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玲玲超清

      ……

      众人望着画面无言了许久,「看样子他也没正经到哪去嘛。」洛梧桐无奈,种族概观果然不是完全正确的,画面上的那只精灵就是很好的例子。

      「不过老夫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能玩得这幺开心呢。」伦纳德似乎为路斯恩感到高兴地摇着牛尾巴。

      「嘿,乾脆这也来开个赌局吧!我赌路斯恩抓不到他!」武元提道,接着望向难得没睡也在看好戏的怜魂,「妳要不要跟我们赌一把呀?」

      「路斯恩赢。」她撇过头。

      「还赌啊……」清田彻苦笑,要是再输一次就飞走第二餐的餐费了,但难得怜魂愿意一起玩也只好配合,「伶儿妳觉得呢?」虽然她也输过一次,但还是靠她的聪明脑袋给个方向比较好。

      「这个嘛……」风伶儿想了想,最后有些难堪地苦笑道:「我猜月天会被抓到。」

      「那我也猜会被抓到好了。」不管理由是什幺,清田彻直接站在她这边。

      「他不是你们的同伴吗?输过一次就不看好他了呀?」武元无奈,接着望向伦纳德和洛梧桐,「那你们两个呢?」

      「你自己不也是不看好自己的同伴吗?」话虽是这幺说,但伦纳德却做了和他一样的选择,「老夫认为抓不到!」

      「你还说我咧。」武元抗议。

      「那小家伙的动作简直比猴子还灵敏,怎幺可能抓得到。」伦纳德抱胸。

      「哦?下好离手啰,你们两个直接準备交钱吧!」上盘赌局大赢的洛梧桐,很有自信地笑道:「死鱼眼绝对会被抓到的!」

      「为什幺?」武元不解。

      「你们稍早都看见啦,他有个很白痴的弱点,对吧?」洛梧桐带着窃笑望向风伶儿,并且由她不好意思地解说:「嗯,月天的老毛病……大概快发作了吧?」

      「啊,跟妳选一样的果然是正确的。」清田彻恍然大悟。

      武元和伦纳德有些不安地对望了一眼,接着一起看回画面上,从他们两个玩起追逐战到现在不知过了多久,至少能肯定有超过十分钟,接着就在下一秒--结果出炉了。

      看似逃得相当轻鬆的叶月天忽然停下,并急急忙忙地从口袋掏出糖果来,但才刚拆下糖纸把糖扔到嘴里时,「靠!」路斯恩的银箭狠狠地把他击趴,并连同银网一起将他团团绑在树干上好几圈。

      ……

      居然又因为嘴馋自爆了!

      「不、不是吧……」伦纳德愕然,武元则是抓头跳脚地抱怨道:「太蠢了吧!前一刻才因为贪吃掉到陷阱里,怎幺还学不会教训啊!」

      「因为月天有低血糖嘛,不吃点甜的随时会晕倒呢。」风伶儿苦笑。

      「万一他没糖的话,不就毫无用武之地了?」武元无奈,想不到竟被只糖老虎给骗了!

      『噗。』闻声,众人回头一看,不知何时以显影术现身的青蔚站在后头偷笑,接着慢悠悠地穿过墙面到隔壁房……是在巡逻吗?整个自爆过程似乎都被他看在眼里了。

      居然丢脸丢到被西土之首嘲笑了……

      「好啦,你们两个!付我们每人一百纳吧!」洛梧桐笑瞇瞇对武元和伦纳德伸手。

      「哼,总算抓到你了。」路斯恩毫不客气地一脚踏在他身上,并带着极具阴险的贼笑、慢慢地在他面前垂下好几条镶着银铃的琴丝,「把你的灵魂交给我吧,我保证不会让你痛太久的。」

      恶魔啊你!这根本就是恶魔的台词!

      「慢、慢着!打个商量吧,女王大人!」叶月天拼命地扭动身躯,并提出交换条件试图说服他,「我告诉你我的糖是用什幺做的!请你暂时放过我,反正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能虐我!」

      「……别叫我女王大人。」暂时收起施虐道具,路斯恩弯下身对他竖起耳朵,「说来听听。」

      「就是……」不知是有多珍贵的原料,就像怕被除了他以外的人听见似的,叶月天以小眼球听不见的音量低语了几句。

      「真的吗?」路斯恩猛地抬头睁大双眼,并有些不敢置信地反问:「那种果子不是绝迹了?这世上还有?」

      「我小命都在你脚下了,骗你做什幺?你身为精灵应该比我更容易能找到。」叶月天无奈,但他的面瘫脸只有语气上比较符合无奈这词。

      「说的也是,有空的话我会去找的。」说完,路斯恩又垂下了施虐道具,并贼笑道:「现在把你的灵魂交出来吧!」

      「慢着!你怎幺能说话不算话!」叶月天又扭起身躯地抗议。

      「我刚刚可没说过我愿意跟你商量喔。」

      ……

      混帐啊你!你这腹黑精灵根本是恶魔投胎!怪不得要与世隔绝,有你这种精灵在、月弦精灵族绝对被灭定了我告诉你!

      「等、等等……拜託千万别抽我的魂!不然--」熊熊一个停顿,叶月天停止扭动望着某处愣了好几秒,「欧买尬,花惹发……」

      「别用奇怪的发音污辱精灵语!」路斯恩送他脑袋一拳,接着抬头跟着一看……他竟放下抽魂的念头,并且收回所有绑在叶月天身上的琴线,「糟糕……居然真的跑出来了。」

      「那是红龙吗?」叶月天立即起身,并拉着路斯恩快步退到枝丛中拿花瓣做掩蔽,「为什幺这地方会出现龙族?」

      「不,那不是龙族,而是被称作花龙的鬼精。」拿花瓣来挡似乎还不够,路斯恩进而压低了他的脑袋,「绯樱之森之所以是红色的原因……你不是不知道吧?那条花龙是落下的花瓣的聚合体。」

      一至两千年前之间,是仇恨战争最剧烈的时期,相传这座绯樱之森……便是所有战死的人们所流下的鲜血染红的。

      而那条花龙如同路斯恩所说的,即使它还在很远的地方飞翔,却能清楚地看见它的身躯不断地分分合合,拖着细长的龙尾像是缥缈的云雾般模糊,时而回捲或前进时、总是能以非常理的角度重複凝聚成龙形,确实是由大量鲜红的花瓣聚集而成的伪龙。

      就一般人的观点来看,它能算是这片樱林特有的景观,问题是长年的尸骨和鲜血深埋在地底做为养份、以亡者不甘战死的怨气形成庞大的恶鬼还成精,并依凭所有的花瓣获得实体……

      想想这里的花瓣有多少?数都数不完、永无止尽地持续落下,属极其少见的X级魔物不易歼灭,就近百年的法令有规定--除了领土之首外,见者必逃不得与之抗衡。

      「明明有贝妲芙娜特女神的神像镇压了,怎幺会跑出这幺危险的东西?」叶月天皱眉。

      「因为它也算是绯樱之森的守灵,或许是其他人抢夺露水时把环境伤得太重了,所以无意间就把它给引出来了。」

      那幺……这应该不是因为我在这的关係造成的,对吧?

      「放轻鬆点,别乱了呼吸。」似乎感觉到了叶月天的不安,路斯恩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我们别轻举妄动它便不会过来,等它飞远点我们就回到地面去找神像。」

      「……好。」

      不会有人因我而死……对吧?就因为我的存在才……

      「似乎没问题了。」

      观察那条花龙的行径费了一、两个小时,它完全只在树顶之上的高空处盘旋,有时靠了过来又猛地捲了圈回头真叫人捏把冷汗,幸好只要动也不动地装成木头人它便不予理会。

      「我们趁现在下--」路斯恩回头一看,叶月天的状况很不对劲,即使从他的面容看不出什幺,但他的身躯却在颤抖着,「冷静点,我们不会有事的,只要慢慢地在地面行走,它就绝对不会攻击我们。」

      会死的、会死的……必须快带他离开这片森林,不然他会因我的关係……

      「那边,神像的所在处。」叶月天指向东方。

      「呃?你怎幺知、哇!」话还未问完,路斯恩熊熊被他拉着直接一跃而下,虽然他似乎陷入恐惧之中,但回到地面前的每个踩跳动作却挺冷静地近乎无声。

      「快。」小心地接下路斯恩回到地面后,叶月天拉着他的手直往东边快步前进,「小眼球和小睫毛离我们远一点,有什幺状况就马上逃。」

      「是、是。」

      他完全丧失平常心了。

      「愿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

      「别为我祈福。」吟唱起祝福诗是希望他能静下心,但却被他打断了,「我不是你所想的那幺好的人、不值得你为我祈福,打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跟你合作。」

      「……谦虚是美德,花龙的出现根本与你无关,我们只不过是刚好踏上了必然的因果,愿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眷顾你,指引无恶的迷途之心脱离困惑。」

      ……

      明明什幺都不知道,精灵就是过度善良得令人烦躁不已。

      「唔……怎幺办、怎幺办……」风伶儿紧盯着画面穷紧张。

      「愿贝妲芙娜特女神聆听奉神子民的请求,无辜的生者将步上不属于他们的荆棘之路,恳请您的怜悯赐予他们平安……」很难得的,为某个神社出生的洛梧桐,竟与她个性不符地认真祈福了起来。

      「西土之首怎幺还不回头啊……」清田彻在房门前来回踱步,再瞎等下去他可能就要尝试破除结界冲出去了。

      「大、大家别那幺紧张啦……」前一刻还很开心地开起赌局,却因为花龙的出现立马陷入最低靡的气氛中,「他们绝对会平安无事的!对吧?」武元拍了下身旁的伦纳德,他把爆炸头低得不能再低、根本不敢看画面。

      大家会这幺焦躁也是没办法的……X级魔物是领土之首限定,相关的歼灭通知、还必须由各国统领及诸侯亲自和他们沟通,因此工会和学院的任务清单上最多只到S级而已。

      望向坐在床上盯着画面看的怜魂,不只难得没睡整天,还挺闲地拿了块布擦拭她的武器,看来就只有她一个最冷静吧?本来是这幺想的,但她的武器不知为何突然秀斗地从手中弹飞,还转换成巨镰外形插在墙上。

      完了!没救了!

      「呃……」看回画面上,叶月天似乎身体不适地稍稍屈身,但他却没停下脚步。

      「你还好吧?要不要休息一下?」路斯恩关心。

      「用不着……就快到了,要休息等平安回去之后再说。」

      「……不,暂时休息一下吧。」路斯恩拉着他停下脚步,并举起他的右手,「你的情况不太对劲,体温突然上升到不像是正常人的温度,这样放着不管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继续待在这才有生命危险。」叶月天拉了他一下,但他不肯前进,「我真的没事!快走吧,别忘了花龙还在上空徘徊。」

      「你到底在紧张什幺?」路斯恩甩开他的手,并抱胸唸道:「这里四处都是密集的樱木,花龙没事不会下来的,更何况我们可没做出破坏环境的行为,所以它没理由能攻击我们,你给我休息。」

      「你不懂,光靠书面上的资料可不完全正确,你明知道它是仇恨战争时期留下的怨念聚集体,就算因神像的压制成为守灵,但它绝不可能会忘了过往的仇恨。」

      「你才不懂,过往的流血战争并不是因我们而起,就算它忘不了仇恨也与我们无关,我们的灵魂不可能会成为它仇视的目标。」

      「啧,你太小看仇恨这词了,你可别忘了我们是东土的居民,为了复仇的执念是盲目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人为了复仇会连毫无相干的人也杀!」

      「看样子你很怕死对吧?我跟你可不同,既然这幺怕死的话就先给我搞好你的身体!否则还不是徒劳!」

      两个白痴无故起什幺内鬨啊!

      光是花龙的出现就把大家搞得够焦躁了,现在却为了一个小小的关心闹得不可开交,要不是身在画面的另一端,不然早就冲出去打醒他们了!

      见他们俩越吵越兇,身为画面摄影者的小眼球和小睫毛对看了一眼,似乎在犹豫要由谁去劝一下他们,但画面回到他们两个身上时--他们后方远处有大量高速旋转的花瓣正疾驶冲来。

      「花龙下来了!」小眼球大叫,小睫毛跟着喊道:「你们快逃啊!」

      !

      叶月天将手伸进口袋才发现--没把虹带出来!无法扰乱它的行进轨道!

      「快闪!」叶月天赶紧推了路斯恩一把,而自己则往反方向紧急跳开,下一秒花龙便从中穿过并升空。

      画面受到花龙强劲的气流牵扯,不知道将两颗眼珠吹到哪去了,大量的鲜红花瓣不断地在眼前飘呀飘,至于它刚才经过的地方……绯樱木大量地倒塌、土地被划出深深的沟渠、能使人产生幻觉的毒香更加浓厚地散出,似乎是为了成为绯樱重新生长的契机,毒香还渐渐腐蚀了所有的毁损之处。

      「怎、怎幺办……」小眼球的画面不断地望来望去,小睫毛的也是,「人跑去哪了?」

      ……

      大家望着画面久久无法言语,毕竟是被X级魔物给攻击了,他们刚才跳开的距离根本无法完全躲过。

      不会吧?难道他们……

      「西土之首到底去哪了啊!」清田彻忍不住对房门大叫,并且预备拔刀试图破坏结界冲出去,「我要去找他!」

      『有!』青蔚的身影突然穿过房门进来,清田彻为了踩煞车不小心向他扑了下去,接着趴地……嗯,显影术是摸不到人的,『哎呀?你这孩子真热情呢,但我只接受女孩子的拥抱喔。』青蔚往旁边挪了一步笑道。

      西土之首!

      见到青蔚的出现,大家不约而同地向他冲过去,不过似乎因刚才的冲击映像、脑子一时还无法完全冷静地开口言语,只能猛对着画面比手画脚的。

      『怎幺了?』青蔚歪头,就算朝画面看去也只看见一堆绯樱花而已,还搞不清楚状况的他,当然和平常一样开开玩笑先,『很漂亮的地方对吧?如果你们也想参观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跟白银妹妹提一下,女孩子的话我可以破例先带妳们去喔!』

      这时候你还搭讪个鬼啊!

      不知何时跟着靠过来的怜魂、长枪一伸,「靠!」这堆人全被扫到她身后,紧接着由她指着画面说:「我的菜、咳!同伴,被花龙攻击了。」

      『花龙?』闻言,青蔚这才收起了傻笑,『怎幺会呢?花龙平时不爱现身的,偶尔顶多只出现个几分钟而已,而且它不可能飞到樱木下方的。』

      「再怎幺说还是鬼精,从它出现到现在已经超过两小时了,冲着死人。」

      冲着死人?怜魂最后的话语有些莫名,听起来也不像是诅咒他们去死……

      『糟糕啊糟糕……我居然把这事给忘了,难怪……』青蔚似乎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接着身影消失。

      ……

      好痛……

      缓缓地抬起头来一看,像是提早入夜似的、四周皆被毒香蒙上一层薄雾,散落的花瓣和倒塌的樱木竟还缓缓地腐蚀成尘土,在这样的环境待久了、身体肯定也会腐烂掉。

      「月天?」熊熊被人拉起,原来是路斯恩……真不愧是精灵,找人的手脚超快,「没事吧?你被沖得还真远呢。」

      「……你受伤了。」仔细地往他身上一瞧,几乎都破破烂烂的,似乎是受到花龙的气流牵扯半拖半撞出来的。

      「小伤没事,总比被花龙撞上的好,不然可能会跟着烂掉吧。」路斯恩卸下腰上的披肩布拍了拍,接着将其擦上他的脸,「你的左半身有被花龙擦到吧?流了好多血……」

      叶月天缓缓地举起左手看了看,没经他提起还真没发现,确实淌着血呢……所幸不是由内而外的伤害,不然以这种躯体而言肯定痛爆了。

      「抱歉,我刚才不该跟你起争执,反倒让你为了救我搞成这样。」路斯恩将布贴上他的左臂,并紧紧地包起来打结,「先隔绝空气的接触比较不会烂掉,待会我们拿圣水池的露水浇一浇就没事了。」

      那会害我烂得更快啊!

      『祸首之魂……在哪……』

      !

      糟,这条鬼精果然是因为我才出现的,自身的灵魂明明遮好好的还……

      「快走吧。」最后的结才刚打上,叶月天便拉起他的手继续向东边前进,「花龙还在附近徘迴,它肯定还会攻击我们。」

      「你怎幺知道?」

      拥有纯净灵魂的精灵果然听不见花龙的怨念……

      「凭感觉。」

      「原来怕死的人的感觉这幺敏锐啊……」

      这时候你还想跟我吵架吗!

      「怕死不是丑事,而是明白活着的重要性,像你这种不顾性命的好斗份子实在太多了,除非你想和过往在战场上的人一样,临死前才发觉自己根本不知道是为了什幺而战,极其可悲。好好为你的族人想想吧,你是唯一一个走出来的月弦精灵。」

      ……

      「说的也是……抱歉。」路斯恩垂下长耳。

      这家伙还真的沮丧了!你的腹黑形像飞哪了!

      「啊。」突然想起某事,路斯恩竖起了耳朵,「小睫毛和小眼球去哪了?」

      「先别管牠们,动物的危机意识比我们好太多了,回去肯定能碰面的。」

      「那你没问题吗?你的体温比刚才更烫了。」路斯恩皱眉。

      「不打紧。」

      「真的?」

      「这是我的老毛病,真的不打紧。」

      「好吧。」

      这次倒是挺乾脆的。

      「已经到了。」叶月天停下脚步。

      「这幺快?」

      「嗯,我们刚好被花龙沖飞了不少距离。」叶月天招了招手,并要路斯恩小心地跟在他后头前进,「前方的毒雾很浓,多注意点。」不过多亏了风伶儿给的虎纹蜜,就算毒雾再浓也只闻到薄荷香。

      「嗯。」

      似乎是为了前方的圣水池所规划的,这里的绯樱木比前段路程还要密集许多,两人不得不贴在一起地从树干间的缝隙处穿过,一直到树与树之间的空隙逐渐放大为止。

      「沙沙……」

      「……这时候你还有心情吃糖?」

      「低血糖没办法。」

      「你的毛病真够多的,有时说的话又不像同龄的人,简直就像我爷爷。」

      ……居然被第二人当爷爷了。

      待叶月天咬碎嘴里的糖后,两人便一起探头向前方看去--虽然毒雾导致视线不佳,但能看见周边的樱木们呈些许弧状排开,而前方的空地依稀传出了流水声,看样子神像和圣水池就在不远处了。

      「我们快把露水扔进池子里吧。」路斯恩掏了掏腿包,并且拿出三瓶露水伸了一瓶过去,「喏,一人两瓶才公平。」

      「我不要,那是你抢到的。」何况摸了会烫死人!

      「怎幺说还是有你在才抢到的,收下吧。」

      「不要。」说完,叶月天逕自前进先。

      「……真固执,能加分居然不要。」路斯恩无奈地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圣水池前,放眼望去根本是座冒着亮丽微光的巨大湖泊,接二连三不断地落下的红花瓣在池水上漂浮着,并为其点缀出更为艳丽色彩,可惜被毒雾掩盖了原有的天色,要不然这绝对是不可不好好欣赏的美景。

      忍着烧烫感拆下项鍊后,「噗通!」叶月天直接把小瓶扔进去。

      「不准把瓶子一起丢下去。」路斯恩巴了他后脑一下,接着代替他将小瓶捡回来、拔掉塞子,「喏,好好地倒进去,生命主神会庇祐你的灵魂的。」

      「啰嗦耶……」叶月天无奈地忍着烧烫感接下瓶子,并倒下几乎无法以肉眼看见的露水。

      「好,瓶子给我吧。」看他又想把瓶子扔掉,为了保护环境的关係,路斯恩乾脆代替他收起来,「现在该我了,等我一下。」

      「嗯。」

      待他把三瓶露水倒完前,叶月天抬头望向前方--可惜又是因为毒雾的关係,根本看不清贝妲芙娜特女神像的全景,但从那磅礡巨大的裙脚来看、估计有好几十米高吧?想不到自己也有参拜女神像的一天。

      『是啊……想不到……』

      ……呃?

      落在池面上的花瓣冉冉飘起,并向着女神像飞去、一点一点地拼凑了起来。

      『祸首……该死的罪恶之源!都是你害的!』

      什、什幺?我有做什幺吗?

      『把命还来……是你杀了我!』

      不、不是,我并没有……不是我害的!

      『把我孩子的命还来!把我妻子的命还来!把我丈夫的命还来!把我父母的命还来!』

      不是我……真的不是!

      耳边不断地响起不同人的声音,男人愤怒的咆啸、女人凄厉的哭喊、孩童无助的尖叫……叶月天不禁退了一步,像是为了让他看清现实,毒雾渐渐地散去。

      花龙,攀在女神像的腰上。

      『荼毒生灵的祸首之魂,争斗的罪恶起源……吾势必杀了汝!』

      ……

      慈悲的女神大人啊……即使我现在向您磕头下跪,仅求我身边的人能够平安无事,您也不会眷顾我的……对吧?

      「好了,让你久--」路斯恩起身一看,叶月天竟呆望着神像颤抖着,接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花、花龙?」路斯恩也不禁倒退了一步。

      「路、路耶恩,听我说……它的目标是我,你赶快离开这里,千万别攻击它。」

      「……我怎幺能丢下你不管。」

      见他抽出琴线银铃,「快走!」叶月天拍了他一掌,没想到他竟不需要言灵便能驱使风术将路斯恩弹得远远地,而花龙便在下一秒离开了女神像向他张嘴冲去。

      「咕!」紧急从原地跳开,即使躲过了花龙正面迎来的攻势,却无法完全躲过它庞大的身躯,左半身又被狠狠地擦倒了,路斯恩的披肩布霎时被腐蚀殆尽。

      得快点引开它!不能让它注意到路耶恩的存在!

      绕着圣水池逃向女神像的途中,叶月天顺势将右手上的三个手环及两枚戒指拔下,并利用风术加快自身的逃亡速度。

      『没用的,你逃不了的。』

      !

      面前遍布满地的红花瓣突然间窜起,并疾速地凝聚成龙首向他张嘴扑去,「缚魂!」一张银网抢在他被吞掉前綑住了龙首,就像是被抓住了本体一样,四周的花瓣们竟还不由自主地从网眼钻入网内。

      见路斯恩在龙首后方架起以琴线构成的水晶柱,「住手!别攻击它!」叶月天大喊。

      「破魂之曲,束呗。」路斯恩以双手抚上围绕在身旁的琴线,繫在上头的银铃像是和银网上的银铃取得了联繫,一个个地震出无声却刺耳的冲击。

      「啊啊啊!」花龙发出了男女老少夹杂在一块的惨叫声,以花瓣聚集的形体顿时崩毁。

      他居然能……难道是直接攻击灵魂?原来这就是月弦精灵的可怕之处……

      「愚昧!」四周的花瓣再度大量地窜起,并且团团包围住两人,「除非毁了这座森林,否则是杀不了我的!」

      「啧,花瓣的数量太庞大了!」路斯恩低啐了声,花龙这次选择在他面前凝聚成龙形。

      「精灵,你帮助了祸首,死有余辜!」

      「……你认错人了,祸首早在一千多年前被歼灭了!」路斯恩织出半月弓弦,并指向它,「你不分是非攻击了我的同伴,你才死有余辜!」

      「哼,愚昧。」此声落下,花龙向他张嘴扑去。

      「破魂箭!」箭尾上的银铃震出无声的波动,朝龙嘴放箭之时、围在周边的琴线一同被牵扯地尾随而去,并顺着箭身高速旋转地划出具有杀伤力的风刃。

      眼见银箭直直贯穿了它的躯体、琴线削下了整个龙首的花瓣,不料--将他们团团围住的花瓣竟是用在此时,花龙被消灭后相隔不到半秒便又恢复龙形。

      糟!躲不过!

      「焰燃!」

      !

      本以为会一口被吃掉的,但在那之前、花龙竟瞬间燃烧了起来,而叶月天便趁时以风术将路斯恩捲离原地,大量燃烧中的花瓣重重地撞到地面上。

      「你怎幺--」

      「别问,快走!」前脚才刚落地,路斯恩马上又被他拉着跑。

      「混帐!」还在燃烧中的花龙直起追上,身上的每片花瓣不断地被烧毁、不断地重新补上,似乎没要想办法熄灭的意思,并且竟还将其利用地向他们吐出花火球阻止逃亡。

      「风行!」再次以风术加快逃亡速度来到女神像的另一边,眼见四周因花龙的无差别攻击皆燃起了大火,「捲龙之眼!」叶月天也跟着将其利用地升起狂风,并以他们俩为中心地做为风眼,并加剧大火的燃烧以便花龙无法再藉花瓣获得实体。

      这不是……高阶风术?为什幺他能凭这幺短的言灵驱动?难道就像花龙说的……

      「你是……」路斯恩放开了他的手,并退了一步,「祸首吗?」

      「……我不是。」

      「那为什幺不敢转过来看着我否定?」

      「我……」叶月天缓缓地回头看他,但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带着愤怒及憎恨的眼光……根本无法将谎言说出口。

      「……差点就被你骗了。」路斯恩对着他织出弓弦,并瞄準他的眉心,「比恶魔还要差劲的谏言,我居然会蠢到相信你……我要将你灵魂献给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吞食!」

      ……

      他既不躲也不逃,就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脸上毫无任何表情……完全无法得知他是不是正在心里嘲讽自己敢不敢下手。

      「杀了你们!」花龙的声音突然从火海内爆出,但却看不见花龙的形体。

      「唔!」叶月天又是以风术直接将路斯恩弹开,下一秒他就被无形之力撞进火海内。

      他……救我?祸首不是……

      「祸首的同伙啊,轮到你了!」

      !

      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花龙已无实体,凭藉着火焰的燃烧下,只能看见不规则扭动的气流中的血色怨念,并坚持伪龙的形态向他张嘴而去。

      「风行!」在左半身处于燃烧状态下,叶月天以风术疾冲到路斯恩的面前,但就目前的距离来说根本来不及另找办法挡下或躲避,只能把握不到半秒的时间推开他。

      为什幺要这幺拼命的……是我误会了吗?

      「啧!」路斯恩紧急后翻了圈踩煞车,并赶紧冲向他,「月天--」

      才刚踏出一步而已,叶月天整个人被捲入了龙形怨念的嘴里。

      ……

      他被……吃了……

  • 名称:夏洛特·玲玲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