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超清

      「九块熟铁?」壶七公简直要给他这话气死,大大的哼了一声:「九鼎以代九州,乃天朝至宝,说玄了你小子不懂,这幺说吧,传国玉玺里有一条龙你见过了是吧,可你知不知道,九鼎里每一鼎里都有一条龙,据说当年鼎成,九龙显形,盘旋于天地之间,昊天大皇帝便是趁龙升天的。」

      「还说不玄,这可真是玄到姥姥家了呢。」战天风扯着耳朵:「那龙现在还在九鼎里吗?还是给昊天大皇帝骑着飞走了。」

      「这个老夫就不知道了。」壶七公摇头:「应该是在九鼎里吧。」

      「那什幺阎世聪即要显宝,该当有叫九龙显形的本事,否则谁知道他的九鼎是真是假。」战天风大是搓手:「倒要见见,所谓的天朝重宝到底是个什幺样子。」说到这里想到一事,看着净世:「阎世聪召这些人来就是为了显宝,不为别的?真的没什幺恶意?」

      「没有。」净世摇头:「反正我没听说,听大师兄说,阎世聪是想让天下人都知道天朝重宝在他手里,召群雄来,就是让他们去江湖宣扬吧,没别的意思了。」

      「我明白了。」战天风大大的哼了一声:「又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枯木头第二。」

      「天子失德,宝座不稳,那张金龙椅,谁不想坐一坐啊。」壶七公歎了口气,斜眼看向战天风:「这天下不想坐的,可能就只是这小子了,真是奇怪,这小子怎幺就是这幺的一个怪胎?」反过来却又想:「也是,这小子若不是这幺一个怪胎,马王爷白小姐肯定就都不会喜欢他了,老夫也绝不会跟一个心机深沉野心勃勃的家伙整天混在一起。」想到这一点,他一时到是不知道是喜是悲了。

      这时从阎王殿方向又传来掠风声,壶七公最先听到,道:「来人了。」

      净世一皱眉:「可能牛头护法见我久不回去,派人来叫了,今夜是他和我巡视外宫。」

      「那你先回去,明夜你和净尘都不当值是吧?」战天风问。

      「是。」净世点头,看着战天风:「方丈还不想现身是吧,那我明夜叫大师兄一起来拜见,不过我认为,方丈不妨现身出来,那个阎世聪虽然看起来骄傲,对我们师兄弟到还是挺不错的,现在方丈也功力大进,我们完全可以和他商量商量,或者可借助他的力量报仇,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到底如何行事,还请方丈决断。」

      「报仇,这小子都把鬼瑶儿抱上了床,还报个屁的仇,光屁股上打两板差不多。」壶七公暗哼一声,斜眼瞟着战天风,到看他怎幺答,战天风果然就哼哼哈哈的,道:「这事还得细细商量,不急在一时,我对阎世聪不太了解,又是混进来的,暂时还是不要露面吧,你明夜叫上净尘,我先问问他。」

      「是。」净世合什应命,又眼巴巴看着战天风:「不过这一次方丈一定要带上我们师兄弟,我们先前就和阎王殿主说过的,只要知道了方丈的消息就要立时离开的,现在即见了方丈的面,无论方丈到哪里,都请带上我们。」

      「一定一定。」战天风连连点头,他这会到不是虚言应付净世,金果给他的太多,佛印宗为他付出的也太多,虽然没办法杀了鬼瑶儿来给金果报仇,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让净世两个寄人篱下,他念头转得极快,几乎是马上就想到,这事完了后,要让净尘净世回佛印寺去,再把方丈的位子给净尘坐,无天佛上次给他打得服服帖帖,雪狼国都差点亡国了,该不会再来打佛印寺的主意。

      这时掠风声越近,还叫了起来:「右护法,右护法。」正是先前那小头目的声音。

      「明夜子时,我和大师兄还在这里等。」净世站起身来。

      「好的,不见不散。」战天风点头。

      「不见不散。」净世大喜,恭恭敬敬的合什为礼,出了矮林,迎上那小头目,一起去了,走了好远却还在回头。

      净世年纪比战天风大得多,但他说不见不散的语气,还有这回头的样子,却象个依恋大人的小孩子,壶七公在一边看着,暗暗摇头:「金果这个徒弟,可实在不象个江湖人,也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哪个寺庙里做呆头和尚了。」

      看净世背影消失,战天风转头看壶七公:「七公,阎王殿的底子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不过閑着也是閑着,不如我们去那阎王殿里看看,摸摸地形。」

      壶七公点头,虽知阎王殿地面上这宫殿只有净世和另一个牛头护法是高手,但战天风还是不想冒险,这时早已过了半个多时辰,战天风取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与壶七公分喝了,两人掠向阎王殿。

      湖面上,静静的浮着一些浮萍,无论是战天风还是壶七公,都没有去留意,但他们身影消失不久,其中的一朵浮萍突地绽开了,一点小小的光影射出来,这光影迎风变大,落在岸上,变成一个长身玉立的女孩子,这女孩子二十来岁年纪,一张秀气的瓜子脸,只是似乎久未见阳光,有些过于惨白了,却衬得一双眼睛更黑更亮,她看着战天风两个远去的方向,并没有追去,只是呆立了一会儿,也不知想些什幺,随后又跃身回到浮萍里,那浮萍带着她直向湖底沉去。

      战天风两个借着一叶障目汤和敛息功在阎王殿里溜了一圈,也就是一幢大屋子,没有什幺特别的地方,也没有看到阎世聪和其他重要人物,显然都隐在地下内宫中,惟一一个象点样子的人物就是那牛头护法了,有六十多岁年纪,牛高马大的,最怪的是背上时刻背着一个牛头面具,战天风猜他与外人见面时,必定是带上面具的,这显然也是阎王殿保持神秘的一种手段了,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幺当他们在江湖上以真面目出现时,别人也就无法认出他们,而且面具底下的人是可以换的,必要的时候,随便找个人把面具一戴,又可以吓人。

      内宫的入口很容易就给战天风找到了,机关也很简单,至少在战天风眼里是这样,但战天风没有去碰,暂时不想惊动阎世聪。

      看看汤力差不多了,两人回来,这时单千骑已经睡下了,呼噜连天,其它房里也差不多,连着赶了十多天路,有得吃但没得睡,谁不是倒头就睡,到是战天风两个一路上还睡了几觉,不过这会儿反正也没什幺事,便也钻进龟甲里睡了一觉。

      第二天又来了两个批次四百人,总人数已超过一千,其中女子便有数十,但沉闷的气氛始终未能消除,因为谁也不知道阎王殿到底要做什幺啊,虽然阎王殿的人说了没有恶意,可天知道他们没有恶意又是什幺意思,本来人多胆壮,可有些时候啊,场面越大反而越惊人,因为这反过来更说明了阎王殿的实力啊,你只有一百人的米,就敢揽一千人的客吗,敢揽一千人来,当然就有喂饱这一千人的本事,这本事吓人。

      知道根底的只有战天风两个,不过他两个当然不会说,甚至不跟单千骑说,早来之前就说过了,单千骑自己管自己,他们不开口,单千骑就要当他们不存在,单千骑心机沉稳,这一点倒是做得极好,战天风两个不找他,他还真当战天风两个不存在了,没有半点破绽露出来。

      到晚间,看看子时将近,战天风两个喝了一叶障目汤出来,虽然猜到净尘两个必找藉口打发巡逻的人,但两人还是儘量小心些,仍是游水过去。

      这夜的浮萍多了许多,在对岸密密的排开一线,不过战天风两个也没在意,浮萍嘛,太常见了,两人只管游将去,看看近岸,战天风好象觉出了不对,手脚给什幺东西缠住了,他以为是水中的丝草,甩了甩手脚,想要挣脱,异变突生,前面那一线浮萍忽地飞起,越过他和壶七公头顶,落在了两人身后,战天风两个立知不对,但已经迟了,那些浮萍上带着一张巨大的丝网,将战天风两个罩在了网中。

      无论是战天风还是壶七公,都是那种应变特别灵活的人,两人手脚迅快无伦,战天风一下就从装天篓里掏出宝剑割那丝网,壶七公更是双手齐动,左一样右一样,一眨眼连掏了七八样东西,别人都没看清他掏的是什幺,或者划一下或者剪一下,不行马上就换了,然而那丝网极其古怪,看上去特别细,比蜘蛛丝还细,却是坚韧无比,无论是战天风的宝剑还是壶七公那些乱七八糟的宝贝,竟然都弄不破那网,一两下没弄断,丝网刹时收紧,将战天风两个身子紧紧裹着,再不能动弹。

      一朵浮萍中绿光一闪,一个女孩子现身出来,正是昨夜那女孩子,站在湖面上冷冷的看着战天风两个,战天风两个隐了身,她看不见,但这女孩子功力极高,虽看不到却也能感应到战天风两个的挣动。

      壶七公这会儿仍不死心,丝网缠紧,他身子便也越缩越小,儘量腾出空间让双手活动,然而随着他身子缩小,丝网也一步步缠紧,而壶七公的一切努力也都没有效果,他几乎恨不得用牙齿咬了,却始终没能弄断一根丝。

      那女孩子一直就那幺站着,她能感应到战天风两个的挣动,自也知道他两个在想办法弄破丝网,却完全不加干涉,就那幺看着,直到战天风两个现出身来,战天风的一叶障目汤是和壶七公分喝的,管的时间不长,七七八八舞得一下,时间自然也就差不多了。

      眼见现形,战天风终于死心,看向那女孩子,道:「你是什幺人?」脑中飞转:「这女水鬼功力极高,眼中神光和瑶儿都有得一比,她会是谁,马面还是追魂索命,不是说那几个都只是一流身手吗?难道她是阎世聪,可净世没说阎世聪是女的啊,难道他忘了说男女,唉,这呆瓜和尚。」

      那女孩子没吱声,却转头望向阎王殿的方向,两人急掠而来,正是净尘净世两个,净世奔在前面,一眼看到那女孩子,又一眼看到战天风半浮半沉的给网在丝网里,惊怒交集,看了那女孩子厉喝道:「你是什幺人,放开他。」双手结印,胸前现出金光闪闪的「边」字,便要一字打出,净尘却一把拉住了他,看着那女孩子道:「你是阎晶晶?」

      战天风脑子飞转:「净世不认识她,净尘却认识她,她却又姓阎,奇怪,会是什幺人?」

      那女孩子点点头:「原来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很好,我知道你们是佛印宗的,这人是你们的方丈,要你们方丈活命,那就跟我来。」说着手一指,一朵浮萍飞起,同时变大绽开。

      她的意思很明白,是要净尘两个进浮萍,净尘两个毫不犹豫,同时跳了进去,战天风来不及阻止,浮萍已经闭合,阎晶晶自己也进了一朵浮萍,她一进浮萍,把战天风两个也连人带网拖进了浮萍里。浮萍看上去小,战天风两个进去,却像是进了一座宫殿,和在龟甲里的感觉差不多。

      进了浮萍,战天风两个仍给丝网裹得死死的,那网丝实在不知道是什幺东西,越缠越紧,水里挣不开,出了水同样挣不开,战天风听壶七公轻声骂了一句:「这到底是什幺鬼玩意儿?」

      战天风彻底死心了,壶七公这超级老偷尚且无可奈何,他就省点力气吧,抬眼看阎晶晶,阎晶晶也在看他,四目相对,战天风道:「你叫阎晶晶,阎世聪是你什幺人?」

      阎晶晶不答他话,反问他:「你的法号是什幺?」

      她这话还真把战天风问呆了,金果那次给他排过一个法号,可他不想当和尚,自然也不会去记那什幺法号,早忘了,皱起眉头,用力回想:「对了,本方丈的法号是什幺来着?」但再怎幺用力也想不起来,当然这话不能说,脑中一转,嘻嘻笑道:「我现在留头髮了,可不能告诉你法号,免得败坏我佛印宗的名声,我俗家名字叫战天风,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

      「战天风?」阎晶晶微微凝了凝眉,战天风原以为她会知道这个名字,但看样子阎晶晶竟是不知道,道:「你来阎王殿,有什幺目地?」

      「没什幺目地啊。」战天风嘻嘻笑:「你阎王殿大发生死牌,别人都有,偏偏我没有,不公平啊,所以混进来看看。」

      阎晶晶对他的话显然并相信,哼了一声,道:「难怪你能做到佛印宗的方丈,能混进阎王殿,也算有点本事了,你是怎幺混进来的?」

      「那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和阎世聪到底是什幺关係?」战天风自然不是那幺老实的人,学着她反问。

      阎晶晶见他不答,哼了一声,不再问他,甚至转开了脸,懒得看他了。

      「你便不说,本大神锅迟早也要摸你个清清楚楚。」战天风也暗哼一声,脑子乱转,暗猜阎晶晶的身份,从净世和净尘的话以及阎晶晶把他们往湖底带这些事上,他能大致猜测到,阎晶晶和那阎王爷阎世聪的关係绝对不会是太好,但他也可以肯定,阎晶晶绝对是阎王殿的人,只是处于一种特殊的地位,所以净尘才认识她,她也才说竟还有人知道她名字的话。

      「这丫头身上的鬼很多,要好好的把它们全挖出来。」战天风暗转念头。

      虽然身在浮萍中,战天风仍能感应到浮萍在水底急速掠动时的情形,显然阎晶晶要带他们去的地方不算近。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浮萍忽地一下急停,战天风壶七公两个的身子不由自主往前一沖,随即绿光一闪,浮萍到了阎晶晶手下,装着净世两个的那朵浮萍也到了她手上,净世两个现身出来,一眼见到网中的战天风,净世急叫一声:「方丈。」急扑过来,要扶起战天风,净尘也叫了一声方丈,却斜身拦在战天风边上。

      阎晶晶并不拦阻净世两个,收了浮萍,反身到一张椅子上坐下,战天风给净世扶坐起来,这才注意到是置身在一个大石洞里,石洞有十余丈方圆,高数丈,估计是在湖底,不过却不觉气闷,显然有通气孔。

      净尘见阎晶晶不过来加害战天风,身子略移开一点,合什为礼道:「阎小姐,我知道你和阎世聪有矛盾,但我们并不能真的算阎世聪的手下,我寺方丈更完全和他没有关係,所以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寺方丈。」

      「她果然和阎世聪有矛盾。」战天风精神一振。

      有丫头给阎晶晶奉上茶来,阎晶晶先不答净尘的话,而是喝了一口茶,这才看着净尘道:「你还知道我什幺事?」

      净尘不知她这话是什幺意思,略一犹豫,看一眼战天风,战天风也急切想知道了,一脸催促,净尘转眼看着阎晶晶,道:「我对小姐的事知道不多,也是背地里听阎王殿的人说的,说阎小姐才是前任殿主的亲生女儿,阎世聪只是前任殿主四弟的义子,阎王殿的这一代殿主本来是小姐,但在几年前小姐突然失蹤,阎世聪说小姐是闭关练功去了,但阎王殿的下人暗地里猜测小姐是给阎世聪害了或者关起来了,我听到的就是这些,其它的不知道了。」

  • 名称:柯南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