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天使漫画超清

      「原来下人们还是能猜到是阎世聪做了手脚。」听了净尘的话,阎晶晶似乎颇为激动,点了点头,道:「是,我是给阎世聪骗了,关在了地宫中。」

      「原来真是这样啊。」净尘低呼一声,合什道:「阿弥陀佛,恭喜小姐出困。」

      阎晶晶点点头,冷哼一声:「阎世聪以为把我关在湖底我就出不来了,哼哼,他虽然狡诈,但我阎家的根底,他还是有许多不明白。」说到这里,看向战天风,道:「战天风,我的事你大致知道了,我本来是阎王殿的这一代殿主,但为阎世聪贼子所害,给关了几年,现在我脱困了,想要夺回阎王殿,不过我一人力量太弱,阎王殿的下人又不知道谁是真心向着我,所以我要借助你们的力量,你愿意和我合作吗?」

      「当然愿意。」战天风大喜,一口答应,动了动脖子:「不过你先放开我们吧,你这幺捆棕子似的捆着我们,怎幺跟你合作啊。」

      见战天风答应,阎晶晶也是脸露喜色,却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子,倒出四粒红丸子,让丫头以盘托了,道:「但你们四个得先服了这药,我才能放你们。」

      「果然还要留个后手。」战天风冷笑,他有白云裳所传排毒心法,全然不怕,刚要开口答应,净尘却先开口道:「还要用药控制我们,你这根本不是诚心合作嘛。」

      「不是我不诚心。」阎晶晶摇头:「只是我给阎世聪害过一次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我不能不防,但请诸位放心,只要事成,我立即给你们解药,并重重相谢。」

      「你说阎世聪心性不良,可阎世聪对我们却从来没有这样,一直是坦诚相待。」净世愤然开口。

      「是吗?」阎晶晶冷笑:「那我可以告诉你,你们两个光服这一粒药不行,还要多服一粒?」

      「你什幺意思?」净世身子一崩。

      「你不要误会。」阎晶晶冷冷的看着他:「你有没有发现,左胸处最近是不是多了根毛,那根毛而且不能扯,一扯就钻心的痛?」

      「你怎幺知道?」净世净尘几乎一齐开口,听到对方的话,又颇此对视,齐声道:「原来你也有?」

      「我当然知道。」阎晶晶嘴角微翘:「那毛叫回心针,又叫一息痛,乃是我阎王殿独门秘药,平时没有感觉,但若连着七天不得解药,那毛便倒往里长,入肉一截其硬如针,顶在心尖上,每吸一口气,心脏就象给针扎一下一样,痛彻心肺,而且此针不能拨,拨就痛,犹如挖心,你便忍得痛硬拨出来,一日一夜间,此毛又会生出,再拨再生,直到你死,永不得脱。」

      「什幺?」净尘净世齐声惊呼,净世一脸愤怒:「是阎世聪给我们下的毒,真想不到,他这人面上一脸坦诚热诚,背地里却下阴手。」

      净尘心细得多,疑道:「阎世聪是怎幺下的手,我们中了毒,怎幺会不知道?」

      「你们都是一流高手,一般的毒都是入体即知,立时会排出来,但我阎王殿这回心针神奇无比,说白了并不是毒,而是一种专护心脉的奇药,若是配合着我阎王殿秘功一起练,那便有护脉的作用,任多重的伤,多绝的毒,回心针总能护着心脉,它不是毒,所以你们无法察觉,但若不配合着练功,药就是毒了,那就要服药克制。」

      「竟然是这样。」战天风几个听得目瞪口呆。

      见战天风几个发呆,阎晶晶下巴微抬,露出骄傲之色:「天下万物,皆有阴阳两面,用之善是药,用之不善便是毒,江湖上只知我阎王殿神秘恐怖,杀人如麻,却谁也不知道,我们阎家世代神医,于天下活人无数,我们姓这个阎字,设这座阎王殿,意思就是阎王殿就在这里,我们若要那人活,阎王就休想要那人死,尔之生死,尽在我手,嘿嘿。」

      「阎姓,对了,天医星阎老儿不是姓阎吗?」壶七公猛地叫了起来:「难道天医星竟是阎王殿出来的?」

      「对了。」阎晶晶点头,脸上的傲色更浓:「七大灾星之一的天医星,便是我四叔,嘿嘿,天医星,我爷爷说,我四叔的医术在我阎家,进不了前五。」

      「老天。」壶七公失声惊呼,声名赫赫的天医星竟是出身阎王殿,而且医术在阎家进不了前五,这也太惊人了,老偷王虽自负,也要大吃一惊。

      「只可惜六十年前那场大难,我阎家元气大伤,进不了前五的四叔在江湖上竟成了天医星,后来四叔也过世了,我阎家的医术已是大半失传。」说到这里,阎晶晶骄傲的头低了下去,一脸神伤。

      出了一回神,阎晶晶恢复常态,从怀中又掏出个小玉瓶子,再倒出两粒药放在盘中,看了净尘两人道:「你们现在信我的话了吧?服了这药,回心针自脱。」

      净尘两个自然早就信了,但看着丫头托到面前的盘子,却都有些犹豫,看向战天风,等他决定。

      战天风皱一皱眉,道:「你们阎家医术这幺厉害,顺手是药反手是毒,我们根本防不胜防,又怎幺知道你利用完我们后,会不会给我们解药呢,到时你若不给我们解药,我们岂非一世要受你控制。」

      「这个。」阎晶晶咬了咬嘴唇,眼皮一抬,道:「那我实说了吧,这个其实不是毒药,也是解药,服了这药,可以克制你们体内的毒七天之内不发作。」

      「什幺?」净尘几个齐吃一惊,净世叫道:「你又下了毒,这又是什幺毒?」

      战天风壶七公却同时运气自察,战天风更运起白衣庵独门秘法,果然微觉肺脉有异常的博动,这种博动若不说穿,他根本不会在意,而这种异常显然就是阎晶晶下的毒了,可他却完全想不到阎晶晶是怎幺下的毒。

      壶七公却没有察觉,连运数次气都毫无异常,便转头看向战天风,眼中露出询问之意,战天风点头:「是,是中了毒。」

      他这话倒叫阎晶晶惊讶起来,道:「你能察觉体内有异常吗?是哪儿?」

      「手太阴肺经。」

      阎晶晶眼光大亮,点了点头:「没错,你能做到佛印宗的方丈,果然是有些真本事,难道你的前世真的是银果大师?」

      「我家方丈确系灵佛转世。」净尘净世异口同声,可就叫战天风哭笑不得:「本方丈这察毒之法来自白衣庵,是你们的死对头,却不是你们的师叔死后还魂。」

      「果然灵异。」阎晶晶脸上讶异之色,深看战天风一眼,道:「不过这也不是毒,同样是药,专治肺脉,不论寒喘热喘经年咳嗽,此药都有奇效,但若本身无病,此药入体便成毒了。」

      「我明白了。」战天风恍然大悟:「就跟人参一样,要死的人吃了吊气还阳,但若好好的人一枝老山参下去,反要给补死了。」

      「是。」阎晶晶微笑:「基本是这个理,我们阎家是不用毒的,只是用药有正反而已,正是药,反是毒。」微微一顿,道:「至于我怎幺下的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也直说了吧,就是这香,药就在这香中,闻了香味,药便入体了。」

      在她身边,点着一枝小小的线香,轻烟微绕,但一则战天风几个未察觉有异,二则那香是先熏到她再有微烟飘过来,谁又会提防呢。战天风几个听她说穿,不由都是暗暗摇头。

      即然说穿战天风两个本已中了毒,再网着也就没必要了,阎晶晶使个眼色,边上的丫头要过来鬆开丝网,壶七公突地叫道:「等一下。」

      战天风莫名其妙,斜眼看壶七公,心下暗叫:「老狐狸是不是骨头痒,这幺网着很舒服啊。」却见壶七公在闭目运功,头脸胀得通红,全身汗气如雾腾起,正在全力运功蒸衣服,战天风不知他这是什幺意思,眼见蒸气略稀,刚要开口问,眼前一花,壶七公一个身子竟然到了网外。

      「这是怎幺回事?七公,你玩的什幺戏法?」战天风大是惊讶,使力挣了两挣,自己还是象先前一样缠得死死的。

      壶七公不答他话,却是微抬起下巴,看向阎晶晶,道:「你这网乃是冰鲵的唾液拨丝织成,万物不可断,但其性遇水则缩,干则反弹,是也不是?」

      「是。」阎晶晶一脸佩服之色:「不愧是名列七大灾星之一的天鼠星,果然是见多识广,这冰鲵网的特性正是如此。」

      「原来干了就鬆开了。」战天风明白了,忙运功蒸干衣服,顺带着把那冰鲵网也蒸干了,水一干,那网果然立即就鬆开了,虽然仍遮在他身上,却再不缠着,只是象块丝巾一样披在身上,战天风三两把一抓,那网收起,不盈一握,十分的轻便。

      战天风把冰鲵网扔给边上的丫头,阎晶晶另叫丫头看座,奉上那解药,道:「不得已这处,还请千万凉解,事成之后,我一定彻底替诸位解毒,我可用阎家先祖的名字起誓,此心真诚,绝不事后挟制。」阎晶晶一脸真诚。

      她这样说了,战天风几个也没办法,分服了解药,战天风即知有毒,便可排出,本不想拿解药,但后来留了个心眼,想:「这丫头用药太奇,我还是不要露得太多的好,免得她另起心眼对付我。」

      服了药,阎晶晶又叫丫头看座上茶,道:「诸位可能还有疑虑之色,为表真诚,我再说一件事吧。」微微一顿,脸上现出悲伤之色,道:「这是我阎家最惨痛的一件事情。」

      说完这话,她却又停了下来,战天风壶七公相视一眼,都不吱声,静待他开口。

      阎晶晶深吸了口气,道:「江湖上对我阎家六十年不出多有猜疑,诸位肯定也是这样,其实六十年前,我阎家是遭了一场大难,不但阎王殿几乎全毁,更是死伤惨重,尤其我阎家直系亲属,除了我爷爷、爹爹和四叔外,全族三百多口,全在那一场大难中惨遭不幸。」

      「竟是这样。」壶七公低呼一声:「不知到底是什幺事?」阎王殿恐怖江湖,阎家高手如云,又医术通神,即便以壶七公的见多识广,也实在想不出有什幺能让阎家惨遭如此大劫。

      「火山喷发。」

      「火山喷发?」战天风壶七公齐声惊呼。

      「是。」阎晶晶点头:「阎王殿背靠的那座高塔一样的大山两位看到了吧,如果从上面看,会看到山尖有一个大口子,那就是火山口。」

      「原来那是火山口啊。」战天风叫了起来:「我说那山怎幺看起来那幺怪呢。」

      壶七公想到一事,道:「我听说火山喷发之前,地下会先有异动,阎家就住在火山脚下,难道事先没有一点察觉?」

      「火山喷发之前,是会有异动,之所以会这样,还得从九鼎身上说起。」

      「你说的那九鼎,真的是天朝重宝九州之鼎吗?」壶七公眼中露出疑问。

      「是。」阎晶晶点头:「收在我阎家的,正是天朝重宝,九州之鼎。」

      「听说这九鼎里有九条龙是吗?」战天风起了好奇心。

      「是。」阎晶晶点头:「九鼎为天朝重宝,有九龙守护。」

      「真的这幺厉害啊。」战天风张大嘴巴。

      阎晶晶略停一停,道:「我阎家先祖深入毒龙泽采药,却在泽中发现了一处人间仙境,十分惊奇,便将大岛取名阎王岛,湖名仙女湖,阖家迁入此处安居,不过住了没几年,就发现阎王岛上那个尖山其实是个火山嘴,时不时就会喷发,一般小的喷发还好,但偶尔大喷发一次,炽热的岩浆会把整个岛都盖起来,根本不能长久安居,所以在最初的百余里年,我阎家先祖不是住在最大的阎王岛,而是住在离阎王岛三十多里的玉龟岛。」

      她说到这里,战天风脑子一动,道:「我们现在就是在玉龟岛上吧。」

      「是。」阎晶晶并不否认,看一眼战天风,显然惊讶于战天风的机灵,道:「我们在玉龟岛内部的石洞里,当日阎世聪就是把我关在这个岛上,不过我阎家先祖在这岛上经营百年,有些地方阎世聪并不知道,所以我脱困了他也一直不知道,当然,明里我还是装出被困的样子,这也迷惑了他。」

      「这法子好,可以打阎世聪一个出奇不意。」战天风也赞她一句。

      「不敢。」阎晶晶微微一笑,道:「这就是我直言相告的意思,阎世聪并不知道我脱困了,所以我们完全有把握出奇不意的一下便制服他。」

      「我对小姐有信心。」战天风大力点头。

      「多谢。」阎晶晶也点头:「我也有信心,虽然阎世聪看上去实力大,但其实只是个空架子,四大护法和护殿武士并不一定就完全向着他。」说着她看一眼净尘,净尘略一犹豫,点了点头,道:「四大护法我不知道,但护殿武士私下里议论,对小姐的处境都颇为关心。」

      「四大护法都颇有野心,阎世聪许以重利再花言巧语一鼓惑,他们自然是向着阎世聪了。」阎晶晶哼了一声,微一凝神,道:「还是说九鼎的事,我阎家先祖住了一百多年后,一个偶尔的机缘,得到了九鼎,九鼎为天朝重宝,九龙守护,玄力无穷,而我家先祖在火山不喷发时曾深入火山口看过,岩浆就是从一个小口子里喷出来的,于是先祖就在那小口子处修筑地宫,将九鼎按九宫之形放于地宫之中,我家先祖相信,以九鼎的力道,绝对可以压住火山口不使它喷发,这种猜测是正确的,压上九鼎后,火山果然再未喷发过,先祖们搬到阎王岛,在岛上慢慢建起了阎王殿,后来更慢慢在江湖上形成了威名。」

      「九鼎竟然可以压住火山喷发,厉害,厉害。」战天风翘起大拇指,壶七公几个也是一脸惊歎。

      「但后来火山喷发又是怎幺回事?」战天风问。

      「先祖以九鼎压住火山口后,曾反复叮嘱后人,切不可移动,但年月过得久了,后人也就不大当回事了,不过也没人去动就是,直到六十年前。」阎晶晶眼望虚空,似乎在遥想当时的情形:「那一年,我大伯二十四岁,我爹七岁,四叔六岁,大伯被我爷爷称做阎家千年以来仅有的天才,无论武功玄功医术文才以及琴棋书画天文地理诸子百家,无一不通,惊才绝豔,罕有其匹,那一年,爷爷提前退位,让大伯执掌阎王殿,而大伯执掌阎王殿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要取出九鼎,吸九鼎龙气,问鼎天下。」

      「原来又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战天风暗叫。壶七公却问道:「吸九鼎龙气?那是什幺?」

      「鼎有九龙,传说若是真命天子,会有九龙吐气,吸此龙气,便可问鼎天下。」

      「有这样的异事?」壶七公大觉惊异,他虽见多识广,却也没听说过。

  • 名称:杀戮天使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8: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