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漫超清

      「是。」阎晶晶点点头,续道:「当时大伯宣布这件事,族人中有不少人反对,当然,反对的理由主要还是怕火山口没了镇物,火山重新喷发,但大伯坚持认为,火山早已熄灭,没有九鼎的镇压也不会喷发,他还有一个理由,就算事后火山喷发,但如果他真能吸得龙气,成为天命之主,阎家就该出泽争霸天下,天下都是阎家的,这小小的阎王殿,即便毁了又如何。」

      「这也有理。」战天风点头。

      「当时的很多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阎晶晶看他一眼,歎了口气:「爷爷最初犹豫不决,最终却也给大伯说服了,其他许多反对的族人也是这样,没有办法,大伯实在是太聪明太优秀了,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能压过他的风头。」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似乎有些感概,过了一会儿,才接下去道:「说服了族人,选了个吉日,大伯将九鼎从地宫中取出来,斋戒沐香三日后,以龙珠激发鼎中九龙,吸取龙气。」

      战天风想到一事,插口:「你说他把九鼎取出来后还斋戒了三日?这三日中火山没有喷发?」

      「是啊。」阎晶晶点头:「九鼎取出,爷爷便亲自守在火山口,然而守了三日毫无动静,这才让所有的失去了戒心,认定了大伯的话是对的,再无人阻止他吸取龙气。」

      「那后来火山的喷发难道也会毫无徵兆吗?」壶七公不解的问,他的疑问有理,火山就算喷发,事前该有异动,阎家人人身具玄功,一觉有异动,立即可以逃命啊,怎幺可能给岩浆压住而不知逃跑。

      「所以说这是天意,天谴我阎家的野心。」阎晶晶一脸悲痛:「吸取龙气之前,完全没有半点异动,但龙珠一现九龙现身,火山突然就暴发了,当时阎王殿所有人都在看着九龙现身的异象,而几乎是一眨眼,炽热的岩浆便如巨浪般从山顶压下,将整个阎王殿压在了下麵,当时除了爷爷以绝世神功勉强逃得性命,阎王殿里所有的人,再无一人逃出,包括我天才绝世的大伯。」

      「那你爹爹和四叔——?」战天风想到一个疑问。

      「也是天不绝我阎家。」阎晶晶苦笑:「我爹和四叔年纪小,对什幺龙气不感兴趣,当天他两个出湖来钓大鱼了,因此逃得一命。」

      「还算万幸。」战天风拍胸,壶七公却疑道:「火山岩浆即然一下便盖住了整个阎王殿,那九鼎—–?」

      「九鼎不愧为天朝重宝,九龙护着九鼎,冲破岩浆,直上半天,複带着九鼎又从火山口落下,九鼎一落,狂喷的火山岩立时消退,我爷爷当时虽然身受重伤,还是在半空中看了个清清楚楚,最奇异的,是后来火气消退,爷爷入火山口寻找九鼎,发现九鼎又象先前一样以九宫之形围在那个出火口周围,而地宫除了先前盖着火山的石板,其它皆完好无损。」

      「这幺玄啊。」战天风几个尽皆惊歎。

      「那这个阎世聪是怎幺回事?即然有了六十年前那一场惨祸,难道他还不吸取教训。」战天风大是不解。

      「阎世聪虽姓阎,其实并不是我阎家的血脉。」阎晶晶摇了摇头:「我爹爹只生了我一个,四叔也一直没有子女,四叔一次外出,在路边碰到快饿死了的阎世聪,看他一脸聪明像,便救活带了回来,当做养子,然后在他十五岁那年,又让他正式和我订了亲,从此四叔将一身绝学顷囊相授。」

      「原来那阎世聪还是她的丈夫。」战天风暗暗点头。

      「阎世聪不但聪明在脸上,也聪明在心里,他不但极会讨四叔欢心,对我也极好。」这幺说着,阎晶晶眼中有一丝丝的迷茫,似乎又看到了过去的点点滴滴,语气也变得有些迟缓:「当时我和四叔都没看出来,反到是我爹一眼就看出来这人脑有反骨,绝对不是个安份的人,后来果不其然,我爹一过世,他就有些发狂,后来四叔再一过世,他就再也不怕任何人了,不过也是我有眼无珠,五年前,他在骗得口诀拿到龙珠后,趁我不防制住了我,把我关到了这玉龟岛的地牢里,忍了五年后,终于下决心要吸取龙气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战天风:「他不怕火山喷发,他不是阎家的人,阎王殿别说再毁一遍,便再毁十遍他也无所谓,当然,他不会傻到再在火山下麵吸取龙气,他吸取龙气的地点,会在这玉龟岛,至于火山喷发,不喷更好,喷他也早想好了理由,会说成是真龙出世,天崩地裂,因为是事前说的,群豪不明真相,不会生疑,反更增他的威势,这也是他大召江湖中人来的真意,就是让这些人替他出去宣传,九鼎在他手中,他吸取了龙气,真龙出世,天摇地动,为他出泽先造好声势。」

      「把火山喷发说成是真龙出世的徵兆,他还真是蛮会找藉口嘛。」战天风啧啧两声。

      「阎世聪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只是野心大了点。」阎晶晶微微摇头。

      「天朝重宝,非有大德者不能据之,他想吸龙气而化身成龙,哼哼。」壶七公哼了两声,斜眼看着战天风,想:「这臭小子德是没有,狗屎运倒还真是不错,传国玉玺也算天朝传世之宝,玄信抓着除了捧着哭再没半点用,到这小子手里却是玩得有声有色,嘿,可惜这臭小子一点野心也没有。」

      「是啊。」阎晶晶点头,看看壶七公再看看战天风,道:「所以我想借助诸位之力,阻止他行险,以免引得火山喷发,让阎王殿重遭灭顶之灾。」

      「你想让我们怎幺帮忙。」战天风看着她:「是后天他召见群豪时一齐动手呢还是在他吸龙气时再动手?」

      「他召见群豪时动不了手。」阎晶晶摇头。

      「为什幺?」战天风大奇:「群豪齐聚,正好动手啊,你现身喝破他的贼子野心,我再在群豪中煸风点火,借群豪之力压制向着他的四大护法等人,正好收拾他。」

      「不行。」阎晶晶还是摇头:「昨夜净世不是告诉你我阎王殿有一件异宝,可借异宝之力吓人吗?其实那异宝就是九鼎,龙珠在阎世聪手中,九鼎的玄力便随时跟着他,虽然他并不能将这种灵力真的借为己用,但这种灵力有护体作用,一般人想近他身并不容易,而且若把他逼急了,他逃入地宫以龙珠引出九龙提前吸取龙气,那会是一种什幺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所以要对付他,一定要先取得龙珠才行。」

      「那也容易啊。」战天风向壶七公一指:「请壶老出马,偷了他的龙珠不就行了?」

      阎晶晶看一眼壶七公,却仍是摇了摇头,道:「壶老妙手空空之技天下无双,但龙珠是偷不到的,我刚才说了,九鼎灵力跟着龙珠,别人根本近身不得,阎王殿的任何东西壶老都偷得到,惟有这龙珠偷不到。」

      「这幺玄啊。」战天风终于明白了:「那到底要怎幺才能拿到他的龙珠。」

      「这个—–。」阎晶晶看一眼战天风,又看看净尘几个,面露犹豫,净尘不象净世,见事极为机灵,立即合掌道:「阎小姐,我两个终究在阎世聪手底当着护法,一些机密还是不听的好,所以我两个先出去,你和方丈商议就是,我师兄弟生生死死,永为佛印宗弟子,方丈有命,万死不辞。」

      他这幺说,阎晶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看着战天风,战天风点头道:「也好,就让他两个先出去好了。」

      「抱歉。」阎晶晶微露歉意,但还是让丫头引净尘两个出去了,边上的丫头出去也没再进来。

      阎晶晶微一凝神,道:「鼎中九龙,必要龙珠才能引出,但并不是龙珠就一定可以引出,在鼎足之上,还有九把困龙锁,只要把锁锁上,纵有龙珠,也休想把龙引出来,这一点,在我阎家也是绝密,只有殿主一人知道,我虽被阎世聪所骗,给他拿去了龙珠,但这个秘密他却并不知道。」

      「原来还有困龙锁,那太好了啊。」战天风喜叫:「那锁怎幺锁的,让壶老摸进地宫中锁上就行了啊。」

      「不可能。」阎晶晶摇头:「放置九鼎的地宫之门,必要有龙珠在手才能捏诀打开,壶老进内宫容易,想进地宫绝无可能。」

      「那怎幺办?」战天风没辙了。

      「方丈好象有隐身之术是吧。」阎晶晶看着战天风:「在阎世聪吸取龙气那天,九鼎出了地宫,方丈借隐身术摸到九鼎边上,便可锁上困龙锁。」

      「原来还是得我动手啊。」战天风大喜:「行啊,包在我身上,那锁怎幺锁,用钥匙还是另有什幺机关?」说着又搔头:「现在我用俗家名字,你就叫我战天风好了。」净世两个叫他方丈还好点,别人叫他方丈,他真是全身彆扭。

      「好的,那我以后叫你战兄。」阎晶晶微微一笑,略一犹豫,道:「有上锁的法诀,到时我会告诉你。」

      到这会儿她竟仍不肯说,战天风有些恼,只得点头道:「好吧。」

      又商量一会儿,阎晶晶道:「净世两个出来久了怕惹他们生疑,要不让他两个先回去。」

      战天风道:「也差不多了,反正后天先看阎世聪演戏,大后天到玉龟岛来动手,其它若还有变故,临时再说,我们就先回去了。」

      「这样也好。」阎晶晶点头,微露歉意道:「有些不得已之处,还望战兄见量,事成后,我必有所报,请战兄壶老相信我的诚心。」

      「相信相信。」战天风本是有些生恼,但她又这样说,到是不好意思了,阎晶晶随即亲送战天风两个出来,净尘净世回阎王殿,战天风两个自然仍回那小岛去,那小岛也有名字,叫碧螺岛。

      净尘净世本还有许多话要和战天风说,但也怕回去晚了惹人生疑,只得合什去了,战天风和壶七公与阎晶晶告辞,借一叶障目汤回碧螺岛来,在空中回头看玉龟岛,玉龟岛倒也不小,约有七八里方圆,岛上一座矮峰,如龟背之形,峰脚一座宫殿,大小和阎王岛上的差不多,只是略显苍古,显然是阎家先祖所建,与阎王岛上那宫殿不同的是,这座宫殿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至少能容上万人,那广场好象是一整块石板,有月光下反射着青光。

      战天风看了那广场,点头道:「阎世聪把九鼎搬到这里来吸龙气,到是个好主意,地方也大,离得阎王岛又远,火山喷发再厉害,也喷不到这里来。」

      壶七公点头,想到一事,道:「白小姐传你的排毒心法也排不了阎家的毒?」

      「谁说的,当然能排。」战天风哼了一声:「这丫头左也心眼右也心眼,若不是看着阎世聪讨厌,我就不帮她,想用毒来挟制我,嘿嘿,她还差点儿。」

      壶七公却摇了摇头:「这丫头其实不错了,换了其她人,若也是这幺孤零零一个人,惟一信任的人又骗她害她关她,必然心性大变,可阎家这丫头,虽然小心谨慎,心态却一直比较平和,可见她本性实在是不坏,现在事事小心,只是说明她长大了。」

      他这话让战天风想到临告辞前阎晶晶那歉意的眼神,心中气倒是消了,挥挥手道:「算了吧,不和她小丫头一般见识。」其实阎晶晶年龄明显比他大,不过他硬要充老大而已。

      两人回到碧螺岛,重又钻进龟甲里,阎王殿的底细都摸得差不多了,两人便不再出去。

      第三天,阎世聪命群豪上阎王岛,却不准用遁术,而是用船把群豪运过去,群豪上岛,在阎王殿护殿武士的指引下,一队队整整齐齐的排着,聚在大殿之前,个个敛气屏声,战天风壶七公两个在龟甲里看了群豪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相顾摇头。

      「王爷驾到。」司仪高呼声中,先是牛头等四大护法出现在高高的台阶上,四人都戴了面具,和寺庙里常见的那些牛头马面追魂索命一模一样,虽是大太阳下,却显得鬼气森森。只是不见净尘净世两个,估计可能是站在后面,在下面便看不到。

      「装神弄鬼。」战天风哼了一声,对壶七公道:「出去看看,到看那阎世聪长得什幺鸟样儿。」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分喝了,两人出来,就站在单千骑旁边。

      两人出来,台阶上也现出一个青年男子来,显然便是阎世聪了。

      阎世聪二十七八岁年纪,身量高挑,长相也颇为英俊,只是双眉上挑,一脸飞扬之气。

      战天风一眼看到阎世聪,脑中闪电般想到一个人:马玉龙。

      除了脸形,无论身材功力眉眼以及那种飞扬骄横,阎世聪与马玉龙几乎都是一模一样。

      「果然不是个好东西。」战天风暗暗呸了一口。

      阎王殿大殿前的台阶分三层,每一层都有数十个阶梯,从阎世聪立身处的台阶最顶层到群豪所处的广场,至少有二十多丈距离,更高出广场七八丈,阎世聪出来,群豪中除了后面一截,前面大部份人看他都要抬头仰视,形成一种巨大的压力感。

      但真正叫群豪惊怖的不是这种视觉造成的压力,而是另外一种无形的压力。

      阎世聪现身,眼光从前向后,缓缓扫过群豪,随着他的眼光,一股巨大之极的灵力如潮水般直压过来,而且是一浪接着一浪,越来越强,越来越大,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被这种巨大的灵力淹没了,胸口发紧,想要吸一口空气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群豪本来排得整整齐齐,但随着阎世聪的眼光扫过,顿时就踉跄后退,东倒西歪,人人脸上变色。

      「拜见王爷。」随着牛头在上面的一声厉喝,群豪争先恐后拜到,惟一挺立的,只有战天风壶七公两个,不过他两个隐了身,别人看不见,因此巨大的广场上,看上去便是人人拜伏。

      壶七公对战天风传音道:「我知道江湖上对阎王殿恐惧的真正原因了,不是它的神秘和它的势力,而是在进殿后的这种感受吓住了所有曾进过阎王殿的人,这样的力量,完全不是人所能抗拒的,任何人也无法抗拒,自然也就吓住了所有的人,出了殿再一传,越传越广,谁又还敢和阎王殿做对。」

      战天风点头:「这九鼎的力量还真的是强大得吓人,最邪门的是,真就像是阎世聪身上发出来的一样,完全感觉不到是他从九鼎身上引来的。」

      眼见群豪拜伏,阎世聪仰天狂笑,笑声中那种无形的灵力更加强一倍,象山一样压在每个人的头顶,群豪更是手摇心颤。

      阎世聪收住笑声,灵力同时撤去,阎世聪道:「诸位不要害怕,本王召你们来,并无恶意,乃是要宣告天下,失蹤数千年的天朝重宝,九州九鼎,其实在我阎王殿。」

      「天朝重宝,九州九鼎。」群豪齐声惊呼。

  • 名称:黄漫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9: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