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超清

      「嗯……真的什幺也看不到呢。」

      搭乘蝴蝶花前往绯樱之森的途中,并在其他三名乘客的注视下,叶月天依然像个虫茧地无法动弹,而路斯恩则以银铃对着他猛瞧,就算在他身上多绑几颗银铃加强感应力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精灵族什幺时候用过这幺奇特的武器了?」

      「还好吧?奇怪的是以和为贵的精灵族会绑架人吗?」

      「这不是重点吧,怎幺测验还未开始就能先攻击别人?」

      ……

      听见同花的三名乘客的窃窃私语,路斯恩只好暂时放过他一马地收起琴丝和银铃。

      「谢了,女王大人。」叶月天一坐起身当然先穿上风衣,再来伸个懒腰,骨头被绑得都快散了。

      「我叫路斯恩,别叫我女王大人。」路斯恩没好气地回道。

      「路耶恩。」

      「是路、斯、恩!」路斯恩瞪他。

      「路斯恩‧耶鲁‧恩加铃狄,你的名字太长我才取第一个字来记,所以是路耶恩没错,你可以问问其他人看他们记不记得你的全名,我猜没一个能记住吧。」

      听起来很有道理,而且无法反驳,何况大多数的精灵都很可悲地不指望别人会记住自己的全名。

      「唉,随你了。」路斯恩无奈地苟同,毕竟和他说的一样,自己的全名能被记住应当感到高兴的,「伶儿的露水交给你了,喏。」

      见他从腿包内掏出一个小瓶伸到面前,叶月天迟迟不肯接下地呆望着许久。从外观看去只是普通到极点的小瓶而已,里头什幺都没有,唯有淡淡的圣洁之光围在瓶身上……这能碰吗?

      「快收下啊,这种时候你难道还想说弃权的蠢话吗?只要把露水扔进神像前的圣水池内又不难。」

      「乾脆送你加分好了。」

      「别傻了,我不是那种人。」路斯恩对他招招手,等他靠近后便在他耳边低语,「关于伶儿说的隐藏条件可信度非常高,我们必须互相合作通过测验,除了负债率有可能会降低外,说不定还能提前开放针对新生的任务限制和学院措施呢。」

      「哦……毕竟你还拆了一面墙,有额外赏金当然是好事。」

      「……对,所以帮个忙收下吧,我们的怜魂都愿意跟你们合作了,你就赏个脸吧。」路斯恩无法否认。

      ……

      来回看了看小瓶和路斯恩的脸许久,瞧他的表情很明显地再犹豫下去可不光是被绑起来这幺简单,而且就算信仰不同他也还是只精灵,根本找不到和这自古以来龟毛又啰嗦的善良民族作对的理由。

      只是暂时的话应该没关係,所有的精灵都有他们的主神眷顾的。

      「好吧、呃!」一接下小瓶,叶月天禁不住皱了个眉头。

      「怎幺了?」

      「没事。」迅速地鬆下眉梢,叶月天赶紧转过身背对他,「我先收起来,免得不小心搞丢了。」

      他喵的烫死人了!

      在路斯恩没看见的情况下,他不断地将小瓶在两手间抛来抛去减轻烧烫感,一方面还得找寻身上有什幺能将其包起来的东西,但除了糖果还是糖果,连风伶儿给的蜂蜜也不小心带出来了……啊,青蔚给的御魔石项鍊!

      他急急忙忙地将项鍊从脖子上拿下,并赶紧将其缠了好几圈,至于他背后的路斯恩见状,还以为他真有心想合作而试图将露水藏好,于是犯起了所有的精灵族都有的老毛病。

      「实际上果然是个亲切人呢,愿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眷顾你,夜空中的星辰赐予光明之路,夜箫中的吐息将吹散不洁之爪,吞食所有的罪恶化做纯净之魂……」

      我都快被烫死了!你还小花朵朵开地唱什幺祝福诗啊!

      幸好真的有用,但感觉还是有点热热的。

      不经意地摸了摸口袋,真怕没绑好临时鬆脱什幺的,然后无意间把大腿烧穿一个洞……回头看看路斯恩还在唱他的,虽然这是他的好意,但精灵就是这点很烦人啊。

      「準备降落,东土来的抓稳啰!」

      嗯?那只戴眼镜的是……那天跟蛇女和小鸟讨论要抓我的人类?被绑着走没发现负责领队的人是他,但愿别被发现的好。

      带着清香的柔风由下往上拂来,随着领队花缓速降落之时,一片片艳红的蹄状花瓣顺着风势形成涡状隧道迎接,相互交织时依然井然有序地成盘状飞舞着,乍看下所有的蝴蝶花们皆是由这些花瓣捧着,并由前方的绯樱之森亲自接洽。

      真是美丽的景色呢……未成为不死之躯时曾见过一次,当时的东土也有过如此美丽的地方,可惜是自身厌恶的鲜红色。

      「集合啰,各位!」见东土院生们听话照办,诺罗克便扯开嗓子大喊,「这次的测验要做什幺,相信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我现在就为各位稍微介绍一下这片森林。」

      「绯樱之森是我们西土上生命力最为旺盛的地方,就好比你们东土昔日的静夜之森,因此、我们将贝妲芙娜特女神的神像供奉在深处,并在每年的同一时间奉上各处的生命之露代表我们对女神的敬意。」

      啊啊,这习俗大家都知道,每个领土的居民不分大小都做过,快切入重点吧。

      「然而,这次为了交流活动才特别开放给各位提前做一次,所以你们得注意……抢夺他组的露水时、不准破坏绯樱之森的环境!事后我们会调出记录检查,看你们有谁胆敢砍倒或伤到哪颗樱木,一律罚金加倍!」

      果然……人不为钱天诛地灭啊。

      「最后这个传送手环给你们带着,快被挂掉时会将你们送回我这的。」诺罗克从背包中掏出大把手环,并一股作气扔到空中以风术送到每人手中,「注意,里头的野兽挺多的,这些绯樱木为了保护自己还会排放使人产生幻觉的微量毒气,就如同你们东土的幻雾林一样,别忘了做好防範。以上介绍就这样了,还有问题吗?」

      ……

      「那幺测验时间至傍晚结束。」诺罗克推了下眼镜,再来唸了好长一大串驱使风术的言灵,并将每人锁在风牢之中缓缓升空,「为了公平起见,由我负责将各位分散至不同之处,待你们落地之后便测验开始,祝各位武运昌隆,去!」

      !

      「等我!我会想办法找到你的!」路斯恩赶紧撞了自身的风牢向叶月天靠近,似乎有那幺一瞬间他将手穿过风牢碰到背了,其中还有两个倒楣蛋像打撞球似的被弹开,下一秒则被极速地往绯樱之森扔去。

      才不等你咧。

      路斯恩被送走的下一秒,叶月天的风牢随即将他往另一个方向扔去,照这距离来看、只要不断地移动的话,就算他找到天黑也找不着的。

      正高兴这一路上不必被他这爱透视灵魂的精灵盯着瞧,「靠!」风牢猛地重重坠落并破碎,落下的花瓣们顿时被扬起将其掩埋,地面似乎还被撞凹了些……要是有人一开始因此被送回去不是很搞笑吗?这家伙的风术比青蔚的传送术烂上一百倍!

      摇摇晃晃地起身之后,叶月天顺势拍掉身上的红花瓣,再来向四处瞧瞧……真不愧是西土的观光胜地啊,亲身来到绯樱之下感觉果然很不一样,如果能在这美不胜收的绝景下品茶吃点心绝对是人生一大享受。

      可惜以自己的身份来说不得这幺悠哉……赶紧出发吧,得赶在被路耶恩找到前结束测验,接下来还得想办法找犯人……唉,真是一刻不得清闲。

      「请问您要去哪儿?」

      「嗯?」回头一看,差点忘了负责记录的小眼球也跟着,「找神像。」

      「咦?原来您还是会认真的啊……」小眼球似乎很吃惊。

      「……吃了你喔。」居然被一颗眼球鄙视了。

      「对不起!」小眼球连忙往上飞好拉开距离。

      ……

      啊。

      走了一小段路,叶月天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小眼球……又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自己的行动完全被房间内的人盯着啊……

      「我、我一点也不好吃!真的!」小眼球被他看得又往上飞,毕竟他好像都不会闹肚子疼地什幺怪东西都吃。

      「我的头让你坐,但你能不能闭上眼睛?」

      「咦?」小眼球愣了下,还不小心往下掉了点距离,「很抱歉不能耶,这是白银大人规定的。」

      「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讨厌被人盯着瞧。」

      「还是不能。」

      ……没办法,再怎幺说牠只能奉命行事、不得擅自行动,只好自己多注意点了。

      「那我的头让你坐吧,总比被你盯着看好。」

      「真、真的可以吗?」小眼球更错愕了。

      「真的。」

      「不会趁机吃了我吧?」

      「你再拖我时间我就直接把你打下来吃了你。」

      「我、我知道了!感激不尽!」小眼球赶紧冲到他头上窝着。

      「那幺……」叶月天重新继续前进,并问道:「这里你能作弊吗?」

      「咦?我、我也是第一次来西土,所以……」就怕真被他吃了似的,小眼球越说越小声。

      「好吧,那算了。」

      ……意外的乾脆呢,说不定他这个人实际上没那幺兇残会吃掉自己。

      「嗯?」才走了不到几分钟的路程,叶月天突然停下脚步向左方望去,总感觉……四周的气流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有人埋伏吗?

      稍微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不行,绯樱的花香太重了,鼻子失灵就算了还想打喷嚏。

      照气流的变化推测,是以风术为主的攻击性风刃正往这里劈来吧?如果事先躲过的话可不像新生会有的判断力……

      「哈、哈啾!」连个对策都还没想出来,结果真的打了个喷嚏,「啊啊,这里的花香也太--」

      「嘶啪!」话还未抱怨完,果然有道风刃直接迎面而来,并将他整个人重重地砸向一旁的樱木干上。

      「好耶!第一个!」偷袭者从暗处跳了出来,但静待烟尘和花瓣散去后,「咦?人呢?」

      「在这。」

      !

      该者回头一看,想不到叶月天拉着樱木的枝条站在身后,「掰。」他一个简易的欠揍道别外加放手,这倒楣蛋立马被枝条弹飞。

      「喔喔……这招精彩。」小眼球看着他化做天边的一颗星后,不解地问道:「但您怎幺不顺便拿走他的露水呢?」

      因为烫啊,那幺可恶的东东一个就够了。

      「太麻烦了。」真正的理由无法说出口,毕竟一般人可不会感到烫的。

      「麻烦什幺啊?真是……」洛梧桐无奈。不过还以为他绝对不会认真的,有这样的结果说真的令人感到意外。

      「你们刚刚有看见月天怎幺闪的吗?不是明明被打中了?」风伶儿兴奋地问道。

      「嗯……」清田彻想了想,并歪了歪头,「好像是顺着树围绕到对方背后吧?以他的视点来看不太清楚呢……」

      「确实打中了。」武元双手扳在后脑杓上,并以身为武斗家的经验解析,「他的左臂好像有加铁板还是铅块啥的,我有看见他以左臂挡下后、便借力使力地绕了树干一圈回击,很充分地利用了地形上的优势,还能替同为近战系的我们上一课呢!」

      「他是耍剑的喔,跟你的短刀距离差很多呢。」伦纳德说道。

      「哎呀,不管拿什幺武器都一样啦,多多少少会考虑到武器不在手时的应变方式。」武元望向清田彻,笑道:「你说对吧?」

      「咦、咦?这样……啊?」他不好意思地搔搔脸,并苦笑道:「我……几乎没拔过刀都靠拳头的,所以没考虑过耶。」

      你身上的刀是装饰品吗?

      肚子好饿……早知道就别赖床吃早餐了。

      测验时间过了三小时,到目前为止总共遇到了四名偷袭者,但都很拙地被他以同一招甩到天边去当星星,至于路上不小心惹来的野兽也是一起飞去作伴。

      身体越来越疼了,真不知该哭还该笑啊……竟得以不死之躯对圣洁之力的反感来判断神像的位置。

      掏出第七颗糖果吃掉后,叶月天依然在同组担忧他根本是乱走之下地前进中,只是似乎太顺利过头了……明明离目标越近,理当来说抢夺的战况会越剧烈吧?

      「好多野兽哪呜呜……扑过来了!」头上的小眼球不知怎幺地喃喃自语了起来,还将自己缩成球状发抖。

      发什幺神经?

      叶月天停下脚步并静下心探查四周,空气中的花香变得更浓烈了,看样子有人伤到樱木了吧?所以这附近会那幺安静也不是没原因……但能产生幻觉的花香对已死之躯有用吗?该不该跟着装疯卖傻一下?

      「咦?」本来想找个空处自言自语混过去的,却意外瞄到不远处有块糕饼躺在地上……真的还假的?太幸运了!

      管他是不是幻觉,肚子正饿又无法抵抗甜食的叶月天马上冲了过去,「靠!」不料只差一步就能碰到糕饼之时,土地熊熊崩了个大洞使他掉入坑内。

      「好耶!真的有白痴上当了!」

      听见上方传来欢呼声,叶月天当下真的想自刎而死--我怎幺会蠢到掉进这种骗小狗的陷阱里啊!

      当然的,感到丢脸的可不只他一个,从画面中见状的同组成员们,也深深为他感到羞耻地低头掩面。

      「嘿,底下的傻瓜,把露水扔上来我就救你上来。」偷袭者探出头来嘲笑。

      「我才不要,咧。」叶月天坐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他吐舌头赏中指,「有种的话你自己下来拿。」

      「被这种陷阱给骗的蠢蛋没资格谈条件。」偷袭者抱胸,还很故意地踢了几颗小石子下去砸他,「快把露水扔上来,否则我就把你给埋了!」

      说我蠢咧,还自傲成这副德性,设这种陷阱还癡癡等猎物上钩的人不是也不错蠢的吗?

      「你埋吧。」拍掉头上的小石子后,叶月天乾脆躺平等死,「等我被送回老家后,你再设一次这种蠢陷阱抓别人好了。」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搞懂立场啊?会掉进这种陷阱的人没资格嫌蠢!」

      「用蠢陷阱抓蠢蛋的人更蠢。」叶月天指他。明明是丢脸到等死的状态中,却还能面无表情地自亏外加反讽他人实在高招。

      「你才蠢!掉进比蠢蛋更蠢的人的陷阱里的人更蠢!」他气急败坏地跳脚。

      搞屁啊?这是什幺比蠢大会?

      从画面中见状的同组人马不禁无奈,这两个蠢蛋真的蠢到以越来越饶舌的方式骂对方蠢了,抢露水一事大概也很蠢地被遗忘了吧。

      「蠢的人是你。」

      「咦、啊靠!」偷袭者无缘无故跟着掉进坑了,但他还未落地之前、叶月天竟被大量的琴线缠住往上飞。

      「嗨。」身上的琴线瞬间被回收后,叶月天这才发现拉他上来的援助者是路斯恩,「为了找你可费了我不少力气呢,想不到你走这幺远了。」

      ……妈啦。

      「你怎幺知道我在这?」叶月天站起身拍拍屁股。

      「这个。」路斯恩碰了他的背一下,紧接着一颗银铃出现在手中,「还好有勾紧,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幺找你。」

      原来那时候碰我一下是为了这个?现在的小鬼真是越来越精明了。

      「喔,那这家伙怎幺办?」叶月天指向底下的人。

      「这还用说吗?」路斯恩探头往坑底下看去,并恶狠狠地威吓道:「快把你的露水扔上来!否则我就把你给埋了!」

      喂!这陷阱不是你挖的吧!哪有精灵会抢别人的陷阱反过来打劫的!

      「果真腹黑……」现在的精灵竟变得这幺糟糕,还是说这算月弦精灵的特色?

      「嗯?你刚刚有说话吗?」路斯恩回头。

      「没有。」叶月天撇过头,并顺便向底下的人威胁,「快把你的露水交给他,不然我就吃了你的糕饼!」

      「没人会吃这套的吧?」路斯恩无奈。

      总而言之呢,顺利地抢到蠢蛋的露水一瓶。

      两人合流外加抢劫后,便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找寻安全之地打算稍作休息,只是越往深处前进,使人产生幻觉的毒香更加浓烈得令人发昏。

      对幻觉无感的叶月天被花香熏昏了一半,走起路来左摇右晃像起乩似的,不时还会转几个小圈圈;拥有对大半毒素无效化的精灵血统的路斯恩,无奈被熏得连连产生幻觉,幸亏血统的帮助只是轻微症状并不会伤害自己和别人,随便巴个后脑便能将他拉回现实了。

      「六百四十七颗糖、六百四哈啾!十八颗糖、六百十九颗糖、六百哈啾!颗糖、六百一十五颗糖……」猛打喷嚏和以数糖保持清醒的叶月天,在脑子半昏厥的状况下完全数错。

      「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能投入您的怀抱是我的荣幸啊……」路斯恩又产生幻觉了,两眼还成漩涡状地挥舞着双手似乎想抓什幺。

      怪可怜的……前一刻还很跩地抢劫,现在却落到这种狼狈样,透过画面见状的两组人马,此时只能为他们俩感到同情。

      「回哈啾!神!」叶月天巴了他后脑一下,免得他真的去见他的月神大人了,「我们哈啾!先想办法到上风处。」

      「唔……谢了。」路斯恩按着后脑使劲地摇摇头,接着随意向一旁的樱木抬头看去,「那就到树顶避难吧。」

      「好。」

      达成共识后,两人便在同一时间动作。

      路斯恩摇了摇两手腕上的银铃环,明明无声却似有声地以琴丝交织出的半月弓弦,紧接着左手握紧弓身、右手食指则不断地转着小圈织出箭刃并拉弦,最后瞄準树顶放箭之时,弓弦竟瞬间瓦解成箭尾,并一起将他整个人往目标疾速拉上去。

      至于叶月天则是以踩跳个个树干往上爬,要是碰到突出的枝干挡道,他便伸手抓住枝干转个大圈借离心力作用往上弹,顺道双手双脚并用地尽量往上攀爬,整个动作一气喝成毫无停歇,速度上竟还不输路斯恩地像只擅于在崖边奔走的野兽。

      此外、两人到达树顶之前还不时地给予对方更加便捷的帮助,像是只能直线前进的路斯恩碰见枝干挡道,叶月天便会抢在之前勾着他的琴线替他改变方向;只能在个个树干间踩跳并藉着枝干往上弹的叶月天,碍于左手无法完全照着所想的行动,稍有脱力或慢下速度时,路斯恩便会拉他一把并送他往上弹到更远的距离。

      不一会儿的时间,「呼,上方的空气清净多了。」先一步登顶的路斯恩收起琴线,并大大地深呼吸几次好退却体内的毒气。

      「喝呃……」几乎以身体力行的叶月天登顶后,便直接靠着树干坐了下来,还像只小狗张嘴呼吸,「好讨厌鼻塞……」

      「你这人真有趣呢,平常的行为就够难以理解了,居然还能靠鼻塞避过幻觉。」不知实情的路斯恩感到有些好笑,接着在他面前坐下并举起手,「来。」

      来什幺?

      叶月天歪头想了想,「月神纳珈大人我来找你啰。」乾脆模仿他中了幻觉的蠢样举起手乱挥。

      「是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不准简略我们主神的称呼!」路斯恩没好气地叫道,他那张面瘫脸看了真的会有股想揍他的冲动,「就算现在的人几乎都是独行侠,但不至于不知道该怎幺击掌吧?」

      「喔。」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年轻人的玩意儿。

      「你从来没有和其他人共同行动过吗?刚才的互相帮助下看起来似乎又不完全是。」

      「现在的社会太乱了,我怕怕。」

      这家伙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罢了。」路斯恩选择不多问地卸下腿包翻了翻,毕竟不管是谁总都有几件无法开口的隐私,「我们趁现在补充点体力吧,待会还得继续赶路呢。」

      「嗯。」叶月天掏出几颗糖果来咬。

      「……你只吃那些?」路斯恩无奈,真难以想像他爱吃甜的到底爱到什幺样的地步,「你不是没吃早餐吗?乾脆我分你一点好了。」掏出了好几个以绿叶裹着的方形条状包后,路斯恩将其推到他面前。

      「这什幺东东?」

      「我族应急用的乾粮,全都是纯天然的坚果做的。」路斯恩自得地回道。

      精灵乾粮!精灵族吃的食物本来就是绝品了,稀有的月弦精灵族的食物绝对更好吃!

      不过……虽是这幺想,叶月天却眼巴巴地盯着那好几条精灵乾粮不放,似乎没要伸手拿来吃的意思,路斯恩见状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理由。

      「不能无故收下别人的东西对吧?拿几颗糖来当作我跟你换吧。」路斯恩对他伸手。

      ……

      叶月天掏了几颗糖给他,其中还有一支造形诡异的南瓜头棒棒糖。

      「有几颗糖纸是透明的,大小全都不一样呢……」大略看过每颗糖果一次,就连颜色也出奇地缤纷。

      「透明纸的是我自己做的,其他是买来的。」叶月天迫不及待拆下绿叶包啃乾粮--果真好吃!还闪闪发亮的耶!

      「原来是手工糖啊,难怪。」透明纸的从外观看去,说真的不太适合摆在糖果店内,特别是那支棒棒糖,但带着好奇心试吃了一颗,「……咦?这用什幺材料做的?」路斯恩有些诧异地睁大眼,不单单只是普通的好吃而已,味道和口感几乎能媲美精灵点心去了。

      「不告诉你。」

      小气鬼!

      毕竟一般人是无法做出能让精灵打从心底感到好吃的东西,这不免使路斯恩感到万分好奇,偏偏他不肯说也没辙,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暂时忍着收起这些糖果,回去之后慢慢研究就不信查不出来。

      「对了,昨天伶儿给你的蜂蜜有带出来吧?你现在拿出来吃吧,那对接下来的路程很有帮助,提神的效果能阻挡幻觉好一段时间,说不定还能治你的鼻塞呢。」路斯恩也拿起乾粮来啃。

      区区一罐蜂蜜有这幺神吗?

      叶月天掏出虎纹蜜看了一会儿,从玻璃瓶外头能看见两种些许不同的甜美色泽层层相叠,乍看下的确就像虎斑一样,而且不管怎幺摇、这两种颜色很神地竟不会融在一起,可惜这只有两百五十毫升的容量真的很吝啬。

      拔掉瓶塞后,叶月天高举虎纹蜜并张嘴往嘴里倒,「啊--」想不到这蜜实在太浓稠了,他嘴巴张开开地啊了快一分钟,居然只落下小小一坨而已。

      ……

      「噗。」路斯恩忍不住失笑出声,这画面说有多傻就有多傻,「一般人可不会像你这样直接拿来吃的,而是泡水沖来喝,不如用我给你的乾粮沾来吃吧。」

      好像有薄荷的味道在,而且鼻子真的通了!

      细细嚼了几下品嚐嘴里的蜂蜜吞下肚后,叶月天便拆了第二条精灵乾粮来沾,当然的、这幺奇怪的蜂蜜非要好好搅一搅不可!不过还是一样,那两种色泽真的不会相融。

      「……真是奢侈的吃法啊。」看他把整条乾粮裹上一层厚厚的虎纹蜜咬下,路斯恩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替他感到牙疼。没水能沖就算了,一般人用沾的也不会沾那幺多。

      「喏。」迅速地嗑完整条乾粮后,叶月天把蜂蜜罐推过去,「你也吃一点吧,免得待会又产生幻觉了。」

      「那可是伶儿给你的礼物呢,我不能吃,待会多爬几颗树呼吸新鲜的空气就行了。」

      「我只拿几颗糖跟你换乾粮不太公平,再说你救了我一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

      「愿月神纳恩瑟‧珈铃德大人眷顾你,夜空中的星辰赐予光明--」不知为何,路斯恩又小花朵朵开地唱起祝福诗了。

      「够了!」

      「我们準备出发吧。」

      不含听完整段冗长的祝福诗,大约花了三十分钟便结束了愉快的用餐时间。

      重新绑上腿包、多呼吸几次新鲜的空气后,路斯恩回头一看--有人还不想出发。

      「吃饱了就想睡……弃权。」叶月天翻了个身。

      爷爷啊你!

      「别赖了,我们再去多抢几瓶露水来吧。」路斯恩无奈。

      「不要。」

      「……不然直接去找神像就能早点回去了。」

      「你去就好。」

      跟这家伙合作果然不是件简单事。

      路斯恩靠过去并蹲下,再来抽出大把的琴线往他身上慢慢贴去,并故意说道:「把灵魂抽出来瞄一下……」

      !

      「哇喔。」明明还未碰到他,他整个人竟瞬间弹到另一个枝头去了,「反应很快呢。」

      「快个头!搞什幺谋杀啊你!」叶月天没好气地大叫。

      「放心,绝对死不了的。」路斯恩起身另外抽出银铃。既然平常的做法看不见他的灵魂,而且他似乎很怕给人看,这就要命地使路斯恩起了很大的兴趣,「其他种族就算能抽魂,但不在半小时内把灵魂归回肉体便会死亡,至于我族的手法可是能足足撑上三小时呢。」

      「管你撑多久!灵魂一离开肉体也算暂时往生了啊!」

      「只是看一眼而已,我马上就会帮你塞回去的。」说完,路斯恩投出好几颗银铃引导琴丝织成大网捉捕他。

      塞个屁啦!你当我充气娃娃吗!

      见大网迎面而来,叶月天直接后倒向下坠落一阶枝头躲过,而路斯恩则赶紧收回琴线避免卡在树梢上,并立即切换到左手再次向他投出银铃。

      「别闹了好吗!」叶月天连忙跳到另一棵树上躲避,至于这次的落空路斯恩并没马上回收琴线,而是缠到枝干的同时将其利用地向他荡去,「一开始是谁说要合作的啊?乾脆我的露水送你算了!」见他继续追,叶月天当然头也不回地继续逃。

      「我只要你的灵魂不要露水。」路斯恩一踏上他刚离开的立足点,便回收所有的琴线转化成弓弦织出箭刃,不同的是这次的箭尾繫了不少银铃,乍看下就像蛛网上耀眼剔透的水珠鍊,「看你能躲到何时,吃我的追魂箭!」

      看他眼冒精光地瞄準后放箭,根本就是忘我地玩起来了!

      叶月天连连跃过好几棵树梢外加急转弯躲避,那支银箭居然也跟着转地穷追不捨,一方面又得躲避路斯恩从中投出的银网捉捕,根本无暇能停下确认四周的状况及方向。

      但他的瞬间反应力也不是快假的,每当银箭快追上他时,他总是能抢在之前来个原地坠落或一个后翻躲过;每当银网快扑上他时,他不是拉下枝条弹开、就是反扑回去钻较大的网眼躲过,所有动作流畅得不禁令人瞠目结舌,甚至比野兽还更像只野兽。

      好笑的是,本以为这两人的你追我跑会忘了测验这回事,直到叶月天某次的躲避来到樱木下方,还不小心撞倒了个倒楣蛋后又往树上逃,路斯恩的箭和网便在下一秒误抓到该者,重新调整好攻击节奏继续追捕之前,这倒楣蛋的露水理所当然地被当作伴手礼飞了。

  • 名称:害怕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0: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