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超清

      笑了一回,白云裳道:「你怎幺到我这里来了?对了,我听说花江六君子都是身败名裂,恭喜你报了仇,马大侠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没有。」战天风摇头:「害死马大哥的真正兇手并不是花江那六条狗,而是玄信,这也是我来找姐姐的原因,我希望姐姐能明白中间的真相,不再替玄信卖命。」

      听到真凶是玄信的话,白云裳并没有吃惊的样子,只是看着战天风,摇摇头,歎了口气,道:「你终于还是知道了。」

      战天风倒吃惊了:「姐姐早就知道了?」

      「是。」白云裳点头:「马大侠确实是玄信天子宝座的牺牲品,但有一点想来你也是明白的,马大侠是自己求死,否则以他的身手,只求保命时,天下并没有任何人害得了他。」

      「马大哥确实是有意的。」战天风点头,眼中射出悲愤之色:「但追根究源,还是玄信害了他。」

      「不对。」白云裳摇头:「你心中认定是玄信害了马大侠,其实马大侠死,是为天下而死,并不是为了玄信。」

      「我知道马大哥是为了天下的百姓,但为了百姓不一定要死啊。」战天风叫:「活着岂非对天下更有益。」

      「你不能解马大侠。」白云裳歎了口气:「马大侠希望天下统一,避免战争,要做到这一点,玄信就必须要向归燕王妥协,也就是向枯闻夫人这些人妥协,不妥协不行,向这些人妥协马大侠又不甘心,或许你可以说,合不来走就是了啊,但马大侠是那种甯折不弯的人,对他来说,这种情形下离开玄信,等于是一种逃避,这将会在他心中种下永远的阴影,他绝不愿意这样,所以只有自求一死。」

      这层意思,其实慕伤仁也说过,只是战天风始终无法接受马横刀自求一死的事实,这时从白云裳口中听到,他眼眶不由自主的便红了,点头道:「马大哥是这样的人。」

      白云裳心中一喜:「是啊,所以我觉得你不必太怪玄信了——。」话没说完,战天风却猛地怒叫道:「但如果玄信不是那幺忘恩负义,马大哥也不至于心若死灰,也就不一定要求死了。」

      「看来跟他是说不清楚了。」白云裳暗暗摇头:「他心中报仇的意志极其强烈,我屡用心法都无法让他平静下来,看来只有另生他法了。」

      原来战天风先前在院门口和进门后生出的那种想歇一歇的感觉,是白云裳暗运了玄机,想以佛门大悲咒的秘法抚平战天风心中的杀气,可战天风为马横刀报仇的心志强悍无比,白云裳玄功虽然比战天风高得多,佛门秘法也是玄异之极,却仍只能让战天风略生怠意,而无法彻底消磨他的心志。

      「那你是想杀了玄信替马大侠报仇?」白云裳看着战天风。

      「是的。」战天风毫不犹豫的点头。

      白云裳在心底轻轻歎了口气,摇头:「我不想你这幺做。」

      「为什幺?」战天风看着白云裳,他的眼光第一次这幺锋锐,而且毫不妥协。

      「我想。」白云裳回看着他:「马大侠也不会想你这幺做。」

      这是战天风心底最大的痛,他锋锐的眼光开始软化下去,牙关咬紧,好半天,却仍旧摇了摇头,道:「不,这话我不能听马大哥的。」  

      白云裳知道劝不了他,歎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战天风心中忐忑,道:「云裳姐,你生我的气了?」

      「没有。」白云裳摇头:「只是有些累。」

      「是因为我让你操心了?」

      「不是。」白云裳睁开眼睛:「自从发生了马大侠的事,这些日子来我就一直觉得很累。」

      战天风明白了,叫道:「是,给玄信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卖命,谁都会失望,谁都会累,马大哥为找传国玉玺跑遍天下,玉玺一到手便反脸来害马大哥,还有你云裳姐,你替他说服净海国,现在又跑来天安,劳心劳力,可他有什幺对你,他封七大玄门为国教,枯闻夫人为国师,提过白衣庵没有?」

      「那倒不是。」白云裳摇头:「玄信也想封我白衣庵为国教的,但出了马大侠的事,我心灰意冷,坚辞了。」说到这里,她又歎了口气,看着战天风,道:「风弟,姐姐这段时间真的好累,你即然来了,那就多陪陪姐姐,好不好?」

      「这——。」战天风一时沉呤,他当然明白白云裳的意思,是怕他一离开马上就去找玄信报仇,这仇是一定要报的,不过看着白云裳渴盼的眼神,再想到短时间内鬼瑶儿等人一定会在归燕城四面布网找他,还不如在白云裳这里多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道:「好啊,只要姐姐不赶我,我就一直陪着姐姐。」

      「如果我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呢?」

      「什幺?」战天风一怔。

      白云裳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我要你陪我一生一世呢。」

      「姐姐。」战天风心中无比的震撼,定定的看着白云裳,心中混乱到极点,但慢慢的,一股无明的怒意从心间涌了出来,怒视着白云裳道:「姐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只是想要我不去杀玄信是吧?可是为什幺呢?玄信那王八蛋有什幺好?马大哥甘愿自求一死,你为了保他,也这样不惜一切,为什幺啊?」说到最好一句,他几乎是怒吼出来,而眼泪却也喷涌而出,他是真的伤心了,马横刀和白云裳都是他生命中最看重的人,他真的不愿意他们这样的去为玄信牺牲。

      「风弟。」白云裳走到战天风身边,看着他眼睛,一脸凝重的道:「不是玄信,风弟,不是为了他一个人,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如果你杀了玄信,各种势力会为争传国玉玺争帝位大打出手,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天下的一统,马上就又四分五裂了。」

      战天风不吱声,他能想到那种可能性,但因为这样而不杀玄信,他怎幺也不甘心。

      「想不到这样他也不肯放弃。」白云裳心中暗歎,马横刀的事出来后,她心灰意冷,时时生出归隐山林的想法,但说到与战天风一起归隐,却是没想过,这会儿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想以一剂猛药打消战天风的杀意,当然,她也并不是骗战天风,独身归隐或与战天风一起归隐,这两者之间,任何一个她都可以接受。

      「风弟,不要多想了,我也不勉强你。」白云裳说着,伸手轻轻握住了战天风双手,道:「无论如何,这些日子你都不要走,多陪陪姐姐吧。」

      战天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嗯,除非姐姐赶我,我绝不离开就是。」

      他这是真心话,马横刀的仇一定要报,玄信一定要死,但不必急在一时,白云裳同样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又如此对他,他绝不能伤了她的心。

      「你也累了,先睡一觉吧,这面具就不要戴了。」白云裳的话象轻风吹拂,战天风心中一片平和,点点头,取下面具,就在白云裳的床上睡下,只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声。

      白云裳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心中涌起柔情,想:「他外表油滑没正经,但内心里,其实是个非常重情的人,而且他的感情非常质朴而强烈,就象个孩子。」

  • 名称:轻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7: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