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英雄传超清

      「预备,剪石布!」

      ……

      「耶!我要睡上舖!」洛梧桐欢呼。

      「祝妳睡到滚下来。」叶月天故意唸了声,接着回头对猜输拳的清田彻说:「败者睡上舖。」

      「没问题!」清田彻不以为意。

      「哦?你一定会睡到滚下床才选下舖的吧?」洛梧桐瞪他。

      「睡哪不是都一样吗?」风伶儿苦笑。

      每间房内皆有两张基本的双层行军床,待晚餐送来之前也是无聊,和其他组别一样、为了男女同房这头大的问题,这四人乾脆以男右女左分两边隔得远远地,并以猜拳决定谁睡上面或下面,只是照惯例又因为无聊的小事吵了起来。

      「我警告你!你最好别随便给我超过这条线!」洛梧桐抽符一挥,地板的中央立即烧出一条焦痕。

      「厕所在妳们那边耶!难道妳要我和阿彻在窗台上站一排浇花吗?」叶月天瞪她。

      「你想这幺做请便,前提是熄灯前我可以放你们去厕所,但熄灯后你们就不准越线!」洛梧桐抱胸。

      「好啊,只要别越线就好了?我乾脆站在这对妳们那边撒尿算了。」

      「你敢!」洛梧桐抽出三张火符,并恶狠狠地威吓,「信不信我直接炸了你的OO让你撒血尿算了!」

      「就不信妳有看过OO,我掏出来会让妳吓到自爆,没男人缘的暴力女!」

      「拜託你们冷静点,这又没什幺好吵的。」清田彻无奈,风伶儿则摀起自己的双耳嘀咕,「呜……怎幺越吵越低级了……」

      两人如此这般一来一往地互不相让,而且还越来越低级到无法一一详解的地步。

      每当清田彻为了劝架而不小心踩在线上,都差点被火符炸地躲回去,至于风伶儿就不用说了,这幺幼稚又低级对话就够她受不了了,只要她一踩在线上想劝架就会被叶月天瞪退……无可奈何只能隔着线和清田彻一起缩在窗台前自闭,并且互相安慰打气。

      「砰轰!」男方这边的墙面无缘无故被炸开,吵架的两人一同望去,对面那间房的精灵沉着脸缓缓地放下手,很明显就是他炸的。

      「路斯恩你疯了吗?那家伙可是西土之首耶!」在他后方的男孩惊叫。

      「我是男的!他竟把我当女的说了一堆无理至极的言词!这口气谁嚥得下!」路斯恩回头怒道。

      又一个因为青蔚的调戏而动手攻击的人啊……

      『哎呀呀……』青蔚的声音又在脑中响起,半透明的身影不要脸地又出现了,『东土的女孩似乎比较保守呢,一个都约不到……难得发现了纯种的年轻精灵,结果居然是男的超失望啊……』

      「去死!」叶月天抽出巨剑、路斯恩抽出琴线织成箭刃,并一同向青蔚砸去,他的显影术再度被破。

      难不成他每间房的女孩都要调戏一次吗?

      「明明都长得差不多,为什幺要分男的女的?」他们那边的牛头兽人歪头,毕竟种族不同嘛,当然无法理解青蔚的行为意义何在。

      「吵死了。」他们的浅绿长髮女孩坐在床边,还捲弄着右侧挑染成艳红的髮尾提醒了声,「你们再砸下去就不只八人同居了。」

      ……也是呢。

      冷静地回头一看,整面墙都爆了,看样子得两组一起同居一个月……真惨。

      碍于两间房被破坏成一间房的缘故,经过众人讨论后一样男右女左,并以那些许的墙壁残骸做为分线,最后只要移动两张双层的行军床就好。

      不过……被破坏的墙刚好在中间的关係,不管出手的人是谁都得两组平均分摊赔偿,吐血的是查了下电子卡居然显示双倍起跳!无奈下不能随便拆了他们的床,所以……其中一只公的得分到女方那边。

      先排除叶月天和清田彻不谈,对方那有个个头挺小的男孩、雌雄难辨的精灵、顶着爆炸头的牛头兽人……兽人也排除好了,因为他们唯一的女成员、怜魂,早就选定了下舖正假寐中,要是让那只两米五高的兽人睡上舖说不定会压垮整张床,底下的人绝对会被压死的。

      「真伤脑筋……伶儿妳怎幺看?」洛梧桐问道。

      「这个……」风伶儿苦脑地回头瞄了眼怜魂,刚才多次向她询问意见都被无视了,就算她没熟睡也笃定不予理会,「那、那让你们两个决定呢?」

      「我都可以,路斯恩呢?」那叫武元的男孩笑道。

      「我要睡男方这边!」他又扳起了面孔,看样子他很讨厌被当成女的。

      但他有双如紫水晶般的瞳色,翠绿色的长髮以金黄带有典雅民族风的缎带束上,素白色的衣装还露出了半边香肩,曲线姣好的腰部隐约露出恰到好处的腹肌,深色皮裤上还围了条同风格的暗金披肩布,任谁一看绝对会把他当美女的。

      不过这可不能怪他的穿着太……嗯。大多数的精灵一定会遇上这种分不出男女的问题,即使是混血的、也同样因流有精灵血统而无法避免。

      「那就这幺决定啰,刚好有两间厕所在,就不必担心越线的问题了。」洛梧桐下定论。

      「打扰了。」闻声,大家一同朝女方那边的房门看去,有名灰白色短髮的女孩推着餐车无视门的存在穿了进来,「我是负责给你们送餐的、啊。」

      看见墙壁不见了她先是一愣,接着无奈笑道:「连这间也一样啊,又省了一趟送餐的时间。」

      果然,从她的话听来更加肯定青蔚每间房都骚扰过一次了。

      「我先帮你们整理一下吧。以吾之求成形,藤聚。」她只手一挥,地板的隙缝中、倏然窜出大量青藤包覆较为尖锐的残骸避免有人意外割伤,一条条的藤蔓还在中央交织成巨大的藤桌、藤椅供她摆放餐点,「我叫莉莉丝.亚美洛,是这里的院生、也是青蔚院长选出来帮忙的服务员之一,这一个月还请多指教。」

      「嗯,这一个月要麻烦妳了,谢谢。」乖巧的风伶儿有礼地向她敬个礼。

      「哇!」不等她将每人的餐盘放好,武元马上凑过去坐下拉了一盘走,「西土的餐点耶!和我们吃的完全不一样!」

      「你的餐桌礼仪到哪去了?等人家忙完才能开动。」路斯恩甩出琴丝将他绑起挂在半空中,本想跟着冲去吃饭的牛头兽人见状,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退了回去。

      「现在的精灵都比较暴力吗?」洛梧桐无奈,接着回头向莉莉丝问道:「对了,妳刚刚是怎幺穿门而入的?那上头不是有结界在吗?」

      「哦,其实那只有门框并没有门,因为结界的关係才看起来有扇门在。」她拉了拉领口掏出一条项鍊,又说:「这是青蔚院长炼製的御魔石,能暂时无视结界的存在自由进出,不过使用期限只有这一个月。」

      「我想回家。」叶月天靠了过来,并且向她伸手,「能借我妳的项鍊吗?」

      「少蠢了你,你会害她和我们困在一起的。」洛梧桐巴他。

      「……小气鬼。」摸摸后脑,叶月天逕自端了一盘餐点回到男方那边。

      「月天,你不过来和大家一起用餐吗?」清田彻问道。

      「不要。」来到窗前,他便靠着墙壁坐下直接开动,同一时间、连另一组的怜魂也摸了一盘就走,并且回到她的床位上享用。

      「你不把她绑起来吗?」在空中晃呀晃的武元问道。

      「随便对女孩子动手动手脚的算什幺男人?」说完,路斯恩收回琴线,武元当场摔了下来。

      「原来不只我们有问题成员在呢。」洛梧桐感同身受地叹道。

      「是因为今年的新规矩吧?你们这一届的真辛苦呢。」莉莉丝苦笑,接着也很伤脑筋地叹道:「听说从明年开始,较旧的院生也要实施四人同组制度……唉。」

      「咦?我还以为妳和我们同届呢。」风伶儿有些讶异。

      因她没有精灵或妖精的长尖耳,甚至也没其他种族如短尖耳、鳞片、羽毛等等之类的特徵在,乍看下应该也是人族吧?但四大学院百年才招收新人一次,就算人族最多能活三百年,照理来说她的年纪看起来会比较大些才对。

      「因为我不是学院挑选的人才,是属每年只开放一百人自由徵试的那种。」莉莉丝搔搔头,并有些难堪地继续说:「我落榜了不知几次有了,在这里只不过待了一年左右。」

      这两点其中的差异就在于天赋,由学院挑选出来的多半会成为菁英人物,至于徵试来的……说好听点是属于努力型天才,不过实力和进步的速率通常远不及前者,就算比前者早个几年、几十年或几百年进入学院,通常会遇到不被前者放在眼里而受到欺压的情形。

      「再怎幺说妳还算是我们的前辈嘛!别气馁!」洛梧桐拍了她一下,风伶儿则跟着接道:「靠自己的实力进来很了不起呢,我相信未来妳会比学院挑出来的人还强的!」

      「嗯,我会尽力的,谢谢妳们。」

      用餐时间。

      ……

      超尴尬啊……先别提其中有令人头痛又不爱配合的人物在,和相识没多久的同组伙伴相处就够令人受不了了,现在却因为墙壁被爆开、得和完全不熟识只照面几次的另一组一起用餐……似乎胜过四人一组一辈子的惨。

      无言了不知多久过去,「那、那个……」比任何人还希望能和平相处的风伶儿,终于禁不住开口地想缓和气氛,「这、这一个月也请你们多指教了……」

      「喔!当然!」似乎在等这一刻很久的武元跳了起来,并且对她伸手笑道:「我叫武元,来自段古武道世家,请多指教!」

      「嗯、嗯!我是风伶儿,属风氏之名的使魔者。」想不到对方如此热烈地回应,这可让她又惊又喜地握上武元的手。

      「老夫叫伦纳德.马丁!你们和这小子一样称我牛大哥就好。」意外有个好名字的牛头兽人搓了搓武元的脑袋,但身为以力量为重的兽人,一个不小心害个头娇小的他从藤椅上摔下去。

      「……我是洛梧桐。」看风伶儿都开口了,而且对方有两人都先表明了善意,于是她只好跟着配合道:「某个普遍到极点的神社咒符师,你们好。」

      「我叫清田彻,是个斩灵人,请多指教!」清田彻笑道。

      「斩灵人?真少见呢。」路斯恩放下杯子,并有些骄傲地报出自身更为少见的种族,「我叫路斯恩.耶鲁.恩加铃狄,隶属月弦一族的精灵。」

      「咦!」没听过月弦这词的众人歪头,但学识广泛的风伶儿却惊呼了声,「太酷了!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月弦精灵耶!我一直以为月弦精灵是捏造出来的种族呢!」

      「不是捏造,我们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势力也不小呢。」路斯恩洋洋自得地回道。

      「你真有那幺稀有吗?」武元疑惑地看了他几眼,接着很故意地嘲笑道:「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普通的傲娇精灵加个括弧伪字、靠!」武元又被他吊起挂空中了。

      所以这就是他比较暴力的原因啰?

      「可是……既然你是稀有种族,出现在这好像不太好吧?」风伶儿替他有些担忧。

      「我明白。」路斯恩扯了扯琴线让武元在空中弹了几下,再来送他落地,「因我族隐世过久,多半只懂墨守成规不知变通,外头的世界变得怎样我们也完全不清楚,要是哪天被恶人发现我族的根据地肯定会被灭族的,所以我才冒着被卖掉的危险代替族人来了解这个世界。」

      「只有你一个吗?」洛梧桐问道。

      「是啊,其他人畏惧外头的世界,我也是挣扎了好一阵子才下决心,不过……」捧起杯子喝了几口,路斯恩笑道:「实际上没我想像中的糟,而且还挺有趣的,只要把所学的通通带回去、我族肯定会大有进步。」

      「听起来真辛苦呢……」不知道联想到了什幺,清田彻为他感到同情,「如果有什幺地方需要帮忙……虽然不保证一定做得到啦,可以的话我会尽力帮你的。」

      「还有老夫在呢!」伦纳德一掌放在路斯恩头上搓了搓,真叫人心惊他纤细的脖子会被拽下来,「因种族的不同而受到歧视、掳杀、抓去卖……老夫就是为了改变这点才来的!」

      能明白他的心情,毕竟是兽人嘛……因其貌不扬常被唾弃、猎杀,以力量为主的他们通常是第一个送去战场上当砲灰、肉盾……聚集在学院的人们不完全只为了变强而持续争斗,也是有为了改变各自心酸的过去而来。

      或许成为新时代开端的白老鼠还不算坏,至少现在在这里用餐的人们都是这幺认为的,说不定真能成为为彼此奉献的好伙伴。

      「那幺……她呢?」洛梧桐意有所指地瞟了后方的人。

      ……

      才高兴没多久,伤脑筋的问题总是马上尾随而来。

      「她叫怜魂.赖旳斯。」武元含泪摸摸自己的脑袋,似乎多了几个包,「她从第一天开始就这样了,不爱说话也不爱共同行动,我们也拿她没辙。」

      「你们组的好像有一个也是这样呢。」路斯恩瞟了眼叶月天。

      「是啊,而且比你们那只还糟。」洛梧桐头疼,并且附注道:「他很爱唱反调、很爱故意惹人发飙,不配合行动就算了,还很欠揍地硬搞得更糟,像学院的参观小考他明明能拿满分,却搞了一个鸭蛋就想回家。」

      「……还真的比我们糟呢。」路斯恩为他们三个深感同情。虽说怜魂总是独来独往的,但该做的事还是会做,也从不给他们製造麻烦。

      「叮铃。」

      ?

      清脆的铃声一响,众人正想回头查看时,不知何时站在桌边的叶月天,居然一把将所有人的饭后点心全拿走了。

      「啊!我的点心!」武元和洛梧桐几乎同时大叫。

      「我不客气了。」说完,他一口气把六人份的糕饼全塞入嘴里。

      ……

      大家瞠目结舌地望着他,那桂花蜜糕足足有一个手掌大,但他的嘴像是搅碎机似的、六块糕饼叠在一起咬个没几秒就消失了,更离谱的是他居然不会噎到!

      「难得能嚐到西土的名产……居然被……」武元含泪跪地。

      「你这混蛋!把我的点心还我!」洛梧桐气极败坏地怒吼。

      「吐不出来。」叶月天扔下这句话便转身回到窗台前。

      「我非得要你这该死的混蛋炸得--」

      「梧桐!算了啦!」见她抽符,风伶儿连忙起身阻止她,清田彻也尾随在后地劝道:「反正只是第一天而已,我们还有很多机会能嚐到啊!」

      「果然是很糟的个性呢。」伦纳德感到很新奇地望着他。

      「刚才的声音……是灵魂的共鸣。」路斯恩不为点心恼怒,反倒带了些狐疑的眼光向他看去,「那家伙是灵力很强的人吗?但我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般人会有的灵气在。」

      「啧。」点心被吃了也没办法,洛梧桐只好随着同组的两人回到坐位上,「他是个连灵刻也不会用的蠢蛋而已。」

      「那幺是你弄的吗?」路斯恩望向清田彻。

      毕竟斩灵人是人族中灵力最为强大的,此族擅长将自身灵力化为实体斩除他人与生俱有的灵能,甚至还有能将他人的灵魂斩除或接合的传言在……如果没听他说,否则根本猜不到他竟拥有这颇为恐怖的血统。

      当然的,能让灵魂产生共鸣可不简单,灵力越强的人就代表自身的灵魂越强韧,越强韧的灵魂便能轻易地做到这点,而且就算不用特别做些什幺,也能抵挡大半针对灵魂而来的攻击或侵扰,这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基本常识。

      「不是我。」清田彻摸了摸挂在背后的长刀,像是回应似的、长刀发出叮铃声,不过和刚才出现的声音完全不同,「对某些性爱嗜魂的物种来说,斩灵人的灵魂是很补的,所以我们没事不会让灵魂产生共鸣声引起注意。」

      「就当作听错算了吧,有什幺好在意的?」武元哀怨地回到座位上,看向原先装有点心的盘子……连渣也不留真过份!

      「我们信仰月神的精灵,因习俗常与死者及罪人的灵魂来往,但……」路斯恩低头思索了下,似乎不太愿意开口造成他人的恐慌,「刚才的声音很纯粹,纯粹到不像是现代人所拥有的灵魂,给我的感觉久远到不可思议,而且还带有警告意味……似乎在警告我们这些东土来的居民会有麻烦。」

      就算有西土之首的保证也不太安全吗?

      「月天……」风伶儿担忧地向他望去,并且问道:「刚才的声音你有听见吗?」如果没听错的话,声音似乎是从他刚刚站的地方出现的。

      「什幺声音?」他歪头。

      「别问那个白痴,他或许只是刚好站在声音来源的上头,连灵力都挤不出来的人根本听不见,更别说能让灵魂产生共鸣了。」洛梧桐无奈。

      「那怜魂呢?」武元向她看去,但静待了会儿只见她点个头而已。

      ……

      居然边吃边打瞌睡啊……

      稍晚。

      用餐过后的一个小时,一样由莉莉丝前来收拾餐盘,碍于无法自由出入结界的缘故,由路斯恩做为代表向她提起不明灵魂共鸣声一事。

      「真、真的吗?可是别房的人都没向我提起呢。」莉莉丝惊讶。由青蔚院长亲自全程安排的戒护,竟还有安全上的疑虑?

      「没有?」路斯恩愣了愣,为什幺只挑这里发出警告?即使不是月弦精灵,通常灵感力较强的人应该也会发觉的,「那幺能麻烦妳通知西土之首再现身一次吗?这点我们必须让他知道才行。」

      「没问题!我马上去通知!」说完,莉莉丝先将餐车搁在这跑了出去。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后,青蔚果真又现身了,但这次可不是以显影术出现……而是由本人亲临现场。

      和当初白银亲自现身时一样,一股异常强大的压迫感透过微弱的青光围在他身上,他不疾不徐地踏入房内,莉莉丝稍早在房内施展的木术竟因此受到牵动,为数不少的藤蔓更为壮大,而且还开出朵朵艳丽的花儿来,即使他面带着温和的笑容……这次他敢再调戏女孩子的话,可就没人敢动手攻击他了。

      「呼、呼……青蔚院长您走太快了啦!」莉莉丝拖了许久才气喘吁吁地跟着进房。

      「抱歉,因为这是紧急事态嘛,我可不想因此掉了脑袋呢。」青蔚回头陪笑了下,接着拍拍她的肩膀,「麻烦妳在外头等一下,攸关东土的院生安危问题,我目前并不想让我的院生知道这件事。」

      「嗯,我明白了。」莉莉丝点头后,很乾脆地掉头就走。

      「那幺……」一见她穿门离开,青蔚立即只手一挥,房内的所有藤蔓迅速地向上生长,并且交织成壮观的巨大藤房成为第二层结界,「详细情形说来听听。」

      「嗯。」超想揍他!看见他的脸就想揍他!路斯恩强忍稍早被他调戏的怒气,并简单说道:「大家都听见远古之魂的共鸣声出现,虽然只出现一下下而已,但似乎在警告我们会有什幺麻烦即将发生。」

      「远古之魂?」青蔚瞇起双眼沉思了会儿,接着反问:「我并没感受到远古之魂的蹤迹存在,你这番话该以什幺做为属实的证据?」

      「……我是月弦精灵,自古以来与灵魂为伍的种族。」令人意外的、青蔚非常正经地看待这件事,没搞好说不定会被当作仇恨上的诬告……想到这点就不禁令路斯恩捏了把冷汗。

      「月弦?哦……那的确不得不信了。」青蔚转身在房内走来走去,但不管怎幺试都感觉不到远古之魂的蹤迹,乾脆把範围扩大至整个学院,甚至整个西土……依然感觉不到。

      ……

      众人不敢发出一言一语地望着他,为了查明远古之魂的蹤迹和其身份及目的,巨大的压迫感不断从他身上散出地令人难以呼吸,不知在房间内绕了几圈后,他在藤桌面前停下脚步,并且望着桌上个个还未收拾的餐盘许久,最后摸了摸某个原先摆放点心的盘子上的残渣。

      「这是……」凑近一闻,青蔚竟皱起了眉头,「先别管远古之魂一事,点心你们都吃了?」

      「没,全被那家伙抢了。」洛梧桐指向叶月天。

      「啊,那怜魂呢?」武元朝她看去。

      「没吃,上头有不净之物存在,所以我扔了。」她凉凉地回道。

      所以真的被下毒了?妳居然不说!

      「餐、餐点不是由您亲自监督吗?怎幺还会……」风伶儿不敢置信。

      「我监督的过程并没发现任何问题,派人送餐前也会再检查一次,可见是送来的路程中被动了手脚。」青蔚拍掉指头上的残渣,又说:「里头参有西土上具有神经毒素的植物粉末,不过微量到不至于造成生命危险,但连续吃个几天的话可就难说了。」

      「所以……是刚才那位送餐的小家伙下手的吗?」伦纳德问道。

      「不是她。」青蔚将双手交叉置入衣袖内,扯到自己的院生竟敢破坏规矩下毒手,这可让他相当不悦地扳起面孔,「我刚才碰了她一下,确定她对东土的人并无恶念。另外我选出来帮忙的人,每个都服了颗特殊种子做约束,只要他们胆敢伤害你们,就算只是一点小擦伤也会当场被刀荆乱穿至死。」

      一点擦伤就要宰了自己的院生?会不会太狠了点?

      而且……这名下毒的凶手似乎不简单,为了交流的活动、各土之首应会比平常更加绷紧神经注意学院内的动向,加上还能在帮忙送餐的院生视线内下毒……能完全不被发现照理说根本不可能才对。

      「您说那神经毒连续吃几天不好……」清田彻回头望了叶月天一眼,并继续问:「月天刚才一口气吃了六人份,加上他自己的有七人……是不是不太妙啊?」

      「……是很不妙。」青蔚跟着望了他一眼,接着收起严肃的面孔回头向大家苦笑,「总之我会想办法揪出犯人的,这件事还请你们千万别说出去,否则会打草惊蛇使犯人更加提防并继续作恶。」

      「嗯!」众人点头。

      「那幺……」青蔚走到叶月天面前停下,并且对他伸手,「乖孩子,我带你去一趟医务部吧。」

      「不要,我讨厌医者。」他撇过头。

      「可是打了解毒剂后有糖果可以拿呢,我们西土的糖可不是你们那边能买到的喔。」

      「……不要!我宁可被毒死!」他瞪了青蔚一眼。

      原来他这幺讨厌医者啊……虽然他为糖果犹豫了一下,不过真没想到他会讨厌到胜过甜食的地步。

      「你想被毒死就算了,但我可不想因此掉了脑袋呢。」青蔚拉起他的手想拖他走。

      「你这该死的无毛蛇别碰我!」

      叶月天掏出鲜红魂石一甩,虹立即化为巨剑往青蔚头上劈去,不料「锵!」了声、巨剑竟卡在他身上的青色微光上砍不下去!明明只差零点几公分就能碰上他的皮肉!而叶月天见状当然不从地再次挥剑,同时剑身还散出深红光芒加重力道和破坏性,但也一样被卡住了!

      「只凭小小的剑灵可伤不了我喔。」青蔚笑道,接着伸手摸上剑身,青色微光顿时将巨剑弹开,并且「咚!」地将绿油油的藤壁撞凹。

      「痛死了……怎幺有人能让身为剑的我感到痛……」虹化为人形狼狈地坐起身,接着抬头一看,「靠!什幺人不惹、偏偏惹到跟白银一样变态的人做什幺!」

      「哇!原来这把剑的人形是个漂亮姑娘耶!」青蔚两眼放光地盯着虹不放,看得她起了恶寒地化回魂石躲避。

      连剑你也要吗?真的很不知羞耻。

      「趁现、靠!又发芽了!」叶月天抬腿一扫,谁知一碰到那该死的青色微光,居然窜出大量芽苗迅速长成藤蔓将他捲起,不一会儿的时间他就被藤蔓绑成了毛毛虫。

      「好了,乖乖和我去医务部吧。」青蔚抓起多出来的藤蔓尾拖他走,同时带着青光的藤蔓结界渐渐退去,不一会儿房间便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连嘴巴也被绑住了,不管他怎幺扭动挣扎并抗议,最终还是被拖出房间。

      默哀。

  • 名称:隋唐英雄传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