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txt超清

      天啊……昨晚回来没注意到,原来我们的学院大门也挂了……

      眼看不少人都是使劲地冲进大门直奔交谊厅,于是风伶儿便带着好奇心往上一看--不到一秒马上低头,并和其他人一样使出全力地冲进大门。

      因为上头也挂了反和平共识的罪人尸首,而且一次两只!死法也比牡蒂安学院的更为惨烈,粗略一看就知道……是活活将血液抽乾致死的。

      「不是吧?当初怎幺没说有这条件?」

      「唉……白白错过了大好机会。」

      「那几组的运气真好,竟被他们蒙中了额外赏金。」

      「当时设那什幺蠢陷阱啊你?竟让那两组的人赚到了。」

      ……

      来到魔洛契亚学院交谊厅内的公告栏前,一大早的就有不少新生聚集于此,除了为了得知组别的平均总成绩外,有些师长也会张贴点私人差事供院生们赚点外快,对还未取得部份措施的使用资格的新生而言,这可是最快速受到认同的方法,也不必经过繁杂的手续和等待时间,只是要做的事没那幺简单。

      看不见……

      比预计时间还提前三十分钟到达的风伶儿,想不到竟有那幺多人更早来关心结果,个头娇小的她完全挤不进人群,只能远远地跳呀跳的试图从中瞄到成绩。

      「小家伙我来帮妳吧!」

      !

      突然被拎起放在肩头上,低头一看还有颗毛丛丛的爆炸头,原来是伦纳德啊。

      「谢谢,不好意思麻烦你了。」风伶儿不好意思地笑道。

      「哪里,这只是小意思。」凭着自己高大的身躯完全用不着挤进去,伦纳德只需上前几步就有人自动让开了,「喔!我们赚了不少耶!」

      「平均结果是B下耶,比我想像的还高呢!」风伶儿惊讶。

      「这也是多亏了妳的脑袋,否则我们本来打算回来学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差事做呢。」伦纳德高兴地摸摸她的头。

      「没、没有啦,只是刚好猜到的而已。」风伶儿无奈地笑了笑,接着跳回地面,「你今天那幺早来也是来上课的吗?」

      「是啊,妳那边力气大的小家伙建议我去修金术,所以我就想趁早把训练反应力的课调换一下。」

      是说你把每人称作小家伙不会搞混吗?

      「哦,那幺你或许也能考虑看看跟我们选灵修喔,阿彻他有跟我们提过他也是因为这点才控制不了自己的力气。」

      「灵修啊……灵力方面的我不是很在行呢。」伦纳德歪头想了会儿,最后点头答道:「好吧!能增强自己的实力当然要试试看,身为兽人要是输给人类的力气可是很丢脸的!」

      「嗯!我们一起加油吧!」

      「借我站一下。」两人聊到一半,不知何时到达学院的路斯恩直接跳到伦纳德肩上,「……幸好,不用为了房间的赔偿费烦恼了。」看到成绩和额外赏金的条件通知后,他才放心地跳了下来。

      「早安,路斯恩。」风伶儿带着微笑问候。

      「早,你们两个还真早到呢。」

      「因为早上有魔物大全认识的课程,可以和可爱的动物们相处我很期待嘛。」风伶儿满心欢喜地捧着脸颊。

      但愿妳别被吃了好……

      「我只是想先调课而已。」伦纳德抓抓头,又说:「你们两个聊吧,老夫怕抢不到位子,所以得先走啰。」

      「喔,你去吧。」路斯恩挥挥手。

      目送他先行离去后,「路斯恩早上也有课吗?」风伶儿问道。

      「嗯,本来是打算看看有无额外赏金再说的,但现在可以放心去观摩军武课了。」路斯恩摆出了拉弓的姿势,又说:「我常常觉得我们精灵习惯用弓太费时了,想试试换枪械会不会比较快,不过用琴线组成枪枝感觉很複杂呢。」

      感觉你会变得更暴力耶……

      「啊,我记得月天好像也有选军武,不知道你们的时间有没有碰上。」风伶儿拿出电子卡抠了抠,并点开成员列表的课程档案,「有是有,但可惜没碰上……他早上是幻形的。」

      「哦?」路斯恩凑近看了下,接着无奈,「怎幺都选了那幺奇怪的课?真不像是他会学的。」

      「就是呀,当初听到四人同行的规定搞得我们很伤脑筋呢。」风伶儿苦笑,接着叹道:「本来想说你们有碰上的话,我想请你帮我拿东西给他的。」

      「嗯?妳等等。」路斯恩也拿出了电子卡抠了抠,并选了怜魂的课程档案来看,「啊,果真有,怜魂她早上也是幻形的,我帮妳传简讯给她请她帮忙吧。」

      「嗯,麻烦你了。」

      好闲啊……第十一个傻瓜被抬出去。

      各式课程正式开课后,位在专攻幻形术的教室内,明明晚到了十分多钟的叶月天,还是没事做地看着窗外的守灵发愣,但这可不代表他并没在认真上课。

      毕竟幻形术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学的,初次的尝试变形要是变不回人样的话,就代表此人永久无法学习此术,因此会使用幻形术的人算是少数。

      至于现在在教室内的新生,都在忙于给好几位师长做一对一的检验,其目的便是试着将身躯的某个部分化为动物形态,变不回来的人则马上送去医务部做紧急处理。只因这和体质有很大的关係,就像有人容易适应任何环境、有人一换环境就病倒了以此类推。

      当然也是有不吃这套的人在,曾有人死都要硬修,结果连连变不回来老是送医,结果搞到连强制变回人形的治疗也完全无效后,那倒楣蛋就一生以动物的形态渡过了。

      想想看,可不会有人想对阿狗阿猫叫声老妈老爸吧?又或者有了阿狗阿猫的儿女……再加上被误会不伦等等之类的各种问题在内,那绝对是一生的耻辱。

      「哈啊……」打了个呵欠后,叶月天乾脆趴了下来打盹算了,反正等全部的人检验完之前也是没事做。

      「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嗯?」叶月天稍稍抬头看了下,原来是怜魂,而且还比他迟到更晚,接着他趴了回去,「请便。」

      「嗯。」怜魂坐下后,便扔了包麻袋给他,「拿去,你那组的傻女孩託我交给你的。」

      「什幺东东?」他保持趴姿伸手打开来看,有好多香喷喷的金黄色丸子,于是他拿了一颗来咬,「好乾,可是还不错吃。」

      「那是宠物食粮。」

      「咳!」他呛到了。

      干嘛不早说啊妳!

      「你不去做检验吗?」怜魂感到好笑地看着他。

      「我本来就会幻形了,只是想试试能不能变第二种。」他无奈地擦嘴后,便把小麻袋绑好收进口袋,「妳呢?」

      「我不会,但我不想排队做检验,太麻烦了。」

      「当心变不回来。」

      「怎幺可能,我的体质可不像一般人类或血族,这对我而言只是小儿科。」拨了下右侧挑染的红髮后,她托着腮帮子看着他,「你教我吧,我马上学会给你看。」

      「……妳想变什幺动物?」

      「这个嘛……啊,我最喜欢小鸟了,可是我不知道这边的世界最可爱的鸟儿长什幺样子,你认为哪种适合我?」

      「鸵鸟如何?」

      「咚!」

      「喂!那边那两个!」前头的师长看过来,并喊道:「要打出去打!别在教室内打架!打坏了东西可是要赔偿的!」

      ……

      「刚才都是我嘴贱,对不起。」叶月天使劲地将自己的脑袋从桌面上拔起来,居然狠被她巴出了一个凹洞。

      「哼。」怜魂不悦地鼻哼了声,毕竟说女孩子像鸵鸟可是件很失礼的事。

      「雪鸟呢?北土的绝种鸟类。」摸摸额头后,他竖起食指在桌上画了个小圈圈,并轻声唸道:「雪落。」空气中的水分聚集在小圈圈的範围内,并慢慢地凝结成一小搓雪堆,再来他用手捏了捏,一只纯白长尾的雪球鸟就诞生了。

      「好……好可爱。」怜魂似乎很想抱抱它,双手还要伸不伸地犹豫着,可惜那只是雪做成的鸟儿,一碰肯定马上就散了,「好,就雪鸟,怎幺变?」

      「妳确定?这种鸟因太弱小不适合生存才绝种的,很多人学幻形可不是注重外表,而是为了利于突袭或躲藏才学的。」

      「对我来说可爱最重要。」

      「变了就不能改了。」

      「嗯,可爱就好。」

      ……

      「我的方法跟一般人不同,毕竟我是……人。」

      「明白,试试再说。」

      「那幺先想像衣服和妳是一体的,无法藏在衣内的武器也是,否则可能会出现部分皮毛是衣料或武器的情况。」

      「然后?」

      「不管是灵力还是魔力看妳最擅长什幺,试着以其改变细胞和基因的想法让它们自以为是小鸟,别忘了衣料和武器的分子结构也要算进去并融在一起,除非妳愿意全裸就能别算了,不过一般来说很不建议这幺做,毕竟人是无法取代真正的动物,那只是亵渎动物的存在及身为人的尊严。」

      「果然很複杂呢。」闻言后,怜魂闭上了双眼,花了十几分钟后、她的身体才开始慢慢出现变化地缩小,紧接着就有一只毛澎澎的小雪鸟坐在椅子上。

      「恭喜了。」叶月天有气无力地祝贺,并补充道:「刚开始的几次时间会比较长,习惯后就能变得比较快了。」

      「嗯。」化做小雪鸟的怜魂飞到桌面上,似乎很陶醉地伸出短短的翅膀抱着自己的绒毛身躯,「真好,好可爱。」

      ……小鸟自恋的画面很诡异耶,拜託妳变回来好吗?

      一个小时后。

      「怜魂.赖旳斯、叶月天,请过来接受检验。」

      闻声,从头睡到尾的叶月天抬头揉揉眼睛看了看,检验的队伍没了、教室内只剩十人左右,看样子现代人的能力越来越弱了,居然直接削去了五分之四的人数。

      「走吧,剩我们两个。」不知何时变回人形的怜魂拍了他一下。

      「嗯。」

      尾随着怜魂一起到巨大的电子萤幕前,首先由她轻鬆地幻化成雪鸟飞到其中一个师长头上,再来飞回座位上便马上化为人形。

      变得这幺快?刚才的等待时间她肯定都在练习吧。

      「喔喔喔!」仅剩的新生们拍手,毕竟他们只会部分变化,没办法整身幻化。

      「我看看……怜魂是妳对吧?」戴眼镜的金髮女师长在夹板上勾选合格,并问道:「妳都已经会幻形术了,所以是来学第二种形态的吗?」

      「随便。」毕竟事前没想到能先学起来,无聊之下当然怎幺样都可以。

      「……好吧。」她无奈地在夹板上写了几个字,接着望向叶月天,「最后一个了,需要替你讲解一下幻形大概吗?」

      「不用。」他弯下身的同时,身躯便渐缩成幼狼的模样。

      「哇!好可爱的狗狗!」十人左右中的五名女新生直接冲出来摸摸他、抱抱他,不得不叫剩下的男性嫉妒得眼红。

      还真吃香。叶月天不禁摇了摇尾巴。

      「咳!回去坐好。」她推了下眼镜唸道,并在夹板上勾选合格后,也是禁不住地摸摸他的头……会来这的人肯定几乎是爱动物同盟,「你也是来学第二种形态的吧?」

      「对。」

      ……

      「好可爱!」因幼狼稚嫩的声音,女孩子们又忍不住冲过来了。

      喵的,虽然声音很丢脸,但真的很吃香。

      「那幺事前学习条件也能办到吗?」她又推了下眼镜,似乎在忍耐想抱他的冲动。

      「现在?妳不先教其他人?」

      「今天主要是检验而已,改天再教。」他再继续说话下去,这名师长真的就要暴走了。

      「喔。」随口应了声之后,他的身形瞬间放大数倍成成年狼形,当场就把所有女孩吓回坐位去坐好。

      ……妳们也太现实了吧?

      「不错,除了能说人话外,幼体至成年体的变化也很快呢。」她又在夹板上写了几个字,并推了下眼镜,「你这形态是……狗还狼?」

      「狼。」虽说狗能骗到食物,但老是被误会也挺不爽的。

      「狼啊……要幻化成第二种形态的话,你必须让身体完全认同第一形态就像与生俱来的才行。狗的话是比较简单,但是狼……」

      要身体完全认同,这便是为何只能幻化成一种动物的原因,毕竟人终究不是野兽。

      「没问题的,我有试着和狼群生活过,狩猎、丛林间的奔走至狼嚎我都能办到。」

      「嗯……」因事前没想到有新生一来就是要学第二种形态,而且还一次两个!这不禁让她苦恼了许久,「我看这样好了,因为教室不够大,也为了安全起见,你和怜魂的第二形态确认就改天外出时检验,现在就先狼嚎个一声来听听合不合格。」

      「一定要吗?」虽说狼嚎是能办到,但很久没试过不知道还叫不叫得出来,何况得在这幺多人面前表演感觉很怪。

      「当然,幻形术的检验是不能忽略任何一个步骤的。」

      没办法,就怕变不回来人样。

      「啊呜。」他低吟一小声。

      「认真点,不尽全力做到最好我可是不会认同你合格的。」

      我有没有认真妳看得出来?

      「好啦。」无可奈何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啊呜、咳!抱歉,啊呜呜呜!」

      ……

      「好可爱!」似乎是因为刚才的出槌,女孩们又冲过来了。

      喂,妳们到底想怎样啊?

      「回去坐好。」她唸了声,眼看她们退回去后,她推了下眼镜突然指向窗外喊道:「你看!有肉飞过去了!」

      「哪、噢呜!」被骗的同时尾巴狠被踩了一下,他痛得反射性回头咬人,但却赶在獠牙碰到她的皮肉前紧急停下。

      幸、幸好……

      「反射神经很好,哀鸣声也很完美,而且还保有人性。」她提笔在夹板上写个不停。

      妳就为了这个踩我?尾椎骨被踩可是很痛的耶!

      「好了,你和怜魂可以先离开了,等其他人能整身幻化后,我会再通知你们两个来检验的。」

      「噗……没事吧?」怜魂失笑了声。

      「妳想咧?」叶月天无奈地揉揉屁股上方的尾椎,就算变回人形也还是隐隐作痛。

      两人离开教室后,便一同来到走廊转角处的学院大地图前,并呆呆地望了十分钟过去。

      ……

      此时此刻,两人同时有个想法--身旁的人肯定是路痴,当初到底怎幺通过考试的?

      「你待会还有课吗?」怜魂问道。

      「没,妳呢?」

      「下午的四人同行,但我不知道是什幺课。」

      「……对吼,我下午好像也有。」不过还是回家算了。

      「那中午要和我们一起去餐厅吗?」

      「我们?」

      「嗯,你那组和我这组,餐费也是一组共同扣款的,不去白不去。」

      「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叶月天转身离开。

      「好吧。」怜魂往反方向离开。

      餐厅。

      「什幺!他离开了?」洛梧桐问道。

      「嗯。」怜魂点头。

      ……

      「还真是我行我素的家伙耶。」武元拿汤匙挖着特大号的冰淇淋圣代……没错,这是他的午餐。

      「他的课程时间固定一天一堂而已,而且选的全都是那种……很难碰到他呢。」清田彻无奈地看着电子卡的显示资料。

      「幸好拜託怜魂先把灵兽食粮交给他是对的。」风伶儿苦笑。

      「他往后老是翘课的话,我看你们得先找份差事做了。」路斯恩提道,伦纳德点头后接道:「就是啊,早上去调课老夫有问一下,包括四人同行在内只要有翘课的话,那堂课程的费用就得加倍扣款,而且负债近一百万时,学院的各项事务会被强制不得使用。」

      「不、不会吧……」洛梧桐抱头趴了下去,并怯怯地问道:「我们负债多少了?」

      「目前是四十三万左右。」清田彻翻了翻电子卡的投影画面,并补充道:「如果加上下午的灵修课的话,或许会超过四十六万吧。」

      ……

      「别在吃饭时提那些讨人厌的数字啦。」武元无奈。

      「哔。」

      「嗯?」除了清田彻的电子卡外,同组的另外两人的电子卡也传出了提示音,于是由他将提示讯息打开来看,「咦!他怎幺做的?」

      「什幺东东?」路斯恩凑近一看,接着睁大双眼也是惊呼了声,「咦!个人任务的资格通过证明?新生不是至少得过三个月才能申请吗?」

      「哔。」电子卡又传出提示音,天晓得叶月天到底在搞什幺,清田彻连忙将下一封讯息打开来看,又是条令人诧异的通知,「我、我们的负债居然……减少了十万左右……」

      !

      「真的还假的?」洛梧桐冲了过来,风伶儿也跟着靠近一看,「真、真的变成了三十三万耶!」

      「哇靠!他到底干了什幺好康的赚法?能传一下讯息帮我们问他吗?」武元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等等,我马上问。」清田彻打开了电子卡的组员通讯系统,并以语音的方式传简讯询问,待他回传之前,除了怜魂以外的人全都迫不及待地冲来挤在一块儿。

      大约三分钟后,「不告诉你。」叶月天欠揍的声音自电子卡传出。

      ……

      「他肯定在工联事务厅吧?我去逮他!」武元立即冲出餐厅。

      「啊啊,任务资金都得先通过那边的手续才行,绝对是!」路斯恩也冲了出去。

      「等等我!」伦纳德也跟上。

      「真是热血呢。」怜魂继续待着喝茶。

      妳一点也不担心妳们那组的负债资金吗……

      「拿去,你的电子卡。」

      「谢了。」

      位在教职员休息室,在某三个傻瓜找错地方时,叶月天人正在此地和裘斯一起用餐。

      「顺便帮我查一下我现在的任务阶级是多少。」

      「你拿着。」裘斯给他一杯精灵浆果饮后,便坐了下来摸了摸镶在桌上的魔晶石,紧接着投射出半透明的方框后,他便开启红外线键盘输入了一大串密码,过了会儿便显示出所有院生的个人任务阶级排序,「叶、叶、叶……有了,从E跳到D而已。」

      「哈?还这幺低?」吞了颗草绿色的精灵饭糰后,叶月天拿起桌上的小玻璃瓶在他面前晃了晃,里头只有一颗药丸可怜地滚呀滚,「这可是西土之首亲手炼製的伤药耶!只估到十几万就很不合理了,怎幺连阶级也这幺小气?」

      「毕竟你没证明书能证明这是西土之首的东西啊。」裘斯接下玻璃瓶看了看,又说:「你的个人任务资格是我骇进主系统搞的,渡过危险期之前不能大方地拿这药卖给合法的市场,也不能拿去换A、B级的任务报酬,在黑市内能滚到这个价格很不错了。」

      「啧,该死的黑市。」叶月天不悦地将浆果饮一饮而尽。

      没办法,总归是不法的黑心货流通的场所,要是被青蔚发现他的东西又出现在黑市,他肯定会冲来东土杀人。

      「难得去西土一趟,你怎幺不拔西土之首的鳞片?现在可是涨到吓死人的天价呢。」

      「我本来想拔的,但他还记恨上次我拔他鳞片的事,所以这次完全碰不着他。」

      「你们不是认识很久了?给枚鳞片不会死吧?」

      「我差点就被他给砍头了,认识久有个屁用。」

      「唉,可惜了能赚大钱的机会。」裘斯叹道。

      「去你的黑精灵,我可不想为了你的老本死一次。」叶月天瞪他。

      「别老提我是黑精灵的事啦。」裘斯无奈,接着敲了敲红外线键盘,方框内的画面立即换成了疑似古蹟的风景照,「下礼拜我打算带院生们去参观这座白风古墓,不过现已成了着名的观光场所,就当作散步走走看看就好。」

      「哦?可以翘课的意思?」

      「这是古墓耶!你不想去看看吗?」

      「都成了观光地我去干嘛?」叶月天又吞了颗饭糰后,指着画面说道:「人那幺多又有人在贩售门票,看也知道陪葬品老早就被挖光了。」

      「陪葬品是被挖光了没错,但最主要的还在。」

      「再来一杯。」叶月天举起杯子。

      ……

      裘斯无奈地接下杯子给他添满浆果饮后,继续说:「这座古墓是几百年前被发现的,根据考古学家的报告结果来看,这是为了纪念前几代东土之首教育出来的祈祷师而建立的,陪葬品虽几乎被盗光,但遗留了不少难以以外力破坏的水晶棺,里头除了保存完善的遗体外,当然也包含了不少珠宝首饰。」

      「我不想替你干白工。」

      「……你知道祈祷师是做什幺的吗?」裘斯笑得有些脸抽。

      「不就负责祈祷国家及人民永保安康什幺的吗?然后每年和祭司祭个坛搞出伤神又伤力的仪式来赶走灾厄而已。」

      「不只呢,听说最里头有个水晶棺不对外开放参观,那是唯一一位祈祷能力最为强大的,据说……祂的祈祷能让死者死而复生。」

      「……怎幺可能。」

      「是真是假我也不确定,但我猜祂身上的珠宝首饰或许有残留祂生前的力量。」听他的语气似乎动摇了,裘斯当然进而继续解释,「这可不算白工喔,你想找的第二样不可能之物的条件和你后来改的有些关连。仔细想想吧,如果是真的的话,那用在你身上会不会有什幺效果?」

      ……

      死而复生啊……吾妻已经不可能了,遗体完全灰飞烟灭、几乎魂飞魄散……如果用在自己身上的话,或许能成为人类……吧?

      「难得我都帮你打听到消息了,怀疑的话就亲自去确认吧,就算不是、拿回来的东西换点钱财来分不是也没损失吗?」

      「……也好。」将第二杯浆果饮乾了之后,叶月天站起身,「下礼拜见吧。」

  • 名称: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txt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