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超清

      「给我放嘴!」

      突然之间青光一闪,还在疾冲中的花龙像是撞上墙似的猛地停下,无法煞车的龙尾全捲在一起并撞成一团,紧接着龙首像是被利刃贯穿般地一分为二。

      眼看带着青光的高大人影扛着包袱急速退开,「西、西土之首?」路斯恩这才发现竟是青蔚前来援助……在这种状况下能亲眼看见领土王者的身手,真不知该不该说是好运。

      「疼啊……痛啊……」又是男女老少混杂成一块儿的噁心呻吟,花龙零散的躯体渐渐地重新聚合,并不分花瓣、火焰及烧尽的残骸成了拼布龙,还凭藉自身的怨念逐渐向青蔚靠近,「把祸首交出来!」

      「他不是祸首,我给你机会留下生路,立刻回到土地下沉眠。」

      「说谎!他分明就是祸首!一切血腥争斗的始作俑者!」

      「仇恨是盲目的,你不由分说地将仇恨怪罪在无辜的生者身上,仇恨只会永无止尽地继续下去。」

      ……真的是我误会他了吗?

      脑袋像被狠狠地揍了一拳,青蔚坚定的语气不禁使路斯恩陷入迷惘。难道真的就像他说的,花龙攻击我们只是因为……我们来自东土?

      「我不可能会认错人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听话花龙,乖乖回去沉眠吧,捨得放下才能得以回报,贝妲芙娜特女神会持续洗净你的灵魂。」

      「……我明白了。」花龙将身躯缓缓地缩成一团,是被青蔚说服了吗?不是,它竟猛地张大嘴向青蔚扑去,「祸首的同伙不可饶恕!」

      !

      西、西土之首也被吃了?

      「世界腐败了啊!哈哈哈!竟还替祸首撒谎!」花龙吞了青蔚之后,便不断地在原地疯狂捲动、升空、砸下,看样子它并不是蠢到不知青蔚的危险性,所以才出此计策想将他活活凌虐致死,「身为领土王者竟敢站在祸首那一方,死有余辜!」

      ……怎幺办?

      花龙的行径完全没要停下的意思,四周的火焰不知何时全被此举湮灭,绯樱木随着强力的震动不断接二连三地倒塌,无辜的土地狠狠地被撞凹出宛如陨石坠落的大洞,花瓣和烟尘四处瀰漫,讽刺的是……唯有女神像和圣水池不受其扰。

      到底该怎幺办……

      路斯恩举起手中的弓弦,但不断颤抖的双手却迟迟无法瞄準或放箭。

      连西土之首都对付不了的话,我又能有什幺做为?光是站稳脚步就已费尽力气了,而且……对他说了那幺过份的话后死去,这种事……

      「孽畜,玩够了没有?」

      !

      「啊啊啊啊啊!」花龙疯狂的行径成了痛苦的挣扎,紧接着它的身躯不断地窜出芽苗,并迅速地生长成巨大的荆棘狠从它体内贯穿而出。

      趁着花龙被荆棘固定住、仰天长啸之时,青蔚扛着叶月天从它嘴里脱出,只是……刚才的凌虐行为也使他浑身破破烂烂的,乍看下或许都只是轻伤,但似乎为了保护肩头上的人,他整个右手臂被腐蚀得焦黑一片。

      「竟敢伤吾体,简直找死!」青蔚火了,重新燃起身上的青光时,他脸颊两侧竟绘出一丝丝鳞纹,如同蛇信的青色细雷在他嘴前穿梭了几次,低语的同时画下青色不明古文在周围盘旋,「看我烧了你、孽畜!」

      青色古文顿时放大了好几倍,像是为了保护这座森林、仅仅将青蔚和花龙困在里头,紧接着青蔚嘴一张,奇异的青火团竟在他嘴前凝聚,并伴随着疑似龙嚎之声吐出青色巨焰、一股作气地将巨大的花龙瞬间燃烧殆尽。

      咦咦咦!原来西土之首的原形是龙族吗!

      亲眼见识了如此夸张的奇景后,路斯恩赶紧掏出好几颗银铃对着青蔚看,可惜就和叶月天很相似,被一堆疑似青蛇的怪东东将灵魂包得紧紧的,根本什幺也看不见。

      难得能碰见传说中的龙族,该死的居然看不见……

      ……

      青蔚扛着叶月天来到路斯恩面前,见他拿着银铃出神地对着自己看,竟没发现人都走到眼前了,这使青蔚不禁感到好笑。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青蔚将身上的青光稍稍熄灭了一秒,路斯恩顿时瞪大双眼傻住。

      「看见了吗?精灵。」青蔚轻笑道。

      「呃?嗯、嗯……非、非常感谢。」现在才惊觉到青蔚在面前,路斯恩手忙脚乱地收起银铃。

      像蛇又像龙,可是龙族的特徵又不完全是……他到底是什幺东东?

      「花龙重新凝聚形体前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趁现在离开这座森林吧。」

      「咦?您没有消灭它吗?」路斯恩诧异。虽然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龙,但刚才的攻击应该足以将灵魂燃尽才对。

      「不,要完全消灭它代表也得毁了整座绯樱之森,除了领土上的问题外、还有其他东土的孩子们也在呢,我不能擅自决定。」青蔚将焦黑的右手伸进马褂上的口袋,并掏出金色怀錶打开錶盖伸到他面前,「能帮我看看现在几点了吗?」

      「是。」自己看不就好了?虽然感到很奇怪,但路斯恩还是凑近一看,「呃?那幺多指针您是要我看哪--」

      「喀。」青蔚突然阖上錶盖,路斯恩竟当场昏倒在地。

      「好,关于祸首的记忆删除完毕。」随手转了下怀錶上的转轴后,青蔚便收起怀錶将路斯恩扛起,再来準备以传送术回去前,他回头望了眼神像,「……哼,好一个慈悲无私的女神大人。」

      傍晚,测验时间已结束。

      「对、对不起!」透过莉莉丝送餐时帮忙穿过房门结界,小眼球和小睫毛一回到房间,便是直接冲到风伶儿和武元怀里大哭,「我们没找到他们!不知道他们怎幺了!对不起!」

      「没关係啦,你们没事就好,别哭别哭。」风伶儿忙着安慰小眼球,武元也忙着安慰小睫毛,「那种情况下也是没办法的,我们都知道你们很努力了!」

      「嗯、嗯,呜呜呜……」

      ……

      「莉莉丝学姊。」洛梧桐靠到桌前,并帮忙她一起摆放餐点,「参加测验的人都回来了吧?妳有看见我们的同伴吗?一个眼神死的和一只精灵。」

      「没有耶,有很多人都被安排去医务部做检查了……抱歉。」莉莉丝苦笑。

      「我只是问问而已,用不着道歉啦。」

      「那……被花龙撞到的人会怎幺样吗?」伦纳德问道。

      「咦?被花、花龙撞到?」莉莉丝惊讶,并换她紧张地反问:「你们的同伴被花龙撞了?真的假的?」

      「真、真的。」清田彻点头。

      「……那样的话……好一点是皮肉部分腐蚀,坏的……剩骨头。」莉莉丝越说越小声,由其是骨头这句话小如蚊蚋。

      ……

      「我要毁了绯樱之森。」怜魂沉着脸举起长枪站起身。

      「慢着!别冲动!」武元和伦纳德赶紧冲到她面前阻止,但她却抵着长枪推着他们俩慢慢往房门靠近,「有西土之首在,老夫相信他们绝对没事的!」

      「再拦我就连你们--」

      「来,有小猫咪喔。」风伶儿召出了小雷兽伸到怜魂眼前。

      怜魂抢过小雷兽一抱,「靠!」害武元和伦纳德一起跟着长枪跌趴了。

      「伶儿妳这招厉害……」洛梧桐无奈。

      「青、青蔚院长?您怎幺搞成这样?」

      闻声,众人随着莉莉丝的目光看去--全体愣住。

      青蔚身上的衣装四处破的破、烂的烂,还少了一只鞋,每个大小不一的缺口上还染了点血,脸上也被划出好几道血痕,看过去虽是皮肉伤尔尔,但堂堂的西土之首能被搞成这样还真叫人讶异不已。

      「稍微……摔跤了。」就怕被看见似的,青蔚将右手置于腰后,并以左手靠在嘴前轻咳了声苦笑着,「咳,来不及整理,如此狼狈的模样让你们见笑了。」

      这根本就不是摔出来的吧……

      「请、请问……我们的同伴呢?」清田彻上前问道。

      「这个……」青蔚瞟了眼莉莉丝,她随即识相地退出房间,「精灵没事,他人在医务部的一般病房休息,等你们用过晚餐后随时能去探望他。」

      「太好了!」武元高兴得和伦纳德转圈圈--实际上是他被转,至于后方的怜魂则是默默地鬆口气。

      「月天呢?」风伶儿上前问道,担忧的心情还使她揪紧了胸前的布料,「他去哪了?人没事吗?」

      「他啊……」青蔚故作伤脑筋了下,并淡声答道:「很抱歉。」

      ……

      「不、不会吧……」洛梧桐顿时脑中一片空白。

      「说笑的。」青蔚笑道。

      你个混蛋别吓人啊!

      「那、那……」风伶儿用袖子擦拭差点被吓出来的眼泪,并着急地问:「他也在病房休息吗?我们现在能去看他吗?」

      「不行。」

      「咦?」青蔚的秒答使风伶儿愣了下,并又急问:「他、他伤得很严重吗?为什幺不能去看他?」

      「说严重也还好啦,不过似乎是受到惊吓的关係,他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所以我暂时将他安排到私人病房静养了,等他冷静下来前希望你们别去打扰他。」

      「这样啊……没事就好。」风伶儿总算鬆口气地笑了下。

      「嗯,那幺我先告辞了。」青蔚点个头行礼。

      「请等、咦?」风伶儿赶在他使用传送术前冲去拉他,却意外地将他藏在背后的右手拉了出来,「您、您的手怎幺……」

      青蔚的护身结界完全没攀在焦黑的右手上,很明显的……整个手臂近乎坏死了。

      「这个啊……」青蔚连忙将右手抽回藏在背后,并苦笑道:「大意不小心给花龙咬了一下而已。」

      这根本不只咬一下吧……

      为了救回我们的同伴和X级魔物槓上,然后搞得浑身是伤又失去一条手臂……如果说只是为了提倡和平共识的重要性,这有需要牺牲这幺大吗?何况他可是堂堂的西土之首,少了一手不是有损他的名望和地位?

      「……好了好了。」见他们每人的表情五味杂陈的,无奈下青蔚只好扬言道:「即使吾今日缺了一手,但吾仍是西土之最强王者,往后也一样。」

      ……

      大家面面相觑了几眼,「非常感谢您!」除了怜魂慢半拍似乎是在犹豫,大家不约而同地向青蔚敬礼道谢。

      「……不客气。」青蔚似乎有些诧异地愣了下,自从东土的院生来到这后、很难得地能受到这般礼遇,于是他当然不要脸地提出了要求,「要感谢的话,不如请在场的女孩子们亲我一下吧!」

      ……

      洛梧桐撇过头、怜魂忙着和小雷兽玩……果然又是这样,不料风伶儿却挺身靠过去了。

      「伶、伶儿?妳没问题吗?」洛梧桐错愕。

      「嗯!」风伶儿向她点个头,见青蔚迫不及待地弯下他高大的身躯,她马上唤出小沙漏贴上青蔚的脸颊,「小沙沙也是母的喔!」风伶儿笑道,小沙漏似乎很害羞地扭了下。

      ……

      「我不要这种的,人模人样的比较好……」青蔚笑得有些脸抽。

      闻言,风伶儿唤出水娃再来一次,「水娃也是母的喔!也比较像人的样子,很可爱吧!」水娃一见到青蔚似乎就爱上他了,还不断地挥着小手想再贴过去。

      伶儿妳太强了……

      「失望啊……」青蔚沮丧地垂首。

  • 名称:肉蒲团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