地唸道。

      「那个……最近的一次出现在哪呢?」风伶儿苦笑。

      「喵。」

      ……

      「我想咬牠!我看牠走三步路就把事全忘了!」鬼狼怒道。

      「鸡才那样,冷静。」叶月天挡牠。

      你们别无故说起难懂的动物相声好吗?

      「喵呜。」牠举起脚掌向鬼狼挥了挥,接着面向风伶儿又是连喵了好几声。

      「开什幺玩笑啊你!真是欠咬!」鬼狼吼道,看样子这猫是故意要惹牠生气的。

      「总、总之……三十分钟前在东北方有看见,没错吧?」风伶儿百般无奈地向牠确认。

      「喵喵呜,喵呼噜噜。」牠挺起毛绒绒的胸膛。

      「……虽然搞不懂,但妳可要问清楚点,猫科动物都很喜欢耍人的。」叶月天提醒。

      「我想牠没骗人。」风伶儿苦笑,接着有些为难地说:「牠、牠说……牠敢保证自己说的都是实话,不然就给赛宾娜爪爆……就是那个。」

      ……

      「好吧,我们走。」叶月天无奈。

      向东北方前进了又是一小时后。

      ……

      他们完全不说话耶……

      一样由鬼狼为首带队、由叶月天牵着风伶儿小心前行,即使连距离也搞不懂,但他们一人一狼除了偶尔停下脚步看看四周、嗅嗅脚底的土地外,便无其他任何动作。

      虽然这比赛宾娜带队好多了,因为用不着连连追赶跑跳什幺的,但气氛总说有些尴尬。

      「沙沙……」叶月天掏糖来吃,看样子是有些疲倦了吧?但当他随手扔下糖果纸时,「咕!」鬼狼熊熊停下脚步用后腿补了他肚子一脚。

      「坏习惯,把垃圾带回去。」鬼狼唸了声,接着继续前进,「你又不是不知道乱丢垃圾可能会害我们少几只猎物能抓,我可不想吃到肚子里有垃圾的肉。」

      「对不起。」他无奈地摸摸肚子捡起垃圾。

      噗……他真的很听鬼狼的话耶,感觉好神奇呢。

      「偷笑什幺?狗急都会跳墙了,狼饿了当然会踹人。」他没好地气唸道。

      从没听过有人会这样比喻的……

      「我只是在想……你和鬼狼的感情真好呢,你们认识很久了?」

      「不告诉妳。」

      「……也是呢。」风伶儿有些沮丧,并低语了几声:「到底要怎幺做才好……我们要何时才能和鬼狼一样,能这幺自然地和你相处……」

      ……这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的行为只是多此一举而已。

      「停下。」鬼狼回头轻唤了声,接着对四处的土地、树木、石块等皆嗅了一番,「这附近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还有其他野兽的气味及血气……味道很新鲜呢,肯定是不久前留下的。」

      「有任何不属于幻雾林的味道在吗?」叶月天问道。

      「……有。」四处都闻过一遍后,鬼狼回头坐下,并歪了下脑袋,「该怎幺形容才好……有点像是虫类的尸臭,似乎还参了点你们人类医疗用的药水味。」

      「真的吗?」风伶儿愣了愣,想不到这幺快就找到线索了,真不愧是身为兽灵的狼族统领,「月天,我们、呃?」

      ……

      他在发抖,但脸上的表情没变……怎幺了吗?

      「月天,别想多了,那家伙不可能会在这出现的,何况攻击家畜什幺的他更不可能会去做。」鬼狼先是安抚他的不安,接着才望向风伶儿解释道:「这小子小时候被虫族的人整过,到现在心里还是有阴影在呢,如果目标是虫类生物的话……妳可要多努力点了,他一看到虫可是会逃跑的。」

      「好、好的。」风伶儿点头。看不出来他也会有害怕的东西……这正是个好机会能好好表现给他看呢!

      「不、不行,把任务退掉!这种事还是交给别人--」

      「闭嘴!」鬼狼猛地跳起来巴了他的后脑一下,他立马以脸着地,「管他是不是虫族的人,区区一只小虫就怕成这样还像样吗?」

      「唔……」他甩甩头,接着……居然想悄悄地爬开!

      「给我回来!」鬼狼咬住了他的衣襬阻止,并直接跳到他身上坐下以免他偷跑,还连连用脚掌拍他脑袋,「目标大概只是只吃肉的变形虫而已,给我面对啊你!」

      「不、不可能……你吃了我算了。」他乾脆趴平等死。

      想不到他真的很害怕耶……

      「虫族的人整了他什幺?」风伶儿好奇。

      「妳不会想知道的。」鬼狼回道,接着继续用脚掌拍他脑袋,「给我起来啊你!虫可没那幺聪明的,你放火去烧不就解决了?」

      ……

      他不予回应,看样子是想装死逃避现实了。

      不过总能体会他的心情啦,毕竟一般人看到虫族也是会害怕的,因为……他们的外貌是虫人,打个比方说、很多人都无法接受有只和自己一样高的蟑螂存在吧?有些好一点的会披着人皮骗人,他们的种族概观几乎只能用恶劣两字来形容。

      就像鬼狼说的,虫族和普通虫类一样不怎幺聪明,但少部分有智慧的却很棘手,加上他们恶劣的性格……肚子一饿就不管任何人,甚至会集体抢劫整个村庄小镇的食物;心情不好就不管是不是同族的,都先开扁再说;看到喜欢的管他是谁的,霸佔成功就是自己的……说好听点就像小屁孩集团,因此大部分的种族都不跟虫族有任何来往。

      如果目标真像鬼狼推测的是只变形虫,那幺……电晕他不就得了?我一定能办到!

      「那个……月天,我、我会保护你的!」头一次说这种话,不免让风伶儿难掩兴奋之情又害臊。

      闻言,他先是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让我死了算了。」接着又趴回去装死了。

      为、为什幺啦!

      「快给我起来继续找啊!」鬼狼咬着他的后领猛拉,但他却紧抱着树根死也不起来。

      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能得有表现的机会可能会让目标逃走……啊。

      「月天你看。」风伶儿掏出一颗糖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想伸手抓便赶紧缩回去,「你起来我就给你吃。」

      「……不要。」虽然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撇过头,看样子恐惧胜过食欲了。

      完了,糖果这招没用的话就真的没辙了。

      「你别再拖了好吗?大不了你别出手,由本狼来--」

      「糟!」他猛地站起身,不小心使背上的鬼狼摔下,「有东西穿过我们家的结界了!」

      「咦?你的结界不是很坚固吗?」风伶儿错愕,何况他们的暴力二人组也打不破。

      「会不会是你吓到产生错觉了?」鬼狼无奈地爬起身。

      「……不,完全没错。」他先是闭上双眼仔细地确认了番,接着皱眉答道:「对方似乎握有我们之中谁的皮毛血肉,结界挡不了他直接放行了。」

      ……

      「我们立刻赶回去。」、「唔哇!」鬼狼直接将风伶儿咬到自己背上,又说:「人类的脚步太慢了,妳可要抓紧点。至于月天……要不要回来帮忙随你便。」

      「……抱、抱歉,让我再稍微冷静一下就好。」他抖着身子就地坐了下来。

      「啊啊,我们走!」鬼狼直奔而去。

      月天……没问题吗?

      另一方面。

      「这台电视机真是烂爆了喵……」赛宾娜拍了拍古董电视机好几掌,但还是没任何画面出现……等人回来一定要吵着买新的一台来!

      随手扔下遥控器后,赛宾娜直接跳到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并且下意识地爪了爪……没错,沙发上的爪痕全都是她搞的,即使维持着人的样貌也是,猫的劣根性是改也改不了的。

      乾脆来打个盹儿好了喵。

      「喀。」大门轻轻地开启。

      「喵呜?」赛宾娜起身趴在沙发背上望去,接着笑道:「哦!小月回来了呀!」

      「……嗯,我回来了。」

      「喵?你受伤了吗?头髮全白了耶。」赛宾娜担忧地歪了歪头,又问:「鬼狼和小伶呢?他们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我没事,而他们……在路上吧,待会就回来了。」他似乎有些搞不懂状况,并且笑道:「能麻烦妳帮我倒杯水来吗?」

      这人果真不是小月,伪装真是差爆了,查都没查清楚就笑给人看呢。

      「马上来喵。」赛宾娜笑吟吟地跳下沙发,并往流理台走去。

      ……

      趁现在吃了--

      !

      「呜!」他掩着狠被赛宾娜爪了下的颈部退了几步,奇的是他的血竟是浓稠的默绿色,并自主性长出肉瘤修补颈部的缺口。

      「绿色的血啊……虫族吗喵?」赛宾娜瞇起了双眼,并弯下身作势再出一爪,「真笨呢,光靠外表可是骗不过野兽的嗅觉喔。」

      「啧……」颈部的缺口修补完毕后,他又退了好几步,并稍稍弯下身模仿赛宾娜的动作,「那、那这招如何!」

      语毕,原来他身上的衣装也是假的,宛如衣装的部分也延伸出了肉瘤来,并迅速地包覆了他的躯体……原来白白圆圆的说词是这幺一回事,在他转换形态之前、确实就像一坨白色又会蠕动的肉块,贴切点就像……麻糬?

      「喵呜?」看他的身躯不断延展并放大了些,变形完毕后赛宾娜便炸毛指着他大叫,「喵呀!不准变成我的模样啦!白白的赛宾娜好难看!」

      这是重点吗?

      「那就让我吃了妳!」白色的赛宾娜向她本尊扑爪而去。

      「想得美!」赛宾娜一跃,他便扑了个空趴地,接着趁胜追击想朝他后颈补上一爪时,「喵呀!好噁!」想不到他竟瞬间长了第二颗脑袋自后颈延展而出,并狠狠咬上她的脚。

      「他喵的!」赛宾娜连忙只手撑地翻个圈,并顺着离心力将他甩飞--啊,电视机被他撞烂了……反正坏了也要换新的,「被虫咬了喵呜……喵?」仔细地看看脚踝上的伤处,他似乎并无多少獠牙,也不像虫咬过的痕迹……人类的齿痕?

      「呜……好痛……」他狼狈地从电视机残骸中慢慢爬起,此时的他似乎是无意间卸除了赛宾娜的外表,乍看之下就像……白髮的人类孩童?而且还全裸呢,「呜呜,吃不下去……快溜好了……」

      !

      见他变形成赛宾娜的猫朋友样貌往大门奔去,「别想逃!」她立即弯下身以四肢追上。

      「小雷兽!」

      想不到才刚冲出大门,顿时雷光一闪,「咕呜!」他闪避不及当场被电趴。

      「赛宾娜!」鬼狼揹着风伶儿冲过去,「妳没事吧?」

      「没事,只被咬了一口而已喵。」她起身抬起右脚,看样子不是多严重的伤,也没出多少血,「那只东东看起来好像是虫族……但似乎不是虫耶喵。」

      「妳先下去。」

      「嗯、嗯!」

      静候风伶儿下了狼背后,鬼狼小心地凑近面前的白色孩童嗅了嗅,「……就是他了,疑似虫类的尸臭和药水味。」

      闻言,「拍照拍照……」风伶儿赶紧放下小雷兽,并掏出电子卡拍了张照下来,「好了,现在呢?」

      「赛宾娜,妳刚才有和他交手过吧?乾脆妳把他绑起来好了。」鬼狼用脚掌指道。

      「我才不要!他刚刚变出两颗脑袋吓死我的毛了喵!」赛宾娜炸毛。

      「两、两颗脑袋?」风伶儿错愕。

      「那我试试他的肉好不好吃好了。」鬼狼又嗅了几番,接着无奈道:「不管怎幺闻就是不好吃的样子耶……还是等月天回来烧了他?」

      你非得要这幺残忍吗?

      「我看还是暂时放他--」本来想替他说情,但想不到刚才的攻击不但没电晕他,「唔哇!」他竟悄悄地变成叶月天的外表以髮绑住了风伶儿,他的右手竟还能变成刀刃的模样架在她颈间。

      「喵呜!」见饲主被抓,小雷兽当然赶紧冲过去想救援,不料他只是一瞪就把牠给吓退了……也太鸟了吧!

      「快放开小伶!」赛宾娜又炸毛。

      「你、你们让我走我就放开她!」他喊道,一方面还慢慢地倒退几步。

      「……看来这家伙只会模仿外表吓人而已,实际上很弱又胆小。」鬼狼无奈,并举起脚掌挡下想冲过去的赛宾娜,「乾脆让他逃吧,反正他的存在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

      确定了他们不追来,他便拉着风伶儿快速地退到较近的林木间,接着一把推开碍手碍脚的人质并掉头逃亡之时,「哇喔,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耶。」不知何时出现的叶月天本人竟站在眼前。

      「哇啊啊啊!」他当场吓得变回原形,还往后摔了一跤。

      「这幺胆小?你不是虫吗?」叶月天问道。

      「呜呜呜……」他居然当场哭了出来。

      ……不是吧?

      「月天?你怎幺……」风伶儿有些纳闷,刚才他不是怕得要死吗?

      「冷静想过之后就没事了。」他从林间走了出来,手腕及指头上似乎少了很多东西,「要吃糖吗?」他蹲下身掏了颗糖给这只怪东东。

      这是用来骗小孩的吧……

      「唔嗯……要吃……」他擦擦眼泪伸手接下。

      还真的管用啊!

      「你今年几岁了?」

      「九岁……」他泪眼汪汪地回道。

      「那你是从--」

      「叮铃。」

      ……

      这个小鬼……

      叶月天看了看自己的手,本想给他摸摸头的,但竟有股奇怪的感觉,就像……他身上有自己的血肉,难不成他是靠这点穿过结界的?但自己早死了,根本无法和活人生小孩……看样子只有一种可能。

      「你……」无奈风伶儿就在旁边,叶月天只能小声地在他耳边问道:「是某个虫族医者的实验品吗?」

      「……你也是吗?」他愣了愣。

      果然,那妄想获得不死之躯的变态医者居然还活着啊……到至今都不知几千年了,想不到他还留有自己的血肉样本製造出这个小鬼。

      「月天?你们认识吗?」看他们窃窃私语的模样,风伶儿不免好奇。

      「呃?他是……」他站起身,并歪头想了想,「因为他能穿过结界,我就在想……他是不是我哪个亲戚来的?」

      「哈?你哪来的--」

      「咳!」他猛地咳了声打断鬼狼的话,又说:「总之……任务还是拜託你们退回去吧,这小鬼我会想办法送他回家的。」

      「不要!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不想回去!」白小孩突然向他扑抱上去,并抗议道:「你一定就是我的爸爸!我要留在你身边!」

      别随便半路认亲啊喂!就算你是我的血肉做的也不可能是父子啊!

      ……

      面前的三人无故沉默了许久后,「哇喔!我可以当乾姊了耶喵!」赛宾娜无故凑热闹地跳跳跳。

      「我一点也不想要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孙子,你还不如找头母狼生只半兽给我。」鬼狼郁卒。

      「原来月天是这幺风流的人……」风伶儿怯怯地退了好几步。

      「拜託你们别误会好吗!」他大叫。

  • 名称:有希望的男人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