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痕炼金士第一季无修版超清

      「是。」阎世聪又是一阵狂笑,道:「我阎王殿拥有九鼎数百年,一直诚心供奉,并无问鼎天下之心,然而最近九鼎龙鸣,天摇地动,本王夜观天象,乃是当今天子失德,天下将乱,该当是真龙天子出世,重整山河,因而震动九鼎,而观星象,真龙天子正出在我阎王殿,所谓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因此本王诚心祷天后,决定吸取龙气,化身成龙,若天意真在本王身上,本王便要出殿问鼎天下,以济苍生,以拯万民,本王召诸位来,就是请诸位观礼,见证本王化身成龙的盛典。」

      「什幺以济苍生以拯万民,真让人呕心。」壶七公大大的哼了一声。群豪却是议论声四起,乱糟糟的,多是惊歎之声。

      对群豪的惊讶议论,阎世聪似乎很满意,站在上面看了好了会儿才道:「今夜子时,请诸位观礼。」说完背手退去了。

      阎王殿管事複用船将群豪送回碧螺岛,并过来大批丫头,让群豪人人沐浴熏香,战天风看了又是破口大駡。

      天一黑,战天风煮汤喝了,与壶七公到玉龟岛,只见岛上已多了不少人,忙忙碌碌的,显然是在为夜间的事做準备。

      战天风照先前和阎晶晶约定的,在岛西一个暗洞里找到机关,通知了阎晶晶,不多会阎晶晶便现身出来,以浮萍接了战天风两个从湖底进入岛内石洞,议了一会情势,基本和先前预料的差不多,阎晶晶便将困龙锁的法诀告诉了战天风,却是用传音的方式,不过她也并没有说要战天风不再告诉壶七公,可能她估计说也没用吧,战天风两个随后再回碧螺岛来,途中壶七公自然要问困龙锁的法诀,战天风也不瞒他。

      两人回到碧螺岛时,群豪已经开始登船动身,战天风两个其实完全没必要回来,但阎晶晶可能另有準备,没让他两个就留在玉龟岛,这时便只好跑一次回头路了。

      群豪到玉龟岛,跟白天一样,由护殿武士引导,在那个大广场上排成数十个方队,不过这个广场大得多,群豪的方队只占了广场的一小半,一大半空了出来,自然是给阎世聪留着的。

      护殿武士四面戒备,不过白天阎世聪那幺狐假虎威的露了一手后,群豪怵惕之心越重,个个肃然端立,气氛倒是十分的庄严。

      提前一个时辰,阎世聪便从殿里出来,开始了繁琐的祭天仪式,战天风壶七公两个自然是看得骂娘了,群豪却是人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终于把一大串礼仪搞完,司仪高呼一声:「现鼎。」

      「来了。」战天风急取锅煮汤,怕喝半锅时间不够,便先煮一锅给壶七公喝了,自己再喝一锅,从龟甲中窜出来。

      两人站在单千骑边上,都往殿里看,其实群豪都一样,都在往殿里看,都想第一眼看到九鼎抬出来的样子,但奇异的是,所有的护殿武士都是肃身端立,殿中也全无动静,动的只有阎世聪一个,只见他站起身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黄绸袋子,大小就和战天风的玄女袋差不多,他先把袋子放到香案上,恭恭敬敬拜了三拜,複又站起,打开袋子。

      「难道九鼎竟然藏在这小小的袋子里,那有多大啊?」战天风大觉怪异,群豪的感觉自然十九和他一样,人人屏息,眼巴巴看着阎世聪手中的袋子。

      阎世聪打开袋口,左手捏诀,袋中忽地射出一道白光,那光约有百丈高下,其粗如柱,光中现出一点青影,先只是小小的一点,但随即越变越大,到拳头粗细时已可看清,果然是一只鼎,四足两耳,通体呈青黑色,这鼎在光中越变越大,也越升越高,眨眼升到十数丈高的空中,而鼎身竟也变得巨大无比,高约十丈,粗约七八丈,每一个脚都有数丈高丈余粗,在白光中缓缓的旋转着,就象一座小山。

      「我个神天啊。」战天风失声惊呼:「这幺大的鼎,这该有多重啊。」

      他实在是太惊讶了,这声惊呼不是用的传音之术,不过没关係,因为发出惊呼的不只他一个,而且这会儿实在没有任何人会来留意他,所有人的眼光都完全被那鼎吸引了,人人抬头望天,再不顾身周的一切。

      那鼎升到十余丈高下后,不再升高,而是缓缓降下,当鼎身落在地面时,所有人都觉得地皮震动,仿佛整个大地都要裂开了一般,有不少人都是踉踉跄跄,有人甚至还一家伙跪倒在地。

      「好家伙。」战天风差点也是一个踉跄,细看那鼎,越看越是挢舌难下。

      第一个鼎落下,白光中也现出第二个鼎来,也是由小变大,第二个鼎形状和第一个鼎一模一样,只是鼎身上绘的图案不相同,不过战天风只是隐约扫了一眼,并没细看,鼎的大小也相同,落地时同样是天摇地动,不过有了第一个的经验后,群豪倒是人人站稳了,并没有踉跄摔跤的。

      九个鼎先后出来,在广场上按九宫之形排列,便如九座小山,九鼎围成的中心地带,隐隐有青气透出,若山岳之势。

      「九州九鼎,鼎定天下。」司仪一声高呼:「拜。」

      群豪齐齐拜倒,包括阎世聪在内的阎王殿人众也一齐拜倒,战天风一时倒犹豫起来,不知要不要拜,因为不知如何,他心里就想拜,不过想到是阎世聪在玩把戏又不愿拜,不过这个难题壶七公给他解决了,因为壶七公拜了下去,于是战天风便也拜了下去,拜下去心中还嘀咕:「不愧是天朝重宝,倒也值得本大神锅一拜。」

      群豪拜毕,司仪喝一声起,又叫:「祭鼎。」这是阎世聪的事了,又是一套繁琐的礼节,战天风立即意识到,这是锁上困龙锁的最佳时机,运起敛息功,从群豪中急步穿出去,群豪队与队之间相隔的距离还不到一丈,战天风从中间穿过,虽然运起了敛息功,还是有很多人感应到了,但却没有一人吱声,因为抬眼不见人啊,这种情形下,可没有谁敢乱叫起来,扰乱了阎世聪的祭鼎仪式,那可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还不如闷声大发财吧。

      阎王殿护殿武士本来在群豪之前布有一道警戒线,不过一则稀疏二则功力低微,可感应不到战天风,那边阎世聪祭鼎香烟缭绕,这面战天风已顺顺利利摸到了鼎前。

      到近前看鼎,真如蚂蚁观山,战天风仰头看去,甚至有头昏目眩的感觉,心中不自觉的有些发紧,有一种不敢看的感觉,急吸一口气,心凝神定,这才仰头看去。

      鼎身为青铜之色,阳面浮雕绘以山川地理之形,最奇异的,当战天风凝睛看那浮雕时,眼前突地现出幻影,浮雕上的河流山川竟是栩栩如生的出现在眼前,仿佛不是在看浮雕,而是在空中俯瞰大地一样,一山一水一树一石都是那幺清晰,战天风先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闭一闭眼睛再看,仍是如此,这才知道鼎的玄异,通过鼎竟可以看到浮雕所绘出来的山川实景。

      「不愧是天朝重宝。」战天风暗暗感概:「象这个样子,不要出门,只要坐在家里看鼎,天下的一切便清清楚楚了。」

      鼎的两耳上,各有一个龙头,龙口中含着一个巨大的铜环,环身粗如儿臂,但却不是一个整环,在龙嘴两牙之间的那一段是断开的,裂开约有半尺,这便是困龙锁了,阎晶晶告诉战天风,一旦锁上,铜环便会合拢,鼎中之龙再不能出来。

      「能锁肯定也能开啊。」战天风心下嘀咕:「不过开锁的法诀那丫头肯定是再不会说了。」看了一会,飞身掠起,照阎晶晶吩咐的,右手捏诀,咬破左手中指,将一滴血点在鼎左耳龙头的两睛之间,同时念动法诀,只闻轻轻一声脆响,龙嘴中的铜环果然合拢了,再无半丝缝隙。一只鼎只要点一下就可以,左耳的锁上了,右耳上的便也会同时锁上,不过战天风还是看了一眼,右耳龙嘴中的铜环也确实是同时锁上了。

      成功锁上一只鼎,余下的战天风依法泡制,一只只锁去,刚把第八只鼎锁上,便听得司仪高呼:「礼成,请真命天子吸取龙气。」

      阎世聪双手向天,一声长呼:「天命在我,化身成龙。」

      「我看你龙是成不了的,看能不能成虫吧。」战天风冷笑,飞掠向第九只鼎。

      便在这时,群豪中忽地一声厉喝:「阎世聪,你不是天子,不能吸取九龙之气。」

      喝声中一朵白莲花忽地绽开,一个女子白衣如雪,身背古剑,站在莲花之中,正是白云裳。

      「云裳姐。」白云裳突然在这里现身,战天风惊喜若狂,但随即恍然,白云裳心牵天下,阎王殿以生死牌召天下群豪,如此大的动静,谁知道他想干什幺,白云裳自然是要跟来看看,他能藏身龟甲中进来,白云裳自也有神不知鬼不觉摸进来的办法。

      大半年没见白云裳,这时见到,战天风一颗心真的喜得象要炸开来,只想立即现身出来和白云裳说话,不过还有一鼎未锁,暂时便不敢吱声,只是飞快的捏诀锁鼎。

      白云裳突然现身,阎世聪先是一惊,一眼看清白云裳,眼光刹时大亮,叫道:「你是白云裳?」

      「是我。」白云裳点头。

      阎世聪眼光越亮:「江湖传说你有仙子之容,佛子之慧,号称天下第一美女,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不敢。」白云裳微一合什,道:「云裳来得冒味,还望殿主谅解,但九鼎龙气只能由真龙天子吸取,殿主不可妄来。」

      「来得好,一点也不冒味。」阎世聪脸上发光,那眼神,几乎就想要把白云裳一口吞下去。

      白云裳对他肆无忌惮的眼光并不在意,脸上始终是微微含笑,道:「多谢殿主,请殿主收鼎。」

      「不。」阎世聪断然摇头:「天朝重宝,不可轻出,亦不可轻收,九鼎即出,便合该真龙出世。」

      「你不是天子,不该有此妄想。」白云裳摇头。

      「天命在我,我便是真龙天子。」阎世聪仰天狂笑,看着白云裳,道:「白小姐来得正好,正可见证本王化身成龙的盛典,同时本王还有一个提议,白小姐即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本王化身成龙,问鼎天下,你便做我的皇后吧。」

      「放屁。」战天风这时刚好锁上最后一把困龙锁,闻言大怒,现身出来,指了阎世聪叫道:「你是什幺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敢在这里满嘴喷粪。」

      白云裳突然见到战天风,也是大喜过望,叫道:「风弟。」玉脸上笑容绽放,却再不是观云心法里佛的微笑,而是发自本心的自然的笑,佛的笑淡而清远,这种少女发自本心的笑才真的让人心动神摇,阎世聪一眼见到,心脏竟是猛地狂跳了一下,一时间即疑且怒,因为白云裳的这种笑是因战天风而生出来的,他不识得战天风,只是一眼看去,战天风并不出奇,功力不过尔尔,长相也只一般,至少远不如他,凭什幺白云裳见了他就会如此的心花怒放呢?

      「你是什幺人?」阎世聪眼光如剑,直似要把战天风看穿。

      「战天风。」战天风大拇指一翘,头一昂:「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心下嘀咕:「本大神锅这威风凛凛的神锅大追风一直不出名,不过有了这一次,这幺多的人,回头到江湖上一宣扬,那就名扬天下了,哈哈。」他这会儿竟在想这个,包括阎世聪白云裳在内,在场数千人,若打赌来猜他这会儿的心思,保证没一个人能猜得到。

      听到战天风名字,群豪一时惊呼声一片,阎世聪却是又惊又疑,凝视着战天风道:「你就是战天风,那个刺杀玄信的战天风。」

      「十足真金,如假包换。」战天风嘻笑抱拳,对群豪团团一拱,议论声更是蜂起。

      「你有什幺本事能去刺杀玄信?」阎世聪大疑,看向白云裳:「白小姐,这人真是战天风。」

      「没错。」白云裳点头,她却不看阎世聪,只看着战天风,一脸的喜悦,道:「风弟,你怎幺来了?」

      这时壶七公也掠到战天风身边,战天风取水给他喝了,壶七公现身,白云裳早已感应到,笑道:「果然壶老也在。」

      「那当然。」战天风伸手攀着壶七公肩头:「我两个难兄难弟,有他必然有我,有我必定有他。」

      壶七公猛一把打开他手,做势抬脚,叫道:「老夫比你爷爷年纪还大,跟你小子难兄难弟,老夫一脚踹你屁股开花你信不信?」

      「云裳姐救命。」战天风夸张的一闪,躲到了白云裳身后。

      「你们两个啊。」白云裳咯咯娇笑。

      「云裳姐,你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你这幺一笑,我心脏都要不跳了呢?」战天风目瞪口呆的看着白云裳,他这个样子,有三四分装,但也有五六分是真的。象白云裳这样的美女,当她开心娇笑时,那种美态,确可让天下任何男子魂不守舍,目瞪口呆,那已经算是轻的了。

      「我看你才是越来越油了呢。」白云裳越发娇笑。

      阎世聪眼见白云裳和战天风如此亲热,心中就像是给人放了一把火,忍不住怒哼一声。

      「亏得你哼哼,你要不哼哼,还真忘了你呢。」战天风斜眼看向他。

      白云裳也看向他,道:「阎殿主,还请听云裳一言,收了九鼎。」

      「真要我收手啊,那也可以。」阎世聪眼珠转动:「不过阎某有个条件。」

      「请说。」

      「你嫁给我。」

      「放屁。」战天风怒喝出声:「早叫你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幺东西了,没尿是不是,七公,你老不是经常尿急吗?送他一泡怎幺样?」

      「臭小子,你才经常尿急屎急的呢。」壶七公瞪眼。

      「这会儿没尿了啊。」战天风嘻嘻笑,看着阎世聪道:「他没尿我有,怎幺样,要不要我撒泡尿,让你照照自己到底是副什幺嘴脸。」

      「你是找死了。」阎世聪眼发阴光:「与我拿了。」

      「遵命。」牛头马面一躬身,齐扑上来。

      净尘净世在左右两面,一见牛头马面扑向战天风,立时一左一右飞身截击。

      变生肘腋,阎世聪完全没想到,惊怒交集,厉喝道:「净尘净世,你们敢背叛我?」

      净尘左手捏印,金光闪闪的「佛」字上下翻飞,将当面的牛头拦得死死的,右手却对着阎世聪单手一礼,道:「殿主错了,我们不是背叛,当日我们就与殿主有约,我师兄弟永是佛印宗弟子,一旦有了方丈的消息,我们就会即时离开阎王殿,而在任何时候,我们都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方丈无礼。」

  • 名称:圣痕炼金士第一季无修版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0: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