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与月光超清

      听了他这话,蛇化眼光霍地抬起,叫道:「原来那天躲在假山后的人是你。」

      「是。」战天风也不否认:「你和文玉梅的话我都听到了,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今晚上来剿灭神蚕庄的人,也是我引来的。」

      蛇化嘿的一声,狠狠的瞪战天风一眼,眼光却又垂了下去。

      战天风道:「蛇化,你要想活,做一件事,出来指证枯闻夫人,将枯闻夫人背后所干的一切都说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蛇化嘴角抽了一下,没吱声。

      「你不信我是不是?」战天风留意到了他的动作,道:「还是怕枯闻夫人对付你?不要怕,你即然知道我曾刺杀玄信的事,就该知道我的利害,有我保着你,枯闻夫人绝对害不了你。」

      「我知道你不怕枯闻夫人。」蛇化抬头:「但你保不了我。」

      「为什幺?」战天风疑惑的看着蛇化:「你不相信我的实力?」

      「不是。」蛇化摇摇头:「那夜你即然在,就该看到文玉梅给我们解药的事。」

      壶七公明白了,道:「原来你怕的是那个啊,说说看,枯闻夫人给你们下的是什幺禁制,或许老夫能找到应对的法子。」

      蛇化看着壶七公,嘴角掠过一丝苦笑,道:「血神虫,你该听说过吧。」

      「血神虫?」壶七公一声低呼,脸露惊容:「血神散人的血神虫。」

      「是。」蛇化点头。

      「血神虫是什幺?」战天风不明白了:「血神散人又是哪路毛神?」

      壶七公没答他,蛇化先开口了:「血神散人是早年间邪道上的一个狂魔,秘练的血神虫歹毒至极,专吸人脑髓,谁若是中了血神虫,一旦发作,当真生不如死,当年秀水大侠吴秀水也算是一代名侠了,不小心中了血神虫,痛到极处,竟将自己身上的肉一块块咬下来,吴秀水以铁臂钢爪名动江湖,到死前,一对铁臂只剩下两根光骨头,臂上的肉都给他自己咬光了。」

      「我的天啊。」战天风惊呼:「这幺厉害?」

      「可血神散人不早就死了吗?」壶七公叫:「枯闻夫人哪来的血神虫。」

      「血神散人是死了。」蛇化看着他,嘿嘿两声:「可你知道他是死在谁手里吗?枯闻夫人。」

      「血神散人竟是死在枯闻夫人手里?」壶七公惊呼:「这个江湖上倒是没有传闻。」

      「因为枯闻夫人并没有当场杀死血神散人,只是制住了他,带回了无闻庄,到逼出了练制血神虫及解药的秘法且自己试练成功后才动的手。」说到这里,蛇化冷笑一声:「这并不是什幺光彩的事,无闻庄当然不会来江湖上宣扬了。」

      「那倒也是。」壶七公点头。

      战天风想到一事,问蛇化道:「你那解药半年服一粒,那到底要怎幺才能解掉血神虫之毒啊?」

      「一次连服三粒便可将血神虫杀死。」

      「一次连服三粒。」战天风扭头看向壶七公,挑眉道:「七公,你老好象曾经吹牛说,这天下没你不敢去的地方吧。」

      壶七公大怒:「什幺叫曾经吹牛?本来就是,这天下就没老夫进不去的地方,而且你小子也不必拐弯抹角,老夫知道你的花花肠子,无非是想老夫进无闻庄偷解药是不是,这个容易啊,无闻庄在别人眼里是龙潭虎穴,但在老夫眼里,却也平常得很。」说着斜眼看向蛇化,道:「蛇老怪,只要你乖乖的,老夫便替你跑这一趟。」

      蛇化却苦笑摇头:「没用的。」

      壶七公几乎要暴怒了,直问到蛇化脸上去:「你也不相信老夫的手段?」

      「我信。」蛇化点头:「你天鼠星偷遍天下,偷进无闻庄也并不是什幺难事,可我听说,血神虫和解药都是枯闻夫人随身带着的,你天鼠星虽然妙手空空,但想去枯闻夫人身上偷解药,怕也是做不到吧。」

      解药竟是枯闻夫人随身带着的,这下壶七公傻眼了,他无论怎幺自负,但说去枯闻夫人身上偷东西,这种牛皮他还是不敢吹的。

      战天风也有些发呆,眼珠子一转,忽地脸一沉道:「蛇老怪,你只怕枯闻夫人,难道就不怕我吗?血神虫能让你生不如死,我没有血神虫,同样可以叫你生死两难。」

      「我信。」蛇化回视着他,脸上并无惧色:「这天下敢和枯闻夫人做对的人,实在找不出几个,而你是其中之一。」

      他嘴上说战天风厉害,脸上却并不害怕,战天风倒奇怪了,道:「那你不怕我?」

      「我不怕。」蛇化平板僵硬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意:「因为死人是不知道害怕的。」说话间,他脸上突地抽了一下,似乎是在强忍痛苦的样子,嘴角随即便有血流了出来,他先前也喷了不少血,但这一次流出来的,却是黑血。

      「你服了毒?」战天风措手不及,又惊又怒,却又想不清楚,蛇化明明手脚被制不能动弹,那毒却又是如何进的嘴呢?

      「是。」蛇化嘴角边竟又掠开了笑意,说老实话,老魔笑起来真的不好看,只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他似乎看出了战天风的疑惑,道:「你想不清我是怎幺服毒的是吧?其实除了血神虫,我还吞了我自己的万蛇丹,也是半年服一次解药,如果能得到血神虫的解药,就服万蛇丹的解药,如果万一得不到而突然受制,那就自己了断,免得到时生死两难。」

      战天风两个明白了,一时默然,看着蛇化嘴角强扯开的笑意,却只感到一种悲凉。

      白光一闪,偷天鼠叼了化蛇下来,化蛇丈许长的身子象条布带子一样软软垂着,已是死得透了。

      看到化蛇尸体,蛇化眼中射出又痛又怒的神情,咬了咬牙,看向壶七公道:「壶老,我们前世无仇往世无冤,看在我马上就要死了的份上,能不能向你老求个情,不要吃了我的化儿好不好,求你了。」说着又转眼看向战天风,眼中透出哀恳的神情。

      老魔一直硬气,没想到为一条死蛇竟会求人,战天风两个即觉怪异,又都有一点不忍之心,壶七公点头,道:「行啊,你这蛇也没什幺吃头,老夫答应你了。」口中吱吱两声,偷天鼠明白他的意思,头一甩,将化蛇一个尸体甩到蛇化身上,壶七公同时淩空一指,解了蛇化穴道。

      「多谢。」蛇化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双手伸出,轻抚化蛇的尸体,口中低叫:「化儿,化儿。」声音出奇的温柔,便如父亲在低唤自己的孩子,叫得几声,就那幺闭上了眼睛,到死,双手仍紧紧抱着化蛇尸体。

      夜风轻拂,静夜无声,战天风两个心里都有点怪怪的,壶七公咳了一声,强笑道:「这老怪神经有点毛病了。」战天风能听出他笑声中的勉强,没有应声,甩了甩头,四下一看,道:「这里倒好放火,弄点柴来把他连人带蛇一起化了吧,免得呆会什幺野物叼了他的宝贝蛇儿,晚间再托梦来问我们要,可没地儿给他找去。」

      「这话有理。」壶七公点头,两人抱了柴来,堆成一座小山,再放一把火,连半座山都烧着了。

      战天风道:「那边该差不多了吧。」

      「早该完事了。」壶七公应声:「鬼符道人和望犀那花和尚先就死了,只余下些小喽罗还能起什幺用?」

      战天风点头,两个往神蚕庄来,战天风道:「三个老魔都死了,不知那些教头有一个活的没有?」

      「你还想他们指证枯闻夫人啊,省省吧。」壶七公哼了一声:「就有活口,肚子里有血神虫,谁又敢开口,蛇化的榜样你没见着吗?」

      「我没想他们来指证枯闻夫人,只要有一两个人开口,说背后的黑手是枯闻夫人就行,那群老道尤其是古剑门那几块灵牌听了能对枯闻夫人生出二心,那就算成功。」

      「空口白牙没人信的。」壶七公摇头:「就算其他人信的,古剑门那四块灵牌也不会信。」

      战天风想想有理,道:「爱信不信,没什幺了不得的,至少这幺一来,三木头的掌门是再跑不了了,他对我两个初一十六的鬼话信得实,以后必定不肯听枯闻夫人的话,道德观三派跟他一边,七大玄门可是一分为二了。」说到这里想到一事,道:「蛇老怪这些人该是老早以前就给枯闻夫人收罗在手下了的,也真是怪了,枯闻夫人在正教中也算是顶尖高手了,名头也大,她又何再搜罗这些黑道道魔头呢,不怕一旦身泄,身败名裂吗?」

      「这有什幺稀奇,人心不足蛇吞象,古来如此,白小姐出来之前,枯闻夫人可算是白道第一人,却还不能算是江湖第一人,但如果再扫平了黑道呢,黑白一统,天下第一人,那才真叫一个风光呢。」说到这里,壶七公斜瞟一眼战天风,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个个是跟你一样的怪胎啊。」

      战天风恼了:「好好的说枯闻夫人,怎幺又说到我头上了,我什幺时候是怪胎了?」

      「传国玉玺有得送,皇帝宝座滥人情,你不是怪胎,哈哈,天下没怪胎了。」这话在壶七公心里藏了很久,这会儿终于说出来了。

      不想战天风却仍以大不屑的口气回了他一句:「那烂椅子有什幺坐头?」

      到今天他还是这话,壶七公想骂,一口风恰好灌进嘴中,一时大咳,战天风还关心的问一句:「七公,你老怎幺了,最近好象你经常咳,不会是有个老肺病吧。」

      「你才是脑子有病。」壶七公大骂。

      到神蚕庄,先从神蚕岭上看下去,但见庄中灯火通明,并不闻打斗之声,庄门口则已有道士布哨,很明显神蚕庄已给群道完全控制了。

      岭上只能看个大概,战天风取煮天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与壶七公分喝了,两人摸进庄中,听得右面人最多,摸过去一看,原来是投降的神蚕庄弟子,约摸还有三四百人,全给押在了大院子里,四面有道士看守,却不见木石等主要人物,战天风两个又摸回来,到正厅,各派首脑果然都在,大厅上议论纷纷,战天风两个听了一会便明白了大概,一众魔头果然死硬之极,没一个投降的,尽数死在群道手中,虽然也有不少神蚕庄弟子投降,木石等审了半天,却都是一问三不知,没问出什幺有用的情况,也没带出枯闻夫人来,对于害灵棋木应的兇手,群道到认定不是鬼符道人,因为神蚕庄弟子都说这几个月鬼符道人从未离庄,鬼符道人日常虽以头套蒙面,但身形声音没变,神蚕庄弟子自然认得,人在庄中,当然不可能远出数千里外杀人了,害死灵棋两个的仍然是个迷,到是木石得意洋洋,木泉却神色灰败,显然是认命了,不过蛇毒倒是排出来了,老命无虞。

      战天风两个听了一会,没兴致了,当下离庄,回到岭上,战天风道:「这事玩完了,害死灵棋的兇手还是找不到,七公你说,我们剩下来怎幺办?到哪里再去找这真凶?」

      壶七公翻了翻怪眼:「灵棋木应的死关老夫屁事,哪怕他四木五灵死绝呢?老夫现在最想揪出来的,是那个跟蹤老夫的家伙。」

      「那人和害死灵棋两个的,十九就是一个人呢?」

      「你怎幺这幺肯定?」壶七公冷眼看着他:「你小叫鸡是会掐呢还是会算啊。」

      「当然也有可能是两个人?」战天风给他这一幺一逼问,没信心了,搔头:「这人到底是什幺人呢,竟然能跟蹤我两个,而且我两个换了面具他还知道,可真是碰上鬼了。」看着壶七公:「七公你有什幺好主意没有?到哪里去找这个人?」

      壶七公捋着鬍子,想了想道:「老夫料定,这人一定还会找上门来。」

      「难道坐在这神蚕岭上等着他来?」

      「那你小子说到哪里去找他?」壶七公恼了。

      战天风一想,猛然生出个主意,道:「有了七公,那人不是在白塔城的酒店里找上我们的吗?我们索性换回原先的面目,再又回那酒店里喝酒去,说不定那人又会找上来呢?」

      「那人又不是那酒店店主,也肯定不是住在白塔城里,只是跟蹤我们到的那酒店吧,怎幺可能又会去那店里等我们,你以为是和你的小情人约会啊,老地方等?」壶七公翻起怪眼,但他自己却也想不到办法,左右一想,道:「那店里的小菜还不错,比你小子做的强,就去喝一杯也可以。」

      战天风大不岔:「哈,每次不是烧鸡就是烤兔子,你老什幺时候吃过我做的小菜了。」

      两个当即回白塔城来,在距城十余里的无人处收术落地,以避免无谓的纠纷,对于有遁术的人,有心人自然会多留意些,而两个面目一般不会遁术的普通人,便不会有人注意。

      他两个是响午进的白塔城,到先那酒店,两个换回了面目,小二倒还认得,很热情的招呼他两个进店,打了酒上来,又切了一大盘牛肉,两个小菜,两人喝着,壶七公始终是怪眼向天,他是不信那人还会来店中找他们,战天风其实也不太信,不过左右也不知往哪里去,有酒喝就先喝着吧。

      还真是怪事了,到午后,那店小二来,又递给战天风一张条子,说是上次那大爷给战天风的,那位大爷当然和上次一样,上午就走了。一听店小二这话,壶七公眼光暴涨,他虽不信那人会再找上门来,其实贼耳尖尖,一直留意着酒店百丈方圆内的动静,什幺人说了什幺话,尤其是店小二的一言一行,几乎全在他监听之中,可那人来了又去了,交代了店小二他却没听到,这叫他如何不惊?

      战天风看那条子,上面写道:「第一江山第一楼,无风无雨燕归来。」  

      「这是什幺哑谜儿?」战天风把字条拿给壶七公看。

      「这也该是说的地名儿。」壶七公想了一想,道:「龙腾江中段,有一处地方风景绝佳,有古人在江崖上题了天下第一江山几个字,后来人附庸风雅,在那儿建了个酒楼,号称天下第一楼。」

  • 名称:深蓝与月光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