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第二季超清

      相传于远古、世界处在非常极端的状况下还未划分领土之时,东土原是一片丛林,枝叶密集至足以遮天,群林间永是深不见底的黑暗,未知野兽潜伏于其中并时时为生存伺机而出。渐渐的,以鲜血为水份、以尸骨为养份,这片贪婪的丛林越来越壮大,且无法满足地将所有活物吞噬而尽。

      西土原是一片荒漠,毫无生机可言,活物多半以地底为家,只有为了生活上的需求才会冒险接触地表,但总在无意间便被这块乾旱的土地夺走生存的权力,就为了解除土地的乾渴以活物为祭。

      南土原是一片烈火,处处都是无定时喷发的活火山坐拥其中,一年四季土地皆处于燃烧的状态下,人们只能冒险在绝海边缘求生存,免得成为这片土地为了掩盖火苗的牺牲者。

      北土原是一片冻土,好似连时间也能冻结地永是冰天雪地,多半的人为了取暖只能躲在岩洞内相互依靠,外头除了风雪之外、几乎见不着能自主行动的活物,有的只是无法融化这块土地的失温之躯。

      至于造就出如此极端的环境主因,正是空间异像扭曲了始界的平衡。

      然而,贝妲芙娜特女神无法漠视来自生命的哀嚎,便恳求其他主神的帮助,共同将东土贪婪的生机、西土过度的乾渴、南土不灭的业火、北土不融的冷酷抽离一部份,并化为意志赐予各土上唯一不受环境影响的奇人试图改变现状。

      因此获得不绝生机之力的东土奇人便前往西土缔造生机、灭绝生机之力的西土奇人则到东土遏止生机;不灭之火的南土奇人则到北土溶解所有严寒、绝对零度的北土奇人则到南土熄灭所有烈火,并且顺理成章成为当地之首,以致持续维持这不易得来的平衡。

      只是空间异像的问题无法因此根绝,加上四方的意志之力过于强大,一般躯体不是无法承受、就是暴走产生更难以掌控的失衡。为了不重演当初的惨状及意志散失,每隔一定的时间领土之首便会换人当,但被选上的继承者皆是不为人知的存在,传承之前有如凭空降世、传承之后却从人间蒸发……这一直到至今还是不可考的谜。

      「这大概就是领土之首的由来了。」

      「喔喔喔……」在风伶儿面前的武元和其他三名乘客一起拍拍手。

      乘着蝴蝶花到达巨菇林前还有段时间,从高处向下看、西土上皆是形色不一的林地为主,但却有相当格格不入的荒漠从中穿插在这块生机之地上各处。只因武元问起了原因,以及以木术为重的居民们为何不改变那些荒漠之地,为了帮忙解答的风伶儿只好一一详解到领土之首身上去了。

      「所以那些小沙坑没办法完全制伏吗?」无意间被引来听故事的乘客一号问道。

      「算一半一半吧,只是制伏后隔一段时间又会出现,空间异像的动向导致环境的恶化、就目前来说还是无法掌握的。」风伶儿回答。

      「不过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出来西土原是荒漠呢,那老不修真的很强。」乘客二号佩服道。但居然把青蔚称做是老不修……没错,这位乘客是女孩,而且也被调戏过了。

      「但……像妳说的,既然领土之首是为了维持平衡缔造生存空间,那又为了什幺要引发死伤惨重的仇恨战争?」乘客三号问道。

      「我觉得那是误解,史书是由人写出来的,并不完全正确。」风伶儿歪头想了许久,接着答道:「领土之首着重于守护领土,有点像是守灵只会顾自己想顾的地方,不管是哪一代都未出席过任何政治及利益上的场合,所以我认为仇恨战争是各国统领和诸侯们引发的。」

      「这幺说好像也对……以前在家里唸书时我就觉得奇怪,每次唸到有关战争的地方都没见到有关领土之首的纪载,明明那幺强却一点忙都不帮,尽只会宅在家里稳固领土结界而已。」武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难怪白银院长和西土之首的感情看起来很好似的……」乘客一号无奈。但换个角度来看……好像也没好到哪去?

      「毕竟是四强王者嘛,每次一提到战争都先想到他们四人到底谁是最强的,结果无故揽上了引发战争的罪名……感觉错怪那只老不修了,但他们怎幺都不跳出来澄清?」乘客二号无奈。

      「因为没必要,这位小姐刚才解释得很清楚了,他们就像守灵只会守护自己的领土而已,除了守护领土外的事根本不重要。」乘客三号抱胸,并且望向风伶儿点头致意,「妳很聪明,我多年来对仇恨战争的疑问总算有个答案了,谢谢。」

      「没、没有啦,这只是我的观点而已,是对或错我也不敢保证。」面对突然的致谢,风伶儿不知所措地挥着双手。

      「但近年来的空间异像加剧……」武元躺了下来看着天空,并且又问:「或许就因为这点,他们为了守护领土才发表和平共识的宣言吧?但这两者间有关联吗?」

      ……

      风伶儿难得苦恼地沉默了许久,最后只能答道:「不清楚耶……空间异像及和平之间的关连性……领土之首的身世是个谜,大概只有他们四个才知道原因了。」

      「啊啊。」乘客一号突然躺下打起滚来,还抱怨道:「难得能对历史稍感兴趣了,结果居然卡在这幺彆扭的地方就没了!」

      「以后会知道原因的,毕竟现在还只是新时代的开端而已嘛!」风伶儿笑道。

      「……应该没那幺简单。」听到这里,乘客三号不禁皱起了眉头,「和平共识是他们四人之间的决议,但各国统领和诸侯并未发表同意声明,未来我们会遇到的说不定不是仇恨上的战争,在明白真正的原因前……我们可能得先熬过和自己人相杀的内战。」

      ……

      得和自己人……相杀吗?

      「準备要降落啰!东土的院生们抓稳啦!」

      雏莓大喝了声,接着抽掉她脚底的蝴蝶花上的茎藤随手往后扔,尾随在后的蝴蝶花们竟自动抽掉同一边的茎藤,并且遵从最前方的领队花开始落下一片片花瓣。

      花身遗失了负责平衡及飞翔作用的花瓣后,便一朵朵地跟着领队缓速向下滑行,直到安全地降落回地表,全体的蝴蝶花们皆一同枯萎化做土地的养份消失无蹤。

      这的确是很方便的交通工具,不只颇具美观又不必担心收纳的问题,只是花身有些脆弱、飞行速度稍慢,而且不适合拿来应付空中战。

      「各位集合啰!」雏莓就像导游似的挥舞双手招呼大家,还为她身后那由巨大香菇聚集而成的森林稍做介绍,「这里就是巨菇林的入口了,很壮观吧!如各位所见放眼望去全是蘑菇,所以你们不必担心食粮的问题,但小心别找毒菇来吃喔!我现在来发装露水的瓶子给你们。」

      雏莓卸下身上的背包,并以风术将每个有细藤缠绕的玻璃瓶送到每人手里,花点时间确定人手都有一个小瓶后,她便说明最后的注意事项,「测验时间到傍晚前共十个小时,万一中毒还是找不到生命神树的位置,你们可以向负责监督的师长们求助或要点提示,但很有可能会扣分喔!听清楚的就出发吧!」

      「喔!」

      就像赛跑似的,眼见不少人争先恐后地冲进巨菇林,还留在原地不急着出发的人则为他们嗤之以鼻。毕竟巨菇林如同其名,这里见不着任何一颗树木,有的都是比树木还高大的巨型蘑菇,所以啰……里头的空气肯定瀰漫着满满的胞子,就这样啥都不準备地冲进去会对身体造成负担。

      「小沙沙,麻烦你了。」风伶儿唤出小沙漏,而小沙漏则马上往她头上飞去并停留,接着展开金黄淡光的障壁避免她将胞子吸入体内。

      「哈!看起来好像帽子一样,真方便呢!」武元笑道。

      「武元会障壁法术吗?我可以请小沙沙帮你弄一个喔!」

      「放心吧!都被路斯恩唸到耳朵长茧了,所以我早有準备呢!」武元拉起袖子,原来他套了几个藤草外型的携带式障壁,这种手环的护身效果虽说不太好,但拿来挡胞子就绰绰有余了,「没想到西土的币值比我们高,这烂东西还挺贵的……再说、使魔者的宠物时常会吸取饲主的力量做为成长媒介吧?就别为我浪费妳的精神保持体力较好。」

      「嗯,那我们出发去找菇精吧!」

      「好!绝对要抓一大群回去烤来吃!」

      「不行啦!不是说好了只抓一只的吗!」

      ……

      看着两张电子卡投射出的画面无言了许久,路斯恩不禁感到头疼地叹道:「他们好像忘了装露水这个主要目的。」

      「真不敢想像我们最后的成绩有多难看。」洛梧桐无奈。

      「哈哈,毕竟难得能来西土嘛,我的话可能也会像他们一样忘了测验的事。」清田彻笑道。

      「我为什幺要出石头……」伦纳德相当怨叹竟猜输了拳。

      投影画面满是壮观的巨型蘑菇,向上看去阳光只能勉强从个个菇伞的缝隙处透射下来,也有较小的蘑菇像阶梯似的、一层层地叠到和一个成年人差不多高,旁边的巨菇柱身上还栽了点点颜色不一的小菇串,简直就像抽象壁画一样,甚至还有像铃铛似的蘑菇挂在空中随风摇摆……如此繁多又未曾见过的蘑菇真叫人眼花撩乱。

      而且为此感到惊奇的可不只是他们而已,画面并未一直停留在风伶儿和武元身上,而是不断地左晃晃、右晃晃、向上晃、向下晃……可见小眼球和小睫毛也当起观光客来了。

      「还真的连根草也没有,全是蘑菇呢。」洛梧桐看得都快忘了眨眼睛。

      「就因为全是蘑菇,土地和空气中的胞子含量过多才长不出花草的。」路斯恩解释。

      「原来如此啊……」清田彻看得嘴巴都张开开的。

      「我为什幺要出石头……」伦纳德越看越哀怨。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后,画面似乎成了他们两个的视点,大概是小眼球和小睫毛飞累了而停在他们头上休息,而他们俩的话题还是离不开菇精可能会躲的地方……还真的忘了要找生命神树的事啊!

      无奈没办法透过画面提醒他们,等他们找到菇精或是想到装露水的事之前也是无聊,乾脆来打个瞌睡或去工商区买点点心回来好了。

      正当他们準备动作时,『打扰了。』脑中出现说话声原以为又是青蔚来乱,但转头一看、这次居然是白银以显影术现身,『因为青蔚看起来好像快要过劳死了,所以由我来代替他布下医务部的传送阵,还请别在意我继续看你们的影片吧。』

      妳是东土之首耶,怎幺可能不会在意啊?

      『要设在哪个方位?』白银看向一旁空处问话,或许青蔚人就在那吧?见她点点头后走到工商部的传送阵旁停下,不过当她要举起手时、却回过身看向同一处问道:『你们医务部的方位又在哪?』

      虽说明知青蔚就在她附近,不过只从显影术来看就像在自言自语似的,挺有趣的。

      『哦,你学院的路程真複杂,迴廊也太多了。』说完,白银画出和旁边的方型青阵完全不一样的传送阵,是银白色五角型的,果然各土有各的特色,『大功告成,我先回去了。』

      见白银一个转身后停顿,她右手边的袖子好像被什幺东西扯到地飘了起来……是青蔚在拉她吗?

      『我才不要。』白银撇过头,并把袖子拉回拍了拍,『你家髒死了,平常的话我还会考虑喝杯茶再走,难不成你这次找了女兽人还是魅魔回家玩了吗?不然怎幺会搞成这样?』

      这种话说给我们听没问题吗?

      停顿了许久,应该是白银正在听他解释,不过脸色不太好看,『你带那家伙回家?离我远一点。』白银退了好几步,并一脸嫌恶地对面前的空处搧搧手,『你真的越来越变态了,居然连男的也吃……你这话还是说给朱燄听吧,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各土之首的喜好真令人不敢恭维啊……

      『哼嗯?八成在茶里下了春药就拆吃入腹了,对吧?』白银挑眉。

      ……

      『我误会什幺了?你会带人回家几乎都是--』熊熊一个停顿,白银终于想起了某个重点,『啊,我忘了解除显影术了,掰。』语毕,白银扬袖一挥,身影消失。

      哪有人爆料丑事爆到一半就闪的啊!后续到底怎幺样了?到底是哪只公的倒楣蛋被吃了?

      「来,吃慢点喔,小心别噎着了。」风伶儿将手边的烤菇块剥下好几个一小块,并且餵给头上的小沙漏和她怀里的两颗眼球吃。

      「炎附!」挥舞着手上的双刀,镶在刀上的魔石一闪、火团倏然包覆整个刀身,武元俐落地砍下旁边的巨菇柱上的一部份,又一块香喷喷的烤香菇完成了,「伶儿,妳还要吗?」

      「这样就够了,你吃吧,谢谢!」

      找寻菇精不知不觉来到中午,刚好附近有个不知被哪组砍倒的巨菇桩能稍作休息,一旁的巨菇柱上满是大小不一坑洞,看样子有不少人和他们一样在这休息过了。

      「没想到这还挺好吃的!」抱着烤菇块跳到菇桩上坐下,武元直接咬了它好几口,「原以为长那幺大的会很硬很难吃,但实际上比一般的小香菇还好吃呢!」

      「就是啊,幸好有毒的不会长那幺大,不然光靠障壁要挡毒胞子很难撑到现在呢。」

      「但话说回来……菇精在西土上是很常见的东东吧?怎幺我们找到现在连一只都没碰见?」

      「或许我们早就碰到了,只是巨菇林到处都是蘑菇才没发觉。」风伶儿想了想、并四处望了望,接着指着某一朵大约有矮凳那幺大,而且又相当不起眼的胖蘑菇,「有时菇精会像那颗蘑菇一样动也不动地避人耳目,等到安全了才拔腿就跑。」

      「耶?这样不就要把每颗蘑菇拔起来看看才知道吗?」武元无奈,接着又问:「那拿矛的菇妖呢?牠们也会装死吗?」

      「会喔,就像那朵一样。」风伶儿指向那朵胖蘑菇旁边的菇伞,看上去好像正要从土里长出来似的,完全看不见菇柱,「因为外貌较明显的关係,菇菇小妖装死前会挖个洞把身躯藏起来。这两种都是一对对地黏在一起,如果有和那两颗蘑菇一样凑在一起的或许就是了。」

      ……

      讲解完毕后,莫名陷入无言状态好几秒,风伶儿和武元对望了一眼,接着看回刚才指的那两朵蘑菇身上……实在很可疑。

      放下手中的烤菇块,两人跳下菇桩向那两朵蘑菇靠近,接着蹲了下来盯着不放--居然发起抖来了!

      「菇菇精!」风伶儿一喊,面前的胖蘑菇吓了跳并跳了起来,没想到正好跳进了她的怀里,「真的是菇菇精耶!超可爱的!」她欢天喜地的抱着胖蘑菇原地转了几圈,完全没发现怀中的菇精被吓得都飙泪了。

      「别装死了,快起来吧。」武元拍了拍眼前的菇伞,只见菇伞扭了扭似乎是卡住了,花了点时间后、还真的出现了和风伶儿画的图一样的东东!紧接着牠从土里拿起短矛往面前的人刺去,不料「啪!」了声,武元只手一伸就把牠的矛捏碎了。

      「我可是学武的耶,靠这种玩具怎幺可能伤到我?」武元笑道。

      ……

      「@#$%^&*!」这只菇妖也飙泪了,还发出不明的怪叫声下跪嗑头。

      「唔……」风伶儿抱着胖蘑菇蹲在武元身旁,并且看着猛嗑头的菇妖说道:「牠说牠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要养,请你大发慈悲饶过牠一命。」

      「妳听得懂牠说的话?」武元诧异。

      「嗯!多半的使魔者只能和立约的魔宠对话,但少部份的使魔者有和任何动物对话的能力,我正是其中一个。」风伶儿点头答道后,又看回菇妖身上,「牠还说你愿意饶过牠的话,牠能带你去找其他的菇精做交换……呃?原来菇精会出卖同伴啊……」

      「哈哈,那我们就跟牠走吧!这样才能找一只最大的战利品带回家!」武元笑道。

      「非要吃掉牠们不可吗?很可怜耶……」风伶儿无奈。不过瞧瞧她怀里的菇精,不管怎幺挣扎都脱离不了,似乎就快吓到口吐白沫了……好像更可怜?

      似乎是发觉了风伶儿在替牠求情,这只菇妖和她怀中的菇精交谈了几句,接着居然两只一起劈哩啪啦地对她猛发出怪叫声。

      「嗯,我听得懂你们在说什幺。」风伶儿一个点头,两只菇精对看了一眼,接着连这小菇妖也往她怀里扑了。

      「怎幺了?」武元完全看不懂状况。

      「这个……」风伶儿有些为难,两只菇精反过来抢着撒娇边发出怪叫声,真不知道该先听哪只说的话才好,「好像都在说牠们遇到了麻烦,希望我们能去牠们的村落看一下。」

      「咦?菇精还有自己的村落?」武元更糊涂了,再怎幺说牠们只是蘑菇而已,而且还被列为可食用,但居然有智慧能缔造村落……那牠们应该算生物而不是蕈类吧?

      「我不知道耶……以前看过的书都没提到牠们有村落,照理说牠们都是一对对的分散行动,只有繁衍期才会大量聚在一起……」风伶儿也感到很纳闷。

      仔细想想,或许还是得归类到空间异像这个原因,最近的异像骤变得近乎使人措手不及,中环城最近的一次资讯释放也提到各土的环境变化,一般生物在短时间改变了生活型态、更为进步、更为凶暴……已是常态了。

      这次的测验果然不是送分题,而是为了让新时代开端的我们理解即将面临的问题。

      「那我们去看看吧。」武元站起身,并且接过菇妖抱着,「既然出现了书上没记载的资讯在,如果我们能当新资讯的第一发现者肯定能加分的!」

      「嗯!」

      透过风伶儿当翻译,在两只菇精的指引下大约走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但这一路上除了蘑菇外还是蘑菇,根本就看不出走到什幺地方,甚至是开发中的村落足迹也没有。

      只是……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背后多了好多菇精和菇妖跟着走。

      「是说牠们会不会反过来抓我们来吃啊?」武元无奈,整个早上明明怎幺找都找不到,现在却有一堆菇精反过来贴着走,而且还爬到头上来了!

      「不会啦,身为使魔者能辨别一般动物有无恶意,我感觉不到牠们有说谎的可能。」风伶儿回道。

      「喂!」走着走着,有个戴眼镜的金髮男子突然从旁边巨菇上跳到眼前,「你们也是东土的院生吧?我是牡蒂安学院派来监督的师长,再往前走就是被空间异像汙染过的範围了,你们往西北走吧。」

      「唔……」看武元怀中的菇妖不断指着前方怪叫着,风伶儿只好怯怯地反问:「这些孩子希望我们到牠们家看看,能通融一下吗?」

      「嗯?这不是菇精吗?怎幺可能和人类这幺亲近……」他推了下眼镜盯着风伶儿怀中的菇精瞧了好一会儿,但看不出有什幺特别之处,于是他抱胸当场否决,「抱歉,规矩就是规矩,要是你们有什幺万一我会被青蔚大人责怪的。」

      「只看一眼就走也不行吗?」武元问道。

      「不行,你们赶紧回头去取露水吧,时间所剩不多了。」

      ……

      「唧!唧!唧!」明白了这名男子不愿让路,武元怀里的菇妖带头发起怪叫声,尾随在后的菇精们居然一同发出同样的叫声,似乎是在传递什幺指令。

      「咦?你们不可--」风伶儿一听清楚牠们之间传递的讯息、而正要回头喝止牠们时,「靠!」牠们居然全体往这名男子身上跳了。

      「哇喔,难怪莉莉丝说遇到一大群会很麻烦。」武元打趣地看着这名师长被菇精们踩。

      这堆菇精们多半是用跳的方式攻击他,但牠们的攻击却造成不了任何伤害,顶多踩他一下被他一拳揍飞地再接下一个,至于持矛的菇妖们的武器真的很脆弱,戳他一下矛就自断了,连衣服也戳不出洞来,于是只能跟着往他身上跳……整个就是烦到不行的攻击法。

      「@#$%^&*!」武元怀里的菇妖扯了扯风伶儿的袖子,还不断指着前方怪叫着……就算不用翻译也知道牠想表达什幺。

      两人对看了一眼,接着点点头……趁现在吧!

      「东土来的慢着、靠!」想伸手抓人却被菇精撞开,一口气揍飞了好几只菇精后、他本想改用木术抓人,但不知怎幺越来越多的菇精却连连阻挡他施术,「该死!信不信我放火烤了你们!」

      「呼、呼……」

      远离了背后的怒吼声后,两人来到更为阴暗的地方,这里的巨菇更是密集得使阳光难以从缝隙处透射下来,而且空气不太一样……瀰漫在空气中的胞子有些居然大到分明可视,而且还有诡异的颜色在。

      有毒,不能在这待太久。

      继续遵从武元怀中的菇妖指引走了几分钟的时间,两人来到一处空地……没错,真的是一处空地,周围的巨菇们不知被谁砍倒了,範围还不小。而且这里的阳光很充足,每个留在原地的巨菇桩上头还有为数不少的小洞,就像个小房子似的,仔细一看似乎有小蘑菇正要钻出来……看样子这里便是菇精的村落了。

      「@#$%^&*!」武元怀中的菇妖跳了下来,还不断地发出怪叫声原地跳呀跳的,只见个个矮小的蘑菇群们纷纷动了起来地偷瞄,躲在菇桩洞的蘑菇们也个个露出菇伞往外看。

      这只菇妖原地边跳边叫了好一会儿,终于有几只菇精解除装死状态靠过来看看,而这一看就不得了了,没多久大量的菇精群们全挤了上来凑热闹,还跟着边跳边叫地很壮观。

      「哇赛!爆多的耶!」看着围在脚边的菇精们,挤得连一点空隙处也没有,不小心跌倒了可能还会被牠们弹起来,「牠们在说什幺?」

      「嗯……牠们喊说有人类,好久没看见人类了,不会吃了我们吧?模样好逗。」风伶儿感到好笑地答道,其实这些菇精们的模样更逗才对,「难得能看见这幺一大群,不拍张照做纪念太可惜了。」

      风伶儿放下怀中的菇精低头翻找腰包,正要拿出手机时发现……有张糖果纸黏在上头。

      「那不是你们那组叫月天的人吃的糖纸吗?还真的很爱惹人讨厌啊,居然把垃圾塞进妳的包里。」武元无奈。

      「说不定是不小心黏到的啦。」风伶儿苦笑,接着拿下糖纸的同时,「咦?这是……」上头写了四个字,小心紫色。

      紫色?

      风伶儿缓缓地抬头望向面前的菇精们,一个接一个跳来跳去的真令人眼花,但除了看热闹的声音外,里头还夹杂了点些许不安及焦躁的声音,而且……都是从带有紫色斑点的菇精附近传来的。

      难道被汙染了?

      「武元,注意点。」收起糖纸和手机,风伶儿唤出了小雷兽,「有变异的菇精混在里面,特徵是紫色的。」

      「紫色的?」武元回头看了看菇精群们,似乎因小雷兽的出现而使牠们躁动地逐渐散开,但带有紫色斑点的却静了下来杵着不动,「好像……有秽气的味道出现了。」

      武元双刀一抽,俐落地耍了几圈附上烈火戒备,而菇精们见状、深怕会被烤来吃地一同掉头準备逃亡,但牠们动不了,被紫斑菇精脚下的黑藤困住了。

      「放开牠们!」武元将双刀投出,迅速转动的双刀像是附着火焰的圆刃,很精準地向紫斑菇精飞去并斩断周围的黑藤。

      那两把刀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并不需要飞回武元手上重新掷出,不断飞舞的过程中没伤到任何一只无害的菇精,但向着紫斑菇精从中硬生生地穿过却伤不了牠们,身体被一分为二的瞬间、能看见牠们体内满是混着秽气的混沌之力,乍看下像是黑色的黏稠物令人作噁,接着身体接合。

      「啧!杀不死的吗?」武元双手一招便接回双刀,并暂时熄灭刀上的火焰。

      「要暴走了,要被吃掉了……」风伶儿盯着紫斑菇精不放,并翻译出菇精们的尖叫声所传递的讯息,「不想被它吃掉、不想成为它身体的一部份、不想成为变异吃掉家人……」

      「……我们也不想。」见紫斑菇精藉着黑藤相互交接,并渐渐地向上生长融成一团紫黑的黏稠物,武元将身子压低、转动双刀后重新燃起火焰,但这次的火焰是相当清澈的橘黄色,「伶儿妳顾好自己,我的能力有时间限制,我得在时间内试着消灭它才行。」

      「嗯、嗯,要小心点。」风伶儿点头。

      「那幺……」魔石一闪,武元的身躯顿时闪出了一丝丝淡黄细雷,不用一秒的时间他便暴冲到变异菇精的正前方,橘黄火焰的短刀一挥、竟化做巨大的炎刃狠地向它直劈而去,「去死吧!」

      变异菇精当场又被一分为二,火焰不断在缺口处燃烧,但还是不受其扰地继续向上生长变得更为巨大。不过被攻击可不是完全没感觉的,大量的黑藤自分半的躯体窜出,并插进土里捕捉来不及逃亡的菇精做为食粮,试着将身躯接合的同时、它也对武元迸出黑藤想将他拖进体内。

      「想得美!」右手的短刀一转,火焰绞断了所有前来捕捉黑藤,「吃我这招!」换左手边的短刀横砍而去,这次并不是带着火焰效果将它切半,而是被砍到之处顿时全结了冰。

      眼见它动作慢了下来,武元趁时藉着细雷再次强化自身体能,并且朝它回身一踢、「砰!」的击碎了它大半的躯体,看样子比起火焰、冰的效果还好一些。

      好强……

      风伶儿不禁抱紧小雷兽,他看起来明明是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但……力量和速度及瞬间更换战术的反应力超乎想像,似乎是很习惯实斗较劲的资深斗者,而自己却……帮不上忙。

      僵持了好一段时间,武元猛烈的攻势将它的躯体粉碎得越来越小,只要再撑一下就能完全消灭它了!偏偏变异菇精迟迟逮不住他似乎恼火了起来,「靠!」地表突然窜出大量的黑藤弹开了武元的攻击,既然吃不了他乾脆把他扔了算了。

      「武元!」大量黑藤凝聚成巴掌模样将武元拍飞,风伶儿藉着小沙漏的力量想向他瞬移而去,但也是因为力量不足的关係,每一次的瞬移都是相当短的距离。

      「喵呜!」怀中的小雷兽一吼,好几道雷光避开了饲主、并向后方紧追不放的黑藤劈去。

      稍稍回头一瞄,那变异菇精竟追了上来!方才被武元粉碎的部份渐渐长了回来,所到之处的蘑菇似乎都被它吸取了生气而枯萎,并且长得更大!每道打在它身上的雷电顶多使之顿个几秒而已,完全伤不了它!

      「别过来啦!」边逃边利用小沙漏的瞬移连连躲过后方併射而来的攻击,从摄影画面来看虽惊险但意外的敏捷,配合小雷兽接二连三的雷劈实际上是很不错的攻防战,只可惜本人完全没发觉。

      「嘶!」

      或许是小沙漏瞬移的能力更令它恼火,眼前的小人跑得这幺慢却打也打不中!加上小雷兽的雷击总在差点逮到她时从中阻止。于是它从体内迸出数量更为惊人的黑藤向四处散去,周围的巨菇群们枯的枯、倒的倒,大量的胞子烟尘夹杂着不祥黑雾一口气爆发,最后……

      画面断讯。

  • 名称:妖精的尾巴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