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性后爱 电影超清

      「是什幺?」战天风急抬头。

      「你往前面看。」

      「什幺东西?」战天风依言前看,眼睛霍地一亮,他看到了一幅奇景。

      前方,大约七八里远近,是一片泽国,一眼望不到边,与单千骑所在的巨野泽不同的是,这泽中不停的有一团团的云雾升起来,那云雾与阎王殿弄出来的这鬼雾又不相同,而是彩色的云雾,有的大,有的小,慢慢的升上空中,再慢慢的散开,这时太阳刚刚出来,远远的看去,但见无数的彩色云团在阳光下此起彼伏,这一朵还没散尽,那一朵又升了起来,便如天边开着的无数巨大的彩色蘑菇,当真好看到了极点,这样的奇景,战天风一生从来没看见过,一时间目瞪口呆,完全看傻了。

      「这是哪里啊,不会是到了仙境吧?」战天风咬手指头。

      「那是,到这里跑得一趟,差不多也可以成仙了。」壶七公点头。

      战天风听出他语气不对,讶异的看他一眼,想起他先前的话,道:「七公,你刚才说什幺来着,阎王殿防跟蹤的秘密,在哪里?」

      「你不是看到了吗?」壶七公嘿的一声。

      「你是说—你是说这些彩色的云朵儿?」战天风不明白:「它们怎幺防跟蹤?」

      「怎幺防跟蹤?」壶七公嘿嘿一声:「你吸口气试试就知道了。」

      这时整团鬼雾已飞近泽中,前面一团彩云缓缓升起,刚好升到战天风脚下,五彩的云丝让人目眩神迷,战天风依言深吸一口气,看着彩色的云丝吸进鼻中,那情景十分的奇异,他还想再吸一口呢,忽地觉得腹中一痛,胸口同时觉得象了一座大山,心中烦恶无比,想呕却又呕不出来,眼前更是闪起金花来。

      「这鬼云有毒。」战天风狂叫一声,急运白云裳所传排毒心法,将毒气排出,可就恼了壶七公,叫道:「七公,你明知这鬼云有毒,怎幺还叫我吸。」

      「你小子先前不是狂吹白衣庵的排毒神功吗,老夫给你机会让你试试新啊。」壶七公嘻嘻笑:「这就好比小孩子买了新衣服,不拿出来显摆显摆怎幺行?」

      「这老狐狸,本大神锅但有一点儿比他强的,他就不服气。」战天风暗骂,昂头道:「我云裳姐传我这排毒神功,那还真不是吹的。」吹着牛,忽地发觉一桩异事,他要闭气不吸,壶七公却好象没事,奇了,道:「七公,你好象不怕这毒啊?」

      「我说了你小子这段时间就是个猪脑子。」壶七公冷哼一声:「你吸一口那毒云,再来鬼雾中吸口鬼雾看看。」

      「鬼雾?」战天风心下疑惑:「难道这鬼雾有鬼。」不再闭气,试着吸一口鬼雾,鬼雾中果然没有毒气,可明明那些彩云是一直沖上来了的啊,难道没有混在鬼雾中,还是这鬼雾可以消解那些毒气。

      战天风想不明白,一时好奇心起,反正也不怕毒,到鬼雾外面再吸一口毒气,急缩身回鬼雾中,猛吸一口鬼雾,真是奇了,鬼雾进嘴,胸间烦恶立消,肚子也立即不痛,这鬼雾解毒之快,还快过白衣庵密传的排毒心法。

      「这鬼雾真的能解毒。」

      「肯定啊。」壶七公冷笑:「鬼雾若不能解毒,单千骑他们两百多人那还不象落鸭子一样扑通扑通落下去啊。」

      这就是江湖经验了,战天风脑子不比壶七公傻,但经验却差得太远,他先还有点恼着壶七公吃飞醋,这会儿倒是服气了,是啊,江湖诡诈,人在江湖中,就要眼尖手快脑子灵,否则任你功力再强,出门三步就要栽跟头,明摆着阎王殿的人把单千骑等人裹在鬼雾中肆无忌惮的往前闯,这鬼雾中就一定另有玄机,他看不到,壶七公这种老江湖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不过这中间也另有一个原因,壶七公知道那些彩云有毒,所以预先就想过单千骑等人为什幺不会中毒的原因,战天风不知道,中毒排毒这幺一通搞下来,脑中自然也就没想那幺多了。

      「那鬼云怎幺会有毒呢?那幺漂亮。」战天风又是奇怪又觉得有点可惜。

      「你小子还是少见识啊。」壶七公摇了摇头:「象山谷水泽中的这种水气,若是带色的,十九都有毒,颜色越豔丽的越毒。」

      「我知道了,所谓的瘴毒就是这种毒气了。」战天风想到了马横刀所中瘴毒的事,再看那些彩色云气,再不觉得漂亮。

      「这是什幺鬼地方啊,怎幺生出这幺多瘴毒?」战天风四下看了看,这时鬼雾已飞进泽中,可放眼看去,仍是望不到边的彩色云团在一朵朵绽放。

      「这里是毒龙泽,又叫彩云泽。」

      「彩云泽。」战天风点头:「若远远的看,这彩云泽还真是名符其实,不过只要近了一闻,那就是毒龙泽了。」

      壶七公道:「毒龙泽方圆数千里,其实到底有多大,谁也不能确切的说出来,泽中周年瘴毒笼罩,下面船不能行,上面鸟不能过,号称天朝东南第一绝地。」

      「鸟确实不能过。」战天风摇头:「这整个一块天都给毒气塞满了,飞得再高也是过不去的。」

      「阎王殿的人真是想绝了。」壶七公道:「把人用鬼雾一包,自己人能过,而妄图跟蹤的敌人,无论是人还是鸟兽,都只能望泽兴歎。」

      「这一招确实绝。」战天风呆了半天,忽地叫道:「难道阎王殿在这毒龙泽中?他们平时怎幺过日子啊,难道整天给这个鬼雾包着?那可真是阎王殿了。」

      「不可能。」壶七公断然摇头:「阎王殿的人便是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长年住在这毒龙泽中,他们之所以走毒龙泽,目地应该只有一个,就是让人无法跟蹤,到泽中绕一圈后,必然很快会出泽,要不就是穿泽而过。」

      「穿泽而过,那是到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壶七公想了想,摇头:「该是到海边了吧,是了,阎王殿可能根本就不在陆地上,而是在茫茫大海中的某个岛上,难怪无人找得到,必然如此。」他说着兴奋的击掌,战天风也觉得他的猜测有道理。

      壶七公怕阎王殿的人只是到毒龙泽中转一圈就会转向,因此隔不到一个时辰就要出来看一下,先前都喝一叶障目汤,后来烦了,而且藏身鬼雾里,只要稍稍留意点不探头出去,则就算有阎王殿的人前后监视也是看不见的,壶七公可不信阎王殿的人能有透视鬼雾的本事,而丝线也乾脆不要单千骑扯着了,就系在龟甲上,两人要出来,哧溜就出来了,倒是方便。

      鬼雾到是一直没有转向,笔直前飞,又飞了大半日,突然间陡然爬高,当时壶七公两个还在龟甲里,战天风没什幺感觉,老偷儿却是敏锐之极,立刻觉出不对,扯着丝线倏一下出来,战天风自然也跟了出来。

      往前一看,原来前面有一座极高的山峰阻住了去路,阎王殿的人带了鬼雾爬高,是要翻越山峰。

      「这山高啊。」战天风叫了一声:「七公,你老不是说过了泽该出海了吗?怎幺又碰上山了?」

      「现在出泽了吗?」壶七公瞪眼:「毒龙泽方圆数千里,这还走不到一千里,出泽,早着呢。」

      说话间整团鬼雾已爬上山尖,战天风眼前一亮,山背后,仍然是水,但水中再不见妖豔而诡异的彩云升起,而是碧水蓝天,如诗如画。

      「莫非是过了毒龙泽了?」战天风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头看,身后仍是彩云朵朵,看前面,确实是碧水蓝天,一时大喜,道:「真的过了毒龙泽了。」

      壶七公也似乎有些疑惑,放眼四望,猛地叫道:「不对,这还是毒龙泽,原来毒龙泽的中心有这幺一块世外桃源,真是让人想不到啊,简直绝了。」

      「这里还是毒龙泽?」战天风不信。

      「你往远里看。」壶七公手指四下一指:「这湖的四面都是高山,这些高山阻断了毒龙泽中的瘴气,而在这毒龙泽中的中心位置圈出这幺一个泽中湖,老夫现在可以绝对肯定,阎王殿必然就在这湖中。」

      战天风依言四面看了一下,果见远山点点,四面都是高山,因而圈成的一个大湖,以战天风的眼力,站在高处,看个百把里不成问题,但此时极目远眺,四面都只能见到一点山尖,这湖方圆至少在数百里以上,湖中又散布着星星点点的小岛,一路飞去,可见白鹭成群飞舞,还有各种各样不知名的水鸟,真的是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了。

      鬼雾降低高度,径往湖心飞去,湖心一个大岛,周围还有几个小岛,那湖心岛形状颇为奇特,岛心山尖高高突起,远远的看去,就象一个尖顶帽子,尖顶上寸草不生,裸露出红褐色的岩石。山腰以下,倒是绿树从生,山下是一块平原,约摸有七八里方圆,一座巨大的王宫一样的建筑依山而筑,红墙碧瓦,在夕阳下熠熠生辉,极具气势。

      「那个绝对就是阎王殿。」壶七公一脸肯定。

      战天风点头:「江湖传说中的阎王殿恐怖之极,可这个阎王殿看上去就象仙境一样啊。」

      「阎王爷确实选了个好地方。」壶七公四面看了一下,语气中也颇有讚歎之意。

      这时鬼雾越飞越低,不过不是直接飞向湖心的大岛,而是飞向大岛左侧的一个小岛,这小岛离着大岛约有四五里水面,是一群小岛中离大岛最近的一个岛,也是最大的一个岛,约有两三里方圆,岛上有不少的建筑,不过都较为低矮。

      壶七公道:「看来外面的人都不能直接上大岛,而是住在这小岛上。」说话间,鬼雾渐淡,慢慢的便显出人影来,然后越来越淡,战天风两个呆不住,只得又钻进龟甲里去,入龟甲之前,战天风还是看清楚了,原来那朱管事又把葫芦取了出来,正在不断的收那鬼雾。

      鬼雾收尽,也到了小岛上空,朱管事当先在一块空地上落下,群豪在绳子牵引下一起落下,朱管事道:「到了,大家辛苦了,不要惊慌害怕,我说了我们这次没有恶意,但谁也不可乱来,诸位先进房洗个脸休息一下,各自按自己的编号进房,不要搞混了,然后吃饭,三天后我家王爷会接见各位。」

      岛上已先有不少丫头在等着,朱管事说完,这些人便引导群豪进房,那些房子都是长条形,一栋一栋整齐的排列着,每栋房子刚好都是五十间房,群豪每人一间,房门上都有纸条,上面写着这人的名字和编号,例如单千骑的就写着:一百三十四号,巨野单千骑。这幺写得清楚,便不要引导也找得到。单千骑等两百人,只住满了四栋房,但战天风先前留意了一下,这样的长条形房子至少也有二十多栋。

      单千骑进房,战天风对壶七公道:「出去看看,人好象不少。」

      壶七公点头,战天风取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两个人溜出来,看那房,房间不大,东西也简单,一床一桌,两条凳子,桌上一把茶壶两只杯子,房角摆了个洗脸架,单千骑正在洗脸。

      战天风两个也不和单千骑打招呼,逕自出房,四面转了一圈,不出战天风所料,除了单千骑这两百人住的四栋房子,还有八栋房子住满了人,和单千骑这批人差不多,都是各地门派帮会的头头脑脑,也是有男有女,不过显然到得也不久,都呆在自己房里,没有谁出来窜门的,其实阎王殿对群豪似乎并不怎幺监视,各房之间,除了进进出出的丫头,劲装汉子也不见一个,至于那朱管事,在群豪进房之后,便去了大岛,一直不见回来,估计是交差去了。

      「阎王殿这次召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啊。」战天风将各房人数大约算了算:「这会儿就有六百多了,只怕后面还有,他们召这幺多人来,到底要做什幺啊?」

      「十九还有。」壶七公点头,略略一顿,道:「不知这阎王爷葫芦里卖的什幺药?」  

      「那朱管事反复说没有恶意,没有恶意又有什幺意呢,不会真是阎王爷嫁女请人喝喜酒吧?」

      壶七公这次倒是不应声了,抬头远望对面的大岛,他两个虽然都喝了一叶障目汤,但两人是高手,感应能力都很强,近距离内,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转头一举手甚或摇头点头,基本上都感应得到,战天风感应到壶七公在往远处的大岛看,自己也举头看去,好奇心大起:「七公,我们摸过去看看,到看那阎王爷长什幺样,弄这幺多人来,到底又是要做什幺?」

      壶七公其实也早已心痒难捺,却摇了摇头,道:「不急,现在去不得,得要晚上。」

      战天风奇了:「我们喝了隐身汤,反正他们看不见,白天晚上有什幺区别?」

      壶七公冷哼一声:「你怎幺过去?飞过去?阎王殿必有人监视,灵力波动加掠风声,看不到还听不到啊,只有游过去,但白天游过去,水面会有波纹,所以最好是到晚上。」

      「有道理。」战天风嘻嘻笑:「说到做贼,还是你老高明。」

      这时一队丫头从不远处的一幢房子里端了饭菜出来,送到各个房里,菜还丰盛,三菜一汤,一大盆饭,只是酒少了点,每人一壶,大约不到一斤,闻到香味,战天风谗虫起来了,对壶七公道:「七公,现在也没别的什幺可偷,咱们去偷只鸡来,先吃饱喝足了再说吧。」

      「也好。」壶七公点头:「在这边也摸不到什幺,这些家伙平日耀武扬威,给生死牌一拘来,个个都吓掉了魂,门都不敢窜,话也不敢说,不过就算他们全聚到一起,估计也猜不到阎王爷叫他们到底为的什幺,还是晚上直接进阎王殿去最好。」

      两人摸到端菜出来的那房里,原来是个大伙房,里面菜不少,壶七公嘴却叼,不要那些熟菜,只抓了一个斩了还没煮的生鸡和一大块牛肉,要战天风自己弄,还美其名曰熟鸡有数,拿了惹人生疑,生菜自己做那就没事,战天风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思,暗骂,不过嘴上可不敢说,但其实他自己的嘴巴现在也叼得很,一般厨子做的还真进不了口,于是两人提了菜回房,单千骑这些日子天天吃乾粮,这会儿有酒有肉,正大块朵熙呢,到更勾起战天风两个的馋虫,急进龟甲架锅开煮。

      酒足菜饱,两个呆不住,出来四处又转了一圈,叫两人失望的是,虽然天黑了下去,群豪却无一人敢窜门的,吃了饭就各自呆在自己房里,让战天风两个暗暗摇头。

      天黑后不久,岛上又来了一群人,也是各地的豪霸,也是两百人。

  • 名称:先性后爱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8: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