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犹未尽超清

      慕伤仁其实一直在看战天风,战天风嘴角边的那一缕微笑,让他有一种心悸的感觉,略略整理了一下思绪,道:「事情的起因,还是源于对天子的正统之争,那日天子得到传国玉玺后,传诏天下,红雪国拒不承认,藩丛红雪国的四十多个小国便也不敢认,就中只有百夜国大义凛然,愿奉诏来洗马城朝拜天子,红雪王大怒,暗中指使百夜权臣大将军陆绵春造反作乱,杀了百夜王,抓了百夜王子,陆绵春本来照红雪王的指使,想要百夜王子继位,发布不承认天子的诏令,因为百夜王子还小,只十一二岁,原以为好哄,谁知百夜王子年纪虽小却十分明理,拒不发诏,反骂陆绵春是叛逆,陆绵春恼羞成怒,将百夜王子关了起来,请红雪王让假天子下诏,要以叛逆之名诛杀百夜王子,马大哥得到消息后,请了天子诏令连夜赶去,四天三夜,赶了九千余里,终于在陆绵春将百夜王子押赴刑场时及时赶到,便在刑场上宣读天子诏令,一刀斩了陆绵春,救了百夜王子。」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看向战天风。

      「四天三夜赶了九千余里,好,这是马大哥的风格。」战天风点头,手仍平静的捧着土,一捧一捧的掩在马横刀坟上。

      他的平静让慕伤仁心颤,吸一口气,道:「是啊,马大哥就是这样的人。」略略一顿,道:「陆绵春虽死,但红雪王必定不肯甘心,马大哥只有带百夜王子回洗马城来,果然中途就受到了红雪国大批好手的连环截击。」

      战天风哼了一声:「明里相斗,我不相信天下有任何人可以拦得住马大哥的刀。」说到这里他停了停,眼望远方,似乎又看到了马横刀在西风城里劈向莫归邪时,那惊天眩地的一刀。

      「是。」慕伤仁点头:「红雪国虽出动了大批好手,连环不断的截击,但马大哥背了百夜王子,一刀纵横,雷电行空,一路闯了过来。」

      「马大侠一直是背着百夜王子的吗?」壶七公惊呼:「平时背个人可能无所谓,但面对大批好手的截击仍背着个人,即便以马王爷的功力,只怕也要大受牵制,而高手相争,差之毫釐,可是去之千里。」

      「是。」慕伤仁点头:「背了百夜王子,马大哥身手确实没有那幺灵动,但他神威凛凛,好几次被重重围困时,他都是以命搏命,围攻的红雪国高手不敢与马大哥对搏,心怯退开,便给马大哥闯了出来,这是我后来得到的消息,是红雪国的高手自己说的,他们虽与马大哥为敌,但对马大哥铁血孤刀独对无数高手的神勇,却也是敬佩之至。」

      「连敌人也敬佩他。」壶七公点头:「马王爷不愧是马王爷。」

      战天风没有吱声,只是看着远方,眼里有无限的神往,恍似彩虹在流动。他恍似看见了,马横刀身背弱质少年,面对连绵强敌,厉叱如电,刀裂长空,群敌手颤心摇,狐奔鼠窜。

      天神般的人,天神般的刀,横刀立马,侠骨留香。

      鬼瑶儿并不关心马横刀的神勇事蹟,她只担心战天风,战天风的这种眼神更让她心中发紧,战天风对马横刀的感情越深,他给马横刀报起仇来也就越惨烈,鬼瑶儿也并不是担心战天风会为马横刀报仇而结下无数仇敌,任何情况下,鬼瑶儿都下定决心要和战天风在一起,而她不怕天下任何人,她害怕的,是战天风的这种变化,这会儿的战天风,与她以前熟知的战天风完全不同,如果战天风大哭大闹,咬牙切齿要报仇,那都正常,她也不会害怕,可战天风这个样子,这幺平静,甚至还会笑起来,她怕,真的怕。

      慕伤仁续道:「一直到花江,预伏的花江六君子拦住马大哥,六君子中的老五範长新放出五毒障,五毒障伤不了马大哥,但马大哥背后的百夜王子却受不住,毒障又是无孔不入的,马大哥也无法替百夜王子遮拦,因而中了毒。」

      「五毒障,範长新。」战天风点了点头:「往下说。」

      「五毒障为五种毒障混合而成,非常厉害,除了範长新的独门解药,无药可解,马大哥为救百夜王子,没有办法,只得答应花江六君子的条件,和花江六君子赌赛。」

      「赌局肯定也是预先布好的了。」战天风将一捧土放在坟上,轻轻拍紧,道:「从百夜王子身上入手,以绝杀之局,逼得马大哥不得不赌,设这个局的人很聪明啊,这人是谁?」他的声音很平稳,也没有看慕伤仁,似乎只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但鬼瑶儿心里却不由自主的一跳。

      「花江六君子中的老二罗昆有智者之名,这主意应该是他想出来的。」

      「老二,罗昆。」战天风念叼了一遍:「往下说,他们要和马大哥赌些什幺?」

      「第一局是赌酒,由六君子中的老四易千钟和马大哥对赌。」慕伤仁说到这里又补了一句:「易千钟外号杯不离手,极其好酒,酒量极豪。」

      「杯不离手,哼哼,真要斗酒,他坛不离手也是喝不过马大哥。」战天风哼了一声,眼光微凝:「第一局和马大哥赌酒,自然是知道马大哥是个大酒罈子了,明知马大哥好酒仍和他赌,必有用意,酒中放毒不可能,以马大哥的功力,不论什幺毒,入体就可以排出来,放不了毒,这酒有什幺用意呢,是了,酒该是个引子,酒本身无毒,但若配上后面赌局中的东西,就有毒了。」

      鬼瑶儿捧了一捧土,却停了好一会儿,才放到坟上。

      能做出这样的推论并不稀奇,鬼瑶儿也一样做得到,让她心中震惊的,是战天风在如此巨大的悲痛之下,仍能如此冷静的进行分晰。她先前有一点猜测,战天风的冷静,是痛到极处,反而有点麻木了,但这一刻她知道不是,战天风是真的非常的冷静。

      她看着战天风的脸,这张脸她已是非常的熟悉,从第一眼起,这张脸上便永远有着异常丰富的表情,飞扬跳脱,精灵诡变,滑稽搞笑,即便是在梦中,鬼瑶儿梦见的战天风,也是一张让她又气又恨又好笑的脸。

      但这会儿,这张脸上什幺也没有,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慕伤仁也似乎有点震惊,深看了战天风一眼,道:「是的。」略略一顿,道:「第一局是马大哥赢了,第二局是赌闭气。」

      「闭气?」壶七公叫:「以马大侠的功力,闭气一柱香时间绝对不成问题,那六只狗未必疯了,还是有眼如盲,看不出马大侠功力远高于他们?」

      「他们当然看得出。」慕伤仁摇头:「不过你理解错了,不是六君子派人来和马大侠本人赌闭气,而是用别人来赌。」

      「拿别人来赌。」壶七公不明白了:「这是怎幺个赌法,你说清楚。」

      「就是别人闭气,马大侠和六君子中的一人以功力相助,推动这人气血运行,谁能助闭气的人闭得久便为赢。」

      「那也没得比啊。」壶七公还是摇头。

      「花江六君子中的老大宋朝山自称精于龟息大法,手上也另有一功,最能助人行血运气,所以说要和马大哥赌这个。」

  • 名称:意犹未尽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10: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