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动情是意外超清

      几日后。

      拿出橱窗内的军服呆望了许久……果然还是很不想去!

      「唉……」叹了声无奈气后,叶月天先将军服放在桌上,接着离开书房去洗个澡。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他换下平日穿的棉衣及休闲裤,并穿上不知几百年没穿过的衬衫和皮裤,以及一双高到小腿肚的厚重军靴,走起路来还卡卡的实在有够彆扭。

      有些艰难地回到书房后,他摸了摸军服拿出里头的内衬无袖背心穿上,再来是领带……左手脑抽不会绑,先繫上皮带好了。

      摸了十几分钟后,他拿起鲜红的军服又是看了一会儿,在心里挣扎了不知多久后才将军服穿上,并且随手扣上腹前的几颗扣子,再来又是得将军服上的两条皮带相互交叉繫上,最后只要绑好头髮和领带就行了。

      拿起桌上的髮圈举起双手--喵的左手还在脑抽!

      无奈下他只好先咬着髮圈,并弯下身来以右手慢慢地抓出平日绑起马尾的位置,确认完之后準备拿下嘴上的髮圈时,「……赛宾娜,妳干什幺?」

      「要玩骑马打仗吗?」她这只贪玩猫竟跳到他背上坐着。

      「我没空和妳玩。」他继续忙着单手绑头髮。

      「哎哟,你这样要绑到什幺时候呀?」赛宾娜跳回地面,并走到他面前坐下举起前肢,「不如我帮你绑吧喵。」

      「喔。」叶月天将髮圈交给她。

      「噗滋!」

      ……

      「妳的爪子插到我的脑袋了。」叶月天赶紧挥开她的猫爪,并趁还没大喷血前沾点口水覆上伤处,被她插到的地方慢慢地癒合了。

      「没办法,猫儿本来就是用爪子抓东西的,你忍着点吧。」

      「忍妳个头,妳先变回人形在帮我吧,别忘了穿衣服。」叶月天拿走她爪上的髮圈站直身子。

      「好啦。」她飞奔离开书房。

      过了会儿后,有名拥有猫耳及猫尾、古铜色的肌肤、扎了许多小麻辫束成马尾的蓝眼女子走进书房,并走到叶月天面前向他伸手,「给我,我来帮你绑头髮喵。」

      「嗯。」将髮圈交给她后,叶月天马上转身背对她。

      「话说回来,我头一次看见小月你穿这套衣服呢,我原以为在我有生之年绝对看不见你穿呢喵。」赛宾娜小心地撩起他的黑髮,毕竟就算变回了人形,她的指甲还是很尖锐。

      「我是逼不得已的。」他叹道。

      「明明是被邀请去玩的,有什幺好逼不得已?」

      「我绝对会被杀的。」他莫名其妙地郁卒起来了。

      「他们有这幺恶劣吗?」俐落地缠上髮圈后,赛宾娜拍了他的脑袋一下,「好了喵。」

      「全是活了至少千年的肉食性老妖怪,妳想咧?」叶月天转过身来,并指着自己的脖子,「领带也帮我一下。」

      「没问题喵。」着手替他繫上领带的同时,赛宾娜不禁感到可惜地叹道:「这样听来我真的不能跟你去玩了……」

      「妳还想玩啊?」叶月天无奈。

      「月天,我想出门去狩--」鬼狼走进书房,一看见赛宾娜先是愣了下,接着退了一步大叫:「哇喔!妳谁啊?」

      「赛宾娜啦喵!我才几个月没变成人形你竟敢忘了!」抗议的同时,她的头髮还会跟着竖起来呢。

      明明是人形之躯却还能保有动物的能力炸毛,半兽人族就是这点很有趣。

      「哦?月天是今天要去参加生日宴啊?」鬼狼回到门前坐下。

      「嗯。」他点头。

      「好了喵。」繫完了领带赛宾娜便拍拍他的胸膛,接着伸出双手抱抱他外加蹭蹭他,「小月穿这样好可爱呢!」

      可爱?妳的审美观也太奇怪了吧?

      「够了妳。」叶月天推开她,接着走到桌前将两手的戒指及手环全数卸下,但也是留了左手无名指上那不起眼的戒指,最后他拉开抽屉拿出一颗小小的红石耳环,并拔下左耳垂的耳棒将其戴上静待了会儿,「……呼,我Hold住了。」

      「干嘛突然说让狼听不懂的精灵语。」鬼狼无奈。

      「好了,我差不多该走了。」他将邀请卡塞入口袋。

      「嗯!记得要包食物回来喔!」赛宾娜挥挥手。

      「能包的话我一定包。」他解开左手的布料在掌心内划出血痕,并慢慢地抽出了一把以血凝聚成的长刀,「你们离我远一点,掉入空间缝隙的话可是会被五马分尸的。」

      「喔,路上小心点,祝你玩得开心啊,吾儿。」鬼狼退了几步笑道。

      「……谢谢。」

      吾儿啊……我还不够资格。

      见赛宾娜跟着退出书房后,叶月天随即回身挥舞着血刀,只见如同残影的红光覆盖了他整个人,并滞留了足足有一秒后,他的身影顿时和红光一同消失。

      「唔!」

      莫名被重重地砸到地面上,接着缓缓地抬头一看--走道底有座非常巨大的豪宅,远远地看空气似乎有些扭曲,除了走道及豪宅之外的地方、全是会把所有化为虚无且漆黑一片的奈落之渊,看样子是成功跳进藏在空间缝隙内的总部了。

      幸好成功了,这该死的总部老爱在始界与他界间的间隙中漂流,原以为可能会不小心掉到异界去……果然是带上邀请卡才相引成功的吧?

      叶月天正準备爬起身时,「唔!」背上突然被重重一踏又趴回地面去,接着抬头一看……两个也是穿了鲜红军服的人往总部迈进。

      「噗,哪一队的白痴啊?竟趴在那儿。」

      「哈,肯定是侥倖成功跳进来的菜鸟吧。」

      ……

      喵的,这里的人真的很恶劣。

      为了避免再次被踩,叶月天赶紧爬起身来拍了拍,接着若无其事地慢慢朝总部走去,只不过见眼前的建筑物逐渐放大,脚步就不禁越来越沉重。

      唉,超不想进去、好想回家……拿到白银的毛和抢点食物后就走人吧。

      走了几分钟后,「叶队长大人!」远方奔来一名也是身着鲜红军服的金髮长麻辫女子,待她一冲到面前、她便直接伸手将叶月天的脸往她的安全气囊塞,「好久不见了耶!听说您会来还真的来了,以前的气势全消的模样真的好可爱喔!」

      虽然很吃香,但妳到底想夸我还是损我?可爱又是怎样?

      「放手,我快被妳闷死了。」说是这幺说,但他可没挣扎半点。

      「啊,抱歉!」她赶紧放手并退了一步行举手礼,但一看见自己手上的薄本,她却惊慌起来地抓住叶月天的肩膀晃道:「叶队长大人!虽然属下没资格管您的终生大事,但您千万不可和那种人在一起啊!反正也是闲着没事做,请让我们帮您另寻对象吧!」

      「……哈?」

      「这个啊!」她举起手上的薄本,封面上有条疑似小孩画的大蟒蛇捆住一只狗,乍看下好像童话故事书,「里头写了您和四月队长搞在一起了。」

      ……

      「什幺鬼书?给我看看。」

      「咦?不、不行啦!」见他伸手,她赶紧把书藏在背后,还不小心撞到背上的三把枪械直匡啷作响,「这种书……应该不适合您看。」

      「黄书吗?我只是外表看起来像未成年而已,有什幺黄书我没见过的?拿来。」

      「这我知道啊,但您是男性,门口的贩卖部有规定不可给男、啊。」不小心说溜了嘴,她连忙退了几步,并指了下总部的大门口想推卸责任,「不如……您亲自去瞧瞧?但可别被发现啰,掰!」说完,她赶紧拔腿就跑。

      ……

      今天肯定会过得很悲惨,一来就听见有人在卖我和青蔚当主角的黄书……

      叶月天越走越郁卒地继续向前迈进,直到清楚地看见了门庭,果然挤了不少人在左边疑似临时架起的小摊贩前方,而且全体都是女性。

      只手摀起口鼻后,他直接走到小摊贩前一探究竟,只是两张大桌子上摆了几种不一样的书堆,还有几样挂饰、卡片等周边商品,旁边还竖立着一张大牌子清楚地写了男宾止步。

      喵的,完全看不见。

      碍于挤在前方的女性太多,冒然凑上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他只好直接走到后方的卖家身旁,再来看了看桌上的书本们……几乎都很像是童话书,只是书名都有些诡异,像刚才看见的那本居然叫做蛇咬狗。

      叶月天拿起书本后,乾脆不隐匿自己的气息就地翻阅,「唔!抱歉、啊!」身旁的卖家为了要拿东西给客人,一不小心撞着了他。

      「男、男人!什幺时候出现的!」卖家们和众客人们惊呼。

      ……

      见他不予理会地继续翻下一页来看,他身旁卖家当然不爽了,「喂你!你没看见男宾止步的牌子吗?把书给我放--」

      「这个。」叶月天拉起胸前的军徽给她看,见她一愣后便继续翻阅,「看在我是队长级的份上给点特权吧。」

      「但、但是……那个……」她支支吾吾地不知该如何阻止他。

      ……

      见他默默地一页翻过一页,众女性卖家及客人们不禁屏息紧盯着他不放,拥有透视灵魂能力的人还相互低语着他背上有只阿飘也在看,但完全没见他脸上出现什幺反感的表情,难不成他对这个有兴趣?还是充其量做给那只女精灵阿飘看的?

      静待了几分钟等他翻阅完后,「我要重新评估青蔚的危险性了……」他只手掩面,身躯还微微地颤抖着。

      居然受到打击了……早就叫你把书放下了啊!

      「乾脆来证实点书中的内容吧。」

      「咦?」众女性们疑惑出声。

      他带着书本漫步走到摊贩前方,女客人们还让路供他站在中间,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时,他扬言喊道:「吾乃十三月队长,真名为叶、月、天!」

      ……

      「咦咦咦--!」众人几乎同时被吓退了一步,书里的主角竟出现了!想不到他居然就是十三月!而且整本书还被他看完了!

      「首先我必须澄清,近日我并没和青蔚见过面,更不可能跟他去酒楼,所以也没有过在他家洗澡这回事。」解释完后,叶月天随手指了一名女性客人,「妳过来。」

      「是、是!」她赶紧冲到他面前。

      「搔我的下巴试试。」

      「呃?好、好的。」她怯怯地伸出手搔了一会儿。

      「没有猫的撒娇声对吧?」

      「是的。」她点头。

      「那幺第一个证实妳们明白了吧?我根本就不会发出咕噜声。」叶月天翻了翻书本,边说:「虽然上头写了我想学幻形的第二形态是真的,但我根本就还没学会,怎幺可能会先练习当猫?」

      他还真的想一一证实书中的内容啊……

      「喵的,这书也太毛骨悚然了,我的底细几乎全被查出来了,居然连我没穿内裤的事也知道……」低声抱怨了几句后,他先将书本暂时放在桌上,接着弯下身幻化为小幼狼并双脚站立,还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妳这次试试搔我的肚子。」

      「好的!」看在幼狼的外表很可爱的关係,这名女客人很高兴地蹲下身给他搔了搔,一旁的其他女孩也跟着偷摸几下。

      「没马上变成人对吧?」

      「是的。」她继续搔。

      「……妳们别摸了。」见想摸摸的人越来越多,他赶紧恢复人形拿起书本,女孩们全都退了回去,「第二个妳们也明白了吧?幻形这种东西要是太容易被动恢复人形,那还不如乾脆别学,否则只有被杀的份。」

      「是。」不知为何似乎是把他当成老师了,众女性们纷纷点点头,卖家们竟还拿出笔记本做笔记。

      「然后……几乎都是青蔚的份呢,该怎幺证实才好​​?」他连翻了好几页苦恼。

      天呀……你确定还要继续吗?

      「嗯?这不是叶吗?」闻声而回头一看,青蔚本尊也登场了,不过他实在有够懒的,居然只是把军服披在肩上而已,里头的旗袍马褂根本没换下,「我还以为下次见面又是百年之后的事,想不到你会来呢。」

      完了!另一个主角也出现了!

      见众女性们发抖的发抖、吓得抱在一起的也一堆,「怎幺了?」青蔚本想凑近看看的,但一看见旁边的牌子他便马上退回去,「叶,这里男宾止步耶,你缺女人的话、不如等宴会结束我带你去酒楼玩吧。」

      「……不,我不想跟你去酒楼。」

      「为什幺?」青蔚歪头。

      「你看不看黄书的?」叶月天莫名反问。

      「黄书?我哪用得着看,直接去找女人就行了。」青蔚笑道。

      果真是不知羞耻的无毛蛇。

      「你大概不知道你成了黄书的主角吧?」

      「……咦?」青蔚愣了下,接着向前靠近--卖家们赶紧把蛇咬狗的书全撤下了,「刚才收起来的是什幺?给我一本瞧瞧。」

      「不、不行!拜託您千万别看!求您了!」卖家们纷纷求饶。

      ……

      见青蔚转头看向叶月天手里的书,卖家们又赶紧大叫:「十三月队长!拜託您千万别给四月队长看见啊!」

      「哼嗯……」听他的语调不禁使众女性心凉了下,紧接着他说了让人吐血的提案,「不如继续证实吧,青蔚你先保证别对我发飙或杀了我,你熬过了我就让你看。」

      「好啊。」他很乾脆地点头同意。

      惨了!

      「首先呢……」再看书本一眼,叶月天走到他面前,并指着自己的脸问道:「你觉得我长的怎幺样?」

      「这个嘛……」青蔚摸了摸下巴歪头,接着答道:「不怎幺样,倒是你这吃货吃了这幺多年怎幺还是张娃娃脸?」

      ……

      「听到了吧,本尊是这样回答的,继续。」叶月天退了一小步,并对他的脸画了个小圈圈低语,「水雾。」

      「哇喔!嘶--」面前突然出现水蒸气把青蔚吓退了一步,可怕的是、他竟有如同蛇类的分岔红舌吐信着,「干什幺啊你、嘶--」

      「你的舌头还真的会在气候潮湿时变回来啊?」叶月天有些错愕。

      「你怎幺、嘶--知道?我好像没跟你提过吧?」蛇信一直跑出来,搞得青蔚不禁烦躁起来地掩着嘴,还伸手想挥散面前的水雾,「烦耶、嘶--我警告你可别在外头的女孩面前搞这招,把人吓跑了我一定杀了你、嘶--」

      「慢着,先别把水气弄掉。」叶月天伸手阻止,再来把自己的脸凑到水气前,「再看一次我的脸,觉得怎样?」

      「不怎样,只有想揍你的冲动、嘶--」青蔚瞪他。

      ……

      「妳们都听见了吧?本尊是这样说的喔。」叶月天指他。

      拜託您别玩了啊!

      「够了没?」青蔚只手裹上青焰挥了下,他面前的水气随即消失无蹤。

      「还没,等我确认完再说,毕竟我也是受害者。」叶月天继续翻书,接着莫名问道:「上头写说你连男人也能搞到怀孕耶,真的还假的?」

      妈啊!你突然问这什幺鬼问题!

      「男、男人?」青蔚错愕,接着不悦地扳起面孔,「我从没吃过男人怎幺可能会知道啊!把书拿来!」

      「慢着。」见他伸手想抢,叶月天赶紧把书抱在怀里,「最后是对话问题,拜託你千万别气不过就杀了我,我只是想证实你的回答会不会跟书上写的一样,别忘了我也是受害者,而且我可不会白痴到明知赢不了你还惹你发飙。」

      那你就别问啊!

      「……好,说来听听。」青蔚故作冷静地缩手以待。

      「千万别发飙喔、别动手攻击我喔,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喔!我只是想确认你的回答会不会跟书上的一样。」叶月天再三地叮咛,见他点点头后,便直接说道:「听好了……我要每天诅咒你阳痿加烂掉。」

      你干嘛偏偏要挑这句话啊啊啊!

      「……呼。」青蔚深呼吸了几次,接着带上了杀意满满的微笑答道:「真是一开口就没好话的狗嘴,信不信我拔了你的舌当下酒菜?」

      ……

      「听见了吧?比书上写的还要更残酷的回答呢。」叶月天指他。

      拜託你别再找我们确认了啦!

      「叶,可以把书给我看看了吗?」青蔚带着满是青筋的微笑对他伸手。

      「我先声明,虽然我很带衰没错,但和你这位西土之首比起来、我可是还未实行空老大交待的事就已臭名远播了,所以……为了来此地我把身上的御咒道具几乎全拆了,还带了一只增幅道具,你因气不过而对我动手的话,我也会尽我的全力反击的。」

      「……好,我同意,我不会攻击你的。」

      「喏。」叶月天把书交给他。

      完蛋了!真的死定了!

      「妳们是哪一队的队员?」青蔚开始翻阅书本。

      「九、九月队长的……」卖家们全吓得抱在一起拼命发抖,至于女客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全跑光了。

      「九月是谁?」叶月天问道。

      「朱燄妹妹。」每翻过一页快速地扫过,青蔚的身躯似乎也开始发抖了,不过从他的脸来看只能说是气到发抖。

      「我根本不认识她,为何把我搞进去了?」叶月天无奈。

      「绝对是白银妹妹把你来我家的事说给她听才变成这样。」

      「……喵的真衰。」看来自己的底细很明显是靠白银帮忙查院生资料来的。

      ……

      见青蔚看完了整本书后又是深呼吸几次,「如何?我可以走人了吧?」叶月天问道。

      「嗯,慢走不送。」青蔚对卖家们扬起凶险的笑容。

      「手下留情,再怎幺说她们是听令负责卖的而已,可不是真凶。」

      「我知道。」青蔚以青焰烧掉了手上的书本。

      「那掰了,待会在会场尽量别来找我说话,以免被误会。」

      「当然。」

      ……

      待叶月天走进豪宅大门后,「妳们应该做好心理準备了吧?」青蔚带笑地将自身的护身结界燃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四周不断地窜出大量芽苗并疾速生长成要命的荆棘。

      「对、对对不起!」

      唉,一来就惨遭精神上的打击,那本该死的书还把我是祸首和不死之躯的事全写上了……不过照刚才的情况来看,她们应该不会信以为真吧?只怕接下来又有什--

      「砰咚!」

      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叶月天停下脚步往窗台外看去……整个前庭几乎毁了,满是可怕的巨刺荆棘和食人植物在乱窜,而且还长到三、四层楼高,刚才走过来的地方也受到波击地垮了大半。

      喵的这叫手下留情?都能把人杀了……幸好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老妖怪,要不就是强到见鬼的人,那帮人或许顶多是受重伤而已吧?反正每个队上都有医疗小组在,手段还比外头的医务院更高明呢。

      「哎呀?青蔚大哥在发什幺飙?这样下去整个前庭可能会掉进奈落之渊的。」

      闻声,叶月天转头一看,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位顶着妹妹头的高大男人,但真要比的话还是青蔚最高。

      真不好意思啊,难得白银过生日,都怪我出现在这才引发祸端,虽然我很不想承认刚才的黄书的来由是我造成的。

      「面瘫哥哥,你不去阻止吗?」他带笑问道。

      !

      叶月天仔细地把他从头看到脚,并问道:「你是……黑俨?」

      「对呀。」

      ……

      「你怎幺变这幺大只?」而且脸蛋还长成看起来就是很不好惹的阴险小人。

      「因为我当初拿到的军服是这尺寸的,孩童的形体根本不能穿,所以只能变回来了。」他有些无奈地笑道。

      喵你个果真是只假正太,该不会待会看见的白银也是放大版的吧?

      「面瘫哥哥不去阻止吗?我很好奇祸首的能力呢。」他又指着窗外问道。

      「不,我根本赢不了青蔚,也不想惹麻烦,再说那本来就是她们自作自受。」叶月天转身走人。

      ……

      「不对喔,面瘫哥哥。」黑俨连忙跟了上来,还仗着自己的身高比较高而拍拍他的脑袋,「要在这转弯才能走到宴会会场。」

      你能不能别再叫我面瘫哥哥了?听起来很火耶。

      「谢了。」

      「不如我们一起走吧,我也是才刚来的而已。」黑俨加快了脚步和他并肩同行。

      「喔。」

      「……面瘫哥哥似乎不爱说话呢。」他有些无奈。

      「因为我开口没好话。」

      「会吗?那面瘫哥哥今年几岁了?」

      「我忘了。」

      「咦?连自己几岁也能忘?」

      「因为我不是被杀就是在睡。」

      「……那有算到的部份呢?」

      「大约一千九百多。」

      「哇,年纪果然比我大耶!」他似乎很开心。

      喂,你们这群老妖怪还真的很爱比幼啊?

      「到了,会场在这里。」黑俨拉住他停下脚步,一旁的双扇大门随即自动敞了开来。

      妈啦,人还不少……应该全都是队员吧?至于食物在--

      目光忙着扫会场扫到一半,只见有名金短髮却留了细长红髮尾的女人突然走到面前,她有双还算可爱又少见的粉色眼眸,右旁分的浏海上别了几根挺漂亮的红羽髮夹,不过她脸上的表情根本就是冷酷到足以冻死人,而且还死死地盯着不放。

      这女人想干嘛?暗金亮红石的军徽是队长级的……难不成她也看过那本黄书相信我是祸首想杀人吗?

      她盯了不知多久后,「可以让我抱抱你吗?」冷酷又成熟的嗓音竟发表了这种怪要求。

      「……哈?」

      「一下下就好了……拜託。」怕会被拒绝似的,她无辜地挤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脸上的表情还是一样冷得能杀人。

      「……请、请便。」叶月天莫名其妙地发起抖来了。

      「嗯。」她马上伸出双手抱抱他、蹭蹭他,简直就把他当成心爱的宠物似的,「本尊真的好可爱。」

      虽然很吃香又搞不清楚状况,但这是第几次听见可爱这词了?

      「咳,那个……」一旁的黑俨尴尬地乾咳了声,并苦笑道:「朱燄姐,青蔚大哥正在破坏妳的小摊子呢。」

      !

      「我的宝贝!」她惊叫了声,身上金黄的护身结界还耀眼地一闪,接着化做一团橘红巨焰消失而去。

      原来这女人是凶手啊!

      「所以啰……」黑俨拍拍他的肩膀,并感慨地无奈笑道:「我并不是故意装幼的,就怕也被朱燄姐拿去写书了。」

      「……原来如此。」叶月天郁卒。

      「我带你去吃点东西,顺边喝点什幺消消火吧。」黑俨再次同情地拍拍他,接着领在前头向吧檯走去。

      「谢了。」叶月天无奈跟上。

      唉,光只是这样而已就很难熬了,喵的好想回家啊……

  • 名称:哪有动情是意外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