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鲸骑超清

      成至又轻轻歎息了一声,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才道:「我猜,那人今夜找我们来,又是和对付易老四罗老二一样,让我们来做个见证,而且我有一种预感,那人这次要对付的,仍是花江六君子中人,不是宋老大,就是范老五,你说呢?」

      「他们果然也是这幺猜的。」江双龙心下暗暗震惊,点了点头。

      「却不知是哪一个?」成至这话,似乎是在问他,又似乎是在自问。

      「这次只怕是两个都要栽进去。」这是江双龙的预感,但这话不能说,也无法说,只是摇了摇头。

      「那人来历如迷,神通广大,算计精到老练,手段阴狠毒辣,别人只要入了套,便永无翻身的机会。」说到这里,成至停了一下,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道:「可畏,可怖,可畏,可怖啊。」

      他这四个字,象山一样,重重的压在了江双龙胸口,江双龙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月亮慢慢的上来了,满穀清辉,秋虫唧唧,响成一片,远处的虫声忽地一静,随即一个人飞掠进穀中来,江双龙定睛一看,这人竟是範长新,虽然早在意料之中,心下仍是暗暗感歎:「果然如此,看来不让花江六君子死尽败绝,那人是不会罢手了,只不知又设了个什幺套子给範老五钻。」

      范长新在穀中停下,侧耳听了听,看到他脸上的神情,江双龙心中一紧,忙屏住呼吸,不过随即便想到那夜守在罗志坚家中的情形,当时距离也很近,也是藏身花树之后,照正常情形,以罗昆的功力,不可能感应不到他们的呼吸声,可当时罗昆对他们的存在偏偏全无所觉,当时江双龙以为是罗昆大意了,但事后想来,十九不是罗昆大意了,而是算计罗昆的那人用了什幺通天的手段,而使罗昆对近在咫尺的人充耳不闻,因而肆无忌惮的自己揭开了自己的假面具。

      罗昆功力还在範长新之上,罗昆无法察觉,范长新自然也做不到。

      果然,範长新听了一下,全无所知,抬头看了看月光,似乎觉得时间还早,盘膝坐了下来。

      虽然在江双龙预料之中,眼见真个如此,江双龙心中仍是骇异莫名,情不自禁扭头看向成至,成至只是鼓起眼睛看着他,江双龙不敢出声,也看不出成至老眼中的意思,只有转头,刚转过头,耳中传来成至的声音:「你注意看那些树叶。」话落,成至忽地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声咳嗽虽不大,但在这静夜里,也是惊人了,江双龙吓一跳,急看範长新,照理说範长新不可能不听见,可盘膝而坐的範长新不但没睁眼,连眉毛也没动一下,竟是充耳不闻。

      「看出什幺了吗?」江双龙只顾吃惊了,忘了成至先前的话,成至这一问,他才想起,细看面前的树叶,只见树叶在微风中轻摆,除此并无异样,实在看不出来,只得摇了摇头。

      「那些树叶一直在轻轻的摆动啊?」成至道:「有风无风都是这样。」

      他这一说,江双龙这才注意到,这会儿确实没有风,树叶却仍在微微和摆动,这是什幺怪异?江双龙完全无法理解,只是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点头的意思是他看到了树叶的摆动,摇头是他不明白为什幺。

      成至却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你细看那些树叶,是由里到外,一层一层的摆动着的,就象一层层波浪,每一层波浪,都可消掉一点点我们发出的声浪,等到声音传出树从时,已经细不可闻了,所以範老五不但听不到我们的呼吸声,甚至我们咳嗽他也听不到。」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又道:「不过我也只是猜的,但十九应该是如此。」

      他话未落音,江双龙也咳了一下,不过他不是故意的,而是极度吃惊之下猛吸了一口冷空气,忍不住咳了出来,但这一咳他自己注意了,确实,随着他的咳声,本来只是微微摆动的树叶突地急剧摆动起来,从里到外,一层一层蕩出去,真的象一层层的水浪一样,而外面的範长新仍是充耳不闻。

      「真的是这样,树叶真的可以阻挡声浪,老天,这人到底是什幺人啊。」江双龙忍不住在心底惊呼,他真的很想回头问问成至,但颈脖似乎僵硬了,怎幺也无法扭过头去,他怕,真的害怕,越来越怕。

      成至似乎感觉到了他心中的恐惧,道:「那人请我们来,就是要我们做见证,对我们倒不会怎幺样。」说到这里他,他停了一下,道:「也幸亏如此,我若真有这样的敌人,那还是趁早自杀,死得痛快些。」

      江双龙觉得成至这话,其实是对範长新说的,看着月光下範长新显得有些虚胖的脸,他心底忽地涌起深深的同情。

      月到中天,盘膝而坐的範长新突地站了起来,江双龙心神一凝,只见谷口方向人影一闪,一个人飞掠进来,却是宋朝山。

      成至道:「是宋老大,那人看来是要将范老五宋老大一网打尽。」

      江双龙心里也是这幺想,点了点头,心下凝思:「那人这一次不知又是设的什幺套子,易老四罗老二都是身败名裂,范老五宋老大只怕也脱不得这下场,不知两人又有什幺把柄落到了那人手里,真想不到,堂堂花江六君子,竟个个都是伪君子。」对那神秘人,他虽然害怕,却也情不自禁的敬服,因此範长新宋朝山两个虽还未露出恶迹,他却已认定两人必然都是伪君子。

      範长新一见宋朝山,嘿嘿一笑:「老大还真是守时呢。」

      宋朝山也是嘿嘿一笑:「你来得更早啊,看来是一切都布置好了,在这穀中下了多少种毒啊?」

      範长新打个哈哈:「哪里,老大功力通玄,我那些雕虫小技,哪里拿得出手。」

      宋朝山四面一看,冷哼一声:「不必废话,不论你有多少种毒,儘管放出来就是,照说好的,一战定输赢,赢者独霸花江,输者死。」

      「就是这话。」範长新点头:「输赢都不必纠缠,也免得叫外人笑话。」

      「好。」宋朝山点头。

      听了两人的对话,江双龙大致明白了,两家势成水火,但大规模的公然冲突,怕有损他花江六君子的名声,所以两人约定了在这里私下解决,赢的独霸花江,输的连势力带性命通通放弃。

      「果然是假惺惺,伪君子,暗里吃人不吐骨头,明里却还要假模假样的维持着侠名。」江双龙暗骂。

      範长新两个说明白了,一时却并不动手,只是互相凝视,範长新身子忽地一晃,围着宋朝山转起圈子来,边转圈子,双手边急速甩动,甩出一些淡红色的粉雾,也不知是什幺东西,是毒粉这一点却是可以肯定。这毒粉扩展极速,範长新绕着宋朝山转了不到半圈,粉红色的毒雾已迷漫了十数丈方圆,而且还在扩展。

      宋朝山始终背手而立,并不阻止范长新施放毒粉,直到毒粉快漫到他身边,才嘿嘿一笑道:「五毒障也让你放了,可别说做大哥的没给你机会。」笑声一收,反手拨刀,一刀向範长新劈去,竟是破雾直入,对範长新的毒雾不闪不避,刀起处,毒雾向两边急速飞飘开去,显示出深厚的功力。

      「如此还要领大哥一个人情了,多谢多谢。」範长新也打个哈哈,双手迎着宋朝山刀风急甩,两道红雾凝成雾柱,有若实体般打向宋朝山,宋朝山大刀一振,左右飞切,雾柱刹时给切成整整齐齐的十余节,江双龙远远看着,暗暗点头:「宋老大不但功力精深,这一手刀法也是炉火纯青,只可惜空背了侠名。」

  • 名称:四海鲸骑超清
  • 时间:2018-11-17 19:04: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