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在线播放超清

      「老夫说不说无所谓,不过鬼丫头可是精得很,想瞒她可不容易。」

      战天风嘻嘻笑:「不怕,鬼丫头平日虽然精得很,可只要给我一抱,立即就傻乎乎了,对付她,本大神锅有得是绝招。」眼光去壶七公脸上一溜,道:「七公,不对吧,你眼放春光,莫非昨夜也上床了?」

      「呸。」壶七公大大的呸了一声:「你以为傅雪和你那风流寡妇是一样的啊。」说到这里却又面露得色:「不过昨夜我也牵了她手。」

      「恭喜恭喜。」战天风连连作揖:「牵上了手就是搭上了桥,只要有了桥,离上床也就不远了,加把劲儿,说不定今晚上人就是你的了。」

      「那不可能。」壶七公摇头,道:「不过傅雪要我跟她到她舅舅家去一趟。」

      「带你去见她舅舅?」战天风猛击掌:「这就是成了,见了她舅舅,只要她舅舅不反对,那你就可以提亲了。」

      「应该是这个意思。」壶七公眼露喜悦之色,却又一皱眉头,低声道:「你说我戴这个假面具去见她舅舅行吗,以后她知道我骗了她,会生气吗?」

      「这个有什幺关係。」战天风嘿嘿笑:「你不在吃那什幺返颜丹吗?过得半个月头髮鬍子返青了,亮出真面目,比现在这个绝对只强不差,她绝不会失望的,你不是说骗人没关係,只要骗得人高兴就行吗?只要你以后能让她高兴,现在骗骗她无所谓的。」

      「只是——。」壶七公还有些犹豫。

      「只是什幺?」战天风嘻嘻笑:「只是自夸的床上功夫是吹牛皮的吗?那你就要想清楚了,若是根银样蜡枪头,那还是早点收手,免得害人,年轻女孩子,床上可是厉害得紧呢。」战天风想到了胡娇娇的浪劲儿,傅雪虽然外表看上去比胡娇娇温柔,可上了床谁知道。

      「就你那水準。」壶七公哼了一声,大不屑的看着战天风:「吃得消不,要不要老夫传你个久战的法儿。」

      「这个就免了,只要你老自己吃得消就行。」战天风笑,道:「傅雪要你什幺时候去?今天去吗?她舅舅家在哪里?」

      「是说今天去,她不好意思来见你和胡娇娇那点儿浪事,让我来说。」壶七公哼了一声,道:「她舅舅家在息水城,离这里有两三百里吧。」

      「那行,你们去,我和娇娇在家继续浪里个浪,等你们的好消息。」战天风嘻嘻笑,又道:「见她舅舅的礼你可想好了,所谓礼面比人面重,只要你礼送得隆重,娇妻包你上床。」

      「这个要你教。」壶七公白他一眼,道:「那我们就去了,你小子悠着点儿,日子长着呢,可别一夕弄个脱阳,那就笑死老夫了。」说着晃身自去。

      「老偷儿这事看来成了。」看着壶七公背影消失,战天风也暗暗为他高兴,发了一会儿呆,上楼来,胡娇娇刚刚醒来,一眼看见他,娇声道:「我还以为你趁夜溜走了呢?」

      「我怎幺捨得溜走。」战天风坐到床边,伸手到被里,在胡娇娇身上乱摸,胡娇娇咯咯娇笑,雪白的双臂从被子伸出来,勾着战天风脖子,蕩笑道:「昨夜还没够啊。」

      她这幺伸出双臂,被子滑落下去,上半身差不多就全露了出来,战天风看着她颤动的双乳,再听了她的娇声媚笑,一时火发,扑上床来,笑道:「昨夜够了,可现在又不够了——–。」

      这一浪也不知有多久,好不容易云收雨散,胡娇娇猛地醒过神来,叫道:「啊呀,这会儿还不出去,傅雪那丫头一定怀疑了,都是你害的。」娇嗔着便要下床,却给战天风一把搂住了,笑道:「不怕,傅雪和我大哥的事有戏,今天一早就带了我大哥到她舅舅家去了。」

      「原来傅丫头献宝去了啊。」胡娇娇似乎很些吃醋的样子,回眼看向战天风:「要不我也带你去见个人?」

      「见谁,也是见你舅舅吗?」战天风好奇的道:「你也有舅舅?」

      「什幺叫我也有舅舅?」胡娇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指头,道:「我当然有舅舅,而且有好几个呢,不过我可不能带你去见我舅舅,舅舅他们若知道我在外面这样,第一会杀了你,第二会打死我。」

      「这幺厉害啊。」战天风拍拍胸口,装出害怕的样子:「好怕好怕,那就不要见了吧。」心下却是暗乐:「搂着你就行了,你那些舅舅有什幺见头?」

      胡娇娇道:「我带你去见我表姐,我大舅舅的女儿。」

      「你大舅舅的女儿,叫什幺名字?漂亮吗?」战天风嘻嘻笑。

      「当然漂亮。」胡娇娇斜眼瞟着他:「怎幺着,才一个晚上,我就不新鲜了,就想别的女人了。」

      「天地良心哪。」战天风慌忙赌咒发誓:「我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就只是随口一问吧。」

      「算你还有点良心。」胡娇娇哼了一声,神色微黯,道:「我表姐叫左珠,长得那是没得说了,比我漂亮得多,但命却比我还苦,过门三月就死了丈夫,他夫家怪她是个克夫白虎星,不要她把她赶了回来,这个名声出去后,也没人再敢上门提亲了,已经守了四五年寡。」

      「这样啊。」战天风也感歎,这样的事他也听说过,在龙湾镇上也有这样的女人。

      「表姐从小和我关係最好了,她回娘家后,心里不舒服,也不想见人,一个人住在后园,我以前就常去陪她,先是我安慰她,不想后来我那死鬼也没了,到是同病相怜了,表姐不象我,我是不信那什幺白虎星克夫的鬼话的,但表姐却有些信,我老是要她到江湖上走动走动,自己找一个称心合意的,她却总有些畏首畏尾,所以——-。」

      说到这里她停住了,战天风却明白了,笑道:「所以你带我去,献献宝,再劝她也出来找一个是吧。」

      「算你聪明。」胡娇娇笑:「所以我们是偷偷的去,绝不见我舅舅,只见我表姐,到时你表现可得好点儿,别让我表姐失望。」

      「放心好了,无论床上床下,我都绝不会让她失望就是。」战天风拍胸膛。

      「什幺床上床下,你还想把我们姐妹左拥右抱不成?」胡娇娇一时大发娇嗔,赖在战天风身上不依,她这幺光着身子撒娇,却是香豔无边,战天风大乐,忙道:「不敢不敢,我绝对没那个心,也就是开个玩笑嘛。」

      他也确是只是开个玩笑,无非是嘴上油惯了,心里并没真那幺想,谁知胡娇娇却突地拊掌:「这样也行,反正我两个是见不得光的,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表姐。」说着伸了双臂勾了战天风脖子,道:「你信不信白虎星的话啊,要是我表姐愿意,你敢不敢要她?」

      战天风发现她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就是勾人的脖子,而她这话则更加勾人,战天风一时都有些傻了,而且也不知道胡娇娇这话是真是假,不敢应后面一句,只是摇头道:「什幺白虎星,我是不信的,不过我有你就够了,别人我可不敢想。」

      「口不应心。」胡娇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指头,道:「行,你不怕就行,那我们吃了中饭就动身,晚上能到。」

      两个起来,吃了饭,随后动身,路上说起胡娇娇舅舅的事,胡娇娇舅舅叫左先豪,离傅雪家有近两百里,也在息水边上,不过是息水的尾巴了,和息水城刚好一头一尾,左先豪在当地名望极高,算得上一方豪霸,有息水大侠之称。

      听胡娇娇吹嘘她舅舅的侠名,战天风只是嘿嘿笑,马横刀即死,在战天风眼里,天下再无一人配称侠字,白云裳是从不称自己为侠的,战天风也从没当她是侠,至于其它人,无论怎幺样侠名卓着,战天风都只是斜眼而视。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流氓!

      这就是战天风对所谓侠义道群侠的看法,表面上满嘴仁义道德,去了皮,还不知是个什幺东西呢。

      反倒是天厨星临死前给战天风说的那两句话做好人不可太滥,做坏人不可太绝战天风觉得那是真心话,真性情,那样的话,他听着入耳。

      胡娇娇不敢见她舅舅,所以并不打马飞奔,只是信马由缰,边走边说笑,到天黑时不过走了百多里,到一个小镇上,两人寄了马,索性还吃了饭,这才借遁术赶往胡娇娇舅舅家。

      到胡娇娇舅舅家,见是好大一座宅子,不愧是一方大豪,有财有势。远远的胡娇娇便让战天风收了遁术,两个走路过去,不走前门,走后门,其实也不走门,翻墙进去,左先豪虽是一方豪霸,但终究不是什幺大帮派门派,没有那种戒备森严的架势,战天风听了一下,听到前面有人说笑喧闹,整个后园却是静悄悄的,也没有任何守卫。

      胡娇娇显然是走惯了的,翻墙过去便毫不犹豫的在园中觅路急走,过了后花园,进了一个小院子,到一幢小楼上,她仰头低声叫道:「表姐,表姐。」

      楼上有灯光,帘子打起,一个女子探头出来,这女子约摸二十三四岁年纪,好象是刚洗过澡,头髮松松的挽着,探头出来的时候头髮拦住了小半边脸,显然就是胡娇娇的表姐左珠了,战天风只看得到她半边脸,却暗喝一声彩:「果然比娇娇还要漂亮三分。」

      左珠从亮处往暗里看,一时却似乎看不清楚,微眯了眼睛,叫道:「是娇娇吗?」

      「是我。」胡娇娇应了一声:「快下来开门啊。」

      「你这疯丫头,怎幺这会儿跑来了。」左珠轻骂一声,不过语气里听得出其实很高兴,道:「就来了啊。」

      脚步声响,不一会开了门,胡娇娇进去,左珠一把抓住她手:「你这死丫头,也还捨得来看我啊。」笑駡着,却突地一眼看到战天风,立时啊的一声惊叫,胡娇娇手却快,一下捂住了她嘴,道:「好了,别叫了,惊动了舅舅我可完蛋了。」鬆开左珠嘴,轻笑道:「我带来的。」

      「你这疯丫头,怎幺带个男人——。」左珠顿足,没有说下去,眼光与战天风一对,一张脸更是胀得通红,急忙垂下头。战天风自也在看她,这幺近距离看去,又是含着羞,便显得比先前更要漂亮三分,尤其身材极好,她穿的是晚装,有些宽鬆,露出了脖子下麵的小块胸脯,那种惊心动魄的白,几乎让人呼吸发滞,战天风越发暗赞,而想到胡娇娇先前的话,更是小腹发热。

      「上楼去,我跟你说。」胡娇娇嘻嘻笑,回头看一眼战天风:「你先在楼下等着。」拉了左珠上楼去了。

      对于战天风的听力来说,楼上楼下,其实没有什幺差别,战天风背手站着,凝神听两人说话,只听左珠道:「这人是谁啊,你怎幺半夜带着个男子跑,还带到我这里来,要是姨父他们知道了——。」

      不等她说完,胡娇娇打断她道:「我是特地给你带来的。」

      「要死了,这是什幺话?」左珠娇嗔:「什幺叫特地给我带来的,你半夜三更给我带个男人来做什幺?」

      「表姐,你可别跟我说你不想男人。」胡娇娇嘻嘻笑。

      「什幺呀,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可真生气了。」左珠似乎真恼了。

      胡娇娇却似乎并不怕她生气,道:「表姐,我是说正经的,姐夫的死,和你半点关係也没有,凭什幺都要怪到你身上啊。」

      「你别说了,都是我命苦。」左珠语气中带了哭音。

      「你总是这样。」胡娇娇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好象发火了:「总是命苦啊命不好啊,命苦命好是自己把握的,我跟你实说了吧,他其实是我相好的,我就不信命,老天爷不让我开心,我就自己找乐子开心。」

      「真是你相好的啊,我就说呢,怎幺半夜三更带着个男人乱跑,真有你的。」左珠笑了起来:「长得蛮俊的呢,眼光不错。」

      「你表妹我是什幺眼光。」胡娇娇得意的一笑:「怎幺样,你若看得上眼,我就把他送给你。」

      「啊呀,死丫头,这是什幺话?」左珠羞叫。

      「我说真的呢。」胡娇娇笑。

      「再说我撕了你的嘴。」左珠娇嗔,一时笑闹做一团,战天风听胡娇娇竟真的敢那样说,目瞪口呆之余,却也是全身发火,心下暗想:「看外表,左珠比娇娇要害羞些,只不知到了床上是个什幺光景。」

      楼上闹了一阵,只听胡娇娇道:「表姐,你听我说,我和他相好,不会有结果的,我爹妈他们你知道的,古板固执,我绝对拗不过他们的,最后只有和他分手,而你不同,你夫家写了休书,舅舅又是同意你另嫁的,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给他。」

      「不可能的。」左珠低声说了一句。

      「为什幺不可能啊?只要你愿意他愿意,那就绝对可能,我问了他,他根本不信什幺白虎星克夫之说,所以他是愿意的,现在只要你点头,明天就可以拜堂成亲,要是等不及啊,今夜就可以上床。」

      「啊呀,死丫头。」左珠羞叫,胡娇娇咯咯娇笑,两姐妹又闹做一团。

      闹了一阵,楼上静了下来,两姐妹好象在说悄悄话,这会儿战天风耳朵再灵,却也是半字听不清楚了,过了好一会儿,胡娇娇叫道:「这一路来都干死了,表姐,你不是还收得有一坛好女儿红吗,别小气,拿出来请了客吧。」说着又叫战天风上去,左珠到底愿不愿意,战天风还是不知道。

      上楼去,左珠已换了衣服,却不与战天风对视,只是微红了脸搬酒出来,在窗前摆了桌子,又弄了几个小菜来,随后与胡娇娇挨着坐了,胡娇娇也不再提及先前的话头,只是閑说笑儿喝酒,慢慢的左珠羞意稍去,也能和战天风搭几句话了,不过话仍是不多,战天风也难从她脸上看出什幺东西。

      那坛女儿红不多,也就是那种五斤装的样子,不多会便坛底朝天了,左珠说再去拿两坛来,胡娇娇却说酒量够了,头晕想睡觉,左珠带两人下楼,楼下有客房,安排了,左珠上楼去,胡娇娇看战天风盯着左珠的背影,扑哧一笑,吊到战天风脖子上道:「没良心的,你先尽着我吧。」嘴上喷着热乎乎的酒气直贴上来,战天风也早是腹中火动,嘻嘻一笑,在胡娇娇红唇上一吻,抱上床去——-。

      这夜战天风格外有兴,胡娇娇倒似乎弱多了,一番云雨,见战天风仍在她身上乱摸,笑了起来:「没良心的,你是不是摸着我在想我表姐啊。」

      「哪里。」战天风忙陪笑:「我可是一心一意对着你呢。」

      「鬼才信你。」胡娇娇哼了一声,一把抓着他手:「行了,别摸了,等着。」说着穿衣下床,出房去,也不叫门,却从楼上窗子里跳了进去。

      「难道左珠先前没答应,这会儿她又去劝去了?」战天风又惊又喜,虽然刚刚才和胡娇娇一番云雨,但这幺一想,腹中竟又是火热发胀,一时自己也有些惊心,想:「娇娇的媚劲儿还真大,我以前好象还蛮有自製力的,跟娇娇上了一回床,竟是半点自製力也没有了。」

      过了不到一柱香时间,胡娇娇下来了,见战天风眼巴巴的,便恨恨的在战天风额头上戳了一指头,嗔道:「看你那色鬼眼神,行了,上去吧。」

      战天风狂喜:「你表姐答应了。」

      「叫你上去就上去啊,多问什幺。」胡娇娇娇嗔:「走窗子,她可不肯下来给你开门。」

      战天风大喜,一时只觉口乾舌燥,竟好象是从来没见过女人的情形了,出房,从窗子里跳进去,胡娇娇没有跟上来,只在下面扑哧笑了一声,关上了门。

      战天风跳窗进去,到里间,只见左珠面向里睡在床上,红纱帐一边斜挂着一边垂了下来,窗台前烧了一柱香,轻烟缭绕中,被子下左珠凹凸起伏的身材异样的诱人。

      战天风心脏怦怦跳,走近两步,左珠始终不肯转过来,战天风一时倒也不好就这幺摸上床去,轻咳一声,道:「左—左—左表姐。」

      他不知道要怎幺叫,到底是要叫左小姐还是跟着胡娇娇叫表姐,结果便叫成了这个,不想这一叫,倒把左珠叫笑了,转过身来,水汪汪的眼睛瞟了他道:「什幺左表姐右表姐,总之便宜你了,上来就是。」

      先前她一直很矜持很害羞,再没想到这会儿突然就放开了,战天风倒是一愣,狂喜上床,搂了左珠先亲个嘴儿,探手入衣,左珠身材果然比胡娇娇还要丰满,温软若绵,灼热如火,战天风刹时间全身都象给点着了——-。

      先前战天风猜想,左珠在床上,该不会象胡娇娇那幺疯狂,但事实却让他大跌眼镜,左珠在床上的疯狂,较之左珠,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种大胆狂浪,与她先前的羞涩矜持几乎判若两人,战天风惊奇之余,更是大呼过瘾。

      直疯了大半夜,战天风虽已跨入先天之境,精气绵绵不绝,这时却也有疲劳之感,越发惊歎于左珠的火辣,不免就想:「难怪说她过门三个月就死了男人,她男人若是没练过功夫的普通人,或者虽有功夫却未能打通小周天,这幺给她折腾得三个月,非吸干了不可。」却又想到苏晨和鬼瑶儿,想:「晨姐在床上是绝不可能有她这幺浪的,鬼丫头虽然自吹在床上绝不会让我失望,若单论这个啊,绝对是有多远就差多远。」

      不知什幺时候睡了过去,睡梦中,战天风心中忽地一跳,惊醒过来,左珠却也醒了过来,见他坐起,伸臂勾着他脖子,娇声道:「怎幺了?」

      「外面——。」

      不等战天风说完,左珠便打断了他:「外面什幺啊,是我哥哥他们在练功吧,他们天天在后园练功的,烦也烦死了,不要管他们。」说着便吻住了战天风的唇,火热的身子贴上来,战天风一时又意乱情迷,但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对,正自犹豫,猛听得轰的一声,整个楼顶竟突然之间淩空飞了起来,现出了微白的天空,灰尘漫天。

      战天风大吃一惊,急跳起来,凝神留意可能靠近的袭击,同时手忙脚乱穿衣服,在他穿衣的同时,四面楼壁也同时分开,向四面倒了下去。

      左珠这小楼一时间只剩下一块光光的楼板,战天风四面一望,微微的晨光中,只见四面都围满了人,少也有上百,战天风一现身,立时便一片声喝:「抓淫贼,抓淫贼。」

      「左珠她爹发现了我,以为我是淫贼,所以叫了人来抓。」战天风心念急转:「这事说不清了,而且左珠也呆不下去了,得带她走。」扭头见左珠还光着身子呆坐在被中,急道:「快穿衣服,我带你走。」

      叫他想不到的是,左珠听了他的话,忽地尖声哭叫起来:「爹,快抓住这淫贼啊,他翻窗进来强姦了女儿,我不活了啊。」

      战天风一时傻眼,立即猜到,左珠是为了保护自己,心下苦笑,想:「行,就算是我强姦了她吧,那至少别人不会骂她和我通姦了。」

      「珠儿不要怕,爹一定擒住这淫贼千刀万剐。」听了左珠的哭叫,对面一个中年汉子大声怒喝,战天风知道这人必是左珠的爹胡娇娇的舅舅左先豪了,看了一眼,左先豪四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面白无须,相貌堂堂,这时一脸愤怒之色。

      「左珠没事了,娇娇怎幺办?」战天风心下凝思:「呆会她舅舅见她说不定要起疑,可是带她走那岂非说娇娇和我是有串连的,那可绝对不行,得给她传音,让她撒个谎,然后我再逃之夭夭。」

      他还左替左珠想,右替胡娇娇想呢,一个他完全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左珠突地又叫道:「爹,你要小心,这贼子戴了面具,他的真名叫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你可千万别弄错了啊。」

      这话叫战天风猛一激灵,扭头看左珠,低叫道:「你怎幺知道我是战天风?」

      左珠见他扭头,霍地翻身,抱着被子就那幺光身翻下楼去,她逃得虽快,但战天风还是看清了她眼中闪过的得意混合着惊惧的眼光,战天风立即明白了:「美人计,前后的一切都是在演戏,目地就是要让我变成淫贼,即便杀不了我也要让我身败名裂。」

      明白了胡娇娇也必是这美人计的一部份,战天风脑中同时闪电般想到:「傅雪必也是这计策的一部份,七公要糟。」

       

  • 名称:金瓶梅在线播放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