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梅金瓶敏第1一5集超清

      为什幺要扁我……

      叶月天带着几个被洛梧桐揍出来的肿包招呼他们进入家中,虽然很莫名其妙又搞不清楚状况,但惹女孩家哭泣本来就是不对的行为,就算再怎幺想赶他们走也别无他法。

      「连里头也是乱糟糟的呢。」清田彻苦笑。

      「乾脆也把这栋房子也炸了算了!」洛梧桐怒道。

      「好了啦,月天也不是故意的,别生气了。」风伶儿无奈。

      他们三个跟着他脱了鞋进入家中,一眼就能看见简陋又贫挤的客厅,在客厅的右方则摆了好几个橱柜及流理台,有个很不搭调的大冰箱则竖立在一小一大的两扇门中央,想不到厨房竟和客厅摆在一块儿呢。

      不过……放眼望去的家俱全是相当老旧的旧时代产物,拿电视机来说好了,一般家庭通常是利用投影设备并以声控的方式开关的,但他家的却还是古老到不行的箱型电视机,简陋的木桌上还摆了个遥控器……这根本就是爷爷级专用的。

      而穿过客厅中央有扇採光性良好的玻璃门,依稀能看见门外有各式不同的花草随风起舞,想不到他会有种花解闷的习惯,越来越像是个独居老爷爷呢。

      大至看过一圈后,「你家会不会太小了啊?」洛梧桐问道,光来他们三位客人沙发就坐不下了,而且整个家看起来更挤了。

      「我一人住刚刚好。」他走到流理台后方找杯子,并搧了搧手,「你们自己找位子坐吧。」

      「不是还有一狼一猫在吗?」清田彻问道,这家真的很小,走没几步路就到沙发前了。

      「都被你们吓跑了。」他没好气地回道。

      「对了,鬼狼是兽灵吗?看牠闪闪发亮的耶!」风伶儿双眼放光。

      「不告诉妳。」

      ……

      原以为他多少有把我们当同伴看了,结果还是老样子什幺都不想说啊……

      「嗯?没水了……」按了几下热水壶,挤不出热水能泡茶,无奈下他只好放下杯子走向大门,「我去提水,你们别乱动我家的东西。」

      「都什幺年代了,居然还得取井水喝啊?」洛梧桐无奈。

      「一个人住在幻雾林内也是没办法的吧……」风伶儿有些感慨。

      似乎是因为好奇的关係,清田彻离开沙发走到大门边看他取水,还真的很古老地必须先将井口上的木板移开,再来将绑着麻绳的木桶扔下慢慢拉起……啊,他的左手似乎脱力了,拉到一半他居然以右手拉一下,接着咬着再继续以右手拉……整个得多耗费好几倍的时间呢。

      「我来帮你吧。」似乎是看得有些于心不忍,清田彻穿上鞋子走到他身边。

      「用不着你鸡婆。」

      「别客气啦,我来帮你!」清田彻笑瞇瞇地抢过绳子一拉,「咚!」的、忘了自身的蛮力过大,想不到这一拉竟使水桶脱离麻绳直直冲上天,眼见落下的时候他赶紧伸手去接,「哇喔!」幸好接到了。

      ……

      「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再鸡婆了,免得我的房子被你拆了!」叶月天瞪他,接着抢过水桶走进屋内。

      「抱歉……」清田彻苦笑地跟上。

      明明这幺辛苦地独自一人过活,为什幺就不能坦然一点接受他人的帮助呢?

      「唉,看他这样子想对他生气也很难。」洛梧桐无奈,也是碍于房子太小的缘故,他的一举一动转个头就能从窗上看见了。

      「问他理由大概也是不肯说吧……」风伶儿叹道。

      「飞天水桶那招太酷了喵!」

      闻声,三人一同朝冰箱顶看去--黑猫还在!

      「闭嘴,赛宾娜,给我躲好别出来。」叶月天没好气地唸了声。

      「可是这几只人类很关心你呢,应该都是好孩子吧?」看他忙着过滤井水杂质,赛宾娜便跳到他肩膀上蹭了蹭。

      「防人之心不可无,别忘了妳当初是怎幺来我家的。」眼看乾净的水透过竹筒流到另一个木桶内后,他便将整桶水倒入热水壶内静候煮沸。

      「哎哟,你跟我又不一样喵!你是人类耶!」赛宾娜炸毛对他后脑使出连环巴。

      照这话听来……那叫赛宾娜的黑猫是受到人类的迫害才投靠他的吧?但他也是人类,他是怎幺使赛宾娜相信他的?

      「那个……猫咪小姐,我能问几个小问题吗?」风伶儿怯怯地出声。

      「喵?」赛宾娜转身跳到流理台上,并坐了下来舔舔猫掌洗脸,「我叫赛丝‧宾可罗‧娜缇莉儿,因为名字太长你们就和小月一样叫我赛宾娜就好。」

      不知是第几次碰到名字又臭又长的人了,本人能记住自己的全名真的很神呢。

      「嗯,赛宾娜小姐,我叫风伶儿,请多指教。」她有礼地起身向赛宾娜弯身鞠躬。

      「哦,小伶真是乖巧的好孩子呢,你们就别加小姐这个称呼了吧。」赛宾娜似乎很高兴地瞇起了碧色双眼,还晃了下尾巴笑道:「有什幺问题儘管说别客气,如果我能回答妳的话喵。」

      她还真是大方到直接跳过认识取绰号了。

      「因为只是个人的好奇,感觉有点失礼呢……」风伶儿有些彆扭地低下头。

      「说来听听喵。」

      「那、那幺……请问妳是半兽吗?」

      「是呀,我是猫族的半兽人种。」

      果然,半兽人啊……因为外貌是半人半兽的关係,常因此受到迫害遭人绞杀,又或者被抓去当奴隶和稀有玩物贩卖,毕竟大多数的人都认为他们的祖先是人兽之交这等不伦关係而存在的……但听她的语气似乎不是很介意的样子。

      「那……鬼狼牠是兽灵吗?」风伶儿又问。

      「当然--」

      「别多嘴!」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内的鬼狼,竟从她背后出现地直接送她一巴,整只猫都飞到门外去了,「哼,蠢猫。」

      !

      真的是……传、传说中的兽灵啊!整个斯亚古大陆的狼族统领!想不到竟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看他们三人瞠目结舌巴着自己不放,「月天,帮我挡着。」鬼狼扔下了这句话后,便转身走到冰箱右方的双扇拉门前,并以脚掌推开后入内躲避。

      「好。」叶月天帮牠关上拉门,接着从橱柜上的抽屉拿了只毛笔和红墨,并在门上写了一串看不懂的古文。

      「我、我想摸摸牠,可以吗?」风伶儿难掩兴奋的心情问道。

      「不行。」他把笔墨放回抽屉内。

      「那让我们再多看几眼就好,行吗?」清田彻跟着问。

      「不行。」他忙着将煮沸的热水拿来泡茶。

      「你别这幺小气啦!一眼就好了!」洛梧桐直接靠了过去想拉开拉门,但似乎是门上那串古文作祟的关係,不管怎幺使劲地拉就是拉不开,「可恶!这是什幺鬼啦!」

      「咒封,我可是很认真地研究过妳给我的笔记呢。」他凉凉地回道。

      「哦?就凭你这初学者想挡我?」洛梧桐不悦地掏出一张空白黄符,并问也不问地从同一个抽屉拿出笔墨写了串鬼画符,最后将其贴在门上试着破解,「好!这下子看你怎幺、呃?」她的符纸莫名自燃殆尽,至于叶月天写的古文还好端端地在门上。

      「研究不只是详解而已,我还自行配合古文更改效力看能发挥到什幺程度。」他依然纳凉着。

      你是有多无聊啊你!哪有人会无故去更改老师教的东西!

      「小月小月!」赛宾娜从门外飞奔回屋内,并直接跳到他肩膀上,「门外有只好大的死咕喥鸟耶!」

      「啊,那是鬼狼为了救我们顺手抓回来的。」风伶儿提道。

      「……是喔。」难怪他们会出现在这。叶月天为此抱着相当无奈的心情捧起装有三杯茶的茶盘,并将其塞给还在试图拉开拉门的洛梧桐,「拿去,我去处理一下那只鸟,免得被其他肉食动物拖走了。」

      ……

      他随手拿了把屠刀和塑胶袋带着赛宾娜走出门外,看样子他们的三餐都是靠猎捕幻雾林内的动物来的吧?这样的独居生活真的好辛苦呢。

      三十分钟后,三人的茶老早喝完了闲着没事,接着一同看向窗外……他摸到现在才拔光了整只鸟的鸟羽,并且总算要动用到那把屠刀了……尽量别看的好。

      「我去帮他的忙好了。」

      「别去。」洛梧桐拉着清田彻坐下,接着抱胸,「你去了只会被他赶回来而已,我们就慢慢等吧。」

      「梧桐说的对,相处到现在总觉得……不管我们做什幺都只会给他添麻烦,我们只能等他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忙。」风伶儿似乎有些沮丧。

      「好吧。」清田彻苦笑,身边的两个女孩不敢看,乾脆由他观看屠宰过程……切下了不少不需要的部分呢,还将不要的赘肉和脏器乱扔、啊,马上就被躲在林间的其他动物拖走了,对那些悄悄等肉吃的动物而言,这似乎是习以为常的事了,「说起来……感觉好神奇呢,他居然和一只半兽和兽灵生活。」

      「就是啊,对他的背景越来越感到好奇了。」洛梧桐无奈。

      「可惜我们问他为什幺,他肯定不说的吧?」风伶儿叹道。

      ……

      莫名沉默了几秒,「唉。」三人一同叹气。

      完全搞不懂,到底要怎幺做他才肯把我们当同伴、才肯接纳我们?

      而且……从刚才到现在出现了两个疑点,第一、他是拥有足以震慑他人躯体的杀气的人,通常这类的人都是……时时处于杀人或被杀的环境下,但第二个疑点是他说过他很怕见血见尸体,这根本牛头不对马尾吧?何况他正忙着屠宰咕喥鸟呢。

      总结是他果然隐瞒了很多事,他说过话说不定几乎都是谎言,加上他过去的种种行为……可能也是为了顾及他人的性命之忧而来。

      「赛宾娜!就说了别去追那些啮齿类!当心被吃了!」

      「牠们吃了我们的肉耶!让我玩一下有什幺关係!」

      听见吵闹声,三人便一同看向窗外,叶月天揪着赛宾娜对她训话,至于他说的齧齿类……超大只的啊!看牠们悄悄地拖走不要的赘肉绝对也是肉食动物没错,这也难怪他要阻止。

      「玩妳个头,那些肉是不要的,难道妳当胖猫吗?」

      「你就不会唸鬼狼!牠最近胖了三公斤喵!」赛宾娜炸毛抗议。

      ……

      「给我进屋内!」叶月天直接将她扔进屋子里。

      眼看赛宾娜直飞进来就快撞到墙了,但她却能抢在那之前以四肢贴墙,并俐落地来个小弹跳、转个圈平安落地,看得直叫人佩服得想拍拍手呢。

      「小月小气鬼!没尾巴!」赛宾娜又炸毛大叫。

      他本来就没尾巴了不是?还是说这是动物之间的髒话?

      「那个……」风伶儿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并伸出双手问道:「可、可以让我抱抱妳吗?一下下就好了。」

      哇咧,她的坏毛病又犯了,连月天的家……人吧?居然也不放过。

      「好呀喵。」赛宾娜很乾脆地直接跳进她怀里。

      「谢谢!」风伶儿满心欢喜地抱着她蹭了蹭,毕竟也是难得能见到的半兽嘛。

      「咕噜噜噜,小伶很喜欢动物吼?」赛宾娜似乎也很高兴地发出撒娇声,并问道:「对了,还没认识另外两人呢,都是小月的朋友吗?」

      「嗯。」风伶儿抱着她回到他们两人身边坐下,并依序指道:「右边这位是洛梧桐,左边这位是清田彻,我们都是和月天同组的同伴。」

      「哦,小桐和小清对吧?请多指教喵!」

      果然又被她取绰号了。

      「能问几个私人问题吗?」看她如此不拘小节的模样,洛梧桐乾脆也不忌讳地开问了,「妳和死鱼眼的是什幺关係?」

      「噗!死鱼眼的!」她先是嘲笑了下,接着回道:「我和死鱼眼小月就像兄妹关係。」

      兄妹?

      「是姊弟,妳今年都已经二十五岁了。」不知何时走进屋内的叶月天拽了她耳朵一下,接着将手上那一袋处理好的肉扔在冰箱顶,最后又拿了个乾净的塑胶袋回到外头继续忙。

      「我没叫你爷爷你就该偷笑了喵!」赛宾娜举起双掌抱耳朵炸毛大叫。

      在行为上很像是兄妹没错,但以年龄来说确实是姊弟。

      「那你们是怎幺认识的?」清田彻问道。

      「这个嘛……」赛宾娜歪头想了会儿,接着回道:「我被灭族了,在我逃亡的时候遇见了小月,所以他就收留我了喵。」

      ……

      「对、对不起!我不该问这种问题的!」清田彻马上起身给她九十度鞠躬致歉。

      「没关係啦,反正那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过得很开心呢。」她瞇起双眼晃了晃尾巴,看样子是真的不介意。

      「那鬼狼呢?为什幺会愿意和他住一块儿?」洛梧桐不解,毕竟兽灵都很讨厌人类的。

      「这我就不方便说了,你们自己去问本狼吧喵。」

      「那他们之间的关係像什幺?」风伶儿问道。

      「嗯……像父子吧?小月很听鬼狼的话呢。」赛宾娜不太肯定地歪头。

      居然认只狼当老爸?

      「月天他没有其他的家人吗?」清田彻问道。

      「不知道耶,当初我来到这个家就只有他一人和鬼狼在一起,以前有问过他几次他都不愿意说。」

      他的身世还真的彻头彻尾都是谜啊……

      又过了不知多久,除了一点生活的小习惯外,不管问赛宾娜什幺她总说不知道、不清楚、不方便回答等,完全无法更进一步地去了解叶月天是什幺样的人,只是……他的生活习惯真的很糟糕啊。

      像他现在身上穿的那套家居服,很俗的棉衣及休闲裤……别看好像乾乾净净的,他可是穿了好几个礼拜没换!而且他很讨厌洗澡又不穿内裤!和他有时啰啰嗦嗦的形像实在天差地远啊。

      至于前门那堆小山也是他搞的,似乎分作两边有一半是他要的、有一半纯粹是懒得扔的垃圾,但他也很少去动过那堆他要的小山……根本全都是垃圾了嘛!

      有趣的是,他平常都和这一狼一猫睡在一块儿,毕竟房子太小就只有一间房能睡,就是鬼狼躲进去到现在还不出来的那间,听赛宾娜说他常常睡到死抱着鬼狼不放……真的很难想像那种诡异的景像,他果然是爱犬派的呢。

      「口乾口乾喵。」说闲话说到渴的赛宾娜将脑袋凑近风伶儿的杯子里,早就空空如也没茶了,于是她只好跳离风伶儿的怀抱走到冰箱旁,「你们等我一下,我来泡茶。」

      「咦?没问题吗?」洛梧桐愣了下,用猫掌来泡茶怎幺想也不可能吧?

      「当然没问题,等我拿衣服穿。」

      喔喔!她要变成人形吗?半兽为了躲避人群通常都以动物的姿态生活,难得能看见半兽的人形运气真好呢!

      「喵?」拉门推不开,于是她拍拍拉门炸毛大叫,「鬼狼开门啦!我要穿衣服!」

      ……

      门悄悄地开了个小缝……原来可以从里头破解的啊!

      见赛宾娜走进去后,三人禁不住好奇地站起身望去……鬼狼也在门缝后偷瞄着他们三个呢,接着牠以眼角余光四处瞄了瞄,似乎在找叶月天人在哪吧?最后瞄到了冰箱上头有三袋肉……牠走出来了!

      「呜……好想抱抱……」风伶儿双眼放光地想冲过去。

      「别冲动,吓跑牠就不好了!」清田彻拉着她。

      「真是太幸运了!」洛梧桐拿出手机猛拍中。

      看牠双脚站立地想勾下那三袋肉,但这大冰箱实在太高了根本勾不着,接着牠转头看了沙发前的三人一眼--马上转回去,似乎本来要他们帮忙的,却因为他们热切的眼神搞得很不爽地放弃了。

      最后牠只好走到门前向外看,「月天,我想吃冰箱上的肉,拿给我。」

      「不行,赛宾娜说你胖了三公斤,要节制点。」

      「那是我抓来的耶!你管我要吃多少!」牠不悦地抗议。

      「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忍耐点吧。」

      「……啧。」无可奈何下,牠只好走回冰箱前坐下,并死盯着那堆肉不放,盯着盯着居然还会摇几下尾巴,就算是狼、习惯上有些地方也跟狗狗很像呢。

      看牠盯了许久--居然跳起来了!不过牠没抓好力道、这房子太小的关係,这一跳牠居然直接撞到天花板落地,接着趴在地上狼狈地甩甩脑袋。

      「好、好可爱……好想抱抱牠……」风伶儿似乎就快按奈不住了。

      可爱个头啊!可爱这词根本就是对狼族的羞辱!

      鬼狼回头瞪了她一眼,接着继续盯着肉不放,最后牠又试着以双脚站立去勾,但这一站却出现相当惊人的情景。

      牠的身形竟瞬间放大成人形,从背影来看是相当高大又留有一头银蓝色杂乱长髮的男人,但重点是--

      「哇啊啊!全、全裸!」清田彻身旁的两个女孩互遮对方的眼睛尖叫。

      没错,除了使用幻形术的人外,半兽和兽灵变成人形都是全裸的。

      「好耶!到嘴了!」确实勾到三袋肉后,牠赶紧改用嘴叼着并弯下身变回狼形,接着想往拉门房间奔去,「唔!」不料叶月天似乎是听见了尖叫声前来查看,并抢先勾住了牠的脖子阻止。

      「把肉放下,你一次吃那幺多肯定会胖五公斤的。」他伸手抢鬼狼嘴里的肉。

      「呼噜噜噜!」因为不愿放嘴的关係,牠只能不悦地低吟几声。

      「牠、牠说我这是壮不是胖,吃再多也没问题。」风伶儿翻译。

      能和动物对话的能力真的很方便呢,连这种混乱中也能翻。

      「当心胖到追不上猎物,拿来。」他使劲地硬扯了几下,但鬼狼就是不肯放嘴让他抢,无奈抵不过野兽的咬力,「开大绝啰。」他搔了搔鬼狼的肚皮。

      「臭崽子!」超级不爽被摸肚皮的鬼狼放嘴咬他左手,而他则趁机伸出右手拿走那三袋肉,「还给我!你这不孝子!」

      看到这种景像还真有点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老爸啊……

      「喵?」

      赛宾娜穿好衣服从房间内走出,不禁又令沙发前的三人看傻了眼,是位拥有黝黑肤色的美人呢!而且她头上有对猫耳、背后有条猫尾晃了下、双手的爪子尖得吓死人,她就和一般人说的半兽一样,身体的某些部分是无法完全变成人形的,成熟的外表和叶月天比起真的很像是姊弟呢。

      「你们在玩骑马打仗吗?我也要玩喵!」赛宾娜凑了过去。

      「帮我把肉扔进冰箱锁起来。」、「把肉拿给我!」僵持不下的一人一狼同时对她发出要求。

      「喔!」赛宾娜接下三袋肉后,选择听从叶月天的扔进冰箱上锁。

      「妳这笨猫!那是我抓回来的肉耶!」鬼狼抗议。

      「谁叫你不带我去狩猎,咧。」赛宾娜对牠吐舌头,接着转身前去流理台前,「泡茶泡茶喵!」

      「臭猫!祝妳生小猫没尾巴啦!」鬼狼气呼呼地骂道。

      没尾巴还真的是动物间的髒话啊?和人们那老是骂人生孩子没屁、咳!动物们的髒话真的很亲切又可爱呢。

      好不容易终于安静下来后。

      ……

      三人无言地看着叶月天四处走动,鬼狼还跟在他背后吵着要吃肉,但他正忙着在各个柜子、橱柜及玻璃柜上以笔墨画出一样的古文咒封,看样子他有很多东西怕被这三人碰到呢。

      「好了。」全数完工后,他将笔墨暂且放在流理台上,接着拉开拉门朝里头望去,「赛宾娜,妳、喂!我叫妳把蒲公英拿出来当椅子,谁叫妳追着玩的?」

      「哈哈,不小心忘了喵!」赛宾娜依旧以人形的姿态跑了出来,在她背后还跟着一堆蒲公英绒毛呢。

      「啊,是西土的蒲公英呢!」风伶儿指道。

      「喔喔,真方便耶……」清田彻呆呆地看着赛宾娜将绒毛们带到桌子的对面,接着她直接往绒毛们身上一扑--马上变成沙发的模样呢!

      「早知道我也买一包回去种了。」洛梧桐可惜地叹道。

      「坐好别闹了。」叶月天拉她坐起身,接着跟着坐了下,鬼狼也随即跳到他左手边的空位继续吵着要吃肉,「快中午了,忍耐点吧,免得过胖了。」

      他真的很替鬼狼着想呢。

      「喀。」鬼狼不爽地咬他左手。

      「有糖耶。」他不以为意地让牠咬,并直接拿起他们三人买来的糖吃,「你们到底来幻雾林干嘛的?」

      「我也要吃喵!」赛宾娜似乎见怪不怪了。

      是说你真的不痛吗?牠还嚼了起来耶……

      「因为我们接了一份任务,其内容是勘查近日出现在幻雾林的未知生物的模样,旭源镇的镇民们在抱怨畜养的动物常被咬死,而且有不少路过幻雾林的人也曾遭到攻击呢。」风伶儿苦笑。

      「未知生物?」叶月天转头看着鬼狼,并问道:「该不会是你做的吧?」

      「怎幺可能!」牠没好气地放嘴叫道,接着撇过头,「哼,人类养出来的肉难吃死了,本狼怎幺可能会咬那种劣质品。」

      「那幺你在狩猎的时候,有看过任何从没见过的动物吗?」洛梧桐问道。

      「没有,几乎整个幻雾林的动物我都吃透透了。」

      也太贪吃了吧?

      「难道是那个东东吗?」赛宾娜若有所思地歪头。

      「妳见过吗?是什幺样子的东东?」清田彻问道。

      「不是我看见的喵。」赛宾娜又拿了颗糖来吃,接着回道:「是其他猫朋友跟我说的,牠们说最近有个圆滚滚的东东常常出现,似乎是肉食性的但胆子很小很会跑,好像还会改变形体呢。」

      感觉有说跟没说一样耶……

      「妳的电子卡拿来给我看看。」叶月天对风伶儿伸手。

      「咦?好、好的。」风伶儿急急忙忙地掏出电子卡交给他。

      「你学会怎幺用电子卡了?」洛梧桐挑眉。

      「当然。」他随手抠了抠--竟直接跳过主选单打开任务列表了!接着不知道他又抠到哪去、投影画面摸到哪个空处,竟突然出现好几个框框显示更加详细的资料,甚至还有几张被咬死的牲畜的照片,「等我一下,我看看……」

      「你是怎幺……这些功能那只精灵根本没教过吧?」洛梧桐错愕,更别提不知道每次的任务能查这些资料帮助进度。

      「为了不再碰、巧遇到你们,我可是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呢。」

      ……原来被他发现了。

      他将每张血淋淋的照片放到最大各看过一次,再来将每个小框框内的资料详读过一遍……不知费了多久的时间他才将电子卡还给风伶儿,接着又吃了颗糖帮助思考。

      「怎幺样?有想到什幺吗?」清田彻迫不及待地问道。

      「别急,给我几分钟想一下。」他闭上双眼。

      ……

      过了几分钟见他睁开双眼,三人本来正高兴得到了什幺样的线索,不料他却泼冷水地回道:「把任务退回去吧,这不适合你们做。」

      「……咦?」他们愣了下,接着也是由洛梧桐不满地询问理由,「为什幺?你有必要小看我们到这种地步吗?」

      「你们连常见的咕喥鸟都干不掉了,何况是这只未知生物?百分百也会被咬的。」他没好气地回道。

      「那、那是太过突如其来,而且还一次三只耶!我们没做好心理準备才被追着玩的。」清田彻苦笑。

      「不管几只都一样,依那几张照片的时间排序和攻击面积来看,虽然该物是吃不大的,但攻击性却变得越来越强烈,你们想想、这任务从号召人手帮忙到现在已过了多少时间?危险程度以我的观点评估可能有B级以上了。」

      ……

      「你们两个也一样。」他看了身边的鬼狼和赛宾娜一眼,「在该任务有人解决之前你们暂时别外出,免得遭到攻击,你们的食物我会想办法的。」

      「哼,大惊小怪,就别反过来被我吃了。」鬼狼嗤之以鼻。

      「那我就跟着鬼狼玩吧喵!」赛宾娜笑道。

      「喂,凡事都得小心点好吗?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无奈。

      「我才不管你怎幺说。」洛梧桐拍桌起身,并转过身準备离开,「反正这次的任务是我们三人接下的,根本没把你算在内,本来就不该找你帮忙。」

      「梧、梧桐……」风伶儿起身拉她,清田彻跟着起身挡在她面前,「别这样啦,月天他也只是好心提醒--」

      「不,我们要证明给他看!」她插话后,回头瞪了叶月天一眼,「仅是C级任务而已就被他小瞧成这样,那要到何时他才愿意把我们当同伴看?与其慢慢等、我宁可表现给他好好明白,我们可不是这幺弱小的人!」

      「就凭你们?」他悄悄拔下左手上的一枚戒指,并在桌底以灵刻画了几个鲜红古文弹出,「那就让我好好瞧瞧,你们能不能走出这栋房子的範围。」

      「会不会太绝了呀小月?」赛宾娜苦笑,鬼狼则不悦地抗议,「你怎幺连我们两个也关了啊?」

      「为了安全起见,很抱歉还请你们委屈一点。」

      「……设了结界是吗?我就走出去给你看!」洛梧桐头也不回地奔出大门。

      「等、等等!」风伶儿和清田彻赶紧跟上。

      ……

      「其实这几只人类还不坏嘛,很努力地想让你认同他们呢。」鬼狼无奈。

      「不如小月偷偷跟去帮点忙吧。」赛宾娜提议。

      「不,我现在的状况很糟。」他按着胸口皱了下眉头,「一拔下增幅道具后,划破空间造成的负担一鼓作气地反应在身上,加上这该死的伤搞得我很疲劳,要我追着他们跑极有可能半路就晕了。」

      「……唉,那我们就暂时配合你吧。」鬼狼叹道。

  • 名称:杨思梅金瓶敏第1一5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