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网超清

      竟然是罗昆的声音,罗昆的身子随即便出现在了院子里。

      越氏一张脸刹时间惊得惨白,罗志坚也吃了一惊,跳下窗台,看着罗昆,张嘴想叫一声大伯,却不知如何竟是叫不出口。

      出乎罗志坚的预料,罗昆并没有暴怒,而只是沉着一张脸,看看越氏,看看冯书棋,再又扭头看了看罗志坚,叫罗志坚更加疑惑的是,罗昆看他的眼光不但跟以前一样,甚至还多了三分亲切。

      「青萝,我知道你寂寞。」罗昆转眼看向越氏:「我年纪大了,事又多,陪你的时间确实是不多,我知道你的苦,所以你要找个把男人来解闷,我也不来怪你。」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眼光霍地转为犀利:「但有一件事,我决不允许,就是决不能让别人来冒充坚儿的爹。」

      罗志坚先前真的有些迷糊,因此直到罗昆的话说到最后,他才猛地醒悟过来,看着罗昆叫道:「大伯,你—你—你和我娘?」

      「没错。」罗昆看向他:「坚儿,其实你是我的儿子,罗瑞娶你娘的那夜,喝得烂醉,其实是我替他跟你娘进的洞房,这事是我不对,但当时我也喝得半醉了,你娘又太迷人。」

      「不要再说了。」越氏捂了脸哭叫。

      罗昆却反而得意的笑了,看着越氏,道:「青萝,这会儿你也别哭了,我本来理解你的难处,不想说出来,但一则是今夜的事逼的,二则也是因为刚儿死了,所以我必须要告诉坚儿,他是我的儿子,不是侄儿,我这幺大一个家业,只能交给我儿子。」

      「娘,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一夜之间突然钻出两个爹,一个是陌生人,另一个竟是他一向敬若亲父的大伯,而大伯和他娘这事若真的,那就是乱伦啊,罗志坚几乎要疯了。

      「坚儿,你不信我的话了吗?」罗昆看着他:「我的话都是真的,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爹,这一点你绝不要怀疑,因为罗瑞其实是个天阉,他十一岁就开始玩女人,到二十六岁死,玩过的女人至少有数百个,从来没有任何女人怀过他的孩子,所以我有绝对的自信,虽然你娘和罗瑞后来也同了房,但你就是我的儿子,也只能是我的儿子。」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为什幺一直对你比对刚儿好,更为什幺烈阳草给你吃却不给刚儿,因为你同样是我的亲生儿子。」罗昆看着罗志坚,一脸慈爱:「坚儿,现在你明白了,来,叫爹,罗家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是罗家真正的少主人。」

      以前的点点滴滴闪电般从罗志坚脑子晃过,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也开始相信罗昆说的不是假话,他看着罗昆,嘴唇颤抖,罗昆做得不地道,但爹娘的事,不是他这个做儿子的可以指责的,他只能接受。

      「不要叫他爹,你是我的儿子。」一直没出过声的冯书棋在这会儿忽地开口,脸上是一脸的激动。

      「你是想死?」罗昆眼中寒光如剑,霍地扫过去。

      「书棋。」越氏身子一颤,抓着了冯书棋的手,冯书棋并不看罗昆,却转眼看向越氏,白净的脸上放出红光,道:「青萝,我做了一辈子的缩头乌龟,但现在当着儿子的面,我不要做乌龟了,哪怕死无葬身之地,我也要站出来。」

      越氏本来有些惊惧,有些犹虑,因为这会儿冯书棋要硬争,那牵涉的不仅是冯书棋的性命,还有罗志坚的一切,但她看了冯书棋的眼光,眼中忽地就涌出热泪,用力点头道:「书棋哥,你为了我,苦一世了,今天我再不能让你受委屈,死就死,最多我们夫妻父子死做一块。」说到这里,她扭头看向罗志坚,眼光变得坚凝,道:「志儿,你是娘的儿子,娘的话,你信不信?」

      罗志坚略一犹豫,点了点头,罗昆预感到不好,叫道:「青萝,你要自重。」他这话声音不高,但蕴含着强烈的杀意,越氏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看向冯书棋,冯书棋眼里并无一丝的畏惧,沖她点了点头,越氏信心重起,转眼看向罗志坚,果断的道:「志儿,娘先前说的句句是实,你是冯书棋的儿子,你不该姓罗,而该姓冯。」

      「我斩了你。」罗昆暴怒,淩空一掌劈向越氏。

      身影一闪,却是罗志坚,一步挡在了越氏前面,双掌一併,硬挡了罗昆这一掌,他功力已到二流之境,而且罗昆一发觉他挡在前面,立时收了几分力,倒未受伤,只是嘴唇颤抖,因为他现在不知道到底该要叫罗昆什幺了。

      罗昆自然看得出他心中的矛盾,反而却高兴起来了,因为罗志坚这个样子,正说明了罗志坚对他的话也是有几分相信的,他足智多谋,并非暴燥鲁莽之辈,知道在这种情形下,仅凭武力不能赢回罗志坚的心,略一思索,已有主意,眼光在越氏几个身上一扫,背手哈哈一笑,道:「青萝,我知道你是因为心中恼恨我,所以故意要这幺说,但无论你怎幺说,事实都是无法改变的。」

      「事实是,坚儿就是姓冯。」罗志坚刚才的挺身一拦,更增添了越氏的勇气。

      「是吗。」罗昆呵呵一笑:「事实胜于雄辨,我有一个法子,可证明坚儿绝对是我的儿子,你敢试一下吗?」

      「什幺法子。」越氏知道罗昆狡诈,一时紧张起来。

      「滴血认亲。」她的紧张却更增加了罗昆的信心:「血浓于水,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只要取坚儿的两滴血,再取我和冯书棋各一滴放在一起,一验,真象自明。」

      「这—–。」越氏一时犹豫起来,罗志坚猛地叫道:「我同意。」他看向越氏,也激动起来:「娘,我要试一下,我一定要弄明白。」

      「是的,坚儿,你有这个权利。」罗昆点头,看向如黛:「拿两个盘子来。」

      如黛看一眼越氏,进房拿了两个盘子出来,并排放在了一起,罗昆扫一眼越氏,微微一笑,咬破自己指头,滴一滴血在左面的盘子里,随即退开一步,斜眼看向冯书棋,冯书棋与越氏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穿窗出来,也咬破指头,滴一滴血在右面的盘子里,他出来,越氏也跟着出来,紧紧的站在了他身边。

      罗志坚走上两步,同时举起双手,一时却没有咬下去,不知如何,他心中有些紧张,略一迟疑,终于同时将两个指头一齐咬破,各滴一滴血在两个盘子里。

      所有的眼光同时看向两个盘子。

      左面盘子里,罗志坚的血滴下去,与罗昆的血一碰,就象水碰上了油,很快就分了开去,成为两粒互不相混的血珠,并排躺在了盘子里,而右面的盘子里,两滴血却紧密的混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料大血珠。

      罗昆眼睛霍地睁大,反复看着两边的盘子,口中喃喃叫:「不可能,绝不可能。」一步上前捧起自己滴血的那个盘子晃了两下,让两料血珠撞到一起,但盘子一放平,两滴血珠却又自动分开。

      「你真的不是我儿子,这不可能,怎幺可能?」罗昆盯着罗志坚,眼睛几乎要鼓出眼眶,声音尖细急促,象困身陷肼中的兽叫。

      「哈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啊。」吴氏突然从不远处现身出来,以罗昆的功力,竟然没能发觉她是什幺时候来的,不过罗昆这时已想不了这幺多了。

      吴氏披头散髮,丧子之痛让她几乎老了十岁,但这时脸上却是一脸畅快的笑,她死死的盯着罗昆,两眼放射着恶毒的光芒,叫道:「你眼睁睁看着刚儿死去,却救下了一个杂种,现在高兴了吧,你现在高兴了吧。」

      「啊。」罗昆如何还受得了这话的刺激,霍地拨出长剑:「我要将你们这些狗男女碎尸万段。」

  • 名称:奇奇网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7: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