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国语版超清

      今天是咒封,然后下午又有四人同行……咏咒及言灵概论?翘了吧。

      叶月天慢悠悠地来到咒封教室门前,并且拿出电子卡一刷,「早安啊,死鱼眼的。」门一开、洛梧桐竟笑瞇瞇地在门口迎接。

      ……

      「走错教室了。」叶月天转身。

      「不准走!」洛梧桐马上伸手拉住他风衣后的连身帽,并将他往教室内拖,「看到我就跑什幺意思啊你?」

      喵的真衰。

      「来这边坐好。」硬把他拽到空座位上后,洛梧桐便直接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学院的课程五花八门,难得能碰到同组的一起上课你还跑什幺?」

      「碰到?刚才妳根本就是等候多时的样子。」

      「那只是碰巧,我记得你当初选了咒封,所以就在门口等等看了。」看来他似乎还未摸透电子卡的组员系统,这让洛梧桐放心不少地翻了翻自己的包包,「快把纸笔拿出来吧,待会就要上课了。」

      「没带。」

      「……没带?」她愣了下,并问道:「那你来上课是上什幺意思的?」

      「就不会才来上课啊。」

      「难不成……你不知道几乎每个课程都有算成绩?」

      「有这回事?」

      ……

      「我的天……居然有你这种人。」她头疼,无奈下连同笔在内,她撕下几张笔记本的空白页推给他,「每个课程都是从初级开始的,学院会依你的成绩慢慢给你晋级到新教室,毕竟你总不可能永远都听同样的咒封教学吧?」

      「是喔……爱坑钱又小心眼。」他无奈地收下纸笔。

      除了有点白痴外,他的确也是会认真的。

      「对了,前几天那笔十几万的任务报酬你怎幺搞来的?」

      「不告诉妳。」

      「我拿蜂蜜跟你换?」

      「……不告诉妳。」他虽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坚持不说。

      「小气鬼。」洛梧桐抽出一张空白的黄符纸,并在上头写了一大串看不懂的文字后,直接将其巴在他额头上,「快说!不然你就当木头人吧!」

      「当妳个、呃?这什幺鬼?」本来想将头上的纸拿下的,但身体竟然动不了!

      「咒封呀,别忘了我可是咒符师呢。」洛梧桐自得地抱胸笑道,但又觉得奇怪地歪头,「既然这招对你有用……那你应该不是没灵力吧?这只是封了穴道的灵气暂时瘫痪肢体动作而已,你怎幺可能用不了灵刻呢?」

      我的早死光了,臭虫的则给御咒道具封起来了,哪敢乱用?

      「我就是笨到连基础控制也不会不行吗?快给我拿下来。」

      「那上次的十几万你怎幺搞来的?」

      「不告诉妳。」

      ……

      「那你就当木头人上课吧。」洛梧桐回收他的纸笔。

      喂,妳真的狠心啊?

      三个小时后。

      他喵的,还真的贴到我上完整堂课。

      见师长都走人了,路过的其他院生还不断地指指点点并偷笑,洛梧桐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后,才帮他把额头上的符纸拿下。

      「妳也太过--」

      「抱歉。」洛梧桐伸来好几张纸,「你的笔记我帮你抄好了,拿去吧。」

      ……

      叶月天收下笔记后看了看,的确写得很用心,就连每个咒文的写法和详解都附上了。

      「你真的很奇怪,到底有什幺理由愿意当整整三小时的木头人还是不肯说?」

      「不告诉妳。」将笔记折好后,他将其收入口袋。

      「……真的是不能危及他人的理由?」

      「危及他人?谁跟妳说的?」

      虽然从脸看不出来,但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心急,伶儿说的或许没错……他有他的理由,而且是绝对不能牵扯到其他人,所以才出现在魔洛契亚学院。

      「不告诉你。」

      ……

      「那我回家了。」叶月天起身。

      「不准走!」洛梧桐再抓他帽子,并揹上包包硬拖他走,「别忘了下午还有四人同行的课呢。」

      他喵的。

      餐厅。

      「哇赛!妳真的把月天抓来了耶!」清田彻讚道。

      「……碰巧?」叶月天回头瞪她。

      「碰巧碰巧,我们早就谈好有碰到你才抓人的。」洛梧桐把他拽到空位子上坐好,并指着桌上的小裂缝转移他的注意力,「把你的电子卡插进去就能点餐了。」

      闻言,叶月天马上掏出电子卡一试,桌面竟立即出现红外线菜单提供选取,用指头连点下一页来到甜点区后,他毫不犹豫地选了十六吋的大蛋糕。

      「哇喔!」见桌面开启了颇大的方形孔洞,蛋糕便在下一秒升起,他马上拿起附赠的叉子开挖来吃,「现在的科技真发达耶。」

      发达什幺?这系统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了。

      「真是可怕的吃相……」伦纳德呆呆地望着他,很少有人类能吃得比兽人还大口。

      「你们不应该带他来餐厅的。」武元无奈,光看那蛋糕就能笃定价位很惊人,以他的吃法连续吃几次说不定都能买下一家蛋糕店了。

      「没关係啦,月天也是院生嘛,他想吃什幺就随他吧。」风伶儿苦笑。

      「妳问到了吗?他十几万的报酬哪来的?」路斯恩无视他的吃相望向洛梧桐。

      「没,他坚持不肯说。」她叹道。

      「……好吧。」路斯恩无奈。

      「哎哟,说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我们不会跟别组的说的啦。」武元求道。

      他正认真地扫蕩蛋糕,一方面又点了一个水桶那幺大的布丁。

      ……果然不应该带他来餐厅的。

      「噗。」怜魂失笑。

      「一般操控元素之力有分为两种方式,一是大家所熟悉的、以咏唱咒歌驱动元素凝聚,二则以言灵控制元素凝聚,请问有谁知道这两种的差异在哪吗?」

      「有!咏咒属于请求,言灵则是命令。」

      「很好,三零三组加分。」在夹板上画上一笔后,这名师长继续在台上讲解,「如刚才那位同学说的一样,两者虽同样是从嘴说出来的,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控制形式。请求会大量耗费自身的力量求得元素之力前来契合,那幺命令是如何有谁知道?」

      「有!」风伶儿站起身来,并答道:「属于命令的言灵是耗费精神力,精神力越强韧者、将能以越短的言灵命令元素之力形成,而且不需要契合时间。」

      「完美,二七九组加分。」

      「干得好伶儿!」洛梧桐讚道,清田彻也笑道:「我们的分数都要靠妳了!」

      「没、没有啦……」她害臊地赶紧坐下。

      超无聊,还真的从最基础开始教起……

      叶月天不禁打了个呵欠,接着趴了下来打算打个盹儿。毕竟是被硬拖来的,这门课他就算不听也无所谓。

      「因此,属于请求的咏咒并不是所有的元素之力都能控制,还要配合自身与各个元素的契合性才得以使用,这就是为什幺有人擅于使用火术却不擅于木术的原因。至于属于命令的言灵则反之,使用言灵者和元素的契合性异于常人,所以才能省略冗长的咒语以简单的字句来命令元素。」

      原来如此啊……以前看青蔚唸几个字就能开小花,觉得好玩一试就成功了……或许这和我在野地长大有关係吧呼噜……

      「一般而言,咏咒单一元素到某个程度便能使用言灵命令,因此有很多人便会找寻自身和哪个元素的契合性较高而去专修,不过学习至言灵的程度需要非常久的时间,最快至少也要十几年,所以能以言灵自由命令全数的元素之力者,除了各土之首外几乎所剩无几了。」

      ……

      别一直戳我的头啦……

      缓缓地抬头一看,「抱歉!」叶月天立即站起身来,原来一直给他戳头的凶手是不知何时走来的讲师。

      「白痴……才刚加分肯定会被扣掉了。」洛梧桐低声抱怨。

      「别介意啦。」清田彻拍拍她,风伶儿则接道:「我们再多努力一点就好了。」

      「这位同学,看样子你对这门课很有自信嘛。」他挑眉,并把夹板移到书本下方翻了几页,「那我来考考你好了,咏咒和言灵的失败率为何?」

      慢着,你刚刚有讲到这里吗?是不是故意想让我难堪啊?

      「这个……第一个契合性不足的话威力较小……吧?还是用不出来?然后第二个……因为是命令形式的,所以……几乎不可能失败?」

      「很好,那幺请你示範一次。」

      你果然是想让我难堪啊!我年纪比你大耶臭小鬼!

      「以、以吾之……」完了,整句到底怎幺唸?随便凭印象好了,「求?前……行吧?风起。」语毕,原是无风的教室内,竟缓缓吹起一阵柔风徘徊。

      「不错嘛……照理说唸成这样就直接失败了,或许你可以考虑去专修风术,我保证你绝对能修成风术言灵的。」他将夹板移到课本上,并画了几笔,「二七九组再加分,你别再打瞌睡了喔。」

      喵的真赛,真该听青蔚说的去背完整句了。

      「终于安然熬过这堂课了。」洛梧桐伸了个懒腰。

      「唉,有听没有懂……或许我不适合学咒术。」清田彻叹道。

      「不会啦,据说实际使用没像老师讲的细腻,那还是得靠自身去感觉的。」风伶儿安慰他后,便望向叶月天笑道:「老师刚才很看好你耶,你真的不考虑去上风术课吗?」

      「没兴趣。」收拾他们三个施捨的空白笔记页后,他将笔还给了风伶儿,「虽然没用到但还是谢了。」

      ……

      见他头也不回地直接走人,「那小子真的很爱独来独往的,难道他不觉得孤单吗?」洛梧桐无奈。

      「不管理由是什幺,但能感觉到他是不得已的呢。」清田彻回道。

      「嗯……我们再多等他看看吧。」风伶儿点头。

      今天是占术,下午终于没四人同行了……回家前再去餐厅吃个蛋糕好了。

      电子卡一刷、自动门一开,「月天早安!」风伶儿笑瞇瞇地在门口迎接。

      ……

      「走错教室了。」他又立马转身。

      「别走啦!学占术的人很少,我只认识你一个就陪我嘛!」风伶儿赶紧上前拉住他。

      「哈?妳来学院到底是来--」回头一瞪、但话还未说完,只见她快哭了似的。

      ……不是吧?

      「就陪我嘛……拜託嘛,求求你……」似乎有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了。

      「……我、我知道了。」虽然很莫名其妙,但叶月天似乎发起抖来了。

      「嗯!我有帮你找了好位子喔!」风伶儿马上破涕为笑地拉他进教室。

      喂,妳是不是也有点腹黑啊?居然装哭!

      无奈被她拉到座位上坐好后,她捎来了一本笔记本和笔,「我家有很多空白的笔记本,所以这本给你别客气喔!」

      「……拿去。」叶月天扔了颗糖给她。

      「咦?透明包装的……真的可以给我吗?」

      「当作交换。」

      「嗯,谢谢!」她高兴地拆下糖纸一口吃下,「真的跟路斯恩说的一样,很好吃呢!」

      好可疑。

      「妳……学占术?」叶月天狐疑地问道,连两天都碰到同组的人也太巧了吧?

      「不是我要学的。」语毕,她召出了小沙漏,「是小沙沙要学的喔!」

      ……

      叶月天戳了小沙漏一下,毕竟好像跟前几次看到的不太一样……没指针翅膀和眼睛,充其量只是普通沙漏而已。

      「这小子挂了?」

      「没有啦!她只是在睡觉而已。」风伶儿无奈地反驳后,便跟着连戳小沙漏好几下,她这才缓缓地展开指针翅膀和眼睛,但她扭了一下后居然瘫倒变回普通沙漏,看样子是在赖床,「别睡了啦,待会就要上课了喔,乖。」

      ……给这鬼东东上占术真能听懂吗?

      今天是实斗拳术,应该不会再碰到……了吧?

      和前几次的课程不同,这次并不在主堡内的一般教室上课,而是得多花时间绕到主堡左外侧的圆形建筑物去,据说那是学院的虚拟实境斗技场,如同其名是结合咒术和科技产生各种虚拟环境的场所,有时实斗考试或一点小纷争都会在这解决。

      来到宽敞的大门前,也是需要电子卡才能开启,从外头的门往内瞧根本一片白茫茫瞧不见什幺,于是叶月天掏出电子卡一刷--

      「月天早啊,等你好久了!」清田彻站在门前打招呼,并不等他做何反应便直接拉着他往内拖,「快来吧,武元和伦纳德也在呢!」

      不是吧喂!另外两人还能理解,但你分明是刀客上什幺拳术啊!

      「给我放手!」叶月天使劲地想往回走,但他的力气真的大到很夸张,就算使出全力也丝毫不影响他继续拖行。

      「喔!来了来了!」远远地就看见伦纳德在招手,武元也在一旁蹦蹦跳跳地叫道:「我们来比一场吧!输了就告诉我们上次的报酬怎幺来的!」

      「谁鸟你们!」叶月天瞪道,才刚停下脚步他就立马转身想走人,但手还是被清田彻拉着不放,「还不放手?我看你们三个根本就知道我的行蹤才来堵我的!」

      「真的只是碰巧的。」清田彻搔搔脸,并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虽然带刀却不怎幺会用刀,反倒是拳脚功夫比较在行呢。」

      「那你不会去上刀剑课从基础学起吗!」

      「我有选呀,只是时间不是现在。」

      ……好吧,我认了。

      见他似乎不打算走了,清田彻便开放了他的手,并伸出手笑道:「那幺请多指教啰!」

      「呸。」

      ……

      「小家伙,你这也太过分了吧?」伦纳德有些不悦。

      「就是啊,刚好碰上就是碰上了,再怎幺不爽也毋须这幺做!」武元怒道。

      「没关係啦,交给我就好。」清田彻先是把手往身上抹乾净,接着回头向他笑道:「既然这堂是拳术课,那我们就靠拳头连络感情吧,注意!」

      !

      他猛然一个出拳,叶月天立即以右手撑起左手挡下,但不料他的力气真的是超乎想像,一拳就把他痛击老远并狠狠地撞上墙面,而这座虚拟实境斗技场本来就是为了斗技而建造的,因此墙壁就算有特别强化好几层,但竟还禁不起他将叶月天击出的力道而大大地凹陷。

      好……痛?他怎幺可能……

      落下后,叶月天狼狈地甩甩头并看看左臂,无任何外伤也无断裂,照理说不是由内而外的伤害应是不会痛的……啊。

      他是斩灵人,而且还是个异类,就算不用特别做什幺,本身充沛过火的灵力便能导致体能及护身作用异于常人,所以他应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以灵气做为冲击,倘若他能意识到这点并加以利用的话……说不定能直接对灵魂造成伤害。

      「月天果然很强呢,手没断又能站起来耶!」清田彻笑道,并摆出了继续出拳的架势,「难得遇上能接下我一拳的人,请多指教啰!」

      ……假和平主义者,想不到他也有好斗的本性,有点小看他了……实际上他确实危险。

      「哼,仅是空有蛮力而已。」叶月天假借摩拳擦掌地悄悄摘下一枚戒指,一步步向他走近时还低语了风行两字,「还你的!」下个瞬间便急冲到他面前送他一拳。

      「哇喔!」他赶紧也以手臂挡下,但因为太过突然来不及稳住下盘,下一秒他也被痛击老远并撞上墙面,只不过凹陷程度没他出拳的深。

      「真是意想不到啊……好想参一脚!」伦纳德摇了摇牛尾,武元也跟着兴奋起来地握拳喊道:「我也要!我也要!下一个换我!」

      换你个头啦。

      「哟咻!」清田彻跳起身来,还相当轻鬆似地拍拍手臂,看来他自身的灵力多到能在无意间抵挡一般的物理攻击,「吓了我一跳呢,继续吧!」

      还继续咧,这小鬼单纯是四肢发达的蠢蛋而已,完全没动到脑子拟出攻击及防御策略,可惜了与生俱来的实力,没必要跟他认真。

      见他冲了过来并出拳,叶月天紧是一个侧身他便挥了个空,再来以左脚拐他一脚、右手肘送他背部一击,他立马狠狠地就地撞上。

      「还没完喔。」明明就被击趴了,但他却一点也不痛不痒地伏身先是一扫、回转了一圈后外加一踢,「咦?」不料叶月天失去重心的瞬间竟以立即只手撑地,并借力使力地抓住他的脚踝将他扔出,再来站稳身子一看,原先被他撞凹的墙面又更凹了些。

      「放弃吧你,仅有蛮力是赢不了--」

      「还没完!」

      好快!

      明明相距有段距离,他却在短短一瞬间爆冲到面前来,但也是空有蛮力不假思索的攻击而已,在他出拳的那一霎那、叶月天又是以简单的侧身闪过,并送他回身一踢,「砰!」的他又狠狠地撞上墙面造成凹陷。

      这小鬼刚才……眼睛变成红的?

      「怎幺都是我被揍啊?可恶……」清田彻搓搓自己的脑袋并慢慢地站起身,接着望向他笑道:「月天就连拳脚功夫也很强呢,完全看不出来耶!不过我也不会认输的!」

      现在是蓝的……看错吗?

      「两位好身手!真不愧是百年一招的新生!」本来忙于清点人数的师长前来查看,他钦佩地拍了拍手后,指着墙壁笑道:「虽然我很想看你们两个继续打下去,不过修理费要五十万喔!」

      ……

      「不是吧!」叶月天和清田彻一同惊叫。

      居然被禁吃甜食,太过份了……

      位在餐厅,叶月天一组等人皆陷入了沉重的低气压中,每人头上都点出了不少鬼火……当然的,他们面前完全没任何餐点在,只是来陪坐而已。

      ……

      「拿去。」怜魂用自己的电子卡点了一份套餐,并推到风伶儿面前,「为了妳的宠物的身心健康着想,我请客。」

      「谢、谢谢妳,怜魂!」风伶儿感激地收下,后面那一句只能尽可能地当作没听到。

      见状,伦纳德也点了一份给清田彻,「快吃吧小家伙。」

      「太、太感激了!」清田彻起身向他敬礼。

      「喏,别饿坏了。」武元也点了一份推给洛梧桐。

      「抱歉,先谢谢你了,我下次会请回来的。」洛梧桐哭笑不得地收下。

      「蛋糕、蛋糕……」路斯恩花了点时间找寻菜单的甜点区,桌上出现蛋糕后,他便将其推到叶月天面前,「快吃吧,别客气。」

      「……给你。」叶月天掏了一把糖果给他。

      虽然是不得已的,但光看还真是不合理的交换啊……

      「好了啦,你们别苦着脸吃嘛,东西会变得不好吃的喔。」武元苦笑。

      「我们也不想,但一口气欠到九十几万……唉。」洛梧桐扶额叹道。

      「每人最多再选一堂课就得找差事做了……」风伶儿低头。

      「真、真的很对不起,都怪我要找月天打架……对不起!」清田彻低头道歉。

      「这也不能全然怪你啦,事情过了就算了。」伦纳德拍拍他。

      「就是啊,往好处想吧,持有学院的电子卡在某些地方还有特别福利呢。」路斯恩苦笑。

      「不过真是豪迈呀,一口气冲到快百万……噗。」怜魂失笑了声。

      妳能不能别捅刀啊……

      「分半负责吧。」闻声,大家一同望到叶月天身上,而他指了指同组的三人又说:「你们三个二十五万,我一个二十五万。」

      这算哪门子的分半?

      「我们是同组的耶,而且学院分发的任务本来就该四人--」

      「我有个人任务的资格。」打断风伶儿的话后,他继续说:「我就是跟你们鬼混才搞出这般荒唐事,我自己做的我自己承担。」

      「哈?你哪根筋不对了?」洛梧桐不解,「干嘛说的好像全都是你的错一样?像这种意外发生时哪有分谁对谁错的?」

      「何况又是我先起头的……」清田彻难为情地抓抓头。

      「我没吐你口水你还会想找我算帐吗?」叶月天没好气地回道。

      「咦?算帐?」他愣了愣,接着连忙挥着双手解释,「我根本没要找你算帐的意思啦,别误会!我本来就打算好想跟你过个几招了,真的。」

      怎幺可能,明明有我在的地方都会引起不必要的争执和祸端,何必如此强调。

      「我一人足矣。」叶月天站起身,大家这才发现蛋糕不知何时被清空了……真吓人,「拜託别再来缠着我了,真叫人不爽。」

      ……

      目送他离开餐厅后,「真是个钻牛角尖的家伙,脑子都不知想哪去了。」武元无奈。

      「像你的脑子放太开也很奇怪吧?」伦纳德回道。

      「别担心,他并没恶意。」路斯恩望向被留下的三人,又说:「先前和他一起跑测验我很明白,他实际上很为人着想,不妨你们反过来放他去试吧。」

      「嗯……等他对我气消前只能这样了。」清田彻郁卒。

      「我是没意见啦,妳认为呢?」洛梧桐看了风伶儿一眼。

      「咦?我啊……」她歪头想了想,接着点头答道:「也好,等目前的债款还清点再看看情况吧。」

  • 名称:火影忍者国语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