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2011超清

      「当然不会。」白云裳连连摇头:「双珠同体,日月争辉,怎会是坏事?只是太好,姐姐都有些难以置信了,你这人啊,总会时不时的弄一些奇迹出来。」

      「是好事吗?」战天风犹自将信将疑:「有多好,是不是我从此就有了两条命了啊?」

      「从某些方面来看,确实可以这幺说。」白云裳眼中露出凝思之色:「至于到底有多好,我还真不知道呢,不过我可以肯定一点,你这是少有的奇迹,前程无量。」

      「种个南瓜,结果还多出个西瓜是吧,我到觉得它不什幺好事,而只是个怪胎呢。」战天风齧牙裂嘴。

      「怪胎?没错,你这人,真真是个怪胎。」白云裳咯咯娇笑。

      白云裳和战天风在一起所有的对话,都不以玄功截断声源,以免三神僧另有想法,所以他两个这时的对话便都落在了三神僧耳朵里,战天风跨入先天之境成为一流高手并没有什幺了不起,体结双珠确是奇事,但在正统的佛门弟子眼中,那还真是个怪胎,然而白云裳放纵胸怀的娇笑,却让三僧深以为忧。

      三僧相互对视,德印看了潮音道:「师兄十年前不是进白衣庵见过一次清风神尼吗,对自己的弟子,清风神尼是怎幺说的?」

      他不是传音,却同样是以玄功截断了声源,他的功力虽然远不如白云裳,但在数丈方圆内截断声源也是做得到的。

      潮音没有即时答他,却微微抬起了头,眼望虚空,出了一会儿神,道:「下山迎客的是白云裳,当时她可能也就是十岁多一点点,但通体灵慧,就象清晨荷叶上的露珠,圆融无碍,剔透晶莹,不含半点杂质。」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似乎又回忆起了当日的情形。

      德印两个都不吱声,从潮音的话里,他们似乎也看到了白云裳当时的样子,都有些出神。

      过了好一会儿,潮音道:「我上山前,本来有很多话要问清风神尼,但一看到白云裳,我所有的问题全都得到了解答,只问了清风神尼一句话。」

      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破癡性子有些急,道:「师兄问了句什幺话?」

      「当时白云裳是在家的小姑娘的打扮,我问清风神尼,怎幺不给白云裳剃度?」

      「你就问这个啊?」破癡有些失望。

      德印却道:「清风神尼怎幺答的?」

      「她答了我八个字:白云常自在,流水任西东。」

      「清风神尼这话是什幺意思?」德印眼中露出凝思之色:「流水任西东,她是说白云裳和佛门无缘吗?可据我所知,白云裳出生三日就进了佛门啊,是清风神尼一手带大。」

      「即便是生在佛堂里,也未必就一定和佛门有缘。」破癡哼了一声。

      德印看着潮音,潮音眼中有迷惑之色:「我也不明白,若说白云裳和佛门无缘,我见她时她便已现成佛之像,事实上数年后她便在黑莲花中现出佛像,若说她与佛门有缘,清风神尼这话又是什幺意思呢?而且最让人不可捉磨的,就是清风神尼一直不肯给白云裳剃度,这又是为什幺?」

      德印奇道:「你没问清风神尼吗?」

      「我想问。」潮音摇了摇头:「但清风神尼说,不必问,一切到时自知。」

      「这是什幺意思?」破癡皱起了眉头:「她那白云自在的话,难道是说要放任白云裳自由自在?」

      德印与潮音对望,眼中都有忧色,好一会儿,德印道:「白云裳为我佛门千年仅见的杰出人材,绝不能放任她坠入红尘。」

      潮音破癡一齐点头,破癡道:「依我之见,一掌打死那小子。」

      「绝对不可。」德印潮音同声喝止,德印道:「白云裳智慧非比寻常,对她,只可晓之以理,绝不可迫之以强,否则必适得其反。」

      潮音点头,眼中有深思之色,道:「这可能也是清风神尼白云常自在这话的真意,便是清风神尼也不想勉强她。」

      「有道理。」德印点头:「这事不可胡来,但要早做筹画。」

      潮音破癡一齐点头。

      战天风踏入先天之境,功力大进,但武功上却还差得很远,他学过的武功,一个是鬼刀,一个是神锅大八式,都不是什幺了不得绝学,而且他还都是自学的,许多精妙之处都还领悟不到,如果不是借身法打了就跑,而是与白云裳真个放对折招,没有一次能接到三招的,他又不想学剑,还就爱了那锅子,白云裳也不勉强他,只替他把原有的武功编排了一下,右手锅子左手字,再加上玄天九变的身法,以白云裳的眼光一搭配,立时威力大增,这幺喂得半个月招,战天风已可以在白云裳剑下硬撑到三十招以上,虽然他心中还有些沮丧,不过其实已经是不错了。

      如果以功力论,白云裳站在山尖上,今天的战天风也至少到了半山腰,但以武功论,战天风却还在山脚下,神锅大八式是绝对无法与白衣庵精妙绝伦的明月天心剑相提并论的。

      无数珍奇耀世眼,一轮明月照天心。白衣庵的明月天心剑至简至朴而妙合天然,便如佛法,看似平平无奇,其实圆融广大,无所不包。而明月天心剑到白云裳手里,更达到了大成的境界,有好几次,白云裳明明没出剑,战天风却感到剑已在喉,不得不避,出剑时有剑似无剑,不出剑全身是剑,这种境界,战天风连做梦都想像不到。

      佛印宗的三千手印虽也是佛门奇功,千变万化,但手印的变化主要是带动灵力变化,不是用来折招的,所以只能对神锅大八式有所辅助,真要用来放对,那还不如神锅大八式呢,只除非配上玄天九变打了就跑,手印加神锅大八式如果不是配上玄天九变,想在白云裳剑下撑到三十招,还真有些难,玄天九变的身法真的非常有用,战天风越练到后来,越觉玄妙无穷。

      又过了几天,这天白云裳从三神僧处回来,对战天风道:「玄信急召我去归燕城,也不知什幺事,我得去一趟。」

      说着她看着战天风,她没往后面说,但战天风自然明白她眼中的意思,道:「我等姐姐回来,姐姐回来之前,我绝不离开天安城,天安城多漂亮啊,天天给姐姐赶着练功,都没去看过,这次非看个饱不可。」

      他嘻嘻笑,白云裳自然也明白,心下感动,轻轻握了他手,道:「风弟,谢谢你。」

      战天风摇摇头,没有说话,白云裳在他心中同样是非常重要的人,他不能这幺硬让白云裳为难,白云裳不可能守玄信一世,也不可能真要他陪一生一世,机会总会有的。

      马横刀的仇一定要报,玄信一定要死,这一点绝不会更改。

      白云裳当天就离开天安赶赴归燕城,潮音等三神僧并未跟去,红雪王虽已废了假天子,上表迎立玄信,但三神僧仍要留下来,以防万一之变。

      白云裳一走,战天风心中一下子就觉得空落落的,也没什幺心思练功了,几乎整天就在酒馆里泡着,他现在真的很难喝醉,泡一天基本上也没什幺醉意,当然,他也不是大口狂灌,只是慢慢的喝着,也不和人说话,独自出神。

      他以前是没有一刻钟坐性的,但今天的战天风,真的已不是以前的战天风,他嘴上似乎仍很油滑,心却已经深深的沉了下去,在不经意间,在他的嘴角,偶尔可以看到一丝丝的狠意,这种狠劲儿,只有在那种心若坚钢的身上才能看到,粉身碎骨,永不回头。

      杀玄信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玄信一定要死,哪怕毁天灭地,同归于尽。

      过了十来天,这天战天风去酒馆中喝酒,突然听到传言,说玄信要册封白云裳为皇后,这次白云裳去归燕城,就是和玄信完婚去了。

      这传言象一个炸雷,猛击在战天风顶上,他走了数家酒馆,几乎都在说这件事,传言的来源他也找到了,来自红雪王,红雪王并已上表恭贺玄信大婚。

      虽然战天风绝不相信白云裳会嫁给玄信,但马横刀的死,让他知道,这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而他最担心的,是白云裳在某些方面和马横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传言未必是空穴来风。

      战天风当即便离开天安城,以玄天九变身法赶往归燕城。

      战天风离开的当天夜里,三神僧就知道了,不过三神僧也听到了城中的传言,潮音道:「白云裳说过战天风会留在寺中,他也确实一直没走,这幺突然离去,必是听了天子要娶白云裳的传言。」

      「必是如此。」德印点头。

      「那小子本来就想刺杀天子,又对白云裳心存幻想,现在听说天子要娶白云裳,自然是再忍不住了,必然会起心刺杀天子。」破癡叫。

      「定然如此。」德印点头,看向潮音,潮音眼中却有着迷惑之色,道:「我两次跟白云裳见天子,白云裳都是以观云心法对着天子,天子在她面前几乎头都抬不起来,怎幺会突然起心想要娶她?」

      破癡急道:「现在管不了那幺多了,最重要的是赶快去归燕城,阻止那小子妄动。」说到这里却又哼了一声:「不过那小子想要刺杀天子,也只是癡人说迷而已。」

      潮音道:「战天风当然不可能刺杀得了天子,但白云裳在那儿,如果枯闻夫人要杀战天风,白云裳必会阻止,那就麻烦了。」

      「师兄这话所见极是。」德印用力点头。

      三神僧商量定了,当夜便也急赶往归燕城。

      战天风以玄天九变急赶,仅用了不到六天的时间便赶到了归燕城外,到了归燕城,他知道再急也不能冒然乱来,一路急赶,灵力消耗极大,若这样直闯进玄信皇宫,有死无生,当夜便在城外一个隐密处坐息了一夜,第二天收敛灵力,更不借遁术,徒步进城。

      他这时功力已到一流这境,敛息功自也大有长进,戴上面具后,看上去就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江湖汉子,即便是鬼瑶儿面对面撞上他,只怕也未必能认出来,象枯闻夫人文玉梅那种只见过他一两面的人,再莫想认得他就是战天风。

      归燕国为西南大国,做为王都的归燕城里,人烟十分繁茂,战天风进城,先找了间酒馆,一面喝酒,一面尖耳听食客议论,奇怪的是,在这归燕城里,反倒没人说起玄信要娶白云裳的事,不过战天风细一想也就不奇怪了,想:「玄信大婚,不是小事,必然是先通知红雪王等诸候,然后才会对天下宣布,所以归燕城普通老百姓反而不知道。」

      战天风喝了一日酒,城中的情形便打听出了大半,归燕王为示对天子的祟敬,将王宫让给了玄信住,自己搬到了太子府。

      玄信当然也不会亏待归燕王,他有意封四大国为四霸,归燕为四霸之首,红雪次之,净海又次之,反倒是最初拥立玄信的三吴因为实力衰弱,只能添为四霸之末,再一次显示了玄信过桥抽板的本性。

      七大玄门被封为七大国教,都是感恩戴德,其它几派还罢了,尤其是与无闻庄走得最近的古剑门和修竹院,最是兴奋卖力,两派都是高手尽出,由掌门人灵棋道人和清贫道人亲自率领,轮班在玄信宫中值守,枯闻夫人则乾脆住在王宫中,以安全之名,一手掌控玄信的出行宿住。

      战天风等到天黑,在王宫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运起敛息功,摸到宫墙边,翻墙进去。

      战天风见识过枯闻夫人的厉害,别说宫中还有古剑门修竹院两派高手值守,便只枯闻夫人一个,想在她眼前刺杀玄信,那也是绝不容易。但这一会战天风下定了百折不回的决心,马横刀白云裳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玄信害死了马横刀,现在竟还敢打白云裳的主意,无论如何,这一次也绝不能让他活着。

      战天风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冒失,翻墙进去后,先找个高处将王宫的地形建筑大体看了一下,他到底做过天子,各宫的主次及作用,大概能弄明白。

      看了一会,估算了一下玄信的寝宫和上朝的正宫所在,他却不去寝宫,反向正宫摸去。正宫后面不远,有一片园子,园中有几处假山,战天风找了一个比较深的假山洞里藏了进去,默默坐息。

      绝大部份人刺杀都会选在晚上,但战天风却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晚间虽利于行动,但晚间的守卫也要严得多,尤其在玄信的寝宫周围,肯定是高手遍布,枯闻夫人十九也会在附近,那样过于冒险,成功的机会要低很多,而一旦刺杀失败,打草惊蛇,下次再想动手就要难多了。

      所以战天风不去玄信寝宫,也不在晚间动手,他要等到明天玄信来上朝的时候,天一亮守卫就会鬆懈得多,从寝宫来正宫的途中更有太多的刺杀机会。

      必要一击而中。

      战天风在心底暗暗咬牙。

      他不知道白云裳在哪里,也很想见到白云裳,不过他也忍住了,因为他想过,就算白云裳因为某些原因答应嫁给玄信,但至少性命不会有什幺危险,到马横刀白云裳这个层次,除非自己一心求死,否则别人想要加害,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战天风相信白云裳不会有什幺事,而如果他去找白云裳,一则说不定会惊动枯闻夫人等人,再则就算不会引起别人警觉,白云裳见了他,也一定不会让他出手,所以他没有去找白云裳。

      战天风默默坐息一夜,同时凝神留意宫中守卫,守卫果然严密之极,除了侍卫不停的交叉巡逻,每隔一定的时辰,便有数名高手组成的巡逻小队在左近掠过,这样的巡逻小队至少有三队,每一队中至少有一名一流高手,实力确是极其惊人。不过战天风藏身假山洞中,又以敛息功静坐,却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天渐渐亮了,坐息了一夜,战天风精神空前饱满,同时他留意到,夜间巡逻的高手组成的小队不再出动,就是普通侍卫的巡逻也少了,白天的防守果然要松得多。

      战天风摘了面具,再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从假山洞里出来,看正宫附近的地形,同时留意宫女太监的各种说话,从只言片语里,他知道玄信白天会来上朝,与归燕王等商议返驾天安之事,不过玄信要娶白云裳的事,宫女太监也是一字不提,战天风心中虽有疑念,也只是一闪而过,反正无论如何,今天必要刺杀玄信。

      战天风估摸着时辰,差不多半个时辰了,便溜回假山洞里藏身,同时煮一锅耳聪目明汤喝了,耳目加倍聪灵,他身在假山洞里,宫中的动静却能大致把握,伺机而动,如果玄信不来上朝,他就要摸准地方,找上门去。

      很快就有了动静,先是一队侍卫一路排过来,一直排到正宫门口,然后是几名高手一路巡视过来,灵力乱扫,战天风收敛灵力,只默默感应着对方的灵力,而绝不发出一丝灵力,这种情形下,即便是枯闻夫人也是休想发现他的。

      不多会,战天风耳中听到大队人车的响动,知道是玄信车驾到了,他完全不敢发出灵力,只以耳朵听着动静,约摸车驾到了里余外,战天风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慢慢走出来,同时极力收敛灵力,他知道,枯闻夫人十九就在玄信车驾前后,以枯闻夫人之能,只有稍有一点点不对,枯闻夫人都会生出警觉,而要想刺杀成功,必须要在枯闻夫人完全没有警觉的情况下,否则他功力即便到了白云裳的级数,也休想能杀得了玄信。

  • 名称:全职猎人2011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3: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