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超清

      公元六千七百八十三万年,位在斯亚古大陆东域的绝海港口前竖立着一座雕像,是曾经险些又毁了始界的复仇者,但却也是曾改写绝望斗争中带来希望的救世主,人们都称祂为──死神。

      吞噬人心、漆黑且深不见底的绝海旁,就因为没点本事就无法靠近的人们,这座雕像建立在这不仅是厌恶,也代表着世人对此人的敬畏之心。

      多年以来,只有传说中的三大奇人会在固定的时段聚在这,以友之名。

      事到如今,依稀还会听见那清脆的铃声,就像你还存在着……

      「对不起,我们又来看你了。」

      十年前,位在东土的四大名院之一、魔洛契亚学院,正举办新生招募测验。因曾遭不明人士恶意攻击的关係,学院远从东域四百多公里处转移到东南域,并设下重重隐藏结界做为庇护,而今年则以想办法找到学院的正确位置做为测验目标。

      「救命啊!要被吃掉了啦!」

      测验中,素白色衣装的黑髮少年、清田彻,吓到快飙出来的眼泪在他天蓝色的眼眸中打转,他明明揹了把黑色的长刀,但却不拔出地被一条好几十呎高的大蛇追着跑。

      「火符!」

      顿时一道火光冲入大蛇即将吞掉少年的血盆大口中,一声轰然巨响后、五脏六腑全挂在树上当装饰,烤得色香俱全的蛇肉块也飞得到处都是。

      「阿彻你力气不是很大吗?亏你刚才能徒手击倒石怪,怎幺不抓着牠的尾巴把牠丢出去就行了?」

      一旁的红色长髮少女、洛梧桐,轻便的衣装搭不适合在丛林里奔跑的短裙,手持几张冒着微微火光的符咒正是她炸蛇的证据,明明有双温柔的琥珀色眼眸,但和她刚烈的性格恰好相反地瞪着清田彻。

      「好了啦梧桐,他也是好心帮我们引开那条蛇呢。」绑着两条红丝带的黑色长髮少女、风伶儿,身着朴素的短裙洋装自树木后头走出,碧绿的双眼盯着停在她手上、长了一对蝙蝠翅膀的眼珠子,「小眼球,接下来我们要往哪走?」

      「是的,伶儿小姐。」小眼球飞了起来,并用牠细长的尾巴指了个方向,「继续朝这边走,大概半天的时间就能看到学院了。」

      「居然还要半天啊……」洛梧桐转头望向一旁的树梢上,有名翘毛翘得超严重的黑髮高马尾少年,正抓着刚烤熟的蛇肉大快朵颐,「真噁心……叶月天!这种时候你还吃什幺鬼东西啊?快下来继续赶路啦!否则迟到了可是会失去资格!」

      吞下最后一口蛇肉块后,他舔了舔自己的手掌,再来面无表情地望了底下的洛梧桐一眼,纯黑风衣的身影接后一跃而下并降落在她面前,缓站起身的同时、右耳上的黑十字耳环传来了清脆的铃响。

      「矮子,妳叫那幺大声是想再找条蛇过来吗?」即使话中带刺,他依然挂着毫无变化的扑克脸,眼神死了大半的黑色双眸只令他更欠打。

      「你这死鱼眼只不过高我一颗头而已,少来这幺嚣张!」洛梧桐持符指他鼻头,恨不得当场将他炸熟。

      「月天行了。」清田彻靠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还带着天真的微笑,「我们应该好好合作到测验结束为止,别起无谓的争执了。」

      「哼。」叶月天拍下他的手,并自顾自地朝着小眼球方才指的方向前进。

      「请稍等,叶大人!」身为测验监视人员的小眼球,因曾惨遭他狠狠凌虐,无奈又没资格将他从招生名单中剔除,于是只好对他献上自己最诚恳的敬意,「我来替您带路,请大家一起跟在我后头走吧。」

      「为什幺我们偏偏得跟这家伙一组啊!」为了测验不知相处几天了,洛梧桐看不惯他的嚣张暴怒到对老天吶喊。谁叫这次的测验得四人一组,并自始至终不离不弃才行。

      「往好处想嘛,月天可是让小眼球老实地带着我们直往学院走呢,听说这是别组都没有的好事喔。」风伶儿带着苦笑拍拍她。

      「我们也赶快跟上去吧,希望我们大家能一起通过测验!」清田彻笑道。

      这,便是传说的开始。

      四人一路紧跟着翩翩飞舞的眼珠子走了不知多久,这样的画面说起来有些怪异,毕竟对其他组别而言,监视员只会给一点提示而已,并不会如此好心一路带到底。

      飞呀飞,瘦弱的蝙蝠翅膀顶着一粒大眼珠的身躯,长时间飞个不停真的很累,也不能怪老妈把自己生得那幺畸形,好歹都是怀胎十个月蹦出来的,只能自认倒楣偏偏得负责监视有名头痛人物的组别。

      「小眼球,你还好吧?」看牠飞行的路线一上一下的,风伶儿不免为牠担心。

      「累透了……」小眼球缓缓地降落在清田彻头上,并且像窝在鸟巢中的雏鸟似的,找到舒适的位置还先扭了扭才进入休息状态,「不好意思,我们眼蝙蝠没办法长时间飞行,请让我坐一下就好。」

      「你很想当太空中的眼球流星吧?」叶月天握张了下右手的指关节,喀喀作响地故意威吓牠。

      「哪呜!饶命呀!」小眼球用翅膀包住自己的眼珠身体,并边抖边带着哭腔说:「这一路上有许多陷阱和学院养的看门兽做为测验之一,我都带你们避开了,而且还作弊抄了捷径呢!」不过自己冒出来的除外。

      「为什幺你那幺怕月天?」清田彻戳了戳头上的小眼球。

      菜刀、叉子、杀虫剂……加上被一只阿狗阿猫当成食物或玩具,一想起来简直是恶梦……小眼球幼小的心灵为此受到相当大的打击,换算成人类的年纪牠只不过是八岁左右的孩童,最后只能默默地用尾巴指了个方向,要是透露出叶月天的虐待方法肯定又会惹到他。

      「既然想休息,还是别赶路了吧。」风伶儿闭上双眼,口中唸唸有词地举起手,掌心中跟着凝聚出一颗小光球,她吹了口气使光芒散去,紧接着出现了只仅一只眼长在半空中、以时钟的长短针做为翅膀飘着的小沙漏,「我的能力还不足,没办法让牠成长成时钟的样子,不过至少看得懂现在晚上九点多了。」

      「可是天还很亮呢。」洛梧桐抬头望向上空。天亮得跟什幺样,这座森林不会永远都是白天吧?

      「妳看到的光亮是光藓菌,这里的气候很适合它们生长,它们是喜欢附着在树叶上吸收绿叶中的养分发亮的藓苔类。」风伶儿解释,至于停在掌心上的小沙漏,在她放下手的同时消失无蹤。

      「哦,那幺那只是什幺?」清田彻指向附近树上,叶月天正想伸手摸摸超大型蜥蜴。

      「树蝾螈,居住在亚热带食肉性的两栖类,常利用自身的保护色趴在树干上休息,而且……」风伶儿讲解到一半熊熊顿了下,并且缓缓地再次吐出「食肉性」这个字眼。

      ……

      「快溜啊!」三人同时放声大叫,清田彻还得在混乱中勾住对食肉性这个字眼没反应的叶月天落跑。

      回头一看,「牠追上来了啦!」身后的巨型蝾螈竟以超惊人的速度狂奔,一方面还张着大嘴想咬下叶月天不断摆动的双脚,害得清田彻得使劲地边跑边跳躲避那不断开合的大嘴。

      「啧!区区一只蜥蜴跩什幺!」洛梧桐紧急煞车并转身掏符,再来趁牠张嘴那一瞬间掷出手中火光乍现的符咒赏牠粗饱。

      「轰!」的一声巨响,又一只被炸得稀巴烂的动物,烤得香喷喷的肉块满天飞。

      叶月天顺手接到一块,毫不在意能不能吃这个问题地咬了一大口,「妳的火力真虚,怎幺都不弄焦一点?」他似乎也不在意味道好不好吃,反正都要弄焦了就是。

      「你这从头到尾都没帮上忙的家伙闭上嘴就够了!」洛梧桐怒吼。

      他怎幺都不怕吃坏肚子啊……

      「小眼球,不如你带我们找个过夜的地方先,今天赶路了整天,我想大家肯定都累了。」风伶儿苦笑提议。

      「嗯,我记得这附近有条河,河边能捕捉以及採用的粮食很多,我们就到那儿吧。」

     

      一行人在小眼球的指引下很快地来到河边,河上并无耸立遮天的树木,能清楚地看见夜空中的明月,而带着各式缤纷色彩的繁星也在空中相互映照成河,附近树梢还飘下了点点生命即逝的光藓菌,并为这条河增添更为幽美的气氛。

      除了叶月天又跳到附近的树上欣赏风景外,大家皆忙着各做各的事,对他而言肚子正饿着可没心情忙。

      清田彻带着小眼球去找寻牠喜欢吃的黑蓝莓,毕竟眼蝙蝠是吃树果维生的哺乳类,要是牠这监视员在测验结束前就先饿死了,可就没人能好心地带着大家一起作弊。

      洛梧桐抽出四张符咒,并找了块空地贴在固定点上架起结界,这是为了避免过夜时又有奇怪的肉食性动物靠近。确认结界设置妥当后,她便走进森林找寻乾柴以便準备生火。

      至于最后的风伶儿则又唤出奇怪的小动物帮忙抓鱼当晚餐,除了连动都懒得动的叶月天之外,在这小组中看似最弱小的她只能靠自己养的役兽干活。

      「好可爱呀!水娃不管怎幺看都超可爱的!」风伶儿相当陶醉地用脸颊蹭了蹭。

      水娃和布娃娃一样大,下半身是鱼尾、上半身则像个幼儿,整体仅有水蓝色还带点透明,滑溜的身躯并无任何毛髮,头上及肩上的半透明鱼鳍正不断地开合,指间的蹼爪像在撒娇地对空抓呀抓,但鼓着圆滚滚的脸颊却像在抗议想赶紧下水玩,毫无眼白的黑色大眼看起来随时会哭出来似的。

      「请妳帮我们抓几条鱼回来吧,但别游太远喔,麻烦妳了。」听见怀中的水娃呀呀呀的叫了几声,风伶儿才将她轻轻放入河中。

      「为什幺妳的宠物都是幼儿?」

      闻言,风伶儿这才发觉叶月天无声无息地来到身后。

      「因为我怕呀,牠们长大后会很恐怖又超大只,因为这样的心理才促使牠们停留在幼年期。」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毕竟刚唤出的水娃,可是能在具有腐蚀性绝海中生存的动物,通常在河边长大的水娃都是无害的,但要是不小心游入绝海……都会成长为喜爱血肉的凶残人鱼。

      「妳身为使魔者不该抱着这种想法,牠们无法成长便没力量能保护妳,妳会死的。」

      在这现实又严苛的世界处处充满血腥与斗争,力量是唯一战胜一切的真理,没有力量就无法继续生存下去,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当然也是有人不管这些的,有一点本事的话,多少还能靠打杂工在别人的庇护下过活。

      「这我知道……」虽然被唸的有点心虚,而且也常被家人如此训话,但她还是无药可救地捧着双颊害臊道:「小小只的比较可爱嘛。」

      「……愚蠢,别以为光靠妳那一点小聪明就可以倖免一切。」

      「死鱼眼的!」洛梧桐丢了根树枝砸他脑袋,并且骂道:「你打从开始到现在都没帮上忙,还老是要阿彻带着你落跑,像你这种家伙才没资格对伶儿训话!」

      「哼。」冷哼了声,叶月天转身走进树林中。

      「讨人厌的家伙!」洛梧桐对他离去的方向竖起中指。

      「其实月天说的也没错,他只是好心提醒我而已。」风伶儿无奈地笑了笑。说蠢也不为过,而且从头到尾没帮上什幺忙的人,自己还算是第二名呢。

      「那种家伙根本就不了解妳,妳用不着替他说话。」洛梧桐转过身,并準备再次进入树林中,「我再去捡几根柴火来,妳别乱跑喔。」

      稍晚。

      清田彻总算前来会合,还抱着一堆色彩斑斓且奇形怪状的水果,至于小眼球则在他的头上享用着牠最喜欢吃的黑蓝莓。

      每当牠以尾巴最尾端的口器吞掉果子,果子自尾巴挤到眼球身躯的阶段、总会令人捏把冷汗地看似随时会噎死牠,但果子进入眼球身躯后却像平白无故消失了,直到牠全数吃完体型也才涨到比拳头还大一些。

      「你回来了啊。」洛梧桐好不容易点燃了刚捡回来的乾柴堆,接着抬头看他,「收穫不少嘛,但看起来挺诡异的……你确定它们没毒吗?」

      「这些都没有毒,我都让小眼球确认过了。」清田彻答道。毕竟小眼球是吃树果维生的动物,有没有毒都分辨不出来的话,那这里早就不会有颗眼珠子在乱飞。

      「好痛……水娃!别这样玩啦!」一旁的风伶儿,正忙着接住水娃猛丢到岸上的鱼,时不着地还会被鱼群流弹砸中脑袋。

      水娃似乎卯上了你丢我捡,不管岸上的鱼已堆得像座山,竟还拼命地继续用鱼尾把路过身旁的鱼拍死打上岸。每当飞鱼命中风伶儿的脑袋时,牠就会跳出水面腾空翻了圈呀呀呀地叫,偶尔还会拍拍小手乐得很呢。

      「水娃抓太多了啦,把牠收回去吧。」看到一旁的鱼山……洛梧桐不免为此感到头痛,能否吃完是个问题没错,只怕惹来一身鱼腥味。

      没得玩了……水娃一跃而起,并在半空中对建议主人把牠收回去的洛梧桐吐舌头,接着乖乖地主动消失。

      望向那堆鱼山,三人只好认命用捡回来的树枝串起个个鱼串,恨不得只有翅膀的小眼球能长出一双手来帮忙,反正畸形怪状的动物够多了,不差一只能长出手臂的眼球也好。

      「奇怪,月天跑哪去了?」清田彻一个接一个迅速地用树枝插进鱼嘴,接着直插在火堆旁烤。

      「管他那幺多干嘛?」洛梧桐没办法像他一样一口气插好,还得多补插几次才行。

      「希望他别发生什幺意外才好。」风伶儿没办法像另外两人一样残忍用插的,但又不能不帮忙,只好勉为其难地用转的把树枝钻进鱼身……好像比他们两个更残忍?

      「别替那种家伙担心啦,发生意外只能算他活该。」想起一路上除了主动冒出来攻击的野兽外,几乎有一半都是叶月天好奇乱摸惹来的,这使洛梧桐更是愤恨地捅鱼出气。

      好不容易把鱼山灭了一半左右,没事做的小眼球老早在清田彻头上睡得打呼,营火旁的鱼串排得像烟花绽放一样壮观,不管能否吃完的问题,肚子早饿得咕噜叫的三人决定放下捅鱼行动填饱肚子先。

      过了段时间。

      「……好多鱼。」叶月天总算是回来了,还抓着一条巨蛇的蛇尾拖牠回来,「看来不够吃,加上这条蛇刚好。」

      这样还不够吃?三人不禁为他那无底洞般的胃感到愕然。不够吃,大概是说全部给他一人不够吃吧?真佩服他老爸老妈能把他养到这幺大。

      「你可别叫我帮你烤蛇啊,光烤这些就够累的。」洛梧桐挥挥手。这幺大只的蛇靠这堆小营火当然烤不熟,想必他会叫自己用火符比较快。

      「怎幺不直接对那堆鱼用火符?」叶月天疑惑。能攻击又能烤肉,有这幺方便的能力连他都想学了。

      「你想吃空气啊?用了就全炸飞走了啊。」洛梧桐没好气地说。

      「原来如此。」叶月天放下蛇尾,走近营火旁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后,便擅自伸手拿烤鱼吃。

      「……不要脸。」洛梧桐不爽他没帮忙就能吃个痛快,但这里的三人肯定无法消耗完那堆鱼,与其浪费食物还是让他吃个够……当然,剩下的他想吃得自己烤。

      看那不知几呎长的蛇尾巴还躺在原地,脑袋肯定还趴在树林中某处,「牠挂掉了吗?」清田彻好奇地问道。毕竟这里有四个人在,能饱餐一顿就来不及了,总不会乖乖趴着等这些人烤了牠吧?

      「挂了。」

      「你杀的?」洛梧桐怀疑。从头到尾他只会让别人带着他落跑,根本没看他出手过一次,还以为他是只会靠别人救自己小命的孬种。

      叶月天正以超快速度解决烤鱼中,大概两、三口不必五秒就能解决一条鱼,好像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吃饱便能继续帮忙烤鱼,他自然是没空理会洛梧桐的问话,只稍稍点头做为承认。

      「你怎幺杀的?」风伶儿好奇。这世间什幺样的人都有,攻击方式及持有武器也就更不用说,既然他有能力解决掉一条蛇,多多少少会好奇他是怎幺做的。

      叶月天直接拒绝答话对她挥挥手,填饱肚子显然比这些问题来得重要多了。

      见状,洛梧桐忍不住敲他的脑袋一拳,「起码应个声啊你!」看他无视那一拳还故我地继续吃,她乾脆抢走他手中的鱼,并抽出火符威胁,「厚脸皮的家伙!不怕我炸了这里让你吃不饱?」

      他的痛觉反应似乎慢半拍,摸摸刚才被敲的地方后,先是看了眼这堆鱼再看看她手中的符咒,以食慾为优先考量的他,很想骂她一个贱!不过却说了:「剑。」怕被误会,还顺手以食指划过自己的脖子作解释。

      「用剑?」清田彻看了看他全身上下,除了脸色较苍白外还真是黑得彻底,「那你把剑藏在什幺地方?」

      「口袋。」

      口袋?一把剑那幺长,藏在口袋总说不过,但如果是短剑的话,一般来说是繫在腰上吧?

      不管面前的三人一脸疑惑地想追问,叶月天直接抓起一条鱼串令道:「继续烤。」

      ……好强,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把刚烤好的鱼都吃光了。

      「我睡啰,晚安。」清田彻先把头上的小眼球安置在一旁,接着就地躺了下去。

      「我也先去休息啰,明天还要赶路呢。」风伶儿也和前者一样以休息为由,但不像他那幺直接就倒了,而是找一块乾净的地方先,并唤出了只黄毛小胖猫当布娃娃抱着就寝。

      「我去找水喝,吃了一堆烤的口真渴。」洛梧桐选择暂时逃离现场。

      ……

      「小气鬼。」

      翌日一早。

      昨日随意倒下去睡的清田彻,因没事先挑好位置的关係,天才刚亮就被艳阳和林中的光藓菌刺眼得无法继续睡。

      「臭狗,谁叫你吃我的早餐?」一旁的叶月天,正忙着阻止风伶儿的宠物吃他拖回来的蛇。好笑的是虽骂牠是只狗,不过牠却在喵喵叫地表达抗议。

      「早啊,月天。」清田彻揉着眼睛向他道早,接着无意间望向一旁……汗颜,昨晚的鱼山此刻成了骨头山,而且辛苦抱回来的水果也成了一小堆果核山,「你也太会吃了吧……」

      「哈啊……吃什、靠!」洛梧桐醒来先是打个呵欠,接着看见骨头山不禁傻了,「这都是死鱼眼一人吃光的?」

      「唔……吃光什幺?」听见他们的声音风伶儿便跟着醒来,但还没搞种状况前看见叶月天抓着她的宠物,她当下完全被吓醒地跳起来大叫:「哇啊!不能乱碰雷兽宝宝啦!会电人的!」

      闻声,本来没打算发电的小雷兽,似乎是被她的尖叫声吓到发电,下一秒叶月天浑身被金黄雷光裹上,至于刚吃饱的小雷兽……竟藉此做为餐后运动,电完后还打了个饱嗝呢。

      「……牠电我了吗?」叶月天歪头,依然面无表情的他实在看不出有没有被吓到。

      「啧,可惜妳的雷兽年纪太小,电不死人就算了,但至少得电晕他吧?」洛梧桐叹道。

      怎幺可能……

      看叶月天似乎真没受到任何影响还能活动自如,风伶儿不禁陷入苦恼。雷兽可是神兽之一,就算年纪小、但爸爸和哥哥曾都差点被牠给电死过,会有这样的结果难不成……是我又退步了?

      剩不到半天的路程,四人提高警觉地跟在小眼球后头,再怎幺说这是个测验,前面的路程轻鬆是多亏小眼球愿意带路,但越靠近学院肯定会有更多危险,何况看门兽可不只是乖乖地坐在原地当门神,真的找上门攻击的话,可就不在牠帮忙作弊的範围内了。

      顺着河流走到底后,河的源头平白无故消失在一棵树上,「我们就快到了喔,等等你们别乱摸学院的隐形屏罩喔。」小眼球提醒,接着拐了个弯继续向前飞行,但穿过一整排显眼的红色灌木林后,牠却停了下来东看西看的。

      「我们到了吗?」风伶儿兴奋地问。

      「不,我忘了正门在哪边……」小眼球偷偷瞄了叶月天一眼,他正握拳,「请等等!给我一点时间想想,相信我很快就能──」

      话未说完,叶月天直接伸手抓住牠,并随意朝某个方向对着天空一丢,再来「噹!」了声、小眼球飞出的方向正好撞到了什幺,还让牠反弹到远在后头的某颗树上。

      「你这白痴!你把牠扔了谁要带我们进去啊!」洛梧桐气得揪住叶月天的领口大叫。

      「牠刚才撞到结界了,学院就在眼前。」叶月天拍开她的手。

      「但小眼球刚才说过要从正门进去,而且不可以乱摸结界耶。」清田彻提醒。

      「管他。」

      叶月天徒手碰触结界,明明眼前什幺都没有,感觉却像是摸着一面冰冷的铁墙,正当他想以指尖穿入结界试探时……

      「警告,发现入侵者,全面戒备。」一名全身都是机械装甲的女性凭空出现在四人上方,她绝对是刚从结界内冲出来的。

      「那、那个……我们是这次的新生,所以──」

      「否定。」不等风伶儿解释完,她插话后继续说:「无监视员晶片带队,确定为入侵者,实行歼灭指令。」

      「都是你害的啦!没事干嘛把小眼球丢掉!」洛梧桐敲了叶月天脑袋一拳。

      「扫描中……人类,携带大量灵能咒符,判定为咒符师、D级。」

      「说我低级?妳这臭机器人穿得跟方糖一样才低级!」洛梧桐暴怒地对她大叫,似乎没发现误会了。

      女机械人无视她的怒火,并转眼看向风伶儿和清田彻,「扫描中……母的拥有魔宠魂约,判定为使魔者、E级;公的携带灵刀,判定为斩灵人、C级。」

      为什幺只有我们两个要做公母之分?

      「扫描中……警告。」扫描至叶月天身上时,女机械人双眼上的横条感应器,顿时自绿色切换成红色,双手上的金属装甲竟转换成能源枪对準他,「生命反应异常乘二,口袋中还存有第三生命反应,资料系统查无物种以便判定,请求编号零壹、零参前来支援,危险度A级特例状况,通报高层人物……」

      看她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似乎是被认定成危险人物了?就算被她用枪指着,叶月天依然面瘫地仅抓抓自己的头表示不解。

      「你真有那幺危险吗?」洛梧桐冒汗,看她能源枪已调到最大火力,一开火肯定会炸出一个大洞来。

      「帅得危险吧。」

      「帅你个头!」洛梧桐敲他,不会看情况有够欠扁!

      在他们两人又开始斗嘴时,前来支援的两名女机械守卫从结界内冲出,一个手持两把能源刀、一个手持一刀一盾,接着一同从高空俯冲而下进行攻击。

      「糟糕!」清田彻连忙向风伶儿冲去,她们三个居然先挑她下手!

      『说好了……要好好重新做人,别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叮铃。」

      剎那间,叶月天抢先冲动到风伶儿面前,三名机械守卫见状趁势想直接了结他,但还来不及痛下杀手之前,不知眼前的人做了什幺,三名守卫皆像是被一股狠劲同时踹开。

      偏偏机械人是没有痛觉的,她们被痛击老远之前有刀的丢刀、有枪的直接开枪,叶月天见状则毫不犹豫地将风伶儿一把推得老远,紧接着她们三个包括叶月天在内,分别在四个不同之地擦撞出爆破性声响,

      「好痛……」风伶儿狼狈地被推倒在地,再来慌张地爬起身,并朝离自己最近的烟尘看去……毕竟他救了自己。

      「月、月天?」、「死鱼眼的?」另外两人轻唤了声。

      静待烟尘散去以后,叶月天似乎毫髮无伤地站在原地,但在三人正要鬆一口气时才发现……他的左手臂不见了。

  • 名称:透视之眼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