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九周半超清

      「好啊。」白云裳拊掌轻笑:「看你的手艺有长进没有?」

      「别的不敢吹,烹狗绝对天下第一。」战天风笑,尖耳一听,道:「那边有狗,声音哄亮有兇气,是条好狗,就是它了。」晃身掠去。

      看着他背影消失,白云裳在心底微微歎息了一声。战天风刚才向他陪个笑脸,其实不是为和胡娇娇左珠的风流韵事,而是因为这种情形下,也始终不愿为玄信出力,否则他只要应一句,金狗再来,他调天军迎战便是,那白云裳不必为难,三僧不必忧心,荷妃雨更不必多话,可战天风无论如何转不过这弯,不愿应这一句,他又怕白云裳生气,所以陪个笑脸,白云裳心底清明灵慧,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才故意扯到战天风的风流韵事上去,把这事撇开,不过她也明白,战天风知道她是故意的,这个鬼,想瞒他并不容易。

      「风弟,姐姐知道马大侠的死留在你心底的痛,姐姐真的不怪你。」心中低语,白云裳望向远处的夜空,明月普照,那远处的夜,却仍是如此的漆黑,怎幺也看不透,而天朝的前途,在白云裳心里,比这夜,更要漆黑百倍。

      四国争权于内,金狗虎视于外,玄信本身软弱无能,还受枯闻夫人归燕王等挟制,整个天朝,完全看不到半点生机。

      到是壶七公不忧心,拉了傅雪到一边轻声说话,傅雪的轻笑声不时传来。

      不多会战天风提了一条狗回来,而且洗剥了,几人一起到前厅,战天风把狗炖了,壶七公取酒出来,几人边喝酒边等狗肉熟,战天风问起平波国与巨鱼国的事,白云裳大致说了,无非利益相争,巨鱼国比平波国大,尤其水军要强得多,持强耍横,白云裳去了后,亲到巨鱼国见了巨鱼王,巨鱼王为她慧光所摄,答应收军,也就没事了。

      「这些家伙,真是无聊,没事好好的在家里喝酒吃狗肉不好,偏要争争吵吵。」战天风哼了一声,道:「不过这事了了就算了,这样的小事,姐姐以后最好少管吧,让他们打去,打不死就不管,打死了,那就更不要管了。」

      白云裳歎了口气,没有应声,战天风知道这话不好再说,看向傅雪,笑道:「我说壶嫂子,你和我大哥什幺时候拜天地啊,要不就借着这锅狗肉给你两个拜了天地?」

      傅雪大羞,壶七公扬手:「臭小子,你一响不打就要上房揭瓦是不是?」

      战天风作势一闪,笑道:「七公,我这主意正经是个好主意呢,赶着云裳姐也在,她算是个媒证,我这里又有一锅现成的狗肉,便送你做娉礼,这天地你还不拜,嘿嘿,跟你说,过了这村可就没了这店,狗肉下了肚,到明天可就成狗——-。」

      说到最后一字,想想不对,便住了口,但后面那个字别人自然听得出来,一时个个失笑,壶七公笑駡:「臭小子,只你拉的才真真是狗屎呢。」笑駡着,偷眼看向傅雪,傅雪也在看他,俏脸通红,但眼光里却净是喜意,显然愿意。

      壶七公狂笑,猛地跳起来便对白云裳行了一礼,道:「便请白小姐做壶七的媒证。」直起身来,便去豹皮囊里往外一阵乱掏,他这一掏,所有人都直了眼,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壶七公掏出来的是什幺呢?乃是一挂子的喜器,从男女双方的喜袍喜服盖头,一直到龙凤双烛红绸带,竟是一应俱全。

      战天风愣了一下,直跳起来,笑道:「七公行啊,还真是家伙齐全呢。」对白云裳道:「云裳姐,新娘子交给你,我来给七公打扮。」又对傅雪一翘大拇指,道:「新嫂子你放心,我保证把你的新郎官打扮得比只大公鸡还神气。」

      傅雪又喜又羞,双手捂了脸,哪里敢应声,白云裳笑着带了她到侧厅梳洗打扮,战天风便也帮壶七公穿上喜服带上喜帽,再又满厅拉上红绸点上红烛,一时间便是满厅喜气洋洋,壶七公穿了红袍,满脸放光,仿佛每条皱纹都在不停的往外冒喜气。

      无时白云裳扶了傅雪出来,战天风唱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拜完了起身,战天风又长声叫道:「礼成,先不入洞房,掀盖头吃狗肉了。」

      白云裳扑哧一笑,壶七公笑得见眉不见眼,替傅雪掀了盖头,傅雪一张俏脸却比红盖头还红,先谢了白云裳:「谢谢姐姐。」又对战天风福了一福:「多谢—小叔。」

      战天风大喜点头:「好,这声小叔扎实,以后壶七这老小子要还是在我面前吹什幺比我爷爷还大,看我踹他。」

      「我以后自然越活越年青。」壶七公看着傅雪,喜气洋洋,便也不起脚来踹战天风了,傅雪俏脸儿却是更红了。

      四人坐下吃狗肉,白云裳虽未剃度,但从小在庵中长大,多是吃斋,平时行走江湖也以素食为主,这狗肉若不是战天风煮的,只怕她就不会尝了,但吃相仍是斯文之极,到是傅雪吃得多,她同样斯文而且害羞,但壶七公的筷子会拐弯,不时就往她碗里拐,一锅狗肉吃完,她俏脸儿始终是红红的,是狗肉的热气熏的,是羞的,也是喜的。

      酒至半酣,战天风举杯和壶七公碰了一下,道:「七公,咱们暂且分手了,你和嫂子去生孩子,明年这时候,十七八张嘴叫舅舅,那叫一个爽。」

      「什幺叫十七八张嘴叫舅舅?」壶七公瞪眼,傅雪羞笑,说到生孩子,白云裳便装没听见,汗,也只有战天风才会在白云裳面前说到什幺生孩子的事了。

      壶七公道:「我自然仍和你——。」说到这里,眼光在傅雪脸上一溜,道:「我安顿了雪儿,自然来帮你小子找苏晨,揪那神秘人,没老夫掌舵,你小子不行。」却又扬起拳头:「你小子小心些,那神秘人颇有些手段,你小子别又给网进去了,要老夫来捞你,老夫可未必耐烦。」

      「去,能把本大神锅网进去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战天风还要吹呢,白云裳插口道:「这段时间你呆在我身边,我帮你找苏晨。」

      战天风还没回过味来呢,道:「云裳姐,你有那幺多事要管,找晨姐的事,我—–。」

      白云裳白他一眼:「我不要你管玄信的事,但不许你离开我身边。」

      战天风终于明白了,知道白云裳是担心他,要把他带在身边,心下感动,嘴上油皮道:「好啊,姐姐带我在身边,好处多着呢,我天天给姐姐做好吃的,一个冬天,我保证姐姐至少要胖三十斤。」

      「你想要我做肥婆啊,打你。」白云裳扬手,傅雪掩嘴笑,壶七公则是呵呵而笑,他即放不下傅雪,又不能带着傅雪跟战天风到处跑,却也担心战天风,虽然知道战天风诡计多端,功力更还在他之上,但那神秘人始终揪不出来,他终是不放心,有白云裳陪在战天风身边,那就强多了,白云裳的慧眼加上战天风的鬼机灵,那神秘人再了得,想骗过他们也是绝不容易的。

      一锅狗肉,直吃到天明,随后分手,壶七公带傅雪自去,老偷儿也没说去哪儿,只说安顿好了傅雪再来帮战天风揪那神秘人,战天风自然不盼他来,看着他两个背影消失,怔了好一会儿。

      「行了,七公也有了归宿,我也就安心了。」战天风歎了口气,看向白云裳。

      白云裳扑哧一笑,白他一眼,道:「这话若是叫七公听到,又要踹你了。」

      战天风嘿嘿一笑,白云裳知道他是心中难受,要岔开他心思,道:「这幺久了,一点苏晨的消息都没有吗?」

      「没有。」战天风摇头:「真是奇了怪了,若说那家伙是为了利用晨姐来挟制我,又一直不见现身,若说只是为了晨姐,那样的高手,怎幺可能?」

      「也是。」白云裳点头,微微凝神,道:「我还是认为那人掳走苏晨是为了对付你,你不要急,那人迟早会现身的,姐姐这段时间没事,帮你找。」

      「好啊。」战天风喜叫道:「以前跟七公混,那老狐狸老又贼精,爱吃醋还爱踹人,真受不了他,跟在姐姐身边那就不同了,姐姐温柔又漂亮,走在江湖上,别人都要高看我一头呢。」

      「你先别得意,要是不听话,姐姐可是打人的。」

      「不会吧?」战天风夸张的看着白云裳:「这幺仙子样的一个姐姐,也会打人啊?」

      白云裳给他那夸张的样子逗得咯咯娇笑,战天风也自嘻嘻笑,胸间的惆怅倒是散了。

      白云裳道:「在江湖上乱闯也不是个办法,我们一路往天安去吧,宝林寺幸好没有毁于战火,倒可驻足,我已经请三大神僧晓谕天下佛门弟子,帮着寻找苏晨,有了消息自然会传来的。」

      战天风自然不反对,两个便往天安来,七八日后到了天安。

      年前金狗的洗劫,天安城又遭重创,到此时虽然将近一年过去,元气仍远远没有恢复,城墙多破,人烟也不多,战天风两个是黄昏时分到的,夕阳枯草,寒鸦乱嘀,一派萧条。

      到宝林寺,寺院完好,只是略有几处残破,但寺中僧人却逃走了大半,只余住持和几个老僧,到更清静了些。白云裳是贵客,住持仍收拾了上次她住过的独院给她住,这回战天风到不好再和白云裳一间房了,住到了隔壁。

      住了几天,也没苏晨的消息来,战天风仍是天天进城打酒,余下无事,战天风到想起花癫子的那册拈花傻笑谱来了,拿出来请白云裳参详,又把那式天下无花给白云裳试演了一遍,对天下无花的威力,白云裳也自讚歎,但拿着拈花傻笑谱琢磨了数天,也是全无头绪。

      白云裳也参详不出,战天风也就彻底死心了,对白云裳道:「算了云裳姐,花癫子的癫子把式,看来要真癫子才猜得到,正常人是猜不透的,对了,你是使剑的,我把那式天下无花送给你吧。」

      「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我可不要。」白云裳微笑摇头。

      「为什幺啊?」战天风奇怪起来:「这一招威力大着呢,在你手里使出来,一定更大一倍。」

      「我是白衣庵弟子,怎幺好去使别派的剑法。」

      「这有什幺关係啊。」战天风大不理解:「我可不管那幺多,只要是把刀子,杀猪的也好屠狗的也好,我都给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你不同啊。」白云裳笑。

      「我有什幺不同?」战天风没明白。

      白云裳咯咯笑:「你到说说看,你到底是哪一派的?」

      这下战天风傻眼了,他当然应该是天厨门的,可他身上的主要功夫却来自佛印宗,锅子之外会刀,却是九鬼门的,会剑,天下无花又是玄门正宗的,然后还是万异公子的记名弟子,抬脚起步是玄天九变,机关阵法上阵对敌又出自九诡三星,再然后白云裳还送了他点儿灵力,传了他一门排毒的心法。

      「好象是有点子乱。」战天风搔头:「我看我是个大杂派。」

      「大杂派?」白云裳咯咯娇笑,连连点头:「没错,你啊,就是个大杂派,所以你什幺都可以用。」

      「也是。」战天风点头,愣了半天,一挺胸膛:「那我就来开山创派好了,本大神锅便是大杂派第一代祖师爷,本派第一条门规就是,到我手里就能用,别人说什幺任他说——。」

      他没说完,白云裳早已笑得花枝乱颤。

      又过了几天,三大神僧突然一齐来了,见了白云裳,德印道:「白小姐,出大事了,巨鱼国的王子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平波城里,巨鱼王狂怒发兵,誓要扫平平波国呢。」

      「什幺?」白云裳大吃一惊:「巨鱼国王子怎幺会到平波城里去,又是谁害了他?」

      「不知道啊。」潮音脸有深忧:「巨鱼王尽起水军,发誓报仇,平波城为兵家必争之地,平波国挡不住,红雪国定会出兵相助,红雪国若出兵,净海国大军也会出动,兵连祸结,百姓这下又要遭大难了。」

      「一定要阻止巨鱼王。」白云裳秀眉紧凝:「我们立刻就去。」看向战天风:「风弟,你跟我去。」

      战天风和白云裳在一起,三僧脸色早就不对,听白云裳仍要将战天风带在身边,德印潮音还好,破癡却是脸一沉。

      白云裳慧眼如电,自然注意到了三僧的神色,但却装做不知,荷妃雨猜得没错,在白云裳眼里,天朝惟一的希望,就是战天风,他的军事奇才和他手里的天军,天朝万劫不复时,他就是惟一的救星,所以无论在任何时候,白云裳都不会允许天下任何人伤害战天风,这一点,他不会向任何人任何事妥协,包括三大神僧,或者整个佛门。

      战天风当然也看得出三大神僧对他有看法,可他也装做不看见,因为他不能让白云裳为难。

      「三个臭和尚,你们看本大神锅不顺眼,本大神锅还看你们不顺眼呢,看了你们的老脸,吃狗肉都不香。」战天风心下暗哼,抬头向天,并不看三僧。

      当即启程,白云裳的意思,先去平波城,把事情原委弄清再说,巨鱼王子为什幺会去平波城,又是死在谁手里,若能搞清原委更能抓住兇手,那才好见巨鱼王,三僧均认为她的想法有理。

      虎威江往东千三百里,分出一条支流,在天朝东部绕一个大弯才入海,这条支流叫游魂江,蜿延数千里,虽说只是虎威江的一条支流,却也算得上是一条大江了。游魂江的中部,有一座大泽,名为梦阳泽,周遭千里,游魂江穿泽而过,从天上看去,那情形,就象一条弯弯曲曲的蝇子上穿了一枚巨大的铜钱。

      平波国在游魂江的上游,平波城就建在梦阳泽的边上,游魂江进梦阳泽的进水口处,扼江而望湖,跨过游魂江,便是虎威江与龙腾江之间广阔富饶的下腹部,红雪国若南下,若攻归燕,可不经平波城,但若攻三吴净海,则平波城是最好的驻兵储粮之地,所以平波国与红雪国之间虽远隔数千里,红雪国却一直把平波国看做自己口中的一块肥肉,从来都不肯鬆口。

      巨鱼国则在游魂江的下游,与平波国刚好是隔梦阳泽相望,巨鱼城的地势和平波城差不多,也刚好建在梦阳泽通游魂江的出水口,同样是扼江而望湖,不过巨鱼国比平波国要大得多,军力也要强得多,尤其是水军,巨鱼国有五万精锐水军,巨舰数十,中小型战船无数,平波国却只有一万多水军,战船也要少得多,巨舰更是一艘没有,实力相差极远。

        赶得急,五日后便到了平波城,时当清晨,放眼望去,但见一片大泽,直连天际,晨阳照在水面上,波光鳞鳞,如万道金蛇乱舞。

      依江傍泽,一座雄城,高踞悬崖之上,便如一只苍古的鱼鹰,左足踩江,右足踏泽,霸气十足。

      战天风只看了一眼,便大喝一声彩:「好一座雄城,这在军事上——。」说到这里,却就住口,白云裳看他一眼,没有吱声,一路上赶得急,没怎幺说话,白云裳也没向战天风说过平波国的情形,但她从这一句话便听出来,战天风看出了平波城在军事上的巨大用途。

      进城,直奔王宫,城守一见白云裳便已派人急报平波王,到王宫门前,平波王早已迎出宫外,一见白云裳,平波王竟忽地拜倒,哭道:「白小姐,平波国大祸临头了。」

      白云裳忙伸手虚扶,一股气劲将平波王虚虚托起,温言道:「大王莫慌,总会有办法的。」

      「请白小姐大施佛法,一定要救救这一城百姓啊。」平波王虽然站起,仍是带着哭腔:「巨鱼王已经发话,要尽屠我一城之民,为他儿子报仇呢。」

      「大王不要心急,不会的,云裳即然来了,自然会想办法化解巨鱼王杀气的。」白云裳只有再安慰他。

      战天风冷眼旁观,见这平波王四十来岁年纪,白白胖胖一张脸,眉眼柔顺,全无英气,不由暗暗摇头:「亏他也是一国之主,怎幺生得一张妇人脸,难怪只会哭。」

      战天风不知道,平波王是独子,从小长于深宫妇人之中,性子也就和女人相象,宽仁慈和,还很有点子多愁善感,太平盛世,他是一个怜民的好君主,乱世之中,他比一个妇人强不了多少,全无主意,上次白云裳帮了他,心中就把白云裳当做大救星了,而且白云裳除了在战天风面前,对着其他任何人,都始终保持在观云心法的禅境中,她容颜绝世,佛光湛湛,慧眼如电,洞彻人心,一般的君王,都只是普通人而已,一见她面,心中先就生出敬畏之心,平波王见了她,真就象见了真佛一样,不由自主就下拜了。

      在白云裳安慰下,平波王总算是不哭了,白云裳也不进宫,先问原由,平波王自己还说不清楚,又把管这事的几个大臣宣了来,这才弄清原委。

      平波城里有一家妓院,院中有个姐儿叫偎红的,是平波城里最红的妓女,十多天前的,偎红接了个嫖客,看不出身份,但穿着华贵,年轻多金,偎红也就加倍奉承,当天晚上,还没上床,还在喝花酒,偎红给那嫖客哺了口酒,那嫖客喝了,谁知一口酒下去,那嫖客突然双手掐着脖子,随即身子往后一倒,竟就死了,偎红吓坏了,老鸨慌忙报官,那嫖客带得有随从,官府一问,死的那嫖客竟是巨鱼国的四王子,原来巨鱼国这四王子风流好色,不愿呆在宫里,经常沿江上下渔猎女色,听得偎红的名头便乔装改扮来嫖,不想就死在了这里。

      平波王得知这事,不敢瞒也瞒不住,只好火急通报巨鱼王,对巨鱼四王子的死因,平波国最好的仵作也查不出来,推断可能是什幺隐疾突然发作,平波王便也以这个理由向巨鱼通报了,谁知巨鱼王根本不信,派人接走四王子的尸体,随即便送来战书,向平波国宣战,四王子死在平波城里,他便要屠灭平波城。

  • 名称:爱你九周半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