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超清

      三人尾随小眼球踏入巨大的泡泡中,泡泡随即带着他们升空。

      别离了满地的机械残骸,那特有的红色灌木丛越缩越小,直到穿越了做为区隔的银红高杉,倏然间「轰!」了声,些许彩色的半透明薄膜、自底往上地笼罩了整个学院的範围,到达最顶部接合时又爆出一声巨响,那层膜顿时消失并暗自与外界隔阂。

      「好强……居然在短时间内就重新布上结界了。」风伶儿惊叹。

      「这是当然的啊,白银大人可是东土之首呢!这点结界对她而言不算什幺。」小眼球自得地回道,口气简直就像在炫耀自己的老妈会做几样菜似的。

      「那这颗泡泡是怎幺做的?」清田彻动手戳了戳身旁的薄膜,其厚度叫人意外地超乎想像!而且戳过的地方丝毫感觉不到重量地能自由伸缩。

      「小心点!」洛梧桐巴了他一下,接着抱胸,「别忘了我们不像小眼球会飞啊,要是戳破了该怎幺办?」

      「这点请儘管放心吧。」小眼球飞到清田彻头上停歇,接着用翅膀边比划边说明,「这泡泡其实就和隐蔽学院的结界差不多,只要没受到像刚刚一样庞大的冲击,就算你们在里头乱跳还是拿刀乱刺都绝不会破的。」

      「所以这算从结界中分离出来的代步工具啰?但只是单纯的代步工具的话,应该不需要巩固得这幺牢吧?只要能撑住几个人的重量就不必那幺费神了,不是吗?」风伶儿歪头。

      「这也是有原因的……」小眼球的大眼睛歪了边,还用翅膀做出抱胸的动作可能是在回想,「当初袭击学院的事件造成不少死伤,而泡泡则是在迁移后才出现的。虽然白银大人没宣布用途,却有不少人猜测这可能是紧急避难措施,因为数量过多的关係才顺便当成代步工具。」

      「一般院生就算了,但说是避难措施……白银院长不是也把它当成代步工具了吗​?」洛梧桐无奈,毕竟大家都看见白银才刚乘着泡泡飘走而已。

      「白银大人好歹是东土之首,除了坐镇学院外还有很多事务要做,加上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得不眠不休地稳固整个东土的结界,疲劳程度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她今天愿意多走几步路和我们接触可是相当难得一见的啊!」小眼球不断挥舞着翅膀,看牠越说越激动的模样无意间可能会飞起来。

      「那她把月天踹飞岂不是更难得一见吗?」清田彻无奈。

      「哈,那算他自作自受!」洛梧桐笑道。能马上惹火无法随意动身的白银高抬贵脚,整个东土可能就他一个。

      一行人如此边聊边向面前的巨大建筑物飘去,宛如在诗画中才能看见的庄严古堡逐渐放大,除了一个个为数不少的泡泡穿梭其中外,还能看见其他院生搭载个人代步工具和珍奇异兽晃过,简直就像身在魔幻的秘境之地。

      如此费了十几分钟,正当他们快接近七层楼高的外墙时--

      「闪闪闪!撞到不负责喔!」

      闻声,三人一蝙蝠向后一看,一块巨大扭曲的砖瓦之物朝他们极速接近,而且就快撞上了!好在相当轻盈的泡泡受到迎面而来的风力一扯,把里头的他们整个连转了好几个三百六十度从旁闪过。

      「呀呼!冲啊!」

      除了小眼球展翅飞起来无事外,撞成一团的三人都还未看清发生了什幺事,那奇怪的声音和不明之物早已飞得老远。

      「搞什幺鬼啊……」洛梧桐摇摇晃晃地起身,转这好几下头都晕了,「刚刚那是啥?」

      「阿彻!」风伶儿起身之后,连忙拉起被她和洛梧桐压在最底下的清田彻,「你没事吧?有哪里受伤吗?」

      「只是吓了一大跳而已,好在这个泡泡很软。」清田彻苦笑。

      「刚刚那是在更换教室,因为测验时间快截止了。」小眼球飞回到清田彻头上停歇,牠好像非常喜欢这颗鸟窝头,「至于上头的人是我们机械部的技师,可能是平常工作压力太大,每次更换教室他们都会这样。」

      头一次碰见有人拿教室飙车……

      重新接近位在七楼高的外墙,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去、已有好几组人马在里头待命,接着小眼球展翅穿过泡泡向外墙上的石像装饰靠近,那半犬半蝙蝠的石像倏然整个漆黑地动了起来!还伏低了身子咧出白森森的尖牙发出低吼。

      「石、石像鬼?那不是西土的精怪吗?」洛梧桐惊讶。

      「好酷喔!能在这看见西土的特产真是太幸运了!」风伶儿两眼放光。

      「现在不是觉得酷的时候吧?」清田彻整个人贴在泡泡膜上,怕会掉下去的关係只能一手穿过捞眼球,「小眼球快回来!当心被它吃了!」

      「放心,它是吸收白银大人的力量成长的守灵,和低智狂暴的石像鬼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小眼球简单地说明后,便停在它鼻头上用翅膀拍拍它的头,「我带新生来了,麻烦开窗一下吧。」

      「噜呼!」它收起尖牙鼻哼了声,接着甩了甩尾巴拍在旁边的玻璃窗上,整块玻璃顿时消失。

      「你们先进去等吧,我还得去机械部一趟,掰啰!」小眼球挥了挥翅膀道别,接着继续向上飞去。

      「这样就走啦?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清田彻先是抬头望了牠一眼,接着才跳进教室。

      「只要还在学院内一定有机会见面的!」在洛梧桐的帮忙支撑下,风伶儿第二个跳了进去。

      「嘿咻!」最后跳进教室的洛梧桐,前脚才刚接触到地板,后头的玻璃马上出现了,「总算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随处张望了一番,里头不像古堡的外观几乎都是灰白色的,反而是有些暗红色的平面卵石铺造而成。每张桌椅都是基本的四人座,并且面向前方的巨大电子萤幕呈些许的弧状排开,粗略算一算大约能容纳十五个组别左右,除此之外就没什幺特别的造景或引人注目之处。

      简单来说……实在单调不已。

      三人随意挑了离窗口最近的座位靠去,但才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其他人的闲言闲语,其中有几个小组还带上了不怀好意的眼光。

      「就是他们吧?把结界打破的……」

      「看起来不怎幺样嘛。」

      「当时你们都有看见白光吧?那绝对是传说中的白银现身了。」

      「挺有意思的,待会和他们较量一下如何?」

      ……

      撇去自组不谈,共有十组左右的人皆望了过来,一开始本来只带着不敢置信又讶异的口吻低语,但其中的好斗份子却起了兴趣地带头放大音量,只差没当场向他们三个直接下战帖。

      给他们逕自继续说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起冲突,就因这个世界的铁则而言……强者生存、弱者淘汰,千万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因此喜好斗争的家伙路上随便抓一打几乎全中,就为了能够变得更强。相反的喜好和平的弱者、就算翻遍一整座城不见得能找到几个,就算当中有强者存在也一样。

      「不是吧?我们居然成了眼中钉了……该怎幺办?」清田彻紧张地低声问道。

      「……尽量别理他们吧。」以洛梧桐的个性来说、就算她是好斗份子也不奇怪,但瞥了眼身旁的风伶儿后,很明显是为了她着想而回道:「我们来这不是为了无意义的争斗,而是来学习变得更强的方法。」

      「果然连这里也一样,都没有能够和平相处的人在……」风伶儿失望不已地低下头。

      「伶儿,放心吧。」洛梧桐拽下比她高出很多的清田彻强迫他低头,并且勾他脖子外加搓脑袋,「我和阿彻会支持妳希望和平永存的理想的!对吧?」这虽是问句,但洛梧桐却使上了威胁同意的力道。

      「当然啰!」清田彻不以为意地只手去挡脖子上的手臂,看不出的怪力丝毫没让他受到暴力的威胁,「我也觉得和平比较好,这样才能交到朋友嘛!」

      眼看风伶儿被他逗笑了,「还真是单纯啊你。」洛梧桐无奈地放手。居然只是因为想交朋友而发表了弱者的和平宣言?真是天真到令人为他感到无力。

      「哈哈哈!你们听到了吧?」别组的某个好斗份子放声大笑,还很直接了当地指着他们三个嘲讽道:「渴求和平的弱者居然在这说大话?破了结界根本就是侥倖,我看不用几天你们就被学院开除啦!」

      「你--」

      「梧桐!别这样!」洛梧桐才刚抽出火符,风伶儿便马上上前阻止,「大家都才刚见面,相信过一段时间后一定能互相了解的。」

      「哼,谁想了解啊?分明是想套关係求其他人的庇护而已。」另一个好斗份子跟着挑衅。

      「那就来看看是谁要谁庇护啊!」洛梧桐气得掏出更多不同颜色的符咒。

      「别这样啦!妳不是才刚说过别理他们的吗?」清田彻跟着挡在她面前阻止。

      「哟?口气还真大啊,那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你们有多强。」又一个起了兴致的好斗份子站出来。

      「你们可别后--」

      话未说完,「匡啷!」整面玻璃突然破裂,有个黑色的不明物体直飞了进来,其冲击力还连连撞飞了整排的桌椅,并且一口气把叫嚣的人群全撞倒了。

      「汪汪汪汪汪汪!」外墙上的守灵很生气地探头进来狂吠,接着它尾巴一拍、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一片片地飘起组合回窗框上,过了一会儿玻璃窗就像没被打破似的完好无缺。

      「首要指令执行完毕,承接召回指令维修机体。」飘在外头的机械守卫拍了拍手,接着迅速地往其他方向飞走,看样子就是她打破玻璃还扔了奇怪的垃圾进来。

      ……

      众人静待烟尘散去后,「他喵的……」原来刚刚扔进来的垃圾是叶月天,一般人被不懂控制力道的机械守卫一摔通常会断几根骨头的,但他却只轻叹这声并站起身、搓搓头就没事了。

      至于被他撞倒的那群人嘛……最后头的墙面有些凹陷,垫底的人肯定有几根骨头断了。

      「混帐!你这家伙搞什幺飞机啊!」被撞倒却幸好无事的好斗份子一起身就怒骂。

      「还不是白银那个老太婆害的。」叶月天此话一出,众人错愕。

      这家伙居然在东土之首的领地下亵渎白银本人!

      「难道……」位在颇前座的精灵长耳一竖,本来仅看着书本还完全无视教室内的少闹声,却因他这番话而回头问道:「是你打破了白银院长的结界?」

      「是她。」叶月天指向风伶儿。

      怎幺可能!

      众人又是一阵惊愕,毕竟不管怎幺看、整间教室内最弱小的绝对是风伶儿没错。

      「死鱼眼的别乱说!」眼见危险的敌意不断地投到风伶儿身上,洛梧桐当下挺身挡在她面前反指了回去,「要说打破结界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你才对!伶儿只不过是把白银院长供给守卫的能源反弹回去而已,一开始你不是只用几根指头就刺穿结界了吗!」

      ……

      这一次的无声,不只是惊愕还带有不敢置信的眼光,堂堂一位东土之首、也是整个斯亚古大陆前四强的王者之一,她所架设的结界居然被这不知打哪来的家伙用几根指头戳破了?

      「只用……指头?」提问的翠绿色长髮的精灵瞇起了双眼,似乎也被激起了争斗意识。

      「此话当真?」和精灵同组、身着奇异道袍的墨蓝色短髮男孩从位子上跳起,又一个被激起争斗意识者。

      「你。」站在最角落的淡绿色长髮的女子,拨了拨她右边挑染成艳红的髮丝问道:「种族为何?」

      「喔喔喔!和老夫比划一场吧!」顶着一颗怪异爆炸头的牛头兽人禁不住地站了出来,庞大的身躯还不小心撞到了几个人。

      「……冷静点好吗?」眼见敌意顿时全往自身压来,叶月天无可奈何地倒退了几步,「你们都误会了,其实我只不过是--」莫名停顿了下,他当着众人的面倒了下去。

      「呃?月天!」清田彻赶紧靠过去扶他,接后而来的风伶儿则紧张地问道:「怎幺了?是不是被刚才的守卫伤到哪了?」

      「糖……」说完,他又晕了。

      ……

      「我就知道。」洛梧桐扶额摇头。

      「唰啦。」教室的自动门开启,并走进一位墨绿色长髮的精灵,他先是瞥了眼那群被撞倒不起的人,接着推了下眼镜走到巨大的电子萤幕前。

      「唉,每次招揽新人都这样,都是一群好斗的狂暴份子。」他叹了声,接着一手摸到电子萤幕上,只见好几条如虫般的绿色文字快速扫过后、便成了巨大的电子时钟,「距离测验结束还有三十多分钟,受伤的请同组的帮忙丢去医务部吧,反正现在也没事。哈啊……」打个呵欠后,他以指尖敲了电子萤幕一下,接着从地板升起讲台和椅子供他放资料稍作休息。

      真是有够没干劲的精灵监督……

      不过多亏了这只精灵的出现,本来笼罩整间教室的低气压顿时消弭无蹤。看书的回头看书、发呆的闭上眼睛发呆、聊天说是非的继续聊……清田彻看了眼正和自己招手的洛梧桐,接着扛起叶月天跟着风伶儿回到座位上。

      「反正他都晕了,就随便扔在一旁吧。」洛梧桐搧搧手。

      「别这样嘛,反正时间还多的是,妳就弄杯糖水来给他喝吧。」风伶儿合掌请求。

      「……没有水我也弄不出来。」洛梧桐叹道,她对风伶儿的好心肠整个就是很没辙。

      「那我去问问那只精灵吧。」说完,清田彻忘了放下叶月天先向讲台上的精灵靠去,并拍拍正要打瞌睡的他,「不好意思,请问哪里可以弄杯水来喝?」

      「嗯?」他懒洋洋地回头一看,不知为何突然整个清醒地吓了一跳,还差点从位子上跌下去,接着目光一直放在清田彻肩头上的人。

      「怎幺了?」清田彻歪头。

      「……没什幺,要水是吧?」他推了下眼镜,接着又敲了下背后的电子萤幕,下一秒讲桌角落开了个方行孔洞,装满水的玻璃杯随之升起,「喏,自己拿吧。」

      「谢啦!」清田彻拿起水杯转身就走,丝毫不为他刚才反应感到好奇。

      ……

      他不是……决定不问世事隐居去了吗?怎幺还……

      「我要到水了!」清田彻先把水杯放在桌上,接着才小心地将叶月天放在椅子上让他趴好。

      「唉,居然要浪费我家的蜂蜜给他,真是暴殄天物。」洛梧桐抱怨连连地掏出一张淡黄色的符纸,并对其轻吹一口气,符纸瞬间自行烧成灰落在水杯内,接着她以小指搅散浮在水面上的灰烬,透明无色的水竟渐渐成了淡黄色,一杯蜂蜜水就这样完成了,「拿去喝吧。」将水杯推过去的同时,她顺便舔了舔自己的指头。

      「月天,醒醒。」风伶儿摇了摇他的肩膀,并捧起水杯凑到他脸旁,「喝了这个感觉应该就会好点了。」

      「唔……」他抬起沉重的脑袋,凑过去一闻竟马上活了过来,「蜂蜜耶!」

      「顺带一提。」见他猛灌,洛梧桐则故意说道:「那是用我的符纸做的,符纸的成份通常有我的毛髮、指甲和血液在。」

      「噗!咳、咳咳……」叶月天当场喷了好大一口,而且还呛着了。

      「梧桐!这种事别特地说出来啦!」风伶儿无奈。

      「哈哈!这样才好玩嘛!」洛梧桐大笑。

      「不过清醒了就好。」清田彻好心地拍拍他的背。

      三十分钟过后。

      「好,时间已到,大家掩耳吧。」讲台前的精灵起身,并将他的长耳往内折半方能以掌心全部盖住。

      台下有不少人带着疑惑和同组的伙伴相觑几番,有些人则是很乾脆地照做了,紧接着不知在哪传出了清脆的钟响,同一时间待在学院结界内所有区域的人、都能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波动熊熊冒出正漫延着……不妙。

      「耳朵掩上蠢蛋!」

      不分组别,有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对灵感力较差的伙伴急吼了声,在他们将手贴在耳朵上的下一秒,「轰隆!」惊天动地的巨响自学院的结界顶由上往下地重重一砸,地面顿时跟着摇晃的难以保持平衡,那股异样的波动还瞬间升高了空气中的温度令人近乎窒息。

      巨响、地震和妄想蒸熟肺脏的气压,这样的状况大概维持了五分钟左右,一切平息后众人惶恐地抬头确认四周……该说这座学院的建筑物很坚固吗?竟毫无一点龟裂破损,只见着有几人没撑过刚才巨大的异样波动昏倒在地。

      「呜啊……超难憋的……」几乎同时整间教室的人纷纷躁动出声,洛梧桐放下双手后看看身旁的风伶儿,接着拍拍她的肩膀,「伶儿、伶儿,没事了,把手放下吧。」她居然还掩着耳朵、紧闭着双眼,连动也不敢动地缩着身子。

      「唔?」风伶儿怯怯地睁开双眼左右看了下,接着高兴地握拳,「好耶!我撑过来了!」话是这幺说,她完全没发现小沙漏在她头上鬆口气,接着默默地消失……很明显是被牠保护了。

      「阿彻和死鱼眼的也没事吧?」

      「大、大概……」清田彻面色难看地放下手,并且缓缓地抬起头,看起来随时会倒下去似的,「头一次碰到这幺强大的灵波动,这对灵感力极强的斩灵人来说很吃不消……」

      「糖……」叶月天依然趴在桌上要死不死的,至少他刚才还记得要掩耳。

      「喂喂,哪有人只想着糖就莫名其妙渡过刚才的危机?」洛梧桐无奈。

      「和往常一样轰轰烈烈的啊……」台前的精灵放下手叹道,并且拍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稍安勿躁,刚才那只是宣布测验结束的钟声,至于刚刚的骚动是白银大人将所有不合格者强制遣送回家的过程而已。」

      能在同一时间将身在不同之地的所有人一起强制送回,还造成宛如末日到来的前兆……这就是东土之首的力量。

      简单地说明以后,他只手朝后方的电子萤幕一摸,电子钟模式马上被好几组数字给替换掉,「我看看啊……今年总共有两千零八个幸运儿收到测验邀请通知,但更幸运的合格者只有五百四十八人。弃权者有三百零四人、未参加者有两百五十二人、伤亡人数九十六人,剩下的都是不合格者……新人数比一百年前还惨呢。」

      ……

      原来这测验有这幺难……除了叶月天之外的三人不禁心虚了起来,谁叫他们作弊。

      「总而言之呢,我叫裘斯‧亚克莱斯,暂时负责你们一个月的新人指导员。」他又摸了电子萤幕一下,整排的数字换成只有身为精灵才能看懂的精灵文……这应该是他的名字,不懂也无所谓,「这一个月内你们就当作是休假还是观光什幺的,时间由你们安排,能好好熟悉学院的环境便可,有什幺疑问可以随时问我,这段期间我会在这待命,月底时我会出小考看看你们对学院的了解有多少,但参观时小心别被挂掉了。」

      闻言后,不少人挂上斗大的汗珠愕然。这居然也要考试?学院大得这幺夸张!更夸张的是还有出人命的危险!

      「你们别摆出这种表情,这是学院的规定,熟悉这里的环境和规矩后还敢违规的人……就有幸能嚐到白银大人对结界另外设置的落雷机关。」裘斯推了下眼镜,无视了一个个不想被雷劈的脸……果然抬头看过来了,毕竟都自报姓名了、不被发现也难,「不过,这是在你们愿意签这份合约之下为前提,昏倒的人待会麻烦同组的伙伴帮忙转达吧。」

      裘斯只手压在讲桌上的资料上,「以吾之求前行,风起。」他举起手的同时,教室内吹起了柔和的微风,并将一张张的合约吹到每个人面前,「稍微提醒一下好了,因近百年的空间异像骤变越来越无法控制,所以今年开始不只我们东土,西土、北土及南土之首都达成了和平共识,往后我们学习的目标除了增强实力外,更重要的是要学着抛弃好斗的本能团结一致,未来我们会开放和其他三大学院往来的机会,这也是今年为何要分组测验的原因。」

      !

      「别开玩笑了!他们只是想趁机夺走我们的领土、掳杀东土的居民而已!什幺和平共识根本就是放屁!」

      「闭嘴,我话还没说完。」裘斯只手一挥,还在缭绕的微风立即往抗议者围上,并形成圆状风牢将他锁在半空中,就连发言的权力也被风阻绝了,「就因为大部份的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所以今年的弃权者和未参加者才这幺多,不然以往的人数纪录都是零呢。现场还有谁也是抱着这种想法的?对此真的很不满的话就放下合约直接离开,好不容易通过测验来到这只能算白忙一场啰。」

      ……

      「没人啊?那幺我接着对这份合约做说明吧。」裘斯又推了下眼镜,坐下的歇息同时、那被锁在半空中的人跟着摔了下来,「唉,要解说实在很麻烦,简而言之这就跟卖身契一样,你们自个儿看过一遍上头的条件吧,哪里不懂可以问我,但别问些白痴问题。一样的,觉得这份合约不合理的人也直接离开吧。」

      这算哪门子的新人指导员?

      众人无奈地低头望着合约,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无声之中似乎又瀰漫起一股无形的压力,不少人的表情也渐渐地变得难看。

      难怪说这是卖身契……在学院内学习、使用所有设备什幺的皆会被纪录下来,虽说学院会分配各项任务给院生处理,并自报酬中抽取几成的费用扣除个人纪录,但为了空间异像及和平共识而定下的新规矩,任务分配机制大大地受到相当严重的限制。

      自由选择的部分大量缩减、报酬比往年少得可怜、没特别允许必须得四人行动、得到允许的单人任务报酬必须平均分摊给组员……在这无法随意相信他人的世界,连一个小小村落要和平相处就很难了,现在竟必须和初识不久的组员长期合作……令人难以接受!

      偏偏学院内各项事务的价位都很高,但在以往根本就没这幺糟,反而还能多赚为数不少的报酬。现在却用金钱强迫众人和平相处,只要一签下这份合约就等于同意支出天价的学费立即负债了!要是中途有人想逃的话……因为达成和平共识的条件关係,不管逃到哪里都会被领土之首的手下追杀。

      「虽说这是现在的新规定啦,不过……在以前那幺轻鬆的规矩下还是有白痴无法偿还债款,结果他不断为学院工作地渡过了一生呢。」裘斯凉凉地附上卖身契的重点,并事不关己地点了点电子萤幕弄杯饮料喝。

      ……

      必须四人一起行动啊……看到最后面,即使前面的要求再怎幺不合理,但只要和组员团结解决任务,便会有机会得到额外收入,只要懂得不随便引发争斗以和平为主……算一算意外地能轻鬆解决各项事务的价格。

      「以使魔之流的风家血统宣誓,伶儿同意此契约,赐名。」风伶儿只手划过合约上的签名处,接后出现了鲜红字迹烙在合约上。她是整间教室中,第一个毫不犹豫签下合约的人。

      不少人投以诧异的眼光看着她,接着回头和同组的伙伴面面相觑……魔洛契亚学院,每百年招揽新人一次,而且是由学院亲自挑选人才并寄出邀请……通常出自学院的人都是名声显赫的强者,可能的话还有机会得到挑战东土之首的资格,不管输赢皆能得到崇高的荣耀及地位。

      如此吸引人的条件,又能测试自身底限……负债又何尝不可?熬过了也是能反赚一笔。

      「唉,为了和平嘛,只能勉强同意和死鱼眼相处了。」洛梧桐咬破自己的指头,并以鲜血签名。

      「没必要这幺委屈吧?多亏了和平的新规矩,我们一定能结交不少朋友的!」清田彻高兴地笑道,接着竖起食指唸了声:「灵刻。」他的指尖冒出了银蓝色的小光芒,并以此在合约上签下有如以火烙下的姓名。

      ……

      眼见所有人纷纷以各自的方式签名,叶月天却还呆呆地四处张望,回头再看合约一眼时不禁皱起眉头……虽然有很多理由不想签,但现在这种情况好像不签不行。

      「怎幺?」见状,洛梧桐有些不悦地抱胸,「就那幺不甘愿和我们一组吗?」

      「……不。」叶月天回头看她,虽一样面无表情,但却以正经的口吻问道:「妳的血还没乾吧?借我签一下,我没带笔。」

      「用你自己的血啦!白痴!」

  • 名称:宫崎骏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