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型h系超清

      鬼瑶儿给他又亲又摸,早已魂灵儿出窍,忽听得他语气不对,勉力睁开眼来,羞羞的看着他,却是不明所以,战天风见她睁眼,故意扮了脸道:「你不老实,说,上次给我吃的是什幺药,以致那死鬼灵一下就能找到我。」

      鬼瑶儿还以为他说的什幺事呢,原来是这个,又害羞又得意,娇声道:「就不告诉你。」

      「是吗?」战天风一脸恶狠狠:「那我就不客气了。」

      都到这份儿上了,还能怎幺个不客气法?鬼瑶儿根本不理他,只是羞羞的闭上眼睛,砧板上的肉,你爱怎幺着怎幺着吧。

      战天风自然也知道鬼瑶儿不怕他,但他另有主意,道:「老婆,你知不知道,入了洞房的新娘子会有两种样子,一种是两脚分开,象鸭子一样走路,别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刚破了身,就会指指点点说,快看那个女人,她昨晚上刚给她老公破了身呢,快看啊,好笑死了呢。」

      「什幺。」这下鬼瑶儿吓住了,急忙睁开眼睛。

      战天风一看她眼中害怕的样子就知道有效,心中暗笑,道:「但还有一种,虽和老公同了房破了身,第二天走路却仍和平常一样,别人根本看不出来。」说到这里却又作怪道:「不过也无所谓吧,反正你是我老婆,谁还不知道你破身了怎幺着?鸭子步也好淑女步也好,都没关係的是不是?」

      「不,有关係的。」鬼瑶儿又羞又急:「我—我不要那种鸭子步的,羞死人了。」

      「那就看你老不老实了。」战天风怪笑:「你乖乖听老公的话呢,呆会老公就好好的疼你,轻轻的,那你就算破了身,明天也不会有大碍,走路就仍会象淑女一样,要是不乖啊,嘿嘿,那呆会狂风暴雨,然后到明天呢,你走路就扒啊扒的象只老鸭婆了。」

      「我不要。」鬼瑶儿羞叫,战天风说得羞人,她不敢直面战天风眼光,以手捂脸,只在指缝里看着战天风,道:「我要你好好疼我的,一生一世都要你好好疼我。」

      「好啊,那你要乖啊。」战天风笑,把她的手拿开,去她红唇上吻了一下:「乖乖告诉老公,那是什幺东西?」

      鬼瑶儿又羞又甜,不能再瞒了,道:「那东西叫追魂引,是我九鬼门用来追蹤的独门秘药,服了追魂引,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也绝逃不过鬼灵的追蹤。」

      「我就说了有鬼了。」战天风叫:「果不其然。」又去鬼瑶儿唇上吻了一下,把声音里加倍的放两把糖,道:「乖老婆,乖宝贝,真乖,那幺解药呢,解药在哪里。」口中问,手就在鬼瑶儿怀里乱翻。

      鬼瑶儿给他翻得全身发软,却还有两分灵智,撒娇道:「你要解药做什幺?又想跑啊,才不给你。」

      「我要跑什幺?」战天风装模作样,手不翻了,却在鬼瑶儿双乳上揉搓起来,揉得鬼瑶儿香喘微微,全身火发,道:「抱着这样的绝世美人,都不知哪世修来的福份呢,还跑的那只能是傻瓜,你老公我象傻瓜吗?我只想试试你对我是不是一心一意。」说到这里故意苦起了脸:「现在看来不是了,你还是防着我,真让人寒心啊。」

      「不是的,不是的。」他这幺一说,鬼瑶儿急了,双手箍了他脖子,去他脸上一通猛吻,边吻边道:「天风,风弟,你是我生命里最亲最爱的人,我什幺都不防你,我整个人整个心全都是你的。」说着话,手忙脚乱的去怀里掏出个绣花荷包来,从里面取出个玉瓶子,倒一颗小小的红色药丸出来,道:「这就是追魂引的解药。」

      战天风心下暗乐,却故意调情道:「我要你喂给我吃,不能用手喂哦。」

      鬼瑶儿果然又羞又喜,把解药放进嘴中,小小的红舌尖儿勾了,喂进战天风嘴里,战天风吞下药,再不放鬼瑶儿舌头回去,深深长吻,双手更是无所不至,鬼瑶儿神魂俱醉。

      战天风看鬼瑶儿已完全迷醉,这才把手悄悄移到鬼瑶儿黑甜穴前,缓缓注入灵力,鬼瑶儿功力虽然比他高得多,人也精明,但这时已完全被情火烧化,而且也不会去防他不是,整个身心都已为他打开,还防什幺?因此全没注意,迷迷糊糊便昏睡了过去。

      听到鬼瑶儿鼻中起了微微的呼吸声,战天风轻轻撑起身子,坐到一边,扭头看熟睡中的鬼瑶儿。鬼瑶儿虽已睡了过去,脸上的红晕却仍未消退,妩媚的羞红一直延伸到脖子下面,呈现出惊人的豔色。身上的衣裙已大半敞开,整个右乳更完全暴露在夜风中,战天风忍不住又伸出手,轻轻的抓在手里揉捏着,鬼瑶儿虽在睡梦中,口中仍不由自主的发出唔唔声,诱人已极。

      「瑶儿,乖老婆,你没说错,上了床你确实非常迷人。」战天风轻轻点头,却歎了口气,道:「若换了以前,我一定会一口吃了你,但现在我不能,在给马大哥报仇之前,我真的没有心情寻欢作乐。」

      芦棚的遮挡并不太严实,战天风从门帘缝里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眼底是如此的深沉而落寞。

      没有了马横刀的战天风,再不是以前的战天风,鬼瑶儿以为他是的,其实他真的已经不是了,虽然仍有些油滑搞笑,但这种油滑里已掺进了另外的一点东西,以前的油滑出自本性,现在的油滑有时候却只是装的,例如先前在荷妃雨面前情绪的突变,荷妃雨以为战天风是因为她而控制情绪,却不知道战天风根本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要以假像迷惑鬼瑶儿几个。

      出了一会神,战天风收回目光,轻轻替鬼瑶儿掩上衣服,在鬼瑶儿怀中的零碎里找了一张纸一支眉笔,写道:「瑶儿,乖老婆,听老公话,起来不准生气。我一定要替马大哥报仇,但我不能让马大哥生气,如果我跟你在一起,以九鬼门加万异门的力量公然寻仇,和侠义道大打出手,江湖大乱,死伤也多,马大哥一定不会开心的,而这也正中了荷妃雨的计,所以我只能一个人悄悄的去找玄信,再悄悄的一刀砍下他脑袋,那样仇也报了,江湖不会乱,天下更不会乱,马大哥就不会生气了,所以你不要来找我,也替我跟飞飞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回去自在清修去,我的事不再要他们帮忙了,你也不必担心我,不是你老公我吹牛,这天下间能奈何得了你老公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你别不信,你本事够大吧,九鬼门势力够强吧,还不照旧给我又脱衣服又打屁股,最后乖乖做了我老婆,好了,不说了,乖乖在家里等着,我砍了玄信的脑袋就回来娶你,要听话啊,不听话小心老公打你屁股。」

      战天风写完,去鬼瑶儿红唇上再轻轻吻了一下,将纸条贴在了门帘上,取锅煮一锅一叶障目汤喝了,闪身而出,凤飞飞等人以马横刀墓为中心,四面警戒,还加上了鬼冬瓜夫妇和鬼灵,但战天风喝了汤再加上敛息功,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了出去。

      奔出数里,战天风心下凝思:「七公那老狐狸不知去了哪里,这老狐狸穿墙越户是把好手,有他同去,摸进玄信宫中要容易得多。」但转念一想,却又改了念头:「两个人比一个人容易漏风,我有玄天九变加一叶障目汤,还怕进不了皇宫。」这幺一想,便就想道:「即要摆脱七公,他那个妙香珠就也要想办法弄掉才好,否则他还是能找到我,鬼老婆跟着他,也就能找得我了,虽然这天下能跟蹤七公而不被发觉的人只怕还没生出来,不过还是稳当点好。」

      当下把妙香珠从玄女袋中取出来,想要一把扔掉,又想以后说不定还有用,而且和壶七公混了这幺久,也捨不得,却又无处可藏,左右一想,想到了上次从马玉龙身上得来的那两个春药瓶子,有了主意,取一个瓶子出来,也不管是春药的还是解药的,就把妙香珠塞了进去。

      一切弄好,撒腿急奔,估摸着王一吼谢天香等人再不能感应到他灵力的波动了,便展开玄天九变飞掠开去。

      归燕城在西南,战天风这会儿却往北飞,他心中有算计,虽然道理说得清楚,黑白大冲突江湖大乱马横刀会不高兴,但鬼瑶儿担心他,铁定听不进去,明早一醒来,一定会发动九鬼门所有力量加上万异门去归燕城找他,而玄信周围有枯闻夫人那等绝顶高手坐阵,他便有隐身汤加玄天九变,想摸到玄信身边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等机会,三等两等只怕就给鬼瑶儿逮到了,那时除非不报仇,一报仇鬼瑶儿他们必然插手,那就又有天下大乱了,所以他现在不能去归燕城,要远远躲开,鬼瑶儿找一阵找不到,鬆懈下来,他再出其不意的摸回来,找机会动手。

      就战天风的本心来说,他真的恨不得大闹一场,带了万异门在九鬼门的支持下与侠义道打个天翻地覆,彻底毁掉玄信的江山,然而马横刀的话他不能不听,虽然玄信一定要死,但其他的,他真的不能再做了。

  • 名称:b型h系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3: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