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容术超清

      宋朝山歎了口气,範长新也歎了口气,取了水来,让罗志坚服了烈阳草,越氏看着药给儿子服下,捂着脸呜呜而哭,却并无对罗昆有感激之言。

      战天风冷眼看着这一切,道:「先告辞了。」

      罗昆转身道:「请先生先到帐房支十万银子,这事过去后,再慢慢相谢先生。」

      「十万银子的事,只是一句戏言而已,罗大侠舍儿子而救侄儿,仇某佩服之至。」战天风一抱拳,转身出去,鬼瑶儿壶七公随后跟上。听说战天风不要银子,罗昆三个都怔了一下,宋朝山与範长新对视一眼,範长新道:「这仇先生外表冰冷,但其实是个好人。」

      罗昆点头道:「这人是个怪人,我先前还有些疑他,现在看来,倒是我多疑了。」

      三人的话很快传到战天风耳朵里,战天风只是冷笑。

      这件事很快就风平浪静了,罗宋三家虽出尽人手,动员了一切力量,却再也查不到半点消息,倒是罗志坚的身子飞快的好了起来。

      子夜,花江边,一舟垂钓。

      一个黑影飞掠而来,到江边落下,是罗志坚,他瘦了些,但脸上精明依旧。

      垂钓的渔夫转过身来,是夜游神,他跳下船,一抱拳:「二公子。」

      「夜舵主。」罗志坚抱拳回礼:「夜舵主寅夜相召,不知有何指教。」

      「夜某先给公子赔礼。」夜游神一揖到地。

      罗志坚疑惑的看着他,他不明白夜游神这话的意思,但他十分精明,不明白的事,便不开口,等着夜游神自己说出来。

      夜游神道:「上次的情报,其实我只卖了一半给你,另一半卖给了大公子。」说到这里,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当时的想法是,你们是兄弟,反正是一家人,一人拿一个贼子是一样的,我还可以多卖一份钱,后来门主严厉的斥责了我,我才知道错了,而且大公子也不幸被贼人所害,我想我无论如何也是要负一点责任的。」

      罗志刚明白了他的意思,摇摇头道:「你的情报是準确的,虽然我哥哥被害,但这个和你没有关係,是我们大意了。」

      夜游神把一个消息分两份卖给他们两兄弟,是有些不地道,但情报都是準确的,硬要理论起来,也不算大错,况且罗志坚还要向夜游神买情报,所以便不肯出言相责,略略一顿道:「那批贼子一惊而走后,再没有消息,如果夜舵主能提供他们的消息,我将重金相谢。」

      「二公子大人大量,在下惭愧。」夜游神一脸愧色,道:「我今夜主动约二公子来,就是为的这事。」

      罗志坚眉毛一挑:「有贼子的消息了?」

      「是。」夜游神点头,却迟疑着不肯说下去。

      罗志坚一看他脸色,急道:「不论什幺价,夜舵主只管开口就是,这批贼子不但算计了我易四叔,现在又害了我大哥,新仇旧恨,不论任何代价,我罗家一定要报。」

      「不是钱的问题。」夜游神连忙摇手:「我家门主已经下令,因上次我做得不地道,所以后面的情报全部免费,一直到公子拿到贼子为止。」

      「贵门以诚信立派,让人佩服。」罗志坚抱拳,不解的道:「那夜舵主迟疑的原因是——-?」

      「算计易四侠的人,身份非常的独特。」夜游神抬头看着罗志坚:「我真的不太好开口。」

      「身份非常的独特?」罗志坚大疑。

      「是。」夜游神点头,有些为难的道:「要不,这事就这幺算了?因为那人真的不好动。」

      「那人是谁?」

      「我现在不能说。」夜游神摇头,看着罗志坚:「不过我的看法,最好就此放手。」

      「不。」罗志坚略一思索,断然摇头:「这人害了我易四叔又害了我大哥,我无论如何不能放手,不论他是什幺人。」

      「我理解你想为易四侠和大公子报仇的心。」夜游神点了点头,低头略一思索,道:「这样好了,三天后,还是这个时候,你到这里来,我带你去,你先看了那个人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动手,你看好不好?不过事先要保密,因为这人—怎幺说呢,反正你不和任何人说就对了,包括你大伯也不要说,你看清了,再稟报你大伯,由他决定动不动手是最好的。」

      他说得如此慎重,罗志坚越发疑惑,却也越发好奇,更坚定了要一看究竟的决心,点头道:「我明白了,三天后子时我来,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说着去怀中掏一个金元宝,向夜游神一抛,道:「这是谢仪,若能报得大仇,还有重金相谢。」

      「我说了后面的情报都免费的。」夜游神急叫,罗志坚却已扭身飞掠了出去。

      夜游神看着他身影消失,把手中金元宝抛了一抛,嘿嘿一笑,放在了怀中。

      三天后子时,罗志坚準时到了江边,夜游神接着,却仍有些迟疑的看着罗志坚,道:「二公子,我左思右想,你还是莫要去了吧,否则见的东西只怕会让你非常为难。」

      「夜舵主,你不必说了。」罗志坚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两个金元宝放在了夜游神手里。

      「不是钱的问题。」夜游神说不是钱的问题,金元宝却攥得紧紧的,并不还给罗志坚,故意皱眉想了一想,歎了口气,道:「你真个要去也行,不过到时你可千万不要太冲动。」

      「你放心好了。」他越这幺说,罗志坚越是好奇心大起,他本少年沉稳,这会儿却是急不可耐了。

      「跟我来。」夜游神把金元宝揣在怀里,当先引路,却是直向花江城里掠去,不多会便进了城。罗志坚从夜游神反反复複的语气中,已知夜游神说的那人与自己必有关係,虽然想要一探究竟,心中却也惴惴,又想不清楚,这个人到底会是谁。

      夜游神进城后一路往西,直到一座大宅子前停住,转头看着罗志坚道:「二公子,你知道这是哪里吧?」

      「我当然知道。」罗志坚眼光紧盯着夜游神:「这是我家。」

      罗瑞死后,罗昆本想让罗志坚母子一起搬到他府上去住,但越氏坚决不肯,这些年,罗志坚虽大部份时间都跟在罗昆身边,但他心里知道,这里才真正是自己的家,越氏也始终住在这边。

      「你一定要知道吗?」夜游神看着他。

      「当然。」罗志坚咬了咬牙,他这时反而越发疑惑了,他先以为那个内奸是和他大伯罗昆有关的什幺人,现在夜游神却带他来了他自己家,那会是什幺人呢?罗瑞死后,家人僕役给越氏遣散了一多半,剩下不到二三十个人,罗志坚脑中闪电般的将这些人过了一遍,却怎幺也猜不到是谁。

      夜游神点了点头,再不吱声,带着他从宅后掠了进去,一直到后院,进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小院子,再带他钻进了一个假山洞里。

      罗志坚一直没有怀疑过夜游神,但夜游神带他进了这个小院子,罗志坚却开始怀疑起来,因为这个小院子在他家比较特殊,是他娘越氏清修的地方,一般人是不准进来的,难道那个内奸会是他娘,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夜游神仿似有天眼,他并没吱声,夜游神却猜到了他的心思,道:「二公子,你是不是开始怀疑我了?你先别急,也不要吱声,如果到最后发现我是拿你开玩笑,你一剑杀了我好了。」说着他背转身,面向正房窗子,拿整个后背对着了罗志坚。

      「夜舵主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这一说,罗志坚倒不好疑他了,忙解释,夜游神却轻声道:「不要吱声。」

      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进了院子,罗志坚不要看,只听脚步声也知道是他娘越氏和贴身丫头如黛。如黛说是丫头,其实已是四十出头了,比越氏还大得一岁,她是从小跟越氏的,从越家陪嫁到罗家,一直跟着越氏,是越氏最贴心的丫头,如黛也有功夫,是小时候跟着越氏一起学的,功力虽然不高,但舞起剑来,寻常三五条大汉也是近身不得,象越家这样的院墙,出出进进也是毫不费力,罗志坚脑中闪电般就想到:「内奸难道是如黛?可她和易四叔有什幺仇呢,是了,十九是贼子收买了她。」想到若如黛真是内奸,一旦揭发出来,娘一定非常难过,罗志坚一时为难起来,夜游神听到他呼吸微微有点急,回头看了他一眼,罗志坚明白了,点点头,调和呼吸,静静看下去。

      越氏两个到院子中间,在假山洞里就看得到了,有月光,如黛没有打灯笼,越氏走在后面,穿着一袭紫色的裙衫,晚间有风,她在肩上加了一个同色的披肩,月光下看去,显得风姿绰约。

      这些年来,罗志坚一直没有特别留意过母亲,这会儿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下,他难得的细看了一下母亲的背影,心下一阵酸楚:「娘其实是个难得的美人,可惜红颜薄命,十七、八岁就守了寡,这幺些年,她心里一定很苦。」想到这里的时候,罗志坚眼眶不由自主就湿了,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多陪陪娘,让她开心一点。

      越氏两个进房,灯亮起来,不一会,如黛出来了,进了旁边的厢房,正房的灯随即便熄灭了,月光如水,虫声唧唧,小院中一片幽静。

      罗志坚知道如黛要有所动作也要到他娘睡下之后,因此不着急,耐心的等着。他并没有等多久,房中就有了响动,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响动不是来自如黛的房中,而是来自他娘越氏的房中,先是吱吱一声响,好象什幺东西打开了,然后便听到了一个人的叫声:「青萝。」

      这竟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罗志坚身子倏地一紧,他知道他娘的名字是越青萝,同时他也听到他娘的叫声:「书棋哥。」

      「青萝,可想死我了。」

      「你就会甜言蜜语。」

      「是真的,古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这幺久不来,你说是多少秋了。」

      「你呀。」越氏娇嗔,随即便是啊呀一声,然后便听到那男子的喘息声:「宝贝儿,快点,可想死我了。」

      院子不大,假山洞到正房窗子,最多不超过三丈,虽然没有灯窗子又关着看不见,但仅凭耳朵听,里面的情形罗志坚也能猜个一清二楚,脑子里一时嗡嗡直叫,又惊又羞又怒,一张白净面皮,这时胀得就象一个酱紫的冬瓜,他脑中这时只有一个念头:「这房子里居然有地道,这个人是从地道里进来的。」

      夜游神反瞟他一眼,低声道:「就是这个人,他骗了你娘,然后从你娘嘴里套来了消息。」

      娘在和人偷情,罗志坚还在那男子叫他娘的第一声里他就听了出来,但如果边上没有夜游神,他一时半会之间,可能无法决定自己要怎幺办?

      偷人是件丢人的事情,但做为儿子来说,要怜惜母亲年轻守寡的孤苦,古话说:搭桥顺母意,杀僧报父仇。搭桥的事他或许不会去做,但公然去捉母亲的奸,他却也未必做得出来,也许真的就只会象古话说的一样,先顺了母亲的意,母亲过世后,再去杀了这姦夫替父报仇。

      但有旁人在边上看着就完全不同了,尤其夜游神还说这男子是骗了他娘套了消息再去害人,那就更不能容忍,因此夜游神话未落音,罗志坚已是一声狂叫,身子如箭射出,淩空一掌,掌力如涛,将半闭的窗子一掌打塌。

      里面啊的一声叫,显出越氏和一个男子的身形,两人还抱在一起,同时向外看,都是一脸的惊讶。那男子四十来岁年纪,身材高瘦,穿一件藏青长袍,面相颇为斯文。

      「大胆狗贼,竟敢夜入良居,欲行不轨,纳命来。」罗志坚在沖出的刹那,先前嗡嗡叫的脑子就清醒了许多,母亲与那人偷情是明摆着的,但他只能装做不知道,这样才能保全母亲的名节,所以他才这幺说,他脑子里甚至想过怎幺对付夜游神,或是以钱封口,或是乾脆杀了他。

      他年纪轻轻,又在如此激怒之下,脑子仍能如此清明,确实是非常了不起,夜游神在后面听着,也是暗暗点头。

      罗志坚一声喝毕,身子已跃上窗台,便要飞身一剑向那男子刺去,想不到越氏却突地双手一张,横身拦在了那男子后面,对他叫道:「坚儿,不可。」

      罗志坚又惊又怒,叫道:「娘,快快闪开。」

      「不行,坚儿,娘决不能让你杀他。」越氏脸上是一脸坚决的神情。

      「娘,你好糊涂。」罗志坚气得顿足:「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越氏猛地向前跨了一步,将自己胸膛对準了罗志坚手中的剑尖,罗志坚的手情不自禁往后一缩,怒叫道:「娘,你这样怎幺对得起爹?」

      「我没有对不起你爹。」越氏脸上显出激动的神情,略一犹豫,猛地叫道:「因为他就是你爹。」

      「什幺?」罗志坚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就是你爹。」越氏苍白的脸上因激动而透出红晕,道:「你爹不是罗瑞,而是冯书棋。」越氏说着退后一步,抓着了背后男子的手,道:「也就是他。」

      这也太意外了,罗志坚一时半会怎幺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晃了晃脑袋,脑子略为清醒,细看他娘的眼睛,道:「娘,你是不是得失心疯了?」

      「我没有得失心疯。」越氏摇头:「坚儿,瞒了你二十多年,娘是没有办法,今夜你即然撞破了,那就一切都告诉你。」说着这里,她略略一顿,看了一眼冯书棋,才道:「我和书棋哥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我们本来相约白头,但罗瑞借着势大,强娶了我,我那时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罗瑞却并不知道,后来他遭了恶报,别人就都以为你是他的遗腹子,其实只有娘知道,你和他一点关係没有,你爹一直好好的,只是罗家势大,娘不敢说出来而已。」

      「什幺?」罗志坚看着他娘的眼睛,母亲不像是说疯话,也不像是说假话,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罗志坚情不自禁转眼看向冯书棋,冯书棋也在看他,眼中竟满是慈爱期待。

      如黛早已出房,这时也道:「少爷,夫人说的都是事实,我一直跟在夫人身边,夫人和姑爷第一次约会,还是我给暗递的信儿呢。」

      「如黛,以前的事不要说了。」越氏竟微微有些害羞起来,看着罗志坚,道:「坚儿,来,叫爹。」

      「我—–。」罗志坚到这会儿,心全乱了,他已经相信了母亲说的话,但这变故也实在是太大太突然了,一时间怎幺也转不过弯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地传来一声闷喝:「不可以。」

  • 名称:易容术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5: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