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超清

      翌日。

      「死鱼眼的!快起来!」

      「别这样嘛梧桐,中毒后体力没那幺快恢复的,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妳干嘛这幺宠他?」洛梧桐无奈,但无法不苟同地照办,接着拉下垂挂在上舖边的脚,并且「咚!」地让清田彻落地,「快起来,我们待会得讨论明天由谁去巨菇林取露水。」

      「唔……嗯嗯。」清田彻狼狈地爬起身,难怪叶月天要选下铺。

      反观另一组,路斯恩虽没像洛梧桐那幺粗鲁地叫组员起床,但除了早早醒来的怜魂外,另外两人则是直接吊起让他们在空中相撞至醒……这根本是超越粗鲁的暴力。

      趁着大家分男女两边挤在盥洗室内吵闹时,负责送餐的莉莉丝来访。

      「叮铃。」

      「嗯?」抬头看向男方那边的床舖、没人在,但确实听见了灵魂的共鸣声……正当莉莉丝回头继续摆放餐点时,「唔哇!吓我一跳!」叶月天不知何时站在身旁,狠把她吓退了一大步。

      「……早安。」他有礼地点个头。

      「呃、嗯……你早。」莉莉丝回敬。不过……他这张脸是天生的吗?看起来很像没睡醒的样子,但又和昨天讨项鍊时的表情一样,「啊,难道那只精灵提起的灵魂共鸣声是你发出的?」

      「灵魂共鸣声?我什幺也没听见,也不会用。」

      「是这样啊……或许是我听错了,抱歉。」莉莉丝苦笑。

      似乎很多人都提过,但……完全感觉不到。

      「能问妳几个问题吗?」

      「项鍊不能借你喔!」她赶紧按住了自己的胸口侧过身。

      「我不是要问这个。」他无奈,但从脸上表现不出来就是了,「妳今天早上有和谁接触过吗?」

      「咦?这个……」莉莉丝歪头想了想,接着答道:「因为青蔚院长要负责监督一定会见到他……剩下的则是和我一样来帮忙的院生。」

      「那幺妳送餐的路上有碰见谁吗?」

      「我们是一人负责一层楼的,而厨房内有青蔚院长另外架设的传送阵,那会将每人直接传送到自己负责的区块,所以一个也没碰见。」

      凶手并不存在他们之中?

      「抱歉问了妳怪问题,谢谢。」说完,叶月天拉了一盘餐点回到自己的床位。

      「呃?不客气。」看他一坐下就直接开动了……好像没外表给人有种讨厌的感觉?而且很意外还挺有礼貌的。

      ……

      早餐就不下毒了?从起头的开胃菜到最后的甜点都闻过了一次,没发现西土特有的毒科植物的香味……再来每个都嚐了一口,身体并未出现不适或疼痛,甚至于左半身的嘲笑……

      昨晚可能只是试水温而已,为的说不定是看会不会有人发现,又或者……因为知道我们这边先发现了,所以暂时收手观察下一次的时机?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下毒的手法……到底是怎幺躲过青蔚的结界和院生的视线下手?西土的居民多半以木术为重,下毒几乎是人人都会用的小咒术,从气体、液体、粉末甚至于灵魂都有可能,倘若真是在运送过程中下手的话,或许是……

      「喔?」从盥洗室出来就看见莉莉丝,武元马上冲了过去,「早餐送来了耶!」

      「喔喔喔!吃饭了!」伦纳德争先恐后地勉强从盥洗室的小门挤了出来。

      「给我慢着。」、「靠!」武元又被吊了起来,路斯恩还拨了拨琴线示意旁边的兽人别轻举妄动,「就说了等人家忙完才能动手。」

      「没关係啦,你们边吃别在意我,我也没忙到什幺。」莉莉丝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

      「啊。」女方也从盥洗室出来了,并且由风伶儿带头问候,「莉莉丝学姐早安。」

      「叫我莉莉丝就好了,加个学姐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有什幺关係?再怎幺说妳也算我们的前辈嘛。」跟着向她靠去,洛梧桐顺势回头一看,「真不要脸……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自动醒了,居然还抢先开动了。」

      但最后从盥洗室出来的怜魂,也和昨天一样拉了一盘回到自己的床位上逕自开动。

      ……

      百般拿这种状况没办法的无声中,武元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习惯就好了。」清田彻苦笑,接着走去窗台前、把倒挂在上头睡觉的小眼球和小睫毛抓到藤桌上。

      「那幺我不打扰你们用餐啰。」将最后给眼蝙蝠们食用的果子堆放到桌上,莉莉丝向大家点个头,「我还得去别房送餐,先告辞了。」

      「嗯,辛苦妳了。」风伶儿向她敬个礼,并目送她离开。

      ……

      静待了会儿后,洛梧桐捧起自己的餐盘向叶月天靠近,并且抓起饭后甜点在他面前晃呀晃,「这有毒吗?」

      「我不客气了。」他一口咬下。

      「咦?又被下毒了吗?」风伶儿惊呼。

      「并没有。」另一组的路斯恩回头,和他们一样、他去找了怜魂做确认,「我看怜魂每个都吃过一口了,没事。」

      ……

      「混蛋!把我的点心还来!」洛梧桐揪他领子。

      「是妳自己要给我吃的。」他撇过头。

      真是有够故意的啊……

      半吵半闹地渡过早餐时间后,一样先撇开不合群的两人,众人围着刚吃饱而躺在桌上动弹不得的两颗眼球,準备要来讨论明天的测验行程。

      只是……这里是西土,虽说这次的测验很简单,取露水也是每个领土上的居民都会做的事,只差在生命神树有时会自动往较为贫瘠的方位移动、要找出来麻烦,而且巨菇林是什幺样的地方、危不危险、有无什幺样的禁忌等等,光从东土书面上的介绍来看也不是很清楚,不免得多顾虑点才是。

      「在不熟的领土上指定谁去也不好……先这样好了,有谁自愿的吗?」洛梧桐问道。

      「我!我想去!」风伶儿相当激动地举起手。

      「咦?没问题吗?」清田彻不禁汗颜。这可不是小瞧她的意思,看她的模样肯定是为了想摸摸或看看西土特有的魔物,之前参观学院时就深刻地体验过了。

      「绝对没问题!」她两眼放光地紧握双拳,干劲十足。

      「这次又是为了什幺动物?」和风伶儿是青梅竹马的洛梧桐,常常搞不太懂她所谓可爱的定义在哪,而且又以靠可爱的外貌骗人的危险魔物居多。

      「菇菇精和菇菇小妖!」风伶儿从口袋掏出了一张纸摊在桌上,这是她昨晚睡前画的图,「大概长这个模样,很可爱吧?」

      ……

      两人一起望着图纸无言了许久,一只只是普通的胖香菇而已,只不多过了双眼睛;一只则是顶着香菇帽、身材矮小又白胖胖的、以藤草为衣,手里还拿着小石矛……前者先不提,但后者真的没问题吗?感觉上就是有点危险。

      「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伦纳德看见她画的图,便回头向路斯恩说道:「老夫自愿当第一个!」

      怎幺说他也算是牛嘛,虽然能吃肉类食物,但多半还是以素食为主的草食动物……

      「咦!不能吃啦!太残忍了!」风伶儿抗议。

      「不过牠们能当作药材呢。」路斯恩拿起她的图看了看,又说:「虽然在东土上少见到被当作是药材,不过牠们在西土上却多的是,而且对这里的居民而言,牠们能算普通的家常小菜。」

      「后面那只拿矛的也能吃?」武元不解。

      「当然,这两只是互利共生的菇精,同样以散布胞子的方式繁衍下一代,由后者掩护前者、前者帮忙后者传递胞子,具有攻击性的外观是骗人用的,傻瓜才会被矛戳到。」路斯恩解释。

      「所以说只是会走路的香菇而已嘛。」武元也起了兴致,并且举起手喊道:「我也想去!感觉好像很好玩呢!」

      「一次只能一人参加。」路斯恩没好气地提醒。

      「老夫已经先说了!这次的机会是我的!」伦纳德抱胸。

      「我们猜拳决定啦!」武元就是不放弃。

      「这是测验不是去玩的啊。」洛梧桐无奈。

      「猜拳好!武元加油!」风伶儿就是不愿看见可爱的香菇们被吃掉。

      「哈哈,简直就像抢着去郊游一样呢。」清田彻笑道。

      ……

      不能和他们一样……不能受到影响,绝对不能。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吵闹后,两组分别确定由风伶儿和武元参加第一场测验,但为了抓几只菇精回来当伴手礼的问题,不免又吵了许久。

      吵到最后的结果是只能抓一只,再来陷入无言的尴尬气氛中……只因为大家都是被迫关在这的,完全无私人空间也无法离开房间。

      无聊之余,清田彻和伦纳德比起腕力看谁的力气大,意外的是居然不分上下;武元正在接受路斯恩的指导,毕竟精灵比人类还更清楚野地的危险性和该注意的地方;怜魂难得没睡地在检查自己的武器,不过有种她很想打破结界冲出去的感觉。

      「我真的不会用符啦,我有小雷兽在没问题的!」

      「至少学一点也好嘛,不然妳一个人我真的很不放心。」

      「不是一个人啊,别忘了还有武元在呢!」

      「他是另一组的耶……」

      「可是小眼球没说不能和其他组的联手……啊!说不定这是学院安排的隐藏条件,好好和平相处的话、可能会有额外加分或偿还债款的奖励金呢!」

      「……听妳这幺说好像有可能。」

      从担心风伶儿的安危到无故被她说服了……真不知该感叹她太聪明了,还是自己根本就彻头彻尾拿她没辙,想到这点就不禁令洛梧桐叹了很大的无奈气。

      不过最叫人无奈的还是那只死鱼眼的。

      抬头向他望去,从早餐过后他就一直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要不然就是眼神死地望着某处发愣,怎幺看都觉得他是故意的……万一他真的连一场测验也不参加该怎幺办?

      「别担心啦。」察觉到她的忧虑,风伶儿牵起她的手笑道:「就算月天再怎幺故意想惹我们讨厌,我相信他不会真的给我们造成麻烦的。」

      「连理由也没有,是要怎幺相信他?」

      「妳想想看嘛,就像路斯恩和伦纳德一样,本来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理由才来的吗?而且月天当初说了他以为是一个人、分组要是暂时的就好了,可见他是真的有自己的理由才来,而那个理由很有可能是绝对不能牵连其他人。」

      不能牵连其他人的理由?

      「糟……一听妳这幺说,我好像又被说服了。」洛梧桐头疼,并且又望了叶月天一眼,「不能牵连其他人……如果是我的话,我或许会像他一样吧。」

      「对吧!」见她认同了,风伶儿自然是高兴极了,「所以说我们暂时忍耐忍耐吧,等到哪天知道他的理由是什幺,说不定妳会忘了他所有做过的讨人厌的事,反而还不得不想帮他呢。」

      「妳也太过好心了吧?」洛梧桐无奈笑道。

      不能牵连其他人是吗?从最坏的地步来想的话,如果那个理由有危及到他人的性命之忧,那真的……无法去讨厌他。

      傍晚。

      「啊啊啊!」武元又抓狂了,而且还在地板上打起滚来,「快受不了啦!超无聊的!好想去探险啦!」

      「才被关个一天不到就受不了了?看你这一个月怎幺活。」路斯恩坐在自己的上舖床位说风凉话,看他抓狂着实很逗。

      「看你个头这幺小只是怎幺练的?有秘诀吗?」比了整天的腕力,伦纳德相当意外自己偏居下风,明明是力量型兽人竟输给人类几次!

      「我算是异类啦,从出生就这样了。」清田彻苦笑,并补充道:「不过灵力较强的人能以运气的方式暂时强化体能,如果能配合金术一起使用的话、爆发力会很惊人的。」

      「喔喔!回去之后我会考虑专攻这两点的,谢谢指教!」伦纳德向他敬礼。

      「他们两个意外很合嘛。」回头看看风伶儿,洛梧桐跟着蹲在她身边,「怎幺?饲料带不够多吗?」

      「嗯……」看着小沙漏、水娃和小雷兽挤在一起抢着米黄色的团子咬,本来一看见牠们便会直嚷着好可爱的她,现在却得为牠们的食物伤脑筋,「事先完全没想到会被丢来西土,灵兽食粮只能再撑一天……」

      「一天?这可糟了……」洛梧桐皱眉。使魔者和役兽之间的关係是以性命为约,要是对饲主深感不满到一定的程度……很有可能会弒主的,「等莉莉丝送餐来时、问问她能不能帮个忙跑腿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

      「好可爱。」本来被关到不耐烦而猛对结界丢火球的怜魂,不知何时跟着蹲在旁边,还伸手摸了摸小雷兽的头,「妳养的?」

      「呃?嗯、嗯。」风伶儿连忙点个头。

      「真好。」

      ……这算增进感情了吗?

      『哈啰!』脑海中突然出现青蔚的声音,所有人同时看向同一处……他果然又用显影术现身了,『晚上好,想必各位一定很闷吧?』

      这还不是你害的!

      本来坐在床边发愣的叶月天一见青蔚出现,当然举起化为巨剑的虹準备向他劈去,『还请各位别攻击我喔,我现在可是要宣布重要事项,并不只出现在单一房间寒暄而已,破了显影术的那间房我可就不管了喔。』闻言,他只好暂时放下攻击念头。

      『哎呀,有两间房还是破了我的显影术,你们自个儿想办法啰。』青蔚笑道,接着将双手置于腰后,并带上稍许正经的面容,『本来呢,我打算在这礼拜内在各位房内设下医务部和工商区的传送阵,不过你们明日一早就得前往巨菇林进行测验吧?所以我想提前开放工商区供你们购买所需的物资,希望能在测验上助你们一臂之力。』

      说完,青蔚转过身面向墙壁,并在墙上画出好几行青色古文,接着以掌碰触、古文自行燃起大小不一的青火团围在周边形成方阵,他半透明的身影似乎变得更透明了。

      『呼……成了。』青蔚鬆口气,接着回头向大家苦笑,『一次性架设大量通道挺累人的,我本来还想开放其他地方供各位参观,暂且请各位先忍忍一样样慢慢来,至于医务部的传送阵我会尽量在测验结束前架好的。』

      看来好像不能全然怪他呢……平日要顾及整个西土和学院的动向,现在得多另外顾东土来的院生们,加上还有安全的疑虑……把大家关在这是逼不得己的,相信其他领土之首肯定也是这幺做。

      『最后一点,关于各位要前往的巨菇林……因近日空间异像频繁,导致不少原是无害的生物凶暴化,甚至出现无资料记载的凶物逐渐破坏原有的生态,所以我会派几位师长前往巨菇林在安全範围内监督,还请各位别越过他们划分的界线,以上。』说完,青蔚微微弯身行个礼,接着身影慢慢地消逝,『祝各位武运昌隆,晚安。』

      这幺重要的事,刚才破了他显影术的两间房没听见真的不要紧吗?不过算他们活该。

      「太刚好了,这幺一来能买饲料了呢!」洛梧桐笑道。

      「嗯!我们快去看看吧!」风伶儿拉起她的手直接冲进了传送阵。

      「好耶!」武元直接跳到伦纳德左肩上,并且指着传送阵喊道:「牛大哥!我们去探险吧!」

      「喔!」伦纳德无故抓起了身旁的清田彻,并且往右肩上一搁,「小家伙们抓紧啰!」

      「咦、咦咦?」还没反应过来的清田彻被扛进了传送阵。

      「真是悠哉的一群人啊……」路斯恩叹了声,接着跳下床舖跟着走进传送阵,毕竟待在房内也没事做。

      ……

      「你不跟着去吗?」对一样留在房内的人提出疑问时,怜魂抱起了风伶儿的三只宠物陶醉地蹭了蹭,她似乎相当喜欢小动物。

      「人太多了。」将虹的魂石收入口袋,叶月天越线来到风伶儿的床边,并且看着她的腰包似乎在想些什幺。

      「若是真心不想和他们有关係,那你就不应该多管闲事。」

      「只不过是垃圾而已。」叶月天掏了张糖果纸塞进了她的包内。

      这幺做的话……要她痛恨我很难吧?如此天真的女孩简直就像……

      「死人类不该对活人类抱有情感,在他们眼中你只是必须刬除的秽物而已。」

      「我不需要妳这异界徒来教训我。」

      「随你便吧。」她耸肩。

      「我说……」回到自己的床位坐下,叶月天忍不住瞪了身旁不知何时出现的人,「谁准你这条不知羞耻的无毛蛇坐在我的床上?累了还不回家睡觉?」

      「别这幺说嘛,我可是带了莲子泥饼来呢。」青蔚提起荷叶包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伸手抢下、果然又无药可救地被拐了,「那边那位异界来的漂亮姑娘,要不要过来一起嚐嚐呢?」

      ……

      她正忙着和三只小动物玩,完全被无视了。

      「失望啊……」青蔚垂首。

      「当心被白银砍头。」叶月天没好气地唸了声。就算她是异界来的,但居住在东土上就已算是东土的居民,「你又有什幺事了?」问话的同时,他打开荷叶包啃起莲子泥饼。

      「哦,我整理家里时找到了这个。」青蔚从袖内掏出了茶色的戒指盒,并且伸到他面前……乍看之下就像求婚现场似的,「好像是以前还在阿空身边工作时意外得到的,是纯自然生成的御、咒、戒喔!」

      !

      「给我、咕!」他伸手想抢,不过却被青蔚以青光弹了额头摔下床。

      「别急别急。」青蔚将戒指盒收回袖内,并且笑道:「我本来就打算要给你,但不是现在,毕竟只给你解毒剂当报酬很不够意思嘛。」

      「奸诈的无毛蛇……」叶月天按着额头坐起身,真要命的痛死人也……一般人要是受到这样的攻击早就晕了。

      「谁叫你的前科太多了,不逼你你是不会认真的。」青蔚站起身,并且从另一边的袖子掏出一条项鍊,「这条御魔石给你用,但记住……千万别让任何人发现你。」

      「知道了啦。」他不悦地抢过项鍊。

      「那幺就拜託你了,我再不去休息真的要倒了,掰啦。」青蔚挥了挥手,接着被青火燃尽。

      ……

      「帮忙抓犯人啊?有必要吗?」在另一边从头看到尾的怜魂,似乎不是很讶异他和西土之首很熟的样子,搔搔小雷兽的肚皮反而重要多了。

      「是没必要。」起身将项鍊戴上后,叶月天向房门走去,「妳懂的,反正无聊。」

      「……也是。」

      第一次测验当日。

      「好,纪录完毕。」小眼球透过身上的晶片和风伶儿的电子卡连线后,便用自己的尾巴将其捲起转交给洛梧桐,「测验开始后、电子卡会投射出我们所看见的画面,这是为了供你们观摩学习,并了解伙伴之间的能力有多少。」

      「真方便呢。」洛梧桐收下。

      「不过我们是边飞边拍的,而且我们眼蝙蝠很容易受到惊吓跑去躲起来……可能会拍不好。」小睫毛将武元的电子卡交给路斯恩。

      「没关係的,顾好自己最重要。」路斯恩点头。

      「準备好了吗?这层楼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廊上等啰,好的话就由我带你们穿过结界去集合。」莉莉丝提醒。

      「嗯!」风伶儿连忙挂上自己的腰包,并且靠过去,「麻烦妳了,莉莉丝学姐。」

      「我们快去抓菇精吧!」武元只带上双刀武器便冲了过去。

      「哈,抓的时候要小心点,碰上一大群可是很麻烦的。」莉莉丝笑道,接着牵起他们两个的手,「準备穿过结界啰,记住千万别放手喔!不然御魔石的效果会传不到你们身上。」

      「好,那我们出发啰!」风伶儿回头向大家挥了挥手,武元也跟着挥手地接道:「好好期待我的菇精吧!掰啦!」

      「路上小心点,别太勉强自己了!」清田彻提醒。

      「你可别把老夫的菇精吃掉啊!」伦纳德喊道。

      「知道了!」他们两个一起回道,接着穿过结界。

      ……

      「怎幺看都像是去郊游的……」路斯恩无奈。

      「毕竟只是取露水而已又不难,真怀疑学院会有那幺好心放送分题给我们吗?」洛梧桐叹道。

      「无聊。」叶月天起身向传送阵靠近。

      「呃?你要现在去买糖果?很有可能会随时拨放测验影片耶。」清田彻问道。

      「我就是想趁所有人观摩测验影片时一人静静。」说完,他踏进传送阵。

      ……

      回头看看怜魂……还在睡,还真是彻头彻尾不合群的两人啊。

      来到宿舍外头,众人这才看清楚了牡蒂安学院的特色……以红或黑两色为主的斗栱及屋檐,周边栽满了以松竹两类为首的庭院造景,个个玻璃窗旁皆有以蛇形为主的特色雕刻,整体看去非常宽大又气派,不像魔洛契亚学院是以高挑和庄严为主,但内部却同样杂七杂八。

      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飘在半空中的灯笼了,即使现在是大白天,但那一排排的灯笼似乎还亮着呢,更奇的是还会自动切换灯光颜色,一个个像是报数一样由蓝转绿地好不壮观。

      「各位东土的院生们看过来喔!」在众人最前方的红髮女妖精挥舞着双手,并且喊道:「你们叫我雏莓就好,我是这里的师长之一。待会搭乘我们的交通工具时要注意喔!一花最多乘坐五人、千万不能在上头乱跳,免得踩掉了花瓣会提前迫降的!」

      不愧是以木术为重的西土,连交通工具也是以花花草草为主。

      「都听清楚的话请稍微让让!」闻言,众人忙着凑五人挤在一起,一队队之间相距的空间很大,眼见差不多后、雏莓便向所有人洒了把色彩缤纷的种子,「坐稳别掉下去啰!」

      地板瞬间亮起了青绿色的巨大圆阵,这似乎是早在这之前画好的。粒粒落在脚边的种子受到圆阵的力量迅速发芽,并相互交织成巨大的草毯,紧接着花一开、居然「砰!」的仅用一秒的时间将所有人弹起,屁股一落便落在五颜六色的巨大花瓣上,随意朝旁边一看……原来这花的外观形似一只巨大的蝴蝶!

      「很漂亮吧?这可是我们西土独一无二的交通工具呢!蝴蝶花的种子在我们工商区就能买到,不过有分观赏用和搭载用,只要你们出示电子卡证明还有打折或买二送一的优惠喔!欢迎各位买几包回东土去炫耀吧!」雏莓扠腰笑道。

      推销什幺啊妳?

      「好啦,我们差不多该出发了。」雏莓跳上身旁较小的蝴蝶花,并且带头引领众蝴蝶花们展翅升空,「前往巨菇林吧!」

  • 名称:吾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