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遗超清

      「唉,自从雏莓无故失蹤后,使得测验暂时停止还害我们连一个礼拜没事做,只能等排班监视东土院生的安危真无聊。」

      「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咱们可以聊聊呀,像诺罗克你被菇精们践踏的事拿来说嘴可说不腻呢。」

      「……别再提了!莎塔娜缇!」

      「哎哟,光想到就想笑了,谁能忍住不提的?你说对吧阿翔?」

      ……

      无声之中,只见一对棕色羽翼将里头的人包得紧紧的,还冒了不少名为郁卒的鬼火在头上飘。

      「他的心情正糟呢,可没空听妳瞎扯。」

      「糟什幺啊?真是……人家可是很努力地想逗你开心呢。」

      「拿我的糗事来说我可不开心啊!」

      「反正都事过一个礼拜了,青蔚大人也不曾找你追究过,我想或许是请其他人去找寻雏莓的所在地吧。」

      「这也代表我很有可能会被青蔚大人开除……」阿翔鬼火似乎冒得更多了。

      「别想多了,被封了五感的人不可能自己脱逃的,就算有外人相助但解除咒术非我不可,他们不可能躲一辈子的。」

      「那个姓叶的……」阿翔缓缓地敞开翅膀抬起头,眼神几乎死了大半,「应该没这幺简单能逮住,因为他拥有和青蔚大人一模一样的怀錶我才被耍的,即使那是伪造物……我想他也不是光靠我们几个就能对付的人。」

      「和青蔚大人一样的怀錶?怎幺可能。」莎塔娜缇嗤之以鼻。

      「用异界的材料和咒术製成的怀錶啊……假如说真的是一样的,这岂不就代表……」诺罗克思考了会儿,接着推了下眼镜,「他的实力很有可能接近于青蔚大人?毕竟异界的东西可不好搞到手,别说一模一样的更为难得……就算向异界来的居民购买也得通过各种审核手续,重点是还得拥有和贵族一样的财力才行。」

      「我听说我们西土曾有个白痴贵族为了买下异界来的水晶戒,竟花了等同青蔚大人的三枚鳞片所得的报酬价格,真浪费。」阿翔感慨地摇头,那些钱财够他花用一辈子还有剩呢。

      「哦?如此听来挺有意思的,那个姓叶的长什幺样子?」莎塔娜缇望向阿翔,并坚决地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想会会那个人,顺便将他逮回来。」

      「不好吧?连对方真正的底细都还不知道,随便硬碰硬太危险了。」诺罗克无奈,又说:「何况妳是施术者,如此莽撞地去找他们可是自投罗网。」

      「只身一人确实危险,但只要把消息放给其他人知道,由我做为诱饵联合大家一起追捕,看他带着雏莓怎幺躲过我的咒术,还能顺便抢了他的怀錶卖掉和大家分一分呢。」

      「……黑髮绑着凌乱的高马尾、右耳挂有十字耳环,眼神和脸色像死人似的家伙。」

      「嗯,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我现在就去找人帮忙。」莎塔娜缇準备离开教职员休息室,但在那之前……放着大家储备食粮的冰箱门竟是开着的,「啧,是哪个傻瓜忘了、啊!」

      有只小黑狗宝宝在里头摇着尾巴咀嚼中,而且……原先满满的食物全消失了。

      「怎幺、靠!」诺罗克靠近一看,接着惊叫:「不是吧!东土的精灵族送我的精灵点心居然被……」

      「呃?那我的虎纹蜜坚果呢?」阿翔展翅冲来一看,果真全被清空了,「你这该死的小、痛!」小黑狗狠狠地咬了他的手一下,接着溜之大吉。

      「难道……给我回来!」一时间想通了什幺,莎塔娜缇赶紧追上,但不料一踏到走廊上,那只小狗像是突然蒸发似的,两边的长廊都不见狗影,「糟了,那只小狗说不定是……那个姓叶的家伙。」

      「什、得快点把他抓回来!现在肯定没跑太远!」阿翔展开双翅一股作气飞出休息室,强大的风劲还吹倒了不少东西,不用几秒的时间他便消失在走廊上。

      「风之使徒,以吾之求寻觅,化风之视前行!」诺罗克跟着冲出休息室后,便往阿翔离开的反方向乘着疾风飞离,所有被吹倒的东西滚得更远了,接着也是不用几秒的时间、身影消失。

      「孩子们去吧,把那只狗咬回来。」莎塔娜缇搓了搓掌心,只见大量的半透明黑蛇窜出,并顺着她的姣好的身形滑下,再来一一地朝着各个不同的方位爬行并消失,「哼,绝对不会让你逃走的,等着瞧。」

      ……

      原来这女人是货真价实的蛇妖,而且还是排名中最毒的黑蛇,果然和青蔚给人的感觉不同,给青蔚咬到只是痛却不会死人,但给这女人咬到的话……绝对挂定了。

      目送她走进休息室关上门后,只不过躲在门旁却没被发现的小黑狗放下摀起口鼻的双掌,接着慢悠悠地走到栏杆前并跳上去,再来直接自这三楼高的地方往下跳。

      落地之前,小狗的身驱逐渐放大成人形,以四肢着地后一个缓站起身,「叮铃。」右耳上的耳环随即发出本人听不见的细微声响。

      身子好疼……好久没用幻形术缩成这幺小只真吃力,回去之后得好好练习了。

      稍微活动一下筋骨、伸个懒腰,顺便抹去嘴上的食物碎屑后,叶月天从口袋掏出蝴蝶花的种子撒下,并以木术使之开花成形。

      现在回去找青蔚稟告这一个礼拜观察的结果吧。

      怎幺这幺难得用这种姿势在睡觉?

      前脚才刚踏进青蔚家中的主厅,就看见他在睡觉……而且是整个人趴在桌上睡!照这样子来看、他肯定比前几次更加疲倦,甚至能合理地保证此时的他鬆下了所有的戒心,这绝对是不容置疑的熟睡中!

      此时叶月天只有一个想法……偷拔鳞片!

      蹑手蹑脚地向他靠近后,「野狗,你还学不到教训吗?敢碰我我就拆了你的骨头做茶杯。」没想到手都还未伸出去他就厉声提醒了,不过他似乎不想坐直身子的样子。

      「累成这样还能被你发现。」叶月天无奈地退到桌子的另一边坐下。难怪这被喻为S级任务,要不是看在认识的份上,一般人或许早死了上百次吧?

      「别忘了你身上有我的印记,你想干什幺我还不知道吗?」青蔚缓缓地抬起头来,气色差极了,外加狠戾一瞪根本就是想杀人的警告,「想告知我什幺也不用说了,我已经透过你身上的印记知道了,包括你偷吃东西在内。」

      「……可恶的东西!害我白跑一趟又一点隐私也没有!」叶月天禁不住掀起袖子抠了抠青蛇的刺青,想当然的是抠不掉的,「倒是你这一个礼拜应该都没事做吧?诺迪肯洞窟的事明明不用你出手去管,怎幺把自己搞得这幺疲劳?」

      「因为西土的面积是最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青蔚叹道,又说:「加上这整个礼拜还得多花精神和其他三人开会,不累才怪。」

      这倒也是,若是以土地面积来比较的话……他应该能算是四首中的最强王者吧?

      「其他三人啊……」叶月天抱胸想了想,接着歪头,「曾听白银提过阿空,所以她也是总部的人对吧?另外两个家伙也一样吗?」

      「是啊。」青蔚只手随意一招,主厅内的地板立即窜出藤蔓来替他奉茶,「他们三个早在你加入前就在了,而且全都是我的后辈。谁叫你太过孤僻又是个问题人物,到目前为止只认识我一个也不奇怪。」

      「我的代称是十三月,而你是四月……所以总共有十三名队长级的人物吧?」

      「不,包括阿空在内只剩七名而已,其他的全死了。」

      同样都是非轨道上的人……死了?

      「你有想过空老大抓我们聚在一起是为了什幺吗?」

      「小笨狗,这还用问吗?」青蔚先是啜饮一口莲茶,才继续说:「即使我们不是祸首、无不死之躯,但同样都是时间的囚人,普通人做不到的事就由我们去做,如此才能维繫这个世界的初始及终结的正常运作,阿空一开始应该有和你说过了才对。」

      「就算违抗贝妲芙娜特女神也一样?」

      「活到现在你应该早就明白了,只是被身为人类的观念束缚而不想承认而已……祂是错误的存在,根本没资格自封为神,否则就不会有我们。」

      「但祂缔造生命,而我们……不断地扼杀生命,错的真的是祂而不是我们?」

      「嗯……我大概明白了。」青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忖了会儿,接着答道:「毕竟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最初是以普通人的姿态走过来的,而你正好相反。听说你从出生开始就被当成怪物对待,直到现在……是受到你亡妻的影响吧?影响你想从怪物成为普通人。」

      「或许……吧?」

      「那幺你只要逆向思考一下就行了,就算现在不明白也没关係,反正时间多的是,如果你想知道我的答案也是可以,只是不靠你自己想出来的可能很难接受。」

      ……

      逆向思考啊……假装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是普通人吗?然后慢慢地成为像他们一样的怪物来揣测他们的想法……好複杂,我没像他们这种脑袋比人类更具优势的老妖怪聪明。

      只知道不管是正的还反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极为不公平的双面刃。

      见他沉思半晌,青蔚无奈轻叹了声,「就说了时间多的是,用不着现在想出结果来,不妨使用怀錶慢慢想吧,这也是阿空为此而给我们的礼物呢。」

      「喔。」拿出怀錶打开錶盖并阖上后收起,这个问题就先记录留以后再说,「真不愧是大前辈,不管问你什幺问题都有解答,死了那幺多人后你大概是最老的队长吧?」

      「即使你现在不是我的手下,但我还是有权力教训你那张狗嘴。」青蔚瞪他。

      唉,白银也是、青蔚也是,大家或许都一样吧?很讨厌被人嫌老什幺的,真幼稚。

      「那现在该怎幺办?那三人打算放出消息抓我了。」叶月天对着他举起茶杯,似乎在等他给自己倒茶。

      「……谁叫你以真面目示人又嘴馋。」青蔚无奈地勾了下手指,一旁的藤蔓随即提着茶壶靠过去倒茶,「稍早我和其他三人讨论过了,测验一致再延长一个礼拜后进行,同时也代表测验数目缩减至一人一次,所以这一个礼拜内你暂时先躲在我这,我会放出由我亲自缉捕你的假消息来逗逗他们。」

      「和我同组的小鬼们不会知道吧?」

      「当然,这能算是我们学院的内部事务,不可能让东土来的孩子们知道的。」

      「那就好。」

      「你最好节制点,既然无法抱有玩玩的心态、就别放太多情感在他们身上,就算他们侥倖躲过你身为祸首的诅咒,但说不定会因为情感这种东西而成了和我们一样的人。」

      ……

      「听话,叶。」见他沉默了下来似乎在犹豫,青蔚便加重了语气,「你曾是我最照顾的后辈,就算升到和我一样的地位也是如此,我不会害你的。」

      最照顾……吗?仔细想想好像有这幺回事,虽然还因我的不良行为而暗杀了我好几次……好像不太对,就因为死不了的关係,这混蛋根本就是杀好玩的!

      「用不着你说,我会视情况而定。」

      一个礼拜后。

      「……你不会想吐吗?」

      「无缘无故为什幺会想吐?」

      「你这样子还想当什幺人类啊?」青蔚无奈,不只是现在的早餐时间,这整个礼拜和叶月天共进三餐才发现……这小子每餐全是甜食,幸好他没把自己的餐点搞得和他一样,「我光看你连吃一个礼拜就想吐了,连空气闻起来也是……唉,害我有点想念秽气的味道了。」

      「这算是不死之躯的副作用,我也没辙。」迅速地扫完糖分满点的早餐后,叶月天喝了口莲茶稍作休息,「话说回来,我当了你两个礼拜的佣人了,关于雏莓姑娘的事你能同意赦免了吧?」

      「哦,还不行呢。」

      「哈?你耍我吗!」叶月天拍桌。

      「因为你还没找到犯人。」

      ……

      「先听我说完,别瞪我。」无视了他的怒火,青蔚扬眉笑道:「总而言之呢,明天一早就是最后的测验了,测验结束后有三日的休息时间,到时候所有的师长们会被派去準备交流活动的结束典礼,你只要在那三日内找到犯人、我绝不二话直接赦免雏莓姑娘。」

      「那今天呢?」

      「今天就请你回去那些孩子们的身边休息吧,但记住可别离开房间,就算你再怎幺会躲好了,碰到一群人的同时追捕、我就不信你那奇怪的障眼法还有用。」

      还嫌奇怪咧……这也没办法,对任何人来说死人等同于垃圾一样不起眼。

      「万一我没在那三日内找到呢?」

      「哎呀?以我的作风来说当然是……」青蔚带着微笑凉凉地消音,并竖起食指横画过自己的脖子,「包括你在内喔。」

      「……真是没良心又变态的无毛蛇。」白做工没报酬就算了,居然还想砍我脑袋?有没有搞错!

      「毕竟我总要给想缉捕你的人死心嘛,在典礼当天公开你和雏莓姑娘的尸首也算完美落幕,等东土的孩子们回去后、再慢慢地追缉真凶便不必顾虑些什幺,真是可喜可贺。」

      「贺你个头!我要以祸首的灵魂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祝你鳞片被拔光光羞愧而死!」叶月天竖起两手的食指和中指抵在太阳穴前,这蠢得跟什幺样的脑波诅咒法、一看就知道绝对没用。

      「活到这把年纪了还耍什幺幼稚?」青蔚悠哉地喝了口莲茶,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如果你能控制祸首的不祥之力的话,就不必只身一人活得这幺辛苦了,何况我可不是你的挚爱、亲人及朋友,所以诅咒无效。」

      ……

      无故沉默了许久,「乾脆放秽气毁了你家。」叶月天作势解开左臂的小锁鍊和布料。

      「不准!」青蔚拿茶杯砸他。

      「大致就这样了,如果晚餐前没再发出变更通知就、哪呜!」

      「唔……卑鄙小人竟来这招……」远程的传送术老把人扯得晕头胀脑的,叶月天使劲地摇了摇头后一看--靠,除了一只继续睡外,似曾相见的六双眼睛正瞪着自己,没意外的话大概又压到两颗眼球了。

      「喔,好久不见了,月天。」清田彻笑道。

      「……嗯。」好久不见个头,有人会对凭空冒出来的人问候先的吗?

      「要寒喧待会在寒喧,请先把你的屁股移开,不然牠们真的会被你压死的。」洛梧桐没好气地抱胸,果真压到小眼球和小睫毛了。

      「喔。」

      「你原先的新衣服到哪去了?」武元望着他跳下桌,并带着窃笑问道:「看你被丢回来的样子,是不是被西土之首抓到了呀?」

      「是啊,还被惩罚做了两礼拜的劳动服务。」

      「怪不得你都没回来。」路斯恩将泪眼汪汪的两颗眼球抓过去,并以简易的治癒术替牠们处理被压伤的地方,「惹到西土之首只被罚劳动服务而已算你好运。」

      「哪里好了?那条无毛蛇很挑、唔!」

      「让你为老夫如此牺牲真过意不去啊!」伦纳德又把他抓起来蹭了蹭。

      「把你的爆炸头移开!」叶月天推他嘴脸。

      「那、那个……月天,我有东西要给你。」风伶儿跳下藤椅,再来跑去她的床位摸了摸她的腰包,伦纳德见状则把叶月天放下,「这个!请你务必收下。」她拿了一罐黄澄澄的小瓶冲来,并直接塞进叶月天手里。

      「这啥?」

      「是蜂蜜喔!而且是具有提神效果的虎纹蜜呢!我想这应该能在明天的测验给你帮助的。」

      「给她不就好了?」叶月天瞥了眼洛梧桐。

      「谁叫你失蹤了两个礼拜,我和伦纳德早就通过测验了,用不到。」洛梧桐抱胸,又说:「现在就只剩你和路斯恩得跑最后的测验,别辜负伶儿的好意快收下吧。」

      「……我不能收。」他将蜂蜜罐塞回去。

      「咦?为、为什幺?我记得你很喜欢蜂蜜的,还、还是……换成蜂蜜糖?」风伶儿有些不知所措。

      「用不着换,我是很喜欢蜂蜜没错,但我不能毫无理由就收下别人给的礼物。」

      毕竟一收下她的好意,她肯定会误会……误会我愿意把她当成同伴。

      「去你的!」洛梧桐前去送他后脑一掌,接着连连戳他鼻头怒道:「人家愿意送你东西你就该偷笑了,还需要什幺理由?何况虎纹蜜可是西土的高级蜂蜜,伶儿花了三个月的零用钱买来送你、你却泼她冷水,这样说得过去吗?」

      「有收据在能退钱的。」他撇过头。

      「你这混--」

      「好了啦!」见洛梧桐举起手预备再送他一掌,风伶儿连忙上前阻止后,便回头向他苦笑,「理由……也不是没有,我只是想谢谢你,但不好意思当面说,所以才选择送礼物。」

      「谢我什幺?」

      「就是……上次你救了我,我还没跟你道谢……」风伶儿不好意思地越说越小声,最后低着头将蜂蜜罐又塞给他,「还有你的糖果纸也是,所以……请你收下。」

      ……

      「这幺昂贵的东西我不能收,但妳坚持的话……」叶月天摸了摸口袋,接着掏出装有一颗绿色药丸的小瓶呈上,「这个,当作跟妳交换好了。」

      「这是什幺?」风伶儿歪头。

      「西土之首亲手炼製的伤药,拿去卖的话应该很值钱。」

      「又是偷来的吗?」路斯恩鄙夷地瞟他一眼,武元则摇摇头叹道:「真是死性不改耶,小心又被抓去劳动服务了。」

      「这样不行啦,偷东西是不对的行为耶。」清田彻苦笑,伦纳德跟着凑热闹地点头附和,「就是啊。」

      「在那条龟毛蛇的眼下做事我怎幺敢偷啊!」叶月天回头瞪他们几个一眼,看回风伶儿身上……她似乎也认为这是偷来的,颤抖的右手要拿不拿地陷入两难,「这真的不是偷来的,而是西土之首亲手交给我的,因为我在劳动服务时受了一点小伤,只是没拿来吃而已。」

      「咦?那你的伤不要紧吗?」风伶儿担忧。

      「完全没事,偷吃了他不少好东西早就康复了。」

      还真的是死性不改的贪吃鬼……

      「那……我收下了,谢谢。」风伶儿苦笑接收。

      「好啦,既然礼物交换结束了,死鱼眼的你就听点明天要进行的测验内容吧。」洛梧桐提醒。

      「妳去,我不想去。」叶月天带着蜂蜜罐缓步向他的床位走去。

      「……如果我能去当然不指望你,可惜不能。」洛梧桐难得没暴跳如雷地吼他。

      「小眼球刚才说了,似乎每个学院都碰上了点小麻烦,所以测验改成一人一次。」清田彻抓起疗伤完毕的小眼球往头上放,并继续说:「这次测验地点是绯樱之森,内容则是把伶儿拿回来的露水、送到其深处的生命主神像前的圣水池内。至于这次有额外加分的机会,只要在路上抢夺其他组的露水一同送去就好。」

      「如果月天懒得抢也没关係,加分只是为了提高前几次的测验总分而已,只要在时间限制内送达便能及格喔。」风伶儿甜笑。

      「是喔,我没兴趣。」

      ……

      再度陷入无声之中,只不过……气氛似乎有点儿怪?见他如此不合群的态度,别说同组的应该会连连劝说、怒骂,另外一组的还会跟着劝几句或表示同情才对,但以上这两点状况完全没出现。

      等到叶月天一坐上他的床--真相大白了。

      「啪滋!」

      我靠!陷阱还在!

      两个礼拜前的状况再度重演,缚魂阵起动的那一霎那、白丝银铃爪一伸,吓得叶月天往前翻了好几圈躲避,差那幺一点就中奖了!唯一不同的是因为手上还有罐蜂蜜,怕会摔破的关係他将其护在怀里,并华丽丽地摔了一大跤。

      「啧,没中。」路斯恩低啐了声。

      「哇喔,反应很快嘛,真看不出来。」武元竖起大拇指。

      「唉,老夫输了。」伦纳头低头,清田彻则拍拍他安慰道:「别沮丧啦,有很多人陪你呢。」

      「哈!我就说嘛,那个蠢蛋怎幺可能记得陷阱的事,愿赌服输!」洛梧桐向大家伸手。

      「唔……我还以为月天没忘记的说。」风伶儿交出一枚铜板。

      ……

      叶月天抬头一看,每个人都交了一枚铜板给洛梧桐……这群人也太闲了吧!怎幺无缘无故成了这堆家伙的打赌消遣!那幺多人看好自己真是对不住啊!

      「别开玩笑了。」叶月天爬起身,并指着自己的床望着路斯恩,「腹黑精灵,快把你的陷阱收回去,我要睡觉。」

      「叫谁腹黑精灵啊你?」路斯恩不悦地瞪他一眼,接着撇过头,「我可不想理会不懂礼貌的人,你乾脆去睡地板吧。」

      「……对不起。」很意外的、叶月天居然直接道歉了,还向他欠身鞠躬,「刚才都是我嘴贱,请女王大人网开一面放过我的床吧。」

      ……

      路斯恩陷入窘境了,道歉的诚意是不少没错,但这番话很像是变相性地反过来酸他,身为久未见过世面的月弦精灵,他一时间不知该对这好似玩笑话的歉意做何反应,此时唯有又气又纳闷最能符合他的心情。

      「啊,我看这样好了。」洛梧桐突然来个敲掌,并贼笑道:「只要死鱼眼的愿意参加测验,我们就帮你拜託路斯恩解除陷阱吧。」

      「好主意。」总归还是善良的精灵族,路斯恩很乾脆地点头答应了,「那幺你意下如何?要还是不要?」

      「……可以不要但放过我的床吗?」

      「不行。」洛梧桐和路斯恩同时驳回他的讨价还价。

      坏心眼的死小鬼……

      「我知道了……」他叹道。要不是无法离开房间另找个好地方过夜,否则他绝不会答应的。

      重点是青蔚两个礼拜前布下的净化之种,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他的力量在房间内瀰漫,虽然保护了这群家伙安然渡过这两个礼拜,但对叶月天来说还是很吃不消地得以睡眠的方式混过去。

      「好耶!多亏你才能解决他这大麻烦,谢啦!」洛梧桐欢呼。

      「不客气。」路斯恩和她击掌。

      ……

      伙伴之间的感觉……或许就像这样吧?

      翌日。

      「快起床!不然测验要迟到了啦!」洛梧桐大叫。

      「不要,别吵我。」叶月天翻个身。

      ……

      「我就知道不该随便相信他的。」路斯恩头疼。

      「快喔,很多人在等呢。」莉莉丝无奈。

      「路斯恩,你乾脆把他打包带走比较快。」武元嚼着他的早餐提议。

      「也只能这样了。」路斯恩抽出琴丝,并望向风伶儿,「伶儿,妳的露水先拿给我,待会我帮妳交给他。」

      「好。」点点头后,风伶儿跑去翻她的腰包,「靠!」听见叶月天的声音而回头一看,他被琴丝包得像个大虫蛹一样,怪可怜的。

      「麻烦你了。」

      「嗯。」路斯恩收下露水暂时收进他的腿包里,接着扛起叶月天、拎起他的风衣,再来向门口的莉莉丝靠去,「接下来麻烦妳了。」

      「不麻烦啦,那我们出发吧。」莉莉丝苦笑。

      「路上小心啊。」伦纳德挥挥手。

      ……

      目送他们穿过房门的结界后,「啊!回来!」清田彻无故喊了声,但静待了好几秒过去,他们并没回头。

      「怎幺了?」洛梧桐问道。

      「这……」清田彻抓抓头,接着有些难堪地从口袋内掏出一块鲜红魂石,「月天的剑灵没带走……我怕被路斯恩的陷阱会伤到虹,所以暂时替他收起来了。」

      「咦、咦?」风伶儿错愕。

      「这幺重要的事你怎幺不早说啊!」洛梧桐大叫。

      「我、我刚刚才想起来的……抱歉。」清田彻苦笑。

      ……这下可好了。

  • 名称:梦遗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