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片超清

      稍顷,两名黑衣女剑手带了一个人过来,这两名黑衣女剑手和那日在万异穀中见的女剑手一模一样,战天风第一个念头以为这些黑衣女剑手又是荷叶所化,不过细一想就知道不可能,荷妃雨再了得,也没可能将灵力送出那幺远,而且也没必要不是,她手下肯定是真的有一批黑衣女剑手,那日可能是要偷进万灵塔,怕引起万异公子警觉,所以没带进去而已。

      战天风先看那两名黑衣女剑手,后才看给带来的那个人,一看却吃了一惊,失声叫道:「慕大哥。」

      慕伤仁也看到了战天风,却只是看他一眼,并不吱声,与那日在马横刀墓前相见时比,他越发的消瘦下去,鬍子倒是长了许多,显得十分的潦倒。

      战天风一看慕伤仁这个样子,心中一股怒气直涌出来,怒视了荷妃雨道:「你不知道慕大哥是马大哥的义弟吗?你制住他做什幺?真要我对付你吗?」

      「马横刀的义弟,嘿嘿,好个义弟。」荷妃雨冷笑:「我没有制住他,我只是在一家酒馆里找到了他,至于我为什幺带他来,你问他好了,你问问他,马横刀到底怎幺死的?真正的兇手,应该是谁?」

      「真正的兇手?」战天风疑惑的叫,看向慕伤仁,沉声道:「慕大哥,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慕伤仁身子抖了一下,却没有看他,而是举起了手,他手中有一个大酒葫芦,战天风一眼就认了出来,那酒葫芦是马横刀的,慕伤仁举起酒葫芦,接连灌了好几大口,呛着了,剧烈的咳嗽起来,腰弓着,拉杂的鬍子上满是酒水,那个样子,完全是一个潦倒街头的酒鬼,谁也想不到,他曾是玄信的侍卫统领,声名赫赫的一流高手。

      鬼瑶儿壶七公都皱起了眉头,慕伤仁却并不看任何人,而是直走到马横刀墓前坐了下来,又灌了几口酒,看着马横刀墓碑道:「马大哥,你别怪我,不是我要说,是他们找到我的。」

      「害死马大哥的真凶到底是谁?」战天风听出了不对,跨上两步,他声调已经变了,眼中锐光激射,鬼瑶儿不由又有些担心起来,恨恨的看一眼荷妃雨,荷妃雨迎着她眼光,并不吱声。

      「这事要说,倒从头说起。」慕伤仁歎了口气,又喝了口酒,眼睛看着马横刀的墓碑,似乎出起神来,好一会儿才道:「玄信得到传国玉玺后,半个月时间里,宫中来了七八拨高手刺客,自然都是想打传国玉玺的主意,但有马大哥一把魔心刃镇着,并没有任何人能碰到传国玉玺的一根毫毛,这样慢慢的来打主意的人就少了,又过了十多天的样子,三吴王突然带了一个人来见玄信。」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举起葫芦,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会儿不是灌酒,而只是慢慢的眯了一口酒,舔了舔嘴唇,才道:「那人是归燕王的密使,他带来了归燕王承认玄信为真天子的条件,具体条件我不知道,我只是后来从马大哥口里知道,其中有一条,是要求玄信钦赐七大玄门为护国七教,同时奉无闻庄的枯闻夫人为国师。」

      「奉枯闻夫人为国师?」战天风怒叫:「岂有此理。」

      「是。」慕伤仁点头:「这便是马大哥竭力反对的理由,他向玄信明说了枯闻夫人的野心,也告诉玄信,最近在江湖上大兴风雨的风雨盟,真正的盟主其实就是枯闻夫人,还有那无恶不作的七花会,会首也是枯闻夫人的弟子文玉梅,奉这样的人为国师,有百害而无一利,最后只怕连玄信自己都会给枯闻夫人控制,成为她挟天子而令诸候的工具。」

      「对啊。」战天风用力点头:「马大哥这个看法太对头了,那老女人野心勃勃,玄信真若奉了她做国师,终有一天要哭都哭不出来。」

      慕伤仁歎了口气,道:「那密使同时带来了归燕王的口信,玄信接受他的条件,他便奉玄信为天子,同时出兵助玄信返回天安,一统天下,但如果玄信不接受他的条件,他就要挥兵来打,夺取传国玉玺,三吴国本来实力就不如归燕国,一场内战后,更是元气大伤,已远不是归燕国的对手,而且归燕王还说他已联繫好了净海王,只要玄信说一个不字,便会联兵来打,三吴更架不住。」

      「这样玄信就怕了?」战天风怒叫:「因此而下诏让马大哥去救百夜王子,借红雪国的手害死了他?免得马大哥碍他的事?」

      「战兄弟,其实马大哥在临终前不只是让我把把魔心刃交给你,还交代了几句话,让我转告你。」慕伤仁转过身来,看着战天风。

      「什幺话?」战天风疑惑的看着他:「你上次为什幺没说?」

      慕伤仁看一眼荷妃雨,没有吱声,战天风自然明白他这一眼中的意思,如果不是荷妃雨找他来,这话他是不会说了。

      鬼瑶儿自然也明白他这一眼中的意思,心下冷哼:「荷妃雨找他来,果然没安好意。」心下一直暗暗担心,她以前目空一切,但此时情根深种,牵扯到自己深爱的人,不免便有些瞻前顾后。

      「有两件事,你可能不明白。」慕伤仁看一眼战天风,然后重重的灌了一口酒,似乎要借酒来压着一些什幺东西,略略一顿,道:「第一,玄信想借红雪国的手来搬开马大哥这件事,马大哥自己其实是知道的,玄信虽然假仁假义,什幺忠义后代,一定要救,其实他的本心,根本没能瞒过马大哥,我们也瞒不过,何况是马大哥?」

      「马大哥知道玄信是要借刀杀人,为什幺还要甘愿受骗?」战天风又惊又怒。

      「是啊。」一边的壶七公也叫:「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玄信不地道,咱拍拍屁股走人啊,一定要给他卖命做什幺?」

      慕伤仁歎了口气,摇摇头:「你们不了解马大哥,他一是觉得百夜王子也确实该救,二是他不愿眼睁睁看着枯闻夫人的奸计得逞,也许他认为,他的死,或许可以唤起玄信的良知吧。」

      「玄信那样的人还会有良知吗?我呸。」壶七公重重的呸了一口。

      战天风却知道,马横刀真的会那幺想,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只要觉得自己做得值,真的会不顾一切,生与死,于他是全不系怀的。

      深吸一口气,战天风看向慕伤仁道:「第二件是什幺事?」

      「第二件是,花江六君子以毒算计马大哥,马大哥其实也知道。」

      「什幺?」壶七公鬼瑶儿同声惊呼起来。

      「你是说,花江六条狗放毒,马王爷事先就知道了,却仍甘心中毒?那是为什幺?」壶七公老眼鼓突出来。

      「不是事先知道,而是酒一入口,马大哥就知道了,水中的寒蛇涎也没能瞒过他。」说到这里慕伤仁哼了一声:「花江六君子什幺东西,区区小计,就能瞒过马大哥了?」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那种情形下,马大侠不可能不提防的,而以他的功力,用心细察之下,无论什幺毒,都是不可能瞒得过他的。」鬼瑶儿概然点头:「马大侠果然是故意的。」

      「那岂非是存心求死?」壶七公叫。

  • 名称:动作片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40: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