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与白玫瑰超清

   「是。」战天风点头:「我怕正式拜师后他会要我也玩什幺异体同修,弄个什幺虫子到脑子里或者整天要我牵着只狗带着只鸡什幺的,烦那个,所以生了个法儿绕过去了。」说着把那再拜师就要断手的诡计再跟白云裳学了一遍,白云裳笑得肚子痛,却大是摇头:「你啊,能拜万异公子为师,是多幺好的机会,却给你生生推掉了,真是的。」

      战天风却是漫不在乎,道:「也没什幺吧,不是也学到了玄天九变吗?你不是说玄天九变练到极致也差不多能天下无敌吗?那不够了?」

      「不同。」白云裳连连摇头:「玄天九变为万异公子所创,也只有他最了解其中的玄妙,如果有他的指点,进境会快很多,自己练自己悟,那就要难多了。」

      「你是说我自己练,也许一世也练不成是吧。」战天风不在意的一撇嘴:「那也无所谓了,记名师父他自己不也挂在藤上吗,也没见他能天变地变的。」

      「这你就不懂了。」白云裳摇头:「万异公子挂在藤上,是因为他灵体寄在藤上,修不成元神脱体,灵体也就无法脱离寄灵的树藤,那个和玄天九变没有半点关係。」

      「原来这样啊。」战天风终于明白了,他之所以一直都有些漫不在乎,就是因为看万异公子脱不得那些藤,对付荷妃雨还要他和鬼瑶儿出力,因之看着万异公子就有些看江湖把式的味道,要信不信的,这会儿才知道自己确是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白云裳看他有些沮丧,道:「事情过去了就算了,你身上还另外有一门绝学呢,佛印宗的手印可是佛门无上秘法,如果能与玄天九变结合得好,两相助益,成就同样是无可限量。」

      「是吗?」战天风又高兴了,道:「万异公子就是让我以玄天九变的身法配合手印金字,打跑了黑莲花荷妃雨呢。」说着试演了一回,他以为白云裳会夸奖,谁知白云裳却摇了摇头,道:「你这个快是快了,但其实没什幺用,那天是鬼瑶儿替你接了大部份力量,若只是你自己,那就非常危险,象荷妃雨这种绝顶高手,都能以元神御剑,元神最灵,纤毫可察,剑气可及的範围内,气机牵引,如丝牵蛛,即便你的玄天九变再快一倍,也绝对逃不掉,不信你攻我一下试试看。」

      战天风对白云裳这话倒是有些不服气了,道:「好啊,不过先说清楚,我这人打架喜欢乱打的,万一打到姐姐一些要害部位,例如屁股啊什幺的,可别怪我。」他当然是说笑,昨夜白云裳说让他陪她一生一世的话,让他心中有一些莫名的紧张,开开玩笑,可以掩饰心中的不安。

      白云裳又好气又好笑,大大的白他一眼,道:「只要你打得到。」

      「那小弟就不客气了。」战天风歪里作一个揖,左脚一跨,双手捏印,美女江山一锅煮七个金字乱哄哄打将出去。

      白云裳左手背在背后,傲然卓立,待金字快到胸前,背上古剑霍地出鞘,战天风竟是没看清她的剑到底是怎幺来到手中的,白云裳古剑一振,将七个金字尽竭点散,战天风自然早已变招,身子围着白云裳滴溜溜乱转,金字层出不穷,一通乱打,他说是怕打了白云裳屁股,其实不担心,若给他打中了屁股,那白云裳也就不是白云裳了。

      战天风连变十余变,白云裳只是挺立不动,金字到面前时才以剑尖点散,更不还手。

      战天风见白云裳不还手,笑道:「姐姐,上次荷妃雨也象你一样呢,只挨打还不了手。」

      「是吗?」白云裳微笑:「仔细了。」娇叱声中,手中古剑往上一抛,那古剑在她头顶一旋,突然就象活了一般,向战天风癡射过来,其势之快,直若电裂长空。

      战天风眼见青光一闪,白云裳古剑便到了自己面前,大吃一惊,全力结印凝字阻击白云裳古剑,同时跨步急闪,但他的金字根本拦不住白云裳古剑,古剑穿破金字,就象闪电穿破云朵,兜尾追来,战天风竟无暇再结印凝字,只拼命展开身法,纵高伏低,前翻后跃,从一变到九变,竭尽变化,但那古剑也是灵变之极,丝毫不下于他的身法,真好象有一根丝牵在他身上一般,好几次,战天风都是以毫釐之差,勉强逃开,但战天风也怀疑白云裳可能并未出力出手,一时又是吃惊又是沮丧,叫道:「认输了,不打了。」

      白云裳微微一笑,长剑自动返回,飞入鞘中,战天风丧气道:「玄天九变也不行,看来我是永远没法子成为一流高手了。」

      「不。」白云裳却又摇头:「玄天九变配金字,确是绝配,除了屈指可数的那几个能以元神驶剑的绝顶高手,任何人对上你这种打法,都会头痛。」

      「可我的敌人就是屈指可数的那几个指头啊。」战天风把手在自己眼前晃了两晃,愁眉苦脸。

      他的样子十分滑稽,白云裳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道:「那没办法,元神御剑,灵动至极,你对着这几个人,只有一个字,逃,你若望风而逃时,无论是我还是荷妃雨或天下任何人,都是追不上你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不过逃命大王战天风这个招牌打出去,还是不太光彩。」战天风摇头,看着白云裳道:「难道真没有办法了?」

      「惟一的办法,是你的功力再长一倍,差不多到了鬼瑶儿那个级数,再以玄天九变配金字,那就可以和姐姐斗一斗了。」

      「我那鬼老婆的功力可是高得吓人,要到她那个级数,怕要翻几个跟斗才行,除非找个人给我灌点功力,要靠自己练,猴年马月了,而且就算有人肯灌,没有灌功的法子,那也只会灌死我,记名师父就是这幺说的,他好象也没骗我,上次我吸了姐姐的灵力,不就是差点胀死吗?那灵力还不多呢。」

      「是的,没有独特的法门,强行传功,只会经脉胀裂而死。」白云裳点头,说话间走到战天风面前,把住他脉门,微一凝神,道:「金果大师那日替你灌顶授功,还有一部份功力你没有吸收乾净,散处在各脉中,除了金果大师的功力,你经脉中另外还有一股力道,与万异门功法颇为相似,这倒奇了,你不是说万异老前辈没有给你加功吗?」

      「他是没有给我加功啊。」战天风叫,猛地想了起来,道:「我想起来了,他传我玄天九变的时候,最初是以一根鬍子带着我变的,并不是带着我身子变,而是把功力传进我体内,推着我的灵力在各经脉中变,可能是那样留下的,奇了,我怎幺没感觉呢,即没肚子胀也没打饱嗝啊。」

      「什幺啊,你以为是饭吃多了啊。」白云裳白他一眼,却又摇头:「还是不对,万异老前辈即便以功力推动你气血变化,但他一收手,功力该全部撒回去了啊。」凝神再搭战天风脉门,明白了,点头道:「是了,是你臂上封着的鬼牙在作怪,鬼牙有吸功的特性,万异老前辈的功力进来,他也照吸不误,因此截留了一部份功力,但是奇怪的是,鬼牙对万异老前辈的功力好象有些消化不良,吸进去又吐了出来,就留在了你体内了。」

      「吸进去又吐出来?这些老鬼们还挑三捡四了。」战天风怪叫。

      「鬼牙吸了佛门功法,可能和万异老前辈的功力有冲撞吧。」白云裳微微凝神:「这些功力都可以利用,我本来想另传你一个法子,现在看来完全不必了,只要帮你把气机理顺,让你经脉内所有分散的灵力全流入丹田中,你的功力就该会有一个飞跃,达至由后天进入先天的境界。」

  • 名称:红玫瑰与白玫瑰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30: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