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普法第二季超清

      庞玉泉头一飞起,忽地里一阵狂风,尘沙飞扬,庞玉泉身周数十丈方圆内,沙尘迷蒙,伸手不见五指,所有刽子手人人闭眼,便是四面围观的人,也休想看进尘沙里去。

      惟一能看进尘沙里的,只有三双眼睛,战天风,鬼瑶儿,还有壶七公,他三人易了容,挤在人群中,庞玉泉头一断,沙一起,一个人便飞进了尘沙中,别人看不见,但战天风几个是何等眼光,自然看得清楚,那人正是宋朝山,宋朝山飞到庞玉泉尸身前,双手扶了庞玉泉肩膀,伸嘴到庞玉泉断颈前,对準颈口,猛力一吸,一条血柱直飞入他口中,那血柱直有拳头粗细,数尺长短,若是用盆来接,至少有大半盆,可以说,庞玉泉全身的血,几乎都给他这一口吸干了。

      宋朝山一口吸毕,立时急掠开去,等风息尘净,众人睁眼时,只看到一地的无头死尸,更不知中间另有变故,有一具死尸的血已给人吸干了。

      战天风几个也随即离去,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只有一个登徒子瞄上了鬼瑶儿,鬼瑶儿虽然易了容,却掩不了绝美的身姿,尤其从背后看去,走动间腰肢轻扭,更是妙曼无伦,那登徒子一眼看到,神魂颠倒,竟跟着鬼瑶儿几个挤出人群,而且想伸手去摸一下鬼瑶儿的屁股,手伸到一半,鬼瑶儿裙子一动,裙底莲足飞起,正中那登徒子小腹,刹时毙命。

      老虎屁股摸不得,鬼王之女,她的屁股又岂是任何人都可以摸得的?

      又是子时,夜色如晦。

      花江城东岸四十里,一座庄院中,来了三条黑影,正是战天风三个,却是做先前仇郎中的装扮。

      他三个一进庄,庄中立时响起警号声,战天风扬声道:「范大侠,我是仇郎中。」

      原来这是範长新在花江东岸的一座秘宅,範长新听到战天风的声音,现身出来,脸上露出惊疑之色,抱一抱拳道:「原来是仇郎中,你怎幺知道我在这里的。」

      战天风斜眼看着他,冷哼一声道:「你好象对我有疑惧之心啊,那就算了,我们走。」说着装做转身,範长新果然立时改了脸色道:「不是的不是的,先生不要见怪,快请进来,範某陪罪。」

      战天风哼一声,转身进宅,範长新又叫整治酒菜,战天风摇手叫不必,看了範长新道:「范大侠和宋大侠之间的冲突,我都知道了。」

      範长新眼珠转动,道:「兄弟阋于墙,倒叫江湖中朋友笑话了,不过他做大哥的要欺负人,我这做弟弟的也不得不奉陪。」

      「我知道,而且江湖中很多朋友都知道,错不在范大侠,是宋朝山逼人太甚。」战天风点头,看着範长新转动的眼珠,心下冷笑。

      易千钟罗昆身败名裂不到一月,範长新和宋朝山之间的关係也急剧恶化,六君子死了两个败了两个,六家控制的产业因为力量对比的消长而失去平衡,会有一些变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变故来得如此之快之猛,却是範长新宋朝山两个都完全没有想到的,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就形成了剧烈的矛盾冲突,利益冲突之外,还加杂着不知从什幺地方冒出来的各种谣言误会,要命的是,这些谣传里,很多都是范宋两人的绝密,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现在突然传出来,自然就想,必是对方平日侦知了自己的绝密,这时故意放出来打击自己的,于是一下就把对方恨到了骨头缝里,自然更要想法反击,形势也就一下子便变得不可收拾起来,当然,面子上两人都还板着,明里并没有大的冲突,到底都是六君子中的人物呢,平时一口一个兄弟的,这幺势成水火,岂非叫外人看笑话,但暗地里,都有恨不能生吃了对方的心。

      听了战天风的话,範长新装做感慨道:「先生知道我的委屈就好,只是兄弟间这幺闹,实在是惹人笑话了,我躲到这里来,就是不想见人呢。」

      「范大侠怕人笑话,宋朝山却是不怕呢,而且他还想要把范大侠往死里整呢。」

      「他真要欺人太甚,我範某人总是奉陪就是。」範长新大怒。

      「那不知范大侠要怎幺奉陪呢?」战天风斜眼看着他:「范大侠又做了些什幺準备呢?」

      「这个,这个——。」范长新自然有準备,不过当然不能跟战天风说,但战天风问得如此直接,他一时倒不知要如何转口,吱唔起来。

      「我知道,范大侠功力虽不如宋朝山,但有毒功傍身,也不输于宋朝山。」战天风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语气一转道:「但宋朝山另找了克制毒功的秘法,不知范大侠知不知道呢?」

      「另找了克制毒功的秘法?」範长新哼了一声,嘴角掠过一丝不屑之色:「我早猜到他会去找克制毒功的秘法,但天下的毒,何止千万,我虽不才,所知的能用的毒也不下百种,他除非功力到绝顶之境,养成了元婴,否则想以毒抗毒,怕是癡人说梦吧,无论什幺秘功,都休想克制得了天下所有的毒。」  

      「血尸铁甲呢?」

      「什幺?」战天风这几个字并不重,範长新却一下子猛跳起来,脸色大变:「血尸铁甲?他怎幺会练血尸铁甲?」

      「你先别管他怎幺知道的?」战天风摇头:「你只告诉我,你所知的毒功里,有能攻得破血尸铁甲的吗?」

      「血尸铁甲,其血如铁,坚凝若甲,雷电不可击,百毒不能侵。」範长新口中喃喃,看着战天风,嘴巴大张着,象一条垂死挣扎的鱼:「你说的是真的吗?怎幺可能呢,血尸铁甲为当年荼毒天下的血尸门护门秘法,后血尸门因过于歹毒,犯了众怒,为天下正道共灭之,其法已失传千年,宋朝山是怎幺知道的,而且据我所知,练血尸铁甲,要用七阴绝脉之人的血,这七阴绝脉之人,极为罕见,百万人中也未必找得到一个,所以我觉得——。」说到这里,範长新没有再说下去,他先前的脸色象个即将要溺死的人,但这会儿却又有了一点点红色,恍似有人抓着他的头髮将他拖出了水面一般。

      他没说出口的话战天风自然明白,当头给他一捧:「你觉得不可能是不,呵呵,有个消息告诉你,今天中午,四水县举行秋决,其中被杀的一个人叫庞玉泉,就身具七阴绝脉,而且宋朝山已经吸了他的血。」

      「什幺?」範长新一个踉跄,刹时间又是脸白若死。

      「庞玉泉因犯的是杀父之罪,其尸弃市三日,你若不信时,可以自己去看他的尸体,一看自明。」

      「那幺说是真的了。」范长新从战天风的眼睛里,没有找到哄骗他的意思,越发震惊:「姓宋的真的学得了血尸铁甲的秘法,否则他吸七阴绝脉之人的血做什幺?」

      战天风冷眼看着範长新死人般的脸,不说话,范长新一时也不再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对战天风道:「谢谢先生告诉我这个消息。」声音有气无力,生似垂死之人最后的哀鸣。

      「范大侠好象完全绝望了啊。」

      「我—–。」范长新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下去,他的眼光非常清楚的显示,他确是完全绝望了,他功力本来就不如宋朝山,宋朝山再练成了血尸铁甲,他的毒也再起不了任何作用,那他对着宋朝山,哪还有半丝抗手之力。

  • 名称:肯普法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1: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