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动漫超清

      「办理出院手续吗?请在这签名喔。」

      「好。」

      一行人陪同路斯恩来到医务部的事务柜台,本来只是想走走透透气而已,但倒楣半路被医者撞见并强行抓回病房,却也发现他身上的伤很神地全消失了,在百思不得其解下还抓他去做了许许多多的检查,不过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放他出院。

      是精灵的体质比较特别吗?不,这一开始就被路斯恩否定了,而且既不是他们医务部使用了什幺最新器材,那……到底出了什幺事?

      「你有在名单上呢,麻烦你出示一下电子卡证明。」

      「好的。」将电子卡交给柜台小姐后,路斯恩问道:「请问妳刚才说的是什幺名单?」

      「哦,因特例状况来住院的东土院生,将由我们牡蒂安学院自行吸收医疗费用,这是从诺迪肯洞窟事件发生后的新规定。」

      「刚好赚到--」本来正开心不用在组别记录上多负一条债款,但武元熊熊一愣,接着问道:「咦?所以我和伶儿的不算?」

      「应该不算吧,人家刚才说了是诺迪肯洞窟之后的。」清田彻苦笑。

      「那时候你们只是营养失调而已,不会付太多的啦。」伦纳德拍拍他。

      问题是本身就已背负了巨额学费和破坏房间的赔偿费了,就算只多出一块钱也想哀嚎呀……

      「那个……能请问一下吗?」风伶儿靠近柜台,并怯怯地问道:「我们有个同伴也是特例状况来住院的,但被安排到私人病房去了,如果不能探视的话、能否告知一点详细病况呢?」

      「请问安排者是谁呢?」

      「西土之首。」

      ……

      柜台小姐愣了许久,接着苦笑回道:「很抱歉,如果是其他师长我还能帮你们调出记录,但既然是由青蔚大人安排的,那幺就要请你们去和他本人取得证明才行,从我们这边是得不到任何相关资讯的。」

      「这样啊……谢谢。」风伶儿失望地低头。

      「好了好了,这幺担心的话、不如我们来做个糖陷阱拐他出来好了。」洛梧桐摸摸她的头。

      「不行啦,说不定又会害他受伤的。」风伶儿无奈,不过这的确是一个绝对能骗到他的好办法。

      「好,登记完毕,这是你的电子--」

      「借我用一下!」柜台后的后门突然冲出一名医疗员,并直接推开柜台小姐在红外线键盘上敲敲打打的,「……屁啦!真的被偷了!」

      「什幺被偷了?」柜台小姐问道。

      「福马林被偷了……」他头疼地低下脑袋,又说:「因为有罐福马林上头插了一只吸管,我还以为是我看错,结果真的少一罐……只好拿这个月的薪水来赔了。」

      「噗。」怜魂幸灾乐祸地失笑了声。

      吸管是怎幺回事?有人会白痴到拿福马林当饮料喝的吗?那可是尸体专用的防腐剂啊!活人喝了可是会往生的!

      「嗝。」叶月天打了个嗝……没错,偷喝福马林的白痴凶手就是他。

      但这可不能怪他贪吃,先撇去身为活死人这个问题,只因钱带得不够多无法买糖,加上又承担了路斯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血糖低迷下无法加速体内细胞重建肉体。

      毕竟为了查缉真凶可不是一两分钟就能办到的事,就怕伤口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而烂掉至散发出秽气,到时候自己的行蹤可不是光靠那奇怪的障眼法就能隐蔽的。

      味道超噁心,为何世上没有草莓口味的福马林……早知道就多偷几颗伤药出来了,没事发什幺飙把我赶出来,青蔚你真是个混蛋。

      叶月天位在医务部七楼高的屋檐上稍作休息,并带着满腹抱怨拿出青蔚给他的清单看了会儿……他喵的,和他有关係的女人多到爆,这样要找到何时?

      「唉。」叹了声无奈气,再来按了按自己的右臂……还是很疼,虽然很不想承认都是託吃货寄生虫的福,比起昨夜疼痛感真的减缓了很多。

      只好随便走走遇一个查一个了,但浑身伤地走在路上好像会被抓进医务部……该用幻形术装成小狗四处晃吗?好像不行,自从上次偷吃被抓包后,在学院内闲晃的野狗明显少了很多……猫呢?

      ……

      我讨厌猫,只会装可爱跟我抢食!可是猫好像比较容易骗到食物……重点是我没变过猫,幻形术这玩意儿自古以来就只能幻形一种,没研究体质是否能变第二种的话很有可能会变不回来,可是猫真的比较容易骗到食物……

      叶月天陷入了奇怪的纠结中考虑了很久……还是当小狗吧,否则变不回来就搞笑了。

      「哇!好可爱的小狗狗!等一下喔,我弄点吃的来给你!」

      其实是幼狼并不是狗,但能免费骗到吃的姑且当狗也不错。

      叶月天首先的目标找了今早见过的小妙姑娘,因为她是牡蒂安学院的厨房人手之一,起先是从食物被下了毒,当然得先从这开始查查有什幺蛛丝马迹。

      幸亏如同青蔚说的一样,这三天为了準备交流活动的结束典礼,在路上瞎晃的人明显地变得很少,不然之前可是多到很难溜进厨房,光是倚赖自己的存在感危险性还是太高,而现在却只有小妙一人留守。

      待她準备食物来之前,叶月天稍微在这厨房晃了下……真他喵的超大,正确来说是这幼狼的身体太小,又不能熊熊变大只点来嗅嗅比较高的地方有什幺线索。

      太多食物的味道混在一起,有点难办……但那毒科植物混上香水的气味很特殊,应该不难找才对,至于那堆装在回收箱的盘子……是上次被下毒后而集中的吧?竟如此大剌剌地摆在这还不丢,下毒被发现一事肯定给犯人知道了。

      「不可以乱跑喔!」小妙将趴在回收箱上的小黑狗抓回流理台前,并蹲下身放下她準备来的食物,「来,快吃吧,多吃点才会长大喔!」

      花、花椰菜?妳居然给狗吃素的?

      无可奈何下,叶月天还是趴到盘子上啃食她的心意,毕竟早餐也是素的、根本吃不饱,只能将就点多塞到饱了。

      「这就对了,不挑食才能快快长大。」小妙摸了摸他的头,脸上挂着满心欢喜的微笑,看样子她超喜欢小动物的,只是没常识,「唉,要不是得干厨房的活儿,不然好想养你喔……毛绒绒的好好摸,尾巴短短的好可爱。」

      我有这幺治癒吗?给妳养还得了,肯定照三餐都吃素,还有别拉我尾巴!这是性骚扰!

      「……咦?」摸着摸着,小妙看着自己的手愣了下,「有、有血!你受伤了!我马上替你擦药!」

      路耶恩的伤口裂开了?

      看她冲去翻箱倒柜,大概是要找医药箱来吧?叶月天趁时弯过毛绒绒的身躯舔了舔背部……确实裂开了,不过外伤上通常是没啥感觉的,只要不是和右手一样痛到爆的内伤就好。

      「不可以舔啦!会细菌感染的!」小妙抱着医药箱冲来后,便拽着他的脑袋转回来,紧接着拿了罐药膏出来转开,「你忍一下,我们的药草膏很有效的,可能会有点痛痛喔。」

      痛痛咧,妳到底在哄小孩还是哄狗?

      「真残忍,竟对这幺小的小狗出手……莎塔娜缇真是疯了。」沾了沾草绿色的药膏贴上,薄荷的清香随即掩盖了身上的血气,似乎就怕会弄痛他似的,小妙每个涂抹的动作都非常地轻柔,「什幺为了抓内奸就不断地捕杀狗狗……根本是她的歪理!讨厌狗狗也用不着出手这幺狠啊。」

      哦,那只蛇女啊?蛇妖出手狠毒是正常的,不然疑似蛇妖的青蔚怎幺会那幺变态。

      不过内奸这词……似乎有点怪异。

      藏了雏莓姑娘或许是被当作她认识的人,但总不会傻到没查清和她有关係的人有谁吧?那只小鸟确定不认识我,只是看……怀錶的缘故吗?他们看见怀錶第一个想到的是青蔚,而青蔚发出亲自缉捕的通知并没阻止他们的搜寻行为,所以……

      犯人在紧张了?

      所谓的内奸指的应是青蔚私派的手下,但这只是犯人的想法而已,何况所有的袭击事件是完全保密的,唯独能够信赖并留下帮忙的师长之外,当初大手笔地张扬追捕行动者有很高的嫌疑……莎塔娜缇。

      「内奸之词,指的是雏莓姑娘的同伙?还是别的?」妈啦,用幼狼的声带说人话声音超稚嫩的……见小妙停止抹药整个傻住,叶月天便补充道:「吾为兽灵,是贵学院野狗们的领导者,因元体被蛇吃了才藉新生幼犬之体为同胞查明真相。」

      「兽、兽灵……太酷了!超稀有的兽灵!」小妙放下药膏直接将他抱起来,还很陶醉地蹭了蹭,「哇赛!想不到我能在有生之年看见兽灵!感谢女神保祐!」

      难得这幺吃香,要是被青蔚看见他的女人这幺喜欢我,我肯定又会被宰了。

      「请冷静,麻烦为了吾辈的同胞们给予解答吧。」

      「啊,好的。」小妙小心翼翼地将他放下,但还是禁不住继续摸摸他的头,「莎塔娜缇说的内奸,指的是我们学院内无法忍受和平共识的人,所以才加害东土院生并救走雏莓。」

      雏莓是替死鬼,从诺迪肯洞窟事件来看,这说词本身有异。

      「只有这样?」

      「我想想……好像有说过怀錶什幺的,犯人带着和青蔚大人一样的怀錶,所以她在怀疑是不是青蔚大人认识的人,还怪罪青蔚大人根本就没认真缉捕犯人什幺的,真过份!她明知道青蔚大人很忙的。」

      妳一直青蔚大人、青蔚大人的,搞得我很烦躁耶。

      「然后我就为了狗狗们的事跟她吵了起来,她就说青蔚大人愿意花两个礼拜的时间压制毒花,怎幺可能没空追缉犯人?我真的很想打爆她耶!只不过长得漂亮比较受青蔚大人的青睐就这幺嚣张,偏偏她是黑蛇我根本不敢动手……」

      !

      她是怎幺知道毒花的事?这明明只有我和青蔚知道而已……

      「那叫莎塔娜缇的姑娘有去过宿舍吗?东土院生们的那区。」

      「没有,能去宿舍的只有青蔚大人挑选的院生,不然我们会被结界戳死的。」

      没去过宿舍啊……和我一开始推测的手法一样,能确定了。

      五感封印,是针对灵魂加以封闭感官的咒术,除了被世人误认已灭族的月弦精灵外,能对灵魂产生伤害的咒术使用者本来就少之又少了,可想而知的是……

      那些被挑选的院生们的灵魂全被她下了暗示,所以才能躲避视线、结界和他们体内会对恶意萌芽的契约之种下毒手,同时又能监视宿舍内所有的一举一动……幸好我几乎都在外头鬼混,否则早就被发现了吧。

      ……

      「请妳别玩我的毛。」叶月天用力地甩甩头,因涂上了药膏较好定型的关係,她居然给自己弄了个鸡冠头来,「那魔晶石的事前準备和巨菇林的勘察工作都有她的份吗?」

      「是啊,她总在吹嘘重要的工作没有她就不行。」小妙叹道,手还不停地把他头毛捏起来,「要是我能像蛇妖精明点就好了,或许青蔚大人哪天也会亲点我去帮忙。」

      别一边吃醋一边玩我的毛啊!

      「妳知道她平时有几个要好的朋友会跟她联络?」叶月天用脚掌挥开她的手并压下头毛。

      「别说笑了,谁会真心想和她当朋友?她常常一看到谁就挖苦谁,多半的人都是因为工作不得已才和她聊几句敷衍的。」

      看样子那女人不只出手狠,就连个性也不太好……虽然几乎是妳单方面的抱怨。

      「谢了,今天我来找妳的事还请妳别--」

      !

      因药膏黏呼呼的只是想抓个痒而已,却刚好瞄见有条半透明的黑蛇躲在角落窥视……惨了,这姑娘有危险。

      「呃……可能有点唐突。」放下后脚之后,叶月天退了几步,「既然妳是第一次看见兽灵,为了花椰菜之恩,妳想看看我人形的模样吗?」

      「咦?真、真的可以吗?」小妙两眼放光地站起身来。毕竟兽灵为了远离人群就已经够少见了,能看见牠们愿意变成人形更是少见!

      「当然。」

      语毕,只见小黑狗缓缓地以双脚站立起来,同时身躯还不断地以数倍放大,耳朵、尾巴、皮毛等皆像是缩进体内般地被翠绿旗袍马褂取代,并顺势压下翘得有些好笑的浏海,回过神来他早已以人形之躯站在面前。

      黑蛇发出了嘶叫声,牠们开始骚动了。

      ……

      小妙瞠目结舌地呆望着他许久,最后指着他问道:「怎幺不是全裸?」

      我这是幻形又不是兽灵,怎幺全裸啊?

      「啊!」小妙突然惊叫了声,看样子她总算发现了哪里不对劲,还退了一步指着叶月天喊道:「你、你骗我!这分明是幻形术嘛!你还穿着……是我们学院的人吗?就算是新来的也不能耍人啊!」

      妳有点天兵耶,一般人通常会先问这些问题的,妳居然是先在意我有没有裸。

      「抱歉。」叶月天掏出怀錶来,并打开錶盖伸过去给她看,「能麻烦妳帮我看看现在几点了吗?」

      「咦?我看看--」

      「喀。」叶月天阖上錶盖,她当场昏倒在地。

      如此一来蛇女就没有对她下手的理由了。

      叶月天收起怀錶后回头一看,大量的半透明黑蛇正不断地从各个缝隙中窜出,并团团围了上来,而那混着毒科植物香水味、跟着接后而来的黑蛇逐渐浓郁了起来--蛇妖、莎塔娜缇,正往这里赶来。

      既然知道犯人是谁就没有我的事了,接下来交给青蔚处理就好,开溜吧。

      「风起。」叶月天只手一挥,周围的空气猛地加快流动并将他包覆,乍看下就像把自己关在风牢内,但厚度却比一般风牢多了好几层,「破空。」紧接着此声一落,伺机跃起展开毒牙攻击的黑蛇们,被突然炸裂开来的风牢全数弹飞。

      见厨房内所有玻璃器皿皆被强风的碎片吹开,个个吊在墙上的锅碗瓢盆被吹得东倒西歪,而被黑蛇们堵住的大门及窗口也被吹出了条条生路,叶月天以幻形术化为成年狼形趁机飞奔而出。

      「别逃!」莎塔娜缇冲进厨房之时,正巧看见狼尾离开窗边,赶紧从小妙身上跃过并靠到窗前向外看……完全不见狼影,「啧!差一点。」

      「嘶……」四处散落的黑蛇们朝着某一点快速集中,并相互交融凝聚成一条足有两米高的半透明黑蛇,再来缠上了莎塔娜缇的身躯在她耳边私语。

      「哼,这次绝对能逮到你的。」明明目标就在眼前逃了,她却扬起了相当有自信的微笑,接着回头向倒地不起小妙靠去,并蹲下身只手放在她头上、瞪大双眼,「灵魂的记忆居然……算妳运气好。」

      起身之时顺手抚摸了下身上的黑蛇,黑蛇欣喜地蹭了下撒娇后,便瞬间散回大量的小黑蛇向四处爬开,接着消失。

      「改天再来跟妳算偷说我坏话的帐,贱人。」

      「哇喔,今天工商区的人爆多的耶。」武元坐在伦纳德的肩头上,并只手五指併拢地摆在眉梢上四处张望。

      「因为三天后就是结束典礼了,到时候我们可能会直接被送回去吧?」风伶儿说道。

      「哦!所以大家就想趁这段时间买点土产呀?那我也买点什幺好了。」清田彻笑道。

      「小家伙你还真是随兴啊。」伦纳德搓了搓他的脑袋。

      「放眼望去都不便宜呢,这三天他们肯定赚翻了。」洛梧桐叹道。要不是西土的币值较高,不然她也想买点什幺回去作纪念。

      「好多……人……」怜魂又沉下脸了。

      「先回去要吗?不必勉强帮我庆祝出院啦。」路斯恩问道。

      「……不,我要跟。」怜魂垂首。

      「说这什幺话嘛,难得怜魂愿意配合,我们当然得好好地嚐嚐西土的点心庆祝一下啰!」武元笑道。

      「那根本是你自己想吃而已。」路斯恩无奈,又说:「而且受伤什幺的也是在所难免的,这对任何人来说能算是常态吧?所以真的没必要特地庆祝啦。」

      「你在矜持什幺啊?大方点又没关係,别忘了现在是新时代的开端呢。」洛梧桐拍了他一下,风伶儿接而笑道:「就是啊,而且就因为和平共识我们更要好好庆祝嘛。」

      「可是……」

      「别可是了,老夫懂你的心情,就当作见见世面也好。」伦纳德给他摸摸头。

      「……好吧。」路斯恩苦笑。

      「那我们得找一家看起来--」

      「提起警戒!」清田彻话还未说完,后方连连传来了大叫声,「东土的院生请往两边避开!其他的快拦下那头野兽!」

      「小心!」

      !

      伦纳德大手一伸直接抱起了身边的三个女孩,并带着肩上的武元往左边急闪而去,他庞大的身躯根本没人敢挡他。至于落空的清田彻和路斯恩则往右边紧急跳开,碍于躲避的人群过多还不小心摔跤,下一秒一只黑色的兽影、带着一路上连连牵拖而来的碎片从中疾闪而过。

      那个不是--

      「狼……先生?」虽仅仅只有一瞬间,但风伶儿似乎看见了那头野兽的身形。

      「咦?那天救过我们的狼吗?」武元问道。

      「好像不是……」被伦纳德轻轻放下后,风伶儿不太肯定地回道:「刚才那只的眼睛……是黑的。」

      「下次我自己闪……」怜魂又沉下脸了。

      「西土的野狼有这幺多吗?竟大剌剌地直冲进来。」洛梧桐无奈。

      「你们没事吧?」清田彻赶紧靠了过来,路斯恩也尾随在后,「应该都没受伤吧?」

      「嗯,多亏了伦纳德的帮忙。」风伶儿笑道。

      「很好,不过……我有事。」清田彻苦笑。

      「咦?」众人疑惑出声,而他闻声后则拉开自己的袖子给大家看看,他的左手臂被疑似长鞭的物体扫到而烙下红红一条,虽然不是多严重的伤,但或许是中间的施力点较大而稍有出血的情况。

      「这种的我能治疗。」路斯恩靠过去后,以简易的治疗术举起双手、并带着些微白光贴在伤处上,「……奇怪?」明明是轻微的皮肉伤而已,居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换我试试。」路斯恩退开后换洛梧桐靠了过去,并抽了张白符对其吹口气化为带有些许白光的灰烬,再来将这些灰烬撒在他的伤口上,「怪了……真的无效。」

      「换我换我!」武元跳了下来,并抽出了一把刀附上绿光凑近,但也一样没用。

      「东土的有人受伤了?我帮你们看看吧。」看他们一群人聚在门口轮流搞清田彻的手臂,一旁饮料店的老闆走出来一探究竟,「啊,你这个是蛇纹,我们西土上的蛇可是很兇的,一般的简易治疗完全没用,到我店里来我帮你敷药吧,过阵子就会好了。」

      「嗯,麻烦你了。」风伶儿向他鞠躬。

      「刚才的那只不是狼吗?你怎幺会被蛇攻击?」伦纳德不解。

      「啊啊,牠的尾巴上好像挂着一条蛇,刚刚距离太近就被扫到了。」清田彻回道。

      喵的啦!怎幺到处都有蛇啊!

      逃离厨房后本来一路都很顺畅,但正趁势往青蔚的灯笼直达之时,万万没想到大量的半透明黑蛇竟猛地冒出挡住去路,不管怎幺急转弯或绕路,黑蛇们总是能在他接近灯笼底下的区域前阻挡,甚至先前使用蝴蝶花飞行的地点也是。

      为了甩掉牠们、叶月天乾脆往人多的地方逃窜,不料不管跑到哪总是有黑蛇的身影出没,而且就为了不想被咬,牠们阻挡的方向竟无意中将自己引离灯笼越来越远、怎幺也接近不了,似乎还想试着引出牡蒂安学院。

      啧,那女人到底怎幺知道我的行蹤的?

      叶月天回头一看--有条蛇咬住了尾毛,而且连续经过好几个九弯十八拐搞得牠两眼发昏,但牠却没因此放嘴。

      原来是你这混蛋搞的啊!

      叶月天紧急煞车并解除幻形术化回人形,接着掐住咬着旗袍后襬的蛇颈将牠扯下,再来硬生生地将牠的蛇首和蛇身分家。

      应该没问题了。

      随手扔下抽蓄中的半透明蛇尸后,叶月天抬头确认目前的灯笼位置……实在好远。正当他稍稍弯下身,并想以幻形术化为狼形重新出发时--

      !

      脚底的地板突然崩塌,似乎有什幺东西缠住了脚踝,并硬将他拖入像是巨型爬虫类挖掘出来的地洞。

      毫无停歇地疾速被向下拖行的同时,身躯不断地受到砂石的摩擦、空气中的氧气迅速地减少、逐渐加重的气压所引发的耳鸣使人陷入晕眩,难道想活埋吗?

      「砰咚!」塌陷的声响传出,有那幺一瞬间身体受到空气的阻力而腾空,下一秒则重重地摔落至地面,上头还连连落下大小不一的石块往身上砸下。

      「唔……」叶月天推开了身上的石块缓缓地坐起身,再来用力地摇摇头抛开晕眩感,紧接着抬头看了看四周……很空旷的空间,还有不少枷锁在墙上,看样子被拖到地牢去了。

      确定地点后看看自己的脚裸,果然被烙下一圈蛇纹,但刚才将自己拖下来的蛇不知到哪去了……正确来说,在这几乎无光的环境下,要找到那半透明的黑蛇是不可能的。

      这间牢房全是那蛇女的香水味,根本无法辨别她躲在哪。

      他赶紧起身向牢门靠去,但这门和门框的结构已歪斜扭曲无法开启,似乎是最深处的废弃牢笼,正当他想以暴力强行破门而出之时--

      !

      身体突然像被一条巨蟒紧紧缠住无法动弹,但低头看去根本就看不见蛇影,紧接着脖子传来一阵刺痛感……惨了,被黑蛇咬了!

      「以吾之求成形,醒芽。」莎塔娜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来缠住叶月天的巨蟒是她化形而来的,随着牢内的草灯亮起之时,她还凉凉地轻笑了几声,「哼哼,终于逮到你了,姓叶的。」

      「妳、咳!」没想到才一开口就咳出血来,黑蛇毒真的很要命!

      莎塔娜缇放开他并退了几步,被綑住的部份一获得鬆绑,血液便流通地将蛇毒带往全身,甚直连站稳脚步的力气也被夺去地只能就地瘫倒。

      「喂?哦……好嘛,人家马上就赶回去帮忙了,再等一下下啦。」

      妳这女人还有心情讲电话啊!没看见我快挂了吗!

      「咳、咳咳!唔……」躯体禁不住连连抽搐、心肺功能逐渐低落、呼吸近乎困难、视线越来越模糊……得快点拿下御咒道具!

      「别挣扎了,就算你有黑蛇的血清也是无法完全解毒的喔,我的毒可是比小黑蛇还更毒的呢。」收起手机后,莎塔娜缇一脚踩上他的背部,并且弯下身朝他口袋摸去,「嗯?噗呼呼……原来没带血清啊?真是个傻瓜只带一颗糖就来跟我对抗。」

      完了,忘了评估青蔚给的御咒戒效能,根本使不上力拔下……

      「我看看啊……有了。」莎塔娜缇摸向他另一边的口袋,并将怀錶拿了出来,「就是这个……和青蔚大人一样的怀錶,太棒了!看样子青蔚大人的友人也没什幺了不起的嘛,终究还是败倒在我的蛇毒之下,哈哈哈!」

      妳的个性真的很糟糕耶……

      她高分贝的嘲笑声令叶月天很想送她一个白眼,可惜就目前的状况来说、光动根手指就很困难了,至少……得搞懂她的目的。

      「妳、咳!到底……为何要、咳咳!」

      「哦?还有力气说话呀?哼!」她重重地踏了叶月天一脚,因蛇毒破坏器官及神经组织禁不住这一踏,竟将大量的鲜血狠狠地从他口中挤出,「嘛,看在你快死的份上说一下也无妨啦,总而言之就只是想拉下青蔚大人而已。」

      拉下青蔚?先别提他风流的难听传言,我记得他是四首之中最亲民的一个,凭他的声望来说不应该会有人想罢免他的才对。

      「搞什幺和平共识?根本是个叛徒!明明就不是掌管国家大事的统领,凭什幺擅自决定!」抱怨的同时,莎塔娜缇不断地连连往他身上重踏,「维持领土结界有什幺了不起?培养未来的国家栋樑有什幺了不起?联合外来者全都是屁!就算真能和平相处又怎样?斯亚古大陆的未来不是你们能擅自决定的!」

      ……

      「难道你不这幺认为吗?哈啊?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你们的行为只会再次引发战争!你们蒙羞了女神的怜悯!你们违抗了这世界诞生的意义!女神是不会眷顾你们的!去死、去死、去死!」

      ……

      「哼……死掉了?」莎塔娜缇停下施虐行为,并弯下身按着他的颈部,确实已无生命迹象,「这幺简单就死了啊?那幺青蔚大人大概也无法抵抗我的蛇毒吧,接下来只要想办法咬到他……嗯?怎幺又来了。」

      再次拿出手机接听,「你很奇怪耶!我不是说了等我--」莎塔娜缇愣了下,接着改变语气连忙致歉,「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您……是,一切都很顺利、昂大人,我明白……」

      莎塔娜缇的声音越来越远,似乎已离开了牢房。

      ……

      她喵的还是没死成,活活被毒死外加被女人践踏真是太丢脸了。

      『又服毒自杀啊?这次的毒还真猛呢,这幺想死的话乾脆把身体让给我吧。』

      闭嘴臭虫,这只是意外,我没要自杀。

      虽然身体确实是死了,但总是因为左半身的寄生虫无法完全死透,顶多陷入毫无生命迹象的假死状态中。在体内的细胞重新生成活体之前,叶月天只能和死人一样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动弹不得,唯独留下灵魂的思考能力。

      喵的,在毒素退去前这要死多久?万一超过三天的话,青蔚肯定会砍我脑袋让我再死一次……早知道就别当白银的院生了,连续死两次什幺的真倒楣。

  • 名称:魔道祖师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