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动漫在线观看超清

      『把身体让给我嘛。』

      不要。

      『把身体让给我嘛。』

      不要。

      『把身体让给我嘛。』

      不要。

      陷入死亡的第一天,在不断地重複这两句话下就这幺渡过了,这对叶月天而言是习以为常的事,换作一般人早就起笑了。

      『糖、糖、糖……快吃糖!』

      烦死了,吃货。

      『你身上不是有糖吗?快吃啊!』

      我都已经死了,你要我怎幺吃?

      『把身体让给我让我吃!』

      不要。

      『我绝对不会跑去吃人的!让给我吃糖!』

      听你放屁。

      『糖啊!快吃糖!糖、糖、糖、糖、糖!』

      吵死了,那幺想吃的话不会想办法让身体活过来吗?

      『还没对毒素产生抗体活不了啊!糖!』

      那你继续疯吧。

      陷入死亡的第二天,在寄生虫起笑的状况下就这幺渡过了,紧接着迈入了第三天。

      『糖……不给我吃糖就烂掉吧你。』

      我喝过福马林了,要烂早就烂了。

      ……

      无故沉默了许久,『好像有什幺东西在身上爬来爬去的?』

      那是你烂掉的错觉。

      『……不!快吃!是蛇啊!快吃了牠!』

      就说了我已经死了怎幺吃?

      『恢复触觉了啊!真的恢复了!抗体也生出来了!都死了这幺久抬个头应该不难!趁牠爬到嘴边快吃了牠!』

      ……你个吃货。

      试着动动手指,虽使不上力但至少有抽一下,看样子身体的细胞的确逐渐活过来了,但还不完全。为了早点脱离这般窘境,除了以进食获得身体所需的生成养分外别无他法。

      喂,视觉恢复了吗?

      『你不会自己看吗?』

      看不见,不知道蛇凑到哪去了,你出点力先活络视觉吧。

      ……

      寄生虫安静下来之后,眼前逐渐从黑暗转至模糊,甚至也能感觉到草灯的光亮感,继续静待了好一段时间,总算能看清点眼前的小石子的形状,再来就等那条笨蛇爬到嘴边来就行了。

      ……不是黑蛇?

      头上垂下了青色的条状物爬过,紧接着绕过脖子爬到面前对他的脸吐着蛇信,而且还是只小小的蛇宝宝,模样和黑蛇比起来实在可爱多了,但为了让身体活过来只能抱歉了。

      !

      「混帐野狗!」青蛇甩尾一巴,但因身体已经死了完全感觉不到痛,只能肯定脸上被烙下了一条蛇纹,「快给我放嘴!」

      咦?青蔚的声音?

      叶月天鬆嘴让青蛇狼狈地从嘴里爬出,只见青蛇差点惨遭被吞之危、竟还不逃地在他面前甩甩蛇首,然后又送上了一巴。

      「皮痒了你,一看见我就吃了我找死吗!」青蛇气沖沖地张嘴威吓。

      还真的是青蔚的声音,不过怎幺这幺小只?而且还有点透明。

      ……

      无故沉默了一会儿,「啊,你已经死了吼?所以才不能说话吧?害我忘了我感觉不到你的生命迹象才来查看的。」

      青蛇爬离了视线,从身体的感觉来看似乎是钻到口袋去了,过了几秒后牠咬着一颗糖来到面前,并用身躯缠住糖果以蛇牙拆下糖纸,模样拙得实在很逗趣。

      「你先张嘴。」

      闻言,叶月天张开了嘴,青蛇随即咬着糖果钻进他嘴里,不料他太早闭嘴了,「就说了别吃我啊!」青蛇再送他第三巴。

      一小时后。

      「能说话了吧?」青蛇捲成一团吐着蛇信。

      「好……像……可……以。」

      ……说得有够慢,一颗糖根本不够。

      「等我一下。」青蛇爬离了视线,大约过了十分钟后,牠咬着一只死老鼠回来,「喏,才刚死的很新鲜喔。」

      你把我当成什幺了啊!

      无可奈何下,叶月天还是张嘴吞了死老鼠,而这一吞、身体的感觉似乎鲜明了起来,血液开始流动了,虽然很慢;心脏开始跳动了,虽然很慢;体温热起来了,虽然微乎其微。

      静待了几分钟后,「感觉如何?」青蛇问道。

      「……还可以,但身体动不了。」总算能正常说话了。

      「再等我一下。」青蛇又爬离了视线,这次比较快只花了五分钟就回来了,「找不到老鼠,但蝙蝠倒是一堆,而且咬一送一似乎是母子呢。」

      你也太残忍了吧!

      又是迫于无奈之下吞了两只蝙蝠,生命迹象越来越显着了。

      「你的头髮都退成暗红色了。」要等他完全活过来也是需要时间,青蛇乾脆又捲成一团稍作休息,「这样子你有办法赶在典礼开始前回来吗?赶不回来的话、我可是要杀你和雏苺姑娘的脑袋呢。」

      我都已经死了一次你还想杀我啊?

      「典礼什幺时候开始?」

      「正午开始,还有六个小时的时间。」

      「……你乾脆带点吃的和伤药飞过来吧。」

      「不行,我现在正忙根本走不开身,所以才剥下你手上的印记化为半实体来看你。」

      怪不得这幺小只。

      「唉。」轻叹了声后,叶月天皱起了眉头,周围早已乾涸的血迹竟全数化为血雾升起,并慢慢地从身上个个伤口处钻入体内。

      「这样会比较快吗?」

      「不会,只是贫血很难过。」

      ……

      「干嘛浪费力气去搞。」青蛇无奈,接着大大地张嘴露出了小蛇牙,似乎是在打呵欠,「反正等你活了之前也是无聊,来聊聊吧,这次你是怎幺死的?」

      还无聊咧,你不是说你很忙吗?

      「被毒死的。」

      「哦?我还以为大部分的毒对你都没效了,是什幺毒呢?」

      「黑蛇毒。」

      「……莎塔娜缇?」

      「对,就是她杀了我。」叶月天闭目沉思了会儿,又说:「她还说了想咬你,想把你从西土之首的位子上拉下。」

      「噗,自不量力。」青蛇瞇起了双眼失笑了声,还摇了摇蛇尾开心的咧,「可惜了如此漂亮的姑娘,如果她想要西土之首的位子我求之不得呢,要不是得和白银妹妹及我的门下师长和院生交待,不然我绝对会慢慢地玩她的。」

      「喂,这样的女人你还吃得下?她还对我鞭尸耶。」

      「这不是很刺激吗?而且她早就咬过我好几百次了,只不过她的毒牙根本咬不穿我的护身结界。」

      她那条蛇妖就已经够变态了,你这条无毛蛇居然更变态地乐在其中。

      「当时她接了两通电话,第一通是叫她回去帮忙準备典礼,第二通我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有听见她提到了昂大人。」

      「昂?」青蛇稍稍挺直了身子,并吐了几个蛇信后才问道:「是朱利安‧昂‧勃豪斯德吗?」

      「……真亏你记得住这幺长的名字。」叶月天无奈。

      「没办法,毕竟他是西土的诸侯之一,常会为了领土之事找我会谈。」青蛇歪着脑袋停顿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这其中的连贯性,「不满和平共识啊?如果四大领土能够和平相处的话,便能代表整个斯亚古大陆统一了,但这也代表……只能拥有一个国家统领。」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能够掀起内战的好理由。」

      毕竟人心都是自私又贪婪的,能够坐享荣华富贵及名声和施令整个领土的资格,这有谁不要?如果真的统一了……统领的地位也就陷入不保的危险了。

      「如果真的掀起了内战……到时候每个领土肯定会分成两派,一边是赞成统一、另一边则是反对。虽然人手不多,但这对我们而言较佔优势,反倒是反对那一派的……噗,说不定会暗地里互咬呢。」

      「战争可不是好事,你别说得好像很期待内战似的好吗?」

      「哼嗯?这可是我们戳破贝妲芙娜特女神的谎言的好机会呢。」

      ……

      「啊,你身体到底活了没?」

      你话题也跳太大了吧!

      「我试试……看……」回答的同时,叶月天试着控制手臂动作,只见他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右手才以慢到令人发疯的速度伸到面前,「左手动不了,好累。」

      「弱爆了你。」青蛇无奈地爬到他的右手上,似乎想帮他咬下所有的御咒道具,不料正準备要碰上时,「哇喔!差点忘了!」牠连忙摔下右手。

      「怎幺了?」

      「这半实体是咒术驱动的,碰到御咒道具会被消除。」

      「弱爆了你。」

      「你最没资格说这种话!」青蛇又张嘴对他威吓。

      「你根本就是来看我笑话的,一点用也没有嘛。」叶月天叹道。

      「你再嫌我就咬只虫来塞进你嘴里。」

      「……对不起青蔚大人我错了拜託你千万不要。」他一气呵成地求饶。

      「哼。」青蛇重新捲起了身躯,「你最好快点,时间容不得你拖了,典礼快开始前我还得去巡视午宴的餐--」

      「餐点!」似乎有那幺一瞬间他双眼放光了下,接着使劲地以慢到爆的速度将手往嘴边靠,看样子是想用咬的咬下御咒道具。

      ……果真是只贪吃狗。

      又过了一个小时。

      「没问题吧?你的头髮全白了,我那边可是没有染色剂能给你吃喔。」

      「麻烦帮我……找来……」

      将右手的御咒道具全拿下后,除了头髮发白外、就连身高也瞬间长高了些,但努力地试着爬起身时却又趴了回去,只好将这得来不易的力气用在拔下左手的御咒道具上了。

      静待了三十分钟后,「……你的眼睛退成绿色了,左脸变得很噁心。」青蛇弓起了身躯进入警戒状态,并且燃起了耀眼的青光,「叶,控制不了的话就说一声,我会马上毁了这里压制你。」

      「意识……很清楚,放、放心。」叶月天将左手的两个手环及四枚戒指拔下,仅留一枚相当不起眼的戒指在无名指上,接着收起所有的御咒道具后,他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绝不……让臭虫抢……我的身、身体。」

      食物的力量真强大啊。

      「先去休息室吧,现在所有的人手都在我这边忙。」青蛇爬到牢门前,并对着牢门张嘴威吓了下,上头的地根便迅速地向下生长并将整扇门扯开,「休息室那边有不少储备粮食,顺便找找有什幺东东能盖住你的脸。」

      「好。」

      「青蔚大人在发呆呢。」

      「嗯,真的在发呆呢。」

      「哈啰,有人在家吗?」

      「……很认真地在发呆呢。」

      在典礼会场上,虽然不能称得上是全部,但几乎所有没事做的人手都被召集于此做最后的準备工作,至于负责现场监督的青蔚……一开始他的确有发号施令、训斥从中偷懒的人,但在这般压力下不知不觉中反换成他在偷懒了。

      看他双手置于双袖内,并带着平日的亲切微笑望着天空当木头人,这就吸引了不少人放下手边的工作前来探视,但不管怎幺向他挥手或搭话他就是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人觉得很好玩地给他偷拍了几张照下来。

      唯独也在现场观看的莎塔娜缇,对此感到相当的不安。

      「那个……」和众人一起看热闹了许久,莎塔娜缇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试探看看,「青蔚大人?」

      「嗯?」青蔚总算动动了,还回头向她笑道:「什幺事呢?莎塔娜缇姑娘。」

      居然是女性限定啊!太过分了!

      「没什幺啦,看您在发呆……」莎塔娜缇凑了过去挽住他的手臂,并谄媚地笑道:「难不成您有什幺心事吗?不妨说给人家听听嘛。」

      「哦,我只是在看会场内的灯而已。」青蔚随手指向了某颗草灯,又说:「毕竟是採用鸟巢形构筑的,而今天的阳光又有些亮眼……啊,不如妳帮忙跑个腿去化工部拿罐黑色的染剂来吧,这活儿比较轻鬆,路上还能稍作歇息喝杯冷饮呢。」

      看样子是多虑了。

      「嗯!我这就去!」

      ……

      目送莎塔娜缇离开后,「公的回去干粗活。」青蔚对还在现场看热闹的人搧搧手。

      还公的咧!您真的太过分了!

      「月天还是没回来呢……」

      「别担心了。」洛梧桐搓搓风伶儿的头,并帮忙她收拾行李,「那只贪吃鬼说不定早在现场等候了。」

      「快!快!」武元在床上蹦蹦跳跳的,还一边催促道:「快把行李收好吧!豪华的西土大餐在等着我们呢!」

      「食物又不会长脚跑掉。」路斯恩无奈。

      「而且集合时间也还没到呢。」清田彻苦笑。

      「何况我们当初是直接被扔过来的,也没什幺行李呢。」自头到尾都是两手空空的伦纳德,闲得做起伏地挺身来了。

      除了怜魂继续睡外,大家边忙边聊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来到了集合时间。

      负责服务东土院生的莉莉丝,这最后一次的踏进房间,房门结界和她脖子上的项鍊、几乎同时破裂并化为粉尘消逝,也同等于宣告这一个月的交流活动正式步入尾声。

      「大家都整理完了吗?我们準备去会场集合啰!」莉莉丝挥舞着双手喊道。

      「好耶!」武元第一个冲出房间。

      「小家伙等我!」伦纳德尾随在后。

      「急什幺啊你们!」路斯恩似乎想把他们绑起来地赶紧跟上。

      「终于能回去了。」怜魂慢悠悠地走出。

      「这一个月还真难熬啊。」洛梧桐伸个懒腰后才走出。

      「不过得和这房间告别了,有点不捨呢。」清田彻接后而出。

      「我们肯定还有下次的机会能来的!」风伶儿跟上。

      没错,这一个月只是和平共识的开端,等到下一次……就不需要受到层层保护了吧?而是大大方方地靠着自己的双脚走遍西土的领域。

      「麻烦再退后点!」

      「喂!请别用风术乱飞!」

      「那边那只沙精别再玩沙了啦!队伍都塞车了!」

      ……

      会场……在哪?

      在一群师长的带领之下离开了牡蒂安学院,原以为他们会带大家到西土的首城、并包下了某个盛宴场地来共襄盛举,但万万没想到……竟只是在学院旁的荒漠之上。

      大家在各个师长的领导下,以一组组围着中央的空地相隔老远地呈圆形排开,上空还有几只翼人不断地飞来飞去并划分每组的空距,接下来则是繁複的点名时间……

      不会要我们顶着大太阳吃便当吧?

      众人带着焦虑不安的心情等了好一段时间,眼看每组的分布概况似乎都差不多了,但在场的师长们迟迟没有任何新动作……难道真的在等便当送来吗?

      这样的疑虑、直到中央的空地出现骚动为止。

      「应该差不多了……」诺罗克带着疑似小抄的纸条走来走去,最后来到中心点的沙堆上画个小叉叉,「接下来就等青蔚大--」

      「有!」

      「哇啊!」因突然的青火一现并冒出了高大的青蔚,当场狠把他吓得摔一跤,接着他无奈地把吓歪的眼镜戴正,「青、青蔚大人,拜託您能不能别老是玩这招……」

      「因为很有趣嘛。」青蔚笑道,接着他走到诺罗克刚画出来的小叉叉上,「是这里没错吧?」

      「啊,是的,接下来麻烦您了。」他赶紧起身并退开。

      「那幺各位东土来的院生们……」青蔚回过身来,并向着在场的所有人敞开双臂,「为了举办这次的交流活动,这一个月来委屈你们了,为了聊表我们不得不把各位的自由限制住的歉意,还请各位好好享受我们为大家精心準备的午宴吧!」

      放下双手,青蔚一手置于腰后、一手凭空画出大量的青色古文,「以吾之求成形,醒芽。」此声落下,古文们瞬间向四处疾速散去。

      !

      脚底下的荒漠之地突然产生剧烈的晃动,并窜出了大量的藤蔓及不知名花朵载着每组升空。

      在会场完全成形之前,粉色的花朵们小心地将每组包覆了起来,就像为了给他们惊喜而隔绝了与外界的接触。至于外头的藤蔓则不断地向上生长并相互交织,每个花苞之上还长出了颗颗草灯,一朵朵按照顺序往上生长的巨菇们围着中心呈螺旋状排开,配合生长的藤蔓立即叠上成了壮观的空中走道。

      直到晃动逐渐停下后,朵朵花苞缓缓地绽放了,第一眼所见之景不禁令每人为之惊叹--果然是极其壮丽又不失典雅的会场呀!

      原来藤蔓们织出了宛如巨型鸟巢的场地,朵朵攀附在巢内壁上的粉色花朵及草灯高矮不一地点缀其中,翠绿的藤壁还巧妙地为每朵花遮掩了炙热的阳光,但又能为中央空地留下纯天然的聚光灯。

      然而不知何时以同等距离站在空中走道上的师长们,像是为了宣布盛宴即将开始地撒出带着绿光的种子,每颗种子接二连三地迸出白色绒毛圆球向每组缓缓飘去,并成了他们背后舒适的座椅。至于多出来的白球如同雪花似的继续飘荡,却不会落至地面去地再为场内点缀出不同的气氛。

      「呼……大功告成。」青蔚鬆了口气,接着又敞开双臂喊道:「希望各位对这样的会场能感到满意,接下来我们会为各位送上西土着名的佳餚,还请各位带着愉快的心情边欣赏表演边享用吧!」

      「居然还有表演耶,太棒了!」清田彻笑道。

      「被关了一个月果然是值得的!」洛梧桐拿出手机四处拍照中。

      「可是……我们和武元他们分开来了。」风伶儿望向隔壁的花朵,能看见武元正蹦蹦跳跳地招手中,但其距离远到根本听不见他在喊什幺。

      「嗨!」转头一看,莉莉丝乘着蝴蝶花降落在空中走道上,接着推着餐车走进花内,「我在想你们大概和另外一组关出感情来了,所以就先来看看你们。」

      「咦?有办法合併吗?」风伶儿问道。

      「当然。」暂时将餐车搁在一旁后,莉莉丝上前拆下了作为外墙的花瓣,再来弯身拉起藤蔓,武元那组的花朵竟逐渐往这里靠近!

      「看不出来妳力气很大嘛。」洛梧桐愕然。毕竟这花大得不得了,又加上了他们四人的重量,想不到她这幺轻而易举地就拉过来了。

      「没有啦,其实花体很轻的,花座底部还有浮空石能帮忙减轻重量。」莉莉丝回道。

      「我来帮忙吧。」清田彻靠过去。

      「啊,麻烦、哇靠!」莉莉丝吓了一大跳,想不到他只是只手一拉而已,武元那组花下一秒就撞了上来,上头的四人全都摔倒了。

      他的力气真的大得很夸张。

      「真是华丽丽的全倒……」武元摇摇晃晃地爬起身。

      「小家伙你真不是盖的……」伦纳德爬起身来并摇摇头。

      「至少也说一声嘛……」路斯恩无地起身并拍拍身子。

      「宰了你!」怜魂一起身就是举起长枪威吓。

      「抱、抱歉。」清田彻苦笑。

      「请你们先坐定位吧,我来替你们摆餐。」莉莉丝无奈地笑道,见他们全都坐好了后,她便在他们面前甩下两颗种子,「砰!」的、两朵红香菇立马长了出来成了大餐桌。

      「酷耶!」武元趴到桌子上,真坚固呢。

      「西土的木术真的很便利呢。」洛梧桐又拍了张照下来。

      「这能吃吗?」伦纳德嗅嗅香菇桌。

      「这不能吃的,这蕈类质地就跟石头一样,通常都被当作建材使用。」莉莉丝一面解释一面摆餐。

      ……

      风伶儿向四处看了看,远方有几朵花儿也搞了合併,或许他们也是因意外被关出感情了吧?能放下好斗的本性和乐相处的日子的确不远了,但……

      还是没出现呢……月天。

      「青蔚大人!人家来替您斟酒喔!」

      「好、好。」

      「来,青蔚大人!人家餵您!」

      「啊--」

      「好诈!青蔚大人!人家也要!」

      ……

      「我说……青蔚大人。」拿着夹板刚视察回来的诺罗克,不禁推了下眼镜掩饰快爆出来的青筋,「这里可不是酒楼,请您注意点。」

      「有什幺关係,反正我们的坐席在下方,东土的孩子们全都在上方又看不见。」青蔚一人独坐大位、身旁有四五位女性忙着阿谀奉承,真叫人不知该把眼睛往哪摆才好。

      「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牡蒂安学院好歹是教育场所啊!可不是您拿来花天酒地的地方!」诺罗克没好气地大叫。

      「哎呀,诺罗克你别这幺小心眼嘛,来来。」青蔚身边的女性对他招手,还有人走了出来想推他入座,「过来坐嘛!这里可是个好位置呢,能很清楚地看见妖精们的舞蹈喔!」

      「妳们也是教职人员耶!这成何体统啊!」

      「是男人的话就大方点。」青蔚只手一招,诺罗克随即被藤蔓绑到坐位上,看他整个人瞬间石化住,不禁令青蔚想整他一下,「哦,难不成你还是处男呀?那我的位子让你坐,好好享受吧!」

      「咦!」眼看青蔚起身让位,他立即伸出手抓人,但又被藤蔓绑了回去,「青、青蔚大人!别丢下我啦!」

      「掰。」青蔚挥手闪人。

      ……

      眼看旁边的女性们全都眼冒精光地看过来……这下惨了。

      那只贪吃狗差不多到现场了吧?

      青蔚来到舞台的正前方,个个女妖精们身着华丽的丝绸羽衣、手持羽绒扇,并配合着柔和的风术翩翩起舞,一方面也不忘以木术撒下粒粒种子。开出来的花儿们、结成串地奉送给观众当礼物,不小心飘落的花瓣则继续顺着风儿翱翔,实为不可不欣赏的绝佳表演。

      眼见青蔚就近欣赏演出,其中一位戴着面具的舞者优雅地跳到他面前,并恭敬地屈身以双手奉上她精心串起的花环做为礼物。

      「……花并不适合我呢。」

      「这是我对您的感谢,无以回报。」

      「好吧。」青蔚收下了花环。

      「青蔚大人!」莎塔娜缇突然离席冲出,并指着那名舞者喊道:「别收下她的花!她是叛徒!」

      「叛徒?」青蔚歪头,而那名舞者趁时回到了演出的队伍中。

      糟!让她逃走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见莎塔娜缇跃上了舞台,那名舞者回身一转、强风夹杂大量的红花瓣吹开了所有的表演者,并将她的身影隐匿其中。

      「哼,雕虫小技!」莎塔娜缇只手一挥,顿时显现出一条巨大的半透明黑蛇、将所有花瓣围住,「花之妖精、雏莓!妳做为叛徒私自逃狱竟还有脸出现在这,罪加一等!」

      「叛徒是妳才对。」

      !

      「什、唔!」回头的那一刻,背后披着骯髒白布的出声者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而黑蛇见到饲主有危,便放开了花瓣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上。

      「咦?谁把灯关了?」武元四处看了看。明明吃得正开心,但不知为何花瓣又将大家包了起来。

      「又要準备什幺惊喜吗?」洛梧桐疑惑。

      「嗯?」路斯恩仔细看着花瓣,虽说不是很透明、但能看见一点模糊的身影,「舞台那边好像出了什幺事了。」

      闻言,大家一同起身想一探究竟,「请退下!」外头突然飞来一只翼人喝道,「现在出了一点紧急状况,请你们好好待着别轻举妄动。」

      ……

      抬头向其他地方望去,每朵花外头都停了一只翼人负责维安,至于舞台那边……舞者们全不见了,花瓣以诡异的飞行轨道剧烈乱窜,牡蒂安学院的师长们全体围上,有条蛇缠绕着中间的两人。

      难道是犯人现身了?

      「莎塔娜缇!」见同事有危,不少人纷纷架起备战状态,有的则举起武器想直接冲去救援。

      「慢着!」青蔚只手一举,众人立即踩煞车停下,「先静待情况,真凶逃不了的。」

      ……

      「快、快放……手……」莎塔娜缇痛苦地对他的手猛爪,但他似乎并不感到痛地任凭右手被划出血痕和血窟窿。

      「将吾的所有物归还。」他缓缓地举起被黑布裹住的左手向莎塔娜缇的口袋摸去,费了一点时间后、竟是那只金色的怀錶。

      难道他是--

      先前得到错误情报的师长们一个个地向青蔚望去,只见他百般无奈地苦笑道:「他虽不是我的亲信没错,但他曾是我的同僚,因袭击事件不断我才请他帮点小忙,怀錶是最好的证明。」

      那幺所谓的真凶是……莎塔娜缇?

      「哼。」确实回收怀錶后,他重重地将莎塔娜缇扔下,并狠狠地一脚踏上她的胸口,「这是杀了我的代价,蛇女!」

      「呃啊!」肋骨硬生生地被踏断,并刺穿了肺部呕出鲜血,「混……蛋!」她狠戾一瞪,黑蛇立即扑上咬了他的颈部,但他却没因此瘫倒。

      怎幺……可能?被黑蛇咬了竟没事?

      「同一招是没用的。」他右手一绞上黑蛇的颈部,蛇首立即断开并当场消失,「要怪就怪妳不应该杀人灭口,如果只是好好地把我关起来……也不会有今天。」

      到底为什幺……他应该死了才对啊!不可能有人能免疫黑蛇毒又活过来的!

      「青、青蔚大人……请您、您……」莎塔娜缇向他伸手求救。

      「哦。」青蔚带着微笑走上了舞台,但不是要救她,而是将她找来的染剂交给了他,「拿去,这是工业用的,效果应该不错。」

      「谢了。」他收下染剂后、竟是直接打开来喝!过了一会儿后,只见垂在白布外头的白髮瞬间成了黑髮。

      ……被耍了,竟被青蔚大人给耍了。

      「那幺……由你处决?」

      「不,没必要的话我不想杀人。」

      「一命换一命还没必要吗?」

      「没必要。」他举脚放过了莎塔娜缇。

      「好吧。」青蔚无奈地叹了声,又说:「你先到一旁等候吧,待会我会请人给你安排个席的。」

      「嗯。」

      他点个头后便走下了舞台,在场围观的师长们面面相觑了几番,最后还是让了条路给他走,毕竟……被黑蛇咬了竟没事,这就够令人无法置信了,但加上怀錶的证明之下,他有接近于青蔚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根本不敢妄然与之对抗。

      混蛋……混蛋!竟敢耍我!混蛋!

      「杀了你!」莎塔娜缇咆啸了声,并恢复真身化为巨大的黑蛇向青蔚噗咬而去,不料后方的红花瓣顿时包覆了上来,「……咦?」最后看见的、竟是自己缺了蛇首的身躯。

      「叛徒、莎塔娜缇,已处决完毕。」花瓣散去之后,方才躲避的舞者摘下了面具,并向青蔚屈身致敬,「感谢您愿意给雏莓戴罪立功的机会、青蔚大人,往后我会更加全心全意地为牡蒂安学院付出以表效忠。」

      「很好。」青蔚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回过身向在场的师长们宣告,「做为警惕,我会将罪人的尸首挂在学院的大门上,并保留灵魂承受业火之刑至魂飞魄散。经过这次的事件后,往后看还有谁胆敢欺骗我……吾势必令该者尝到更惨痛的下场!」

      「是、是……」众师长们纷纷向他屈身行礼。

      「那幺午宴重新开始吧!」

      「是!」

      ……

      彻底……输了啊……

  • 名称:全职高手动漫在线观看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