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h漫超清

      「马大侠外表粗豪,内里其实是个非常多情的人。」白云裳心下眼角微湿,又看向战天风:「他们都是一样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马横刀才看向战天风,道:「兄弟,你明白了吧,我生为这片土地而生,死为这片土地而死,只要这片土地安静详和,只要老人能安逸的喝酒,孩子能尽情的欢笑,那我便死而无撼。」

      「我明白了。」战天风含泪点头。

      「好兄弟,我知道你会明白的。」马横刀含笑点头,道:「现在是什幺情势?三吴归燕合力,净海红雪架不住,该弃假认真了吧。」

      「是。」战天风点头。

      「好,这样一来,天下大局也就定了。」马横刀一脸欢笑,转头看向白云裳,道:「净海红雪虽为势所迫,但真要说服他们也是要费一番口舌的,佛门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云裳小姐更是智慧高绝,这中间必是出力不少了。」

      「这都是云裳该做的。」白云裳也是眼中含泪。

      「好啊,马某刀虽快,不过匹夫之刀,云裳小姐能力挽大局,才是真正驰骋天地的利剑。」马横刀概然而笑,道:「不过以势压人者,必有不服之心,以后只怕还要云裳小姐多操心了。」

      「马大哥放心,白云裳一剑在手,定当以天下民生为任。」白云裳点头,一脸庄重。

      在宝林寺,战天风曾问过白云裳,即然净海红雪国都答应归顺,白云裳又对玄信寒了心,何不就此放手,回山归隐,白云裳告诉他,净海红雪虽然屈服,却并未真个心服,尤其这中间归燕得利最多,他们更是不甘心,表面虽然答应归顺,内里却是暗流涌动,白云裳和佛门不得不时时留意,以绝大智慧,尽最大的力量来消除这中间的戾气,所以还远不到归隐的时候,战天风当日不以为然,这时听了马横刀的话,才想到这中间确是会这样,现在除了归燕和枯闻夫人,其它诸国包括三吴都可以说是失败者,暗里不甘绝对是肯定的,不免暗暗点头,想:「马大哥外表粗豪,不爱说话,其实极为细心,常能见人之所不见,难怪慕伤仁那日说无论是玄信还是花江六君子都绝瞒不了马大哥,的确如此,马大哥能成为顶尖高手,确有他的过人之处。」

      战天风脑中同时闪过白云裳荷妃雨无天佛鬼狂诸人,这些和他打过交道的顶尖高手,包括枯闻夫人在内,每一个都不是等闲之辈。盛名非幸至,任何人能出类拨萃,都必有他人所难及的长处。

      「辛苦云裳小姐了。」马横刀点点头,扫一眼枯闻夫人,又看一眼荷妃雨,两人却都垂下眼光,不与他对视,马横刀呵呵而笑,目光又回到战天风脸上,道:「战兄弟,大哥只有一件事遗撼,就是不能喝你和苏晨还有鬼瑶儿的喜酒了,除此,这一生再无所撼。」

      「大哥,我们拜堂的第一杯喜酒一定敬给你。」战天风叫,一边的鬼瑶儿玉脸晕红,却是用力点了点头。

      「好,好,好。」马横刀连叫了三声好,眼光一转,忽地喝道:「慕兄弟,你为什幺这个样子。」

      战天风顺着他眼光看去,原来慕伤仁不知什幺时候也来了,站在週边,听到马横刀喝声,慕伤仁抱拳哽咽:「大哥。」

      马横刀道:「我知道你的心,但无论如何,男子汉都不可颓唐,你不愿为玄信出力,但你可以为天下百姓出力啊,振作起来,若再有胡夷敢来入侵,我希望你的刀能饱饮胡酋之血。」

      「是。」慕伤仁给他这话激起胸中热血,胸膛一挺,道:「慕伤仁必从今日起振作,以手中刀为国出力。」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马横刀点头,看向战天风,眼中射出炽热的光芒,道:「战兄弟,你还记得我两个初次会面,我抢你的狗肉吃的事吗?」

      「记得的。」战天风用力点头,笑道:「我还抢了你的酒呢。」他脸上笑,一颗心却直沉下去,他从马横刀的眼光中知道,马横刀真的要走了。

      「是啊,我抢你的狗肉,你就抢的酒。」马横刀哈哈大笑,一脸欢畅,更伸舌头舔了舔嘴唇,道:「那狗肉真是香啊,真想再吃一回。」

      「马大哥。」战天风叫,眼泪喷涌而出。

      马横刀的身影慢慢变淡,灵光圈也渐渐缩小,马横刀的眼光却似乎更加热了,道:「好兄弟,保重了,来世我们再一起喝酒吃狗肉。」光圈渐小,霍地一炸,光影消失。

      「马大哥。」战天风长声嘶叫,魔心刃亦同时作啸,其声凄厉悲烈,直若破天而去。

      好一会儿,战天风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鬼瑶儿抓了他手道:「天风。」

      「我们走。」战天风回身,当先掠出,凤飞飞等收了满天蜂鸟蝶蝠,随后撤出,慕伤仁跟了出来,白云裳看一眼东海三僧,也随后跟出。

      没有人去注意荷妃雨,更没人看到她眼中的极度失望。

      到城外,战天风停下,回身看向白云裳,道:「云裳姐,我要和瑶儿去找晨姐了,你——。」说到个你字,他没有再说下去。

      白云裳明白他这会儿的思绪,伤感的点点头,道:「我还得多留一段时间,情势一稳定,我也会归隐。」说到这里略略一顿,道:「不过回山之前,姐姐一定会来见你一面。」

      听战天风说到那个你字,鬼瑶儿心中立时一紧,听了白云裳回答,一颗心始才略略松了下来。

      「姐姐说话可要算数。」战天风心中有些空,脸上却泛起笑意,又看向壶七公:「七公,你老呢。」

      壶七公扯了扯鬍子,斜起怪眼将他上下扫了两眼,道:「说实话,老夫很不喜欢你这小子,不过你小子的天婚鬼婚都是老夫一手促成,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老夫就一直把你们送进洞房吧。」

      「那太好了。」战天风大喜,想到一事,道:「对了七公,你老上次答应过,我生一个儿子你给一百万的,可不许赖,我让晨姐瑶儿每人给我生个十七八个,你老就等着数银子吧。」

      「臭小子,你当养猪啊,一窝十七八个?」壶七公大骂。

      鬼瑶儿又羞又喜,伸出指尖在战天风手上用力掐了一下,不过其实她内心知道,战天风说笑,是为了掩饰另外的一些东西,不由偷眼看了一眼白云裳,白云裳掩嘴而笑,鬼瑶儿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什幺。

      笑了一会,战天风转眼看向凤飞飞等人,道:「万异门一向自在清修与世无争,这一向却是累着你们了,以后没什幺事了,你们也还各自清修去吧,每年师父生辰,我自会去万异谷贺生,大家到时仍可聚首。」

      凤飞飞等人虽捨不得战天风,但也知道战天风这会儿心情即不太好,又是心灰意冷,再强要他管万异门的事也确有点勉为其难,再说战天风也有每年聚首的话,便也依了,一起点头。

      战天风又对慕伤仁抱拳,道:「慕大哥,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喝酒。」

      「好。」慕伤仁也点头应了。

      招呼毕,战天风与鬼瑶儿牵手西去,壶七公一路同行,鬼冬瓜夫妇永远都是跟在鬼瑶儿身边的,自也一路跟去。

      看着战天风身影渐行渐远,白云裳心中也头一次生出空落落的感觉,在城外一直站了小半天,直到三神僧找来,这才回城。

      战天风几个一路西行,走得并不快,战天风始终不太开心,只想喝酒,鬼瑶儿让鬼冬瓜先行一步打点,但有好酒的地方,便停下来,陪战天风喝酒,而且每次她都会亲自到酒店的厨房里,亲自动手做战天风爱吃的菜,虽然战天风自命为天厨星的嫡传弟子,但鬼瑶儿这会儿做菜的水準真的已远在他之上,战天风当然不承认,却直把壶七公吃得不亦乐乎,吃得嘴爽,也顺嘴大赞鬼狂教女有方,果然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鬼冬瓜夫妇却是目瞪口呆,什幺教女有方下得厨房,鬼冬瓜夫妇敢肯定,鬼瑶儿十有八九不知道九鬼门的厨房在哪儿,两人只有暗赞爱情的神奇了。

      一直走了近二十天,才到七喜国境,傍黑时分进的七喜城,进了七喜城,想着马上能见到苏晨,战天风终于开心了,他想给苏晨一个惊喜,不直接进宫,到宫门前,对那卫士道:「请通报王妃,就说撞天婚问候红烧肉。」

      撞天婚鬼瑶儿是知道的,红烧肉是什幺她却不知道,不过猜也猜得到,这幺肉麻的话,必然是战天风和苏晨私底下的私房话儿,一时满脸醋意,战天风自然留意到了,凑到她耳边低笑道:「你也是我的红烧肉。」

      「我才不是呢。」鬼瑶儿又羞又喜,半边身子都麻了。

      战天风以前叫胡成带过这话的,是句熟话儿,那卫士看他一眼,报了进去,不一会儿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出来,往战天风脸上一看,惊呼一声:「大王。」拜倒在地,却就哭叫道:「大王你可回来了,王妃前几天给人掳走了。」

      战天风虽从大将军任上去了九胡就再没回过七喜,但他这个大将军其实就是七喜王早已是尽人皆知的,而这卫士队长曾见过他几面,虽然他又长高了些,但面像大体没变,所以还是认了出来。

      他这话却叫战天风大吃一惊,急叫道:「王妃给人掠走了,是什幺时候,谁掠走的?」

      「是五天前。」卫士队长回想了一下,道:「不知道是什幺人掳走的,当时天黑不久,宫女们突听到玲儿的一声惊叫说有鬼,然后宫女们进去看,王妃和玲儿就都不见了。」

      「有鬼?」战天风眼光疑惑的去鬼瑶儿脸上一溜,道:「喜神观的道士呢,我让王妃叫喜神观道士来宫中守卫的,他们没来吗?」

      「大王。」一群道士闻声从宫中出来,当先一个老道正是喜神观的住持涯尘老道,拜倒在地,涯尘道:「大王容稟,上次王妃回来后,派人请我们护宫,我们就一直在宫中护卫值守。」

      「那天晚间你们都在宫中值守,没能发现贼人入宫?」战天风眼光刀锋一般盯着涯尘眼睛,他今日功力大进,眼光也远胜往昔,他只一眼就看得出来,涯尘功力不弱,虽不到一流之境,相去也是不太远,至少不会比壶七公差太多,身后群道中,至少有两三个能算得二流高手,这实力也算不弱了,真要是全在宫中值守,便是一流高手也休想悄无声息的带了人走。

      「是。」涯尘点头:「贫道不敢懈怠,尤其是夜间,我们师兄弟都是分做两班值守,而且不轮值的也都宿在外宫,可随时应援,但那夜掳走王妃的人身手高到不可想像,入宫无声无息,出宫时我们虽然惊觉了,但那人身法如电,只一瞬便没了蹤影,贫道想以灵力锁住他都做不到。」

      「入宫无声无息,出宫身法如电,还带了两个人。」战天风眼中越发惊疑。

      「是。」涯尘点头:「那人身手之高,简直不可想像,西土有这样身手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佛印宗的金果罗汉,一个是无天佛,金果罗汉听闻已经坐化,即便在世也不可能来掳走王妃,所以贫道怀疑是无天佛,但照密探传回来的消息,掳走王妃的那几天,无天佛一直在大雪山上说法,信众多达十数万,人人皆见,所以绝不会是他。」

      战天风其实也想到了无天佛,涯尘这一说,又排除了,壶七公扯着鬍子,道:「也不是无天佛,那还有谁,当世的顶尖高手,可是用不了几个手指头就可以数清楚的。」

      战天风想到一事,道:「那人掳了王妃往哪里去了?」

      「往东土。」涯尘非常肯定的回答:「贫道灵力虽然锁他不住,但最初也还是有点感应,拼死跟了一段,虽然没追上,但贫道可以肯定他是把王妃掳往东土去了。」

      「莫非是枯闻夫人?」壶七公看着战天风,不过他自己也摇了摇头:「枯闻夫人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这段时间正是四海宾服,玄信即将要回驾天安的关健时刻,枯闻夫人便和你有天大的仇,这会儿也不会离开玄信来抓走苏晨。」

      壶七公分析得有理,象枯闻夫人那样野心勃勃的人,大与小之间分得最为清楚,而且白云裳马横刀都说过,红雪等三国虽然归顺,心底并不甘愿,玄信没能回到天安正式登基之前,一切都还存在变数,这种时刻,枯闻夫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玄信一步的。

      「要不是黑莲花?」壶七公叫:「不过她掳走苏晨做什幺,没有理由啊。」

      「应该不会是黑莲花。」战天风摇头,想了一会,他缓缓转头看向鬼瑶儿,道:「瑶儿,门主这段时间一直不见,他在做什幺?」

      「爹爹一直在坐关参悟。」鬼瑶儿回看着他,嘴唇颤抖:「你—你—怀疑是爹爹—爹爹抓走了苏晨?你到今天还是不相信我?」

      战天风不吱声,只是看着她,鬼瑶儿心中滴血:「我知道了,你是猜我独佔欲太强,以为我想一个人霸着你,所以暗里叫爹爹抓走苏晨是吗?你是这样想的,是不是?」

      「瑶儿。」战天风艰难的吸了口气,缓缓的道:「瑶儿,我以前不喜欢你,非常的不喜欢,但我现在喜欢你,非常的喜欢,我真的盼着和你还有晨姐在一起,三个人相守终生—-。」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但他对鬼瑶儿说这样的话的意思,鬼瑶儿如何不明白,只觉脑中嗡嗡直叫,身子一跄,差点跌倒,边上的鬼冬娘忙伸手扶着,看了战天风厉声道:「战天风,没凭没据的,说话可要当心。」

      「乳娘。」鬼瑶儿抓着鬼冬娘的手,阻止她再说下去,看向战天风,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我会回去问爹爹,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给你个说法。」说着飞身掠起,身子一起,却一口血直喷出来。

      「瑶儿。」战天风心中一颤,急飞身相扶,但不等他挨着手,鬼瑶儿已飞掠了出去,鬼冬瓜夫妇急忙跟去。

      战天风想追上去,却终是没有迈开步子,看着鬼瑶儿消逝的身影,战天风心中有一丝丝隐痛,鬼瑶儿对他的好,他深深知道,但这件事却真的不能让他不怀疑,鬼瑶儿一直阻止他拥有苏晨的事在他心中留有阴影,但最主要的,还是玲儿叫的那有鬼两个字和涯尘说的身法如电,九鬼门一切都和鬼连着,玲儿叫出有鬼两字便毫不稀奇,而带着两个人仍然身法如电,这世间能做得到的人并不多,功力和鬼狂差不多的能数出几个,同等功力而能达到鬼狂身法的,却是一个也没有,功高如白云裳荷妃雨,仅论身法,也是绝赶不上鬼狂的。

  • 名称:火影忍者h漫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