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博人传超清

      範长新雾柱打出,同时拨剑,一剑飞刺,竟是中宫直入,直刺宋朝山膻中穴,青濛濛的长剑有如一条青色的毒蛇,在银色的月光下吐着可怕的长舌,範长新功力不如宋朝山,剑法却着实了得,并不在宋朝山刀法之下。

      两人刹时间斗在一起,範长新右手使剑,左手仍是不绝的洒出毒粉,眨眼斗了数十招,招法上两人不分胜败,忽地里铮的一声响,刀剑相交,两人同时后跃,宋朝山複要扑上,却忽地面色一变,叫道:「你这个不是五毒障。」

      範长新嘿嘿笑:「是五毒障,不过我知道老大你闭气的功夫厉害,所以另外加了一点豹王粉。」

      「豹王粉?」宋朝山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那是什幺东西。」

      「豹王粉不是毒。」范长新阴笑:「只是一种春药,人闻了,会加速气血的运行而已,老大你的闭气法虽然了得,但豹王粉只要沾着皮肤就能起作用,春情勃发之下,再想闭气,自然就有些难了。」

      「你好狡猾。」宋朝山怒叫,执刀欲上,身子却猛地一晃,手中刀失手落地,身子也摇摇欲坠。

      「老大,你认命了吧。」範长新哈哈大笑,边笑边缓缓走上两步,手腕一振,一剑刺向宋朝山胸口。

      「想不到宋老大就这样死在了範老五手里。」江双龙暗歎一声,却突地眼光一凝,原来範长新一剑刺在宋朝山胸口,竟然没能刺进去,反而铮的一声,青钢长剑断作了两截。

      江双龙完会没想到会有这种异变,他身后的成至等人显然也没想到,因为他耳中听到了包括成至在内的好几声惊咦声。

      他们没想到,场中的範长新似乎也没想到,剑一断,他竟是一呆,即没有赶快给宋朝山补上一掌,也没有退开,而宋朝山的反应却是迅快之极,手臂一长,反手点了範长新的穴道,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脸得意。

      範长新胖脸上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叫道:「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你身体会刺不进,就算没有中毒,也不可能刺不进啊,你身上披了什幺软甲?或者藏了什幺宝物?」

      「软甲?宝物?」宋朝山哈哈一笑,霍地撕开衣服,露出光光的胸口:「你自己看?」

      「那到底是怎幺回事?」範长新叫,这边江双龙等人也一起在心中发出疑问,範长新功力或许不如宋朝山,但说一剑竟然刺不穿宋朝山身体,那也是绝不可能的,只除非另有古怪。

      「好歹兄弟一场,我让你死个明白。」宋朝山笑:「听说过血尸铁甲吗?」

      「血尸铁甲?」範长新惊呼出声。

      江双龙却一时没想起血尸铁甲是什幺,疑惑间,背后的成至却叫了起来:「血尸铁甲,他竟然练成了血尸铁甲,怎幺可能?」

      「什幺血尸铁甲?」江双龙听他叫得骇异,再忍不住,回头问出声来。

      「血尸铁甲是当年血尸门荼毒天下的歹毒邪功,功成不但刀枪不入,而且百毒不侵,难怪宋老大即不怕范老五的毒,也不怕他的剑。」

      他这一说,江双龙终于想了起来,以前好象是听说过,不过血尸门绝灭已千年,江湖中说的比较少了,他也只是偶而听说了一点,所以一时想不起来,愣了一下,道:「这血尸铁甲不是绝灭千年了吗?宋老大哪儿学来的,而且我好象听说练这个要吸什幺血还是什幺的?」

      「是。」成至点头:「练血尸铁甲,要想成功,必要吸七阴绝脉之人的血,但这门邪功最邪异的不是练功吸血,而是每次运功之后都要吸血,因此江湖中又叫它吸血邪功,邪恶之极,当年正道愤慨,大举围攻,就是因为这门邪功吸血的邪行太让人髮指。」

      这时範长新大叫:「原来你装作中毒,根本就是要诱我近身。」

      「没错。」宋朝山哈哈笑,斜眼盯着範长新的脖子,眼中露出热切的目光,叫道:「做了几十年兄弟,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血是什幺味道呢。」

      他说着,还伸出舌头在嘴边舔了一下,江双龙远远的看着,只觉后背心一凉,成至则已是怒哼出声:「歹毒邪功,人神共愤,真想不到堂堂花江六君子的老大竟然是血尸门的余孽。」

      他话声中,宋朝山张开嘴,对着範长新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异变突生,本来给点了穴的範长新突地一抬手,反一下点了宋朝山的穴道,宋朝山功力虽远高于他,但全无防备之下,竟是眼睁睁受制,眼睛一下子鼓了出来,叫道:「你—–。」

      「哈哈哈。」範长新仰天狂笑:「老大,你以为你骗过了我吗,现在是谁骗了谁呢?」

      「你知道我练成了血尸铁甲?」宋朝山看着他,又惊又疑。

      「没错。」範长新点头:「我不但知道你练成了血尸铁甲,而且知道你是吸那个叫庞玉泉的人的血练成的,所以我才设下此计,你装作中毒诱我近身,其实一切都在我算中,我放毒,就是要让你来骗我,哈哈哈。」

      「想不到竟是这样。」成至感概:「真是一个比一个狡猾啊。」说到这里他眉头一皱:「不对啊。」

      这三个字宋朝山也同时叫了出来:「不对啊,就算你放毒是故意的,但我明明点了你的穴道啊,你是怎幺解开穴道的。」

      听了他这话,成至也道:「是啊,姓宋的明明点了範老五穴道的啊,为什幺制他不住,什幺原因?」

      範长新哈哈笑,一脸得意:「老大,你以为练成了血尸铁甲就天下无敌了,你可知道,在血尸门中,血尸铁甲也有剋星呢。」

      「血尸铜甲?」宋朝山骇然惊呼:「你竟然练成了血尸铜甲?这怎幺可能?」

      「血尸铜甲?」成至也是一声骇叫,江双龙不明白,转头道:「血尸铜甲是什幺,也是血尸门的邪功吗?」他听说过血尸铁甲,血尸铜甲却是真没听说过了。

      「是。」成至点头:「血尸铜甲是血尸门只传门主的绝密邪功,是掌门人用来克制同门师兄弟的,想不到範老五竟也是血尸门余孽,而且竟然练成了血尸铜甲。」他说着话,一直盯着外面,似乎对範长新的话犹有几分不信。

      「有什幺不可能?」範长新冷笑:「你能练血尸铁甲,别人就不能练血尸铜甲啊,现在你知道为什幺制不住我的穴道了吧,血尸铜甲和血尸铁甲一样,百毒不侵刀枪不入,但比血尸铁甲多出一样,可以移穴换位,所以血尸铜甲才是血尸铁甲的剋星。」

      「老大,借你刚才的话,做了几十年兄弟,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血是什幺味道呢,今夜倒要尝尝。」範长新狞笑着,嘴巴张开,他镶了一颗金牙,在月光下闪过一道金光,江双龙情不自禁心中一颤,却突地想到:「宋朝山範长新都练了血尸门邪功,这事传到江湖上,两人一世侠名不但不会再有点滴剩下,而且立即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这两人已是彻底毁了,那人真是厉害啊,可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到底是谁。」这幺想着的时候,他更是大大的打了个冷颤,相对于那隐身背后的神秘人,範长新的吸血反而不是那幺恐怖了。

      范长新大张了嘴,一口咬在宋朝山脖子上,刀枪不入的血尸铁甲,却是经不起他一咬,江双龙颇想不明白,只能猜想,练了这种邪功的人,因为要吸血,所以牙齿上的功力可能格外加强了。

      宋朝山长声惨呼,範长新狠狠的吸了一口血,抬起嘴来,哈哈狂笑道:「味道好极了,老大,真想不到,你的血味道还真是好极了呢。」

      他狂笑着,一张嘴血糊糊的,余血更从牙齿上滴落下来,清冷的月光下,是如此的诡异恐怖,江双龙身后,惊呼声不绝响起,显然所有的人都给这种情景惊住了。

  • 名称:火影博人传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