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文件夹超清

      「原来云裳姐也怕我呵出的热气呢,哈哈。」战天风心下暗乐,不过脸上可不敢表露出来,装作全没留意的扭开嘴,道:「云裳姐,你注意那些鼎耳朵下面的铜环没有?」

      「看到了啊?」白云裳点头:「那些铜环怎幺了?」

      「那些铜环不是摆在那儿好看的,它们叫困龙锁,咬破中指滴一滴血到上面,然后念一个诀,困龙锁就会锁上,那幺即便有龙珠,也无法把鼎中的龙唤出来。」战天风说着顺口就把法诀告诉了白云裳。

      「原来这样啊。」白云裳看着战天风,又惊又喜:「风弟,你身上总是有惊喜出现,这困龙锁的法诀你又是怎幺知道的?」

      「这事说来话长了,云裳姐你可能想不到,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医星其实是阎家上一代的老四,而阎家这一代的殿主其实是个叫阎晶晶的女孩子,这个阎世聪不是阎家人,是天医星收养了準备给阎晶晶当老公的,后来天医星死了阎家没大人了,阎世聪就造反了,从阎晶晶手里骗了龙珠又把阎晶晶关了起来,但阎晶晶的老爹防了一手,并没把阎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诉阎世聪,结果阎晶晶利用秘道自己跑了出来,然后撞上了我和七公,然后请我们帮忙夺龙珠,这困龙锁的法诀就是她告诉我的。」

      他说得虽然又多又乱,白云裳还是听明白了,低叫:「原来是这样啊,那个阎晶晶呢,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战天风四下看了看,摇头:「可能藏在什幺暗处等着夺龙珠吧。」

      这时龙珠已升到四五十丈高下,光芒越来越盛,随着龙珠升高,鼎阵形成的青光圈也越来越大,形成一个百丈左右的大光圈,战天风白云裳都不得不后退,两人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龙珠,战天风还时不时留意一下鼎上的困龙锁,看有没有打开。

      龙珠停止上升,慢慢的旋转着,明月当空,莹莹月色似乎都被青光圈吸收了,更又全部流注到了里面的龙珠上,龙珠比青光圈亮,青光圈又比月光亮,在天地间形成一个特别奇异的景象。

      龙珠旋转了半刻钟左右,光芒也越来越亮,但突然间就是一暗,霍又变亮,珠中射出九束白光,同时射在九鼎之中,九鼎中立时有异啸声响起,啸声先也不大,但却越来越大,便如天边之潮,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到后来声鸣九天,直欲裂空而去,群豪无不心惊胆颤,有那胆子细的,早已是脸色苍白。

      战天风知道这是鼎中龙啸,却没想到九龙齐啸会有这幺大的威力,也不自禁的有些担心起来,又看一眼困龙锁,不看不知道,这一看才发现,困龙锁在不停的颤抖着,九鼎上十八把困龙锁都是这样,就好象有什幺巨力在扯着这些困龙锁,战天风越发担心,眼光流转,只在十八把困龙锁上溜来溜去,心中同时就象打鼓一样,不停闪念:「困龙锁锁得住龙吧,不会过久了生锈了给那些龙拉断吧。」

      仔细回忆那些困龙锁好象都没生锈的样子,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监督铸鼎的那个官不知是不是个贪官,若是个贪官,偷工减料,百斤一把锁他只给五十斤铜,另五十斤拿了去换钱,那就惨了。」

      这幺胡思乱想着,忽地「铮」的一声,九鼎十八把困龙锁同时扬起,淩空崩得笔直,九鼎亦同时震动,战天风只觉得脚下地皮一抖,仿佛突然间天崩地裂了一般,乍惊之下,不由「啊」一声叫,两眼却死盯着困龙锁。

      幸亏困龙锁并没有象他担心的那样崩断或崩开,而龙珠上射出的九束白光却猛然消失了,龙珠自身的光芒也一下子暗淡了下去,战天风立刻便明白了,刚才那一下,困龙锁崩直九鼎震动,必是鼎中九龙猛挣了一下,却并没能挣脱困龙锁,而唤不出九龙,龙珠的力量却因消耗过大而光芒变暗了。

      所有人中,只有战天风明白了这一点,但他虽然明白了,却不知接下来该要怎幺办,便在他犹豫中,一个身影从大殿里闪电般掠出,正是阎晶晶,阎晶晶等的就是这一刻,龙珠旧力已去,新力未生,而阎世聪还没明白过来,来不及收回龙珠。

      阎世聪扫空万虑,只待吸取龙气,等觉出不对急睁眼时,龙珠已落到阎晶晶手里,阎世聪急怒交集之下一崩起来,一切都已经晚了,龙珠入手,阎晶晶左手捏诀一招,阎世聪怀中那个袋子急飞出去,那袋子名九龙袋,是与龙珠一体的宝物,龙珠在谁手里九龙袋就会飞去谁手中,九龙袋到阎晶晶头顶处,突地变大,袋中射出白光,白光射在一只鼎上,那鼎霍地变小,然后缓缓飞入袋中,在白光射到鼎上的同时,困龙锁「铮」的一下就打开了。

      「果然另有开锁的法诀。」战天风一眼看到,暗暗哼了一声。

      一鼎入袋,袋中白光再射向另一只鼎,眨眼间九鼎依次入袋,这过程虽快,但以阎世聪的身手,若出剑攻阎晶晶,那是足可以攻出四五十剑的,奈何龙珠在阎晶晶手中,白云裳尚且近不得龙珠,阎世聪又如何近得?第一只鼎入袋,阎世聪便知不妙,眼珠一转,撤腿便溜,晃身进了大殿。

      阎世聪开溜,自然没能逃过战天风的眼睛,但这会儿他对阎世聪毫无兴趣,也就任他溜去,群豪却大多在呆看着阎晶晶收鼎,没几人去注意阎世聪了,阎王殿四大护法及护殿武士突见阎晶晶现身,喜的喜惊的惊,也都是呆看着。

      阎晶晶收了九鼎,扫一眼全场,喝道:「谁都不要动。」声落,转身追入殿中。

      「跟去看看。」战天风哪里肯听她的,飞身追去,白云裳壶七公自也随后跟上,但其他人却真的谁也不敢动,阎王殿的人是见了故主,阎世聪又溜走了,所以不敢动,而且阎王殿的人都知道龙珠的威力,龙珠在谁手里,谁就是阎王殿的主人,因此便有几个阎世聪的心腹,这会儿也是不敢吱声动弹,至于群豪,却是不知道要怎幺办?造反打落水狗?阎王殿好象还不是落水狗,而且谁也不知道阎晶晶到底是何方神圣,惟一有号召力的白云裳又是一声不吭,于是阎王殿的人不敢动,他们也就都不敢动了。

      阎晶晶去势如电,战天风几个虽追得急,但一入殿,却一下就失去了阎晶晶的身影,最奇异的是,战天风竟感应不到阎晶晶灵力的波动,照理说,无论阎晶晶身法有多快,就算钻进了地底下,在战天风这幺衔尾急追下,也一定脱不出战天风灵力的感应,但战天风就是感应不到,不由咦的一声:「这丫头玩的什幺鬼花样?怎幺好象平空消失了一般,没可能啊。」

      「该是龙珠的作用。」白云裳心神微凝,道:「她到地底下去了。」

      战天风明白了,嘿的一声:「这鬼龙珠还真是玄异呢,钻地底下,哈,你就是个耗子精,今天也休想逃得出本大神锅之手。」去大殿中一找,很快便找到机关,就在大殿的八仙椅后面,打开机关,露出一个洞口,却没有地道,就是一个大洞。

      「我说失蹤得怎幺这幺快呢,原来就是这幺直上直下的。」战天风哼了一声,倒栽葱一跟头就栽了下去。

      「小心些。」白云裳叫一声,急也飞身跃下,壶七公随后跃下。

      下面是一个极大的洞子,而且特别高,至少有上百丈,方圆也有四五十丈,战天风立在空中,四下一看,叫了起来:「我个娘,原来他们这大殿下面根本就是空的啊,哪个要是脚力重一点,一脚把地板踩穿了,这一跤栽下来,哪还有活命,还真是一跤栽进了阎王殿了。」

      洞子四面都有洞口相通,阎王殿看来是把这下面挖空了,地下四通八达,借着龙珠的玄异,阎晶晶隔开了战天风等人的感应,但却仍瞒不了白云裳,她向东面洞口一指,道:「她去那边了。」

      战天风当先掠去,白云裳壶七公随后跟进,壶七公看白云裳对战天风跟得紧紧的,心下嘀咕:「大半年不见,白小姐对这臭小子倒好象更上心了,也是怪事,这臭小子还真是有女人缘。」

      阎家先祖当年为防阎王岛火山的大喷发,在玉龟岛地下下了极大功夫,差点挖空了玉龟岛,地道四通八达,大大小小的洞子数不胜数,而且分为三层,最底下一层,也就是阎晶晶引战天风壶七公两个进去过的那一层,连阎世聪也不知道。不过地道虽杂洞子虽多,仍是按阵法布置的,战天风只走了两条地道便看出是个八卦阵,乱挖的不好走,只要是按阵图挖的,他闭着眼睛也会走,白云裳看他一通乱走,奇了,道:「你往哪里走啊。」

      战天风一撇嘴:「这不就是个八卦阵吗,放心,闭着眼睛我也能走八个来回,绝不会丢了我的仙子姐姐就是。」

      白云裳又气又笑,白眼:「谁要你闭着眼睛走八个来回啊,阎晶晶去了这面呢。」

      「那你要来个仙人指路啊。」战天风嘻嘻笑。

      「指你个头啊。」白云裳气得捶他。

      战天风照着白云裳的指点急掠,他要走前面,却又感应不到阎晶晶的具体位置,到一个岔路口就要白云裳指点,好在白云裳倒是不厌其烦,烦的是壶七公,若不是白云裳在前面拦着,他早就照着战天风屁股一脚踢过去了。

      阎晶晶竟不在第一层,而是到了第二层,第二层的入口进去也是个洞子,不过比第一层的洞子要小得多,第二层却是个七星阵,战天风照着白云裳的指点,直奔阵眼,进阵眼,眼前霍地一阔。

      阵眼也是个大洞子,和第一层的那个洞子差不多大,不过没有那幺高,约摸只有十来丈高,在洞子的尽头,布置成神殿的样子,两旁摆着无数棺材,少也有数百具,都以石凳悬空架着。

      原来玉龟岛的第二层是阎家历代先祖的安灵之地,阎家所有直系亲属,死后灵柩都会安放在这里面,这也是阎世聪没能发现第三层地宫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心中一直有鬼,并不敢坦然面对阎家先祖的亡灵,到了第二层便心虚,每次就算勉强跟进来,一完事也是飞快的就出去了,再不敢到处乱窜去看还有什幺秘密,若非如此,地宫的第三层也必会给他发觉,阎晶晶就休想借第三层秘道脱身更在第三层地宫安身了。

      阎晶晶就站在神殿前面,阎世聪也在,却是跪在地下,战天风几个跟进来惊动了阎晶晶两个,两人都回头看来,一眼看到战天风,阎晶晶苦笑一声:「战兄还真是神通广大,龙珠竟也阻不住你。」

      「我没那个本事。」战天风摇头,向白云裳一指:「是我云裳姐指的路。」

      「这位姐姐是—–?」阎晶晶给关了几年,没听说过战天风的名字,也不知白云裳下山的事。

      「我叫白云裳,来自白衣庵。」白云裳合什为礼。

      「原来是来自白衣庵的高人,怪道如此了得。」阎晶晶也回了一礼,看了白云裳道:「白小姐,这是我阎王殿的家事,希望你不要插手。」

      白云裳略一犹豫,点头,道:「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九州九鼎为天朝重宝,鼎中龙气牵扯我天朝龙脉,非真龙天子,不可吸取,所以还望殿主不要吸取。」

      「白小姐放心。」阎晶晶点头:「九鼎在我阎王殿数百年,我们从来也没打算吸取,我不会,阎家以后的子孙也不会。」

      「如此殿主自便。」白云裳合什。

      「谢白小姐。」阎晶晶点头致谢,转头看向一直低头跪着的阎世聪,厉声道:「阎世聪,你即然自己到祖宗灵位前来跪着了,那你就在历代先祖灵前交代吧,你哪里做错了,该受怎幺样的惩罚,你也自己说。」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该死啊。」阎世聪竟然猛的打起自己耳光来,打得啪啪响:「其它的都不说,我最对不起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义父,一个是晶晶你。」

      「原来你也知道。」阎晶晶哼了一声,但看阎世聪这幺打自己,她心中的怒火倒小了许多,这一声哼里便也没有先前那般严曆了。

      阎世聪这种在女人面前痛哭流涕大打自己耳光的情景,以前战天风在龙湾镇上倒是常见,这两年没见着了,想不到在这里又看见了,又是吃惊又是好笑,不由就赞了一声:「有前途啊。」

      白云裳不明白,道:「什幺?」

      「阎世聪鹹鱼翻身,就是这几巴掌了呢。」战天风瞟一眼白云裳:「你们女人啊,就是心软,尤其是余情未断的那种,天大的怨气,两巴掌下去,气立刻就消了,只怕还心疼了呢,这种事,我在龙湾镇上见得最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白云裳掩嘴而笑:「那我下次告诉苏晨和鬼瑶儿,让你多打自己两巴掌,切莫要上你的当。」

      「我可不是这种软骨头男人。」战天风一脸牛皮,到惹得白云裳又笑了。

      阎世聪道:「当年我饿晕在雪地里,如果不是义父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又哪有后来的一切,义父待我,恩重如山啊。」他说着,放声痛哭起来。

      「四叔在天有灵,只怕也要活活给你气死了,你却还有脸到他灵前来哭。」阎晶晶仍是青着脸,只是语气已远不如先前严曆。

      「我是猪油蒙了心啊。」她这一说,阎世聪又重重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大声哭道:「义父,真希望你能活过来啊,希望你狠狠的打我,晶晶对我多幺好啊,从小到大,她都是一心一意的待我,我们整天在一起,她对我任何时候都是千依百顺,这样的好女孩子,可我却骗了她,伤了她的心,我真的不是人啊。」

      「这样的话你不要说了,算我瞎了眼吧。」

      「晶晶,你能原谅我吗?」阎世聪回头看阎晶晶。

      「你说,我应该原谅你吗?」

      「是啊,我是不值得原谅。」阎世聪点点头,转头看向灵牌,道:「义父,你救错了我,我这样猪狗不如的人,不应该活在世间。」说到这里,他忽地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剑,一下刺进了自己腹中。

      「世聪哥。」阎晶晶没想到阎世聪竟会突然自杀,大吃一惊,刹时把先前的一切全忘了,急奔过去,一把抱住他,急叫道:「世聪哥,你怎幺这幺傻啊,我虽然怪了你,可你也用不着自杀啊,快给我看看,快。」

      「你不要救我了,我是死有余辜。」阎世聪惨笑摇头,看着阎晶晶,道:「晶晶,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只是猪油蒙了心,一心想化身成龙,又怕你阻止我,所以才骗了你把你关起来,但在我心里,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虽然暗算了你,却从来也把你怎幺样,我拨了最好的丫头服侍你,所有衣食也一切照旧,其实我一直就在想,只要一化身成龙,我就立刻要放你出来,和你共亨所有的一切。」

      他这话真正打动了阎晶晶,哭叫道:「是的,世聪哥,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只是野心害了你,你放心,有龙珠在,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救过来,经过这一次,我相信你不会再有野心了,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的那些日子了。」她说着,从怀中掏出龙珠,放到阎世聪手里,道:「世聪哥,你快借龙珠的灵力护住心脉,我给你拨了短剑,你不要怕,有龙珠在,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的。」

      「晶晶,谢谢你。」阎世聪一只手接过龙珠,另一只手却仍按在腹部的短剑上,阎晶晶叫道:「世聪哥,你鬆手啊,我给你看看,不要怕痛,没事的——。」话未落音,阎世聪忽地自己将腹中短剑抽了出来,顺手一送,一下便刺进了阎晶晶胸口。

  • 名称:新建文件夹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