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铃超清

      「真是想不到啊。」另一面忽地有声音传来,罗昆扭头看去,眼光一变,他看到了一群人,至少有十多个,最前面的是这些日子一直在大肆声讨易千钟的老侠成至,后面的人他也都认识,都是花江一带侠义道中的着名人物。

      「真是想不到啊。」成至再次摇了摇头:「花江六君子中的老二,声名赫赫的罗昆罗大侠,竟是一个与弟媳偷奸的猪狗不如之人,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谁想得到啊。」

      罗昆一张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黑,由黑变紫,刹时间变了数般颜色。

      一直以为罗志坚是自己的亲儿子,苦心培养,甚至为了他而放弃了罗志刚,到最后罗志坚却不是他的儿子,这个残酷的打击,已让罗昆几近疯狂,再想不到这件事不但给吴氏知道了,更让成至这些人知道了,吴氏知道,无非是看个笑话而已,事了杀了她便是,但成至这些人知道了,他却再无法掩盖,只一夜之间,他与弟媳乱伦更舍亲子而救杂种的笑谈便会传遍花江传遍武林。

      江湖上,或者说,这天地间,已再无他立足之地。

      「啊。」罗昆仰天狂嚎,双手撕胸,似乎要把整个胸膛撕开来,一口血喷出丈许来高,同时往后一翻,狂掠出去。

      并没有人追他,罗志坚没追,成至等人也没追,只是相视摇头。

      江双龙站在群侠的最后,他做为证人之一,一直在参加成至等人声讨易千钟的行动,他这时的脸上,是极度的震惊。

      「花江六君子已经栽了两个,而且都是万劫不复,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却是死无葬身之地,这算计他们的人,手段之高,心计之狠,江湖上从所未见,这人到底是谁,易四罗二到底又是在哪里得罪他了呢?」幻想着易千钟罗昆背后的黑影,江双龙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不知如何,他有一种预感,这人不会罢手,他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有一点点害怕,却又有一点点期待。  

      更漏三下,听着一下一下的更鼓声,庞玉泉的心也一下一下急跳着,两眼死死的盯着院墙,摸着刀柄的手,汗浸浸地。

      墙里面有了微微的响动,不一会,墙头探出个脑袋,向外张了一下,低叫道:「大公子。」

      是庞喜的声音,庞玉泉急上前一步,低应道:「庞喜,我在这里。」

      「好。」庞喜看到他,应了一声,道:「这是梯子。」随手放下一架短梯来。

      庞玉泉大喜,接了短梯架好,爬上墙,里面庞喜架了长梯,庞玉泉下到院中,急道:「爹还好吧。」

      「老爷还好。」庞喜点头:「只是给那毒妇娘俩折磨得只剩一口气了。」

      庞玉泉闻言两眼暴睁,抓了腰间的刀,道:「只要爹一句话,我今夜要那毒妇死无葬身之地。」

      「大公子噤声。」庞喜忙做了个轻声的手势,四面看了看道:「家中下人都给那毒妇收买了,若听到大公子声音,必会偷报给那毒妇,那时必对大公子不利。」

      庞玉泉点头,感激的看了庞喜道:「喜叔,今夜之恩,他日玉泉定当有报。」

      庞喜的脸在夜色中微微的红了一下,道:「先别说这个,跟我来,我带你去见老爷。」

      庞喜引路,一起到后院,进一个房间,房中点着一盏细细的油灯,光线有些暗,房中床上,庞玉泉的爹庞诚闭眼躺着,被外的脸,瘦得皮包骨,两眼更深深的陷了下去,鬍子拉碴,也不知多少日子没有起床梳洗了。

      庞玉泉一见爹这个样子,悲从中来,一步扑到床前,悲叫道:「爹,爹。」

      听到他的叫声,庞诚勉力睁开眼睛,看清是他,眼中射出喜色,手从被中挣出来,庞玉泉握了爹的手,那只手也是骨瘦如柴,一时更是又痛又怒,道:「爹,有话你儘管说,儿子一切都听你的。」

      但庞诚喉咙里好象有痰堵住了,看得出他有些急,却就是说不出话来,庞玉泉忙给他轻抚胸口,道:「爹,你别急,慢慢说。」

      在他轻抚下,庞诚喉咙里的痰似乎下去了,刚要张口,却突地两眼猛睁,他本来说话也无力气,这时却不知哪来的力气,竟一下坐了起来,嘶声叫道:「玉泉,后面。」

      庞玉泉急往后看,头刚扭到一半,脑袋上猛地着了一下,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庞玉泉醒来,只见四处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不但四邻八舍全来了,还有公差,他后娘金氏在号哭着,他爹庞诚躺在床上,眼睛闭着,被子扔到了床里,庞诚的胸前,竟然插着一把杀猪刀,那刀的刀把很新,好象就是庞玉泉临回来时在张麻子处买的那一把。

      庞玉泉先还有些迷糊,看到刀,他猛一下清醒过来,急叫道:「爹。」要扑过去,却发觉身子动弹不得,忙看身上,自己竟是给五花大绑了,一时又急又怒,大叫道:「为什幺绑着我,快放开我。」

      正自挣扎,背上猛地一痛,却是给边上的公差打了一棍子,那公差喝道:「你这逆子,为争家产不得,竟忍心杀死亲父,真真猪狗不如,还敢乱叫,再不老实时,一顿乱棍就打死了你。」

      争家产不得杀死亲父,这话如一个炸雷,猛轰在庞玉泉头顶,他一时也不知哪来那幺大力气,一挣之下,竟把绳子挣断了,猛地站了起来,大叫道:「不是的,是他们害——。」话没说完,脑袋上却又重重的着了一棍子,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第二日县衙升堂,庞诚遗孀金氏状告庞玉泉为争家产不得而杀死亲父,庞玉泉竭力辨解,但所有证据都对他不利,在他身上,搜出一份假冒庞诚之名写的遗嘱,说是要把所有的家产全部给他,把金氏母子赶出去,这是他要争家产的铁证,庞玉泉完全不知道这份遗嘱哪里来的,但却是有口也说不清,墙外的短梯是一个证据,他是庞家长子,要回来为什幺不光明正大,而要半夜三更翻墙呢,插在庞诚胸口的刀是另一个证据,张麻子做证,刀是头天庞玉泉在他辅子里买的。

      因后母金氏忌恨,庞玉泉在家中一直呆不住,本来是在县中辅子里做事的,是庞喜偷偷到县城,说他爹带信给他,他爹快要给金氏母子折磨死了,要他夜里偷偷的回去,制服金氏母子,再召集族人休了金氏,把住家产,庞喜会和他里应外合,因此庞玉泉才依言回去,并在三更后等庞喜的短梯翻墙进院的,庞喜应该说是最重要的人证,然后庞喜到堂上,却说他从未进过县城,那夜还喝醉了在床上大睡,什幺给庞玉泉递短梯里应外合的事,全是庞玉泉胡编的。

      庞玉泉因为急怒,脑子里一直是乱哄哄的,但听了庞喜的话,他一下子就清醒了,所有这一切,都是金氏母子的计策,他是长子,虽然金氏母子赶得他在家中立足不住,但到庞诚百年之后,家产一定有一半是他的,那会儿金氏再泼再悍也没有用,族中自有公断,金氏母子想独霸家产,所以买通庞喜,给他设下了这个套子。

      铁证如山,庞玉泉百口莫辨,以手杀亲父大逆不道罪,判处极刑:斩。

  • 名称:哑铃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28: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