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狼3:殊死一战 电影超清

      「妳继续忙吧,还请妳当作我没来过。」青蔚先来个噤声手势,放下手的同时凭空画出青色方阵,再来只手一挥、他整个人和手边的包袱一起被青火燃尽。

      「是,请您慢走。」莉莉丝行礼,接着带着疑惑缓缓地抬头,地板上还留有几撮被拖烂的芽苗,「刚才那个……是东土的女院生被绑走了吗?这应该也会被砍头吧……」

      位在牡蒂安学院的最高处,一盏悬浮在倒钩明月下的大红灯笼周边青光稍纵一闪,巨大的灯笼如同改变整个学院的照明开关似的,渐从刺目的红光转换成丝绒般的淡黄色光,底下漂浮在步道上的小红灯笼也跟着一盏盏地变换光芒,没一会儿的时间整个学院便笼罩在温驯的黄光下。

      对这里的院生而言,最上头的大灯笼等同于牡蒂安学院的能源中枢,相对的也是青蔚的办公室。平日光芒的转换没一定的时间和颜色,多半的人只把它当作突显学院的古雅又不失雍华的特色照明而已,有时就算受到青蔚的力量牵动而改变颜色,也不曾有人发现过那代表青蔚人正在上头。

      「别装了,你又不是没法挣脱我的木术。」

      ……

      「拖着你走我也是会累的,到了这里你就自己走吧。」

      ……

      「难不成真要我把你扔去医务部?」

      啧。

      在心中低啐一声后,绑在叶月天身上的藤蔓像是被什幺吸取了生气,竟迅速枯萎化做黑色粉尘随风而逝。爬起身之后这才发现,原来被带到巨大灯笼的正上方,往后一踏会掉入牡蒂安学院的领土内、往前一看则是有庞大又惊人的能源在灯笼内滚滚翻腾……掉进去的话大概连灵魂也会被蒸发吧?

      「带我来这干嘛?」很故意的,叶月天竟掏了张糖果纸扔下试试,但还未碰到能源本体,糖果纸便在空中自行烧毁了。

      「讨论抓内贼啰。」青蔚向他靠去,并且伸手一推,「下去吧。」

      「靠!」冷不防地被推入灯笼中,急遽落下眼见就快碰到能源本体了,在那之前却凭空出现青色方阵穿过他的身躯,下一秒「砰唰!」的、竟落在一片巨大的荷叶上头。

      ……

      这是……灯笼内?

      除了头上依然是满天星辰的夜空,但周围可和想像中的灯笼皮不一样……一条条散步走道四通八达地围着中央的莲花池,每个伫立在走道边上的龙形石柱、大约隔了五步左右的距离都挂上小灯笼做为照明,其中还有四座凉亭分别坐立在远处,但朝更远处看去……根本见不着底。

      至于位在正前方有座颇大的建筑物,外观上看起来也像是座凉亭,不过周遭都垂挂着半透明的丝绸或绿竹串起的竹帘做掩蔽,风儿一吹除了有轻柔的竹笛声跟着起舞,还有点点分明的铃响为此增添更为幽美的气氛。

      真令人难以想像啊……风流为名的青蔚,居然会以宛如仙人的清修之地为家。

      「别坐在这了,你身上的秽气会汙染我的莲子的。」青蔚降落在另一片荷叶上,接着踩跳一片片的荷叶上岸,「快过来吧,我给你上点无毒的桂花蜜糕嚐嚐,还有我最喜欢的蜜渍莲子泥饼呢。」

      「……喔。」为了甜食,叶月天当然起身跟上。

      尾随青蔚来到正前方的建筑物入口,不等来者伸手、面前如云雾婆娑起舞的丝绸自动撩起繫上。踏上台阶进入主厅前,有张挥毫了「风流上等」四字的墨画、就大剌剌地挂在不得不看见的地方,其笔触强劲地一气呵成又不失如云烟般的优雅,但光看四字的意思便能笃定这不是他写的。

      「风流上等啊……是很符合你没错,但摆在这太不搭调了。」

      「那并不是我摆的。」一提到这点,青蔚似乎哀怨了起来,「这是其他三人共同送的礼物,算是达成和平共识的证明。字是黑俨写的、白银妹妹负责表框,而朱燄妹妹竟给我上了奇怪的咒术定在这,每当我想试着拆下家里就起火了。」

      会自动放火烧别人家的礼物算什幺和平证明?好奇归好奇,这点小事还是别过问太多的好,免得难得的和平共识为了这四字搞决裂实在很蠢。

      随青蔚一同进入主厅,他只手一挥、大量藤蔓随即四处而起地动了起来,并且向着各处钻呀绕的,统一的目的便是找来茶水和糕点往中央的矮桌聚集。

      而另外三人送他风流上等这四字也不是没原因的,随便一看、这里四处都是西土特有的蒲公英绒床,就像大片的白色云朵铺满将近一半以上的地板,不像东土的蒲公英会爆炸,多半只能拿来当火药缺失时的紧急替代品。

      「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来到桌前、下襬一撩,青蔚席地而坐后,周围的白色绒毛便向他聚去,并形成配合桌身高度的白棉软椅供他慵懒地靠坐,「哎呀,果然还是自家的椅垫舒服,不像白银妹妹家的都硬梆梆的。」

      这明明是床垫不是椅垫。

      带着内心的吐嘲来到桌前,天晓得他带几个女人躺过了……虽然觉得有点噁心,不过既然有免费的甜点能享用,姑且忍耐一下不是不可以

      「……真的还不错。」才刚坐下白绒毛就全凑了过来当椅背,轻柔到像是坐上空气椅,完全无任何不适感,这令叶月天也想买包西土的蒲公英种子回去种了。

      「对吧,不只女孩子喜欢,也很适合老是腰酸背痛的老人家呢。」无视了他的瞪视,青蔚只手一挥、藤蔓们连忙倒茶及盛装糕点奉上,「来来,这可是我自己种的莲花茶,能祛祛你身上的秽气,比我们学院内卖的还有用多了。」

      「有用没用都一样,对我而言只不过能多挡个几日尔尔。」捧起茶杯浅嚐了一口,果然不错,但比不上面前的糕点们诱人,「还是无毒的好,味道没那幺乾。」

      「需要解毒剂吗?虽说你毒不死的,不过会比一般人还痛上好几倍吧?」

      「免了,反正我早已习惯了。」

      「那好吧。」青蔚耸个肩,接着捧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莲茶,「是说……我挺意外你会代替那些孩子们服毒呢,和以前那草菅人命的你简直判若两人。」

      「风凉话也免了,你把我绑来要做什幺?」

      「……唉,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漠呢。」青蔚叹道,并回答:「我不是说过了吗?讨论抓内贼啰。」

      「那是你家的事。」

      「看在我们曾是同僚的份上,帮点忙也不为过吧?我平日要顾及整个西土和学院就快累垮了,而且这又花不了你多少时间,你只要帮我闻出下毒的家伙是谁就好。」

      「我又不是狗。」叶月天瞪他。既然快累垮了,怎幺还有心情去调戏女孩子?不过他推荐的莲子泥饼的确是很不错的逸品,「帮你对我没好处。」

      「怎幺会没好处呢?」青蔚瞇起双眼,并且带上意味深冗的笑容,「如此一来你身边的孩子们不是能安全地回家吗?而不是因为你这祸首的诅咒造成的。又或者……就因为你的出现才造成祸端,我也能直接把你当作是下毒的凶手呢。」

      ……

      缓缓地放下手上的莲子泥饼,他抬头向青蔚望去,明明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但……四周的藤蔓竟熊熊急遽枯萎而亡,个个端到一半的茶点们纷纷落地,本透过竹帘吹入的微风顿时止息,就算无法像个正常人表达喜怒哀乐的情感,但凭周遭的状况就能明白……他发怒了。

      「呼。」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吐气,叶月天垂下眼帘继续啃莲子泥饼,同时微风再次轻轻吹起,四周渐渐重新燃生气,「帮就帮吧,反正我也无聊。」

      「……你真的变了。」青蔚意外地睁大眼,本为了接下他随时发动的攻击而将自身的青光燃起,而且远比在宿舍时还来得刺眼,现在却得浪费力气地收回去,「说了你不喜欢听的话这点我向你道歉,但……这是为什幺?」

      「不告诉你。」

      ……

      虽然早知道他本来就是这般冷漠的人,但那也不是他愿意的,就因为倒楣身为祸首降世、贝妲芙娜特女神忌讳的存在,注定终身孤寂一人的诅咒……和他稍有深一点的关係就会被诅咒牵连,甚至死亡……并莫名成为大家眼中的罪魁祸首,无论理由是非对错。

      偏偏他又更倒楣地因意外获得不死的躯体,就算不死但受到的伤痛却是一般人的好几倍,即使他没做什幺也得继续被如此折磨……换做别人可不会这幺优哉地在这喝茶了。

      「……你干嘛?下春药?」一旁的藤蔓往叶月天的杯子里挤了些青色液体。

      「我从不干这种事啊,而且我对男人没兴趣,再说你的左半身太噁心了。」青蔚无奈地反驳,并且答道:「这是解毒剂,当作是你愿意帮忙的报酬。」

      「不怕我收了报酬便不管了?」

      「哦,前提是你愿意亲眼看见其他东土院生被毒死的话。」

      「……哼。」冷哼了声,他将莲茶一饮而尽。

      「对了,还有那只月弦精灵提起的远古之魂一事。」青蔚竖起食指,某条忙着上茶的藤蔓立即放下茶壶随指头的动作起舞,并且向叶月天的耳饰靠去,「你那十字耳环哪来的?似乎是拥有聚魂效果的稀有黑晶……能否借我检查一下?」

      !

      「不准碰!」叶月天盖住自己的右耳,着急一吼下无意中驱使了左手臂动作,但仅仅只是举起手想阻挡而已,细缈黑雾自左臂上的布料缝隙处窜出,四周的藤蔓再次枯萎地无法重生,黑雾乘着微风化作死亡的吐息,好好一个清修之地在这一瞬间竟全染上秽气化为废墟。

      ……

      「哎呀,差点连我也遭殃了呢。」青蔚苦笑。好在和其他三人一样,习惯护身结界随时随地亮着从未停歇过,否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抱歉,这我没办法控制。」他的左手像是卡住般地,还得靠右手压下才逐渐停止散发不祥秽气。

      「没关係,只是可怜了我的莲池。」青蔚凭空画出几次净化阵式,并且都以掌击出向四处散去,但躺在周围的枯藤仅活动了几秒便又倒下,看样子被汙染到没救了,「唉,改天再慢慢整理好了。话说你右耳的耳环啊……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大概……吧?」拾起桌上剩余的糕点看了看,虽说自己吃不死的,但被汙染过的总说不太好吃,疑似尸臭的秽气就是如此麻烦。

      「是改变你的主要原因?」

      ……

      沉默了许久,他才开口答道:「单纯是……吾妻唯一的遗物。」

      「……原来如此。」

      那幺远古之魂的问题就别管了,只不过……真的很可悲。已死之躯无法接触并感受死者的灵魂存在与否,虽然近乎无形,但附着在那只耳环上的或许就是……他应该从未发觉到吧?也不能开口告知,免得让他二度受到丧妻之痛。

      「这就是以上的、哪呜!」

      「去你的无毛蛇还来这招……」摇摇头、坐起身一看,周围有六双眼睛正瞪着自己……青蔚把降落地点设定得太好了吧?

      「请把你的屁股移开,有两颗眼球被你压扁了。」洛梧桐指道。

      「眼球?」叶月天跳下藤桌,接着往桌上一看……确实有两颗眼球,不过另一颗是红色的眼蝙蝠,「怎幺多了一只?」

      「红色那只是我们这组的带队员,牠叫小睫毛。」武元回道。

      「哪呜……第一次来西土就被攻击了,西土真的好可怕……」小睫毛含泪用翅膀和尾巴将自己包成球状,而牠眼球上头的确有颇为明显的睫毛在……是母的吧?

      「别怕,来老夫头上歇歇!」伦纳德抓起小睫毛往自己的爆炸头内塞。

      ……

      他们那组似乎很习惯了,但……看在叶月天这组眼里,一丛爆炸头内有颗眼珠子正望着自己,真他喵的超级诡异!

      「话说回来,月天你没事了吧?」清田彻抓起泪眼汪汪的小眼球也是往头上放。

      「服了解毒剂还有事、那我早拆了他们的医务部了。」

      「那西土之首还有说什幺吗?」风伶儿问道。

      「没什幺。」

      「那远古之魂的事呢?」路斯恩接问。

      「他没说。」搧了搧手,叶月天回到窗台前坐下。

      ……

      「那、那个……」小眼球怯怯地出声,本来还想展翅向他飞去,但被清田彻压了下来。

      「我来吧。」搔了搔窝在头顶上的眼珠子,清田彻向他靠去,并且在他面前席地而坐,「刚才你不在的时间,学院把小眼球牠们传送过来通知后天的测验内容呢。」

      「然后?」

      「这次就没强制非要四人一起行动了,为了日后接取的任务级别,我们学院会不定时透过小眼球发布测验内容,并记绿个人实力好统计一整组的平均级别。」

      「所以?」

      「虽说没特别指定谁去参加,但这一个月结束前、每人必须至少参加一至三场左右。后天的测验内容很简单的,只要去西土的巨菇林取得生命神树上的露水就好,你想去吗?」

      「不想。」

      「……好吧。」清田彻苦笑。

      「唉,果然又是这样。」洛梧桐头疼。

      「真佩服你们能和他同组到现在。」路斯恩又不禁为他们三个感到同情。

      「让月天多休息几日没关係啦,何况他都代替我们大家中毒了。」风伶儿提道。

      ……为什幺她会这幺认为?

      「妳把他人想太好了吧?那分明是他嘴馋爱吃。」洛梧桐无奈。

      「就是啊。」武元还为点心深感哀怨地点头附和。

      「可是……我真的觉得他没那幺坏,只是不想表现出来而已……」见多半的人的眼神表示不这幺认为,她低下头怯声说道:「要不然他也不会对我训话还救了我一命,而、而且……梧桐妳也是啊,见我们被西土之首搔扰他不是马上就挥剑帮忙了?真的讨厌我们的话他应该不会出手的。」

      这女孩的想法太天真了,天真得非常不妙……得想办法让她痛恨我才行,不然诅咒会……

      「或多或少……是能感觉到。」洛梧桐越线走到叶月天面前,并且抱胸问道:「故意想让我们讨厌你啊?为了什幺原因能说来听听吗?」

      ……

      见他撇头不予理会,洛梧桐扠腰进而说道:「要装酷也不是这样装的,总要有个原因看能不能别让你老故意唱反、啊!」他居然伸手掀她裙子。

      ……

      除了在睡觉的怜魂外,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

      「我没看见、别炸我、我没看见……」离案发现场最近的清田彻赶紧摀住双眼别过头,连他头上的小眼球也跟着照做。

      「怎幺都呆了?」因为种族不同的关係,伦纳德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是白的、靠!」武元又被路斯恩吊起来了。

      「你这该死的……」洛梧桐当场气红了整张脸想送他一拳,但……他这个掀裙子的凶手居然撇过头没在看。

      ……

      「哦?跟我爷爷一样是老古板嘛,还真的是故意想惹我们讨厌呢。」洛梧桐绕到他面前后,居然稍稍撩起裙襬露出大片白皙的大腿试探他,「不是爱掀吗你?现在我掀给你看你怎幺不看呢?」

      「梧桐!别这样啦!」风伶儿没好气地大叫。

      见他又撇过头,洛梧桐则又绕到他面前再来一次,如此反反覆覆地不知道玩了几次后,真的确信了他是故意的死都不看。

      「够了!」他终于忍无可忍了,并且起身推开她,「妳这不知羞耻的女人离我远一点!那幺爱卖弄风骚不会去床上表演给那条无毛蛇看吗!」

      「什……」闻言,洛梧桐也恼火了,「你这乱掀女孩子的裙子的家伙哪有资格骂人不知羞耻?用这种方式想让人讨厌你比我还不检点!」

      「妳说说看我哪里比妳还不检点?我有逼妳在这卖肉给人看吗!」

      「害我内裤被看见了还敢问!而且这哪叫卖肉?你的剑灵几乎露了整个北半球,还开衩到都快看见三角地带了,你能若无其事地带着跑岂不是比我还不检点!」

      「喂喂。」无故中枪的虹,无奈地化为人形现身在叶月天的床上,「老娘我只是把剑而已,人形的外表则是模仿当初锻造我的匠师,你们那套衣装礼节对我根本就不适用。」

      『哦?那幺那位漂亮的匠师小姐还在不在世呢?能介绍一下吗?』不知何时,青蔚这家伙又不要脸地用显影术出现了。

      ……

      「去死!」叶月天抓起虹的脚踝一甩,她当下吓了一跳化回巨剑并向青蔚劈去,他的显影术又被破了。

      「说一声啊你!别突如其来抓我就劈啊!」虹忿忿地大叫。

      有完没完啊……

      『别再做梦了、不管怎幺试都没用的,光靠毒是杀不了的,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不如把身体让给我吧,或许能早点解脱喔。』

      『糖呢?没糖了吗?明明还有甜味在呢。』

      『好多好多人类的味道在呀……吃了他们吧?你应该很憎恨人类的,别再骗自己了、别再为了那愚蠢的约定--』

      住口!

      起身,并望向窗外,还是深夜……左半身的叫嚣真是扰人,该死的吃货寄生虫。

      我是人类,到死之前是不会憎恨他们的。按了按自身的左臂、很疼,糖份好似成为了毒品,不吃很难受、吃了能缓解左半身的喧扰和疼痛……虽然很腻了。

      拾起放在床头的风衣外套,掏了掏口袋才发现糖带的不够多,顶多能再撑个一、两天而已,或许该考虑破了无毛蛇的结界溜出去买了……

      「运用元素之力试着在体内进行相生循环,多少能缓解身体上的恶化。」

      「……是吗?」叶月天回头一看,另外一组的怜魂竟趁夜越线来到他的床边,「我会研究看看的。」

      「你。」怜魂瞇起了双眼,银边金瞳透过月光亮起像是确信了什幺,「种族为何?」

      「这问题妳好像问过了……我是人类。」拆下棒棒糖的糖纸随手一扔,含入。

      「我也是人类。」

      「血族?」看她有双短尖耳、白皙的肌肤略紫,而且多半的时间都在睡觉……也只有这种可能。

      「或许是,但不完全是。」习惯性地捲弄着右侧挑染的艳红髮尾,她侧身歪了歪头又看了过来,「你……似乎不是这时代的人,感觉和我一样。」

      「……妳误会了,我不是妳的族人。」从她在意的问题看起,多少明白了不多话的她为什幺和自己说这幺多,「而且我和妳不一样,虽然我不是这时代的人没错,但我是这个世界的人。」

      「那幺,你是什幺?」她又瞇起了双眼。

      「说过了,我是人类。」

      「是吗?」她靠了过来,并直接往叶月天的脖子嗅了嗅,「还真的,不过是个死人类。」

      「……没人这幺说的吧?」他推开怜魂的脸,并没好气地唸道:「女孩家的给我检点些,回去女方的界线内吧妳。」

      「光靠外表是不行的,迟早会被拆穿。」她转过身,并且拨了下豔红的髮丝,「想骗过别人你也得精明些,思想别像个老古板。」

      ……

      真受不了现在的年轻人。

  • 名称:金刚狼3:殊死一战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2: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