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而伟大超清

      木泉一看黑雾,立知有毒,急收剑闭气,回身后掠,但他追得太近,闭气虽快,仍吸了一丝进鼻,只觉胸口一滞,眼前一黑,情知不妙,急从怀中掏一丸药服了,落下地去,也不管周围是敌是友,盘膝一坐,便运功排起毒来。木石一眼看见,急闪过去仗剑相护,那面木虚却仍不心服,即不愿放跑老魔,又想要替木泉争回脸来,这会儿丢脸可不仅是丢木泉的脸,丢的还有听涛岩的脸呢,厉叱一声:「老魔休要发狂。」如箭而来,蛇化却并没有走,斜瞟他一眼,脸带冷笑,口中发哨,听到哨音,那化蛇巨口张开,连喷两股黑雾,蛇化先前逃时便已看好了线路,这一会儿刮的正是南风,这两股黑雾加上先前的黑雾,形成一个巨大的雾团,给南风一刮,迎着木虚等人便扑天盖地罩去。

      木虚知道毒雾厉害,再不敢追,斜里掠开,但他身后群道没注意,闻着毒雾,刹时便象落鸭子一样,扑通通落了一地,功力高些的还能运功排毒,那功力低些的,落地便死了,化蛇毒性之重,让人咋舌。

      蛇化哈哈一笑:「老夫去也。」化蛇引路,大摇大摆而去,后面群道再不敢追。

      战天风远远看见,直吸冷气:「这蛇可真是毒啊。」

      壶七公却击掌道:「小子知道什幺,越毒的蛇越好吃呢。」飞掠而出,斜里兜向蛇化,战天风大喜跟上,道:「七公,今夜有没有口福,可全看你老的了。」

      「你小子就洗好锅子等着吧。」壶七公大嘴应声:「追远点儿再动手,免得给那些牛鼻子看见了。」战天风应一声好,两个远远兜着,反正以他两个的身法,量死蛇化也脱不得身,并不着急。

      两人直追了数十里,才突地加速,蛇化早知有人在身后跟着,先也不当回事,但突然间发觉战天风两个以奇速接近,可就大吃一惊,霍地回身,化蛇同时回身,拦在身前,这蛇不知厉害,蛇舌吞吐,两眼凶光四射。

      蛇化则是以惊异的眼光看着战天风两个,战天风两个都戴了面具,蛇化不识,眼中越发讶异,喝道:「来者何人?」

      对老魔来说,这语气可是难得的客气了,战天风两个的身法实在太快,把他震住了。

      壶七公撕下面具,战天风便也有样学样,蛇化一眼认出是壶七公,心头立时一松:「天鼠星壶七,原来是你?你追蛇某人做什幺?」斜眼瞟向战天风,再看看壶七公,疑道:「壶七,这后生是你徒弟?行啊,徒弟可比师父强。」

      壶七公身法快天下尽人皆知,而且壶七公属于正邪之间,基本上还往邪道偏一点儿,他是老偷儿啊,所以蛇化语气大大轻鬆起来,虽然他不知壶七公为什幺追他,但至少不认为壶七公是来对付他的,而且就是壶七公要对付他,他也不怕。

      「你看走眼了,他不是我徒弟。」壶七公摇头,斜眼瞟一眼战天风:「这样的徒弟我天鼠门是不收的,老夫若收徒,强他十倍。」

      战天风气得吹鬍子瞪眼,一摸下巴,没鬍子,算了,昂头看向蛇化,道:「本人姓战,算了,说名字你也不知,但江湖外号你该知道,本人江湖人称神锅大追风,怎幺样?听说过吧?」

      「神锅大追风?」蛇化眼中露出凝思之色,想了半天,摇头:「没听说过,直说你叫什幺名字吧。」

      壶七公笑倒,战天风气昏,心下嘀咕:「怪了,神锅大追风这幺威风的名字,怎幺就不出名?每次都说没听说过,看来要改一改了。」腰一叉:「大爷我叫战天风,听说过吗?」

      「战天风?」蛇化失声惊呼,甚至退了一步:「你—你就是那个要刺杀天子的战天风。」

      看他一脸惊惧的样子,战天风傻了:「原来战天风比神锅大追风出名啊,这倒是怪了。」

      他也不想想,带九鬼门万异门在枯闻夫人和古剑门修竹院的护卫下刺杀玄信,那是多幺大的一件事情,他想不出名,难啊,当时几乎是轰动天下,不过江湖人人谈论的时候,他正慢悠悠的往七喜国走呢,所以没大听到,再回来找苏晨,风头过了,所以他还是没大听到,但风头虽过,战天风这三个字却已是尽人皆知,他却还以为神锅大追风更出名,也算是搞笑了。

      「是我,怎幺着?你怕了吗?」战天风还是摸不清状况,还要加一句,就好比写了契约还要打个手模,安心一点。

      「你追我做什幺?」蛇化不答他话,但眼中的情形却已说得明明白白,他怕战天风,确实怕,以至于他眼光都有些闪烁了,不太敢直视着战天风。

      他眼中的神情战天风自然看得清清楚楚,大乐,还想找两句废话来说,张狂一下,壶七公却不耐烦了,道:「追你不为别的,老夫看上你这蛇了,想炖了吃,识相的双手送上,不识相时,嘿嘿,连你一锅炖了。」

      「这老魔你也吃啊。」战天风一翘大拇指:「你老好胃口。」

      「那是给你留着的,老夫只吃蛇。」壶七公嘿嘿笑,转眼看向蛇化:「怎幺样?是自己送上还是要老夫动手?」

      说实话,若就只壶七公一个,蛇化根本不放在眼里,即便加上战天风,只要战天风不是战天风,二对一蛇化也不怕,他有蛇呢,但战天风刺玄信那一下,名头实在太响,蛇化心里着实有几乎畏惧,然而怕是怕,老魔兇狂一世,倒也不是吓大的,尤其在别人要他命的时候,眼珠一转,装老实道:「只是要吃蛇啊,早说嘛,也是老相识了,别的不敢说,条把蛇,蛇某还是拿得出的。」

      口中作哨,那化蛇往回一扭,绕到了他臂上,蛇化将那蛇盘成一团,象盘一卷绳子一样,最后还把蛇头绕一下,好比打个结的意思,再双手捧了,真个就往壶七公面前送,道:「小小意思,请壶兄笑纳。」

      壶七公虽有些自大,但老偷儿老而成精,想要他上当却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哈哈一笑:「老蛇怪这就不地道了,就一条蛇,也不是什幺爱巴物儿,即然有心送老夫,那就自己剥了皮送上来啊,难道还要老夫来洗剥。」

      蛇化暗暗咬牙,却点头道:「壶兄说得是。」又往前跨了一步,手忽地一扬,将盘着的化蛇猛甩出去,却不是甩向壶七公,而是甩向战天风,蛇一甩出,口中同时尖声作哨,那蛇闻得哨声,盘着的身子霍地弹开,闪电般向战天风咬去。

      战天风从小到大,疑人的时候永远比信人的时候多,这一向虽然功力大进,但那种深铬于骨头深处的东西却并不因此改变,除非是他特别相信的人,例如马横刀白云裳苏晨,否则一般人想要骗他,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别说蛇化装的不象,就是装得再象,想要他轻易相信也是不可能的,蛇化手一动,他早已闪开,化蛇虽快,玄天九变更快,大张的蛇嘴连他的一丝衣风都没咬到。

      「这蛇交给我,你对付蛇老怪。」壶七公大叫。

      「好极了。」战天风大喜,这蛇会飞还有毒,刀剑又砍不进,说老实话战天风拿着还真有些挠头,应一声,脚下一变,煮天锅已在手中,一锅砸向蛇化,蛇化兵器是一根藤杖,杖头雕成蛇头的样子,杖法也如毒蛇吐蕊,诡异阴毒,不过战天风的锅法经过白云裳调教,并不怕他,两人以快打快,眨眼拆了数十招,堪堪平手。

      另一面,壶七公往化蛇面前一跳,化蛇扭头急咬,壶七公複往后跳,化蛇不舍追来,追出百丈,壶七公从豹皮囊中取出玉花生往天上一丢,白光一闪,偷天鼠现身,迎风变大,不象鼠,倒象一只通体纯白的大狸猫,壶七公嘴中吱吱作声,偷天鼠得到主人指示,嘴中也是吱吱作响,便向化蛇扑去。

      战天风虽与蛇化拆招,眼睛还留意这面,他倒不是担心壶七公,而是想知道壶七公用什幺法子对付化蛇,眼见壶七公祭出偷天鼠,又惊又喜:「素来只闻蛇吃鼠,今日难道鼠吃蛇?倒要见识见识。」舞动锅子,只拦着蛇化,倒分出一半心思来看蛇鼠打架。

      蛇化却是个识货的,只看壶七公的偷天鼠迎风变化,红眼如电,便知不是等闲之物,自己的化蛇虽凶,十九不是对手,但他想沖过去给化蛇帮忙,却是做不到,战天风手中那锅子不怎幺样,身法却实是玄奥之极,蛇化好几次把战天风逼开,身子刚动,战天风竟又奇诡无比的攻到了他身后,不挡不行,他惊怒交集,厉叱如雷,蛇杖极尽变化,却就是奈何不了战天风,打不走赶不退,生似苍蝇盯上了臭鸡蛋,臭味相投了。

      化蛇似乎也知道偷天鼠的厉害,追咬壶七公时倡狂无比,一见偷天鼠,立即把身子盘成一团,只一个脑袋立在中间,蛇蕊吞吐,一对绿睛死死的盯着偷天鼠,脑袋随着偷天鼠转动,偷天鼠转到哪边,它脑袋便转到哪边。

      化蛇用这一个盘蛇势防守,偷天鼠一时也无奈它何,围着化蛇转了两个圈子,口中吱吱作声,往前一窜,化蛇大嘴一张,它立即跳开,对于化蛇的毒牙,偷天鼠显然也颇为忌惮。

      如此对峙一阵,偷天鼠改变策略,一扑跳开,趁着蛇并没有略缩之际,偷天鼠猛地掉转屁股,扬起尾巴,长尾如鞭,猛地一鞭抽在了化蛇盘着的身子上。

      偷天鼠从头到尾长有三尺,而这尾巴却至少有四尺以上,通体雪白如银丝织成,只尾尖略带粉红,好看煞人,长尾一扬,更如银龙破空,来去如电,化蛇嘴虽快,却休想咬得它着。化蛇体若坚钢,先前木石一剑斩在蛇颈上,印子也没一个,但此时给偷天鼠尾巴抽这一鞭,却痛得嘶叫一声,盘着的身子也略显鬆动,不过随又盘紧,红舌吞吐,口中嘶嘶连声,更显凶态。

      偷天鼠却不怕它凶,一鞭见功,次鞭又至,左一鞭右一鞭,刹时便在化蛇身上连抽了十余鞭,它尾巴来去如电,化蛇咬不着,给抽得翻翻滚滚,盘成一团的身子终于散开。

      「原来老鼠尾巴还有这般妙用啊。」战天风暗暗称奇,一疏神间,差点给蛇化闯了过去,慌又截住。

      化蛇不敌,蛇化自也是看见了的,惊怒交集,口中发出尖利哨音,化蛇听到主人指挥,一个头忽地变大,张口张开,对着偷天鼠喷出一股黑雾,偷天鼠也知这毒雾厉害,闪电般往后一跳,一去十余丈,它那种跳动的身法,和壶七公先前跳动的身法,还真有几乎相象。

      偷天鼠并不就此逃开,一退複进,从另一面绕过来,举尾巴要抽,化蛇又是一口黑雾喷出,偷天鼠却早又跳开,原来它这尾巴一举不是真抽,只是诱化蛇喷毒而已,如此反复,化蛇连喷得七八口黑雾,腹中毒尽,黑雾越来越薄,也越来越小,半空中风大,它喷出的毒雾也没能凝聚成团,给夜风一吹就散,它身子便也无法在毒雾中藏身。

      化蛇眼见不妙,抽身要逃,偷天鼠一跳过来,反尾急抽,化蛇回头就咬,偷天鼠忽地屈身一翻,一个跟头,翻到了另一面,化蛇回身咬得急,身子展开,偷天鼠抓住机会,嘴一伸,一口咬住了化蛇的脖子,化蛇嘶声惨叫,一个身子缩拢来,紧紧缠在偷天鼠身上,偷天鼠任它缠着,只死咬着脖子不放,大吸蛇血,两个在半空中翻翻滚滚,拼死纠缠。

      蛇化见化蛇被偷天鼠咬住,狂嚎一声,捨命向战天风攻来,他功力不在战天风之下,情急拼命,倒也难敌,战天风架不住,斜身跃开,蛇化急向偷天鼠扑去,要伤偷天鼠救自己宝蛇,壶七公在一边看着,自不会让他如愿,跃身急拦,老偷儿天鼠门的功夫以小巧腾挪见长,硬开硬架不行,蛇化不要命的狂攻,壶七公挡了两招挡不住,往边上一跃,却忽地骇叫一声,手指着蛇化身后,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口中还连声叫道:「你—你—你—。」

      他这神情过于怪异,蛇化虽在急怒之中,仍情不自禁回头看了一眼,看这一眼,他脸上顿时也露出疑惑之色,怎幺回事呢?他找不到战天风了,战天风应该就在他身后的啊,怎幺会不见了呢?他只以为战天风以什幺奇妙身法赶到了他前面,急回过头去,前面却也没有,这时忽闻得背后风声,他以为战天风又到了他背后,打来的是煮天锅,急以蛇杖反手一格,同时转身,他仍没看到人,却只见到两个金字,乃是「美女」两字,他一蛇杖格开了美字,那个女字紧随而来,再也格不开,正打在他小腹上,大叫一声,鲜血狂喷,翻身向地下栽去,战天风随即现身。

      原来战天风放蛇化过去,同时就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壶七公老而成怪,一见他煮汤就知他要弄鬼,配合到也默契,所以装出那见了鬼的神情,果然就逗得蛇化回身,蛇化回身不见人,战天风运了敛息功他又感应不到,再回得两次头时,又如何还防得住战天风的金字?

      蛇化往下栽,壶七公一跳过去,半空中更点了蛇化穴道,蛇化挨了战天风那一金字,已受重伤,再给点了穴道,灵力无法运转,半空中摔下来,更摔了个半死,本来壶七公即点了蛇化穴道,就该提着他身子啊,他指头一伸却就缩了回去,眼睁睁看着蛇化摔得怦怦响,唉,碰上壶七公战天风这样的两个人,蛇化也算是倒楣到家了。

      战天风两个跟着落地,蛇化摔得昏天黑地,好半天才醒过神来,瞪着战天风,点点头道:「原来你竟然会隐身法,难怪你敢刺杀天子,栽在你手里,我也不冤,动手吧,不论是杀是剐,给蛇某人一个痛快就是。」

      他倒还硬气,战天风嘻嘻一笑:「谁说要杀你剐你啊,哦,你真以为我们吃人肉啊?放心好了,我们是文明人,一般不怎幺吃人肉的,人肉比较酸,味道不太好,而且实话实说,你太老着点儿,真的让人没胃口。」说着看向壶七公:「七公你有胃口没有?」

      壶七公哼了一声,看了蛇化道:「蛇老怪,你别在老夫面前充硬气,要死要活的,由不得你。」

      蛇化垂下眼光,不吱声了。

      战天风道:「蛇化,我们和你前无冤后无仇,一不该我债二不欠我钱,所以饶了你也容易。」

      蛇化眼光一亮,不过随又垂了下去,他在江湖上混了一辈子,可不信天下有掉馅饼的好事,战天风两个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制住他,转眼又放了他,吃饱了撑的啊,必然另有条件。

      战天风道:「蛇化,我知道你是神蚕庄的总教头,也知道你背后那人是枯闻夫人。」

  • 名称:隐秘而伟大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6: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