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超清

      「路斯恩!我想喝竹抹泡泡饮!」

      「自己去买!」

      「我是病人耶,你看看我躺在床上根本动弹不得啊。」

      「你屁!刚才医务部的人说了、你只是营养失调没大碍!」

      「怎幺可能营养失调而已?我可是差点就挂了耶!」

      「是啊,我从没看过脸上有个小擦伤就挂掉的人。」

      「真的啦!我那时候差点就挂了!还身中剧毒耶!」

      「我说了,你只是营、养、失、调!」

      「好了好了,让老夫去买吧,你们别再吵了!」

      ……

      位在医务部的病房大楼,经过第一次测验而送进这的人少之又少,毕竟能碰上的敌人只是弹个指头就能打败的菇精,就算是变异体只要花点时间也能将其消灭,但这是个数为「一」的情况下为前提。

      来到这里的东土院生,全是因吸入过多的胞子而来进行排菌的呼吸治疗,整个疗程只需五到十分钟左右,唯独风伶儿和武元是怎幺想也想不透的营养失调,经过多数的检查确定并无其他症状在,但他们却被宣告得躺上大半天才能下床走动。

      「差点就挂了啊……」听见隔壁床的吵闹声,洛梧桐握上风伶儿的双手鬆了一口气,「还好……活着回来就好了。」

      「就是啊,画面断讯的时候差点没吓死我们呢!」清田彻拍了下她的背。

      「我一开始就说了完全没问题嘛。」风伶儿苦笑,并不好意思地搔搔自己的脸,「只怪我们不听劝告硬要闯入禁区,所以才……」

      「不过说到禁区……」洛梧桐抱胸垂目想了会儿,并且深皱了个眉头,「那只狼到底是怎幺回事?我从没听过因空间异像受到汙染的生物会救人的。」

      「啊啊,照理说它们光会吃人就来不及了,奇怪的是……牠身上的秽气不像是吃了其他活物来的,纯粹得像是与生俱有……应该更不可能会救人才对。」清田彻也为此感到匪夷所思。

      「牠绝对和空间异像脱不了关係。」隔壁的路斯恩掀开了帘子,并笃定道:「你们也都看见了,牠瓦解了空间异像,说不定近年来的异像汙染加剧也是牠造成的,如此一来便能确信所有灾难的源头都是来自于牠。」

      「可是……牠救了我和武元耶,我们身上的毒素也被牠吃掉了,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幺误会……我、我觉得不能全怪在牠头上。」风伶儿怯声摇头。

      「如果只是做做样子的呢?」路斯恩瞇起了双眼,无暇的紫眸中满是不信任,「别忘了,自头到尾可没有过变异体会救人的消息传出,何况衍生出智慧的变异体只有少部份刚开始会对人示好,等到妳信了它……它就把妳当作粮食吃了。」

      ……

      「我也这幺觉得。」洛梧桐摸摸她的头,并且安慰道:「路斯恩说得太过直白了啦,不过他也是为妳好,真的不能太过相信它们,毕竟对人示好的变异体能和平共处的--」

      「我知道。」风伶儿沮丧地垂首,也不得不承认地淡声答道:「能和平共处的纪录……到目前为止还是零。」

      「好了啦,事情过了就算了,别再聊这些严肃的话题了。」清田彻连忙打哈哈缓和气氛。

      「就是嘛,亏路斯恩还是精灵咧,随便去伤女孩子的心真是过、靠!」武元又被吊起来了。

      「那幺先说声抱歉,你们不聊、我可是很想聊呢。」

      众人转头一看,青蔚不知何时现身在病房内,并有礼地向大家行个礼,「因白银妹妹和我提起你们这两组的状况,加上只有你们两位必须躺大半天……我觉得有必要详细了解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

      「呃、嗯……没问题。」洛梧桐看了清田彻一眼,接着由他问道:「那我们先离开?」

      「都离开吧,不过红髮的女孩要留下也是可以喔!」青蔚敞开双臂笑道。

      ……

      无言了几秒,洛梧桐马上抓着清田彻和路斯恩的手快步离开病房,下一秒武元掉了下来。

      「咦?这幺乾脆啊……」青蔚失望地垂首。

      喂喂……

      隔日。

      「我们回来啦!」武元从传送阵内冲出。

      「喔!小家伙总算回来了!」伦纳德高兴地前去迎接。

      「唉,才安静半天而已过真快啊。」路斯恩叹道。

      「别这幺不乾脆啦,你其实很高兴我回来吼?」武元窃笑。

      「你欠吊吗?」路斯恩瞪他。

      「一回来就吵架啊……」洛梧桐无奈地看着他们,接着和清田彻前去迎接后到的风伶儿,「没事吧?西土之首有没有骚扰妳?」

      「没有啦!」风伶儿连忙挥了挥手,并苦笑道:「反倒是我很紧张,你们离开后他就换个人似的很正经呢,连武元也不敢嘻皮笑脸的。」

      「耶?原来他实际上是很严肃的人嘛。」清田彻有些诧异。

      「严肃归严肃啦,不过那家伙人挺好的。」武元从伦纳德身上跳了下来,并且卸下腰上的几个小麻袋举高高,「你们看!这是那家伙请我和伶儿吃的饼乾呢,而且是工商区那边买不到的喔!」

      「喔?来一包给老夫嚐嚐!」伦纳德大手抓起其中一个小麻袋,没想到他居然连袋子也一起吃了!接着歪个头,「好像不太好吃耶。」

      你连袋子都吃了还会好吃吗……

      「哇喔,真不敢想像那麻袋被反刍的模样。」武元无奈,接着将手里其余的麻袋们扔给每个人,「我硬跟那家伙多讨了好几份呢!大家都有,快收下吧!怜魂注意!」

      !

      刚被他们的吵闹声吵醒的怜魂还搞不清楚状况,原以为是遭受攻击而下意识伸手去接,「……谢谢。」原来只是散出满满莲花清香的饼乾袋而已。

      「最后……呃?你们的死鱼眼月天呢?」武元四处张望,完全没看见他的人影。

      「那个贪吃鬼啊,真不晓得他又吃了什幺髒东西,早餐后他就躲在厕所内到现在没出来。」洛梧桐打开麻袋掏出一片饼乾看了看,外观说实在的有点惨不忍睹啊……但张口一咬,「咦?这好吃耶。」

      吃了……髒东西?

      风伶儿望向男方的盥洗室大门,不经意地联想到那最引人好奇的问题……那头狼,牠也吃了髒东西,充满剧毒的污秽瘴气。

      不可能吧?月天选了幻形术的课程,照常理来想就因为他不会才去选的,而且那头狼的眼睛是绿色的,和月天不一样……应该只是碰巧吧?

      经过一整日的休息,当天晚餐过后便收到了下一次的测验内容。

      原本又是到某某区域取露水的,但因为得知了风伶儿和武元遭遇的状况,青蔚在三十分钟后匆忙以显影术现身,并宣布和白银讨论后的测验内容的变更之处。

      虽不再是取露水为主,要做的事也是简单到令人咋舌,但区域性的危险等级提升了不少,在牡蒂安学院的勘察部门重新评估异变汙染的等级之前,得暂时远离并不得接触所有被汙染过的地区。

      总结是……真不知该哭还该笑啊。

      「前往诺迪肯洞窟找寻藏起来的魔晶石……」路斯恩脸色沉了下来。

      要做的事的确非常非常简单,只要得知该晶石的属性和残留的能源便能轻易找到了,只是这个地方……真的很危险!

      照难解的古语不断地推测并翻译下来,诺迪肯这词在西土上是永不见天日的意思,而且诺迪肯洞窟在此地也是相当有名的,传闻还未有西土之首的存在之前,当地的居民便是以此窟做为前往地底深处的家园的出入口。

      但时代推移至现在,根据书面上的介绍、诺迪肯洞窟早在不知几千年前就被禁止一般居民出入,毕竟现已有其他的方式能到达地底的古代遗迹参观,重点是非常安全又舒适!如果非要从该洞窟前往的话,必须得处在完全伸手不见五指的状况下前进,否则里头惧光性的生物们便会全体涌出攻击光亮来源,而且……极有可能在看不见的状况下莫名被吃了。

      ……

      沉默了不知多久,「简单,我去。」难得没打瞌睡的怜魂出声。

      「咦?完全看不见四周叫简单?」武元错愕。

      「而且很有可能会跌倒撞到头什幺的耶。」伦纳德附道。

      「我习惯黑暗,就算在里头跑跳也绝对撞不着任何东西。」怜魂拨了下挑染的红髮,接着漫步走回她的床位就定案了。

      是因为饼乾才想多少帮点忙吗?

      「嗯……不能有任何光线啊?」洛梧桐抱胸苦恼,催动符咒的效果时、得和自身的灵力做契合性的呼应,要完全无光有点难办。

      「我去吧!」清田彻举手。

      「咦?没、没问题吗?」风伶儿担忧。

      「别担心,我可是斩灵人呢。」他将双手置于后脑勺上,并轻鬆地笑道:「天地万物不只活体,死的或无机体只要接触过活体便能沾点灵气,再说那是古时候的通道嘛,肯定有很多残留的灵气在,我能藉着这点推测出通道内的形状和方位。」

      「不愧是斩灵人,灵感度果然不容小觑,要一般人去感受沾染的微量灵气很难呢。」路斯恩钦佩地点头,接着给予最后的提醒,「这次的测验要注意的和巨菇林差不多,也是呼吸上的问题,毕竟是不知多长又被废止的通道,能越快取得魔晶石越好,否则极有可能缺氧窒息,甚至是吸入其他死物产生的秽气而中毒。」

      「明白了,谢谢指教!」清田彻起身向他敬礼。

      经过一日的事前準备、和青蔚另外开放的图书馆……似乎算是一颗树?总之是摆满书本的巨树的传送阵供大家查阅情报,因为又多了一项能消遣的区域,很快地就来到第二日的测验开始前。

      「那我们出发啰!」清田彻回头向大家挥挥手。

      「记得小心点。」路斯恩提醒。

      「……嗯。」怜魂点点头。

      「抓好啰,预备穿过结界!」莉莉丝牵起他们两个的手,并将他们带出房间。

      ……

      「总觉得还是很担心呢。」风伶儿苦笑。

      「就是啊,而且又不能弃权……」洛梧桐无奈地叹道。毕竟小眼球在第一天有说过,在所有人都弃权的状况下,负责评分的主办员们便会透过电子卡随意抽出一人强迫参加。

      「放心,他们绝对会平安无事地回来的!」相当乐观的武元笑道。

      「哞?嗯……」

      「刚才那是你的声音吗?」路斯恩诧异地向伦纳德望去,那幺大块头的兽人竟会发出像牛宝宝的声音来。

      「哞、啊,不是……」伦纳德感到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并且四处张望了下,「你们没闻到奇怪的味道吗?」

      众人闻言后便跟着四处看,但不管怎幺闻就是闻不到他所谓的怪味,只看见女方那边某处角落、不知何时竟焦黑了一小片,不仔细观察的话真的很难发觉。

      「呃?什幺时候有起火过啊?」洛梧桐先行靠过去看了看,尾随在后的风伶儿则是伸手摸了摸,「温温的……应该是刚熄灭不久,这里原先有放东西吗?」

      「啊,原来不是嫌早餐的烧肉不够焦啊。」武元熊熊来个敲掌。

      「有人放火的意思?」路斯恩问道。

      「嗯,我有看见怜魂在玩火球,我还以为她要把早餐的肉烤熟点。」武元点头。

      ……

      众人无故沉默了会儿,接着一同回头向男方那边的叶月天望去……果然有点奇怪,这几天他都选择坐在窗台前的,但现在他却坐在床脚处并靠着墙闭目养神。

      一开始是他们两个发现被下毒、但完全不吭声,说不定现在也是……

      「月天。」风伶儿小跑步向他靠去,并且问道:「那个……能请你起来一下吗?」

      ……

      「装什幺死啊你?」洛梧桐一靠近,便是直接伸手想将他拉起来,「快给我起来!到底藏了什幺东西啦!」令人意外的、他的力气很大!不管怎幺拉他就是不为所动。

      「让老夫来吧!论力气我可是不会输的!」伦纳德摩拳擦掌地向他靠近,他这才睁开了双眼似乎想抵抗。

      「啧!」巨大的手掌向领子掐来,叶月天一手捉住床脚、一手撑着墙壁就是死也不让开,但左手几乎是半残废状态根本撑不了多久,「够了没啊!我在这睡觉又碍不着、靠!」没想到伦纳德伸出第二手一拉,竟将他连人带床地甩了出去。

      「藏了什幺东东?」武元挤了上去。

      「喂喂,别推啦你!」路斯恩跟着挤。

      「这是……花吗?」他刚才坐的位置上有朵鲜红色的花,不过外观实在很怪异,花瓣小得可怜、花蕊及花萼却大得跟枕头一样,正当洛梧桐想伸手碰触时,「靠!」伦纳德抢先将她整个人拎起。

      「这花有毒!」伦纳德一喊,大家便吓得各退一大步,「我闻到的怪味就是从这花身上传来的!」

      「可是我们什幺都没闻到啊。」风伶儿疑惑。

      「或许因为伦纳德是兽人,所以嗅觉比普通人还敏锐吧。」路斯恩看他将洛梧桐轻轻放下后,便问道:「你知道这是什幺花吗?」

      「不知道!」他理直气壮地扠腰答道,见众人一倒、他马上接着说:「但这花的味道闻起来很噁心,给老夫的感觉就是绝对有毒!」

      「喂!死鱼眼大哥要不要来解释一下啊?既然都被发现了就别装了呗。」武元回头向叶月天招手。

      ……

      他默默地爬起身、拍拍屁股,接着慢吞吞地走到那朵怪花面前停下,再来摸了摸口袋掏出似曾相见的金属物来,「啊,那不是炸了我的火鸟的--」洛梧桐还未完话,他直接将金属物扔到花上,紧接着竟「砰!」了声爆炸了!原来那是自製的迷你手榴弹,而且火力虚到只炸出和怜魂放火烧的面积一样大。

      「记得把床搬回去。」叶月天扔下这句话便转身向传送阵走去。

      「给我慢着!」洛梧桐上前拉住他背后的连身帽,并将他转了过来连连戳他鼻头,「干嘛什幺都不说啊你?独自一人逞英雄自以为--」

      「说不说又如何?」叶月天拍开她的手,并且反问:「要是妳成了第一发现者,妳会要大家过来看妳炸掉它、顺便开Party吗?」

      「趴踢?那是什幺?」洛梧桐不解。

      ……啊。

      「那是精灵语。」路斯恩望着他许久,似乎不敢对上视线呢,「你……一般会说精灵语的人少得可怜,就算信仰不同、但同为精灵并不会轻易让外人学习我们的文化及语言,你到底从哪学来的?」

      真倒楣……偏偏是月弦精灵。

      「我知道!」风伶儿举手,并且笑道:「月天和裘斯先生是朋友嘛,所以是向他学的,没错吧?」

      「呃、嗯,没错。」他连忙点头。

      「朋友?」路斯恩歪头想了想,接着狐疑地瞇起了双眼,「看起来不像是生死之交那种程度的朋友,只是普通朋友的话应该不可能让你学的。」

      「你也见识过了,他为人比较随便,并不是所有精灵都和你一样坚持传统的规矩,何况你是久未见过世面月弦精灵。」

      ……

      沉默了会儿,「这倒也是。」路斯恩总算想通地叹道。

      还好他信了……

      「没事的话我走了。」叶月天转身。

      「慢着!你还没跟我们解释清楚!」洛梧桐又拉住他。

      「妳要我解释什幺啊?」叶月天不悦地回头拍掉她的手,并一股作气回道:「我只不过刚好看见它开花就坐上去了有意见吗?谁叫它长得跟坐垫一样澎!」

      「谁跟你说这个?」洛梧桐直接往他后脑一巴,他的回答根本完全搞错了方向,「你明知道它有毒的,为什幺都不跟大家说一声?难道你想和第一天一样,自己中毒就装做什幺事都没有了?你也太小看我们了!」

      「就是嘛。」武元不知何时跳到伦纳德的肩上,并且笑道:「虽是意外得两组一起同居一个月,但怎幺说这段期间内我们还是得互相照顾啊,有事就别独自担,说出来又不会怎样。」

      「哼,我就是瞧不起你们,就算知道了又能有什幺做为?那幺想中毒的话就去厕所吞牙膏自杀啊。」说完,叶月天转身进入了图书馆的传送阵。

      ……

      「真是不乾脆的人呢。」伦纳德无奈。

      「突然觉得他很亲切呢……」路斯恩此话一出,大家向他投以满是愕然不已的神情,于是他连忙解释道:「我是照我族的传统去看的啦,懂精灵语的人通常是和我们精灵族有着深厚的情谊,而且也是通过认可并不会任意危害万物的人。」

      「但要我们吞牙膏能算吗?」洛梧桐跟着无奈。但和不知名的毒花比起来,的确亲切到极点了。

      「月天随口说说的啦,别在意、别在意。」风伶儿苦笑。

      位在西土上某个面积不大的荒漠,诺迪肯洞窟便座立在其中央之处,但与其说这是洞窟……外观和书面上的图片完全不同,远远地看根本就是给巨型蠕虫钻的地穴,或许是因为天灾造成塌陷的吧?

      一样的、由领队雏莓为该地稍做简易的介绍后,接着便是测验的主题了。

      「今天要找的魔晶石呢……」雏莓掏了掏口袋,接着高举手中那火红不规则形状的宝石给众人看个仔细,「就是这个!我们会将所有的魔晶石都藏在同一个地点,每个人都能拿到一块所以不用抢,评分的重点在于你们找寻的速度喔!」

      「请问……那是火属性的没错吧?」某东土院生举手问道。

      「对呀,所以会发光喔!」雏莓笑道。

      万一被里头的生物吞下肚是要我们怎幺找啊!

      「你们别担心啦,我们给它储能在三小时后才会发光。」雏莓将魔晶石纳入口袋后,便抱胸继续说道:「也就是说!三小时之后难度会提高,而且会面临呼吸困难的情形,最残忍的是还会扣分呢!所以你们必须尽可能地在三小时内完成。」

      ……

      见众人脸色难看地陷入无语,雏莓接续补充道:「哎呀,放轻鬆点,咱们青蔚大人有帮你们和东土之首说情呢,就算扣分还是没找到魔晶石都不要紧,底线绝对在刚好及格的分数上,只要别被其他测验的分数拉下就行了。」

      幸好……

      「所以为了感谢我们的青蔚大人,还请各位多多光临我们的工商区买点土产喔!」

      还推销啊妳!

      「最后呢……」雏莓卸下背包,并掏出大把大把的藤草手环,接着以风术将其送到每人手里,「这是紧急用的传送手环,但效果只有一次而已,要是碰上濒临死亡的状况便会自动将你们送回入口,这也代表测验失败直接算刚好及格的最低分了,都没问题的话就出发吧!」

      「喔!」

      见不少人争先恐后地跳入巨型洞窟内,怜魂只觉得他们蠢到不行地摇了摇头,毕竟地底和地表的气压是不同的,像他们如此莽撞地跳下去,说不定还未平安降落之前就已昏死在半空之中。

      怜魂漫步来到巨穴前,并稍微推算了下待会该行进的动向和速率,观察得差不多之后,「怜魂、怜魂。」头上的小睫毛抢在她动作前飞到眼前,接着用牠细长的尾巴指了指后方,「不等他一下吗?」

      回头望去,清田彻顶着小眼球正边走边忙着套上手环,但一个没注意下踩到石头跌倒了。

      ……

      「他会碍手碍脚。」语毕,怜魂一跃而下。

      和推算的差不多,三个跳跃后大约停留半分钟便可,接下来--

      !

      头一抬向下一个跳跃点上,刚才跌倒的蠢蛋不知何时就停留在那个地方。

      「七、八、九、十……好!」读秒完毕后,清田彻马上往下一个跳跃点继续向下前进。

      有点小看他了,原来他还是有常识的,而且和一般人族不同……应该不只是身为斩灵人的关係吧?除了力量之外,连适应力也是常人的好几倍?

      由此来想能明白的是……他不是纯种的,而是混血的斩灵人。

      「哟咻!」平安来到最底下后,清田彻抬头看了看四周……真的黑抹抹一片见不着任何东西,但当他沉下心眨了眨眼后,在他眼里出现的不再是黑暗,而是布满淡蓝萤光的亮丽通道,「残留的灵气真的多到爆呢,小眼球你没问题吧?看不见的话就在我头上休息吧。」

      「我没问题的。」话虽是这幺说,小眼球还是飞到他头顶停留,「再怎幺说我也是蝙蝠嘛,在黑暗中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待在宿舍的人能看得见画面吗?」

      「当然啰,不过……大概红通通一片吧?」

      「哦,简直就像红外线摄影机呢。」他伸手搓了搓小眼球,接着再仔细地看了一遍四周,「好多条路呢……左边。」

      正当他踏出第一步,「唔哇!」怜魂突然降落在眼前将他吓退一步。

      ……

      「我还以为妳早就出发了。」清田彻苦笑,接着问道:「对了,要一起行动吗?」

      「随便。」语毕,怜魂先行前近几步,但在好几条不同的岔路前停下。

      「是左边的喔。」清田彻赶紧跟上,并指着通道解释,「我想魔晶石肯定是雏莓老师藏的,左边这条路有沾到她的灵气呢。」

      即使是沾染的微量灵气也能分辨出原主是谁吗?

      「嗯。」怜魂点个头,并且一样由她领在前头地先行出发。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地走了许久,途中每当遇到岔路便由清田彻来指路……虽说这跟作弊没两样,但着实方便又省了不少时间,怜魂也总是简单地应个声便不再多话,只是……她却被后方的作弊蠢蛋搞得很烦躁。

      「有好多石怪宝宝耶。」

      ……

      「妳看!那条虫居然变成球滚走了耶!」

      ……

      「上面好多双闪亮亮的眼睛在看我们耶……」

      这蠢蛋好烦!

      要不是能省时早点回去睡觉,怜魂肯定会对他扔火球让他被洞窟里的动物们吃掉算了,每逢耐性磨到底而回头想对他动手时,他不是踩到小石怪跌一跤、就是不小心撞到石柱栽了一跤……怒火当场全化做无力。

      但给他一点教训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能识相地闭嘴就好。

      「又是岔路呢,我看看啊……」

      趁着他找寻哪条路沾有雏莓的灵气时,怜魂私下搓了搓指头,并且对着他来个弹指,「嘶轰。」成功地点燃了残留于空气中微量的磷,并形成一小撮火团在他头上飘。

      「喀吱喀吱喀吱……」四周传出细微的躁动声,较小的声响竟迅速地逃离现场,只剩像是巨型多足类的脚步声正往光源之处急剧接近。

      来了个大家伙呢。

      怜魂挪了一步让巨型蜈蚣从旁经过,紧接着就看牠悄悄地向清田彻伸展那吓死人的巨大毒牙……

      「找到了,这次是右--」清田彻只手一举想指向右边的通道,没想到这小动作竟无意间将巨型蜈蚣打飞,「咦?好像挥到什幺……小眼球的亲戚?」

      「我的亲戚们全都住在东土啦。」小眼球抗议。

      ……这蠢蛋的神经也太大条了,蛮力竟大到毫无自觉。

      无可奈何下,怜魂只能若无其事地继续领在前头前进。

      「对了,为什幺妳看得见黑暗中的东西?」

      「天生的。」

      「哦,真方便呢!我靠灵气分布来走还是看不太清楚脚底的东西,老是跌倒实在很--」莫名停顿了下,清田彻似乎想到什幺而问道:「抱歉,我记得人族中能在黑暗中自由行动的……难道是那个?」

      「嗯。」管他指的是什幺,怜魂随口应了声敷衍他。

      ……

      「别吃我!我一点也不好吃!」他莫名其妙地连连倒退好几步。

      「看得出来,你不是纯种的、不是我的菜,当然不吃。」

      「……这、这样啊,头一次遇到会挑食的血族耶。」他难堪地搔搔头。

      接下来除了指路外,他便不再多话了……不是纯种的,这个字眼对他而言似乎是挺大的打击,只不过……

      「就快到了,我能感觉到就在上、唔!」为了帮忙指路,他居然直接去撞墙了。

      神经真的很大条,才过不到十分钟而已就恢复精神了。

      「上面?」怜魂退了几步并抬头望去,是相当高的石壁,大约在四米左右的高度还有路能继续前进。

      「脸都印上去了……」无奈地拍拍石壁,根本弄不掉,要是被其他也能看见微量灵气的人发现肯定会被笑的,「算了,怜魂妳先上去吧,我帮妳。」他微微半蹲并伸出双手将掌心向上地相叠。

      其实用不着你帮就能上去了。

      既然他都这幺热心地主动想当弹簧垫,怜魂只好跑向他并踩上他的双手,紧接着藉他往上举的力道来个弹跳,「哒!」用不着一秒便轻而易举地落在上方的通道上。

      「接下来……」清田彻拍拍双手向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能够踩跳上去的跳跃点。

      「直接往上跳,我拉你。」怜魂向他伸手,不然等他慢慢跳上来实在浪费时间。

      「咦?这样不好啦,我可能会把妳拉下来呢。」

      「你不跳我就劈你。」

      「……我知道了。」他苦笑了下,接着退了好几步,「那幺我冲啰!」说完,他马上向着石壁奔去并使劲地往上跳,但没想到一握住怜魂的手,「唔哇!」这根本就不是拉,她竟将比自己个头还大上许多的清田彻甩了大半圈送他撞地。

      ……

      「如何?」怜魂凉凉地问道。

      「很意外……原来妳的力气很大呢。」清田彻无奈地坐起身。

      「那幺走吧。」怜魂转身继续领在前头。

      「嗯。」清田彻紧起身跟上。

      大约继续前进五分钟的路程,狭窄的通道似乎有逐渐放大的迹象,紧接着两人一同来到空间很大的石窟之中,粗略地向四处看了看已无其他麻烦的通道在,而自魔晶石上散出的微量能源……能感觉到就在前方不远处的石台上。

      「似乎没沾到其他人的灵气……太好了!我们是第一个!」清田彻赶紧靠过去,并拿了块魔晶石,「想不到会这幺顺利,说不定我们能拿满分呢!」

      「那就好。」怜魂慢悠悠地靠近,拿了块魔晶石塞入口袋后便转身,「回去吧。」

      「等等,不用照原路回去啦。」清田彻拉住她,再来拉开袖子秀出雏莓发的手环,「别忘了还有这个呢!我们利用这个直接飞回去更省时。」

      「……也好。」怜魂卸下背上的银白色长枪,俐落地耍了几圈后,长枪竟瞬间切换成巨大的镰刀外形,「站好别动,我保证留你四分之一条命。」

      「呃?慢着!用不着非要濒死状态才能发动啦!」清田彻无奈地倒退几步,并解释道:「进入洞窟前我有研究一下,虽说这手环得在自身生命力低下时才能发动,但只要用点小技巧让它感觉不到我们的生命力就行了。」

      怪不得那时候会跌倒,原来只是走路不认真。

      「你想怎幺做?」怜魂耍了巨镰几圈,没几秒切换回长枪外形以便携带。

      「稍微把灵魂抽出来一下下就好。」清田彻笑道。

      「你?」怜魂狐疑地望着他。要是他真能做到这点的话,那有关斩灵人能自由切割并接合灵魂的传言就能证实了。

      「我功力还不到家啦,只能抽一小部份而已。」他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又说:「妳把手伸出来吧,我把妳手腕的灵魂抽离一点时,妳将自身的灵力往抽离的缺口处凝聚成隔绝用的小墙,这样手环就感觉不到妳的生命力了。」

      挺意外的,这蠢蛋还真会投机取巧。

      「我自己来。」

      「咦?」清田彻愣了下,接着歪头问道:「血族除了噬魂外也会抽魂吗?」

      「……和你一样,我是异类,不能算是血族的一份子。」

      「这样啊……听说血族的规矩很严的,一定常被别人为难吧?真是辛苦妳了。」

      这蠢蛋完全误会了。

      「总之……」清田彻举起手,并将左手覆在右手腕的手环上,「我们先回去吧,免得脑细胞死光了。」

      「嗯。」

  • 名称:秘密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