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vs鼬超清

      先前龙珠一入阎晶晶之手,阎世聪便知道硬来绝无可能,但就此收手,他却无论如何也不甘心,他和阎晶晶从小一块长大,对阎晶晶的性子十分了解,知道阎晶晶是那种天性纯真善良的人,尤其对他打小癡恋,即便受骗,也不会真个恨了他,于是心中生计,抢先一步到天医星灵前跪下,等阎晶晶追来时便装出诚心悔过的样子,果然就骗得了阎晶晶信任,而他早在腹部垫了软甲,短剑看似入腹,其实只是他腹部肌肉凹进去了吸住了,阎晶晶心急之下没有提防,龙珠出手,便再次着了阎世聪暗算。

      阎世聪装得实在太象,战天风从来是不太轻易信人的,白云裳更是慧眼如电,可他两个却都没看出来   ,变生仓促,谁也来不及阻止,战天风怒从心头起,冲口大骂:「王八蛋。」飞身向阎世聪扑去,白云裳同时扑出,但阎世聪短剑一送,立时伸手从阎晶晶怀中夺过九龙袋,斜身一闪,从一侧的洞口射了出去。

      「老子就不信你这兔子今天能跑得了。」战天风咬牙要追,白云裳却道:「先救人。」到阎晶晶面前,将她斜抱在自己怀里,叫道:「阎殿主,你还好吧。」说是这幺说,可她灵力微一感应便是心中一寒,阎世聪这一剑下的是死手,从阎晶晶心窝处斜送入阎晶晶心脏,若非阎晶晶功力也是极为了得,这会儿早已落气。

      得白云裳灵力相助,阎晶晶神智稍複,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丸药服了,看向战天风,道:「战兄,阎世聪必然要再次吸收龙气,请你再辛苦一次,再去锁上困龙锁,一定要阻止他。」

      「放心好了,今天若给阎世聪跑了,我战天风从此跟他姓。」战天风捏拳头,当先急掠出去,白云裳抱了阎晶晶随后跟出。

      回到大殿,远远的便看到九鼎重又立在了先前的地方,而且龙珠正在急速升向空中,战天风反手取锅,同时对白云裳道:「云裳姐,你们先在这殿中等一等,不要惊了这兔子。」边说边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运起敛息功急掠向九鼎。

      战天风刚掠到第一只鼎前,龙珠已停止上升,战天风急咬指滴血,刚锁上第一只鼎的困龙锁,龙珠光芒一炸,九束白光射出,射向九鼎,战天风还要掠向第二只鼎,耳边传来白云裳的传音声:「风弟,阎殿主说白光入鼎,鼎中之龙已被唤醒,不能再锁困龙锁了,否则会有不测之祸。」

      「什幺不测之祸。」战天风不信,仍掠向第二只鼎,刚把血滴在龙头上,念动法诀,鼎中忽地发出一声异啸,困龙锁上同时传出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猛击向战天风,战天风嘴中虽然说不信,心里还是留了神,急将双掌护在胸前,掌力一接到那股巨力,立时借力后跃,但那股力量实在太强,虽然他应付得当,及时挡住了那股巨力又没有硬拼,仍给那股巨力击得一退数十丈,在空中连翻了十几个跟头,胸口更是一阵阵发紧,气息不畅,好不容易站稳身子,不由暗暗抚胸:「不愧为天朝重宝,还真是邪门得紧呢。」

      这时九鼎中同时发出啸声,啸声越来越大,青光一闪,八只鼎里同时飞出八条龙来,每条龙都有十余丈长短,颜色各不相同,有青有紫,有黄有黑,看见八龙出现,四围惊呼声一片,群豪不自禁的纷纷后退,但八龙却并没有飞出青光圈,只是在青光圈里围着龙珠上下翻飞,那种情形象什幺呢,就象突然见了活水的一群泥鳅,只是这些泥鳅太大了些,但上翻下飞左穿右绕的情形却真的是一模一样。

      八龙出来后,不再作啸,但给战天风锁上困龙锁的那只鼎里却不停的作啸,而且啸声越来越急,显然那给锁住的龙心急了,尤其是见其它八龙出来,更显急燥,不但困龙锁崩得笔直,整只鼎似乎都在不绝的抖动。

      「这条孽龙不会破鼎而出吧?」战天风刚领教了鼎中龙气的厉害,可就有些担心起来,自己先退远一点,凝神看着那鼎。

      那鼎并不象战天风担心的那样破成两半,但鼎中的龙啸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急,鼎中的龙急,天空中欢舞的八条龙久久不见剩下的那条龙出来,也急了,开始作啸,似在催促,先只是一两条龙作啸,后来八龙齐声作啸,其啸声闻九天,草木倒伏,战天风身上的汗毛似乎都根根竖了起来,他是个胆大的,这会儿也暗暗心惊,想:「这些孽龙,叫起来还真是吓人呢。」

      八龙催促,鼎中的龙更急,蓦地里一声震天长啸,那鼎重重一震,天摇地动,随着这声啸,空中八龙亦同声作啸,口中忽地同时喷出火来,喷向盘膝坐在鼎阵中的阎世聪。

      阎世聪也没吸过龙气,不知到底是个什幺情形,听得龙啸,他也不知道怎幺办,只是竭力凝住心神,在阵中死等,再没想到左等右等没等来龙气,却等来了八股火柱,几乎来不及起身,整个人就给烧成了一团焦炭。

      这变化过于奇异也过于恐怖,包括战天风在内,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直到白云裳几个掠到身边战天风才醒过神来,忙取水解了汤力,看向阎晶晶道:「这是怎幺回事?八龙怎幺没给他龙气反而喷火烧死了他啊?」

      「必要九龙齐聚,才能借龙珠吸取龙气,八龙出而一龙被锁,那八龙一腔孽火便反会发洩在召唤他们的人身上,所以喷火烧死了他。」阎晶晶看着火中烧成焦炭的阎世聪,眼中泪滚滚而下,道:「他真的很聪明,就是野心太大了点。」

      「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战天风冷哼一声,白云裳却念了声阿弥陀佛。

      阎晶晶微一凝神,对战天风道:「战兄,求你件事,呆会八龙入鼎,龙珠光芒收敛的时候,请你替我收了龙珠和九鼎,龙珠入手,收鼎放鼎之法你自然就知道了。」说着勉力传音,传了战天风收珠之法。

      战天风用心记了,凝神看着八龙。

      八龙喷火烧了阎世聪,盘旋一阵,眼见始终无法唤出另一条龙,似乎没有耐心了,其中一龙首先飞入鼎中,另外七条龙随即也跟着飞进了各自的鼎中,八龙入鼎,龙珠射出的九束白光同时消失。

      「战兄收珠。」阎晶晶一声低喝,战天风急要掠出,异变忽生,群豪队中忽地射出一个黑影,奇快无伦的掠到龙珠面前,一下子抓住了龙珠。

      「荷妃雨。」战天风白云裳齐声叫了起来。

      便在战天风两个的惊呼声中,大地忽地重重一震,这一下猛烈之极又突然之极,就好象一个巨汉抓着大地突地猛烈抖动了一下,包括战天风壶七公在内,广场周遭数千人,没一人站得稳脚跟,绝大部份人都是一跤栽倒,反应最快的也是一个踉跄,即便身手高绝如白云裳,也是往前一栽,不过身子随即掠起,立在了空中,战天风壶七公却是一前一后,栽了两个脚朝天。

      这一下猛震后,便是天崩地烈的一声响,天空忽地大亮,红光耀眼,所有人同时扭头看去,只见阎王岛方向,一条赤红发亮的火柱沖天而起,直刺夜空,这条火柱的势头是如此的猛烈,仿佛来自幽冥的狂魔,要以炽热的巨茅一下将夜空刺穿。

      这条赤红的火柱只一下便窜起数百丈高,烧红了整个天空,也烧走了夜的漆黑,整个天地闪耀着刺眼的红光,就仿佛远古传说中十个太阳同时挂在了天上。

      所有人都完全惊呆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幺。

      更让人震惊的,是那条火柱沖上极空后,突地转向,火头直向玉龟岛这一面扑来,那情形,象极了一条千丈的火龙,发出骇人的咆哮,狂扑而来。

      「是火山喷发。」给白云裳抱在怀中的阎晶晶忽地惊叫起来:「快跑,快跑,往西跑。」她叫到后来,几乎已经是嘶声狂叫。

      白云裳修为深湛,立即反应过来,一晃身便抓住了战天风的手,同时运起玄功,长声叫道:「是火山喷发,大家跟着我,快跑。」照着阎晶晶手指的方向,向西急掠。

      「七公,快跑。」战天风可不象白云裳心忧天下,他只招呼壶七公一个,老偷儿的反应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快捷,半步不拉的跟在了白云裳身后。

      白云裳那一声叫里,暗含了佛门「当头棒喝」的无上禅功,群豪及阎王殿武士虽在极度震惊中,仍给她这一喝震醒过来,立时各借玄功,跟在了她身后。但阎王殿能以遁术飞掠的,不到两百人,余下的护殿武士及丫头僕役只有眼睁睁看着,惊慌骇叫,但即便以白云裳的慈悲之心,也是无能救得他们。

      那岩柱的火头来得快速之极,阎王岛离玉龟岛有将近四十里地,岩柱却是一晃即至,灼人的热浪则先行一步,狂风般扫至,这却反而加快了群豪的飞掠,群豪在热浪的托送下,人人遁术大进,一下便给送到了十数里地之外,却也个个背心灼热无比,生似给烧红的铁板铬过了一般。

      战天风自也不例外,但就在他觉得自己要给烤熟了时,白云裳身周突地现出佛光,白云裳一直牵着战天风的手,她身上现出佛光,这圈佛光竟也同时将战天风裹在了中间,佛光遮体,战天风立觉通体清凉,再无半丝灼热之感。

      前面现出一个小岛,比玉龟岛略小,岛上有一座神庙似的建筑,阎晶晶一指那岛,对白云裳道:「白小姐,那是药王岛,到那里该可以落脚了。」

      这时离开玉龟岛至少已在二十里以上,周遭虽仍是热风鼓蕩,不过热浪也已不再灼人,白云裳闻声住脚,收了佛光,同时也鬆开了牵着战天风的手,回身看去,群豪远远落后她数百丈之外,见她停步转身,也先后停下,回望玉龟岛。

      玉龟岛这时呈现出另一幅奇景,从阎王岛喷出的火山岩浆,斜斜划过数十里空间,落在了玉龟岛上,前面的火头落下了,后面的岩浆却还在喷,远远的看去,一条粗约数十丈的火柱便如一道赤红的彩虹一般,搭在两岛之间,骇人至极,却也美丽绝伦。

      但真正让人看得目瞪口呆的,不是岩浆搭成的彩虹,而是在这条岩浆彩虹的最高处,缓缓盘旋着的九只巨鼎,九鼎仍呈九宫之形,却又大了数倍不止,淩空旋转着,先前钻进了鼎中的龙又钻了出来,围着九鼎不停的钻绕翻滚,战天风细数了一下,仍是只有八条龙,另一鼎中的龙还是给锁住了,没有出来。

      在鼎的上面数十丈左右,盛开着一朵巨大的黑莲花,黑莲花上面,淩空托着那粒龙珠,龙珠放射出炫目的白光,即便是岩浆柱的红亮,也无法掩盖这种白光。

      横亘天空的岩浆柱搭成的拱桥,拱桥上盘旋的巨鼎,鼎阵中穿绕的火龙,再上面盛放的黑莲花和莲盘中托着的龙珠。

      这是一种怎幺样的景象?

      没有任何人可以形容,也从来没有任何人见过。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脑子里几乎都是一片空白,战天风的脑子永远都是滴溜溜乱转的,这会儿也停止了转动,只能是张嘴呆看着。

      不过这种奇景很快就消失了,落在玉龟岛的岩浆漫溢到湖里后,冷热交锋,无量的湖水刹时化为白气沖天而起,白雾如幕,遮天蔽地,将玉龟岛及身后的一切尽竭遮蔽,群豪只能在哧哧的水气轰响声中,看着白雾海浪般翻腾。

      视线被遮断,战天风醒过神来,猛地叫道:「那九只鼎落到荷妃雨手里了。」

      「那人是传说中黑莲宗的黑莲花吗?」阎晶晶也醒过神来,问。

      「是。」战天风点头:「她叫荷妃雨,我云裳姐在黑莲花中现出佛像,荷妃雨也在佛珠开出了黑莲花。」

      「果然了不起。」阎晶晶点头。

      白云裳道:「九鼎不能落到荷妃雨手里,我去抢回来。」

      「现在不能去。」阎晶晶急叫:「岩浆和湖水蒸出来的蒸汽,不但温度极高,而且里面的汽浪更有着惊人的力量,任何人都休想在那汽浪里运使遁术。」阎晶晶说到这里,看向白云裳,道:「六十年前我爷爷也是见鼎在岩浆柱上盘旋,想去收鼎,却给湖水蒸起的白汽一下子裹了进去,里面汽浪翻滚,根本驾不起遁术,完全身不由己,我爷爷幸亏没有深入,总算挣了出来,却也受了重伤,白小姐虽然了得,但仅以功力论,不见得比我爷爷高。」

      「也是。」战天风点头:「蒸包子的那个蒸汽最烫人了的,我以前在龙湾镇上偷人家的包子,着实烫过几次好的,云裳姐,你不要去,几只破鼎,没什幺了不起的,就拿给荷妃雨玩玩好了。」说到这里想起一事,看了阎晶晶道:「对了,你不是说抓那龙珠要口诀吗?荷妃雨是怎幺知道口诀的?」

      「她不可能知道。」阎晶晶断然摇头,道:「龙珠认主,一旦与主人气脉相连,任何人都休想拿走龙珠,象阎世聪一样,即便知道了口诀,我不放手,他也拿不到,当然,他若不放手,我也拿不到,但龙珠在召唤鼎中九龙时,若不能把龙唤出来同时吸取龙气,那龙珠自身便会因玄功耗损过大而出现短暂的虚弱,这时若出手,就能把龙珠抓在手里,所以先前阎世聪唤不出九龙,龙珠光芒一暗,我就可以收回龙珠,这次黑莲花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阎世聪死,龙珠脱力,她才得的手,否则任她黑莲花再了得,也是近不了龙珠的。」

      「是这样啊。」战天风明白了:「龙珠入了荷妃雨之手,可就有些麻烦了。」

      「但黑莲花虽然拿到了龙珠,最多是知道收鼎放鼎之法而已,此外也没什幺用了,不知道法诀,龙珠不认她是主人,她也就控制不了龙珠。」阎晶晶再次摇头。

      「有这种事?」战天风眼光一亮:「那我只要有机会,还可以把龙珠偷过来了。」

      「是。」阎晶晶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我观那荷妃雨功力高绝,虽然她不能借龙珠之力护身,但想在她身上偷东西,怕不是那幺容易吧。」

      她这个担忧有道理,壶七公向来自吹没有偷不到的东西,这时却也不介面。

      「暂时偷不到也没关係啊,明偷暗抢,只要龙珠在她手里,本大神锅终有一天要拿过来。」战天风嘻嘻笑:「而且九鼎给我锁了一只鼎,她也吸不到龙气,让她多玩几天,没有关係。」

      阎晶晶点头,看着战天风,一脸恳盼道:「战兄,我求你件事好吗?」

      「别说那幺严重嘛。」战天风看她脸色不对,也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有事儘管开口,这天下我战天风做不到的,还真是不多。」

      「这牛皮吹的。」壶七公暗哼一声,不过战天风接下来的一句又让他乐了,战天风道:「不是我吹牛哈,明里有云裳姐的剑帮我,暗里有天鼠星壶老的妙手空空,无论做什幺,明暗两路我都有最强的帮手。」

  • 名称:佐助vs鼬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