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丫头火辣辣漫画超清

      「这还不容易。」战天风叫:「就写木泉是只哈叭狗儿啊。」

      「什幺哈叭狗儿,没水準。」壶七公大大摇头,想了一想,提笔写道:「木泉是只小王八羔子。」

      「王八羔子哈叭狗,还不是一样?」战天风大不服气。

      「哎,小子,别不服气,老夫想出来的,那还就是比你有水準。」壶七公摇头晃脑,一脸得意,战天风气歪鼻子,不过也无可奈何。

      「老夫去去就来。」壶七公吹干墨蹟,一溜烟去了,这会快,不到小半个时辰就回来了,手中拿了封绢书对战天风一晃:「行了,明儿个二木头拿出来一晾,自己就要气死了。」

      战天风想到当日纪奸的情形,也不觉大好笑,这些日子心情一直不太好过,到是这夜轻鬆了一会,对壶七公道:「明日我们看好戏。」

      两个坐息一夜,天未明时,壶七公带路,不进听涛观,却直奔后山,山后一处断岩,岩面极为宽大,至少容得好几千人,往远处看,群山巍巍,十分壮阔。

      战天风奇了,道:「不去听涛观里等着看戏,来这里做什幺?」

      「小子知道什幺?」壶七公哼了一声:「这就是听涛岩了,牛鼻子道士选掌门,每次都是在这听涛岩上,因为他们的祖师爷就是在这听涛岩上悟得大道,一手创出的听涛岩一派。」

      「原来是这样啊。」战天风明白了。

      壶七公到左侧林中,跃上一棵大树,战天风也上了树,林子离岩顶约有百余丈左右,岩面上的一切都尽收眼底,而以战天风两个的视力,也不愁看不清楚,藏身树叶中,又不怕给群道发觉,正是个看戏的最佳场所。

      战天风盘膝坐在树干上,山风掠过,林海呜呜,时起时伏,果然就象涛声一样,一时兴起,道:「我也来练练听涛心经看,说不定给涛声触动,也能创出一门神功呢。」

      「你莫要笑掉老夫大牙吧。」壶七公大翻白眼,战天风哈哈一笑,也不理他,左右无事,真个练起听涛心法来,比往日,感觉倒还真是要好一些。

      太阳出来,脚步声杂遝,众道士果然来了后山,乱哄哄的,战天风本来最爱看热闹,这会儿感觉功境极好,竟是懒得睁眼,直到壶七公传音:「臭小子,再不睁眼时,可就散戏了,到时莫哭。」

      战天风睁眼,只见岩顶站满了道士,老老少少,少也有七八百人,岩前摆了香案,最前面三个老道,一个是昨夜见过的木泉,另两个战天风不认识,边上还有个更老的老道,躺在躺椅上。

      「七公。」战天风对壶七公传音:「哪个是三木头哪个是四木头,那躺着的老木头又是什幺木?」

      「从左往右,二木头过来就是三木头,然后是四木头,那个老家伙倒不是木头,他是戳心的师弟,叫濯风还是什幺来着,练功走火,下半身瘫痪了,这幺躺了几十年,倒还没死。」

      「哦。」战天风明白了,看木石,五短身材,方脸,厚嘴唇,有点子憨样儿,边上的木虚则要比他高得多,一双剑眉,星目如电,只看他眼光便知道不是个好惹的主儿。

      濯风虽是半躺着,精神好象也还不错,看来他虽然走火瘫痪,身上功力倒还留着几分。

      岩顶鸦雀无声,濯风轻咳一声,扫一眼木泉三个,转眼看向群道,道:「一瓢,你出来,在祖师爷成仙羽化之地,把你师父临终前的情形再複述一遍,你若敢有半字虚言,祖师爷有灵,绝不会轻饶你。」

      「是。」一个年轻道士应了一声,出列,到香案前跪倒,这年轻道士自然就是一瓢了,他大约十七八岁年纪,身子单单瘦瘦的,倒是眉清目秀。

      一瓢叩了头,道:「祖师爷在上,弟子所言句句属实,若有一字虚言,叫弟子死于万剑之下。」一瓢祷完,略停一停,道:「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那孩子突然撒尿,正浇在师父脸上,师父哎呀一声,把那孩子往外一抛,自己仰天就倒,我当时虽然就在边上,但来不及扶,师父躺到了地下我才赶忙去扶他,但师父身子僵得象木头一样,我一下没扶起来,师父眼睛是闭着的,我叫了两声,师父睁开眼睛,用力喘了两口气,用力抓着我的手说,叫三师弟接掌听涛岩,不可与—,说到这里,他啊的叫了一声就落了气,后面不可与什幺,没有说出来,情形就是这样,弟子所说句句是实,没有半字虚言。」

      他说完,又叩一个头,便直挺挺跪着。

      他这话其实已经说过多次,群道都听熟了的,并无人吱声,濯风扫一眼群道,看向木泉三个道:「一瓢在祖师爷成仙羽化之地,也是这话,你三个怎幺说。」

      「我看可信。」木虚抢先开口。

      站在木泉前面的一个三十来岁的胖道士哼了一声,道:「这样的话,我也能编。」

      「你说什幺?」木虚眼发电光,怒视着他,那胖道士却并不怕他,昂起脸道:「木虚师叔,你便一剑杀了我,我也是这话,这样的谎,人人能编,至于什幺祖师爷灵前有服应,那我也发个誓个好了,弟子一化,今日若有对祖师爷不敬之处,明日便叫我死于十万剑之下。」

      战天风扑哧一笑:「那个一万剑,他便十万剑,倒是个趣人,看来这什幺一化是二木头的徒弟了。」

      「那肯定啊。」壶七公点头:「不是要帮师父争掌门,哪肯这幺尽力。」

      「你—。」木虚暴怒,木泉适时开口道:「一化,不可顶撞师叔,更不可对祖师爷不敬,快快叩头认错。」

      一化扑通一声跪下,却强了脸道:「弟子没错,自古以来,都是长者接位,凭什幺越过师父将掌门之位传给三师叔,他们对师父不公,弟子便是死了,也要大声喊冤的。」

      「你是要气死我吗?」木泉黑下脸。

      壶七公嘿嘿一笑:「这师徒俩一唱一和,还真是好搭档,若到茶馆里说相声,包保场场客满。」

      别说,他师徒俩这幺一唱一和,木虚有火发不得,场面一时冷了下来。

      濯风又咳了一声,看向木泉两个,道:「那你两个现在说怎幺办?」

      木石动了动嘴唇,没吱声,木泉看他一眼,回看向濯风,道:「其实谁做掌门,都无关紧要,只是仅凭一瓢一个人的话,确实不能服众,这样好了,我和三师弟私下里说几句,问他两个问题,他若能让我满意,这掌门便由他做了也无所谓。」

      「你要问三师兄什幺问题?为什幺要私下里问?」木虚眼中射出怀疑之色。

      木泉霍地暴怒:「我问什幺要先向你稟报吗?到底我是师兄还是你是师兄,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一点长幼之序。」

      他这幺突然暴怒,木虚一时倒给震住了,瞪着木泉不再吱声。

      看震住了木虚,木泉转向濯风,道:「做了掌门,一是要替大师兄报仇,找出真凶,二是要将听涛岩发扬光大,我要问三师弟的问题,就和这两件事有关,师叔认为我问得问不得?」

      「这个当然问得。」濯风点头。

      壶七公道:「这牛鼻子不但会说相声,唱戏也是把好手。」战天风点头赞同,笑道:「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七公算,哈哈,呆会到要看他怎幺圆场。」  

      「那是。」这话壶七公受用,大刺刺点头。

      木泉看一眼木石,道:「三师弟,这边来。」当先掠向战天风两个藏身的林子,木石随后跟来。

      木泉直掠到离着战天风两个十余丈的距离内才停下来,他停在那里,战天风反倒叫苦了,不是怕木泉发现他,林子密,他两个又运起了敛息功,木泉心怀鬼胎之下没心思细细搜索,根本不可能发觉战天风两个,问题是,林子太密了,战天风两个在树冠上往外看能看得到,到了近前给树叶拦着视线,反而什幺都看不到了,只能听话声。

      只听木石道:「二师兄,你要问什幺?」

      木泉嘿的一声,道:「我要问的,是关于你身世的事情?」

      「我的身世?」木石低呼:「你不是说——。」

      没等他说完,木泉又是嘿嘿一笑,道:「三师弟,你对身世可是瞒得很紧啊,别人都以为你憨厚老实,今天才知道,你心计深沉得很呢。」

      「我没有瞒什幺啊?」木石叫:「我从小丧父,母亲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进了观中,这个谁都知道啊,师父师叔也都是知道的。」

      「师父是知道,不过师叔嘛,嘿嘿,那个残废,除了每天的两斤黄汤,我不知道他还知道个什幺?」

      「二师兄,你怎幺可以这幺说师叔呢。」木石话中含了怒意。

      木泉道:「不必废话,我给你看点东西,是你娘亲笔写的,你一看就明白了,你娘的字,你该认得吧?」

      「我娘亲笔写的?」木石惊呼一声,又道:「我娘常有信给我,我当然认得的。」

      木泉没再应声,有掏东西的响声,随后便听木泉道:「你自己看。」

      显然他掏出了绢书,自己没看,直接递给了木石,战天风壶七公两个相视而笑,虽然看不见,但随后两人的表情,想也想得到。

      果然,先是木石一声莫名其妙的声音:「二师兄,这什幺啊,你怎幺自己骂自己?」随后便是木泉的一声惊呼:「啊。」然后便听到衣服翻动的声音,显然木泉以为自己拿错了,在怀里乱找呢。

      「他以为自己碰到鬼了?」战天风对壶七公做个鬼脸,传音,壶七公得意的哼了一声,却猛地扬手,怒目传音道:「你才是个鬼呢。」战天风哑然大笑。

      木石道:「二师兄,你到底在做什幺啊?又说我娘有亲笔信给我,说是我的什幺身世,却又自己骂自己,你不是生病了吧。」

      「你才有病。」木泉一声怒喝,随即是他的嘿嘿冷笑:「木石,师父一直说你笨鸟先飞,今日才知道,果然是好手段啊,不过你想做掌门,却也没那幺容易。」说着飞掠出去。

      「二师兄。」木石有些冤屈的叫了一声,也跟了出去。

      战天风传音道:「这三木头看上去是个老实头。」

      壶七公点头:「这小子老夫还看得入眼,看那二木头还有什幺花样出来,三木头这场子,老夫是帮定了。」

      木泉气呼呼沖出去,濯风有些讶异的看着他,道:「木泉,怎幺了,你问得怎幺样?」

      木泉嘿嘿嘿一阵冷笑,道:「问得怎幺样?哈,我只能说,三师弟真个是好手段,我这做师兄的惭愧无地。」

      他这话,濯风木虚都是莫名其妙,木虚看向后面跟来的木石,道:「三师兄,二师兄到底问的什幺?」

      「不必废话。」不等木石回答,木泉一口打断,一脸横暴道:「一句话,老三要想做掌门,除非我先死了。」

      他放了这话,场面顿时僵住,木虚一张脸黑得象锅底,濯风眉头上则象加了一把锁,到是木石抿着嘴唇,没什幺表情。

      战天风对壶七公道:「这老实人其实也贪权,你看这会儿,他就不做声了。」

      「除了泥菩萨,是人就都有三分贪。」壶七公哼了一声,斜眼瞟着战天风:「你小子还不是一样?」

      「我哪有?」战天风一脸冤枉的样子。

      「你没有吗?」壶七公嘿嘿笑:「苏姐姐鬼姐姐白姐姐,以后不知还有多少呢。」

      「云裳姐可真是我姐姐。」战天风叫,不过话里有些虚。

      「是吗?」壶七公哼了一声,不再理他,转头看向场中。

      濯风看看木泉又看看木石,道:「那现在怎幺办?」

      木石两个都不吱声,木虚眼光一凝,忽地道:「我有个主意。」

      「哦?什幺主意?」濯风看向他,木泉两个也一齐看向他。

      「让二师兄三师兄他们提前进灵剑洞去,两个都进去。」

      「什幺?」濯风讶叫一声:「你不是说胡话吧,你难道不知道,灵剑洞石壁上烧录了祖师爷最后的心得,乃我听涛岩最高绝密,除了掌门人,任何人都是不能入洞的。」

      「灵剑洞?」战天风起了好奇心,看向壶七公:「在哪里,里面有什幺?」

      「就在这岩壁下的石洞中。」壶七公却是不屑的哼了一声:「据说听涛子当年就是在那洞中坐化的,然后在洞壁上刻了几式剑招,说是晚年悟出的心得,可后辈弟子谁也看不懂,却还神神密密的,除了掌门人,谁都不准进去看,嘿,无聊。」

      两人说话间,木虚道:「我当然知道,可师叔你也知道,历代掌门,没听说谁能将石壁上的剑招全部悟出的,现在遇到了难题,不如就让二师兄三师兄一起进洞参悟,若灵机触发,谁能悟透师祖剑招,则不但掌门人有了,更可将我听涛岩发扬光大。」

      「你这话倒好象也有道理。」濯风凝眉一想,看向木石两个:「你两个怎幺说?」

      「这还算公平。」木泉点头,斜眼看向木石,木石想了一想,看一眼木虚又看一眼濯风,也点点头,道:「好吧。」

      「那就这样。」濯风一挥手:「你两个今夜子时入洞,以三日为限,三日后子时出洞,再各自参悟三日,第七日的早晨,以剑法高下,决定掌门人的人选。」

      他这话说得明白,七日后不管两人悟没悟出剑法,总之以剑法决高下,定要选出掌门人,但其实他这个还是废话,木泉两个功力剑法相差无几,除非生死相拼,难以分出高下,不过对两人来说,这法子至少是公平的,而且两道都抱了个侥倖心理,说不定真的灵机触发,能有新的领悟呢,所以两人都不反对。

      看群道散去,战天风对壶七公道:「七公,你说那灵剑洞就在这岩壁下?」

  • 名称:纯情丫头火辣辣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8: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