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学院超清

      「你是说—你是说,这人就是你佛印宗的方丈?」过于吃惊,阎世聪几乎都有些结巴了。

      「是。」净尘点头:「战天风正是我佛印宗方丈,法号宏法,战天风是他的俗家名字,但他其实是我师叔银果大师的转世灵佛。」

      「什幺?」阎世聪惊得目瞪口呆,群豪中更是惊呼声四起,无数人惊落下巴。

      这个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的少年竟是佛印宗方丈,而且是一代高僧银果的转世灵佛,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原来本法师的法号叫宏法啊。」战天风扯耳朵,这下白云裳也呆了,叫道:「原来你把你自己的法号都忘了啊?你这高僧当的。」

      「我当时真的没记住。」战天风嘻嘻笑,对白云裳一挤眼睛:「对了云裳姐,我这方丈第一大任务就是要打败你呢,哪天我们试试手,你装模作样败给我一次好不好?」

      「早败给你了,还要装模作样?」白云裳大大的白他一眼,却又忍不住掩嘴而笑。

      牛头马面受阻,后面的追魂索命立时扑上,壶七公迎头拦上追魂,战天风对白云裳道:「云裳姐,阎世聪这猪头就交给你了。」飞身迎上索命,他也不用金字,反手拨出煮天锅,口中叫一声:「刀削茄子皮。」一锅削向索命脑袋。索命使的是一根哭丧棒,招数诡奇,但战天风这煮天锅是经白云裳调教过的,对着枯闻夫人那样的一代宗师或者还有些束手缚脚,对付索命的哭丧棒却是半点也不落下风。

      白云裳明知战天风绝不会输给索命,却仍忍不住多看了两招。大半年的分别,尤其在目睹了玄信的种种无能软弱之后,在白云裳心里,战天风到了一个暂新的位置,战天风见了白云裳欣喜若狂,但他不知道,白云裳心中的欣喜并不下于他。

      还有一件事战天风不知道,在这大半年里,白云裳曾数次和三大神僧讨论过,天子之位是不是一定要玄信才能坐,她详细的把战天风曾在西风假冒过天子并大败雪狼国的事说了给三大神僧听,并提出假说,假如不把传国玉玺还给玄信,假如让战天风来守天安,那会怎幺样?战天风以关外三十四国能守住西风并大败雪狼国,白云裳确信,若由他率四大国对付五犬,金狗别说打破天安城,只怕都没有一兵一卒能回到五犬去。对她的假说,三大神僧虽然无法辩驳,但却始终坚持正统,认为由战天风来做天子是荒诞和不可想像的,这一点上白云裳无法说服他们,但在白云裳的心里,她却已认定自己错了,天安第二次城破,数十万百姓遭劫,上百万百姓流离失所,就是当日她和马横刀的一念之差,她相信马横刀若还活着,也会认为他错了,不过在想到马横刀的时候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马横刀若不死,战天风必不会让天安城破,别说打破天安,只要金狗一起兵,马横刀一句话,或者一句话都不要,战天风便会横身拦住金狗,他也不要四国之兵,只把天军调来,五犬便绝无可能占到上风,对战天风在战场上的才能,白云裳有着绝对的自信,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白云裳更对玄信失望,也更进一步认定了自己的错误。不过所有这些,白云裳都只会放到自己心里,不会说出来,但她真的好想见到战天风,而见到了战天风,她真的非常开心。

      眼见战天风口中胡言乱语,削茄子拍冬瓜口沫横飞,手中锅劈头盖脸,摘脑袋打屁股攻多守少,白云裳微微一笑,转眼看向阎世聪,转眼的同时她的微笑立即就变了,还是微笑,佛光却已笼罩在她脸上,少女的春光明媚换成了佛的包容万物。

      阎世聪功力极高,不受白云裳禅功所制,自也敏锐的觉察到了白云裳这一转眼之间表情的微妙变化,心中更是惊怒:「江湖传言白云裳对这小子格外不同,果然如此。」一股莫名的醋火在心中勃然升起,伸手去腰间一探,一剑在手,道:「白小姐出道不到两年,已隐然成为天下第一人,世聪不才,到想讨教三招。」

      白云裳点头:「云裳愿意奉陪。」

      「失礼了。」阎世聪略一抱拳,长剑一点,淩空刺向白云裳,数十丈距离,说至就至。

      「不必客气。」白云裳单手还了一礼,不见手动,剑已在手,迎上阎世聪长剑。

      以阎世聪的眼光,当然看得出白云裳功力高于他,但他有龙珠在手,却是有恃无恐,龙珠含鼎中九龙之气,玄异之极,事实上阎王殿高手层出不穷,包括阎世聪阎晶晶能以这点点年纪练出如此高的功力,可以说大半都是龙珠的功劳,白云裳再了得,想以一人之力而斗九龙之气,那也是不可能的。

      阎世聪还有一个自信的,就是自己的剑法,阎王殿神龙剑得九龙之气,淩厉无伦,霸绝天下,他心中一腔醋火,主动出剑,就是想要以霸道的神龙剑压服白云裳,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最后征服她。

      但数招一过,阎世聪却是大惊失色,他霸道无伦的神龙剑在白云裳剑底,不但占不到丝毫上风,而且处处受制,白云裳的剑招并不淩厉,初看上去似乎还有些被动,只是见招拆招而已,但在阎世聪的感觉里,自己的每一招,都被白云裳轻轻化解,而自己所有的变化,都逃不过白云裳的眼睛。

      那种感觉,就象一个人走在月光下,无论左躲右闪前跳后窜,月光都始终照在他头顶,那清明的月光看似莹莹的淡淡的,却是笼罩天地,无所不在。

      无数珍奇耀世眼,一轮明月照天心。

      这正是明月天心剑的剑意。

      只斗了十余招,阎世聪便知道自己完全没有在剑法上压服白云裳的可能,他是聪明人,一知事不可为,立即收手,虚晃一招,纵身后退,长剑一横,道:「白小姐剑法超绝,果然是名不虚传,本想再领教几招,不过吉时已到,只好期待下次了。」

      白云裳剑意遥指:「请殿主收手,否则莫怪云裳失礼。」

      阎世聪傲然一笑:「白小姐虽然了得,但想拦我阎世聪,却还不够。」手一晃,长剑回到腰上,从怀里再掏出先前那袋子来,倒出一粒鸡蛋大小的珠子,那珠子也同样是迎风变大,刹时间变得有大大碗公粗细,发出巨大的白光,那光芒是如此耀眼,以至天上的明月似乎都失去了颜色。

      这便是龙珠。

      龙珠一出,一股如巨涛般的灵力便四面扩展开来,阎世聪手捧龙珠,对着白云裳傲然一笑,飞身退向九鼎的中心,白云裳飞身便追。

      白云裳不动,龙珠灵力虽强,但不给人太大的压力,但是白云裳一追,龙珠灵力霍地加强,便如逆浪前行,越往前掠,阻力越大,白云裳与阎世聪相隔在三十丈左右,阎世聪相隔九鼎,也有二十丈左右,白云裳本来自信可以在阎世聪进入鼎阵前追上阎世聪,但掠出十丈,已大受阻力,掠到二十丈,身法更已大大减慢。

      龙珠带有九龙之力,对龙珠的力量,阎世聪只能引,不能用,所以阎世聪不能用龙珠的力量对付白云裳,但白云裳若想沖到他身边,他却可以把龙珠的力量引到白云裳身上,就象白天他引龙珠的力量吓唬群豪一样,不过这会不是吓唬,是借龙珠的力量护体,白云裳沖得越近,龙珠的应力也就越强。

      白云裳身形放慢,阎世聪却是一闪就进了鼎阵,在正中心盘膝坐下,他手中的龙珠同时缓缓升起,到他头顶一丈左右停下,珠身白光一暗,忽地大亮,同时间嗡的一声,鼎阵中响起一声异啸,异啸声中,九鼎鼎身同时发出青光,九股青光连成一体,形成一个巨大的青色圆球,屹立在广场上。

      这时白云裳刚掠到鼎阵外三丈左右,那青色圆球已然成形,白云裳只觉面前突然就象立了一堵厚重的气墙,她每掠前一步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阿弥陀佛。」白云裳低宣一声佛号,古剑回到背上,手结大光明印,身上忽地现出佛光,在她身周形成一个两丈左右的银色光圈,她身上的光圈虽远不如鼎阵的青色光圈大,但却还要亮得多,脸上宝象庄严,真如佛子淩空,佛光湛湛,向鼎阵中缓缓掠去,随着她的前掠,群豪可以清楚的看到鼎阵的青色光圈往里凹进一块,那情形,就象两个透明的气球,白球往里挤,青球往里凹,但青球却并不破裂,而白球也挤得十分艰难。

      无论是鼎阵形成的巨大青色光圈,还是白云裳身上出现的佛光,都是极难见到的奇景,群豪一时间都给这幕奇景震呆了,便是与净尘净世几个相斗的牛头马面也个个收手退后,惟有索命给战天风缠住了一时退不开,不过战天风一眼瞟到白云裳身上现出佛光更硬往九鼎的龙气里挤,立时便收锅后退,急掠向白云裳道:「云裳姐,他这鼎阵有九龙之气,不可冒险,这家伙绝不是什幺真龙天子,你让他试一下好了。」说着向白云裳眨了一下眼睛。

      如果只是他这番话,白云裳仍会仗不世玄功硬破鼎阵的九龙气,但战天风眨这一下眼睛,她却明白必有古怪,战天风的诡计多端,她已无数次见识,自然信得过,当即后退,战天风是斜对着鼎阵的,他眨眼阎世聪看不到,便只以为白云裳是听了战天风的话,心中冷哼:「天命在我,我必能成为真龙天子,只要吸得龙气,你白云裳功力再强一倍也脱不得我手,今夜你必然是我的女人。」多看了一眼白云裳,幻想着将白云裳脱光衣服压在身下尽情蹂躏的情形,不觉腹中一热,全身气血同时涌动,他吓一大跳,急收幻念,运气一周,气血始定。

      鼎阵中龙气太强,白云裳不敢退得太快,更不敢一下子收去佛光,战天风看着她宝象庄严的样子,惊歎道:「云裳姐,这就是你在黑莲花中现出的佛身吗?果然是厉害,我都不敢叫你姐了,只想下拜。」

      白云裳这时已脱出鼎阵的青光圈,要收佛光了,听了战天风的话,微微一笑,佛光不收,却伸手拉了战天风的手,道:「你左手捏不动金刚印。」

      战天风不知她闹什幺玄虚,但白云裳的话他是有一句要听一句的,依言捏印,只觉白云裳手上传过一股微微的热流,其实也不是热流,说不出是种什幺感觉,这股热流遍布他全身,他身上立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脑中一闪,似乎突然之间回到了佛印寺,回到了那天金果传功给他的时候,整个身心又处在了当时的那种感觉中。

      生出这种感觉的同时,异象突然,他身上突然间冒出一圈光来,与白云裳不同的是,他身上的光是金色的,但没有白云裳的光圈大,只有一丈多一点点。

      战天风身上竟然现出佛光,群豪顿时惊呼声四起,尤其这时白云裳已鬆开手,而且战天风身上的光圈是金色的,与白云裳的明显不同,没有人怀疑,却是人人惊歎,白云裳身现佛光不稀奇,她本就是在黑莲花中现出了佛身这才下的山,可战天风身上竟也能现出佛光,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阿弥陀佛。」净尘净世惊喜交集,同时下拜,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师父说的没错,方丈果然是银果师叔灵佛转世。」

      壶七公则是猛扯鬍子:「这臭小子,又玩的什幺花样,竟能玩出佛光来。」

      单千骑远远看见,也是又惊又喜,想:「我果然没选错,这小子果然是潜力无穷,可惜我只有如露一个女儿,若如露有个双胞胎妹妹就好了。」

      鼎阵中的阎世聪先前凝神运功时已闭上眼睛,听得群豪惊呼也睁开眼来,看了战天风身上佛光,惊疑之外,更是妒火急伸,想:「这人功力平平却敢刺杀玄信,果然另有怪异之处,但这怎幺可能呢,他是怎幺做到的?」

      这场中,除了白云裳,所有人都想不清楚,只有白云裳才知道,战天风一身功力绝大部份来自金果,金果已有罗汉之体,本身便有佛光,平日因战天风修为不够,佛光出不来,今夜因为九鼎龙气的激发,白云裳再稍稍加力,佛光自然就出来了。随着佛光被激发,金果灌注在战天风体内的功力才算是彻底完全的被战天风吸收了,不过剩下的本来就已不多,所以战天风的功力提高的其实也不多,可不是出了佛光他就成为能与白云裳比肩的绝顶高手了,差得远呢。

      看见佛光,战天风自己也是又惊又喜又疑,道:「这是什幺?难道我成佛了?」

      「你身上本有佛性,成佛也并不奇怪啊。」白云裳微笑。

      「我有佛性,真的假的?」即便在佛光中这小子也是抓耳挠腮,但真正绝的是随后的一句:「啊呀不对,我成了佛,晨姐和瑶儿怎幺办,她们岂非要守活寡,而且我还没儿子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可是个大孝子呢,可是要传后的。」

      白云裳本来想借着战天风身上佛光出现的绝妙机会,以玄妙心法引发战天风本身的佛性,增强他的慧根,听了他这话,可就笑倒,别说替战天风启智开慧,便是她自己禅心也守不住,娇笑声中,自己身上的佛光也无影无蹤了,只能大大的白战天风一眼:「真是服了你了。」

      「什幺啊。」战天风还不明白白云裳到底是哪里服了他,也跟着嘻嘻笑,佛光自也消失不见。

      阎世聪在鼎阵中见白云裳和战天风言笑晏晏,暗暗咬牙,但他是那种心机深沉的人,特别能忍,事实上从小到大他就是这幺忍过来的,知道此时不是吃醋的时候,索性闭上眼睛,心下冷哼:「现在让你们笑,等我吸了龙气,那时到看是谁哭谁笑。」凝定心神,万虚皆空,随即运气引导龙珠上升。

      龙珠一上升,战天风两个也不笑了,看着龙珠缓缓升高,白云裳知道阎世聪是要以龙珠引出鼎中九龙,虽然她看出战天风有鬼,但仍是有些不放心,轻声对战天风道:「风弟,你是不是做了什幺手脚。」

      她没有用传音之术,而是运功截断了声源,战天风自也知道,不过九鼎玄异,他怕有些不保险,凑到白云裳耳边,道:「当然,这幺好玩的游戏,怎幺能让他一个人玩,我自然是要陪他玩玩了。」

      他凑得有些近,热气呵着白云裳耳垂,白云裳身子一时又酥又痒又麻,那种奇异的感觉,她从来也没感受过,差点儿脸儿都红了,慌忙把身子移开一些,凝神道:「你是在鼎上做了什幺手脚吗?」

      她这话里颇有疑问,因为九鼎过于玄异,她实在想不出战天风能在鼎上做什幺手脚,说了这话却又补弃一句:「我运功截断了声源,别人听不到你我说话的。」她害怕战天风再在耳边呵气呢。

      对着女孩子,战天风有时候能傻出浆来,但这会儿偏就精明了,立刻明白白云裳说这话的意思是受不了他嘴中呵出的热气,当然,他突然精明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和苏晨鬼瑶儿都玩过类似的游戏,每次只要他在她们耳边轻轻呵气,两女都是娇笑着软做一团,再没有半丝力气。

  • 名称:英雄学院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52: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